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从下表选择或输入词牌名: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  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引自archive.org)

扬州慢词谱
扬州慢 宋姜夔自度中吕宫曲。

扬州慢 双调九十八字,前段十句四平韵,后段九句四平韵 姜夔

  淮左名都 竹西佳处 解鞍少驻初程 过春风十里 尽荠麦青青 自戎马 窥江去后 废池乔木 
  中仄平平中平中仄中平中仄平平仄平平中仄中中仄平平仄中仄平平中仄中平中仄

犹厌言兵 渐黄昏 清角吹寒 都在空城 
中仄平平仄平平中中平中平仄平平

  杜郎俊赏 算而今 重到须惊 纵豆蔻词工 青楼梦好 难赋深情 二十四桥仍在 波心荡 
  中平中仄仄平平中仄平平仄中仄平平中平中仄中仄平平仄仄中平平仄平平仄

冷月无声 念桥边红药 年年知为谁生 
中仄平平仄中平平仄中平中仄平平


此词创自姜夔,应以此词为正体。赵以夫、李莱老词俱如此填,若吴元可、郑觉斋词之句读小异,乃变格也。 按李词前段第三句“土花池冷无人”,“池”字平声。第五句“传暮革金城”,“传”字平声。第八句“肯堕珠尘”,“肯”字仄声。第九句“叹而今、杜郎还见”,“郎”字平声,“见”字仄声。后段第四句“绿屏梦杳”,“绿”字仄声。谱内可平可仄据此,馀参吴、郑二词。 此词前段第四、五句例作上一下四句法,如赵词“看冰花剪水,拥砌玉成毬”,李词“听吹箫月底,传暮革金城”,皆然。

又一体 双调九十八字,前段十句四平韵,后段九句四平韵 吴元可

  露叶犹青 岩花初动 幽幽未似秋阴 似梅风 带溽暑 吹度长林 记当日 西廊共月 小屏轻扇 
  仄仄平平平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

人语凉深 对清觞 醉笑醒颦 何似如今 
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

  临风欲赋 甚年来 渐减狂心 为谁倚多才 难凭易感 早付销沈 解事张郎风致 鲈鱼好 
  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

归听吴音 又夜阑闻笛 故人忽到幽襟 
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


此与姜词同,惟前段第四、五句作六字一句、四字一句异。

又一体 双调九十八字,前段十句四平韵,后段九句四平韵 郑觉斋

  弄玉轻盈 飞琼淡泞 袜尘步下迷楼 试新妆才了 炷沈水香毬 记晓剪 春冰驰送 金屏露湿 
  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平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

缇骑新流 甚中天月色 被风吹梦南州 
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

  尊前相见 似羞人 踪迹萍浮 问弄雪飘枝 无双亭上 何日重游 我欲腰缠骑鹤 烟霄远 
  平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

旧事悠悠 但凭阑无语 烟花三月春愁 
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平平平仄平平


此与姜词同,惟前结作五字一句、六字一句异。 按詹正词前结“付潇湘渔笛,吟残今古消沈”,正与此同。
历代作品
共85,分3页显示   1  2  3 下一页
吴元可 (1首)
姜夔 (1首)
李莱老 (1首)
罗志仁 (1首)
赵以夫 (2首)
郑觉斋 (1首)
佟世南 (1首)
冒广生 (1首)
周之琦 (2首)
唐蕴贞 (1首)
夏孙桐 (1首)
姚华 (2首)
庄棫 (1首)
易顺鼎 (3首)
曹慎仪 (1首)
曹溶 (1首)
李恰 (1首)
李符 (2首)
杨玉衔 (1首)
梁启超 (1首)
梁清标 (1首)
樊增祥 (1首)
蒋敦复 (2首)
蒋春霖 (2首)
扬州慢 初秋(宋·吴元可)
  押侵韵  显示自动注释

露叶犹青,岩花迟动,幽幽未似秋阴。似梅风带溽,吹度长林。

记当日、西廊共月,小屏轻扇,人语凉深。对清觞,醉笑醒颦,何似如今。

临高欲赋,甚年来、渐减狂心。为谁倚多才,难凭易感,早付销沈。

解事张郎风致,鲈鱼好、归听吴音。又夜阑闻笛,故人忽到幽襟。


扬州慢(宋·姜夔)  显示自动注释

序:中吕宫淳熙丙申至日,予过维扬。夜雪初霁,荠麦弥望。入其城,则四顾萧条,寒水自碧,暮色渐起,戌角悲吟。予怀怆然,感慨今昔,因自度此曲。千岩老人以为有《黍离》之悲也

