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从下表选择或输入词牌名: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  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引自archive.org)

迷神引词谱
迷神引 《乐章集》注“中吕调”。

迷神引 双调九十七字,前段十一句六仄韵,后段十三句六仄韵 柳永

  红板桥头秋光暮 淡月映烟方煦 寒溪蘸碧 绕垂杨路 重分飞 携纤手 泪如雨 波急隋堤远 
  中仄平平平平仄仄仄中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仄中仄平平仄

片帆举 倏忽年华改 尚期阻 
中中仄中仄平平仄仄平仄

  暗觉春残 渐渐飘花絮 好晚凉天 长孤负 洞房閒掩 小屏空 无心觑 指归云 仙乡杳 
  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中仄仄平中平平仄仄平平平平仄

在何处 遥夜香衾暖 算谁与 知他深深约 记得否 
中平仄平仄平平仄中中仄平平平平仄仄中仄


此调以此词为正体,有柳词别首可校。若朱词之多押两韵,乃变体也。 此词前段起句“桥头秋光”四字俱平声,如柳词别首“一叶扁舟轻帆卷”,朱词“白玉楼高云光绕”,俱与此同,惟晁补之词“黯黯青山红日暮”,“日”字以入作平。后段第十三句“知他深深”四字俱平声,柳词别首“佳人无消息”,朱词“飞英难拘束”,俱与此同。惟晁词“烛暗不成眠”,“烛”字、“不”字以入作平,“暗”字去声独异。至前段第四句、后段第三句俱作上一下三句法,如柳词别首之“引金笳怨”、“觉客程劳”,朱词之“霁梅林道,觉璧华轻”,晁词之“向烟波路,党阮途穷”,俱与此同。 晁词前段第八、九句“几点渔灯小,迷近坞”,“几”字、“近”字俱仄声,“迷”字平声。谱内可平可仄据此,馀参朱词。 又晁词前段第十句“一片客帆低”,后段第七句“怪竹枝”,第十句“猿鸟一时啼”,第十二句“烛暗不成眠”,“客”字、“竹”字以入作平,不注可仄,其“低”字、“啼”字、“眠”字俱用平声,与诸家异,亦不注可平。 晁词句读正与此同,因汲古阁刻晁词前段第四句多一“回”字,后段第八句多一“声”字,《词律》误编入九十九字内,若以柳词二首、朱词一首参校,便可正其句读矣。

又一体 双调九十七字,前段十一句八仄韵,后段十三句六仄韵 朱雍

  白玉楼高云光绕 望极新蟾同照 前村暮雪 霁梅林道 涧风平 波声渺 喜登眺 疏影寒枝袅 
  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仄平仄平平仄

太春早 临水凝清浅 靓妆巧 
仄平仄平仄平平仄仄平仄

  瘦体伤离 向此萦怀抱 觉璧华轻 冰痕小 倦听塞管 转呜咽 令人老 素光回 长亭静 
  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仄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平仄

无尘到 烟锁横塘暖 香径悄 飞英难拘束 任春晓 
平平仄平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仄


此与柳词同,惟前段第六句、第八句押韵异。
历代作品
晁补之 (1首)
朱雍 (1首)
柳永 (2首)
王哲 (1首)
冯煦 (1首)
夏孙桐 (1首)
庄棫 (1首)
朱祖谋 (1首)
苏穆 (1首)
郑文焯 (1首)
陈匪石 (1首)
顾太清 (1首)
近现代
吴嘉谟 (1首)
周岸登 (1首)
徐树铮 (1首)
汪东 (1首)
赵熙 (1首)
黄侃 (1首)
迷神引 贬玉溪,对不山作(宋·晁补之)  显示自动注释

