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牌: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
庆春宫词谱
庆春宫 一名《庆宫春》。此调有平韵、仄韵两体。平韵体始自北宋,有周邦彦诸词。仄韵体始自南宋,有王沂孙诸词。

庆春宫 双调一百二字,前段十一句四平韵,后段十一句五平韵 周邦彦

  云接平冈 山围寒野 路回渐转孤城 衰柳啼鸦 惊风驱雁 动人一片秋声 倦途休驾 澹烟里 
  中仄平平平平中仄仄平中仄平平中仄平平中平中仄中中中中平平仄平平仄仄中仄

微茫见星 尘埃憔悴 生怕黄昏 离思牵萦 
平平仄平中平平仄平仄中平中仄平平

  华堂旧日逢迎 花艳参差 香雾飘零 弦管当头 偏怜娇凤 夜深簧暖笙清 眼波传意 恨密约 
  中平仄仄平平中中平中中仄平平中仄平平中平中仄中中中仄平平中平平仄仄中仄

匆匆未成 许多烦恼 只为当时 一晌留情 
平平仄平中平中仄中仄中平中仄平平


此调押平韵者祇此一体,宋人俱依此填。 按前段第一句,方千里词“宿霭笼晴”,“宿”字仄声。第二句,张炎词“邻分杏酪”,“杏”字仄声。第三句,张词“一枝曾伴凉宵”,“曾”字平声。第四句,张词“罥索飞仙”,“罥”字仄声。第五句,张词“戏船移景”,“戏”字仄声,又张枢词“情疏宝扇”,“宝”字仄声。第六句,张炎词“浓艳到此都消”,“浓”字平声,“艳”字仄声,吴文英词“翠房人去深扃”,“人”字平声。第八句,张炎词“听隔柳、谁家卖饧”,“隔”字仄声。第九句,张词“粟肌微润”,“粟”字仄声。第十句,张枢词“依约远峰”,“远”字仄声。第十一句,吴词“玉腕谁凭”,“玉”字仄声。后段第一句,张炎词“小山旧隐重招”,“小”字仄声。第二、三句,陈允平词“最怜堤柳,白露先零”,“最”字、“柳”字、“白”字俱仄声,“怜”字平声。第四、五、六句,张炎词“被酒长歌,插花短舞,谁在水国吹箫”,“被”字、“插”字、“短”字俱仄声,“谁”字平声,“在”字、“水”字俱仄声。第七句,张词“馀音何处”,“馀”字平声。第八句,吴词“断云隔、巫山几层”,“云”字平声。第九句,张炎词“梨花落尽”,“梨”字平声,“落”字仄声。第十句,张枢词“帘卷翠楼”,“帘”字平声,“翠”字仄声。第十一句,吴词“消瘦云英”,“消”字平声。谱内可平可仄据此。

又一体 双调一百二字,前后段各十一句、四仄韵 王沂孙

  明玉擎金 纤罗飘带 为君起舞回雪 柔影参差 幽芳零乱 翠围腰瘦一捻 岁华相误 记前度 
  平仄中平中平平仄仄平仄仄平仄中仄平平平平中仄仄平平仄中仄仄平平仄仄中仄

湘皋怨别 哀弦重诉 都是凄凉 未须弹彻 
平平中仄平平中仄中仄平平中中平仄

  国香到此谁怜 烟冷沙昏 顿成愁绝 花恼难禁 酒消欲尽 门外冰澌欲结 试招仙魄 怕今夜 
  仄平中仄平平中仄平平仄平平仄平中中平中平中仄中仄中平中仄中平中仄仄中仄