淮左名都,竹西佳处,解鞍少驻初程过春风十里,尽荠麦青青。

自胡马窥江去后,废池乔木,犹厌言兵。渐黄昏,清角吹寒,都在空城

杜郎俊赏,算而今,重到须惊。纵豆蔻词工,青楼梦好,难赋深情。

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淮左:宋在苏北和江淮设淮南东路和淮南西路,淮南东路又称淮左。
竹西:扬州城东一亭名,景色清幽。
春风十里:借指昔日扬州的最繁华处。杜牧《赠别》,「娉娉袅袅十三馀,豆蔻梢头二月初。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这首诗也就是下阙的“豆蔻词”。
胡马窥江:1129年和1161年,金兵两次南下,扬州都遭惨重破坏。这首词作于1176年。
杜郎:唐朝诗人杜牧,他以在扬州诗酒清狂著称。
青楼梦:杜牧《遗怀》,「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滨〔幸加人旁〕名。」
二十四桥:在扬州西郊,传说有二十四美人吹箫于此。杜牧有诗云,「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
桥边红药:二十四桥又名红药桥,桥边生红芍药。

这首词写于宋孝宗淳熙三年(1176)冬至日,词前的小序对写作时间 、地点及写作动因均作了交待。姜夔因路过扬州,目睹了战争洗劫后扬州的萧条景象,抚今追昔,悲叹今日的荒凉,追忆昔日的繁华,发为吟咏,以寄托对扬州昔日繁华的怀念和对今日山河破的哀思。
白石到达扬州之时,离金主完颜亮南犯只有十五年,当时作者只有二十几岁。这首震今烁古的名篇一出,就被他的叔岳肖德藻(即千岩老人)称为有“黍离之悲”。《诗经·五风·黍离》篇写的是周平王东迁之后 ,故宫恙浮,长满禾黍,诗人见此,悼念故园,不忍离去。
这首词充分体现了作者认为的诗歌要“含蓄”和“句中有余味 ,篇中有余意”(《白石道人诗说》)的主张,也是历代词人抒发“黍离之悲”而富有余味的罕有佳作。词人“解鞍少驻”的扬州,位于淮水之南,是历史上令人神往的“名都”,“竹西佳处”是从杜牧《题扬州禅智寺》“谁知竹西路,歌吹是扬州”化出。竹西,亭名,在扬州东蜀岗上禅智寺前 ,风光优美。
但经过金兵铁蹄蹂躏之后,如今是满目羔坞了。经过“胡马”破坏后的残痕,到处可见,词人用“以少总多”的手法 ,只摄取了两个镜头:“过春风十里,尽荠麦青青”和满城的“废池乔木”。“荠麦青青”使人联想到古代诗人反复咏叹的“彼黍离离”的诗句,并从“青青”所特有的一种凄艳色彩,增加青山故国之情 。“废池”极见蹂躏之深,“乔木”寄托故园之恋。
这种景物所引起的意绪 ,就是“犹厌言兵”。清人陈廷焯特别欣赏这段描写,他说:“写兵燹后情景逼真。‘犹厌言兵’四字,包括无限伤乱语,他人累千百言,赤无此韵味 。”(《白雨斋词话》卷二)这里,作者使用了拟人化的手法,连“废池乔木”都在痛恨金人发动的这场不义战争,物犹如此,何况于人!这在美学上也是一种移情作用。
上片的结尾三句:“渐黄昏,清角吹寒 ,都在空城”,却又转换了一个画面 ,由所见转写所闻,气氛的渲染也更加浓烈。当日落黄昏之时,悠然而起的清角之声,打破了黄昏的沉寂,这是用音响来衬托寂静更增萧条的意绪。“清角吹寒”四字,“寒”字下得很妙,寒意本来是天气给人的触觉感受,但作者不言天寒 ,而说“吹寒”,把角声的凄清与天气的寒冷联系在一起,把产生寒的自然方面的原因抽去,突出人为的感情色彩 ,似乎是角声把寒意吹散在这座空城里。
听觉所闻是清角悲吟,触觉所感是寒气逼人,再联系视觉所见的“荠麦青青 ”与“废池乔木”,这一切交织在一起,一切景物在空间上来说都统一在这座“空城”里 ,“都在”二字,使一切景物联系在一起。着一“空”字,化景物为情思,把景中情与情中景融为一体,写出了为金兵破坏后留下这一座空城所引起的愤慨;写出了对宋王朝不思恢复,竟然把这一个名城轻轻断送的痛心;也写出了宋王朝就凭这样一座“空城”防边,如何不引起人们的忧心忡忡 ,哀深恨彻。
用今昔对比的反衬手法来写景抒情,是这首词的特色之一。上片用昔日的“名都”来反衬今日的“空城” ;以昔日的“春风十里扬州路”(杜牧《赠别》)来反衬今日的一片荒凉景象——“ 尽荠麦青青”。下片以昔日的“杜郎俊赏 ”、“豆蔻词工”、“青楼梦好”等风流繁华,来反衬今日的风流云散、对景难排和深情难赋。以昔时“二十四桥明月夜 ”(杜牧《寄扬州韩绰判官》)的乐章,反衬今日“波心荡、冷月无声”的哀景。下片写杜牧情事,主要目的不在于评论和怀念杜牧,而是通过“化实为虚”的手法,点明这样一种“情思”:即使杜牧的风流俊赏 ,“豆蔻词工”,可是如果他而今重到扬州的话,也定然会惊讶河山之异了。借“杜郎”史实,逗出和反衬“难赋”之苦。“波心荡、冷月无声”的艺术描写,是非常精细的特写镜头。二十四桥仍在 ,明月夜也仍有,但“玉人吹箫”的风月繁华已不复存在了。词人用桥下“波心荡”的动 ,来映衬“冷月无声”的静。“波心荡”是俯视之景 ,“冷月无声”本来是仰观之景,但映入水中,又成为俯视之景,与桥下荡漾的水波合成一个画面,从这个画境中,似乎可以看到词人低首沉吟的形象。总之,写昔日的繁华,正是为了表现今日之萧条。善于化用前人的诗境入词,用虚拟的手法,使其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余音缭绕,余味不尽,也是这首词的特色之一 。《扬州慢》大量化用杜牧的诗句与诗境(有四处之多),又点出杜郎的风流俊赏 ,把杜牧的诗境,融入自己的词境。

