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从下表选择或输入词牌名: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  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引自archive.org)

长亭怨慢词谱
长亭怨慢 姜夔自度中吕宫曲,或作《长亭怨》,无“慢”字。

长亭怨慢 双调九十七字,前后段各九句、五仄韵 姜夔

  渐吹尽 枝头香絮 是处人家 绿深门户 远浦萦回 暮帆零乱向何处 阅人多矣 谁得似 
  仄中仄中平中仄中仄平中仄中平仄仄仄平平中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

长亭树 树若有情时 不会得 青青如许 
平平仄中仄仄平平中中仄中平平仄

  日暮 望高城不见 只见乱山无数 韦郎去也 怎忘得 玉环分付 第一是 早早归来 怕红萼 
  中仄仄平平中仄中仄中平平仄中平仄仄仄中仄中平平仄中中中中仄平平仄中仄

无人为主 算空有并刀 难剪离愁千缕 
中平平仄仄中仄平平中仄中平平仄


此调创自姜夔,应以此词为正体,周密、王沂孙俱照此填。若周词别首之句法小异,张词之添字、减字,皆变格也。 按王词前段起三句“泛孤艇、东皋过遍,尚记当日,绿阴门巷”,“过”字、“日”字俱仄声。张词“笑海上、白鸥盟冷,飞过前滩,又顾秋影”,“海”字、“顾”字俱仄声。张词后起三句“归去。问当初鸥鹭,几度西湖霜露”,“鸥”字、“西”字俱平声。谱内可平可仄据此,馀参所采三词。 前段第五句句法微拗,“向”字必须仄声,各家皆然。

又一体 双调九十七字,前段九句六仄韵,后段九句五仄韵 周密

  记千竹万荷深处 绿净池台 翠凉庭宇 醉墨题香 閒箫横玉尽吟趣 胜流星聚 知几诵 燕台句 
  仄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

零落碧云空 叹转眼 岁华如许 
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

  凝伫 望潇潇一水 梦到隔花窗户 十年旧事 尽消得 庾郎愁赋 燕楼鹤表半飘零 算惟有 
  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

盟鸥堪语 漫倚遍河桥 一片凉云吹雨 
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


此与姜词同,惟前段第六句多押一韵,后段第六句不作上三下四句法异。

又一体 双调九十七字,前段九句六仄韵,后段九句七仄韵 张炎

  记横笛 玉关高处 万里沙寒 雪深无路 破却貂裘 远游归后与谁语 故人何许 浑忘了 
  仄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

江南旧雨 不拟重逢 应笑我 飘零如羽 
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平仄

  同去 钓珊瑚海树 底事又成行旅 烟篷断浦 更几点 恋人飞絮 如今又 京洛寻春 定应被 
  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平仄

薇花留住 且莫把孤愁 说与当时歌舞 
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


此词前段第七句较姜词添一字,第八句较姜词减一字,前段第六句、后段第二句、第四句皆押韵,较姜词多三韵。按张词别首“跨匹马、东瀛烟树”词正与此同。

又一体 双调九十七字,前段九句四仄韵,后段九句五仄韵 张炎

  望花外 小桥流水 门巷愔愔 玉箫声绝 鹤去台空 佩环何处弄明月 十年前事 愁千折 
  仄平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

心情顿别 露粉风香 谁为主 都成消歇 
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平平仄平平平仄

  凄咽 晓窗分袂处 同把带鸳亲结 江空岁晚 便忘了 尊前曾说 恨西风 不庇寒蝉 便扫尽 
  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

一林残叶 谢杨柳多情 还有绿阴时节 
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


此与“横笛玉关”词同,惟前段起句不押韵,又前段第六句、后段第二句、第四句俱不押韵异。
历代作品
共147,分5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
周密 (1首)
姜夔 (1首)
张炎 (4首)
王沂孙 (1首)
邵亨贞 (1首)
屈大均 (1首)
何振岱 (2首)
俞绣孙 (1首)
关锳 (1首)
冒广生 (1首)
冯煦 (3首)
吴兰畹 (1首)
周祖同 (3首)
唐蕴贞 (1首)
夏孙桐 (2首)
孙云凤 (1首)
屈蕙纕 (1首)
庄盘珠 (2首)
张景祁 (1首)
戴延介 (2首)
长亭怨慢(宋·周密)  显示自动注释