瑶簪冻折 携盘独出 空想咸阳 故宫落叶 
平平中仄中平中仄中仄平平仄平中仄


此调押仄韵者亦只此一体,周密、刘澜、王易简诸词俱如此填。 按前段第一、二句,刘词“春剪绿波,日明金渚”,“绿”字、“日”字俱仄声。第四、五句,刘词“喜溢双蛾,迎风一笑”,“喜”字、“一”字俱仄声。第六句,周词“棹歌人语呜咽”,“呜”字平声。第八句,周词“正百里、冰河乍合”,“百”字仄声,刘词“锦袍湿、乌纱敧侧”,“敧”字平声。第九句,周词“千山换色”,“换”字仄声。第十句、十一句,刘词“满目青山,飞下孤白”,“满”字、“下”字俱仄声,“飞”字平声。后段第一句,刘词“片帆谁上天门”,“谁”字平声。第二句,周词“表里空明”,“表”字仄声。第四、五、六句,周词“高堂在否,登临休赋,忍见旧时明月”,“堂”字、“登”字、“休”字、“明”字俱平声,“在”字、“忍”字、“旧”字俱仄声。第七句,刘词“矶头绿树”,“矶”字平声,“绿”字仄声。第八句,刘词“见白马、书生破敌”,“白”字仄声,周词“怕空负、年芳轻别”,“轻”字平声。第九句、十句、十一句,刘词“百年前事,欲问东风,酒醒长笛”,“百”字、“欲”字俱仄声,“前”字、“长”字俱平声。谱内可平可仄据此。
历代作品
共91,分3页显示   1  2  3 下一页
仇远 (1首)
吴文英 (2首)
周密 (1首)
周邦彦 (1首)
姜夔 (1首)
张枢 (1首)
张炎 (2首)
方千里 (1首)
杨泽民 (1首)
王沂孙 (1首)
陈允平 (1首)
刘澜 (1首)
王易简 (1首)
陈德武 (1首)
朱晞颜 (1首)
屈大均 (1首)
张宁 (1首)
俞樾 (1首)
厉鹗 (1首)
$L̪ԌE$L̪Ԍa href='javascript: DisplayItem(336738);'>张玉珍 (1首)
张祥河 (1首)
戴延介 (1首)
文廷式 (1首)
易顺鼎 (1首)
朱祖谋 (2首)
庆春宫/高阳台(宋末元初·仇远)  显示自动注释