扬州慢 琼花次韵(宋·李莱老)  显示自动注释

玉倚风轻,粉凝冰薄,土花祠冷无人。听吹箫月底,传暮草金城。

笑红紫、纷纷成雨,溯空如蝶,恐堕珠尘。叹而今、杜郎还见,应赋悲春。

佩环何许,纵无情、莺燕犹惊。怅朱槛香消,绿屏梦渺,肠断瑶琼。

九曲迷楼依旧,沈沈夜、想觅行云。但荒烟幽翠,东风吹作秋声。


扬州慢(宋·罗志仁)
  押侵韵  显示自动注释

危榭摧红,断砖埋玉,定王台下园林。听樯干燕子,诉别后惊心。

尽江上、青峰好在,可怜曾是,野烧痕深。付潇湘渔笛,吹残今古销沈。

妙奴不见,纵秦郎、谁更知音。正雁妾悲歌,雕奚醉舞,楚户停砧。

化碧旧愁何处,魂归些、晚日阴阴。渺云平铁坝,凄凉天也沾襟。


扬州慢(宋·赵以夫)
  押尤韵  显示自动注释

序:琼花唯扬州后土殿前一本,此聚八仙大率相类,而不同者有三:琼花大而瓣厚,其色淡黄,聚八仙花小而瓣薄,其色微青,不同者一也。琼花叶柔而莹泽,聚八仙叶粗而有芒,不同者二也。琼花蕊与花平,不结子而香,聚八仙蕊低于花,结子而不香,不同者三也。友人折赠数枝,云移根自鄱阳之洪氏。赋而感之,其调曰扬州慢。

