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牌: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
渡江云词谱
渡江云 周密词名《三犯渡江云》。此调后段第四句例用仄韵,亦是三声叶,乃一定之格。宋元人俱如此填,惟陈允平有全押平韵、全押仄韵二体。

渡江云 双调一百字,前段十句四平韵,后段九句一叶韵、四平韵 周邦彦

  晴岚低楚甸 暖回雁翼 阵势起平沙 骤惊春在眼 借问何时 委屈到山家 涂香晕色 盛粉饰 
  中平平仄仄中平中仄中仄仄平平仄中平中仄中仄平平中仄仄平平平平中仄中中中

争作妍华 千万丝 陌头杨柳 渐渐可藏鸦 
中仄平平中仄中中平中仄中仄仄平平

  堪嗟 清江东注 画舸西流 指长安日下 愁宴阑 风翻旗尾 潮溅乌纱 今宵正对初弦月 
  平平中平中仄仄仄平平仄中平中仄中中中平平中仄中仄平平中平中仄平平仄

傍水驿 深舣蒹葭 沈恨处 时时自剔灯花 
中中中中仄平平平仄仄中平中仄平平


此调以此词为正体,若陈词之全押平韵、全押仄韵,皆变体也。 此词后段第四句叶仄韵,宋杨泽民、陈允平、吴文英、卢祖皋、张炎,元吴澄、詹正诸词皆如此填。 按张词前段起句“锦香缭绕地”,“锦”字仄声。詹词第二句“相量清苦”,“清”字平声。张词第三句“空自带愁归”,“空”字平声。第四句“乱水流花外”,“水”字仄声。第六句“都自可怜时”,“都”字平声。别首第八句“还记得、前度秦嘉”,“还”字平声。吴词第九句“尽夜游、不妨秉烛”,“尽”字、“秉”字俱仄声。张词“犹记得、当年深隐”,“得”字仄声,“当”字平声。吴词后段第二句“一年一度”,两“一”字俱仄声。张词第四句“做不成春意”,“不”字仄声。第五句“浑未省、谁家芳草”,“省”字仄声。吴词第五、六句“但要教、啼莺语燕,不怨卢郎”,“语”字、“不”字俱仄声。吴词第七句“问春春道何曾去”,“问”字仄声,下“春”字平声。陈词第八句“南浦恨、风苇烟葭”,“南”字平声。张词“傍清池、足可幽栖”,“清池”二字俱平声,“足”字仄声。张词结句“閒趣好、白鸥尚识天随”,“白”字仄声。吴词“君看取、年年潘令河阳”,“潘”字平声。谱内可平可仄据此,馀参陈平韵词。

又一体 双调一百字,前段十句四平韵,后段九句五平韵 陈允平

  桐花寒食近 青门紫陌 不禁绿杨烟 正长眉仙客 来向人间 听鹤语溪泉 清和天气 为栽培 
  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平仄仄平平

种玉心田 莺昼长 一尊芳酒 容与看芝山 
仄仄平平平仄平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

  庭閒 东风榆荚 夜雨苔痕 满地欲流钱 爱墙阴 成蹊桃李 春自无言 殷勤晓鹊凭檐喜 
  平平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平平平仄平仄平平平平仄仄平平仄

丹凤下 红药阶前 兰砌绕 香飘舞袖斑斓 
平仄仄平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


此词全押平韵。

又一体 双调一百字,前段十句四仄韵,后段九句五仄韵 陈允平

  风流三径远 此君澹泊 谁与伴清足 岁寒人自得 傍石锄云 閒里种苍玉 琅玕翠立 爱细雨疏烟初沐 
  平平平仄仄仄平仄仄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平仄

春昼长 秋风不断 洗红尘凡俗 
平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

  高独 虚心共许 淡节相期 几人间棋局 堪爱处 月明琴院 雪晴书屋 心盟更许青松结 
  平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

笑四时 梅矾兰菊 庭砌绕 东风渐添新绿 
仄仄平平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


此词全押仄韵。
历代作品
共159,分6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
仇远 (1首)
卢祖皋 (1首)
吴文英 (1首)
周密 (1首)
周邦彦 (1首)
张炎 (3首)
方千里 (1首)
杨泽民 (1首)
陈允平 (4首)
萧允之 (1首)
萧元之 (1首)
詹玉 (1首)
陈梦协 (1首)
邵亨贞 (1首)
吴澄 (1首)
朱晞颜 (1首)
刘基 (2首)
顾璘 (1首)
何振岱 (2首)
储方庆 (1首)
史承谦 (1首)
周济 (1首)
周祖同 (1首)
张景祁 (1首)
渡江云(宋末元初·仇远)  显示自动注释