江影涵空,山光浮水,画楼直倚东城。落叶声稀,归鸿声杳,晚风却递钟声。

去天咫尺,祗疑是、齐云摘星。阑干凝伫,愁见垂杨,烟絮萦萦。

官梅冷笑相迎。□怕繁枝,容易凋零。因念□□,吟仙鹤去,断桥谁赋疏清。

染云如黛,这雪意、看看做成。有谁知得,庾信闲愁,陶令闲情。


庆春宫/高阳台 其一 无射商越中钱得闲园(宋·吴文英)  显示自动注释

春屋围花,秋池沿草,旧家锦藉川原。莲尾分津,桃边迷路,片红不到人间。

乱篁苍暗,料惜把、行题共删。小晴帘卷,独占西墙,一镜清寒。

风光未老吟潘。嘶骑征尘,祗付凭阑。鸣瑟传杯,辟邪翻烬。

系船香斗春宽。晚林青外,乱鸦著、斜阳几山。粉消莫染,犹是秦宫,绿扰云鬟。


庆春宫/高阳台 其二(宋·吴文英)  显示自动注释

残叶翻浓,馀香栖苦,障风怨动秋声。云影摇寒,波尘销腻,翠房人去深扃。

昼成凄黯,雁飞过、垂杨转青。阑干横暮,酥印痕香,玉腕谁凭。

菱花乍失娉婷。别岸围红,千艳倾城。重洗清杯,同追深夜,豆花寒落愁灯。

近欢成梦,断云隔、巫山几层。偷相怜处,熏尽金篝,销瘦云英


庆宫春/高阳台 送赵元父过吴(宋·周密)  显示自动注释

重叠云衣,微茫雁影,短篷稳载吴雪。霜叶敲寒,风灯摇晕,棹歌人语呜咽。

拥衾呼酒,正百里、冰河乍合。千山换色,一镜无尘,玉龙吹裂。

夜深醉踏长虹,表里空明,古今清绝。高台在否,登临休赋,忍见旧时明月。

翠消香冷,怕空负、年芳轻别。孤山春早,一树梅花,待君同折。


庆春宫 越调(宋·周邦彦)  显示自动注释

云接平冈,山围寒野,路回渐转孤城。衰柳啼鸦,惊风驱雁,动人一片秋声。

倦途休驾,淡烟里,微茫见星。尘埃憔悴,生怕黄昏,离思牵萦

华堂旧日逢迎。花艳参差,香雾飘零。弦管当头,偏怜娇凤,夜深簧暖笙清。

眼波传意,恨密约,匆匆未成。许多烦恼,只为当时,一饷留情。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此词描写游子行旅别离之情,上片就旅途即景生情,着意措摹;下片就离思极力追忆,驰骋想象。
“云接平岗 ,山围寒野”,路回渐转孤城写游子在愁云笼罩的阴寒天,跨过山冈,越过原野,在崎岖的小路上跋涉 ,经过漫长的旅途 ,总算在偏僻的荒原上看到一座孤城 。“渐 ”字有韵味 ,表示原野广阔、路途遥远曲折,又能透露行人旅客那焦灼期待的心情。“衰柳啼鸦,惊懈驱雁”,两句通过乌鸦和鸿雁的啼声,极力描摹秋季原野上的肃杀气氛 。“惊风驱雁”四字,最见精彩。用“惊”字形容秋风,除了说它猛烈之外,还能使人觉得节序变换之迅速,从而产生一种仓皇无措之感 ;说鸿雁是被秋风驱赶而南飞,还有比喻人生道路上的为世事所驱遣而不由自主的意思 。“动人一片秋声 ”,“动人 ”二字并不突兀,因为它只不过是把上文写景之中所含的抒情成分点明罢了。“秋声”,当然是指鸦啼、雁唳和风吹的声音,但与“一片”相连接,则是为了与开头所描写的广漠原野相照应。由于环境寂静,声音便传得远;又由于有一些单调的声音 ,而周围的环境却会显得更加寂静。
以上几句 ,景中寓情,传达出深沉蕴藉的悲秋之意。
以下转入叙事,写作者精疲力竭时,在沉沉暮霭中抬头远望,透过薄薄的云雾,看到空中的点点星光。天地间行走 ,江湖上飘零,作者风尘仆仆,憔瘁不堪,一到黄昏,离愁别恨愈加浓重。这几句,写得波澜起伏,情深意切。
下片写回忆中的往事,借助于对夕日一段恋情的描写,缠绵宛转地表达作者的离情别绪。首句点明作者曾在歌舞欢宴之地有过一段难忘的艳遇 。“花艳参差 ,香雾飘零 ”八字 ,极写美女之姿 ,令人眼花心醉。“花艳 ”,喻指女郎的美貌 。“香雾 ”是美人香气 ,“雾”言其浓若可见 ,又飘荡弥漫无所不至。
以下几句是说在众多乐伎中有词人独爱的一位吹笙美人 。“娇凤”言其小,又言其美,同时又兼指她演奏出来的那悠扬动人的、如同凤鸣一般的笙乐 。“夜深簧暖笙清”一句,写美人渲奏的乐声之清越 。“眼波传意”,写美人与作者心有灵犀,眉目传情。恨密约、匆匆未成 ”,写一段美好恋情的迅速破灭 。“许多烦恼 ,只为当时,一饷留情。”这一结尾,表达了作者离愁别绪之深重。
词中以追忆的方式,表现萌发于作者与歌女之间的爱情,读来柔肠百转,令人感慨。作者写歌女的姿容与乐声,形声兼备,丰满鲜活,具有极强的艺术表现力。

庆宫春(宋·姜夔)  显示自动注释

序:绍熙辛亥除夕,予别石湖归吴兴,雪后夜过垂虹,尝赋诗云:“笠泽茫茫雁影微。玉峰重垒护云衣。长桥寂寞春寒夜,只有诗人一舸归。”后五年冬,复与俞商卿、张平甫、铦朴翁自封禺同载诣梁溪,道经吴松。山寒天迥,云浪四合。中夕相呼步垂虹,星斗下垂,错杂渔火,朔吹凛凛,卮酒不能支。朴翁以衾自缠,犹相与行吟,因赋此阕,盖过旬涂稿乃定。朴翁咎予无益,然意所耽,不能自己也。平甫,商卿,朴翁皆工于诗,所出奇诡,予亦强追逐之。此行既归,各得五十馀解

