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牌: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
暗香词谱
暗香 宋姜夔自度仙吕宫曲,咏梅花作也。张炎以此调咏荷花,更名《红情》。

暗香 双调九十七字,前段九句五仄韵,后段十句七仄韵 姜夔

  旧时月色 算几番照我 梅边吹笛 唤起玉人 不管清寒与攀摘 何逊而今渐老 都忘却 春风词笔 
  中平中仄仄中平中仄中平平仄仄仄中平中仄平平仄平仄中仄中平仄仄中中中中平平仄

但怪得 竹外疏花 香冷入瑶席 
中中中中仄平平中仄仄平仄

  江国 正寂寂 叹寄与路遥 夜雪初积 翠尊易泣 红萼无言耿相忆 长记曾携手处 千树压 
  中仄仄中仄仄仄中中平中中平仄仄平仄仄平仄中平仄平仄中仄平平中仄中中中

西湖寒碧 又片片 吹尽也 几时见得 
中平平仄仄中中平仄仄仄平中仄


此调始自此词,有赵以夫、吴文英、陈允平、张炎诸词可校。 按张词前段第二、三句“抱孤琴思远,几番弹彻”,“孤”字、“思”字俱平声。陈词第五句“閒数星河手堪摘”,“閒”字平声。赵词第六句“为问玉堂富贵”,“玉”字仄声。张词第七句“黯销魂、恨听啼鴃”,“黯”字仄声,“魂”字平声。张词第八句“想少陵、还叹飘零”,“还”字平声,陈词“烟溆阔、云远波平”,“烟”字平声。张词后段第一、二句“忆昨。更情恶”,“忆”字仄声。第三句“漫认著梅花”,“梅”字平声。赵词第四句“云弄疏影”,“云”字平声。张词第七句“一自飘零去后”,“一”字仄声,赵词“将见青青如豆”,“如”字平声。张词第八句“有羁怀、未须轻说”,“有”字、“未”字俱仄声,“羁”字、“怀”字俱平声。张词第九、十句“莫相忘、堤上柳,此时共折”,“相忘”二字俱平声,又一首“便到此、归未得,几曾忘却”,“忘”字平声。谱内可平可仄据此,馀参下词。 此词后段第八句,陈词作“古今但、双流一碧”,“一”字以入作平,故不参校入谱。

又一体 双调九十七字,前段九句五仄韵,后段十句七仄韵 张炎

  无边香色 记涉江自采 锦机云密 剪剪红衣 学舞波心旧曾识 一见依然似语 流水远 几回空忆 
  平平平仄仄仄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仄平平仄

看亭亭 倒影窥妆 玉润露痕湿 
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仄

  閒立 翠屏侧 爱向人弄芳 背酣斜日 料应太液 三十六宫土花碧 清兴后 风更爽 无数满 
  平仄仄平仄仄仄平仄平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仄仄平仄平仄平仄仄平仄仄平仄仄

汀洲如昔 泛片叶 烟浪里 卧横紫笛 
平平平仄仄仄仄平仄仄仄平仄仄


此与姜词同,惟后段第七句作折腰句法异。
历代作品
共98,分4页显示   1  2  3  4 下一页
吴文英 (1首)
吴潜 (4首)
姜夔 (1首)
张炎 (3首)
汪元量 (1首)
赵以夫 (1首)
陈允平 (1首)
彭子翔 (1首)
邵亨贞 (1首)
彭孙贻 (1首)
俞樾 (1首)
冯煦 (3首)
吴茝 (2首)
吴藻 (1首)
夏孙桐 (3首)
姚华 (2首)
庄焘 (1首)
张屯 (1首)
张景祁 (1首)
张玉珍 (1首)
暗香 夷则宫送魏句滨宰吴县解组,分韵得阖字(宋·吴文英)  显示自动注释

县花谁葺。记满庭燕麦,朱扉斜阖。妙手作新,公馆青红晓云湿。

天际疏星趁马,帘昼隙、冰弦三叠。尽换却、吴水吴烟,桃李靓春靥。

风急。送帆叶。正雁水夜清,卧虹平帖。软红路接。涂粉闱深早催入。

怀暖天香宴果,花队簇、轻轩银蜡。更问讯、湖上柳,两堤翠匝。


暗香(宋·吴潜)  显示自动注释

犹记己卯、庚辰之间,初识尧章说维扬。至已丑嘉兴再会,自此契阔。闻尧章死西湖,尝助诸丈为殡之,今又不知几年矣。自昭忽录示尧章暗香、疏影二词,因信手酬酢,并赓潘德久之诗云。