十里春风,二分明月,蕊仙飞下琼楼。看冰花剪剪,拥碎玉成毬。

想长日、云阶伫立,太真肌骨,飞燕风流。敛群芳、清丽精神,都付扬州。

雨窗数朵,梦惊回、天际香浮。似阆苑花神,怜人冷落,骑鹤来游。

为问竹西风景,长空淡、烟水悠悠。又黄昏,羌管孤城,吹起新愁。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作品产生的感发力量与作者的初衷不符,这是文学中的常见现象。这首词就是如此,以小序中“赋而感之”可以看出,作者本意是咏花,孰料写着却生成许多感慨,这感慨使词的思想性加深了。
很明显,上阕自始至终都是以第三人称咏赞琼花,即所谓“ 赋”。词人将花儿作天上的仙女,告别了琼楼瑶阙,飘然降临人间;写她那洁白的花朵犹如冰花、碎玉,簇拥成球;想象她成天伫立在石阶畔,既有杨贵妃那丰腴的体态,又有赵飞燕那样绰约的风姿;她摄取了世间一切草木之花的丽质清气,集于一身。⋯⋯花和美人向来联系在一起,因此将琼花比喻为杨贵妃、赵飞燕算不得出奇 ,倒是“冰花剪剪,拥碎玉成毬”九字抓住了琼花莹泽洁玉的特点 ,最为逼真 。其次“敛群芳、清丽精神”七字,也堪称新、警。其后几句不免落入俗套。然而词人在后半篇内,却将作品的质量整整提高了一个等级。其契机是什么呢?
这就得从所咏之花的特殊性说起了。宋人周密《齐东野语》卷十七云:“扬州后土祠琼花,天下无二本。⋯⋯仁宗庆历中,尝分植禁苑,明年辄枯,遂复载还祠中,敷荣如故。淳熙中,寿皇(孝宗)亦尝移植南内,逾年,憔翠无花,仍送还之。其后,宦者陈源命园丁取孙枝移接聚八仙根上,遂活,然其香色则大减矣。”从这段记载可以看出,琼花不仅有惊人的美丽,而且有高洁的品性,实属难得。琼花的名字,永远与扬州齐名。因此,历来咏琼花者 ,不能不咏及扬州。本篇也不例外,首先所选用的词调就是《扬州慢》;其次则整个上阕的背景亦是扬州。
自隋炀帝开大运河以来,扬州,成为商业繁盛之都,又是人文荟萃之地 。可是 ,至宋高宗建炎三年(1129)、绍兴三十一年(1161)金兵两次大举南攻,扬州都首当其冲,兵燹之酷,竟使积累达数百年之久的富庶与文明遭空前浩劫。罢兵了,休战了,在南宋小朝廷用屈辱换来的相对和平时期,扬州是否有条件稍稍恢复往日之经济 、文化名城的旖旎风情呢 ?没有!因为宋金双方以淮河中流划界的缘故,扬州已经成了边关 ,只能以军事要塞的面貌出现在人们眼前。这是多么巨大的变化呵!作为时代的一个缩影,扬州的盛衰怎能不唤起南宋臣民们忧国伤时的沉痛之感呢?姜白石在《扬州慢》一词中就有这样精警深沉的句子“自胡马窥江去后,废池乔木,犹厌言兵 ”。尽管词人之所以选用《扬州慢 》的词调且写下“十里春风,二分明月”的佳句,但实际上在为扬州衰败之叹作铺垫。果然,他从历史之扬州的“盛”中反观出了现实之扬州的“衰 ”,不禁慷慨生哀,于是掉转词笔,改用第一人称,愣将半篇未写完的“琼花赋”续成了一首“哀扬州赋”。这下阕,便是词序之所谓“感”了。上阕所赋,是想象中的琼花,扬州后土祠中的琼花,昔日的琼花;眼前摆放着友人折赠的数枝琼花还没有派用场,何不借她起兴 ?于是乎乃有:“雨窗数朵,梦惊回 、天际香浮 。”一句意思是谓碎雨敲窗,将我从午梦中惊醒 ,只见窗前花瓶里插着几枝琼花,清香四溢,飘浮在天空。这花是哪儿来的?直说友人所赠,就无诗意 ,且下面文章难作 ,故尔从虚处着笔。“似阆苑花神,怜人冷落,骑鹤来游。”像是琼花之神同情我的孤独 ,特骑着仙鹤从扬州来鄙地一游。“花神”既从扬州来,何不向她打听打听扬州的近况呢?于是引出下文“ 为问竹西风景 ”,其实不用问,词人也可以想象扬州“春风十里,尽荠麦青青”的残败景象,词人不愿用实笔写这令人神伤之景,所以接着蓦地一笔宕开,顾左右而言它道:“ 长空淡、烟水悠悠 。”七字虽不着边际 ,却委实下得精彩 。大有 “多少事、欲说还休”之慨,诵之令人回肠荡气,只觉无限落寞惆怅都在言外。以下剑及履及,顺势明点出此种情绪并揭示其所从来,放笔为全篇收尾 :“又黄昏,羌管孤城,吹起新愁。”
“羌管孤城 ”四字 ,很容易使人联想起范仲淹《渔家傲》词里的“长烟落日孤城闭”、“羌管悠悠霜满地 ”。据此,则作者当时所居 ,是否也属边城呢?粗粗看过,三句只是直书此时此地之环境与心境,似可一览无余;及至沉吟久之方觉它寥寥数字却将无数时间空间融汇起来 ,实在耐人寻味。试想,“黄昏”而曰“又”,“ 愁”而曰“新”,则昨日、前天、上月甚至去年⋯⋯不知有多少个“已是黄昏独自愁”包含其中,非“此时”与“彼时”相同画面的多重叠印而何?此盖就纵向而言,若作横向观察,我们又可以看出,它还是多种相似图景的双影合成。细细体认,那另外的一幅照片是姜夔《扬州慢》词之“渐黄昏,清角吹寒,都要空城”?不言扬州,而扬州自见。
词人一生写了许多咏花词。今存《虚斋乐府》六十八首,咏花之作就有二十四首,竟超过了三分之一。但大多格调不甚高。只有这首词,原本只为赋花,不料却抒发出很多盛衰之惆怅,遂成精品,由此可见咏物词之关键在于不滞于物。

