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从下表选择或输入词牌名: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  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引自archive.org)

三姝媚词谱
三姝媚 调见《梅溪集》。

三姝媚 双调九十九字,前段十一句五仄韵,后段十句五仄韵 史达祖

  烟光摇缥瓦 望晴檐多风 柳花如洒 锦瑟横床 想泪痕尘影 凤弦长下 倦出犀帷 频梦见 
  中平平仄仄仄中中平平中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中平平仄仄平平仄中仄中平中中仄

王孙骄马 讳道相思 偷理绡裙 自惊腰衩 
中平平仄中仄平平中仄平平仄平平仄

  惆怅南楼遥夜 记翠箔张灯 枕肩歌罢 又入铜驼 遍旧家门巷 首询声价 可惜东风 将恨与 
  中仄平平中仄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中仄平平仄中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中仄仄

閒花俱谢 记取崔徽模样 归来暗写 
中平平仄中仄平平平仄平平中仄


此调以史词为正体,如吴词之添字,薛词之句读不同,皆变体也。 按此词前段第二句“晴檐多风”,四字俱平声,如吴文英词之“清波明眸”及“王孙重来”与“春衫啼痕”,王沂孙词之“金铃枝深”及“西窗凄凄”等句皆然。惟张炎词作“卸却单衣”及“雪窦高寒”,“卸却”、“雪窦”四字俱仄声。又后段结句“归来暗写”,用去、上二字,宋词多如此填,惟詹正词“江南烟雨”,“烟”字平声。 按詹词前段第一句“一篷儿别苦”,“一”字仄声。王词第三句“瑶阶多少”,“瑶”字平声。第五句“漫相看华发”,“相”字平声。张词第七、八句“记得小楼,听一夜、江南春雨”,“小”字仄声。王词第九句“何况如今”,“何”字平声。詹词第十句“舞袖笼香”,“舞”字仄声。吴词后段起句“曲榭芳亭初扫”,“曲”字仄声。王词“今夜山高水浅”,“水”字仄声。詹词第四、五句“金屋银屏,被西风将换”,“金”字、“西”字俱平声。张词第八句“试与问、酒家何处”,“试”字、“酒”字俱仄声。第九句“曾醉梢头双果”,“曾”字平声。谱内可平可仄据此,馀参吴、薛二词。 张炎“芙蓉城畔”词,前后段第五、六句“细看来,浑似阮郎前度”、“带笑痕,来伴柳枝娇舞”,俱作三字、六字句,宋词如此等句法,往往不拘,故不复分体。 又张炎“苍潭枯海”词后结“待得相逢,却说巴山夜雨”作四字一句、六字一句,与此不同。因薛词有此句法,故不复列。

又一体 双调一百一字,前后段各十一句、五仄韵 吴文英

  酣春青镜里 照晴波明眸 暮云愁思 半绿垂丝 正楚腰纤瘦 舞衣初试 燕客飘零 烟树冷 
  平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平仄仄

青骢曾系 画馆朱桥 还把清尊 慰春憔悴 
平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

  离苑幽芳深闭 恨浅薄东风 褪香销腻 綵箑翻歌 最赋情偏在 笑红颦翠 暗拍阑干 看散尽 
  平仄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

斜阳船市 付与娇莺 金衣清晓 花深未起 
平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平仄平平仄仄


此与史词同,惟后结添二字作四字三句异。

又一体 双调九十九字,前段十一句五仄韵,后段十句五仄韵 薛梦桂

  蔷薇花谢去 更无情 连夜送春风雨 燕子呢喃 似念人憔悴 往来朱户 涨绿烟深 早零落 
  平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

点池萍絮 暗忆年华 罗帐分钗 又惊春暮 
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

  芳草凄迷征路 待去也 还将画轮留住 纵使重来 怕粉容销腻 却羞郎觑 细数盟言犹在 
  平仄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