晓霜一色。正恁时陇上,征人横笛。驿使不来,借问孤芳为谁折。

休说和羹未晚,都付与、逋仙吟笔。算只是,野店疏篱,樵子共争席。

寒圃,众籁寂。想暗里度香,万斛堆积。恼他鼻观,巡索还无最堪忆。

萼绿堂前一笑,封老干、苔青莓碧。春漏也,应念我、要归未得。


暗香 再和(宋·吴潜)  显示自动注释

雪来比色。对澹然一笑,休喧笙笛。莫怪广平,铁石心肠为伊折。

偏是三花两蕊,消万古、才人骚笔尚记得,醉卧东园,天幕地为席。

回首,往事寂。正雨暗雾昏,万种愁积。锦江路悄,媒聘音沈两空忆。

终是茅檐竹户,难指望、凌烟金碧。憔悴了、羌管里,怨谁始得。


暗香(宋·吴潜)  显示自动注释

序:仪真去城三数里东园,梅花之盛甲天下。嘉定庚辰、辛巳之交,余犹及歌酒其下,今荒矣。园乃欧公记、君谟书,古今称二绝。犹忆其词云:高甍巨桷,水光日影,动摇而下上,其宽间深靓,可以答远响而生清风,此前日之颓垣断堑而荒墟也。嘉时令节,州人士女,啸歌而管弦,此前日之晦冥风雨、鼪鼯鸟兽之嗥音也。令人慨然。

澹然绝色。记故园月下,吹残龙笛。怅望楚云,日日归心大刀折。

犹怕冰条冷蕊,轻点污、丹青凡笔。可怪底,屈子离骚,兰蕙独前席。

院宇,深更寂。正目断古邗,暮霭凝积。何郎旧梦,四十馀年尚能忆。

须索梅兄一笑,但矫首、层霄空碧。春在手、人在远,倩谁寄得。


暗香 用韵赋雪(宋·吴潜)  显示自动注释

九垓共色。想洛滨剑客,吹呼长笛。貏豸老松,别树平欺烂柯折。

应是千官鹤舞,腾贺表、谁家椽笔。赐宴也,内劝宣来,真个是瑶席。

休怪,巷陌寂。有一种可人,扫了还积。悲饥闭户,僵卧袁安我偏忆。

凝望天童列嶂,谁大胆、偷藏遥碧。待问讯、清友看,怕难认得。


暗香(宋·姜夔)  显示自动注释

辛亥之冬,予载雪诣石湖。止既月,授简索句,且征新声,作此两曲。石湖把玩不已,使工妓隶习之,音节谐婉,乃名之曰《暗香》《疏影》。

旧时月色,算几番照我,梅边吹笛。唤起玉人,不管清寒与攀摘。

何逊而今渐老,都忘却春风词笔但怪得竹外疏花,香冷入瑶席。

江国,正寂寂。叹寄与路遥,夜雪初积。翠尊易泣,红萼无言耿相忆。

长记曾携手处,千树压西湖寒碧又片片、吹尽也,几时见得。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何逊:南朝梁人,能诗,以爱梅闻名。何逊曾作《扬州法曹梅花盛开》云,「兔园标物序,惊时最是梅。」后迁官,因爱扬州之梅,要求转任扬州。这里作者以何逊自比。
春风词笔:何逊《咏春风》,「可闻不可见,能重复能轻。镜前飘落粉,琴上响馀声。」
寄与:这里暗用南朝宋人陆凯的《赠范晔诗》,「折花逢驿使,寄与陇头人。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陆凯所折的花是梅花。
千树压西湖:宋时西湖孤山遍植梅花。