序:岁丙午、丁未,先君子监州太末。时刺史杨泳齐员外、别驾牟存斋、西安令翁浩堂、郡博士洪恕斋,一时名流星聚,见为奇事。倅居据龟阜,下瞰万室,外环四山,先子作堂曰啸咏。撮登览要,蜿蜒入后圃。梅清竹癯,亏蔽风月,后俯官河,相望一水,则小蓬莱在焉。老柳高荷,吹凉竟日。诸公载酒论文,清弹豪吹,笔研琴尊之乐,盖无虚日也。余时甚少,执杖屦,供洒扫,诸老绪论殷殷,金石声犹在耳。后十年过之,则径草池萍,怃然葵麦之感,一时交从,水逝云飞,无人识令威矣。徘徊水竹间,怅然久之,因谱白石自制调,以寄前度刘郎之怀云

记千竹、万荷深处。绿净池台,翠凉亭宇。醉墨题香,闲箫横玉尽吟趣。

胜流星聚。知几诵、燕台句零落碧云空,叹转眼、岁华如许。

凝伫。望涓涓一水,梦到隔花窗户。十年旧事,尽消得、庾郎愁赋。

燕楼鹤表半飘零,算惟有、盟鸥堪语。谩倚遍河桥,一片凉云吹雨。


长亭怨慢(宋·姜夔)  显示自动注释

序:中吕宫予颇喜自制曲,初率意为长短句,然后协以律,故前后阕多不同。桓大司马云:昔年种柳,依依汉南。今看摇落,凄怆江潭。树犹如此,人何以堪。此语予深爱之

渐吹尽、枝头香絮。是处人家,绿深门户。远浦萦回,暮帆零乱向何许。

阅人多矣,谁得似、长亭树。树若有情时,不会得、青青如此。

日暮。望高城不见,只见乱山无数。韦郎去也,怎忘得、玉环分付。

第一是、早早归来,怕红萼、无人为主。算空有并刀,难剪离愁千缕。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昔年种柳:此处引语出自庾信《枯树赋》,故事则在《世说新语》,“〔东晋〕桓公北征,经金城,前为琅琊王时种柳,皆已十围,慨然曰:‘木犹如此,人何以堪?’”

姜夔二十三岁时,曾游安徽合肥,与此地的歌女姊妹二人相识,时日一长,往来酬唱,情投意合。无奈客子行色匆匆,终有一别。后来,作者屡次到合肥与二女相会,情意愈浓。光宗绍熙二年,作者再次来到合肥,但不久就离去了,这首词大概作于离去之时,以寄托对二女的无尽眷念之情。
题序中所谓“桓大司马”指桓温。而题序中所引 “昔年种柳”以下六句 ,均出庾信《枯树赋》,按此词是惜别言情之作,而题序中只言柳树,一来合肥的街巷都种柳树,因此作者写的有关合肥的情词,多借柳树发感。二来作者故意为之,以掩饰其孤寂之怀。
上半阕是咏柳。开头说,春已深,柳絮吹尽,柳阴浓绿 。这正是合肥巷陌情况。“远浦”二句点出行人乘船离去 。“阅人”数句又回到说柳。长亭(古人送别之地)边,离人黯然销魂,而柳则无动于衷,依然“青青如此” 。暗用李长吉诗“天若有情天亦老”句意,以柳之无情反衬自己惜别的深情。这半阕词用笔不即不离,写合肥,写离去,写惜别,而表面上却都是以柳贯串,借做衬托。
下半阕是写自己与情侣离别后的恋慕之情 。“日暮”三句写离开合肥后依恋不舍。唐欧阳詹在太原与一妓女相恋,别时有“高城已不见,况复城中人”之句。“望高城不见”即用此事,正切合思念情侣之意。
“韦郎”二句用唐韦皋事。韦皋游江夏,与女子玉箫有情,别时留玉指环,约定数年后来娶。后来诺言成空,玉箫绝食而死(《云溪友议》卷中《玉箫记》条)。
这两句是说,当临别时,自己向情侣表示,不会象韦皋那样“忘得玉环分付”,自己必将重来的。下边“第一”两句是情侣叮嘱之辞。她还是不放心,要姜夔早早归来 ,否则“怕红萼无人为主”。因为歌女社会地位低下,是不能掌握自己命运的,其情甚笃,其辞甚哀 。“算空有”二句以离愁难剪作结。这半阕词写自己惜别之情,情侣属望之意,凄怆缠绵。陈廷焯评此词云:“哀怨无端,无中生有,海枯石烂之情。”(《词则·大雅集》卷三)可谓的评。
姜夔少时学诗取法黄庭坚,后来弃去,自成一家,但是他将江西诗派作诗之艺术手法运用于词中生新瘦硬,自成一家。男女相悦,伤离怨别,本是唐宋词中常见的内容,但是姜夔所作的情词则与众不同。他屏除秾丽,着笔淡雅,不多写正面,而借物寄兴(如梅、柳),旁敲侧击,有回环宕折之妙。它不同于温、韦,不同于晏、欧,也不同于小山、淮海,这是极值得玩味的。