流莺啼怨粉,嫩寒著柳,语尚困东风。问荒垣旧藓,烟雨何时,溅泪瘗危红。

□愁不尽,对乱花、芳草茸茸。嗟绮尘、漂零无定,绡幕燕巢空。

匆匆。玉銮声杳,绣屋香消,谩精神入梦。记旧家、定场声价,曾冠深宫。

香魂彷佛留环佩,正淡月、春雾朦朦。花影底,长年恨锁云容。


渡江云 赋荷花(宋·卢祖皋)  显示自动注释

锦云香满镜,岸巾横笛,浮醉一舟轻。别愁萦短鬓,晚凉池阁,此地忽逢迎。

柄圆敧绿,倚风流、还恁娉婷。凭画阑,嫣然输笑,无语寄心情。

盈盈。露华匀玉,日影酣红,记晚妆慵整。还暗惊、人间离合,羞对池萍。

三年一觉西湖梦,又等闲、金井秋声。销魂久,夜深月冷风清。


渡江云三犯/渡江云 中吕商,俗名小石调西湖清明(宋·吴文英)  显示自动注释

羞红颦浅恨,晚风未落,片绣点重茵。旧堤分燕尾,桂棹轻鸥,宝勒倚残云。

千丝怨碧,渐路入、仙坞迷津。肠漫回,隔花时见,背面楚腰身。

逡巡。题门惆怅,堕履牵萦,数幽期难准。还始觉、留情缘眼,宽带因春。

明朝事与孤烟冷,做满湖、风雨愁人。山黛暝,尘波澹绿无痕。


三犯渡江云/渡江云(宋·周密)  显示自动注释

序:丁卯岁未除三日,乘兴棹雪访李商隐、周隐于馀不之滨。主人喜余至,拥裘曳杖,相从于山巅水涯松云竹雪之间。酒酣,促膝笑语,尽出笈中画、囊中诗以娱客。醉归船窗,紞然夜鼓半矣。归途再雪,万山玉立相映发,冰镜晃耀,照人毛发,洒洒清入肝鬲,凛然不自支,疑行清虚府中,奇绝境也。去曷来故山,恍然隔岁,慨然怀思,何异神游梦适。因窃自念人间世不乏清景,往往汨汨尘事,不暇领会,抑亦造物者故为是靳靳乎。不然,戴溪之雪,赤壁之月,非有至高难行之举,何千载之下,寥寥无继之者耶。因赋此解,以寄余怀。