双桨莼波,一蓑松雨,暮愁渐满空阔呼我盟鸥,翩翩欲下,背人还过木末。

那回归去,荡云雪、孤舟夜发。伤心重见,依约眉山,黛痕低压。

采香径里春寒,老子婆娑,自歌谁答。垂虹西望,飘然引去,此兴平生难遏。

酒醒波远,政凝想、明珰素袜。如今安在,唯有阑干,伴人一霎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词有小序述写作缘起。它首先追叙了绍熙二年辛亥(1191)除夕,作者从范成大苏州石湖别墅乘船回湖州家中,雪夜过垂虹桥即兴赋诗的情景。诗即《除夜自石湖归苕溪》十绝句 ,“笠泽茫茫雁影微”是其中的一首。当时伴随诗人的还有范成大所赠侍女小红,故又有《过垂虹》一首云 :“自作新词韵最娇,小红低唱我吹箫 。曲终过尽松陵路 ,回首烟波十四桥。”五年以后,庆元二年(1196)冬,作者自封禺(二山名,在今浙江德清县西南)东诣梁溪(今无锡)张鉴别墅,行程是由苕溪入太湖经吴松江,沿运河至无锡,方向正与前次相反 ,同往者有张鉴(平甫)、俞灏(商卿)、葛天民(朴翁,为僧名义铦),这次又是夜过吴松江 ,到垂虹桥,且顶风漫步桥上,因赋此词,后经十多天反复修改定稿。这次再游垂虹,小红未同行,范成大逝去已三载。从小序看,这首词是一首写景纪游之词,但从全词看,则兼有伤逝、怀古、怀人等多重内容 。此词的妙处正在将多重主旨溶成一片,复杂含混,意蕴丰厚。
上片开篇便描绘出一幅凌寒荡舟的广阔画面:飘浮着莼菜的水面,双桨划动;松风时送雨点,冷凝在蓑笠上;暮霭渐渐笼罩湖上,令人生愁。起三句“莼波”、“松雨” 、“暮愁”,或语新意工,或情景交融,“渐”字写出时间的推移 ,“空阔”则展示出境界的深广,为全词定下了一个清旷高远的基调。以下三句继写湖面景象:沙鸥在湖上盘旋飞翔,仿佛要为“我”落下,却又背人转向,远远掠过树梢。沙鸥亲切可爱之情态毕现。因为故地重游,所以称这些水鸟为“盟鸥”(和“我”有旧交的鸥鸟。)后三句忽尔转到五年前雪夜荡舟的情景:“那回归去,荡云雪、孤舟夜发”,正是:“笠泽茫茫雁影微,玉峰重叠护云衣⋯⋯”。眼前隐约出现的不又是那重叠蜿蜒的远山?这是旧梦重温么?然而当年的人又到何处去了?结句“伤心重见”三句,挽合今昔,感慨遥深。“依约眉山,黛痕低压”,将太湖远处的青山,比作女子的黛眉,不是无缘无故作形似之语,而显然有伤逝怀人的情绪。所谓伤逝怀人,则可能既有对友人范成大的追念,又有对范成大所赠歌妓小红的想念,而且还似有对合肥情侣的深深思念(正是是年正月,词人与合肥情侣惜别,于今有近一年矣。)。朦胧迷离,曲尽其妙。
下片过拍写船过采香径。这是香山旁的小溪,据《吴郡志》:“吴王种香于香山,使美人泛舟于溪以采香 。今自灵岩望之 ,一水直知矢,故俗又称箭径。”面对这历史古迹,最易引发人的思古之幽情 ,“嗟叹之不足 ,故永歌之。”“老子婆娑(犹徘徊),自歌谁答 。”对照“那回归去”的情景——“自作新词韵最娇 ,小红低唱我吹箫”,如今老夫我对山川歌舞,有谁应答?仍与上片结句伤逝情绪一脉相承。西望是垂虹桥,它建于北宋庆历年间,东西长千余尺,前临太湖,横截吴江,河光海气 ,荡漾一色,称三吴绝景,以其上有垂虹亭,故名。船过垂虹,也就成为这一路兴致的高潮所在。从“此兴平生难遏”一句看,这里的“飘然引去”之乐,实兼今昔言之。这一夜船抵垂虹时,作者曾以“卮酒”袪寒助兴,在他“飘然引去”时,未尝不回想那回“曲终过尽松陵路,回首烟波十四桥 ”的难以忘怀的情景。从而,当其“酒醒波远”后,不免黯然神伤 。“政(正)凝想、明珰(耳坠)素袜。” “明珰素袜”借指美人。曹植《洛神赋》有“凌波微步,罗袜生尘。”“无微情以效爱兮,献江南之明珰 ”句 。这里“明珰素袜”所代的美人,联系“采香径里春寒”句,似指吴宫西子,而联系“那回归去 ”,又似指小红。还可能是远隔千里,年初与自己依依惜别的合肥情侣。其妙正在于怀古与思念之情合一,又不说明,反令人神远。末三句即以“如今安在”四字提唱 ,“唯有阑干 ,伴人一霎”一叹作答,指出千古兴衰、今昔哀乐,犹如一梦,由怀想跌到眼前,收束有力。而伤怀幽怨,余味不尽。
此词虽然有浓厚的伤逝怀昔之情和具体的人事背景,但作者一概不直抒,不明说,只于一路景物描写之中自然带出,并将它与怀古之情合并写来,只觉清幽空灵,蕴藉含蓄。即如郭麟所谓“一洗华靡,独标清渏,如瘦石孤花 ,清笙幽磬,入其境者疑有仙灵,闻其声者人人自远。”(《灵芬·馆词话》)。从小序看,这一夜同游共四人,且相呼步行于垂虹桥,观看星斗渔火,而词中却绝少征实描写。惟致力刻画在这云压青山、暮愁渐满的太湖之上、垂虹亭畔飘然不群,放歌抒怀的词人自我形象,颇有遗世独立之感。