长亭怨/长亭怨慢 为任次山赋驯鹭(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笑海上、白鸥盟冷。飞过前滩,又顾秋影。似我知鱼,乱蒲流水动清饮。

岁华空老,犹一缕、柔丝恋顶。慵忆鸳行,想应是、朝回花径。

人静。怅离群日暮,都把野情消尽。山中旧隐。料独树、尚悬苍暝。

引残梦、直上青天,又何处、溪风吹醒。定莫负、归舟同载,烟波千顷。


长亭怨/长亭怨慢(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序:岁庚寅,会吴菊泉于燕蓟。越八年,再会于甬东。未几别去,将复之北,遂作此曲

记横笛、玉关高处。万里沙寒,雪深无路。破却貂裘,远游归后与谁谱。

故人何许。浑忘了、江南旧雨不拟重逢,应笑我、飘零如羽。

同去。钓珊瑚海树。底事又成行旅。烟篷断浦。更几点、恋人飞絮。

如今又、京洛寻春,定应被、薇花留住。且莫把孤愁,说与当时歌舞。


长亭怨/长亭怨慢 旧居有感(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望花外、小桥流水,门巷愔愔,玉箫声绝。鹤去台空,佩环何处弄明月。

十年前事,愁千折、心情顿别。露粉风香谁为主,都成消歇。

凄咽。晓窗分袂处,同把带鸳亲结。江空岁晚,便忘了、尊前曾说。

恨西风不庇寒蝉,便扫尽、一林残叶。谢杨柳多情,还有绿阴时节。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本词暗含着张炎一生中最悲惨的一段遭遇。张炎出身贵族世家,其六世祖为南宋初年大将张俊。祖父张濡 ,为独松关守将时 ,部将误杀元史激怒元主 ,1276 年3 月 ,元兵破临安,张濡被处以“磔杀”,不久又被籍家。(据《元史·廉希贤传》)。从此,张炎遭遇灭顶之灾,家破国亡。
张炎故居在临安,是有名的“南湖”。本词即是其重游故地,回想往昔之词。上片起首两句“望花外、小桥流水”描摹其昔时盛景,但紧接两句“门巷愔愔,玉箫声绝”。词情一变写出此时箫绝门愔的寂寞景象。盛衰对比鲜明。“鹤去台空,佩环何处弄明日?”前句用“鹤去台空”的典故补充上文,后句又化用杜甫咏明妃诗“环佩空归月夜魂”诗句表达对自己的爱妻的深沉浩叹。“十年前事、愁千折,心情顿别”。写故居被籍没已有十年,而今重游故地仍愁肠千结,心情起伏。“露粉风香谁为主?都成消歇”,既写昔日之花,也借喻如花之人,如今已全都玉殒香消。上片以回忆故居为主,但句句抒发追忆往昔之情。
下片由回忆过去引到当前 。“凄咽。晓窗分诀处,同把带鸳亲结。”描写与爱妻的生死诀别。“江空岸晚,便忘了、尊前曾说。”昔情昔人直到十年后的“江空岸晚”的今天,仍未能忘。“便忘了”一语实为反说 。“恨西风不庇寒蝉,便扫尽一林残叶。”借比兴手法,写元朝统治者屠杀汉人的酷烈,使人顿生恻隐之心 。此为此词的高潮之句。“谢杨柳多情,还有绿阴时节”。末两句说出江边故居的杨柳,随风起舞,依依不舍 。依者由此想到杨柳还有逢春到夏,重绿成荫的季节,而浪迹离散的游子,却再也没有盛和重聚的机会,因而只能无可奈何了。
全词怀人感旧 ,情真意切,而表达又极为巧妙,词风婉转缠绵,而比兴的手法也使其更显其幽婉之情。本词是张炎描写旧居中的几首词中的一首,但本词以景叙事,以景抒情,清空之中见婉约蕴藉。因而邓廷桢说其词“返虚入浑,不啻嚼蕊吹香”。(《双砚斋随笔》)。读过此词,对张炎的身世会有进一步的了解。