怅青楼何处 绾尽垂杨 争似相思寸缕 
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


此与史词同,惟后段第七句六字、第八句五字异。至前后段第二句三字、第三句六字,按詹正词“是谁家,花前月地儿女”,又“怎知道,人间匆匆今古”,正与此同。
历代作品
共133,分4页显示   1  2  3  4 下一页
史达祖 (1首)
吴文英 (3首)
周密 (1首)
张炎 (2首)
王沂孙 (2首)
薛梦桂 (1首)
杜良臣 (1首)
詹玉 (1首)
冯煦 (1首)
叶绍本 (2首)
周之琦 (4首)
姚华 (2首)
彭孙遹 (1首)
戴延介 (1首)
文廷式 (1首)
易顺鼎 (2首)
朱彝尊 (1首)
朱祖谋 (5首)
三姝媚(宋·史达祖)  显示自动注释

烟光摇缥瓦望晴檐多风,柳花如洒。锦瑟横床,想泪痕尘影,凤弦常下。

倦出犀帷,频梦见、王孙骄马。讳道相思,偷理绡裙,自惊腰衩。

惆怅南楼遥夜。记翠箔张灯,枕肩歌罢。又入铜驼,遍旧家门巷,首询声价。

可惜东风,将恨与、闲花俱谢。记取崔徽模样,归来暗写。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论及史祖达在宋词中的地位,他上承周邦彦,又受到同时代的前辈词人姜白石的影响,应属周姜这一流派。周邦彦秦观乃至柳永词都描写过歌妓,表现了对她们的同情,史达祖这首词气格浑成,完全可以跟前辈词人并列而不逊色。
起三句写春晴时节柳花风中的来访 。缥瓦晴檐,春满小巷。一个“摇”字刻画出烟光微照、缥瓦闪烁的景象。以望中的风急絮飞衬托,使明媚的春色融进了词人凄恻的情绪,勾起黯然销魂的别情。这三句词语浑融,情含景中。对此景色 ,急欲一见伊人之情,跃然纸上。及入妆楼,却不见伊人 ,但见“ 锦瑟横床”。“想”字直贯下文。词人从对方着笔,推想对方别后不理乐器,不出帷幕,因入骨相思,而思极成梦。“倦出犀帷,频梦见、王孙骄马”,“倦”字,“频”字,巧妙地写出了分别以后,无法排解的相思之苦,不仅表现了伊人感情的执着 ,更写出她独居小楼的孑立。
“讳道相思”三句,进一步委婉曲折地刻画了这位多情女子的形象。连魂梦都萦绕在情人身上,在别人面前却讳莫如深地掩饰自己的感情,当她暗中整理旧著罗裙,突然发现腰围瘦损而惊呆了。这里有故作矜持的娇痴,有突然惊讶的动作,有难以掩盖的感情起伏,有由镇静到惊讶的跳动画面。这样的复杂心态动作变化,凝聚在短短的十二字里,神味极为隽永。过片“惆怅南楼遥夜”三句,转入初次相遇的回忆,用对比手法深化了词人思念之情。“ 南楼”即词人此时所在的妆楼。“ 遥”字点明初见与此次相访相距时间之长。翠箔灯下,枕肩曼歌。昔日的乐器,就是此时横床的锦瑟和想象中常下的凤弦。这二句浓彩重抹,烘托出面对“ 锦瑟横床 ”时的悲痛心情。以“记”字唤起当时的甜蜜回忆来反衬此时感受的难忍之痛。这样的映衬,使初见和最后访问的两个画面构成了有机的整体。
下面递入遍访旧家门巷打探消息,与篇首暗中连接。浑灏流转,一气直下 ,转折处十分空灵。“又入铜驼,遍旧家门巷,首询声价 。”洛阳有铜驼街,繁华游乐之地,这里借指京师临安。旧家,从前。这是词人重到临安,访问伊人情景的再现。与周邦彦《瑞龙吟》“ 前度刘郎重到,访邻寻里,同时歌舞。唯有旧家秋娘,声价如故”比较,更显出词人最后访问时的焦急与期待。这种写法又隐隐暗示出后来的追寻无果。果然得到的消息,却是伊人随闲花的凋谢而消逝了。“可惜东风 ”二句,分三叠写情:闲花无主,同情伊人的沦落;东风无情,惋惜环境的摧残;带恨离去,只能洒下相思的泪水。东风何能解人意,正是人愁自愁,而更恨东风之无情。既是曲笔,将沉痛感情,曲曲传出;又是大笔,既小结前文,又包扫前文,截住感情的波涛,使未了之情,暂时煞住。其情之痛之切令人回味不尽。一结,用元稹《崔徽歌序》里裴敬中与妓女崔徽相爱,崔徽临死留下肖像送给裴敬中的故事。这是词人感情的余波。伊人并未留下肖像,只好“记取”遗容,归后“ 暗写”,长期牵挂思念。这是崔徽典故的活用,笔法曲折变化,写出了极细微的感情,用此收束全词,既空灵,又沉厚。
冯煦《蒿庵论词 》引毛先舒论词 :“言欲层深,语欲浑成 。”这首词正体现了这个特点。上片写最后访问时所见和联想中伊人对自己的不尽的相思,已经逆摄下片初次相见的倾心和对伊人突然离去的悼念。为了抒相思之情略去了中间无限情事:只写初遇和最后访问,把两人往还中的缱绻深情略去了;只写死别的痛苦,把生前分离时的难堪略去了。给人以想象的极大空间。为了突出最后访问这一痛心场面,词人在下片以“又入铜驼”领起,钩连衔接,使上下片融为一体,用笔开阖动荡 ,这是章法上的层深。“讳道相思”三句层层深入传相思之神,“ 可惜东风”二句层层深入寄悼念之意,这是句法上的层深。情与景,人与物,初见和死别,当时的欢娱和此时的悲哀,死者的多情和生者的遗恨,浑然融为一体,此词气格之浑成,完全可以继承周邦彦。

