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从下表选择或输入词牌名: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  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引自archive.org)

定风波慢词谱
定风波慢 此调有两体。一百字者,柳永词注“林钟商”,张翥词注“商角调”,有《梅苑》词可校。一百五字者,柳永词注“夹钟商”,无宋词可校。

定风波慢 双调一百字,前段十一句六仄韵,后段十一句七仄韵 柳永

  自春来 惨绿愁红 芳心是事可可 日上花梢 莺穿柳带 犹压香衾卧 暖酥销 腻云亸 终日厌厌倦梳裹 
  仄平平中仄平平中平仄中中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中仄平平仄仄平平中中仄中仄平平仄平仄

无那 恨薄情一去 音书无个 
平仄仄中中中仄平平中仄

  早知恁般么 悔当初 不把雕鞍锁 向鸡窗 只与鸾笺象管 拘束教吟和 镇相随 莫抛躲 
  仄平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中中仄

针线閒拈伴伊坐 和我 免使少年 光阴虚过 
中仄平平仄中仄平仄仄中中中平平平仄


此调创自此词,张词及《梅苑》词俱从此出,故可平可仄悉参二词。 此《定风波》慢词虽押两短韵,实与《定风波令》不同。

又一体 双调九十九字,前段十一句六仄韵,后段十一句七仄韵 张翥

  恨行云 特地高寒 牢笼好梦不定 婉晚年华 凄凉客况 泥酒浑成病 画阑深 碧窗静 一树瑶花可怜影 
  仄平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

低映 怕明月照见 青禽相并 
平仄仄平仄仄仄平平平仄

  素衾正冷 又寒香 枕上熏愁醒 甚银床霜冻 山童未起 谁汲墙阴井 玉箫残 锦书迥 应是多情道薄倖 
  仄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平仄平平仄仄仄

争肯 等閒孤负 西湖春兴 
平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


此与柳词同,惟换头句减一字,第三句五字,第四句四字异。

又一体 双调一百一字,前段十一句六仄韵,后段十一句七仄韵 《梅苑》无名氏

  漏新春 消息前村 数枝楚梅轻绽 正雪艳精神 冰肤淡泞 姑射依稀见 冷香凝 金蕊浅 
  仄平平平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

青女饶伊妒无限 堪羡 似寿阳妆阁 初匀粉面 
平仄平平仄平仄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

  纤条绿染 异群葩 不似和风扇 向深冬 免使游蜂舞蝶 撩拨春心乱 水亭边 山驿畔 立马行人暗肠断 
  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仄

吟恋 又忍随羌管 飘零千片 
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


此亦与柳词同,惟前段第三句、后段第十句各添一衬字,换头句亦减一字异。

又一体 双调一百五字,前段九句四仄韵,后段十一句六仄韵 柳永

  伫立长亭 澹荡晚风起 骤雨歇 极目萧疏 塞柳万株 掩映箭波千里 走舟车向此 人人奔名竞利 
  仄仄平平仄仄仄平仄仄仄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

念荡子 终日驱驰 争觉乡关转迢递 
仄仄仄平仄平平平仄平平仄平仄

  何意 绣阁轻抛 锦字难逄 等閒度岁 奈泛泛旅迹 厌厌病绪 近来谙尽 宦游滋味 此情怀 
  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仄仄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

纵写香笺 凭谁寄与 算孟光 安得知我 继日添憔悴 
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仄


此词前后段不押短韵,与“自春来”词宫调不同,其句读亦别,因调名同,故为类列。
历代作品
柳永 (2首)
无名氏 (1首)
张翥 (1首)
凌云翰 (1首)
周之琦 (2首)
易顺鼎 (1首)
李符 (1首)
樊增祥 (1首)
近现代
吴湖帆 (1首)
汪东 (1首)
沈轶刘 (1首)
定风波(宋·柳永)  显示自动注释