长亭怨/长亭怨慢 别陈行之(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跨匹马、东瀛烟树。转首十年,旅愁无数。此日重逢,故人犹记旧游否。

雨今云古。更秉烛、浑疑梦语。衮衮登台,叹野老、白头如许。

归去。问当初鸥鹭。几度西湖霜露。漂流最苦。便一似、断蓬飞絮。

情可恨、独棹扁舟,浩歌向、清风来处。有多少相思,都在一声南浦。


长亭怨/长亭怨慢 重过中庵故园(宋·王沂孙)  显示自动注释

泛孤艇、东皋过遍。尚记当日,绿阴门掩。屐齿莓阶,酒痕罗袖事何限。

欲寻前迹,空惆怅、成秋苑。自约赏花人,别后总、风流云散

水远。怎知流水外,却是乱山尤远。天涯梦短。想忘了、绮疏雕槛

望不尽、苒苒斜阳,抚乔木、年华将晚。但数点红英,犹识西园凄婉。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这是一首专写感怀旧游的词。王沂孙一改填词用典多惯例,这首词用典极少,文辞稍显简淡的情感曲折跌宕,用语波峭起折,也堪称一首佳作。
“泛孤艇、东皋过遍。”写重访中庵故园 。扣准本题。“孤艇”,词人孤身一人重游,流落出访故地的落寞。“东皋过遍” 之“遍”字说明作者足迹遍至东皋,留连徘徊 。烘托出情境。词人对此地蕴含深情,此次特地前来追寻旧游之地 。照下文“ 欲寻前迹”,足见发端伊始,虽入手擒题,却并非一览无余。曲意直笔,颇耐人寻味。
“尚记当日”点明下文是对往昔的追忆 。“绿阴门掩”,表明当日中庵园林的清幽 ,景境宜人而访者少。“屐齿莓苔”,指游览之事;“酒痕罗袖”,是讲宴乐的。正所谓“事何限”表明事情的范围。而“记当日”指时间 。昔日中庵园林的清幽无限与当日交游、乐事的欣愉雅致相互生发映衬,给人印象颇佳。
“欲寻前迹 ,空惆怅 ,成秋苑 ”。笔锋转至今日。履旧迹,寻前踪 。一切皆已渺然 。旧日舞台歌榭,已雨打风吹去。怡人春光。亦复化为令人惆怅的一片秋色。斗转星移,世事沧桑 。“成秋苑”用李贺《河南府试十二月乐词》“ 梨花落尽成秋苑 ”诗句。“欲寻前迹”本应接在“东皋过遍”之后,词人却把它置于“尚记当日”后面,是一种腾挪之法。这种利用“时间差”的写法,造成今昔的强烈对比,和笔势上的波峭回环之感。词人同时还辅以不同的景致和虚实相生的描写,进一步加强了这种对比 。昔之欢游,“绿阴”、“莓苔”的春色点染 ,乐景独好 ;今之萧条,一片“秋苑”的悲秋笔墨,哀感十足。昔日之乐何其乐,今日之哀何其哀矣 。追忆昔游是出于想象,本是虚写。用了“屐齿莓苔”、“酒痕罗袖”的具体可感的细节,变得历历可见,足见词人对昔游的怀恋之深。重游寻迹,望故园萧条迹渺,感慨无穷,却将万端感慨凝为“空惆怅”一语,用“成秋苑”的写意笔墨,世间沧桑都言尽,寓不尽之意于象外言外,极为空灵,此正是碧山过人之笔 。