三姝媚 其一 夷则商(宋·吴文英)  显示自动注释

吹笙池上道。为王孙重来,旋生芳草。水石清寒,过半春犹自,燕沈莺悄。

稚柳阑干,晴荡漾、禁烟残照。往事依然,争忍重听,怨红凄调。

曲榭方亭初扫。印藓迹双鸳,记穿林窈。顿隔年华,似梦回花上,露晞平晓。

恨逐孤鸿,客又去、清明还到。便鞚墙头归骑,青梅已老。


三姝媚 其二 过都城旧居有感(宋·吴文英)  显示自动注释

湖山经醉惯。渍春衫、啼痕酒痕无限。又客长安,叹断襟零袂,涴尘谁浣。

紫曲门荒,沿败井、风摇青蔓。对语东邻,犹是曾巢,谢堂双燕。

春梦人间须断。但怪得、当年梦缘能短。绣屋秦筝,傍海棠偏爱,夜深开宴。

舞歇歌沈,花未减、红颜先变。伫久河桥欲去,斜阳泪满。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吴文英一生曾几度寓居都城临安,这里有他的爱姬,两人感情一直很好。但不幸的是,分别后,爱姬去世 。这首词是作者重访杭州旧居时悼念亡姬之作,情辞哀艳,体现了梦窗词的抒情艺术特色。
“湖山经醉惯 ”。开头,词人面对湖光山色,不禁回忆起昔日与爱姬一起醉饮湖上的欢娱情景 。“渍春衫 、啼痕酒痕无限”,是说至今仍残存在衣衫上的斑斑泪痕和点点酒渍,正是当初悲欢离合种种情事的形象记录 。晏几道有词云:“衣上酒痕诗里字,点点行行,总是凄凉意。”(《蝶恋花》)梦窗由此脱胎,而词意更为丰富含蓄,表面是写过去的欢娱,实际上暗示今日的悲凉。
“又客长安”,重新回到眼前。长安,借指临安。随之以一“叹”字转入伤逝悼亡的主题,“断襟零袂,涴尘谁浣 ?”二句,一方面形容自己凄苦飘零 、风尘仆仆的情状 ,另一方面表达失去爱姬的伤痛情感。
“荭尘谁浣”是用反问的语气,婉转地流露出昔日与受姬相处时感情的诚笃朴厚,意思是说:以往每到临安,必有爱姬为之洗尘浣衣,温存体贴无与伦比;今次旧地重游,却已是人亡室空,再也见不到殷勤慰问之人了。这和贺铸的悼亡词“空床卧听南窗雨,谁复挑灯夜补衣”(《半死桐》)确有异曲同工之妙。
旧欢虽不可复 ,旧居尚仍可寻。“紫曲门荒,沿败井、风摇青蔓。对语东邻,犹是曾巢,谢堂双燕。”叙写的便是重访旧居的经过和感触,是全词的重点部分。
紫曲,旧时指妓女所居住的坊曲。这些地方原是过客川流不息的场所 ,而眼下门庭冷落,满目荒凉。院子里,只有一口败井,青青蔓草,爬满井台,在微风的吹拂中轻轻摇摆。周围是死一般的静寂,唯有呢喃对语的双燕,依然栖宿在东邻旧梁之上(似乎是在诉说着人间的种种不幸 )。这里,接连五句写景,其中风摇青蔓和双燕对语采用的是以动衬静的描写手法,艺术效果很好。谢堂双燕,语出刘禹锡《乌衣巷》诗“旧时王谢堂前燕 ,飞入寻常百姓家”,此处除了表示人事沧桑,今非昔比外,又借成双成对的燕子,反衬出自己的失却伴侣后的孤独悲凉。
下片由谢堂双燕引出对往日欢爱生活的美好追忆。欢爱的生活 ,如同春梦:虽甜密、温柔,可又飘忽、短暂 。梦窗这里先直说:“春梦人间须断”,须,应、必。按事物发展的规律,再美满的姻缘、再幸福的爱情迟早都有终止的一天。然后,进一层说:“但怪得,梦缘能短 !”令人奇怪的只是:自己和爱姬之间的缘分怎么竟如此短暂 !能,意同“恁”。逝梦虽短而令人留恋无限,下文再紧扣“梦”字回忆铺叙,展衍开来。回想当年,绣屋藏娇人,纤指按秦筝。最难忘的是 ,我们紧挨着花枝,深夜设宴,醉入花丛。如今,风逝云散,“舞歇歌沉”,红花虽依然娇艳,而似花的人面却早已凋残,更哪儿去寻觅她那婀娜的舞姿、宛转的歌喉!这一段回忆,选择了海棠夜宴的优美场景,采用对比和衬托的手法,以花衬人,集中抒发词人对似花美眷的怀恋和悼惜,悲恸之情溢于言表具有很强的感染力。
最后两句返回现实,以景结情,写词人不知何时已悄然移步伫立于桥头 ,带着满襟泪痕和满眶泪花,在夕阳的余辉中,依依不舍地告别了旧居。
吴文英是抒写艳情的能手,他善于援引心中的感思,回环地咏唱爱之歌,愁之曲;又善寓情于景,寄情于物,借助景物抒写自己的真实情感。此词通篇布局细密连贯,前以湖山开头,后以河桥收束,词笔细腻,端如贯珠,极尽才人之能事。