黯黯青山红日暮。浩浩大江东注。馀霞散绮,向烟波路。

使人愁,长安远,在何处。几点渔灯小,迷近坞。一片客帆低,傍前浦。

暗想平生,自悔儒冠误。觉阮途穷,归心阻。断魂素月,一千里、伤平楚。

竹枝歌,声声怨,为谁苦。猿鸟一时啼,惊岛屿。烛暗不成眠,听津鼓。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此词写于贬谪途中。词中通过从日暮到夜晚江边景物的描述 ,表现了羁旅生活的哀愁和寂寞 。全词“触景生情,复缘情布景,节节转换,秾丽周密。譬之织锦家,真窦氏回文梭也”(贺裳《邹水轩词筌》)。
上片以景起,气象雄浑,景物壮阔。首两句写词人伫立信江畔所见的景色。青山,本碧绿青翠,说它“黯黯”,是由于“红日暮”,但斜照下,山色反而显得雄浑沉厚。这是远望所见。俯视脚下,但见“浩浩大江东注”,不由人不发出人生如逝水东流的感叹。
“余霞散绮”两句源于谢朓诗“余霞散成绮,澄江静如练”(《晚登三山还望京邑》),是对“红日”、“大江 ”的深一层渲染 。词用一“向”字,别具意味。如绮(锦缎)的“余霞”映在淡烟轻雾笼罩的江面上,一直跟随着流水往前,这样就把“东注”的“浩浩大江”写得既真实又清空了。
以下三句 ,直抒情怀“长安”,代指北宋京成汴梁。晁补之是一个颇想在政治上有一番作为的人。他二十七岁考中进士,在开封府和礼部考试时均名列第一。“晁张班马手,崔蔡不足云”。黄庭坚称赞他和张耒如司马迁、班固,而远超过汉代的崔瑗和蔡邕。但正是这样一个才气纵横 ,政绩斐然的人,却生潦倒,功名蹭蹬 。所以,这“使人愁”,不只是因为大江东去,而有着被贬他乡、政治失意的深沉内容。此三句本自李白《登金陵风凰台》诗“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
上片末四句既从正面用笔,又从侧面暗示时间已由著而夜 :“几点渔灯小,迷近坞。一片客帆低,傍前浦。”渔灯不仅只有几点闪闪烁烁,而且细小微弱;这时近岸的船坞里,他一片迷潆了。再往稍远的地方看,航行江面的客船,也降下船帆,靠在前面临水近岸的地方了 。由于近观,渔灯“几点”而“小”,看到清清楚楚 ;由于远望,故所见客帆“一片”,给人以多的感觉 。从用字说 ,“几点 ”对“一片”,“近坞 ”对“前浦”,一写少和多,一写近和远,概括出词人当时目力所见的空间范围。词人处理情、景、意的关系,理路清楚,而运笔有起伏,有衬托,以“长安远”为中枢,前后时间、场景,顿生变化,由高运绮丽而转所见,词笔极为浑成。
下片一奇峰空起,汪泣恣肆,语调凄切,情感悲苦,倾吐出满怀衷肠。“自悔儒冠误”,极言心中悲愤感慨,谓富家子弟养尊处优,而一般读书人往往潦倒一生。此处前句用“暗想”,后句用“自悔”,自怨自艾的情绪跃然纸上 。晋人阮籍 ,佯狂不羁,纵酒颓放,表现出他对当时政治的不满,实际上也是一种远祸全身的手段。他常驾车独游,等到路走不通了,便痛哭而返。这里词人觉得他和阮籍一样,施展自己的宏图抱负是不可能了 ,而羁于谪宦,欲归又不得归。
过片后这四句包含了许许多多难言的辛酸痛楚,读之令人凄伤。
接下来词人借素月 、《竹枝》歌声 、猿鸟啼鸣,对凄苦的情怀,再作更富形象性的渲染。晁补之是济洲巨野人,此刻贬官信州,从北至南,千里迢迢,烟树苍茫 ,面对素月 ,怎能不为之销魂呢?“平楚”,谢朓诗 :“寒城”一以眺 ,平楚正苍然 。”杨慎称:“楚,丛木也。登高望远,见木杪如平地,故云‘平楚 ’犹《诗》所谓‘ 平林 ”也”(《升庵诗话》)。“ 一千里伤平楚”,与李白“平林漠漠烟如织,寒山一带伤心碧 ”,意境很相近,只是此处由近而远,思故乡千里迢迢,故望“平楚”而伤情无限。
词人接着又从听觉方面与这种凄苦情怀 。《竹枝歌 》,原是巴渝一带的民歌。“聆其音,中黄钟之羽。
其卒章激讦如吴声,虽伧儜不可分,而含思宛转,有淇氵仆之艳 ”(刘禹锡《竹枝词引》)。周邦彦《点绛唇》“楚歌声苦 ,村落黄昏鼓”,是说歌声作用于人,只感到怨苦。“为谁苦”?用似问非问的提示,而且前用“声声怨”加重形容,便更觉其苦深。随后又写岛屿上的猿啼鸟鸣,呼应开头的“大江东注 ”,表明作者的往处在江水湄。“一时啼”,有时断时续之意 。正当夜深人静他心情刚刚平静下来时,那突然一声猿啼 ,一声鸟鸣,就更会产生凄凉之感。说“惊岛屿”是婉语,因为岛屿突出于江心,本是无情之物 ,都为之而惊 ,那么人之“惊”更可想而知了。
“烛暗”夜深仍未成眠,猿啼鸟鸣也因困倦而睡去了吧 。渡口停泊的船只,发出了开航的鼓声信号,表明天色将明,而人之彻夜未眠又可知。烛暗,表明夜己深。
这首词情景深化,意境淡远凄清,一派怨思哀绪盘旋而下,贯注在字里行间。全词虽多用典故与前贤成句,但由于出自真情挚意,所以不觉为累,反倒生发牵引,更丰富深化了词旨,使之余味溢于言外。