冰溪空岁晚,苍茫雁影,浅水落寒沙。那回乘夜兴,云雪孤舟,曾访故人家。

千林未绿,芳信暖、玉照霜华。共凭高,联诗唤酒,暝色夺昏鸦。

堪嗟。澌鸣玉佩,山护云衣,又扁舟东下。想故园、天寒倚竹,袖薄笼纱。

诗筒已是经年别,早暖律、春动香葭。愁寄远,溪边自折梅花。


渡江云 小石(宋·周邦彦)  显示自动注释

晴岚楚甸,暖回雁翼,阵势起平沙。骤惊春在眼,借问何时,委曲到山家。

涂香晕色,盛粉饰、争作妍华千万丝、陌头杨柳,渐渐可藏鸦。

堪嗟,清江东注,画舸西流,指长安日下。愁宴阑、风翻旗尾,潮溅乌纱。

今宵正对初弦月,傍水驿、深舣蒹葭。沉恨处,时时自剔灯花。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人们对周邦彦这首词的写作时间和内容多有异议,或谓其少年时作客荆州而作,或谓其政和六年时的晚期作;又或谓其由荆州赴长安羁旅行役之作,又或谓其自明州还京,或由荆南八都,或绍圣年间被召回汴都的喻托之作。事实上,根据周邦彦客居荆州期间曾赴长安游历的事实,结合此词的语言、内容。结构等分析,这应是词人客居荆州期间途赴长发,沿江西行的羁旅行役之作。
“清江东注,画舸西流,指长安日下 ”,清楚地说明词人于楚地沿江西行 ,目的地是“指长安”,而不是沿途要达汴就 。因此 ,这里的“长安”不是汴京,以构思运笔极为精细而著称的周邦彦,也绝不会把回汴京以“画舸西流”形容之。词的上片描写沿江舟行所见两岸山村春色,下片描写江边饯别及逆水行舟的情景。
首先此词第一句就点明了“楚甸”,据王国维《清真先生遗事》,以为周氏客荆州“当在教授庐州之后,知溧水之前 ”。但此词却并非此时所作,而当为其第二次被召入京时重过荆州之作。故此词开端“晴岚低楚甸,暖回雁翼,阵势起平沙”数句,表而所写虽是在荆州水途中所见到的春至阳回的景色,但实在却已经隐喻了时代的政治气氛之转变,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暖回雁翼,阵势起平沙”二句,表面上所写虽是雁阵之起飞,但实际上却已经隐喻着一些因政治情势改变,而又纷纷得意回朝的新党人士。下面的“骤惊春在眼,借问何时,委曲到山家”数句,表面是写春天到来时,春光也来到了山中的人家,但此处实隐含有百指之意,暗喻自己在此次政局转变中也再度被召还朝 。以下自“涂香晕色”一直到上半阕的结尾数句,表面上所写仍是春光之美盛,而实际上所隐喻的则正是政局转变后,新党之人竞相趋进的形势。作者在下半阕的开端,竟忽然用了“堪嗟”两个字,来承接前而所叙写的美丽的春光了。
堪嗟,清江东注,画舸西流,指长安日下”实际蕴含对蒙召赴京一事的矛盾恐惧之心 。其“ 清江东注”一句,所写的实不仅指眼前的江水而已,同时也暗喻了他对于江南的依恋。这种依恋,既包括了他曾任过县令的溧水,也包括了他自己的故乡的钱塘,而下句的“ 画舸西流 ”,则正指今日奉召入京的旅程。
其中的矛盾对比,自是显然可见的。在下面的“愁宴阑、风翻旗尾,潮溅乌纱”中,作者马上就写出了他的矛盾恐惧的症结之所在,原来他所愁惧的仍是政争翻覆之无常 。所谓“ 愁宴阑”者,正是预先愁想之意 ,“宴阑 ”之所指,则是预愁今日如雁阵飞起的、涂香晕色 ”的骤然贵显的一批新党人士 ,一旦“宴阑”下台,则或者便不免将要受到如今日下台的旧党人士所受到的同样的排挤和迫害。所以才在此一句之下,马下承接了“风翻旗尾,潮溅乌纱”两句,暗喻了政治上的风云变色 。“旗”字既可使人联想到一种权势党派的标帜 ,“乌纱”更可使人体味到政治上的官职和地位。而曰“风翻”、曰“潮溅”,则暗喻此种权势和地位之一旦倾覆的危险。至于此词结尾之处的“今宵正对初弦月,傍水驿、深舣蒹葭。沈恨处,时时自剔灯花”数句,才是此词中真正全用写实之笔之处,表现出水程夜泊孤独寂寞中满怀心事的情景。
词之上片,写景体物精细宛转,色泽鲜明,境界清新;下片叙事言情,疏宕宛转,细密圆美,情真意切 ,蕴含丰富 。整首词生动传神的表现了词人在羁旅行役中由对春色由哀的喜爱到对命运艰难的孤愤之情 。关于此词内容 、意境方面的评价,历来颇有异辞 。张炎之《词源》曾讥其“意趣不高远,”王世贞之《弇州山人词评》亦曾谓其“能作景语,不能作情语;刘熙载之《艺概·词曲概》亦曾谓“美成词信富艳精工 ,只是当不得个‘贞’字但也有权致赞美者,如陈延焯之《 白雨斋词话 》即曾去“美成词极其感慨,而无处不郁;”“沈郁顿挫中别饶蕴藉”,“哀怨之深,亦忠爱之至”,但同时又认为周词往往有“ 令人不能遽窥其旨”的遗憾。其实,周邦彦生当北宋新旧党争之际,对于政海沧桑确实颇多深慨,只不过他写得含蓄深蕴,使人不易察觉罢了。

渡江云(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山空天入海,倚楼望极,风急暮潮初。一帘鸠外雨,几处闲田,隔水动春锄。