“空惆怅”感发于中庵园林的今昔相比,和与故人流散之哀,故而下启“自约”数句。“自约赏花后,别后总 ,风流云散”两句写出故人之离散。以风云流散变幻飘渺不定之姿,写人间别离,妥贴空灵而凄美可感 。“ 总 ”字遥合于“孤 ”,写尽人去园空,形单影只相别久矣之感。孤寂的情怀和惆怅的眼睛。贯穿于故园之忆,之寻的过程,非常传神,是词人精心提炼的效果。
“水远”。二字起头,于奇峭中透视常理 ,写法非常独特,不落俗套。于叙情之处,戛然收束,寓情于景,让人体味个人情改,颇为曲折 。“水远”在景致上是遥应“泛孤艇”之所见。上片歇拍将故人离散的实事,幻为一片风流云散 。“水远”则是紧承其命脉而来。却以山高水远进一步渲染离散之实。故人的萍踪渺然苍茫里,更加反托出词人怀念之情的悠深缠绵。又以“怎知”“却是”的虚字进一步勾勒 ,欧阳修《踏莎行》有“ 离愁渐远渐无穷 ,迢迢不断如春水”之句,正是水远,表意浑厚。
“乱山尤远”。则知水远山长在前人笔下 ,超越自身美感,象征着天各一方的深沉的意蕴。这三句在淡墨无华中,具有浑厚的艺术感染力。在层层递进之中,融进了词人多少怀恋和伤离之情 。“天涯梦短”,以“短”状梦,精警峭拔。是承上启下之转折,它承前反扣山长水远的天涯隔阻,束后则点出天涯未归之人的处境。“想忘了、绮疏雕槛”。“绮疏雕槛”,中庵园林的亭台楼榭。“想忘了 ”是体贴故人迟迟不归之婉辞。梦短路遥 ,是一种叫人割舍不断的痛苦无奈。短梦沟不通花花天涯的阻隔,使故人无可凭依。因而显见词人对故人的同情的了解。
“望不尽,冉冉斜阳,抚乔木,年华将晚 。”再折回眼前之景 ,收束全词 。它上承过故园的各种感怀,历层层曲折,极自然地以眼前景作结,正写出词人的情感变化。叙写的景色萧然:一片斜阳晚照、数点残花映红。“ 望不尽,冉冉斜阳”由周邦彦《兰陵王·柳》中的“斜阳苒苒春无极 ”名句而稍加变动。“春无极”改为“望不尽”极写中庵故园今日秋苑的无限萧条。“春”“望”之变,与“重过”故园的题旨相扣。“抚乔木、年华将晚。”《世说新语·言语》载:桓温北伐,前种之树已十围 ,慨然曰 :“木犹如此,人何以堪。”攀枝折条,泣然流泪。“冉冉斜阳”所描绘的日暮黄昏之景,使人易生苍凉迟暮之感 。“望不尽”,更引出对人生的渺长和惆怅的反思。“抚乔木、年华将晚”进一步渲染此情此景。词中将这种迟暮之悲由外围、外景 、外物引向内心深处 ,使之情景生发,汇融成为绮丽中带悲壮、淡远中寓苍凉的意蕴浑厚的意境。使人意感横生,情景交加,在烟霭苍茫之处,感慨则纷至皆来。但数点红英 。犹记西园凄婉:在斜晖脉脉的中庵故园里,只有几点残存的红英,经历了风风雨雨的洗劫,目睹沧海桑田的变换,在由极或到极衰的转换中 ,也定是凄怆已极吧 。对人、对花,皆是如此。