迷神引(宋·朱雍)  显示自动注释

白玉楼高云光绕。望极新蟾同照。前村暮雪,霁梅林道。

涧风平,波声渺。喜登眺。疏影寒枝颤,太春早。临水凝清浅,靓妆巧。

瘦体伤离,向此萦怀抱。觉璧华轻,冰痕小。倦听塞管,转呜咽,令人老。

素光回,长亭静,无尘到。烟锁横塘暖,香径悄。飞英难拘束,任春晓。


迷神引(宋·柳永)  显示自动注释

一叶扁舟轻帆卷,暂泊楚江南岸。孤城暮角,引胡笳怨。

水茫茫,平沙雁,旋惊散。烟敛寒林簇,画屏展。天际遥山小,黛眉浅。

旧赏轻抛,到此成游宦。觉客程劳,年光晚。异乡风物,忍萧索、当愁眼。

帝城赊,秦楼阻,旅魂乱。芳草连空阔,残照满。佳人无消息,断云远。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这首《迷神引》是柳永五十岁后宦游各地的心态写照,是一首典型的羁旅行役之词。这首词深刻地反映了柳永的矛盾心理,特别是作为一名不得志的封建文人的苦闷与不满,有一定的思想意义。
词起句写柳永宦游经过楚江 ,舟人将风帆收卷,靠近江岸 ,作好停泊准备。“暂泊”表示天色将晚,暂且止宿,明朝又将继续舟行。从起两句来看,词人一起笔便抓住了“帆卷”、“暂泊”的舟行特点,而且约略透露了旅途的劳顿。可见他对这种羁旅生活是很有体验的。继而作者以铺叙的方法对楚江暮景作了富于特征的描写。“ 孤城暮角 ,引胡笳怨”描写的是:傍晚的角声和笳声本已悲咽 ,又是从孤城响起,这只能勾惹羁旅之人凄黯的情绪,使之愈感旅途的寂寞了。“ 暮角 ”与“胡笳”定下的愁怨情调笼罩全词 。接着自“ 水茫茫”始描绘了茫茫江水,平沙惊雁 ,漠漠寒林 ,淡淡远山。这样一幅天然优美的屏画,也衬托出游子愁怨和寂寞之感。上片对景色层层白描,用形象来表达感受,给人以身临其境之感。
下片起两句直接抒发宦游生涯的感慨,接下来将这种感慨作层层铺叙。旅途劳顿,风月易逝,年事衰迟,是写行役之苦;“异乡风物 ”,显得特别萧索,是写旅途的愁闷心情;帝都遥远,秦楼阻隔,前欢难断,意乱神迷,是写伤怀念远的情绪。词人深感“旧赏”与“ 游宦 ”难于两全,为了“游宦”而不得不“旧赏轻抛”。“帝城”指北宋都城汴京,“秦楼”借指歌楼。这些是词人青年时代困居京华、留连坊曲的浪漫生活的象征。按宋代官制,初等地方职官要想转为京官是相当困难的,因而在词人看来,帝城是遥远难至的。宋代不许朝廷命官到青楼坊曲与歌妓往来,否则会受到同僚的弹劾,于是柳永便与歌妓及旧日生活断绝了关系 。故而词人概叹“帝城赊,秦楼阻”。
“芳草连空阔,残照满”是实景,形象地暗示了赊远阻隔之意;在抒情中这样突然插入景语,叙写富于变化而生动多姿。结句“佳人无消息,断云远”,补足了“秦楼阻”之意。“佳人”即“秦楼”中的人,因种种原因断绝了消息,旧情象一片断云随风而逝。从这首词中可以看出作者对仕途的厌倦情绪和对早年生活的向往,内心十分矛盾痛苦。可以说,这首《迷神引》是柳永个人生活的缩影:少年不得志,便客居京都,流连坊曲,以抒激愤;中年入仕却不得重用,又隔断秦楼难温旧梦,心中苦不堪言。苦不堪言却偏要言,这首词上片言“暂泊”之愁,下片道“游宦”之苦 。在大肆铺叙中见出作者心中真味 ,可谓技巧娴熟,意蕴隽永。

