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从下表选择或输入词牌名: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  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引自archive.org)

帝台春词谱
帝台春 唐教坊曲名。《宋史·乐志》:琵琶曲有《帝台春》,属无射宫。

帝台春 双调九十七字,前段十句五仄韵,后段十一句七仄韵 李甲

  芳草碧色 萋萋遍南陌 暖絮乱红 也似知人 春愁无力 忆得盈盈拾翠侣 共携赏 凤城寒食 
  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仄仄平仄仄平平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仄仄平平仄

到今来 海角逢春 天涯倦客 
仄平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

  愁旋释 还似织 泪暗拭 又偷滴 漫倚遍危阑 尽黄昏 也只是 暮云凝碧 拌则而今已拌了 
  平仄仄平仄仄仄仄仄仄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平仄

忘则怎生便忘得 又还问鳞鸿 试重寻消息 
平仄仄平仄平仄仄平仄平平仄平平平仄


此调惟此一词,无他首可校。
历代作品
李甲 (1首)
刘基 (1首)
彭孙贻 (1首)
符锡 (1首)
俞樾 (1首)
周贻繁 (1首)
朱祖谋 (2首)
梁清标 (1首)
樊增祥 (1首)
陆求可 (1首)
近现代
吴湖帆 (1首)
周岸登 (1首)
张尔田 (1首)
詹安泰 (1首)
帝台春(宋·李甲)  显示自动注释

芳草碧色,萋萋遍南陌。暖絮乱红,也知人、春愁无力。

忆得盈盈拾翠侣,共携赏、凤城寒食。到今来,海角逢春,天涯为客。

愁旋释。还似织。泪暗拭。又偷滴。谩伫立、遍倚危阑,尽黄昏,也只是、暮云凝碧。

拼则而今已拼了,忘则怎生便忘得。又还问鳞鸿,试重寻消息。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这是一首伤春词。词中以潇洒风流的情致,抒写了春晚怀旧之情。
上片首句起笔不凡为写春愁作了有力的烘托、渲染。“萋萋”句极写芳草之盛,“絮”而曰“暖”,“红”而称“乱 ”“草长花飞 ,触眼一片暮春景象 。至此“春愁”二字便呼之欲出。絮飞花落而使人愁,本是寻常蹊径 ,而这里说花絮知人春愁 ,从对面落笔。
“无力”二字双关,既状人之恹恹愁情态,也写花絮飘坠时轻柔形象,似亦知人之懒乏无力而有意相陪者,情思深婉。
以下三句,写往日的欢娱。凤城即京城。北宋汴京寒食清明节日 ,“四野如市,往往就芳树之下,或园囿之间 ,罗列杯盘,互相劝酬。都城之歌儿舞女,遍满园亭,抵暮而归”。(《东京梦华录》卷七)“拾翠侣”本于曹植《洛神赋》:“尔乃众灵(神)杂,命俦啸侣,或戏清流,或翔神渚,或采明珠,或拾翠羽。”
这里是指一同游春的一位歌儿舞女 ,“盈盈”是说她的风姿仪态美好。这两句只说得一件事,而诸般风流缱绻,已在言外。上片结末三句,词意陡转,由美好的回忆跌落到孤独惆怅的现实生活中来,仍接应“春愁 ”。一样逢春 ,不同滋味,对比强烈。词之上片,采用忆昔比今的手法,道出了春愁生发的原因。
过片四句,承上浓墨重彩地描绘春愁的具体情状。“愁旋释,还似织;泪暗拭,又偷滴。”四个三字句,句句用韵 ,如冰霰降地,淅沥有声。此十二字四句,散则为四韵,合则为两组,总之为一意,以言愁,泪亦是愁的表现也。两组之中,“愁”的一组,“旋释”是虚,“还织”是实;用“织”字,是言愁似网困人,无可遁逃。“泪”的一组,“暗拭”于前,已藏“滴”字;“偷滴”随之,“滴”且不已;“暗”字“偷”字,又写出独自伤心无人与诉情景。总言愁不可解,悲不可遏,下字既精炼,又绵密。人此四句全是满心而发,肆口而成,不施辞采,不用典实,俞陛去《五代词选择》(按:俞书此首作南唐中主李璟词)评云:“转头四句皆三字一句,且多仄韵,节短而意长。论情致则婉若游丝,论笔力则劲如屈铁。
以下三句 :“谩伫立、遍倚危阑,尽黄昏,也只是暮云凝碧 ”。谩,徒也,空也。倚数远望,不见伊人 ,直至黄昏。暮云凝碧,用江淹《拟休上人怨别》诗“日暮碧云合”,而隐含其下句“佳人殊未来”。然而这不是有约而不来,也不是知其所在盼其或来而竟无有。两人的关系是已经离绝了的,所谓“拚则而今已拚了 ”,自己何尝不知道 ;之所以仍痴痴远望者,是又所谓“忘则怎生便忘得”也。两句中有多少追思,深海,失落感,牵惹意,在“暮云凝碧”这样典雅的句子之后 ,出此又白又浅的语言表述之 ,而又觉其甚为和谐 ,才人笔下,竟无所不可。明人潘游龙云:“‘拚则’二句,词意极浅,正未许浅人解得。”(《古今诗余醉》)结拍“又还问鳞鸿,试重寻消息”,全词思如流水,至此水到渠成,符合人物感情发展的逻辑,使全词在情节上又进了一步。
全词抒写春愁,情感脉络十分清楚:因忆旧侣→苦于幽独→至愁且泪,于是寻思其人。整首词意脉相通,浑然天成,把春晚怀旧之情抒写得委婉动人。