三姝媚 其三 姜石帚馆水磨方氏,会饮总宜堂,即事寄毛荷塘(宋·吴文英)  显示自动注释

酣春青镜里。照晴波明眸,暮云愁髻。半绿垂丝,正楚腰纤瘦,舞衣初试。

燕客飘零,烟树冷、青骢曾系。画馆朱楼,还把清尊,慰春憔悴。

离苑幽芳深闭。恨浅薄东风,褪花销腻。彩箑翻歌,最赋情、偏在笑红颦翠。

暗拍阑干,看散尽、斜阳船市。付与金衣清晓,花深未起。


三姝媚 送圣与还越(宋·周密)  显示自动注释

浅寒梅未绽。正潮过西陵,短亭逢雁。秉烛相看,叹俊游零落,满襟依黯。

露草霜花,愁正在、废宫芜苑。明月河桥,笛外尊前,旧情消减。

莫诉离肠深浅。恨聚散匆匆,梦随帆远。玉镜尘昏,怕赋情人老,后逢凄惋。

一样归心,又唤起、故园愁眼。立尽斜阳无语,空江岁晚。


三姝媚(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序:海云寺千叶杏二株,奇丽可观,江南所无。越一日,过傅岩起清晏堂。见古瓶中数枝,云自海云来,名芙蓉杏。因爱玩不去,岩起索赋此曲。

芙蓉城伴侣。乍卸却单衣,茜罗重护。傍水开时,细看来、浑似阮郎前度。

记得小楼,听一夜,江南春雨。梦醒箫声,流水青蘋,旧游何许。

谁剪层芳深贮。便洗尽长安,半面尘土。绝似桃根,带笑痕来伴,柳枝娇舞。

莫是孤村,试与问、酒家何处。曾醉梢头双果,园林未暑。


三姝媚 送舒亦山游越(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苍潭枯海树。正雪窦高寒,水声东去。古意萧闲,问结庐人远,白云谁侣。

