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牌: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
天香词谱
天香 《法苑珠林》云:“天童子天香甚香。”调名本此。

天香 双调九十六字,前段十句五仄韵,后段八句六仄韵 贺铸

  烟络横林 山沈远照 迤逦黄昏钟鼓 烛映帘栊 蛩催机杼 共惹清秋风露 不眠思妇 齐应和 
  中仄平平中平中仄中中中中平仄中仄平平中平中仄仄仄中平平仄中平中仄中中仄

几声砧杵 惊动天涯倦客 骎骎岁华行暮 
中平中仄中仄中平中仄平中中中平仄

  当年酒狂自负 谓东君 以春相付 流浪征骖北道 客樯南浦 幽恨无人晤语 赖明月 曾知旧游处 
  中中中平中仄仄平平中中平仄中仄中平中仄仄平平仄中仄平平仄仄仄中仄平平中中仄

好伴云来 还将梦去 
中仄平平平平仄仄


此调以贺、王、毛、吴四词为正体,南宋人则填吴词体为多,若刘词之减字,吴词别首、景词二首之句读不同,皆变体也。 按吴文英词前段第二句“罗囊閒斗”,“閒”字平声。吕同老词“水沈换骨”,“水”字仄声。第三句“蜿蜒梦断瀛岛”,“蜿”字仄声。周密词第九、十句“金饼著衣馀润,银叶透帘微袅”,“著”字、“叶”字俱仄声。后段起句“素被琼篝夜悄”,“素”字仄声,“琼”字平声。无名氏词第二句“绣罗纬、依旧痕少”,“依”字平声,“旧”字仄声。谱内可平可仄据此,馀参所采诸词。

又一体 双调九十六字,前段十句四仄韵,后段八句五仄韵 王观

  霜瓦鸳鸯 风帘翡翠 今年较是寒早 矮钉明窗 侧开朱户 断莫乱教人到 重阴未解 云共雪 
  平仄平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仄

商量未了 青帐垂毡要密 红炉围炭宜小 
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仄

  呵梅弄妆试巧 绣罗衣 瑞云芝草 伴我语时同语 笑时同笑 已被金尊劝倒 又唱个 新词故相恼 
  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仄平仄

尽道穷冬 元来恁好 
仄仄平平平平仄仄


此与贺词同,惟前段第七句、后段第五句俱不押韵异。 《花草粹编》后段第六句脱一字,今从《乐府雅词》校定。 《词律》前段讹二字、脱一字,后段第三句亦脱一字,乃引毛词残缺者,曲为之说,以驳草堂,不知草堂前结原作六字两句,后段第三句亦六字,但“炉”字讹作“窗”字,“戾”字讹作“放”字耳,句读依然不失也。
当代秘长青校:按《词律校勘记》,“已被金尊劝酒”应为“已被金尊劝倒”。

又一体 双调九十六字,前段十句四仄韵,后段八句六仄韵 毛滂

  进止详华 文章尔雅 金銮恩异群彦 尘断银台 天低鳌禁 最是玉皇香案 燕公视草 星斗动 
  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仄平仄平平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仄

昭回云汉 对罢宵分还又 金莲烛引归院 
平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

  年来偃籓江畔 赖湖山 慰公心眼 碧瓦千家 共惜裤襦馀暖 黄气珠庭渐满 望红日 长安殊不远 
  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仄平仄平平平仄仄

缓辔端门 青春未晚 
仄仄平平平平仄仄


此与贺词同,惟前段第七句不押韵,后段第三句四字、第四句六字异。 按周密“碧脑浮冰”词前段第七、八句“浓熏浅注,疑醉度、千花春晓”,后段第三、四句“一缕旧情,空趁断烟飞绕”,正与此同。 汲古阁本前段第九句脱一字,后段第四句脱一字,今从《词纬》校定。

又一体 双调九十六字,前段十句四仄韵,后段八句六仄韵 吴文英

  碧藕藏丝 红莲并蒂 荷塘水暖香斗 窈窕文窗 深沈书幔 锦瑟岁华依旧 洞箫韵里 共跨鹤 
  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仄平平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仄仄仄

青田碧岫 菱镜妆台挂玉 芙蓉艳褥铺绣 
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

  西邻障蓬漂手 并华朝 梦兰分秀 未冷绮帘犹卷 浅冬时候 秋到霜黄半亩 便准拟 携花就君酒 
  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仄平仄

花酒年华 天长地久 
平仄平平平平仄仄


此与贺词同,惟前段第七句不押韵异。吴词别首“殊络玲珑”词正与此同。 按宋《乐府补题》咏龙涎香诸词俱本此填。

又一体 双调九十五字,前段十句四仄韵,后段八句四仄韵 刘儗

  漠漠江皋 迢迢驿路 天教为春传信 万木丛边 百花头上 不管雪飞风紧 寻交访旧 惟翠竹寒松相认 
  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平仄