新烟禁柳,想如今、绿到西湖。犹记得、当年深隐,门掩两三株。

愁余。荒洲古溆,断梗疏萍,更漂流何处。空自觉、围羞带减,影怯灯孤。

常疑即见桃花面,甚近来、翻笑无书。书纵远,如何梦也都无。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这是一首伤离念远的怀旧词。作者自辛卯(1291)南归,至己亥(1299)回杭州之前,多居山阴(绍兴),所以自称“山阴久客”。又云“一再逢春”,说明此词当为南归二年以后所作,时年作者已四十七岁。此时,家亡国破,一身孤旅,作为故国王孙,作品自多漂泊之感,怀旧之伤。

上片写景。空阔高远,是登高所见。先写远景,起两句为倒装句,“山空入海”,乃“倚楼望极”所见。山耸春空,天澄大海,起势十分壮阔。“风急暮潮初”,亦承“倚楼”而来。风急潮生,以景写情,用风、潮状翻腾之思绪,实为生花妙笔。接着写近景,“一帘鸠外雨,几处闲田,隔水动春锄。”在鸠鸟的叫声中,雨不停地下着;一畦畦尚未插秧的水田,从水面上映现着闪动的锄头。勾勒出一幅春天的江南水乡画图。笔锋以细间阔,句工又意新,描绘出了前人作品从来描绘过的春天的境界。“新烟”两句,念及西湖风光之好;“犹记得”两句,则念及旧居之适。“想”字是关键,触景生情,想到了“西湖”的“新烟禁柳”。清明改火,故曰新烟,唐《辇下岁时记》载:“清明曰取榆柳之火,以赐近臣。”禁柳,即禁官之柳,杭州为南宋京都,故称西湖之柳为禁柳。作者对西湖是十分眷怀的。正如舒岳祥所说:“(张炎)同社稷变置,凌烟废堕,落魄纵饮,北游燕、蓟,上公车,登承明有日矣。一日思江南菰米莼丝,慨然补被而归……。”由于作者思念之切、眷恋之深,无时无地不在想,所以,下面承以“犹记得”二句。“记得”由想而来。想是如今,记是过去;想是悬揣之词,记则是确切之念。由昔证今,由今忆昔,虽未点明今昔兴亡之感。而其意妙在不言之中。思念旧游、故居,即怀念故国。正如沈祖棻先生所说:“依依杨柳,自遗氏视之,与离离禾黍何殊哉?”真是虚笔远扬,宛转关情,清远蕴藉,凄怆缠绵。

下片抒情,纯以咏叹出之。

过片“愁余”二字,承上启下,概括全篇;亦收亦纵,曲意不断。

“荒洲古溆(xú絮),断梗疏萍,更漂流何处?”感叹自己漂泊无定。水溆,即水浦,小的港汊。舒岳祥说他:“不入古杭,扁舟浙水东西,为漫浪游。散囊中千金袋,吴江楚岸,枫丹苇白,一奚童负囊自随。”这里的三句词,正是这种漂流无定的生活的写照。“空自觉”三句,叹自己日愈销减。“围羞带减”,写腰围消瘦,带眼减缩,说明自己消瘦了;“影怯灯孤”,写自己的孤寂,而冠以“空自觉”,则见更无人关情及之,进一步叹喟自己的漂泊之苦!“常疑”以下三句,叹别久无书信相来。“桃花面”,谓人面艳美如桃花,指词人意中女子。崔护《题都城南庄》诗:“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这三句,句句转换,层层推进,以清空之笔,状沦落之悲。末尾:“书纵远,如何梦也无?”就没有书相往来反诸无梦,层层深宛。纵观张炎这首词笔墨翻腾,意亦纡宛绘景之致,抒情沉挚,是词林艺苑的一首佳作。

郑思肖在为张炎词所作的序中云:“吾识张循王孙玉田先辈,喜其三十年汗漫南北数千里,一片空狂怀抱,日日化雨为醉……鼓吹春声于繁华世界,飘飘微情,节节弄拍,嘲明月以谑乐,卖落花而陪笑,能令后三十年西湖锦绣山水,犹生清响。”这首《渡江云》,即如是之词作。(贺新辉)

渡江云 怀归(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江山居未定,貂裘已敝,空自带愁归。乱花流水外,访里寻邻,都是可怜时。