扬州慢 诸贤咏赏琼花之次日,复得牡丹数枝,方兹溪又以词来索和,遂并为二花著语(宋·赵以夫)  显示自动注释

梁苑吟新,高阳饮散,玉容寂寞妆楼。故人应念我,折赠水晶球。

不须倩、东风说与,吹箫云路,解佩江流。似天涯、邂逅相逢,低问东州。

为花更醉,细挼香、酒面酥浮。记桥月同看,帘风共笑,仙枕曾游。

无奈乍晴还雨,江天暮、飞絮悠悠。莫先教偷取,春归满地清愁。


扬州慢 琼花(宋·郑觉斋)
  押尤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弄玉轻盈,飞琼淡泞,袜尘步下迷楼。试新妆才了,炷沈水香球。

记晓剪、春冰驰送,金瓶露湿,缇骑新流。甚天中月色,被风吹梦南州。

尊前相见,似羞人、踪迹萍浮。问弄雪飘枝,无双亭上,何日重游。

我欲缠腰骑鹤,烟霄远、旧事悠悠。但凭阑无语,烟花三月春愁。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在我国的名花中 ,最珍异和神秘的要算琼花了。
据宋人周密《齐东野语》卷十七记载 :“扬州后土祠琼花,天下无二本 。⋯⋯仁宗庆历中,尝分植禁苑,明年辄柘,遂复载还祠中,敷荣如故。淳熙中,寿皇(孝宗 )亦尝移植南内,逾年 ,憔悴无花,仍送还之。其后 ,宦都东源命园丁取孙枝移接聚八仙根上,遂活,然其香色则大减矣 。”词人赵以夫得友人折赠琼花数枝,召聚咏赏,并作《扬州慢》词,这首词就是郑觉斋当时应和而作。
开始数语,就本题发挥 ,并将人与花合写 。琼花,像轻盈雅淡的仙女,试罢新妆,满身香气,走下楼来。“弄玉”,相传为春秋时秦穆公之女,后与萧史一起升天仙去 。“ 飞琼”,许飞琼,西王母的侍女。“淡泞”,这里指飞琼的衣装素淡。“袜尘 ”,本曹植《洛神赋》“凌波微步,罗袜生尘”,词中谓仙女的步履轻盈。“迷楼 ”,点出扬州。隋炀帝在扬州建行宫,回环四合,误入者不得出,名曰迷楼。琼花产于扬州,因此咏琼花之作大多或直接或间接地提到扬州,有赵以夫《扬州漫》一词为证 。“ 香”,一种熏香用的铜球,中分三层,圆转不已,可置于被褥中,香烟不灭。前五句以女仙设喻,描绘琼花的态、色、味,并没有作形状的描写,而着力写琼花的丰神。
“记晓 ”三句,承上“迷楼”,遥想当日炀帝赏花情景:在清晨剪下像春冰般寒洁的琼花,插入金瓶中时还沾有晨露,由护卫皇帝出行的“缇骑”以流星快马送至行宫供炀帝赏玩。“ 甚天中月色,被风吹梦南州 ”两句,转入眼前的琼花 。赵以夫原唱《扬州慢》词序云:“琼花大而瓣厚,其色淡黄。”以“天中月色”拟之,可谓恰到好处。“ 南州”本泛指南方州郡,此指临安。词言琼花“ 被风吹梦(到)南州”,下语极迷离恍惚。词开首既屡以仙女比拟琼花。则琼花亦像仙女一样有梦魂。此番在临安出现的、经过移根再植的花,原是她的精魂被风吹至,想象富有情致。下片由“吹梦南州”一语点出新意。在酒筵前相见者,是花是人,已融为一体,故加以拟人化的描写:“似羞人 、踪迹萍浮 ”。词人曾在扬州看到过琼花,而今也一样飘泊来到江南,难怪有“踪迹萍浮”之感了。词人不由得陷入深深的回忆之中。他想起无双亭畔那“天下无双”的琼花,如雪般素洁,在春风中摇动;不知自己何时能重游扬州,再睹那美妙的丰姿?秦观《琼花 》诗云:“无双亭上传觞处,最惜人归月上时。相见异乡心欲绝,可怜花与月应知 。”郑词所写情境,与之相似。“我欲 ”二句,写词人欲往扬州而不得的感慨。“缠腰骑鹤”,谓自已重游扬州,已成妄想,唯有怅望云霄,缅怀旧事而已。“但凭阑无语,烟花三月春愁,这两句有无限情韵。李白《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诗:“烟花三月下扬州。”在这烟霭迷离、繁花旖旎的春三月,怀念扬州的悠悠旧事,更触起了浓重的春愁,词人独倚阑干,默默无语。下片的构思与赵以夫不大相同,赵作是通过赋花抒发扬州的盛衰之感,此词是借琼花移植到临安就与扬州时大不相同这一现象发出感慨,花移地之后香色不如前,人呢?欲去扬州探花,这是不能实现的梦。再说杨州的琼花还是从前风姿吗?重重慨叹交织在一起,实有无限伤感之情,从而使词的意境更为幽远了。

