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牌: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
望云间词谱
望云间 调见《翰墨全书》,赵可登代州南楼,自度此腔。

望云间 双调九十六字,前后段各十句、四平韵 赵可

  云朔南陲 全赵宝符 河山襟带名藩 有朱楼缥缈 千雉回旋 云度飞狐绝险 天围紫塞高寒 
  平仄平平平仄仄平平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

吊兴亡遗迹 咫尺西陵 烟树苍然 
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平平

  时移事改 极目春心 不堪独倚危阑 惟是年年飞雁 霜雪知还 楼上四时长好 人生一世谁閒 
  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平仄平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

故人有酒 一尊高兴 不减东山 
仄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


此调惟此一词,无别首可校。
历代作品
赵可 (1首)
近现代
汪东 (1首)
沈轶刘 (1首)
望云间 代州南楼(金·赵可)  显示自动注释

云朔南陲,全赵幕府,河山襟带名藩。有朱楼缥缈,千雉回旋。

云度飞狐绝险,天围紫塞高寒。吊兴亡遗迹,咫尺西陵,烟树苍然。

时移事改,极目伤心,不堪独倚危阑。惟是年年飞燕,霜雪知还。

楼上四时长好,人生一世谁閒。故人有酒,一尊高兴,不减东山。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赵可,原为北宋词人,后金灭宋后入仕金朝。但赵可作为一个汉族词人,入仕异族,目睹故国灰飞烟灭,山河沦丧,百感交集。登临代州故景不禁词情顿发,故国之思,民族之情借古迹倾泻在文中,使全词充满一种悲凉苍桑,哀愁怨恨之情调。
上片登临古迹 ,描写了词人对历史名藩的怀旧,凭吊,笔端流露对远古时代英雄业绩的缅怀之情。“云朔南陲 ,全赵幕府,河山襟带名藩。”云,云中郡;朔,朔方郡,皆汉代北方边郡。“代州”,即宋之雁门郡,金曰代州,治所在雁门(今山西代县)。代州在云朔的南边,战国时属赵,因此有“全赵幕府”之句。起首几句分述代州的地理位置,历史沿革、河山形胜。“有朱楼缥缈,千雉回旋。”在充满沧桑变化的代州郡,一幅幅雄奇的画面,扑面而来:历尽风吹雨打 ,朱楼遗迹显得那么高远,在云雾中时隐时现;绵绵不绝的古墙透迄盘旋伸向天际。雉,长三丈高一丈为一雉,古时计算城墙面积的单位,这里引申为城墙 。“云度飞狐绝险,天围紫塞高寒。”承接上句,仍展现苍茫雄奇的雄美景象。“吊兴亡遗迹,咫尺西陵 ,烟树苍然。”“西陵”意指西陉山,又曰陉岭,也即是雁门山,古称天下九塞之一,为北方天险,汉高祖伐匈奴,北宋杨业破辽兵,皆由此进兵。回想旧时英豪事业,作者不禁又怀念起故国山河之景。
下片起由写景转入抒情 。“时移事改 ,极且伤心 ,不堪独倚危栏 。”世事沧桑变迁,人事兴衰不定,怎不令人感慨万千?昔日霸业已成空,即令山河依旧却早已易主,神伤黯然,怎能忍心独立倚栏。追怀故国追想故事,满腹哀愁无处可诉,无人能知,此情此境 ,故曰“ 不堪”。“唯是年年飞雁,霜雪知还。”此时作者不由想到,只有凌空的飞雁才不惧霜雪知还故乡,而词人自己呢?却只能远离故乡,欲归不能,竟连只飞鸟也不如。无可奈何之情,痴盼故乡之感油然而起。“楼上四时长好,人生一世谁闲。”承接上句 ,词人不禁概叹 ,异乡虽好,可终生辛劳无闲期 ,毕竟可哀。“楼上”意指代州。结尾三句,“故人有酒 ,一尊高兴 ,不减东山。”“一尊”即“ 一樽酒 ”。“东山”,谢安曾隐居东山。表面上看,作者有美酒作伴,有退隐之闲,令人艳羡。而其实满腹哀愁却只能借酒消愁,退隐东山也不过是酒后的一种幻想。明明是内心悲痛万千,却仍要以达观旷逸视之,令人知欢乐之句,实尽为悲痛之歌。全词读后,使人备感伤感。雄关美景也难隐内心之痛,情感至深令人难以抑制。以景抒情,以情动人,此乃本词一大特色。
其二词人善于写景,善用修辞,且善于静中生动,把一个沉静的楼关活生生地呈现在我们面前,使之神采飞扬 ,构成一种雄奇壮丽的艺术境界。楼“乐”,且“缥缈”,顿显其壮大,如出亏霄,雉“千”,饰以“回旋”顿觉气势飞扬。此类词句笔笔皆是。字里行间,虽有一种哀愁,但读来更使人感到一种鲜明强度的“力度”。

望云间 用赵可韵(清末近现代初·汪东)  显示自动注释

双阙苕峣,仙驭往来瀛洲,天恃屏藩。想觚棱四起,风动星旋。

环佩摇时叠响,铢衣舞罢生寒。怅尘寰遥隔,羽翼难凭,凝眺潸然。

孤踪自省,寂寞空床,玉壶滴尽更阑。心似流波东逝,长日无还。

离去正逢花好,归时莫放春閒。梦魂苒苒,昨宵飞度,绝险关山。


望云间 讯陆丹山姑苏(近现代·沈轶刘)  显示自动注释

时节温黁。桃李渐空,姑苏台上何人。倚无云向晚,花里销魂。

湖外青山落槛,楼头远树当门。问铜坑林屋,响屧风来,春梦谁温。

三年望断,木渎孤帆,抹残七子烟痕。悬想渔船新霁,摇入江村。

中岁浪游多感,半生积念休论。愿■甫里,绿波深处,说与香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