这两首词是文学史上著名的咏梅词,是姜夔的代表作之一。白石咏梅词共有十七首,古其全词的六分之一 ,此二篇最为精绝。张炎在所著《词源》中说:诗之赋梅,惟和靖一联而已,世非无诗,不能与之齐驱耳。词之赋梅,惟姜白石《暗香》、《疏影》二曲,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自立新意,真为绝唱。
所谓“和靖一联”,即宋初诗人林逋《山园小梅》中的“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两句。姜夔非常欣赏其句,就摘取句首二字,以之为“自度曲”咏梅词的调名。白石是南宋大音乐家,妙解音律,从此二篇咏梅词亦可看出其独创之功。
白石词往往有小序,或述作词缘起,或纪心绪行踪,要言不烦,与词的内容溶为一体,不可分割。从题序看,这两首词作于南宋光宗绍熙三年辛亥(1191)冬季,当时词人应邀到范成大退休隐居的苏州附近的石湖别墅作客。范成大也喜爱梅花,买园种梅,并著有《梅谱》。白石投主人之雅好 ,驰骋才华,创作了这两篇咏梅绝唱。
这二篇词的主旨令人难以索解。历代读者在欣赏它的美妙的词句的同时 ,不免要追寻它的言外寄托,于是,劝阻范成大归隐、哀叹徽钦二帝北狩、感慨今昔盛衰、怀念合肥旧游等等说法就都出现了。这些说法的是非颇难截然判断,因为作者是不明言他的寄托的,读者的理解各有不同也是完全允许的,不论见仁见智,只要言之成理,就可以自成一说。或者说,这两首词具有多功能指向,寄托国事,感慨今昔,追念旧游,思恋情人等多种主旨都有,形成一种含混,朦胧之美。
《暗香》、《疏影》在体制上也很有特点。作者自述“作此两曲” ,从音乐上讲是两只曲子;“授简索句”,从词篇上说却是一个题目 ,两首词,也可以说是一首。这种特殊体制为姜夔所首创,我们不妨称之为“连环体”,两环相连 ,似合似分,以其合者观之为一,以其分者观之为二。
《暗香》一词,以梅花为线索 ,通过回忆对比,抒写今昔之变和盛衰之感。全词共分六层。上片,开篇至“不管清寒与攀摘”五句为一层,从月下梅边吹笛引起对往事的回忆。以“旧时月色”开头,以往事递入,落笔便不平凡。已经勾勒出了时空范围,渲染出了感情基调。回忆旧时,拉开了时间距离;月色在天,撑起了空间境地;眼前的景象勾连着过去的经历,令人摇曳生情 。首句落笔得此四字,“便欲使千古作者皆出其下”(清刘体仁《七颂堂词绎》)。“唤起”二句 ,又引入怀人层层荡开 ,环环相生:由月色写到“算几翻照我 ”,画出回忆往日情事时的屈指凝神之态;再写“梅边吹笛”,在月下笛声中点出“梅”字,咏物而不避题面,亦见大手笔,直将“藏题”的技法视为细末 ,不屑遵循;再由笛声“唤起玉人”,以美人映衬梅花,直欲喧宾夺主,却急以“不管清寒与攀摘”收住,化险为夷,仍不离咏梅的本题。至此,一幅立体的,活动的,有人有物,有情有景,有声有色的生活图景、艺术境界,乃展现在读者的面前。月色下、笛声中,一位玉人在犯寒摘梅,境界何其清空幽雅 。贺铸的一首《浣溪沙》中有“玉人和月摘梅花”之句,意境已自高雅幽美,但与姜白石词相比,仍显单薄。姜词“不管清寒与攀摘”一句蕴藏着两层没有明说的意思:一是“与”人攀摘,既有与人同摘之义,也有摘梅以赠别人之义,这就暗中用上了“驿寄梅花”的典故,透露了陆凯的诗句“聊赠一枝春”的一层意思 ;另一层含义是,玉人之所以“不管清寒”,因为她怀着满腔的热情 ,且与外界的“清寒”恰相反衬。
玉人的一片深情密意全都倾注在梅花上,梅花的感情负载就格外厚重了 。开头几句写的是回忆中的情景,到“何逊而今渐老”两句,笔峰陡转,境界突变,由回忆回到现实,由欢乐往事转到而今的迟暮之悲。词人以何逊自此,是说自己年华已逝,诗情锐减,面对梅花,再难有当年那种春风得意的词笔了。正如词人所说 :“才固老尽,秀句君休觅”(《暮山溪》)。与上五句相比,境界何等衰飒。这是第二层。其实词人当时年仅三十五六岁,所以这当是自谦之词。而且何逊写的那首《 扬州法曹梅花盛开 》诗,“兔园标物序,惊时最是梅”等,实在算不得什么好诗,跟他喜爱梅花 ,一直挂念着扬州廨舍那株梅树的心情并不相称,可是后来,他从洛阳特意赶回扬州,再访那一树梅花时,却彷徨终日,不能下笔,连原先那平庸的诗也写不出来了。何逊虽有爱梅之心,而其才力不逮,没有做出好诗来(“春风词笔 ”是指他的《咏春风》诗“可闻不可见,能重复能轻。镜前飘落粉,琴上响余声 ”,咏物颇称工细)姜夔以之自比而表示谦逊不是相当合适吗?