扬州慢 放鹤亭梅花(清·佟世南)  显示自动注释

老干浑苔,柔条未萼,几枝零落荒亭。望空山落日,正笛韵凄清。

自双鹤、高飞去后,亭前三百,雾锁烟横。到而今都随流水,暗逐浮萍。

辽阳梦返,算逋仙、重到须惊。念疏影横斜,暗香浮动,难赋幽情。

水畔红亭空尔,波荡漾、夜月无声。但坟前芳草,春风著处还生。


扬州慢 己亥八月客扬州,用石帚韵,呈江蓉舫年丈(清末民国初·冒广生)  显示自动注释

烛跋清愁,橹摇残梦,招招几日官程。见绿杨郭外,尚往昔青青。

自风雅淮南衰歇,百年谁斗,酒董茶兵。剩江关摇落,鲍家来赋芜城。

悲哉秋也,换流光暗里心惊。算玉照人遥(张韵梅丈),石林宴杳(叶南雪师)难诉芳情。

廿载五湖漂泊,南飞鹊,绕树无声。祗天涯归思,宵深刬尽还生。


扬州慢 维扬晚泊(清·周之琦)  显示自动注释

白纻人归,玉箫声换,短篷谁按红牙。渐邗沟月影,又透入窗纱。

听一杵、清钟唤梦,鬓丝禅榻,休问烟花。正羁愁、撩乱可堪,尊酒消他。

锦帆在否,算垂杨、曾见繁华。叹画鹢春波,流萤故苑,何处人家。

殿脚翠螺抛尽,西风外、冷落宫斜。话兴亡遗事,伤心空付栖鸦。


扬州慢(清·周之琦)  显示自动注释

琴邬抵京,数日未谋面也。及知其来,则已奉讳南去。赋此代柬

银管拈愁,玉笺封泪,十年人老藤花。趁飞凫小影,又敛翼京华。

认当日、题名醉墨,翠阴深处,重拂窗纱。话风流、裙屐多时,香散蜂衙。

旧游过眼,漫低回、身世抟沙。叹候馆凄灯,归艎倦枕,残梦谁家。

唤起二分明月,芜城怨、写入啼鸦。但潮生潮落,秋声容易天涯。


扬州慢 题白石小像(清·唐蕴贞)  显示自动注释

一代词宗,半生落拓,布衣空老江湖。论先生□□,合伴林逋。

记吹得、玉箫声彻,小红低唱,此亦仙乎。□马藤花下,不堪泪洒啼鸪。

暗香疏影,问梅花、消息何如。纵乌帽风流,龙眠图画,但写眉须。

三十六陂烟雨,更谁怜、一棹菰蒲。独巢湖一曲,至今犹自追摹。


扬州慢·枝巢全和白石自度诸调,强余同作,病未能也,姑以一阕塞责(清末民国初·夏孙桐)  显示自动注释

沈锁寒洲,接烽岩塞,远邮阻断来程。便乡心一夕,梦影入燐青。

剩无主、哀鸿遍地,念家山曲,难唱休兵。忍看看、金粉东南,都作芜城。

燎原祸始,更何须、身到才惊。纵燕幕拚摧,昆炎任炽,犹见豪情。

半壁渐成孤注,听天堑、黯咽涛声。和桓伊清笛,一般江上愁生。


扬州慢 为愔仲图松柏独秀斋,因题谱石帚(清末民国初·姚华)  显示自动注释

红意填词,碧沉消睡,几回往事成尘。絮凉天客语,又暮色栖云。

算惟有幽心未老,旧时词笔,勾梦堪温。试商量、风月烟霞,描画柴门。

望中秀野,称君家嘉树如人。甚道士栽桃,词人嫁李,犹自冬春。

送目大荒何处,斜阳去、也入无垠。剩天边乔木,青青疑殢湘魂。


扬州慢 与印昆登天宁寺塔,和白石韵(清末民国初·姚华)  显示自动注释

千里寒皋,极天无际,暗红解记春程。正烟鬟过雨,似故国山青。

念前度诗痕尚在,涴尘沙碧,谁与屯兵。更无人、废院归鸦,来近层城。

访碑砌下,数兴衰如梦堪惊。怎塔势孤擎,檐铃不语,都似无情。

树树玉羁曾系,晴来路、马作边声。渐清明寒食,愁如芳草还生。


扬州慢 过扬州作(清·庄棫)
  押尤韵  显示自动注释

飞絮时光,熟梅天气,片帆又到扬州。绕荒城十里,尚似旧淮流。