迷神引(宋·柳永)  显示自动注释

红板桥头秋光暮。淡月映烟方煦。寒溪蘸碧,绕垂杨路。

重分飞,携纤手,泪如雨。波急隋堤远,片帆举。倏忽年华改,尚期阻。

暗觉春残,渐渐飘花絮好晚凉天,长孤负。洞房閒掩,小屏空、无心觑。

指归云,仙乡杳,在何处。遥夜香衾暖,算谁与。知他深深约,记得否。


迷神引(元·王哲)  显示自动注释

偶暇追游,无凝碍。独望锦波青岱。回头处、忽见荒林外。

一堆儿,骷髅卧,绿莎内。孤惨谁为主,与排赛。空衒双眸阐,上尘塞。

雨洒风吹,日晒星光对。转业增添,重重载。异乡域,甚方客,何年代。

遭遇迷神引,怎生奈。


迷神引 过露筋祠,丛树荒烟,怆然成弄(清末民国初·冯煦)  显示自动注释

水佩风裳寒未剪,门外嫩阴笼碧。扬灵何处,湖上烟如织。

柳濛濛,斜阳卷,画旂湿。一匊蘋香采,春渡寂。废殿薜萝丛,暮云入。

太息湘灵,莫鼓钱郎瑟。灌木凄迷,残鸦泣。怒潮流恨,算千古,空午夜。

更菰芦中,疏星晚,起鱼笛。缺月堕无痕,归怨魄。曲曲奏神弦,近寒食。


迷神引·饯金篯孙南归(清末民国初·夏孙桐)  显示自动注释

脉脉乡心春帆路。盼入素秋凉浦。连烽未息,且离筵阻。

警西风,莼鲈愿,漫轻误。南雁随阳翼,堕烟雾。珊澥渔竿拂,问巢父。

岁月编摩,槁项同辛苦。卷压归装牛腰数。史亭高筑。

宝残帚,千金护。小长芦,烟波杳,唤鸥鹭。今夜当窗月,杯共注。

衰杨何堪折,断肠处。


迷神引 秋草(清·庄棫)  显示自动注释

莫道春来秋更绿,浑不似春情绪。花开叶底,等是虫鸣苦。

曲篱穿,幽径绕,丛荒圃。恁向方塘外,闲看取。镜里芰荷声,送凉雨。

旧约湔裙,何处嬉春侣。剩乱蛩飞,寒蝉噪,乍来还去。

偏疑作,春花舞。渐改青衫,怎不向,雕阑伫。也曾见烧痕,迷远渚。

怕看到飘摇,随风举。


迷神引 戊戌五日半塘老人以清泉瓣香敬祀三闾大夫,依屯田体为迎神之章。率和一阕,醉醒清浊之感,未能发抒万一也(清末民国初·朱祖谋)  显示自动注释

谁与招魂湘皋路。零落佩兰盈渚。扬舲緤马,旧儃佪处。

我思君,然疑作、断飙遇。悬圃陈辞后,意悽楚。日夕灵修感,奈何许。

藉蕙肴芳,旋趁椒浆注。又冽泉倾,香芸吐。白蜺婴茀,古今恨、一时诉。

望修门,独醒意,但凝伫。江水沈沈黑,夜猿苦。魂兮归来些,飒风雨。


迷神引 秋雁(清·苏穆)  显示自动注释

一曲笙簧临碧树。闲却了蝉无数。当时应悔,送得春归去。

一声声,还疑被、落花误。怎唤得春回,迷旧路。且复约春心,傍秋住。

弱柳侵帘,袅袅寻飞絮。问画梁间,参差羽。紫霄寒起,可传得、侬幽素。

万种深情,凄凉调,不成诉。曾共玉楼人,移雁柱。弹遍十三弦,泪如雨。


迷神引(清·郑文焯)  显示自动注释

看月开帘惊飞雨,万叶战秋红苦。霜飙雁落,绕沧波路。

一声声,催笳管,替人语。银烛金炉夜,梦何处?到此无聊地,旅魂阻。

眷想神京,缥缈非烟雾。对旧河山,新歌舞。好天良夕,怪轻换华年柱。

塞庭寒,江关暗,断钟鼓。寂寞衰灯侧,空泪注。苕苕云端隔,寄愁去。


迷神引(清·陈匪石)  显示自动注释

恻恻轻寒珠帘卷。素月几回留看。南楼夜笛,引关山怨。