庆宫春/高阳台(宋·张枢)  显示自动注释

斜日明霞,残虹分雨,软风浅掠苹波。声冷瑶笙,情疏宝扇,酒醒无奈秋何。

彩云轻散,漫敲缺、铜壶浩歌。眉痕留怨,依约远峰,学敛双蛾。

银床露洗凉柯。屏掩香销,忍扫裀罗。楚驿梅边,吴江枫畔,庾郎从此愁多。

草蛩喧砌,料催织、回文凤梭。相思遥夜,帘卷翠楼,月冷星河。


庆春宫/高阳台 都睛寒食,游人甚盛,水边花外,多丽环集,各以柳圈祓禊而,亦京洛旧事也(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波荡兰觞,邻分杏酪,昼辉冉冉烘晴。罥索飞仙,戏船移景,薄游也自忺人。

短桥虚市,听隔柳、谁家卖饧。月题争系,油壁相连,笑语逢迎。

池亭小队秦筝。就地围香,临水湔裙。冶态飘云,醉妆扶玉,未应闲了芳情。

旅怀无限,忍不住、低低问春。梨花落尽,一点新愁,曾到西泠。


庆春宫/高阳台 金粟洞天(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蟾窟研霜,蜂房点蜡,一枝曾伴凉宵。清气初生,丹心未折,浓艳到此都消。