过多少、寻常巷陌,衔泥飞燕,何处勾留。望红楼人语,沉沉深押帘钩。

杜郎老去,有何人、能诉清愁。喜学语雏莺,新声百舌,不解含羞。

好向绿阴深处,西风动、怕报凉秋。已酴醾开到,行人休忆春游。


扬州慢 舟泊广陵,用白石道人原韵赋感(清末民国初·易顺鼎)  显示自动注释

远树髡烟,冻沟胶雪,过江第一邮程。叹隋家万柳,总未返春青。

想前度红桥战火,玉箫低哭,月也愁兵。让秋坟、诗鬼年年,来唱芜城。

竹西响寂,只黄昏吹角还惊。甚镜国居鹦,脂天过马,冷换柔情。

大业繁华影子,如萤绿,堕水无声。怕樊川重到,珠帘旧路都生。


扬州慢 鄂渚晤沈大伯华,用白石韵(清末民国初·易顺鼎)  显示自动注释

黄鹤空矶,赤乌残壁,古愁渐满征程。看朝吴暮楚,隔数点山青。

又如梦、东风过了,几人年少,巾扇鏖兵。问扁舟何事,年年来去江城。

与君一笑,早相看华发休惊。剩白月飞觞,青天倚剑,犹赚豪情。

倦客甚时东下,今宵梦、先逐潮声。怕秋云吹散,尊前幽恨还生。


扬州慢(清末民国初·易顺鼎)
  押尤韵  显示自动注释

宝瑟弹冰,琼壶敲月,人天一例悲秋。记江南载酒,似小杜扬州。

有前度冷莺犹说,挥金意气,惜玉风流。恨悠悠。便逐歌云,飞上秦楼。

横塘暮雨,算而今听到孤舟。漫写怨琵琶,小怜无恙,重见湾头。

谁信东园梦醒,花间蝶、不解春愁。乞坤灵、鸳谱璇宫,双证兰修。


扬州慢(清·曹慎仪)  显示自动注释

露湿红妆,烟萦翠黛,东风尚逗春寒。正金猊香烬,懒倚碧阑干。

又岑寂、经时小病,任秋千花外,整日长闲。更黄昏、细雨愔愔,蝶梦阑珊。

琐窗人静,但营巢、燕子呢喃。□见说飘零,红丝曾系,谁报平安。

赢得春来秋去,伤离别、憔悴芳颜。怕韶光易老,名花还带愁看。


扬州慢 与林铁崖陈鹿友程古狂饮(清·曹溶)
  押支韵  显示自动注释

读罢离骚,客闲无赖,临春强自支持。向流莺声里,问往日花枝。

话神武、门前轶事,澄湖鱼鸟,怅怏归迟。有糟丘百尺,黄金尽买蒪丝。

飞尘塞眼,谢公山、台榭参差。少如云歌伎,安边壮略,谱入新词。

共讶狂奴老矣,苍生泪、犹似平时。仗三更渔笛,回风吹散情痴。


扬州慢 留别孙晴斋(清·李恰)  显示自动注释

碛漠沙尘,边楼烟雨,论交算是心知。猛凄飙乍厉,触别绪丝丝。

正凉夕、虫吟幽怨,冷灯凝豆,萤影侵帏。奈浮云、踪迹无端,又惹沾衣。

稻粱作计,笑天涯、何事奔驰。早射虎山空,盘雕路迥,怕说襟期。

家在洞庭深处,湘波碧,都是相思。念人间沧海,朝朝多少迁移。


扬州慢 其一 广陵驿舍对月 案《浙西六家词》本对月」下有「遇山左调兵南下」七字。(清·李符)  显示自动注释

老柳梳烟,寒芦载雪,江城物候秋深。怨金河叫雁,断续和疏砧。

记前度、邗沟系缆,征衫又破,愁到如今。怅无眠、伴我凄凉,月在墙阴。

竹西歌吹,甚听来、都换笳音。料锁箧携香,笼灯照马,翠馆难寻。

淮海风流秦七,今宵在、梦更伤心。有燕犀屯处,明朝莫去登临。


扬州慢 其二 平山堂写怀(清·李符)  显示自动注释

隋苑荒凉,蜀冈逶逦,引入几点疏钟。透堂前好景,醉翁后、谁为种柳,眼边空阔,狂杀西风。

是何村老树霜凋,忽堕轻红。挥毫万字,定沉埋、蔓草烟中。

但有地登临,便携桑屐,莫问西东。况去吾庐未远,红桥路、不算萍踪。