贺监犹狂,还散迹、千岩风露。抱瑟空游,都是凄凉,此愁难语。

莫趁江湖鸥鹭。太乙炉荒,暗消铅虎投老心情,未归来何事,共成羁旅。

布袜青鞋,休误入、桃源深处。待得重逢却说,巴山夜雨。


三姝媚 其一 次周公谨故京送别韵(宋·王沂孙)  显示自动注释

兰缸花半绽。正西窗凄凄,断萤新雁。别久逢稀,谩相看华发,共成销黯。

总是飘零,更休赋、梨花秋苑。何况如今,离思难禁,俊才都减。

今夜山高江浅。又月落帆空,酒醒人远。彩袖乌纱,解愁人、惟有断歌幽婉

一信东风,再约看、红腮青眼。只恐扁舟西去,苹花弄晚。


三姝媚 其二 樱桃(宋·王沂孙)  显示自动注释

红缨悬翠葆。渐金铃枝深,瑶阶花少。万颗燕支,赠旧情、争奈弄珠人老。

扇底清歌,还记得、樊姬娇小。几度相思,红豆都销,碧丝空袅。

芳意荼开早。正夜色瑛盘,素蟾低照。荐笋同时,叹故园春事,已无多了。

赠满筠笼,偏暗触、天涯怀抱。谩想青衣初见,花阴梦好。


三姝媚(宋·薛梦桂)  显示自动注释

蔷薇花谢去。更无情、连夜送春风雨。燕子呢喃,似念人憔悴,往来朱户。

涨绿烟深,早零落、点池萍絮。暗忆年华,罗帐分钗,又惊春暮。

芳草凄迷征路。待去也,还将画轮留住。纵使重来,怕粉容销腻,却羞郎觑。

细数盟言犹在,怅青楼何处。绾尽垂杨,争似相思寸缕。


三姝媚(宋·杜良臣)  显示自动注释

花浮深岸树。迎新曦窗影,细触游尘。映叶青梅,记共折南枝,又及尝新。

驻屐危亭,烟墅杳、风物撩人。虹外斜阳留晚,莺边落絮催春。

心事应辜桃叶,但自把新诗,遍写修筠。恨满芳洲,倩晚风吹梦,暗逐江云。

慢捻轻拢,幽思切、清音谁闻。谩有鸳鸯结带,双垂绣巾。


三姝媚(宋·詹玉)  显示自动注释

一篷儿别苦。是谁家、花天月地儿女。紫曲藏娇,惯锦窠金翠,玉璈钟吕。

绮席传宣,笑声里、龙楼三鼓。歌扇题诗,舞袖笼香,几曾尘土。

因甚留春不住。怎知道人间,匆匆今古。金屋银屏,被西风吹换,蓼汀苹渚。

如此江山,应悔却、西湖歌舞。载取断云何处。江南烟雨。


三姝媚 荻港道中作(清末民国初·冯煦)  显示自动注释

斜帆天际小。对萧萧荒陂,尚衔残照。断塔摇烟,战半林黄叶,似愁难扫。

几点轻沤,应笑我、尘栖茸帽。故垒西边,霜角吟秋,鬓丝催老。

知否萝阴孤啸。怕闭了哀弦,更添凄悄。旧约匆匆,问片云凉屿,甚时垂钓。

莫上层楼,人渐远、江南寒早。一寸相思难寄,征鸿又杳。


三姝媚 咏白十姊妹花和秋锦山房韵,同殳积堂作(清·叶绍本)  显示自动注释