桥边燕子,似软语、斜日江蓠。休问我、如今心事,错认镜中谁。

还思。新烟惊换,旧雨难招,做不成春意。浑未省、谁家芳草,犹梦吟诗。

一株古柳观鱼港,傍清深、足可幽栖。闲趣好,白鸥尚识天随。


渡江云 次赵元父韵(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锦香缭绕地,深灯挂壁,帘影浪花斜。酒船归去后,转首河桥,那处认纹纱。

重盟镜约,还记得、前度秦嘉。惟只有、叶题堪寄,流不到天涯。

惊嗟。十年心事,几曲阑干,想萧娘声价。闲过了、黄昏时候,疏柳啼鸦。

浦潮夜涌平沙白,问断鸿、知落谁家。书又远,空江片月芦花。


渡江云(宋·方千里)  显示自动注释

长亭今古道,水流暗响,渺渺杂风沙。倦游惊岁晚,自叹相思,万里梦还家。

愁凝望结,但掩泪、慵整铅华。更漏长,酒醒人语,睥睨有啼鸦。

伤嗟。回肠千缕,泪眼双垂,遏离情不下。还暗思、香翻香烬,深闭窗纱。

依稀看遍江南画,记隐隐、烟霭蒹葭。空健羡,鸳鸯共宿丛花。


渡江云(宋·杨泽民)  显示自动注释

渔乡回落照,晚风势急,鹜鹭集汀沙。解鞍将憩息,细径疏篱,竹隐两三家。

山肴野蔌,竞素朴、都没浮华。回望时,绕村流水,万点舞寒鸦。

休嗟。明年秋暮,一叶扁舟,望平川北下。应免劳、尘巾乌帽,宵炬红纱。

青蓑短棹长江碧,弄几曲、羌管吹葭。人借问,鸣桹便入芦花。


渡江云 三潭印月(宋·陈允平)  显示自动注释

三神山路杳,六鳌驾浪,幻境□西湖。水连天四远,翠台如鼎,簇簇小浮图。

烟沈雾迥,怪蜃楼、飞入清虚。秋夜长,一轮蟾素,渐渐出云衢。

遥看寒光金镜,皓彩明珰,正人间三五。总输与、鸥眠葑蓼,鹭立菰蒲。

笙歌唤醒鱼龙睡,向贝阙、争取明珠。清梦断,西风醉宿冰壶。


渡江云 寿蔡泉使(宋·陈允平)  显示自动注释

桐花寒食近,青门紫陌,不禁绿杨烟。正长眉仙客,来向人间,听鹤语溪泉。

清和天气,为栽培、种玉心田。莺昼长,一尊芳酒,容与看芝山。

庭闲。东风榆荚,夜雨苔痕,满地欲流钱。爱墙阴、成蹊桃李,春自无言。

殷勤晓鹊凭檐喜,丹凤下、红药阶前。兰砌晓,香飘舞袖斓斑。


三犯渡江云/渡江云 旧平声,今改入声,为竹友谢少保寿(宋·陈允平)  显示自动注释

风流三径远,此君淡薄,谁与伴清足。岁寒人自得,傍石锄云,闲里种苍玉。

琅玕翠立,爱细雨、疏烟初沐。春昼长,秋声不断,洗红尘凡俗。

高独。虚心共许,淡节相期,几人闲棋局。堪爱处,月明琴院,雪晴书屋。

心盟更许青松结,笑四时、梅矾兰菊。庭砌晓,东风旋添新绿。


渡江云(宋·陈允平)  显示自动注释

青青江上草,片帆浪暖,初泊渡头沙。翠筇便瘦倚,问酒垂杨,影里那人家。

东风未许,漫媚妩、轻试铅华。飘佩环、玉波秋莹,双髻绿堆鸦。

空嗟。赤阑桥畔,暗约琴心,傍秋千影下。夜渐分、西窗愁对,烟月笼纱。

离情暗逐春潮去,南浦恨、风苇烟葭。肠断处,门前一树桃花。


渡江云(宋·萧允之)  显示自动注释

蔷薇开欲谢,峭寒渐少,轩槛俯晴沙。先来愁未了,又听一声,新阕落渔家。

徘徊伫立,似玉笛、三弄昭华。春昼长、暗怀谁写,戏墨乱翻鸦。

吁嗟。诗情犹隽,酒兴偏豪,记南楼月下。曾共乐、沈烟绮席,烛影窗纱。