奈方淮还远,榜人催上乌篷。


扬州慢 癸酉清明后一日作,依白石韵(清·杨玉衔)  显示自动注释

残暝煎愁,嫩寒阁梦,绕屏静数归程。问天涯那处,是柳眼长青。

望红满、甘泉猎火,送春梅雨,难洗蚩兵。痛孤飞、南雁惊弓,魂堕秦城。

古原野烧,正伤心、宿草难青。况鞭石神遥,搴芳客早,那不关情。

几许落花消息,东风紧、燕雀无声。纵罗衾重恋,秋来依旧愁生。


扬州慢 送江逢辰归山(清末民国初·梁启超)  显示自动注释

战鼓摧心,征尘涴泪,乾坤无限秋声。望青山一发,又商略归程。

问摇落天涯倦客,十年尘梦,可也苏醒。念故山兰蕙,背人一样凄零。

罗浮西去,有年时游屐曾经。算醉眼看云,冷肠漱石,彀遣今生。

便拟诛茅天外,任人间憔悴兰成。怕劫灰无赖,等闲惊起山灵。


扬州慢 寄酬吕半隐同年(清·梁清标)
  押麻韵  显示自动注释

廿载游踪,今来河朔,共君咫尺天涯。有中山名酒,好醉赵城花。

回首望、乡关万里,萍浮一叶,蹑屩官衙。问玄亭奇字,当传谁是侯芭。

苕溪寄迹,梦扬州、又泛仙槎。想邗上风流,海陵烟月,依旧繁华。

为我蜀笺写句,图画里、犹带烟霞。看文成五岳,每怜王粲无家。


扬州慢 子珍用石帚自度腔调赠韬父,予亦继声(清末民国初·樊增祥)
  押歌韵  显示自动注释

垂柳江干,小桃门外,玉鞭两度经过。恁单衣瘦屧,正倦倚斜柯。

算春在、屏山曲处,细闻吴语,轻度横波。甚游骢北去,纤云遮断银河。

谢娘眉妩,料如今、懒画烟螺。剩旧写宫词,新弹粉泪,犹在香罗。

几许镜中青鬓,不堪向、别里消磨。盼东风吹,聚竹西佳讯如何。


扬州慢二首 其一(清·蒋敦复)
  押虞韵  显示自动注释

牧马西风,暗蛩残堞,故宫绿遍秋芜。问渔樵白首,也一半模糊。

莫重认、琉璃片瓦,碧苔荒矣,年月都无。更妆楼何在,当时谁画眉图。

秣陵王气,算先朝、遗恨南都。尽凤阁龙楼,江山麦秀,夜月啼狐。

漫说宝衣化蝶,寒烟古井落青梧。秪金鱼池水,年年犹长菰蒲。


扬州慢二首 其二(清·蒋敦复)
  押尤韵  显示自动注释

修竹茅庵,疏灯禅榻,当时曾下南州。又江湖去也,听夜雨孤舟。

莫重认、荒菭断石,美人何在,云散风流。想黄絁入道,十年一梦红楼。

玉梅万树,酹香魂、西子湖头。算花月因缘,人天慧福,难得双修。

小劫华鬘过了,情禅破绮恨都收。祗香光多事,飞鸿残雪痕留。


扬州慢 癸丑十一月二十七日,贼趋京口,报官军收扬州(清·蒋春霖)  显示自动注释

野幕巢乌,旗门噪鹊,谯楼吹断笳声。过沧桑一霎,又旧日芜城。

怕双雁、归来恨晚,斜阳颓阁,不忍重登。但红桥风雨,梅花开落空营。

劫灰到处,便司空见惯都惊。问障扇遮尘,围棋赌墅,可奈苍生。

月黑流萤何处,西风黯、鬼火星星。更伤心南望,隔江无数峰青。


扬州慢 兵后,金眉生还居扬州,赋诗索和(清·蒋春霖)
  押阳韵  显示自动注释

乱草埋沙,孤城照水,倦游重见凄凉。近东园巷陌,但一片斜阳。

占萝径、幽人自喜,暮鸦啼处,犹有垂杨。奈新栽红药,开时偏断人肠。

竹边旧屋,问归来、燕子都忘。漫指点烟芜,梅花冢在,文选楼荒。

一觉十年前梦,春风减、杜牧清狂。又箫声吹起,疏帘残月微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