“但怪得”至上片结尾为第三层,又把笔锋转回来 ,意谓尽管才不附情,见到石湖梅花的清丽幽雅,亦不免引动诗兴,以答谢主人的盛情美意。这几句映照小序,点明题旨。“竹外疏花,香冷入瑶席”,也是苏东坡《和秦太虚梅花》诗“竹外一枝斜更好”之意,是对石湖梅花的具体描绘。以竹枝映衬疏花,写其形貌姿色;以瑶席映衬冷香,写其高洁的品性,着墨不多而形神俱现。
下片承上片中写身世之感。从“红国”到“红萼无言耿相忆”是第四层,感情曲折细腻而又富于变化。换头余鸡独处异乡,空前冷清寂寞,内心情感波澜起伏。“寄与路遥,夜雪初积”,则言重重阻隔,纵然折得梅花也无从寄达,相思之情,难以为怀,只有耿耿于怀,长相忆忘而已。“翠尊易泣,红萼无言”,词采甚美 。“翠”与“红”是作者特意选用的艳色,用以与上文的“月”、“玉”、“清”、“瑶”等素洁的字面相“破”,通过对比 ,取得相得益彰的色彩效果。把翠尊而对红萼,由杯中之酒想到离人之泪,故曰“易泣”;将眼前的梅花看作远方的所思,悄然相对,虽曰“无言”,而思绪之翻腾、默默之诉说又何止万语千言。正是无言胜有言,无声胜有声。
“长忆曾携手处”三句是第五层。由“相忆”很自然地接续到“长记 ”,于是又打开了另一扇回忆的窗子,写到当年与情人携手同游梅林的情景。千树梅花,无尽繁英,映照在寒碧的西湖水面之上。这一片繁梅 ,亦如邓尉山的“香雪海”,在作者的笔下显得十分壮观,比起上文的“竹外疏花”来,完全是另一番景象 。午树压、西湖寒碧是词中名句,境界幽美,词语精工,冷峻之中透露出热烈的气氛。词情发展至此,终于形成高潮。
最后两句又是一层,词笔顿时跌落,写到梅花的凋落飘零的肃刈景象。“又片片吹尽也”,语似平淡而感叹惋惜之情却溢于言表。“几时见得”,应是一语双关之词,梅花落了何时再开?相忆之人分别已久何时再逢?正因为巧妙绾合两重意思,所以显得韵味十分深长。
《暗香》重点是对往昔的追忆,而《疏影》则集中描绘梅花清幽孤傲的形象,寄托作者对青春、对美好事物的怜爱之情。 《疏影》一篇,笔法极为奇特,连续铺排五个典故,用五位女性人物来比喻映衬梅花,从而把梅花人格化、性格化,比起一般的“遗貌取神”的笔法来又高出了一层。
上片写梅花形神兼美 。“苔枝缀玉”三句自成一段,它描绘了一株古老的梅树,树上缀满晶莹如玉的梅花,与翠禽相伴同宿。苔枝,长有苔藓的梅枝。缀玉,梅花象美玉一般缀满枝头。这三句用了一个典故。
讲的是隋代赵师雄在罗浮山遇仙女的神话故事,见于曾慥《类说》所引《异人录》略谓:隋开皇年间,赵师雄调伍广东罗浮,行经罗浮山,日暮时分,在梅林中遇一美人 ,与之对酌,又有一绿衣童子歌舞助兴,“师雄醉寐,但觉风寒相袭,久之东方已白,起视大梅花树上有翠羽剌嘈相顾 ,月落参横,惆怅而已 。”
原来美人就是梅花女神,绿衣童子大亮以后就化为梅树枝头的“翠禽”了 。作者用这个典故,入笔很俏,只用“ 翠禽 ”略略点出。读者知其所用典故,方知“苔枝缀玉”亦可描摹罗浮女神的风致情态 ,“枝上同宿”也是叙赵师雄的神仙奇遇。姜夔爱用此典,其《鬲溪梅令》有句云 :“谩向孤山山下觅盈盈,翠禽啼一春”。这个典故,使得梅花与罗浮神女融为一体,似花非花,似人非人,在典雅清秀之外又增添了一层迷离惝恍的神秘色彩。
“客里”三句由“同宿”,转向孤独 ,于是引出第二个典故——诗人杜甫笔下的佳人。杜甫的《佳人》一诗,其首尾云 :“绝代有佳人,幽居在空谷。天寒翠袖薄,日暮倚修竹 。”这位佳人,是诗人理想中的艺术形象,姜夔用来比喻梅花,以显示它的品性高洁,绝俗超尘,宁肯孤芳自赏而绝不同流合污。北宋词人曹组《蓦山溪》咏梅词中,有“竹外一枝斜,想佳人,天寒日暮”的句子,也用了苏诗和杜诗的典故。诗词用典,都要经过作者的重新组合与精心安排,姜夔在引出佳人这个艺术形象之前,先写了“客里相逢”一句,使作品带上了一种漂泊风尘的知遇情调,又写了“篱角黄昏”一句,这是与梅花非常相称的环境背景,透露了一点冷落与迟暮的感叹,显示了梅花的高洁品格。