秾香秀色知何处,甚忘却、堤柳汀葭。空惆怅,无人共采苹花。


渡江云 和清真(宋·萧元之)  显示自动注释

流苏垂翠幰,高低一色,红紫等泥沙。香山居士老,柳枝桃叶,飞梗属谁家。

好音过耳,任啼鸟、怨入芳华。心情懒,笔床吟卷,醉墨戏翻鸦。

堪嗟。雕弓快马,敕勒追踪,向夕阳坡下。休更忆,青丝络辔,红袖裁纱。

司空见惯浑如梦。笑几回、索苇吹葭。山中乐,从渠恣赏莺花。


渡江云 春江雨宿(宋·詹玉)  显示自动注释

拖阴笼晚暝,商量清苦,阵阵打篷声。分明都是泪,不道今宵,篷底有离人。

松涛摇睡,梦不稳、难湿巫云。几点儿、泪痕跳响,休要醒时听。

销魂。灯下无语,□泣梨花,掩重门夜永。应是添、伤春滋味,中酒心情。

东风湖上香泥软,明日去、天色须晴。相见也,洛阳沽酒旗亭。


渡江云 寿妇人集曲名(宋·陈梦协)  显示自动注释

瑞云浓,缥缈弦月当庭,天香满院。玉女传言,把真珠帘卷。

拥鹊桥仙,引江城子,拟醉蓬莱宴。吹紫玉箫,唱黄金缕,按拍声声慢。

昼锦堂前,倾杯为寿,祝快活年,应天长远。喜似娘儿,解称人心愿。

梦兰蕙芳,种宜男草,丹凤吟非晚。更步蟾宫,宴琼林日,汉宫春暖。


渡江云(元末明初·邵亨贞)  显示自动注释

序:庚戌腊月九日,与邾仲义同往江阴。是夕泊舟无锡之高桥。乱后荒寒,茅苇弭望,朔吹乍静,山气乍昏复明,起与仲义登挢纵目,霜月遍野,情怀恍然,口占纪行,求仲义印可。

朔风吹破帽,江空岁晚,客路正冰霜。暮鸦归未了,指点旗亭,弭棹宿河梁。

荒烟乱草,试小立、目送斜阳。寻旧游、恍然如梦,展转意难忘。

堪伤。山阳夜笛,水面琵琶,记当年曾赏。嗟老来、风埃憔悴,身世微茫。

今宵到此知何处,对冷月、清兴犹狂。愁未了,一声渔笛沧浪。


渡江云 揭浩斋送春(元·吴澄)  显示自动注释

名园花正好,娇红殢白,百态竞春妆。笑痕添酒晕,丰脸凝脂,谁与试釭霜。

诗朋酒伴,趁此日、流转风光。尽夜游、不妨秉烛,未觉是疏狂。

茫茫。一年一度,烂熳离披,似长江去浪。但要教、啼莺语燕,不怨卢郎。

问春春道何曾去,任蜂蝶、飞过东墙。君看取,年年潘令河阳。


渡江云 题郑天趣三湘集(元·朱晞颜)  显示自动注释

渺寒云万里,孤舲载雪,逐雁渡三湘。倦游频选胜,抚剑延平,贳酒过滕王。

清泉自酹,秋草合、贾傅祠荒。算都是、伤心吊古,和月贮吟囊。

难忘。雪边梅屋,雨底荪房,料裁云缝雾。应自有、知心老妪,相与平章。

澧兰沅芷曾亲撷,返醒魂、犹带骚香。看未足、渔歌又起沧浪。


渡江云  初夏即景(元末明初·刘基)  显示自动注释

麦秋晨气润,嫩凉院落,细雨乍晴时。定巢新燕子,睡起雕梁,对立整乌衣。

庭空昼寂,但尽日、帘幕低垂。归去来、不堪重赋,两鬓漫成丝。

伤悲,斜阳难系,逝水无回,想佳期应未。愁正浓、如何消遣,惟有心知。

瑶琴调苦弦先绝,任冷落、玉轸金徽。凝望处、啼鸦飞上高枝。


渡江云(元末明初·刘基)  显示自动注释

西风吹楚甸,四山净绿,万籁起秋声。捲帘当晚霁,倚遍阑干,惨恻望乡情。

柴桑旧菊,为谁犹擢金。愁他一江流水,衮衮向东倾。

凄清,天边孤雁,甚处飞来,到中庭落影。云路遥、归程难计,离恨空萦。