伫立长堤,淡荡晚风起。骤雨歇、极目萧疏,塞柳万株,掩映箭波千里。

走舟车向此,人人奔名竞利。念荡子、终日驱驱,争觉乡关转迢递。

何意。绣阁轻抛,锦字难逢,等闲度岁。奈泛泛旅迹,厌厌病绪,迩来谙尽,宦游滋味。

此情怀、纵写香笺,凭谁与寄。算孟光、争得知我,继日添憔悴。


定风波(宋·柳永)  显示自动注释

自春来、惨绿愁红,芳心是事可可日上花梢,莺穿柳带,犹压香衾卧。

暖酥消,腻云亸,终日厌厌梳裹无那。恨薄情一去,音书无个。

早知恁么悔当初、不把雕鞍锁。向鸡窗、只与蛮笺象管,拘束教吟课

镇相随,莫抛躲针线闲拈伴伊坐。和我。免使年少,光阴虚过。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①是事可可:凡事不在意,一切事全含糊过去。
②暖酥消:脸上搽的油脂消散了。
③腻云亸:头发散乱。亸:下垂貌。
④蛮笺象管:纸和笔。蛮笺:古代四川产的彩色笺纸。象管:象牙做的笔管。
⑤镇:镇日,整天。

【评解】

这首词以深切的同情,抒写了沦落于社会下层的歌伎们的思想感情,反映了她们对幸福生活的追求与向往,以及内心的烦恼与悔恨。上片融情入景,以明媚的春光反衬人物的厌倦与烦恼情绪。下片通过细腻的心理刻画,反映歌伎对自由幸福生活的渴望与追求。这首词是柳永俚词的代表作之一。
全词运用通俗的语言,不加雕饰,把人物的生活情态与心理活动,刻画得细致入微,颇能体现柳词的特色。

【集评】

张燕瑾《唐宋词赏析》:柳永的身世处境,使他对处于社会下层的妓女的生活,有着很深的了解,对她们的思想感情也有着很深的了解。
因而,词里刻画的许多妇女形象栩栩如生,描绘她们的心理活动,显得格外生动、
真切。《定风波》就是一首描写很成功的以妇女为主人公的词。
艾治平《宋词名篇赏析》:这首词的语言生动地体现出柳永“俚词”的特点。柳永在语言上的“俚”和他“变旧声,作新声”,制作了大量的慢词一样,是他在词的发展上作出的贡献。
这首词以代言体的形式,为不幸的歌妓似诉内心的痛苦,字里行间流露出作者对歌妓的深怜痛惜,这在“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封建社会是不为正统文人所认同的。相传柳永曾去拜访晏殊,晏殊就以这首词中“针线闲拈伴伊坐”相戏,足见两者艺术趣味之迥异。
这首《定风波》表现的是被情人抛弃者的一腔闺怨。词从春来写起;“自春来,惨绿愁红,芳心是事可可。”自从春天回来之后,他却一直杳无音讯。因此 ,桃红柳绿 ,尽变为伤心触目之色,即“惨绿愁红”;一颗芳心,整日价竟无处可以安放。“是事可可 ”意思是事事都平淡乏味 。尽管窗外已是红日高照 、韶景如画 ,可她却只管懒压绣被 、不思起床。
