词牌: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
竹马儿词谱
竹马儿 一名《竹马子》。《乐章集》注“仙吕调”。

竹马儿 双调一百三字,前段十二句四仄韵,后段十句五仄韵 柳永

  登孤垒荒凉 危亭旷望 静临烟渚 对雌霓挂雨 雄风拂槛 微收烦暑 渐觉一叶惊秋 残蝉噪晚 
  平平仄平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中仄仄平中中仄平平平仄仄仄中仄平平平平仄仄

素商时序 览景想前欢 指神京 非雾非烟深处 
仄平平仄中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平平平仄

  向此成追感 新愁易积 故人难聚 凭高尽日凝伫 赢得销魂无语 极目霁霭霏微 暝鸦零乱 
  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中平仄中仄平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

萧索江城暮 南楼画角 又逐残阳去 
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中平平仄


此调始自此词,应为正体。若叶词之句读小异,乃变格也。 此调祇有叶词一首可校,故可平可仄悉参之。

又一体 双调一百三字,前段十一句四仄韵,后段十句五仄韵 叶梦得

  与君记 平山堂前细柳 几回同挽 又狂帆夜落 危槛依旧 遥临云巘 自笑来往匆匆 朱颜渐改 
  仄平仄平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平仄平平平仄仄仄平仄平平平平仄仄

故人俱远 横笛想遗声 但寒松千丈 倾崖苍藓 
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平平平仄

  世事终何已 田园纵在 岁阴仍晚 嵇康老来仍懒 只要莼羹菰饭 却欲便买茆庐 短篷轻楫 
  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

尊酒犹能办 君能过我 水云聊为伴 
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


此词与柳词校,前段第一、二句作九字一句,第十句作五字一句,结句作四字一句异。
历代作品
叶梦得 (1首)
曹勋 (1首)
柳永 (1首)
朱祖谋 (1首)
董以宁 (1首)
郑文焯 (1首)
陈匪石 (1首)
陈锐 (1首)
近现代
周岸登 (1首)
竹马儿(宋·叶梦得)  显示自动注释