帝台春(元末明初·刘基)  显示自动注释

凉雨新沐,秋花遍墙角。门对远山,山带斜阳,葱茏相属。

明月今宵巳自满,又争柰、素娥幽独。向天涯,望月兴怀,愁多如簇。

年岁促,欢去速。意易足,事难续。镜掩懒重开,纵春风,也不解、染黄成绿。

陇首孤云去无际,草上露华白如玉。且深下红帘,倒金樽醽醁。


帝台春 春恨用南唐元宗韵(明末清初·彭孙贻)  显示自动注释

花影脉脉,春愁黯无力。成阵乱红,不管人愁,无风飞急。

冷落秋千上已后,较愁似、去年今日。问多情,燕子刚来,天涯消息。

无消息,归未得,守月直到灯黑。尽夜夜朝朝泪痕多,准不过一江潮汐。

人去今春已非旧,春去那人可如昔。便侬做东风,肯花枝怜惜。


帝台春 为府学师生送徐太守北觐并引 代君家作(明·符锡)  显示自动注释

伏以汉水龙潜廓清斯在虞庭凤仪禅受非偶一人抚重熙之运列侯当述职之期水类朝宗埶莫容巳人方怀邓挽讵可留恭惟邦伯徐老先生江东发迹海内知名久驰誉于台郎累分符于郡牧词章士林之冠冕政化蔀屋之帡幪职此下方际斯盛世延奖学行张忠定之遗规赈贷疲民范文正之遐轨吏胥屏息寮寀恊恭喻水金川福星旁烛石龟洲凤诗藻交腾况滋郡校司训严某等济济师儒化当首善而佩服尤深者乎是宜熊轓膏牵仙艖杨舲敷奏功言天门伊迩故陟明不远人怀借寇之心乃偕计自今士切登龙之望缘知老丑谩假芜词葵诚倘鉴言赠云何其词曰