“ 日上花梢 ,莺穿柳带”之美景反衬出“犹压香衾卧”的惨愁。长久以来不事打扮、不加保养,相思的苦恼,已弄得她形容憔悴 ,“暖酥”皮肤为之消损,“腻云 ”头发为之蓬松,可她却丝毫不想稍作梳理,只是愤愤然地喃喃自语 :“ 无可奈何!恨薄情郎一去,音书无个。”接下来,词人让这位抒情女主人公站出来直抒胸臆:早知这样,真应该当初就把他留在身旁。在我俩那间书房兼闺房的一室之中,他自铺纸写字 、念他的功课 ,我则手拈着针线,闲来陪他说话 ,这种乐趣该有多浓、多美 ,那就不会象现在这样,一天天地把青春年少的光阴白白地虚度!词的上阕重在以景衬情,描写人物的外在表现。下阕则深入到理想情趣。主人公的理想就是让心上人安安稳稳地吟诗诵书,自己在一旁温存相伴,过一份静谧、温馨的正常人的生活 。然而现实却是冷酸无情的 ,多少个被情郎抛弃的青年女子在无边的苦海中虚度着大好的青春年华。柳永在这首词中代她们发出了心中的呼声:“和我,免使年少、光阴虚过。”
从思想上看,这首词明显带有市民意识。市民阶层是伴随着商业经济的发展而壮大起来的一支新兴力量。它较少封建思想的羁縻,也比较敢于反抗封建礼教的压迫。在“男女授授不亲”的封建时代,它表现出一种新的思想面貌 ,反映在文人词里 ,就形成了《定风波 》中这位女性的声口:“镇相随,莫抛躲,针线闲拈伴伊坐。和我,免使年少光阴虚过”。在她看来 ,青春年少,男恩女爱,才是人间最可宝贵的,至于什么功名富贵 、仕途经济 ,统统都是可有可无的。这里所显露出来的生活理想和生活愿望,在晏殊等正统士大夫文人看来,自然是“俗不可耐”和“离经叛道 ”的,但是其中却显露了某些新的时代契机。
对于当时的市民群众来说,也唯有这种毫不掩饰的热切恋情,才是他们倍感亲切的东西。因而,这种既带有些俗气却又十分真诚的感情内容的词作虽得不到正统文人的认同,却能在市井间不径而走,以至达到凡有井水饮处皆能诵歌的地齿。
从艺术上看 ,这首词是对传统词风的一种俗化。在柳永以前,词坛基本是小令的天下 ,它要求含蓄、文雅。到了柳永,他创制了大量的慢词长调,铺叙展衍,备足无余。柳词所写的一对青年男女,实际上是属于市民阶层中的“才子佳人”,是功名未就的柳永自己和他在青楼中的恋人的化身 。所以 ,为了要表现这样的生活和心态,柳词就采用一种从俗的风格和从俗的语言 。为表现一位青楼歌女的情感 ,这首词就采用了民间词所常用的代言体写法和任情放露的风格,以及那种似雅而实俗的语言。词的上片,用富有刺激性的字面,例如“惨绿愁红”,尽情地渲染了环境气氛;再用浓艳的词笔,如“暖酥消,腻云亸”之类,描绘了人物的外貌形态;接下来便直接点明她那无聊寂寞的心境即“ 终日厌厌 ”。以下直到下片终结,则转入第一人称的自述 。那一连串的快语快谈,那一叠叠的绮语 、痴语 ,其中又夹着许多口语、俚语 ,就把这个人物的心理写得活灵活现、跃然纸上。
她那香艳而放肆的神态,真挚而发露的情思,使人读后如闻其声 ,如见其形 。综观全词,不难看出柳永的这首词典型地体现了市民价层那种“ 以真为美”、“以俗为美”的文学趣味。它不讲求含蓄、文雅,只求畅快淋漓、一泻无余地发泄和表露自己的真实情感。
柳永的这种文学追求和他的生活经历密切相关。宦场失意后落魄文人和知书识文的风尘女子极易产生共鸣,这首词就是这种共鸣的产物。难怪元曲大家关汉卿会据此把柳词摆上舞台,用另一种方式传唱这种非正统的精神。