长亭怨慢 杨花(元末明初·邵亨贞)  显示自动注释

正愁怕、曲江云尽。转首隋堤,尚留芳景。客路相逢,满身香影动离恨。

绿窗深窈,浑不寄、天涯信。暗忆那回时,向马足车轮,长是随趁。

问春心何在,一点沾泥无准。潘郎怕老,又禁得、雪添双鬓。

怅日暮、静掩长门,且频嘱、东风休紧。谩犹记章台,帘卷日长人困。


长亭怨慢(明末清初·屈大均)  显示自动注释

记烧烛、雁门高处。积雪封城,冻云迷路。添尽香煤,紫貂相拥、夜深语。

苦寒如许,难和尔、凄凉句。一片望乡愁,饮不醉,垆头驼乳。

无处,问长城旧主,但见武灵遗墓。沙飞似箭,乱穿向,草中狐兔。

那能使、口北关南、更重作,并州门户。且莫吊沙场,收拾秦弓归去。


长亭怨慢 哭清安(清末民国初·何振岱)  显示自动注释

黯云叶、雁天悽楚。如见芳魂,远来言别。撇断尘缘,朵莲孤往、合依佛。

百缄红泪,看字字、啼鹃血。老去不胜悲,苦劝我、莫因悲切。

心结。记千年吴甸,手指飞峰残堞。重来有约,那还共、沧溟凉月。

剩岁岁、春雨梨花,把杯醑、酬君词骨。怕梦里追寻,前事从头怎说。


长亭怨慢 江上检旧缄付炬,赋此(清末民国初·何振岱)  显示自动注释

叹十载、吴山越水,重叠银笺,许多心事。望雁高楼,累人残烛拥愁髻。

千缄故箧,念片楮、无轻弃。留着更谁看,任化作、秋声天际。

旧意。纵炉灰销尽,总有难消心字。青禽未渺,漫遥拟、寥空堪寄。

恐飘风、鹤背仙衣,■■■、还沾离泪。误灵鹊虚檐,犹托来音相慰。


长亭怨慢(清·俞绣孙)  显示自动注释

春暮随家大人返吴下,静台主人坐小舟送至城外,赋南浦一阕见赠,别后舟窗无事,因倚此调寄之。

正三月、落花飞絮。岁岁魂销,绿波南浦。剩有红笺,断肠留得断肠句。

一江春水,量不尽、情如许。欲别更徘徊,但泪眼、盈盈相觑。

日暮。纵归舟不远,已抵万重云树。无眠强睡,怕辜负、翠衾分与。

想别后、独自归来,对罗帐、凄凉谁语。只两地相思,挑尽一灯疏雨。


长亭怨慢(清·关锳)  显示自动注释

正楼上、乱山无数。点点垂杨,晚霞红处。一片孤帆,夕阳潮落晚鸦聚。

一程程路,休去问、旗亭树。树肯管行人,不绿到、天涯住。

凝伫。望荒城十里,惟有乱云堆絮。元宵过也,怕还有、打灯风雨。

得知它、归也不归,万一有、晚潮回去。且关了纱窗,今夜梦儿重做。


长亭怨慢 黄仲韬伯舅以潞舸词属题(清末民国初·冒广生)  显示自动注释

又还(去声)作、江湖羁旅。官烛凄迷,水窗情绪。贝阙琼楼,人间天上,渺何许。

鹭僝鸥僽。如证我、烟中语。说落到杨花,容易化、漫空飞絮。

凝伫。望灵修不见,祗见白云春暮。觚棱日远,算犹有、梦魂寻路。