“昭君”至上片结句是词中重点,写梅花的灵魂。意谓:梅花原来是昭君的英魂所化,她不仅有绝代佳人之美容,而且更有始终荣辱于祖国的美好心灵。这几句用王昭君的典故,作者的构思,主要是参照杜甫的《咏怀古迹》五首之三:
群山万壑赴荆门,生长明妃尚有村。
一去紫台连朔漠,独留青冢向黄昏。
画图省识春风面,环佩空归月夜魂。
千载琵琶作胡语,分明怨恨曲中论。
“ 一去紫台 ”句,被姜夔加以想象,强调昭君 “但暗忆江南江北 ”,用思国怀乡把她的怨恨具体化了 ;“环佩空归”一句也得到了发挥,说昭君的月夜归魂“化作此花幽独”,化为了幽独的梅花 。为昭君的魂灵找到了归宿,这对同情她的遭遇的人们是一种慰藉;同时,把她的哀怨身世赋予梅花,又给梅花的形象增添了楚楚风致。
换头三句推开一笔 ,说明梅花不仅有美的容貌,美的灵魂 ,而且还有美的行为——美化和妆扮妇女。
用的是寿阳公主的典故 。蛾,形容眉毛的细长;绿,眉毛的青绿颜色 。《 太平御览》引《杂五行书》云:“宋武帝女寿阳公主,人日卧于含章殿檐下,梅花落公主额上,成五出花,拂之不去。皇后留之,看得几时,经三日,洗之乃落。宫女奇其异 ,竞效之 ,今‘梅花妆’是也。”“犹记深宫旧事”一句绾合两个典故,王昭君入宫久不见幸,积悲怨,乃请行,远嫁匈奴,也是“深宫旧事” ,“犹记”二字一转,就引出“梅花妆”的故事来了 。那人正睡里 ,飞近蛾绿”,写出了公主的娇憨之态,也写出了梅花随风飘落时的轻盈的样子 。这个典故带来了一股活泼松快的情调,使全词的气氛得到了一点调剂。
最后一个典故是汉武帝“金屋藏娇”事 ,《汉武故事》载 ,汉武帝刘彻幼时曾对姑母说:“若得阿娇作妇 ,当作金屋贮之也 。”盈盈,仪态美好的样子,这里借指梅花。这三句由梅花的飘落引起了惜花的心情,进而联想到护花的措施。这与上片“昭君”等句遥相绾合 ,是全词的题旨所在。“莫似春风,不管盈盈”,直是殷切的呼唤 ,“早与安排金屋”,更是热切的希望。可是到头来,“还教一片随波去” ,花落水流,徒有惜花之心而无护花之力,梅花终于又一次凋零了。
五个典故,五位女性,包括了历史人物、传奇神话、文学形象;她们的身分地位各有不同 ,有神灵、有鬼魂,有富贵、有寒素,有得宠、有失意;在叙述描写上也有繁有简、有重点有映带,而其间的衔接与转换更是紧密而贴切。
“却又怨 、玉龙哀曲”,可以看作是为梅花吹奏的招魂之曲。马融《长笛赋》:“龙鸣水中不见己,截竹吹之声相似。”故玉龙即玉笛。李白诗云:“黄鹤楼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 。“哀曲”当是《梅花落》那支古代曲子。这是从音乐这一侧面来申明爱护梅花的重要性 。再有 ,这儿的“玉龙”是与前篇的“梅边吹笛”相呼应的,临近收拍,作者着力使《疏影》的结尾与《暗香》的开头相呼应,显然是为了形成一种前勾后连之势,以便让他所独创的这种“连环体”在结构上完整起来。
“等恁时,重觅幽香,已入小窗横幅 。”又从绘画这一角度加以深化主题 。《疏影》最后一句的“小窗横幅”应该是与《 暗香》的开头一句“旧时月色”相呼应的,那么 ,“小窗横幅”就既可解释为图画又可解释为梅影了。月色日光映照在纸窗上的竹影梅影,也是一种“天然图画”,非常好看。《疏影》中所出现的梅花的形象,梅花的性格,梅花的灵魂,梅花的遭遇,寄托了作者身世飘零的感叹,表现了对美好事物应及时爱护的思想。
姜夔作《暗香》 、《疏影》词,的确是“自立新意”,新在何处?在于他完全打破了前人的传统写法,不再是单线的、平面的描摹刻画,而是摄取事物的神理创造出了多线条、多层次、富有立体感的艺术境界和性灵化 、人格化的艺术形象。作者调动众多素材,大量采用典故,有实有虚、有比喻有象征,进行纵横交错的描写;支撑起时间、空间的广阔范围,使过去和现在、此处和彼地能够灵活地 、跳跃地进行穿插;以咏物为线索,以抒情为核心,把写景、叙事、说理交织在一起,并且用颜色 、声音、动态作渲染描摹,并且多用领字起到化虚为实的作用,这样,姜夔就为梅花作出了最精彩的传神写照。