朝华披未谢。恰深翠园林,雪姿开乍。珠袂齐垂,笑昭阳绀袖,相依宫榭。

不学夭桃,只秾李、清香满架。比似芳闺,宋女成双,新诗竞写。

岂是光裒名借,疑琼观群真,来游月下。紫兰注籍,有飞行十种,素霓衣亚。

联臂踏歌,讶少女、春阳图画。腻粉成围漫羡,小乔初嫁。


三姝媚 再和咏白十姊妹花(清·叶绍本)  显示自动注释

谁言芳意谢。爱乱蕊丛开,清和节乍。连理骈枝,讶低鬟牵袂,缡褷亭榭。

素面争妍,嗤凡卉、蒙茸满架。练帨纷罗,九咏霜缣,一般吟写。

却笑英娥字借,拟玉女青腰,依旬来下。轻绡装改,见层层院落,云袿齐亚。

七子佳名,更三妇、艳情宜画。十国春风漫羡,提鞋早嫁。


三姝媚 樱桃(清·周之琦)  显示自动注释

垂檐红半亸。渐饧箫吹残,荼蘼开过。乍启唇朱,趁小腰蛮舞,玉颜初破。

禁苑偷衔,怜蘸羽、莺黄微涴。记忆妆楼,闲折娇春,粉香千朵。

还对珍丛婀娜。问露液承盘,为谁轻堕。翠笼分携,送锦鞍归去,闷拈珠颗。

寄远年年,将恨与、鲛绡俱裹。怕说杯停婪尾,繁阴梦锁。


三姝媚(清·周之琦)  显示自动注释

序:海淀集贤院有水石花柳之胜,余岁或数十信宿。戊寅春暮,独游池畔,寓物赋情,弁阳翁所谓薄酒孤吟者也。

交枝红在眼。荡廉波香深,镜澜痕浅。费尽春工,占胜游惟许,等闲莺燕。

步屧廊回,盈退粉、蛛丝偷罥。小影竛竮,冷到梨云,便成秋苑。

容易题襟催散。又酒逐花迷,梦将天远。系马垂杨,但翠眉还识,旧时人面。

暗数韶华,空笑我、樱桃三见。胜有盈盈胡蝶,西窗弄晚。


三姝媚 马湘兰眉子砚为程春海同年赋(清·周之琦)  显示自动注释

蟾蜍清泪洒。晕脂痕犹新,粉光初砑。翠斫妆楼,比石桥新月,自矜声价。

斗叶闲情,偕象管、鸾笺消夜。悄灸红丝,沈水浓薰,枣花帘下。

仿佛冰姿妍雅(背镌小像)恰手撚兰枝,练裙歌罢。

槿艳无多,问坠鞭人去,秀蛾谁画。往事含颦,随梦影、铜台飘瓦。

认取南都遗迹,青溪恨惹。


三姝媚 己卯中秋(清·周之琦)  显示自动注释

澄辉看渐展。数圆期禁他,绛霄人盼。盼到良宵,又露华啼湿,一规珠汗。

镜彩分明,忆路隔、银桥曾见。竟夕相思,青嶂魂迷,玉楼吟倦。

何处霓裳歌按。但药杵声停,粉奁妆换。困倚天香,赋旧情争被,晓风吹断。

破斧谁携,空暗结、吴郎秋怨。望里山河小影,轮孤梦短。


三姝媚 其一 丙寅八月初五夜预中秋和金梁梦月词韵(清末民国初·姚华)  显示自动注释

灵樨香暗展。渐盈盈澄晖,未来先盼。细数佳期,倩笋纤私掐,玉笙犹汗。

试舞仙霓,似渐觉人间窥见。问讯天边,柯斧初忙,杵霜应倦。