荡晴空,飞归雁。阵云乱。终古龙沙雪,梦中远。花外东风紧,又春晚。

万感人间,未语先肠断。觉客途赊,欢期短。俊游金谷,好风月,今谁管。

泪鹃残,林莺老,野鸥散。芳草无情碧,迷望眼。明朝兰舟发,载愁满


迷神引 题徐廷昆画(清·顾太清)  显示自动注释

叠叠银涛翻雪浪。黯黯冷云飞涨。垂藤古木,石壁高无量。

望蓬莱,三山远,长风荡。日月双丸小,来复往。天地渺无涯,窈空旷。

忽有仙舟,一叶乘波放。看鬓眉纤,霞裾敞。满盘花果,玉瓶贮,蒲桃酿。

是广寒宫,霓裳舞,月中样。白兔守筠笼,随竹舫。猿子采蟠桃,亲呈上。


迷神引(近现代·吴嘉谟)  显示自动注释

夜静雕阑身独倚。一瑶琴慵理。银河多处,生恐浓云起。

宝篆温,兰香燕,情无已。这眼儿穿破,九霄里。这心儿倾自,五更起。

搁笔停杯,脉脉无宁思。顾曲如梳,凉似水。金波玉彩,照尽了、相思泪。

不减团圞,醉罗绮。天上也,嫦娥不死。人间也,鸳鸯长并倚。


迷神引 春风似虎,羁徐如猬,凭高念远,惘然成咏(清末近现代初·周岸登)  显示自动注释

日夕高城危旌卷。射目冷风如箭。潸然泪落,向金台畔。

古人悲,今人事,寸心乱。愁重天容墨,暮云远。春嫩芳时,早未经眼。

醉醒乾坤,是处肠堪断。看劫尘翻,沧波浅。旧家坊曲,买风月,徵歌管。

故山遥,佳期阻,旅情倦。衰柳休攀折,恨丝短。声声桃花,角梦归晚。


迷神引(清末近现代初·徐树铮)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壬戌(民国十一年)作

嵩云灵贶图,乡先辈尹杏农先生奉命祭中岳作也。壬戌七月五日赋题。

莫笑行云无觅处。梦隔海东苍雾。秋罗细展,堆鬓春博住。

美人魂,英雄胆,向天诉。冉冉冲涛起,迷涧树。湿翠一程程,送归路。

醉俯嵩高,万里中原暮。看九州烟,如龙虎。试招飞鹤,碧霄迥,流霞翥。

平夕阳收,轻雷动,便为雨。舒卷不随风,盈大宇。出岫亦閒情,自今古。


迷神引(清末近现代初·汪东)  显示自动注释

杨柳摇青堤边树,又值禁烟佳序。雕鞍画毂,拥平川路。

傍溪行,桃花散,似红雨。追忆当年友,共尊俎。挥手云山隔,竟何许。

屈指人生,半是伤离绪。对冶游天,嬉春侣。黯然回首,忍重寻,临岐处。

笛飘扬,邮亭远,旅魂阻。休为年芳晚,闭朱户。残宵听鶗鴂,更悲苦。


迷神引 题胡高甫墓石(清末近现代初·赵熙)  显示自动注释

片碣青山传万古。断送一条归路。魂兮鉴否。是前朝墓。

卅年来,君家事,久非故。破屋围书坐,留老父。乱草冷秋阴,傍慈母。

第一嘉州,历劫伤心处。记九峰云、乌尤雨。海棠香国,好风日,吟烟渡。

几何时,沧桑影,幻朝暮。留我作孤臣,悲杜宇。月夜锦城东,白杨树。


迷神引(近现代·黄侃)  显示自动注释

烽火惊心江关暮。旧国尚迷归路。空城澹日,更迟迟度。

念漂浮黄尘里,恨谁诉。危堞悲笳,隐和愁语。呜咽分流水,断肠否。

半壁东南,此错何人铸。一枕华胥,真无据。最怜回首,好山河,都非故。

渺神州,浮云黯,寒鸿去。还对宵灯影,泪如雨。荒原西风急,战声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