避风归去,贮金屋、妆成汉娇。粟肌微润,和露吹香,直与秋高。

小山旧隐重招。记得相逢,古道迢遥。把酒长歌,插花短舞,谁在水国吹箫。

馀音何处,看万里、星河动摇。广庭人散,月淡天心,鹤下银桥。


庆春宫/高阳台(宋·方千里)  显示自动注释

宿霭笼晴。层云遮日,送春望断愁城。篱落堆花,帘栊飞絮,更堪远近莺声。

岁华流转,似行蚁、盘旋万星。人生如寄,利锁名缰,何用萦萦。

骎骎皓发相迎。斜照难留,朝雾多零。宜趁良辰,何妨高会,为酬月皎风清。

舞台歌榭,遇得旅、欢期易成。莫辞杯酒,天赋吾曹,特地钟情。


庆春宫/高阳台(宋·杨泽民)  显示自动注释

曲渚澜生。遥峰云敛,据鞍又出江城。青子垂枝,翠阴遮道,乍闻一两蝉声。

素蟾犹在,但惟有、长庚殿星。征夫前路,应怪劳生,尘事相萦。

年来厌逐时迎。千里追寻,两鬓凋零。佳景良辰,无憀虚度,谁怜客里凄清。

不如归去,任儿辈、功名遂成。旧欢重理,莫笑渊明,却赋闲情。


庆宫春/高阳台 水仙花(宋·王沂孙)  显示自动注释

明玉擎金,纤罗飘带,为君起舞回雪。柔影参差,幽芳零乱,翠围腰瘦一捻。

岁华相误,记前度、湘皋怨别。哀弦重听,都是凄凉,未须弹彻。

国香到此谁怜,烟冷沙昏,顿成愁绝花恼难禁,酒销欲尽,门外冰澌初结。

试招仙魄,怕今夜、瑶簪冻折。携盘独出,空想咸阳,故宫落月。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王沂孙此词似为王清惠词《满江红》而发。德祐之难后,三宫为元兵虏而被北迁。其中有一个叫王清惠的才女,在北宋时曾为都城的汴京附近的驿站的墙壁上,写有《满江红》一首。此词传播甚广,多有和之。王沂孙此词似有此发。
“明玉擎金,纤罗飘带,为君起舞回雪 ”。纤手如玉,手捧金盘。罗带纤细,临风飘飞。翩翩舞于你面前。曹植在《洛神赋》中曾有句:“若回风之流雪”写宫中美人的体态与舞姿,与水仙花切合,措辞十分精巧。水仙花的白瓣黄心,如“金盏银台”又似“柔玉棱棱衬嫩金”水仙长叶披离,银花拥簇,恰如衣带纷飞,起舞回雪,更觉灵巧 。“君”字双关,并非必指君王,却又暗含此意。“起舞回雪”,有将与君王永别之意,“柔影参差,幽芳零乱,翠围腰瘦一捻”。上三句是赞其美,这三句是怜其瘦 :“身姿绰约,亭亭玉立。“一捻”,意为细小、纤弱,当然也就更使人怜惜。这里人花双关,紧紧扣合。从其婀娜秀美,反衬横遭摧残之可痛惜;从其纤小柔弱,反衬摧残之酷。同时,通过对这种轻歌曼舞的宫廷生活描写,也暗示着由此而遭致的亡国惨剧的原因。
“岁华相误”后写亡国的宫女。水仙花也被赋予人的性格。舍貌而取神。
“岁华相误,记前度湘皋怨别。哀弦重听,都是凄凉,未须弹彻。”“岁华相误”是说好的时光已经错过了。“湘皋怨别”(湘皋,湘水边),借湘妃的传说,挑明了词中主人公的身份和处境,表达出辞宫去国的无穷伤怨 。“记前度”三字,疑指靖康之变中帝妃被金人掳去 。“哀弦重听” 指前耻未雪 ,不意今日再次听到这一片凄凉的亡国哀音 !在一种凄凉之音中打住。
“国香到此谁怜?烟冷沙昏 ,顿成愁绝。”以唱叹提起,感慨无限,水仙为“国香 ”,黄山谷《次韵中玉水仙花》称之。国色天香成昔日,而今天香国色的佳丽,却遭惨变,愁煞人也。
下面步步递 ,写出花惜国亡之痛 。“花恼难禁,酒销欲尽,门外冰澌初结”,“酒销欲尽 ”,指亡国惨祸的沉重打击,使人陷入迷茫的境地,昏昏然有如醉酒;酒醒之后,痛定思痛,痛何如哉!恰逢此时,河水结冰,对花来说,岂非雪上加霜?三句之中,颇有丘壑,见出碧山词的深沉厚重。
“试招仙魄,怕今夜瑶簪冻折 。”已流落异域水仙,谁能招回你的芳魂?寒夜凉气阵阵会冻断你头上的玉簪吧!岑参边塞诗中有“都护宝刀冻欲断”岑词中的武夫 ,在碧山后里化为“瑶簪冻折 ”的悲惋之语。“瑶簪冻折”,妆花瓣凋落,寒气十分逼人。刻画出了奇寒中的凄美,倍觉笔力峭拔 。“怕”字显得低徊凄恻。
“携盘独出,空想咸阳,故宫落月 ”,此处的携盘独出”,回顾了开头的“明玉擎金”,强烈对衬,使心里黯然。使人在欷虚欠之余,不能不掩卷三思:败亡之因到底是什么。“故宫落月”落月之光 ,是凄惨惨的令人不由掩面而泣 。凄惨的月色也只是暂时的,漫漫长夜 ,即将吞噬故。不可见了。辞宫去国之人,只能徒然地想象那旧都故宫 。西坠的残月余辉点点,情景颇为凄惨 。李贺《金铜仙人辞汉歌》“携盘独出月荒凉”这里词人借其意以汉喻宋,明白地泄露家国败亡的旨意。
王沂孙词风浑雅而含蓄。亡国之痛较为深沉。借物咏吟,表达极为曲折委婉。清人周济在《宋四家词选目录序论》中评价王沂孙说 :“咏物最争托意,隶事处以意贯串,浑化无痕,碧山胜场也 。”评价相当公允。