念别后、玉砌雕栏,总闲煞、东风无主。且分付回波,寄个断肠词去。


长亭怨慢 漱泉有淮南之游,甚难为别,因倚此解送之。春水方生,予亦将归江上,不自知其繁弦促柱也(清末民国初·冯煦)  显示自动注释

又残梦、东风吹醒。蓦上离亭,断肠谁省。疏柳微黄,数声寒笛乱雅暝。

碧云何处,浑堕入、斜阳影。回首望平芜,只一角、城阴愁凭。

销凝。怕菭边屐悄,忘却旧游门径。西窗暗雨,忍犹忆、剪镫同听。

算我亦、客思如潮,待重载、空江烟艇。且缓缓催归,说与子规应肯。


长亭怨慢 铃声(清末民国初·冯煦)  显示自动注释

自江左甘郎归后。倦上征鞍,数声催又。马色侵寒,雁声摇梦下孤堠。

月残风晓,呜咽到、萧萧柳。败铎警虚檐,也似此、将停还骤。

依旧。曳惊沙落木,负了玉鞭垂手。郎当自语,向零雨、剑门禁受。

莫更赋、曲里黄骢,怕听到、凄凉时候。只断塔栖尘,一样霜中僝僽。


长亭怨慢 送及之归六合(清末民国初·冯煦)  显示自动注释

又听到、清宵啼鴂。蓦上离亭,柳绵吹雪。去国心情,禁烟天气峭寒咽。

卅年陈迹,争忍向、灯前说。说也黯销魂,算不是、伤春伤别。

凄绝。正江南三月,草长莺飞时节。春晖自永,莫更念、海桑尘劫。

只我愿、梦化吴云,逐天际、归帆如叶。怕割取吴云,难展离愁千缬。


长亭怨慢 柳线(清·吴兰畹)  显示自动注释

是一段、天涯愁绪。绿遍东风,未飘香絮。倩影毵毵,陌头摇碎几丝雨。

送人多矣,休软逐、红尘舞。愿绾住春光,奈惹得、花飞无主。

莫误。怕柔痕剪断,错认玉关歧路。高楼日暮。算蓉镜、翠眉生妒。

忍看那、尽意缠绵,把无数、闲愁牵住。听几处、笛声如怨,寸肠千缕。


长亭怨慢 送曹镜初之皖(清·周祖同)  显示自动注释

怅同是、天涯羁旅,恨别伤离,黯然难赋。满目烽烟,忍堪飘泊不归去。

侧身东望,指点点、金堤树。树外是斜阳,只不见、皖公山暮。

无语,奈萧萧落叶,未把玉骢留住。家山梦里,怎知我、客程还阻。

更休说、绝代才华,也一例、琵琶酸楚。怕后夜思量,淮水都无情绪。


长亭怨 天津(清·周祖同)  显示自动注释

已春过、大沽烟水。杨柳青青,落花风里。隐隐潮来,小帆如叶、树如荠。

酒帘三五,嗟逆旅、无情思。结客少年场,漫击筑,浩歌燕市。

遥指。慨津门旧日,一片连营烽燧。京城未远。又愁见、浮云征骑。

道至今、玉垒防秋,厌重说、鏖兵时事。只海色千重,都向层楼飘起。


长亭怨慢 题周偶僧杨柳旗亭图(清·周祖同)  显示自动注释

是谁画、天涯愁思?一片魂销,树犹如此。恁地迷离,数重烟雨碧无际。

唤人离别,还衬个、旗亭子。暮色可怜生。便欲问、干卿何事?