暗香 海滨孤寂,有怀秋江、竹闲二友别本(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作海滨孤寂,鱼浪不来,寄李商隐。

羽音辽邈。怪四檐昼悄,近来无鹊。木叶吹寒,极目凝思倚江阁。

不信相如便老,犹未减、当时游乐。但趁他、斗草筹花,终是带离索。

忆昨。更情恶。谩认著梅花,是君还错。石床冷落。闲扫松阴与谁酌。

一自飘零去远,几误了、灯前深约。纵到此、归未得,几曾忘却。


暗香 送杜景斋归永嘉(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猗兰声歇。抱孤琴思远,几番弹彻。洗耳无人,寂寂行歌古时月。

一笑东风又急。黯消凝、恨听啼鴂。想少陵、还叹飘零,遣兴在吟箧。

愁绝。更离别。待款语迟留,赋归心切。故园梦接。花影闲门掩春蝶。

重访山中旧隐,有羁怀、未须轻说。莫相忘,堤上柳、此时共折。


红情/暗香 疏影、暗香,姜白石为梅著语,因易之曰红情、绿意以荷花荷叶咏之(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无边香色。记涉江自采,锦机云密。剪剪红衣,学舞波心旧曾识。

一见依然似语,流水远、几回空忆。看□□、倒影窥妆,玉润露痕湿。

闲立。翠屏侧。爱向人弄芳,背酣斜日。料应太液。三十六宫土花碧。

清兴凌风更爽,无数满汀洲如昔。泛片叶、烟浪里,卧横紫笛。


暗香(宋末元初·汪元量)  显示自动注释

西湖社友有千叶红梅,照水可爱。问之自来,乃旧内有此种。枝如柳梢,开花繁艳,兵后流落人间。对花泫然承脸而赋

馆娃艳骨。见数枝雪里,争开时节。底事化工,著衣阳和暗偷泄。

偏把红膏染质,都点缀、枝头如血。最好是、院落黄昏,压栏照水清绝。

风韵自迥别。谩记省故家,玉手曾折。翠条袅娜,犹学宫妆舞残月。

肠断江南倦客,歌未了、琼壶敲缺。更忍见,吹万点、满庭绛雪。


暗香 为毅斋知院赋(宋·赵以夫)  显示自动注释

冰花炯炯。记那回占断,春风鳌顶。独抱寒香,得意西湖酒初醒。

为问玉堂富贵,争得似、山中深靓。向岁晚,竹翠松苍,闲伴一枝冷。

南浦,水万顷。想月湿断矶,云弄疏影。粉英落尽。孤鹤长鸣夜方永。

将见青青似豆,又迤逦、传黄风景。听报道、催去也,再调玉鼎。


暗香(宋·陈允平)  显示自动注释

霁天秋色。正倚楼待月,谁伴横笛。涨绿浮空,闲数河星手堪摘。

弥望澄光练净,分付与、玄晖才笔。烟溆阔,云远波平,归鸟趁风席。

南国。信音寂。怅雁渚渡闲,鹭汀沙积。藓碑露泣。时拊遗踪暗嗟忆。

人事空随逝水。今古但、双流一碧。待办取、蓑共笠,小舟泛得。


暗香(宋·彭子翔)  显示自动注释

序:寿停云翁七十。其年,云山风有亭火后重建

停云望极。问秀溪何似,英溪风月。劫火灰飞,又见雕檐照寒碧。

何事归来归去,似熙载、江南江北。还又向、殊乡初度。

故乡人,却为客。是则。家咫尺。不是有、莼羹鲈鲙堪忆。

从心时节。消得山阴几双屐。莫把放翁笑我,又似忆、平泉花石。

篱菊老,梅枝亚,不归怎得。


暗香(元末明初·邵亨贞)  显示自动注释

序:吴中顾氏旧时月色亭,陆壶天倡始,用白石先生元韵以咏。黄一峰持卷索赋。

水边寒色。又怎禁傍晚,一声长笛。废苑日斜,玉蕊疏疏未快摘。

回首江南旧梦,何处觅、黄昏诗笔。纵近日、雪满西泠,谁解为移席。

萧瑟。更幽寂。记驻马断桥,顿觉愁积。倚风暗泣,离黍残碑尚追忆。

绝艳无人管领,潮自落、吴山横碧。便想象、风景好,可能再得。


暗香 梅花用白石韵(明末清初·彭孙贻)  显示自动注释

凄凄夜色,且醉扶红袖,倚楼横笛。唤起玉龙,斜月鳞鳞晓星摘。

回首故人天际,欲书寄瑶华无笔。谁共我、枕石山中,霜冷露盈席。

南国,音信寂。纵千里相思,方寸堆积,悲吟当泣。不是思君定谁忆?