斜阳冉冉低乔木,但暝色、摇动檐楹。还又见、花间露滴瑶琼。


渡江云 寄徐君叙(明·顾璘)  显示自动注释

葛巾新折角,道衣儒履,谁识旧王孙。帝城高隐处,寂静槐庭,碧柳暗朱门。

鸿儒上客,长不断、载酒论文。尽永日、调琴对局,生怕鼓钟喧。

堪惭。一身潦倒,两世攀援,但柴车每造。桂亭深、醉来自散,坐久忘言。

春风一别江门路,剧相思、最是黄昏。更无奈、楚山暮雨啼猿。


渡江云 南昌夜起,客思悽然。赋寄内子岚屏(清末民国初·何振岱)  显示自动注释

雨声停又续,催花却懒,爱近客愁边。锦衾宽半冷,梦绕春云,了不近香钿。

离忧易老,况离愁、苦向人缠。道漫怨、江城多雨,无雨几曾眠。

灯前。扉铃屧响,琐碎听来,绕栏干都遍。人倦矣、芳春易晚,巢燕依然。

多情只是多离别,觅相思、海与云连。炉篆瘦,怎生学得枯禅。


渡江云 送浣桐之兰州(清末民国初·何振岱)  显示自动注释

金城西北郡,夕阳紫色,番马不鞍鞯。君行何处是,貉管羌笳,驿店正霜天。

征程自苦,好计日、笑语樽前。须一往、囊收佳句,关势大河连。

频年。刀环系望,蟢子猜占,恨梦中人远。恁此会、飞轺翼迅,茂树珠联。

衣尘合倩山光洗,照皋兰、镜月重圆。时忆我,江鳞常附瑶笺。


渡江云 都门送京少之楚(清·储方庆)  显示自动注释

长安居不易。蔽裘典尽,还理旧征袍。念万重烟树,一鞭萧瑟,此去路方遥。

高歌且尽将离酒,莫漫牢骚。看茫茫、古今失路,多半是吾曹。

飘摇。浮云蔽日,急雪迎风,正长途潦倒。问年来、滔滔江汉,几许波涛。

挥毫题遍,芳洲草好,将他屈宋魂招。休更道,置身宜在云霄。


渡江云(清·史承谦)  显示自动注释

风光临上巳,寒程过处,最喜近吴关。落红犹未扫,几阵东风,花雨又阑珊。

游尘尚少,盼何人、载酒前湾。烟水外,斜阳淡抹,回忆路漫漫。

销残。千春往事,胜迹空存。笑登临谁伴,应怅望,看花分薄,拾翠缘悭。

吴宫一种伤心草,尚年年、绿到人间。愁不断,茫茫粉黛溪山。


渡江云 杨花(清·周济)  显示自动注释

春风真解事,等闲吹遍,无数短长亭。一星星是恨,直送春归,替了落花声。

凭阑极目,荡春波、万种春情。应笑人舂粮几许?便要数征程。

冥冥,车轮落日,散绮余霞,渐都迷幻景。问收向红窗画箧,可算飘零?

相逢只有浮云好,奈蓬莱东指,弱水盈盈。休更惜,秋风吹老莼羹。


渡江云 回雁峰(清·周祖同)  显示自动注释

翠螺江上影,悬崖古树,树树有西风。一行征雁字,带著秋阴,嘹唳度孤峰。

登高写望,踏残云支稳孤筇。空眼前、冷红飞舞,城郭晚烟中。

游踪,僧楼瀹茗,石磴题诗,便回头如梦。还寄问、天涯消息,水远山重。

思量又近黄花节,怅年年、孤负金钟。愁独立、催人几杵疏钟。


渡江云(清·张景祁)
  押萧韵  显示自动注释

江南春已半,峭寒似水,冷落卖饧箫。柳条攀更苦,惜别无人,烟雨送征桡。

停云望断,剩当年、锦字香销。谁会得,河梁分手,两度感萍飘。

迢迢荒波渔蕝,晚火谯门,算游踪难料。绕一带、离愁不断,长短虹桥。

高楼甚处重帘护,正梨花、雪压阑腰。孤梦远,依然酒醒今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