与君记,平山堂前细柳,几回同挽。又征帆夜落,危槛依旧,遥临云巘。

自笑来往匆匆,朱颜渐改,故人俱远。横笛想遗声,但寒松千丈,倾崖苍藓。

世事终何已,田阴纵在,岁阴仍晚。稽康老来尤懒。

只要莼羹菰饭。却欲便买茅庐,短篷轻楫,尊酒犹能办。

君能过我,水云聊为伴。


竹马子/竹马儿 柳(宋·曹勋)  显示自动注释

喜韶景才回,章台向晓,官柳舒香缕。正和烟带雨,遮桃映杏,东君先与。

乍引柔条萦路。娇黄照水,经渭城朝雨。翠惹丝垂,玉阑干风静,轻轻搭住。

到此曾追想,陶潜旧隐,忆隋堤津渡。三眠昼永凝露。

更许黄鹂娇语。似怕日暖,飞花成絮,拟雪堆绣户。

待放教婆娑,如眉处、笼歌舞。


竹马子(宋·柳永)  显示自动注释

孤垒荒凉,危亭旷望,静临烟渚。雌霓挂雨,雄风拂槛,微收烦暑。

渐觉一叶惊秋,残蝉噪晚,素商时序。览景想前欢,指神京,非雾非烟深处。

向此成追感,新愁易积,故人难聚。凭高尽日凝伫。

赢得消魂无语。极目霁霭霏微,暝鸦零乱,萧索江城暮。

南楼画角,又送残阳去。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竹马子》是柳永的自度曲。从意境上讲,这首词属柳永的雅词 ,其中不只抒发了个人的离愁别恨,而且也是对封建文人命运的凭吊,整体情绪沉郁深远。
这首词是词人漫游江南时抒写离情别绪之作,所表现的景象雄浑苍凉。词人将古垒残壁与酷暑新凉交替之际的特异景象联系起来,抒写了壮士悲秋的感慨。
“雌霓”是虹的一种,色泽偏暗。“雄风”是清凉劲健之风。这两个词语雅致而考究,表现了夏秋之交雨后的特有现象。在孤垒危亭之上,江边烟渚之侧,更加能够感到时序变换。孤垒、烟渚、雌霓、雄风,这一组意象构成了雄浑苍凉的艺术意境,词意的发展以“渐觉”两字略作一顿,以“一叶惊秋,残蝉噪晚”进一步点明时序。“素商”即秋令。在这里,词人的悲秋情绪逐渐向伤离意绪发展,于是他又“览景想前欢”了。从“前欢”一语来推测,词中所怀念当是帝都汴京和作者过从甚密的一位歌妓。可是往事已如过眼烟云,帝都汴京遥远难以重到。
上阕的结句已开始从写景向抒情过渡,下阕便紧接而写“ 想前欢 ”的心情。柳永不像在其他词里将“想前欢”写得具体形象,而是仅写出目前思念时的痛苦情绪。“新愁易积,故人难聚”,很具情感表达的深度 。离别之后,旧情难忘,因离别更添加新愁;又因难聚难忘,新愁愈加容易堆积,以致使人无法排遣。“易”和“难”既是对比关系又是因果关系,这对比与因果就是所谓“ 成追感 ”的内容。“尽日凝伫”、“消魂无语”形象地表现了无法排遣离愁的精神状态 ,也充分流露出对故人的诚挚而深刻的思念,并把这种情绪发挥到极致。最后作者巧妙地以黄昏的霁霭、归鸦、角声、残阳的萧索景象来衬托和强化悲苦的离情别绪 。特别是结尾“ 南楼画角,又送残阳去”两句,意味极为深长,把一已羁旅苦愁拓展为人世兴衰的浩叹。
这首词虚实相生,在情与景的处理上表现出极高的艺术造诣。上片首九句写景,属实写;后三句写情属虚写。虚实相生,善于抓住时序变化,描绘了特定环境中的景色 ,奠定了全词的抒情基调 。下片则相反,前五句抒情,属虚写;后五句写景,属实写,以景结情,情景交融。这种交错的布局,不仅使整体结构富于变化,而且如实地反映了作者思想感情在特定环境中活动变化的过程 。全词意脉相承,严谨含调,是一首优秀的长调慢词。

竹马子 送白琴(清末民国初·朱祖谋)  显示自动注释

嗟寒雨飘烟,衰兰泫露,故山年晚。向虚楼倦对,城谯角起,霜林屏展。

坐惜独客悲歌,繁弦倦轸,渐催离宴。眼底酒须醒,要看人、一舸秋潮如箭。

为想经行地,帆随雁落,梦先湘转。灵均旧日沈怨。

漠漠波尘吹换。定忆听雨风情,剪镫吟事,人隔吴枫远。

惊飙万叶,黯淡斜阳满。


竹马儿•却聘词,代章氏婢小红(清·董以宁)  显示自动注释

还自忖、不知墙头马上,几曾微露。却因何有人传误,惹得求凰争赋。

罗敷虽未有夫,也还应念,使君有妇。有妇更求凰,恐青陵台畔,金钗难数。

泪落流黄土,妾原薄福,不堪君顾。况妾未经十五。

豆蔻心儿难吐。殷勤寄语刘郎,桃花虽好,莫走天台路。

天台深处,多少香云护。


竹马子(清·郑文焯)  显示自动注释

寻桥柳荒泾,城芜古苑,去波孤艇。见帆明渚鸟,镫昏驿树,岚光催暝。

陡觉画角生,哀秋声在,水际空离景。对此恋前游绕,回阑凭断,斜阳红冷。

万感成幽阻,良辰易失,赏心难并。天涯顿雪双鬓。

愁入西风凄哽。但忆旧扇歌尘,小屏诗梦,人隔潇湘迥。

尊前雁落,满目关山影。


竹马子(清·陈匪石)  显示自动注释

当芳草粘天,晴丝罥路,柳阴垂晚。送黄鹂好语,风柔日永,愔愔池馆。

未识芍药开时,蔷薇谢后,系春长短。缥缈紫箫声,阻行云、犹记红墙西畔。

对景空延伫,蔫香易落,坠钿谁见。幽阶履迹苔满。

山色修蛾人远。一霎梦雨飘檐,涨波连镜,宫烛轻烟散。

双双度幕,又遇归来燕。


竹马子(清末民国初·陈锐)  显示自动注释

甲午应试都堂,曾与张子馥、郑叔问联句和柳七词,击钵分曹,致多欢赏。兹子馥化去久矣,余与叔问吴天相望,亦正寥落可怜。有忆前尘,仍用柳韵摅怀

看残霭、纵横长芦散乱,冷鸥依渚。叹神京去远,斜川别久,催人寒暑。

最忆城北胡衕,分题对酒,上林莺序。驱马送君行,问尘埋张绪,风流何处。

自此成幽阻。朝华倏谢,夜萤空聚。江南岁岁延伫。

谁抚韩陵私语。剩得庾信哀时,一篇枯树,临水伤迟暮。

重帘画烛,待话秋魂去。


竹马儿 抒感,借叶石林韵(清末近现代初·周岸登)  显示自动注释

此身似、扁舟横江泛海,有谁推挽。记南骖桂岭,西徇邛笮,沧波云巘。

自笑投老风尘,昆仑睡起,壮怀空远。猿鹤怨家山,指峨眉天外,萝扃楹藓。

息壤今犹在,神州信美,岁华非晚。休嘲阮狂嵇懒。

努力须加餐饭。浪说四海为家,买山招隐,无地安从办。

苍茫独立,谁是盟鸥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