定风波慢(宋·无名氏)  显示自动注释

漏新春、消息前村,数枝楚梅轻绽。□雪艳精神,冰肤淡伫,姑射依稀见。

冷香凝,金蕊浅。青女饶伊妒无限。堪羡。似寿阳妆阁,初匀粉面。

纤条绿染。异群葩、不似和风扇。向深冬、免使游蜂舞蝶,撩拨春心乱。

水亭边,山驿畔。立马行人暗肠断。吟恋。又忍随羌管,飘零千片。


定风波商角调 商角调西江客舍酒后闻梅花吹香满窗醒而赋此(元·张翥)  显示自动注释

恨行云、特地高寒,牢笼好梦不定。婉娩年华,凄凉客况泥酒浑成病。

画阑深,碧窗静。一树瑶花可怜影。低映。怕月明照见,青禽相并。

素衾正冷。又寒香、枕上薰愁醒。甚银床霜冻,山童未起,谁汲墙阴井。

玉笙残,锦书迥。应是多情道薄幸。争肯。便等闲孤负,西湖春兴。


定风波慢 商角调 赋崔莺莺传(元·凌云翰)  显示自动注释

把丽情、分付良工,传奇谩为重省。开户迎风,拂花动月,写尽西厢景。

笑书生,最侥倖。刚道师婚胜琴聘。沉静。问姓名非是,近时三影。

空思蔗境。画盐梅、不济调羹鼎。翻残金旧日,诸宫调本,才入时人听。

减容光,懒窥镜。凤枕鸳衾与谁□。重赠。李绅歌意,续微之咏。


定风波 其一 潜山驿寄答佟艾生方伯(清·周之琦)  显示自动注释

飏鞭丝、几阵西风,人烟小市吹暝。古驿延秋,虚堂款客,暂得羁魂定。

翠云深,玉沙净。恰好灊庐秀眉映。幽兴。负松乔旧约,携琴萝径。

素襟漫整。任缁尘、黯澹残痕凝。向银笺,拂处寒香袖裛,岁晚心期订。

倚清吟,背窗影。缥晕灯摇半花冷。还省。一声新雁、江南谁听。


定风波 其二 宿州行馆再得艾生书却寄(清·周之琦)  显示自动注释

瘴云阴、卯饮杯停,骊歌柳岸催发。冷落孤踪,凄迷影事,梦杳庄生蝶。

庾楼风,皖江楫。带水盈盈限秦越。情切。到而今翻羡,羁禽天末。

翠笺半摺。向邮亭、两度音徽接。正相思,吟苦来鸿片羽,飘堕空廊叶。

妙香凝,古欢结。洛诵兰言总心折。行箧。一编常对、澄怀秋月。


定风波 秋缆(清末民国初·易顺鼎)  显示自动注释

怅垂杨、不系春船,丝丝枉织怨碧。蠹树心空,鸿沙爪静,留住烟篷客。

旧移椿,已难识。云影潮痕换今昔。愁寂。被渔火照见,秋来陈迹。

梦惊晚汐。看银鸥、睡处波才尺。唤绿蓑冲晓,忍寒乍解,一手霜华白。

记追凉,藕花国。神女祠前正堕月。还忆。钓舟酣卧,任他横直。


定风波 周鸥塘种水图(清·李符)  显示自动注释

绕横塘,一带苍奁,汀花远接岸草。抱耒空山,披蓑断垄,怎比烟波好。

藕芽肥,芡盘小。并种乌菱万丝袅。深窈。付粉鸥管领,有谁寻到。

西风短棹。采秋鲜,独自归残照。向桥根维缆,欢迎稚子,月上柴门俏。

紫荷裳,白藤帽。吹笛苔矶按江调。应笑。车声马影,人间昏晓。


定风波(清末民国初·樊增祥)  显示自动注释

今年春雨多佳,小园花药一时芳茂。花朝坐晚晴轩,欣然赋之。

记前年、雪打花朝,今年又湿燕羽。婢剪香苏,奴芟翠蔓,一院梨花雨。

半阴岑,半和煦。恰到春光最佳处。容与。且供支鹤料,平章琴谱。

绿笺奏天姥。海棠巢、乞借轻阴护。趁方空未著。接篱倒戴,闲过围棋墅。

紫桃稊,碧桐乳。净洗看花眼中雾。留住。九十日春,休教虚度。


定风波 其二 次柳屯田韵(清末近现代初·吴湖帆)  显示自动注释

听无凭悄约私盟,思量怎奈两可。月下情单,花前影伴,钿掷芳阴卧。

酒初阑,鬓偏亸。红药阶翻当衾裹。閒那。便一番逸兴,魂消些个。

恍然醉么。恁归来、却把眉尖锁。乍回眸、水染罗裙点点,还说调鹦课。

背人儿,蓦藏躲。肠断深深闭门坐。知我。恼有多少,风流抛过。


定风波 碧彝拈柳词使和,盖以险韵相难也。既成,为之拊掌(清末近现代初·汪东)  显示自动注释

渐消磨、往日恩情,新愁欲忘(去声)怎可。雨长菭痕,枝残杏蒂,无力蔷薇卧。

绮裙宽,玉钗亸。一寸芳心乱丝裹。休那。恁天涯地角,抛人一个。

问伊信么。自别来、镇把兰闺锁。但炉香爇了,楞严一卷,朝夕闲功课。

燕莺俦,尽相躲。无赖春风又侵坐。如我。指看窗外,杨花飞过。


定风波 辛丑二月廿三日感事(近现代·沈轶刘)  显示自动注释

往迹鸿泥,去后苦留影。燕语寂、昨夕清明,细雨酿愁,尽铸半生凄哽。

好春阳、付与啼鸪,南风未竞。正九野,寒食无烟,消得江天几番暝。

何幸。锢疾重牵,积晦三年,冱阴犹凝。听蚩蚩李郭,沿街唱打,是非谁管,过时光景。

恁姗姗、放阙书迟,河清醉等。笑故园常熟归久,尚觉工诗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