犹记一枝送影,香梦人、罗浮空碧。奈可翠禽叫转,不归也得。


红情(清·俞樾)  显示自动注释

内子季兰尝论果品,谓樱桃似美人,橄榄似名士,余喜其语甚隽,为谱二词,红情咏樱桃,绿意咏橄榄,既为名士美人作佳传也。

朱檐争摘。看赤琼琢就,垂垂珠菂。艳极更娇,樊素香唇略堪匹。

公子金衣旧族,记生小、曾经相识。有底恨、玉椀晶盘,红泪贮涓滴。

鹦粒。酒边拾。爱一捻艳脂,染成颜色。梦中小婢。何处青衣费寻觅。

今日同参玉板,还检点、绮词呈佛。问綵伴、红玉可,绿珠难及。


暗香 晚登燕子矶,寄蘋湘、漱泉(清末民国初·冯煦)  显示自动注释

数声怨笛。又无端唤我,来寻陈迹。点点峭帆,半带残阳下荒驿。

幽壑潜蛟自舞,浑怒卷、银涛千尺。甚绝磴、一线侵云,犹有晚樵识。

归客。正恻恻。数断角剩烽,总是离索。俊游记得。春草如烟上吟屐。

茸帽西风渐暝,空望极、危岑寒碧。算旧日、携酒处,去潮更急。


暗香(清末民国初·冯煦)  显示自动注释

十二月五日大雪,舟过峡中,万山皆缟素,其上云气迷濛,与天一色,山半枫柏萧萧,时露丹碧,下则奔涛千尺,如喷银沫。野鸥数点,拍拍过江去。此身恍在冰壶,曾不知世俗尘壒,此西征最胜处。亦予三十二年中第一奇遇也。拟作峡中泛雪图,先为此解纪之