应记,记江南旧梦,正似者番天气。年年二月,写无赖、六朝山水。

料燕莺、不解伤心,更谁识、吴娘情意。莫怅惘青春,犹胜西风憔悴。


长亭怨慢 腊梅(清·唐蕴贞)  显示自动注释

饶枝缀、黄金娇蕊。绰有微香,嚼来无味。记取春阑,海棠花下烛频灺。

岸容何似,偏未解、垂怜意。不是素心人,怎怪得、朦胧如睡。

古驿。待持将赠远,此去故人千里。江南消息,早又报、时逢腊尾。

料应是、笑我冬烘,叹只有、篱边堪倚。莫去逐芳菲,还共幽人垂泪。


长亭怨慢·丙申春暮,将去吴中,同人载酒,招游虎阜。赋此留别(清末民国初·夏孙桐)  显示自动注释

恁容易、江湖心冷。不语沧波,照人离影。倚醉风前,扣舷歌罢憺将暝。

鬓丝如此,浑怕向,青山映。苦说约归期,仨负了、冲烟渔艇。

大隐。话长安旧侣,几个断蓬飘梗。莺花梦里,早到处、送春愁更。

问一片、莽莽吴云,可留得、鸥边干净。只笛语江城,还趁梅风凄哽。


长亭怨慢·偶过社园,花事垂尽,再和枝巢(清末民国初·夏孙桐)  显示自动注释

任遮断、漫天飞絮。暗淡韶光,落红庭户。雨横风狂,燕悽莺怨又多许。

花幡料理,还欲傍、危栏树。剩得几分春,偏对著、茫茫长此。

薄暮。看斜阳花外,历乱倦蜂无数。繁华换了,怎佳节、绿阴轻付。

听桥上、隐隐鹃声。问来日、芳丛谁主。但照眼荼蘼,离思牵萦金缕。


长亭怨慢 画梅寄仙品,作此阕题其上(清·孙云凤)  显示自动注释

看点点、林梢初透。倚竹无言,暗香盈袖。水远天长,素心独抱向谁剖。

粉融脂溜。才过却、烧灯后。望断陇头云,镇寂寞、双蛾频皱。

记否。共巡檐索句,手撚一枝还嗅。江城玉笛,翻吹出、关山杨柳。

早又是、淡月疏帘,照清影、和人俱瘦。纵笔吐江花,难写春风如旧。


长亭怨慢 又和外絮字韵(清·屈蕙纕)  显示自动注释

怅飞尽、桐花桐絮。尘锁妆楼,网萦珠户。柳外阑干,昔时罗袖共凭处。

翠眉安在,又绿暗垂阳树。惜逝水华年,忍更忆、琐窗欢聚。

薄暮。正画帘微雨。点点漏声频数。梦残酒醒,那复伴、夜深低语。

最苦是、红谢榴花,问燕子、雕梁谁主。算一例、端阳佳节,两番愁度。


长亭怨慢 送春(清·庄盘珠)  显示自动注释

晚莺唤、道留春住。没个商量,许多飞絮。几日轻寒,淡烟遮断隔江路。

对花无语,怨昨夜、潇潇雨。绿草满汀洲,料此际、春归难阻。

何处。有饧箫宛转,过尽绿杨门户。闲行小立,甚春恨、上侬眉妩。

尽它去、于我何干,便来也、关谁情绪。只一度春归,空费残红无数。


长亭怨慢 除夕(清·庄盘珠)  显示自动注释

又过却、小除夕了。爆竹桃符,那家春早。细雪霏霏,黄昏未歇打窗闹。

一灯相照。看隔岁、灯花小。翠黛未曾描,偏此夜、匆匆天晓。

谁料。冷清清屋角,尚有老梅含笑。朝来夜去,甚新岁、恁般啰唣。

把时序、草草开除,不愁教、乾坤不老。但有底方儿,能闰穷冬都好。


长亭怨(清·张景祁)  显示自动注释

深秋将尽,旅燕先归,旧雨天涯,怆焉梦别,余亦饥驱,惘惘将适金阊,书剑飘零,黯然无绪,同人皆有饯别之作,美成云“南陌脂车待发,东门帐饮乍阕”,况味正复相似,倚装赋此,情何以任。

甚梁燕、先辞秋社。别院寻巢,撇人帘下。浪阔江空,梦回孤枕,定应怕。

欲迟征棹,偏鹭堠、更番迓。便不挂蒲帆,也有日、离尊同把。

亲舍。念新词豆蔻,从此翠笺慵写。吹箫夜月,早冷落、旧时荷榭。

料此去、大好香溪,且莫为、湖山牵惹。况门外垂杨,啼得红鹃声哑。


长亭怨慢 壬戍秋,何梦华自杭来苏,欢叙数日,别后闻有买宅吴门之意,赋此柬之(清·戴延介)  显示自动注释

记梦绕、香溪深处。倚槛调莺,隔帘吹絮。归去西泠,昔游零落少佳趣。

故人应记,休忘了、旧盟鸥鹭。一笑重逢,又剪烛、西窗夜雨。

迟暮。问长卿游倦,底事尚成秋旅。离怀无据。更听到、一声南浦。

倘双栖、稳羡文禽,早料理、五湖家具。莫说与林逋,恐有梅花愁汝。


长亭怨慢 秋燕(清·戴延介)  显示自动注释

乍愁入、乌衣庭院。吹冷西风,吴天惊晚。絮语雕梁,年年飘泊惯销黯。

旧巢谁管。便去也、尚留恋。拂水与梢花,想提起、艳情都懒。

愁绾。更系上红丝,带了香闺新怨。倦游滋味,销几度、霜浓月澹。

料此后、闲煞斜阳,盼不到、归来双剪。但悄立黄昏,一桁画帘空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