时来商隐谁按。正玉宇知寒,冷风偷换。禁果宫柈,尽殢人前梦,海云遮断。

对影山河,歌旧阕金瓯翻怨。病损危阑,待倚孤筇恨短。


三姝媚 其二 中秋,叠前韵(清末民国初·姚华)  显示自动注释

风来云骤展。正姮娥妆成,万家同盼。露影弥天,似羽衣肌骨,暗滋珠汗。

臼杵身边,记旧日裴航亲见。此夕秋佳,丹桂阴圆,碧梧人倦。

天上年时能按。问羿药初尝,骨凡谁换。碧海青天,料掉头尘世,素心凄断。

人喜团圞,争解得霜嫠幽怨。竞把婵娟,共影良宵怕短。


三姝媚•旅梦(清·彭孙遹)  显示自动注释

花宫清磬杳。听城头一派,角声悲绕。晚来清味,只秋窗无火,暗萤相照。

解带将眠,刚月色、瞳眬来到。千里江关,十年心事,相思多少。

恍在旧家庭馆,见朱幌微垂,绿窗初晓。惊伊消瘦,把别时踪迹,向侬都告。

旅泊频年,和梦也、分明知道。莫是相逢无几,依然去了。


三姝媚(清·戴延介)  显示自动注释

序:云影庵木犀二株,数百年物也。暇日往游,徘徊花底,爱玩忘归,明月在空,暗香扑鼻,殊有蹑足广寒之想。倚醉歌此,以写旷怀。

霓裳仙佩冷。便吹堕祗林,镇留双影。拂拂空香,引访秋骚客,来歌招隐

录曲栏干,问零落、几回金粉。闲立花阴,醉索花扶,梦和秋迥。

露湿苍苔凉沁。又兔魄光明,暗催归兴。待约重寻,怕飘残黄雪,禅扉深扃。

浓艳都销,更听到、一声清磬。记取鹤飞今夜,广庭人静。


三姝媚 王幼霞侍御见示春柳词,未及奉和,又有送行之作,赋此阕答之(清·文廷式)  显示自动注释

莺啼春思苦。看湖山纷纷,尚馀歌舞。折柳千丝,殢酒痕犹沁,锦襟题句。

倚遍危阑,澹暮色、飘残香絮。似绣园林,一霎鹃声,便成今古。

当日花骢联步。共游冶春城,踏青归路。夜半承明,听漏声疑在,万花深处。

可奈东风,吹不散、浓雰凄雾。好记灵和旧恨,清商自谱。


三姝媚 泛秦淮,和二窗韵(清末民国初·易顺鼎)  显示自动注释

红楼过第几。唤乌篷寻秋,十三楼际。送了斜阳,怪画船都带,水情烟思。

白雨跳珠,惊阵阵鸳鸯飞起。一曲鸥波,照影曾经,六朝才子。

慵傍疏帘丁字。任隔舫吹来,鬓边花气。粉怨金愁,满天飘泊,暮霞如绮。

眉月窥窗,知道我凄凉情事。葬尽春魂,不信青溪没底。


三姝媚 用王碧山原韵(清末民国初·易顺鼎)  显示自动注释

舞枫红半绽。甚飘零和他,旧鸥新雁。短蜡低篷,又银筝脆语,写成依黯。

一段愁烟,镇迷却、白蘋芳苑。试检青衫,洗向寒江,泪痕都减。

今夜沙平水浅。恨数叠蛮山,便同天远。料得西楼照离悰,还有素蟾幽婉。