不意牵丝动兴 何心衬妆添晕 
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

  孤标最甘冷落 不许蝶亲蜂近 直自从来洁白 个中清韵 尽做重闻塞管 也何害 香销粉痕尽 
  平平仄平仄仄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仄平平仄平仄

待到和羹 才明底蕴 
仄仄平平平平仄仄


此与王观词同,惟后段起句不押韵,第二句减一字异。

又一体 双调九十六字,前段十一句四仄韵,后段八句六仄韵 吴文英

  蝉叶黏霜 蝇苞缀冻 生香远带风峭 岭上寒多 溪头月冷 北枝瘦 南枝小 玉奴有姊 先占立 
  平仄平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仄仄

墙阴春早 初试宫黄澹薄 偷分寿阳纤巧 
平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

  银烛泪深未晓 酒钟悭 贮愁多少 记得短亭归马 暮衙蜂闹 豆蔻钗梁恨袅 但怅望 天涯岁华老 
  平仄仄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仄平仄

远信难封 吴云雁杳 
仄仄平平平平仄仄


此与“碧藕藏丝”词同,惟前段第六句作三字两句异。

又一体 双调九十六字,前段十一句四仄韵,后段八句五仄韵 景覃

  市远人稀 林深犬吠 山连水村幽寂 田里安閒 东邻西舍 准拟醉时欢适 社祈雩祷 有箫鼓 
  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仄平平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

喧天吹击 宿雨新晴 陇头閒看 露桑风陌 
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

  无端晓亭暮驿 恨连年 此时行役 何似临流萧散 缓衣轻帻 炊黍烹鸡自劳 有脆绿甘红荐芳液 
  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仄平仄

梦里春泉 糟床夜滴 
仄仄平平平平仄仄


此与王观词同,惟前结作四字三句异。

又一体 双调九十六字,前段十一句四仄韵,后段八句五仄韵 景覃

  百岁中分 流年过半 尘劳系人无尽 桑柘周围 菅茅低架 且喜水亲山近 倦飞高鸟 算也有 
  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仄平平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

閒枝栖稳 纸帐绸衾 日高睡起 懒梳蓬鬓 
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仄

  閒阶土花碧润 缓芒鞋 恐伤蜗蚓 倒掩衡门 空解草元谁信 俗驾轻云易散 赖独有 莲峰破孤闷 
  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仄平仄

世事悠悠 从教莫问 
仄仄平平平平仄仄


此亦与王观词同,惟后段第三句四字,第四句六字异。
历代作品
共126,分5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
刘镇 (1首)
吴文英 (3首)
周密 (1首)
李彭老 (1首)
毛滂 (1首)
汪元量 (1首)
王沂孙 (1首)
王观 (1首)
贺铸 (2首)
赵以夫 (1首)
何得之 (1首)
冯应瑞 (1首)
刘埙 (1首)
吕同老 (1首)
唐艺孙 (1首)
李居仁 (1首)
洪咨夔 (1首)
王易简 (1首)
景覃 (2首)
朱晞颜 (1首)
长筌子 (3首)
尤侗 (1首)
曹溶 (1首)
王夫之 (1首)
裴维安 (1首)
天香 对梅花怀王侍御(宋·刘镇)  显示自动注释