朔风正峭。又一篷夜雪,江空人杳。几片冻鸥,不管残寒下云表。

休讶潘郎鬓点,算愁外、青山俱老。望万里、湿粉乾坤,疑是素蟾照。

欹帽。更一啸。指石际冷枫,惨绿多少。软红尽扫。犹胜当年剡溪棹。

赢得閒身画里,知碧宇、琼楼重到。甚峡影、悬似练,玉龙自绕。


暗香 题家书后(清末民国初·冯煦)  显示自动注释

酒阑江阁。甚轻衾似水,羁人先觉。梦到淮南,澹月微霜下帘幕。

长是歌离赋别,休更卜、镫前红萼。算几日、鬓影都华,双袖也应薄。

楼角。正萧索。记伴我微吟,数遍寒柝。沈郎瘦削。曾倚炉熏与调药。

孤负机中锦字,湘水阔、征鸿谁托。便夜夜、归去也,忍教见却。


暗香 咏梅(清·吴茝)  显示自动注释

空山雪满,又携筇吟绕,疏烟笼岸。不似梨花,几度东风怕吹散。

环佩湘妃迹杳,思洛浦、梦魂飞见。倩醉墨、写影生绡,篱落水清浅。

殊羡。渐春转。试翠禽一声,酒醒人远。残冰流涧。一种诗情苦清怨。

寂寂巡檐索笑,怎未许、小红轻换。只夜静、听鹤唳,一声天半。


红情 红梅。用玉田韵(清·吴茝)  显示自动注释

无多春色,讶玉颜笑浅,暗窥篱密。换了霓裳,不似罗浮旧相识。

薄醉朦胧未醒,疑夜雨、小楼遥忆。算九九、匀遍胭脂,和露晓妆湿。

欹立。帽檐侧。似九英映人,趁迎朝日。炼砂剩液。寒鹤低头啄苔碧。

应忆洗多渐减,仍冷抱、冰魂如昔。甚出塞、声断续,坐闻怨笛。


暗香(清·吴藻)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阑天竹花和俞少卿世兄作

是花是竹。有叶分个字,香含皱玉。种傍粉垣,小样娟娟数丛绿。

空谷佳人自倚,笼翠袖、肌肤生粟。料不为、去去春光,芳意碎如蹙。

梅熟。雨又足。似未坼柳绵,那怕风逐。晓禽乱扑,红豆相思几时啄。

长记瑶瓶供养,伤岁暮、寒盟难续。试看取、开遍也,一枝怨独。


红情·荷花生日(清末民国初·夏孙桐)  显示自动注释

愁红一色。便翠筒酹与,年年今日。锦烂云稠,暗里秋心有谁识。

流水盈盈似梦,惆怅入、汀洲凉笛。莫更问、画舸鸳鸯,风露纵凄咽。

消息。渺江国。叹剩粉堕脂,镜心凝碧。采香倦客。肠断凌波旧痕觅。

为证三生絮果,轻换了、珠房冰菂。祗耿耿青霭里,暮天望极。


暗香·白莲。章曼仙招社集于法源寺,以暗香疏影赋寺中花木(清末民国初·夏孙桐)  显示自动注释

露铅欲滴。照小池静影,亭亭枝立。耐暑玉肌,出水清凉总如拭。

摇曳风裳淡冶,宜对我、山人衣白。看尽日、有恨无言,幽思入吟笔。

岑寂。众香国。便证与静因,供佛初折。闹红尽涤。端合芬陀署禅室。

一向茶烟榻畔,浑未觉、西风消息。甚处素心伴杳,涉江暗忆。


暗香·至日逢雪,社作二首,用白石咏梅韵(清末民国初·夏孙桐)  显示自动注释

凤城寒色。正昨宵冻涩,西楼残笛。碾碎玉街,树树冰纹待堪摘。

云物今朝倦数,知冷入、郊坛吟笔。笑尽日、熨遍炉熏,清梦滞茸席。

香国。万花寂。问早萼怨红,半庭烟积。箭虬漫泣。瞥眼东风动遥忆。

销尽羁怀几许,白战斗、尊中春碧。便九九、图遍也,绮寮伴得。


暗香 画梅,枣华遗墨也。雨甥属题,凄然赋此,依韵拟石帚(丙辰)(清末民国初·姚华)  显示自动注释

倩春着色。尚压寒弄影,迎人横笛。画了索诗,一纸灯前许雕摘。

不算年光似水,空依约研冰调笔。怨落月独秀幽姿,无语接瑶席。

京国。夜阒寂。待诉与近怀,旧臆如积。堕钗暗泣。妆阁凄清有人忆。

和靖江乡住处,魂梦冷千山笼碧。便讯遍烟共水,也难探得。


暗香 依韵拟石帚,题枣花墨梅(清末民国初·姚华)  显示自动注释

莲华庵中小轩二楹,树枣已华,第一女銮主焉。其后銮归门人文宗沛,二年而殒。宗沛哀之甚,每检得遗墨,必来乞句。既依韵拟石帚暗香疏影二阕题照水梅小幅以去,此双钩折枝墨梅装之逾岁而未有词。岁暮养疴,客思无藉,因更谱暗香,老去才思顿减,恨无秀句以酬枣灵也。丁巳十二月有二日。

水痕月色。和冷烟作(去声)暝,先春愁笛。画里欲仙,一翥声声怎教摘。

长使东风泪洒,添酸涩南枝吟笔但照彻独夜青灯,香影扑凉席。

南国。路寂寂。便种了墓门,堕叶黄积。照颜对泣。遗墨堂前悄相忆。

惊断天寥午梦,人去住罗浮空碧。试问讯凭翠羽,几声唤得。


暗香 和张笔芳梅花词(清·庄焘)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见《词综续编》

四山寒色,正小园雪后,悠然闻笛。细蕾乍匀,休认珠胎误轻摘。

略见横枝映水,渐催动、吟香诗笔。待画取、尘外幽芳,春思散瑶席。

仙国,正寥寂。想庾岭夜长,月华重积。梦回自泣,一堕红尘渺难忆。

闲向妆台对影,应伴我、湘兰凝碧。问素女琼佩响,几人听得。


暗香 和张笔芳梅花词(清·张屯)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见《词综续编》

溶溶夜色。向苔阶小立,临风横笛。香袭素裾,珠橤盈盈忍攀摘。

最爱孤林淡月,写清韵、疏帘吟笔。卷绣幕,玉蝶飞来,春影堕文席。

南国,境沉寂。正瘐岭梦回,冻雪犹积。翠弦欲泣,历尽冰霜不堪忆。

还剩一枝瘦骨,疏竹外、石寒溪碧。闲看取、潇洒致,冷情自得。


暗香 梅魂(清·张景祁)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按石帚旁谱协四声,禁用招返销断等字

数声玉笛。唤懒云暗堕,愁春无力。乍引绿幡,一枕寒香杳难觅。

环佩归来夜悄,空望极、关山行客。任化作、蝶梦悠扬。

和影宿烟驿。

消息,更阒寂。况戍馆闭门,暮角凄恻。故园谩忆,残月清尊是何夕。

寻向朦胧纸帐,浑怨却、霜天明白。怕渐渐、飘散了,古菭瘗碧。


暗香 咏梅。用白石韵(清·张玉珍)  显示自动注释

花中绝色。但绕花看遍,莫愁横笛。晓镜妆成,珍重琼英未轻摘。

软玉笺裁秀句,惟记省、坡仙词笔。最好是、淡月黄昏,疏影上芳席。

乡国。慰寥寂。奈竹外轻寒,露华微积。离情欲泣。岁岁春初苦相忆。

几树斜临曲岸,香浸也、半池空碧。算燕燕、瘦尽了,那能学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