亭亭物表。器宇秋天杳。廉明太守,说向吾人,古来稀少。

清风两袖朝天去,转眼是、凤池春晓。好敷陈,兽锦袍新,御炉香袅。

蓬莱岛。莺花绕。霜月皎。鸡人早。伫献绩天颜,渥恩重,谩回首、石城云杪。

舟楫川途莫道烦,乾坤整顿还须了。记取旧门墙,几人归鉴藻。


帝台春 送竹樵方伯入觐(清·俞樾)  显示自动注释

幢葆启戟。迢迢赴京国。驿路早梅,喜挈清娱(如夫人随行),同寻春色。

咫尺觚棱金阙近,听宫漏、鹭鹓祥集。想从容,奏对明光,香烟细裛。

驰玉勒。行紫陌。返第宅。召宾客。再省识帝里,莺花过,元宵后、大好艳阳风日。

应有温纶自天降,前后主恩四持节与吴下宾萌,又重联吟席。


帝台春 感旧(清·周贻繁)  显示自动注释

车辙马迹。红尘共驱策。曾几载间,顿把青丝,催成华色。

转忆当年谈笑处,谩思念、帝乡风日。更谁知,好景无常,翻成愁国。

医不识。香未觅。泪尽滴。恨难释。叹半世功名,幻如春。

梦一领、素毡犹昔。归渡吴江万重浪,居止楚山数椽宅。

问泉路相思,可般般追忆。


帝台春 丰台芍药(清末民国初·朱祖谋)  显示自动注释

方罫曲折,花农旧生活。谷雨半晴,绣槛争移,宫衣微脱。

插帽传笺一笑处,尽消遣、谢郎吟箧。甚而今,废绿平烟,只闻鶗鴂。

尘影瞥。迷眼缬。泪点叠。渍鹃血。怕婪尾年芳,近斜阳候,不是等闲离别。

何况东风往来路,都换钿辕旧时辙。剩一片琼田,渺春人罗屧。


帝台春 寿词(清末民国初·朱祖谋)  显示自动注释

冈上竹黄,祥云绚南国。瀛海秋澄,闻道今年,蟠桃初实。

好是金英浥露处,劝觅醉、郦乡泉洁。话春晖,子舍心情,云帆催发。

堂锦幂,萓翠茁。驻凤翼,粲鲛额。正紫禁仙郎,彩衣归也,亲祝春慈南极。

料得瑶台谱家庆,香入金觞暖仙液。拜寿母年年,认幔纱霞赩。


帝台春 春怀(清·梁清标)  显示自动注释

晴日炙。雪初消,池水碧。游鲤负冰,好鸟窥人,闲愁增剧。

追忆年时香阁里,携手看、故山春色。奈而今,恼乱东风,偏吹孤客。

春犹昔。浑暗掷。人咫尺。何从觅。叹陌上青青,又生芳草,薄暮绿烟如织。

湖海气难一旦减,儿女泪已千行滴。渐近了花朝,怕重提寒食。


帝台春(清末民国初·樊增祥)  显示自动注释

二月初六日,晓起过西园,薄冷殢花,嫩阴酿雨,徘徊池上,漫赋此词。

清閟小幅,溪山黯青绿。丝雨弄晴,二月东风,今朝初六。

草色苔光交旖旎,又还我、一庭芳缛。借春阴,直到花朝,红棠开足。

泉响谷,清似玉。树绕屋,翠如幄。且抖擞官身,勾当春事,日日闭门休沐。

雪积一分二分水,花亚十竿百竿竹。便随分携尊,总人间清福。


帝台春(自述)(清·陆求可)  显示自动注释

人潦倒。鬓华催对秋昊。春树暮云,隔断淮南,许多朋好。

点点黄沙争扑面,那堪侍、板舆亲老。缀朝班,无补承明,早嗟枯槁。

山渺渺。风浩浩。身似鸟,长安道。空回首乡山,接天连地,但见王孙芳草。

几度梦寻南下路,雁行何处心如捣。又尘冗匆匆,问高天清晓。


帝台春 次李景元韵(清末近现代初·吴湖帆)  显示自动注释

银海一色。愔愔绕香陌。紫燕正迷,取次酬春,抛残心力。

玉笛萦回昨梦里,似官柳、困眠寒食。奈情何,锦幄■芳,雕梁归客。

冰丝释。绡又织。镜晕拭。泪偏滴。悔几度风,只当初是,尽付坠红飘碧。

愁却多愁且休了,缘则有缘怎消得。对花下玲珑,暂安排将息。


帝台春 瀛台明曰南台,亦曰趯台陂。平临太液,南有知稼轩,迤西为丰乐园(清末近现代初·周岸登)  显示自动注释

三海叠碧。瀛台正南直。珠楯玉阑,几见当年,兴亡陈迹。

似说尧囚复舜死,只无语、夜蟾知得。更休言、帝子鹃魂,春秋麟笔。

星历历。天咫尺。照寂寂。旧宫掖。怕眢井波红,溅胭脂泪。

点点尚悲倾国。应雪重华二妃涕,犹却苍生鬼神席。

莫轻扇秦灰,问秋风金狄。


帝台春·春日薄游,酒边感遇,赋示霜厓(清末近现代初·张尔田)  显示自动注释

梅市雪落,风光遍京洛。还念旧狂,倚玉芳樽,眠香朱阁。

閒却调筝柔素手,凤帏畔、嫩红谁握。叹春来、倦旅花时,天涯飘泊。

秦箫乐。欢似昨。楚枕约。梦偏各。向艳景嬉游,病恹恹也,恨锁两眉愁萼。

前日因谁暂抛了,今夕等閒又思著。待说与教知,怕笼鹦轻觉。


帝台春(近现代·詹安泰)  显示自动注释

郊原极目,晴空涌初旭。翠髻岭云,酒旆红墙,撩人新沐。

雨歇娇禽隔岸滑,似呼唤、布帆归速。渐黄昏,瞑色高楼,教怜幽独。

期未卜,愁暗伏。待剪烛,引春醁。料为我厌厌,月明私倚,溅泪画阑干曲。

与说相思雁路远,苦忆酣眠丽景促。且凭仗东风,为吹花分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