漠漠江皋,迢迢驿路,天教为春传信。万木丛边,百花头上,不管雪飞风紧。

寻交访旧,惟翠竹、寒松相认。不意牵丝动兴,何心衬妆添晕。

孤标最甘冷落,不许蝶亲蜂近。直自从来洁白,个中清韵。

尽做重闻塞管,也何害、香销粉痕尽。待到和羹,才明底蕴。


天香 其一 熏衣香(宋·吴文英)  显示自动注释

珠络玲珑,罗囊闲斗,酥怀暖麝相倚。百和花须,十分风韵,半袭凤箱重绮。

茜垂四角,慵未揭、流苏春睡。熏度红薇院落,烟锁画屏沈水。

温泉绛绡乍试。露华侵、透肌兰泚。漫省浅溪月夜,暗浮花气。

荀令如今老矣。但未减、韩郎旧风味。远寄相思,馀熏梦里。


天香 其二 蜡梅(宋·吴文英)  显示自动注释

蟫叶黏霜,蝇苞缀冻,生香远带风峭。岭上寒多,溪头月冷,北枝瘦、南枝小。

玉奴有姊,先占立、墙阴春早。初试宫黄澹薄,偷分寿阳纤巧。

银烛泪深未晓。酒钟悭、贮愁多少。记得短亭归马,暮衙蜂闹。

豆蔻钗梁恨袅。但怅望、天涯岁华老。远信难封,吴云雁杳。


天香 寿筠塘内子(宋·吴文英)  显示自动注释

碧藕藏丝,红莲并蒂,荷塘水暖香斗。窈窕文窗,深沈书幔,锦瑟岁华依旧。

洞箫韵里,同跨鹤、青田碧岫。菱镜妆台挂玉,芙蓉艳褥铺绣。

西邻障蓬澡手。共华朝、梦兰分秀。未冷绮帘犹卷,浅冬时候。

秋到霜黄半亩。便准拟、携花就君酒。花酒年华,天长地久。


天香 龙涎香(宋·周密)  显示自动注释

碧脑浮冰,红薇染露,骊宫玉唾谁捣。麝月双心,凤云百和,宝钏佩环争巧。

浓熏浅注,疑醉度、千花春晓。金饼著衣馀润,银叶透帘微袅。

素被琼篝夜悄。酒初醒、翠屏深窈。一缕旧情,空趁断烟飞绕。

罗袖馀香馨渐少。怅东阁、凄凉梦难到。谁念韩郎,清愁渐老。


天香 宛委山房拟赋龙涎香(宋·李彭老)  显示自动注释

捣麝成尘,薰薇注露,风酣百和花气。品重云头,叶翻蕉样,共说内家新制。

波浮海沫,谁唤觉、鲛人春睡。清润俱饶片脑,芬馡半是沉水。

相逢酒边花外。火初温、翠炉烟细。不似宝珠金缕,领巾红坠。

荀令如今憔悴。消未尽、当时爱香意。烬暖灯寒,秋声素被。


天香 宴钱塘太守内翰张公作(宋·毛滂)  显示自动注释

进止详华,文章尔雅,金銮恩异群彦。尘断银台,天低鳌禁,最是玉皇香案。

燕公视草,星斗动、昭回云汉。对罢宵分,又是金莲,烛引归院。

年来偃藩江畔。赖湖山、慰公心眼。碧瓦千家,少借裤襦馀暖。

黄气珠庭渐满。望红日、长安殊不远。缓辔端门,青春未晚。


天香(宋末元初·汪元量)  显示自动注释

迟日侵阶,和风入户,朱弦欲奏还倦。一幅鸾笺,五云飞下,赐予内家琴苑。

音随指动,犹彷佛、虞薰再见。妙处谁能解心,和平自无哀怨。

猩罗帕封古洗,有龙涎、渗花千片。骤睹瑶台清品,眼明如电。

爇白桐窗竹几,渐缕缕腾腾细成篆。就祝金闺,天长地远。


天香·龙涎香(宋·王沂孙)  显示自动注释

孤峤蟠烟,层涛蜕月,骊宫夜采铅水。讯远槎风,梦深薇露,化作断魂心字。

红瓷候火,还乍识、冰环玉指。一缕萦帘翠影,依稀海云天气。

几回殢娇半醉,剪春灯、夜寒花碎。更好故溪飞雪,小窗深闭。

荀令如今顿老,总忘却、樽前旧风味。谩惜余薰,空篝素被。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此词细致地描绘了雅士焚香之趣,香烟升起,幻起几般奇思异景,香气又添美景,足令人品赏回味,陶醉自乐。
词人王沂孙生于南宋理宗在位之时,他的平生跨宋元两朝。南宋灭亡后,元朝总管江南浮屠的僧人杨琏真伽,盗发在会稽的南宋帝后陵墓。在启棺时,宋理宗的容貌如生时,有人说是因为含有夜明珠。掘墓者为了沥取水银,竟将其尸倒悬于树间,惨状不忍目睹,后又把他的骨头遗弃在草丛之中。有一个叫唐钰的义士,闻听这个消息悲愤异常,邀集乡人,收拾帝后遗骸埋葬。唐钰、王沂孙等人结社填词,以“龙涎香”、“白莲”、“蝉”、“莼”、“蟹”等为题,抒发亡国之痛。