庆春宫/高阳台(宋·陈允平)  显示自动注释

孤鹜披霞,归鞍卸日,晚香菊自寒城。虚馆灯闲,征衫尘浣,夜深何处砧声。

乱蛩催怨,月明里、依稀数星。云山迢递,犹误归期,方寸遍萦。

秋风燕送鸿迎。最怜堤柳,白露先零。倦倚楼高,恨随天远,桂风和梦俱清。

故人千里,记剪烛、西窗赋成。相如憔悴,宋玉凄凉,酒恨花情。


庆宫春/高阳台 重登峨眉亭感旧(宋·刘澜)  显示自动注释

春剪绿波,日明金渚,镜光尽浸寒碧。喜溢双蛾,迎风一笑,两情依旧脉脉。

那时同醉,锦袍湿、乌纱敧侧。英雄何在,满目青山,飞下孤白。

片帆谁上天门,我亦明朝,是天门客。平生高兴,青莲一叶,从此飘然八极。

矶头绿树,见白马、书生破敌。百年前事,欲问东风,酒醒长笛。


庆宫春/高阳台 谢草窗惠词卷(宋·王易简)  显示自动注释

庭草春迟,汀苹香老,数声佩悄苍玉。年晚江空,天寒日暮,壮怀聊寄幽独。

倦游多感,更西北、高楼送目。佳人不见,慷慨悲歌,夕阳乔木。

紫霞洞窅云深,袅袅馀香,凤箫谁续。桃花赋在,竹枝词远,此恨年年相触。

翠笺芳字,谩重省、当时顾曲。因君凝伫,依约吴山,半痕蛾绿


庆春宫/高阳台 立春(宋·陈德武)  显示自动注释

风送深冬,雪消残腊,天时人事相催。堂北迎萱,水东问柳,阿谁报道春回。

土牛装罢,候葭琯、先飞律灰。宜春宝字,是处人家,罗绮筵开。

三年客里情怀。千里亲闱,一寸灵台。彩燕金钗,青丝生菜,还思纤手安排。

韶光是也,可人的、如今再来。介他眉寿,但愿年年,春酒盈杯。


庆宫春 送袁仲野归绍兴(元·朱晞颜)  显示自动注释

綵笔传歌,青衫提剑,幕中谁似风流。使檄联芳,宾筵接武,后尘每继清游。

晓云春梦,试回首、星霜再周。仙曹书满,荐剡交推,一鹗横秋。

扁舟乍可夷犹。一镜平湖,数点轻鸥。醉客疏狂,骚翁豪放,二公同是朋俦。

仕而犹隐,料出处、胸中已筹。故山虽好,未许归来,一赋休休。


庆春宫 过楼桑村和宋长白(明末清初·屈大均)  显示自动注释

叶作重楼,枝为花葆,一桑宝兆飞龙。宋社重兴、高光再食,三分已有成功。

能存正统。益州小、丰沛可同。君臣齐力,千里偏安,与贼争雄。

天教季汉匆匆。难起隆中,易复关中。二表三书,春秋相翼,血诚总贯长虹。

我来瞻拜,思燕涿、还生我公。南阳耕罢,那得风雪,惨淡西东。


庆春宫 送佟太守北行述赠行十题入事 其一(明·张宁)  显示自动注释

得路青云,丹墀独对,醉归春满琼林。花县天曹,黄堂五马,清政化到如今。

鸳湖此别,意应与、湖水同深。行瞻凤阙,立待金门,宫漏沉沉。

龙楼瑞旭才临,瑶阶奏绩,荣振朝簪。犹记当时,御炉香里,曾听胪唱纶音。

九重云表,重瞻恋、顷刻千金。三呼华祝,咫尺天颜,一片丹心。


庆春宫(清·俞樾)  显示自动注释

余拟筑室,三楹用老子“为学日益,为道日损”之意颜。其中曰日损益斋,其西室曰日益,凡所有书籍及法书名画钟鼎祭器悉聚于此,其东室曰日损,则不著一物,明窗净几而已,读书则就西室,静坐则就东室亦足了。吾一生此志未遂,先之以词。