萍絮生涯,翻累到、高堂心眼。只恐莼香秋浦,归来定晚。


三姝媚(清·朱彝尊)  显示自动注释

湾头登小艓。惯风生衣香,水湔裙褶。待到重门,纵教携玉腕,尚羞红颊。

月姊窥侬,也劝饮深杯稠叠。织女机边,一线秋河,夜凉人涉。

早是含情迎接。怕峡雨他山,易沾桃叶。第一相思,是床东袜刬,暗尘潜蹑。

旧事凄凉,化梦里双飞蝴蝶。剩有轻绡十幅,曾围秀靥。


三姝媚 秋夜饯北客离席,闻歌感音成拍(清末民国初·朱祖谋)  显示自动注释

烛花摇短夜。扑帘衣新霜,唳鸿来迓。劝酌清吭,是未秋云鬓,泰娘声价。

掩抑弦弦,传怨入、吴兰残帕。彩笔休辞,无数閒愁,泥他陶写。

门外酸风凄射。又送客衰兰,短亭嘶马。换叠阳关,促翠筵圆月,背人西下。

似酒流年,禁几度、觥船狂泻。便逐鸱夷归舸,沧江恨惹。


三姝媚 觚庵有邓尉探梅之约,词以速之(清末民国初·朱祖谋)  显示自动注释

烧镫时节过。正江春多阴,缟空梅朵。暝踏苍烟,话旧踪能记,醉枫红卧。

倦屧空山,游计屡、东风相左。料理诗痕,飘雨吴杯,照人醒坐。

身世狂花愁簸。想素约閒鸥,自消尘涴。雪老波荒,剩笛边心事,细禽啼破。

念别伤春,春已在、双崦单舸。莫遣空枝千绕,瑶台梦锁。


三姝媚 寒食梵王渡园作(清末民国初·朱祖谋)  显示自动注释

閒芳明倦眼。殢馀寒林亭,冶春过半。笑靥临池,有露桃依旧,避人妆面。

伫立妍香,花信与、东风俱换。野水鳞鳞,不上金杯,茗怀深浅。

随地登楼能惯。便冷节相携,暗愁轻遣。报答风光,要水漘烟次,小诗寻遍。

软脚行芳,明月事、筇枝先懒。坐久夕阳逾好,归轮漫转。


三姝媚 瞻园约为西山之游,寒阴殢人,屡阻携屐,雪后引眺,赋此代简(清末民国初·朱祖谋)  显示自动注释

晴丝横苑路。际林端微明,禁烟犹冱。唤客山禽,荡倦情销得,探春词句。

野水棱棱,隔岸引、玉骢新步。旧崦微茫,只有梅花,撩人心绪。

偏是芳游轻负。剩小萼疏簪,冻香谁护。梦熟西峰,又湿云和恨,暗凝春素。

淡极愁蛾,还惹起、啼妆人妒。问讯香台消息,风铃细语。


三姝媚(清末民国初·朱祖谋)  显示自动注释

江城寒食后。倚深尊难浇,酽愁如酒。梦迹楼台,半柳憔花悴,暗尘春绣。

坐暝层帘,重步影、红香三嗅。金缕休催,摘索空枝,玉纤冰透。

天上瑶华别久。料抱得秦筝,艳阳弹瘦。泪雨罗窗,有镜鸾亲见,病云眉岫。

讳说春寒,斟酌到、凭高双袖。断送梨花空苑,东风认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