环堵三间,东西相向,读书静坐都适。邺架图书,欧斋钟鼎,米船书画环集。

兴阑神倦,又清对、蒲团即栗。古今逆旅,天地蘧庐,有斯安宅。

个中妙处难言。从有观无,以儒参佛。排日工夫,按时蚤暮,兼或抡流双只。

此乡终老,算吾辈、区区愿毕。空山寂寞,更进竿头,两途归一。


庆宫春 冬夜泊舟鸳湖有忆(清·厉鹗)  显示自动注释

倦柳惊鸦,澄湖低月,坠霜初度篷罅。摇落心情,交加魂梦,水天离思难写。

赋笺词笔,忆相见、秋娘淡雅。凄凉只在,学绣村边,晓钟敲罢。

可能负却西风,两桨来时,暮云凝乍。啼红唾碧,衫痕犹涴,尚记那回帘下。

怨人轻别,是才识、香囊分麝。孤鸿遥去,说与教知,酒醒今夜。


庆春宫(清·周之琦)  显示自动注释

序:去腊衎石赠水仙数本,花事既毕,久置墙角雪窗,偶一检视,抽叶已数寸许矣。用碧山韵成咏。

瑶瑟春愁,铜盘铅泪,寸缄冷护残雪。冰缕方凝,尘封初启,玉簪小翠堪捻。

袜罗归去,正回想、飞琼话别。相思天上,鹅管凄凉,为伊吹彻。

汉皋佩杳谁怜。剪叶移根,几番悽绝。悄梦禁寒,微波写影,应是香心犹结。

曲屏吟绕,怪诗屐、宵来渐折。仙魂凝盼,出水亭亭,半眉新月。


庆春宫 余将去杭,属安之弟率儿子送淑人柩归里前夕宿湖上作(清·周之琦)  显示自动注释

虚阁留仙,孤檠衔梦,旧欢忍问槐柯。寥落羁魂,踟躇遥夜,半输初泛金波。

未圆先缺,最愁见、亭亭素娥。残霞吹尽,南北高峰,依约双螺。

秋衾信宿烟萝。已蜕吴蚕,犹恋修蛾。天际含颦,云中飞佩,更堪此日离歌。

砌蛩吟苦,替人唤、樽前奈何。相怜无计,看取青衫,泣下谁多。


庆春宫 题仇实甫《汉宫春晓图卷》(清·周之琦)  显示自动注释

野雉亡来,哀蝉吟后,汉宫别样春光。玉树周阿,金釭衔壁,粉云浮动花香。

舞裙留住,趁殿角、西风未凉。班姬何许,空裂齐纨,掩袂情伤。

繁华过眼沧桑。沙麓元城,妖谶难防。传诏纷驰,持弓栏入,做成文母祯祥。

仲卿书奏,累长信、轻抛泪行。谁移炎祚,休说当时,祸水昭阳。


庆春宫 小窗孤寂,雨意绵绵,赋此遣兴(清·张玉珍)  显示自动注释

凫藻香生,虾须帘捲,半庭细雨如尘。柳困花欹,燕昏莺晓,几番作弄残春。

别情无限,望不尽、遥天暮云。石尤风紧,三板吟船,怎渡仙津。

年嫌甲子平分。剩有诗魔,难熨眉痕。月底樽前,酒边茶畔,等闲负了良辰。

欲弹焦尾,犹只恐、相思调陈。轻寒似水,守著窗儿,酿得愁新。


庆宫春 出广渠门游金氏园归柬徐少鹤李芝龄丈(清·张祥河)  显示自动注释

编槿篱疏,结茅亭小,此间胜宇初辟。无地寻诗,停车欲问,鸟声知唤过客。

湾头虹断,荡孤艇、微波自碧。关心重到,如许溪山,故乡迢隔。

好时嫩约难凭,解道封姨,柳丝工擘。残红飞杳,生香不著,寂寞梨花寒食。

酒醒春老,又还是、青帘向夕。而今何事,招我閒鸥,泥人脉脉。


庆宫春(清·戴延介)  显示自动注释

倦柳偎烟,疏云漏月,水天今夕无价。薄醉心情,薄游滋味,几番欲赋难写。

秋水秋句,还未称、秋娘澹雅。初逢记在,一水桥边,一重帘罅。

不曾负却西风,双桨时来,彩霞凝乍。赌酒藏钩,分茶贻麝,易惹莺娇燕姹。

华年珠满,幸犹是、云英迟嫁、艳魂逗也。莫说伊知。

粉笺教砑。


庆宫春(清·文廷式)  显示自动注释

岸苇平潮,渚莲销粉,暮云作尽秋色。凉入空江,萧萧夜雨,短蓬清溜自滴。

记曾分手,黯春绪、垂杨未碧。山围依旧,偏是孤灯,照愁今夕。

旅怀坐对茫茫,白发新添,此情谁识。连环解赠,淩波去后,岭竹斑痕犹积。

袖罗香减,怅天远、难凭雁帛。初寒清警,幽梦醒时,隔江闻笛。


庆宫春 青溪水曲,不秋自凉,与二窗系舟垂柳下,水风萧寥,斜日入坐,游船罕到,明漪绝尘,相对闲鸥,忽忽已有归意。和白石此词,扣舷歌之,望美人兮天一方,不能无赤壁之感也(清末民国初·易顺鼎)  显示自动注释

万树蝉凉,断桥虹瘦,隔烟唤起秋阔。鱼国吹漪,空香四远,水风还似百末。

有人凝睇,对帘外、青山秀发。诗愁多少,飞满吴天,画篷难压。

十年俊侣飘零,短艇蘋洲,笛声悽答。松陵归棹,飘然欲去,几被闲鸥相遏。

玉阶蕲簟,怕今夜寒侵露袜。沙边幽恨,分付斜阳,澹红半霎。


庆春宫 结草庵拜半塘翁殡宫作(清末民国初·朱祖谋)  显示自动注释

颓堞衔烟,昏钟阁水,野鹃唤近清明。华表羁魂,黄垆吟伴,暗尘房槛深扃。

断云玉笥,感词客依稀有灵。新腔愁倚,一盏泉华,还荐芳馨。

哀弦冻折谁听。凄唳修罗,山鬼逢迎。蓬岛尘狂,芝田日晏,梦游翻羡骑鲸。

泪珠千斛,拚一向、寒原纵声。孤留何事,身世浮沤,休问残僧。


庆春宫(清末民国初·朱祖谋)  显示自动注释

凫玉封烟,蝉梳抛黛,凤窠旋旋黄昏。流管梅芳,缘屏兰旧,怨蟾不照孤颦。

絮繁丝乱,又重叠、清寒著人。宫衣添未,催罢鸾笺,销瘦真真。

相思化作仙云。捐玦中洲,心事虚陈。伤别啼妆,端忧灵体,蘅皋重梦无因。

坠欢寻去,镇呵泪、红绵镜尘。回衾镫暗,还数中宵,鹃语残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