龙涎香是海洋中抹香鲸之肠内分泌物,并非龙吐涎之所化。抹香鲸是一种海上鲸鱼,长达五六丈,鼻孔位于头上,常露出水面喷水,想象为龙,据传有云气罩护。“孤峤蟠烟,层涛蜕月,骊宫夜采铅水”,叙写词人对于龙涎所产之地以及鲛人至海上采取龙涎之情景的想象 。“孤峤”实在指的就是传说中龙所蟠伏的海洋中大块的礁石,让人不由想到奇幻的想象。至于“蟠烟”二字所写的蟠绕的云烟,指的就是传说中之所谓“上有云气罩护 ”,而碧山在“烟”字上用一“蟠”字,想到龙蛇之类的“ 蟠 ”伏。短短的四个字,碧山已写出了他对于龙涎之产地,和海峤的奇妙景象。次句“层涛蜕月”写鲛人至海上采取龙涎时之夜景。“蜕”月,使人引起对龙蛇的联想。意谓月光在层涛中的闪动 ,如同自层层波浪的蜕退中吐涌而出,又正似龙蛇之类鳞甲的蜕退 。“蜕”字,即紧扣题目,又写出月光闪动的情景。是用得极奇妙而又极为恰当真切的一个字。而且此一“蜕”字,正好与上一句的“蟠”字遥遥相对,文法上极工整,同样强烈地暗示着对于神话中所传说的“龙”的想象 。“骊宫夜采铅水”,“骊”字盖指骊龙而言,“骊宫 ”谓骊龙所居之地,遥应首句“蟠烟”的“孤峤”。“夜”指取龙涎时为夜晚,和前面所表示的“月 ”相应 。而且用“ 铅水 ”以代龙涎,为读者提供了极为多义的暗示。龙涎乃是铅水,是一种白色的 ,有香气的铅水。至于就章法结构而言,则从首句“孤峤”之写地,次句“蜕月”之写夜,至此句“采铅水”之写事,过渡自然,而不平淡。
“讯远槎风”便写其和“骊宫”相去已远。“汛”字为潮汛之意;“槎”字指鲛人乘槎至海上采取龙涎,随风趁潮而远去,于是此被采之龙涎遂永离故居不复得返矣。此典出自张华《博物志》“ 有人居海上,年年八月见浮槎去来不失期 。下面“梦深薇露”,写此龙涎被采去以后之遭遇 。“薇露”意指蔷薇水是一种制造龙涎香时所需要的重要香料。然则此远离故土之龙涎当其在“薇露”之香气中共同研碾之时,怀念过去,梦想未来。故曰“梦深薇露”也 。“化作断魂心字。”碧出既将龙涎视为如此有情之物 ,于是此有情之龙涎遂于经过一番研碾之后化而为“断魂”之“心字”。“心字”原来正是一种篆香的形状,明杨慎《词品》即曾载云 :所谓心字香者 ,以香末萦篆成心字也。”“心字”原为龙涎香被制成之后所可能实有之形状,只是碧山在“心字前又加了“断魂”二字,更着重描写龙涎化为“心字”以后凄断的心魂。自“汛远槎风”之遥远的追忆,经过“梦深薇露”之磨碾的相思,到“化作”“心字”的凄断的心魂,想象之丰富,感受之深锐,则非常人所能揣度也。
“红瓷候火 ,还乍识、冰环玉指 。一缕萦帘翠影,依稀海天云气 ”,写龙涎被焙制成的各种形状,和被焚时的情景。“红瓷 ”指存放龙涎香之红色的瓷盒,“候火”指焙制时所需等候的慢火 。至于“冰环玉指”则当指龙涎香制成的形状 。王沂孙把“ 冰环”与“玉指”连言,如同写女子之纤手玉环,遂使读者顿生无数想象。前面还有着“乍识”二字,用得奇巧。一“乍”字但通出初睹佳人的惊喜之状,写出龙涎香之珍贵与味之精美 。“一缕萦帘翠影,依稀海天云气 ”,真切地写出了龙涎香被焚时 “翠烟浮空,结而不散”的实景 ,而且更在帘前一缕翠影的萦回中,暗示了多少磨难而不毁两情缱绻的相思,更在海天云气的依稀想象中,暗示了多少对当年海上的“孤峤蟠烟”的怀念。
上半阙在一缕香烟的萦回缥缈中,把对龙涎香制作的过程做了总结 。下半阕从 “几回殢娇半醉”到“小窗深闭”,通过上阙龙涎香本身的叙写 ,而开始回忆起当年在焚香之背景中的一些可怀念的情事来 。“几回”是怀想当年之事也 。“殢娇半醉”的“殢”原为慵倦之意,此处意为半醉时的娇慵之态,自当为男子眼中所见女子之情态。此着重写焚香一事 。“剪春灯、夜寒花碎”,接写女子之动作 ,写一女子之剪灯花而已,春是“春”灯,花为碎花,便显出了无限娇柔旖旎之情调,“夜寒 ”则以窗外之寒冷反衬窗内之温馨。“更好故溪飞雪、小窗深闭”,窗外的严寒飞雪“深闭”的“小窗”中“殢娇半醉”之人的“剪春灯”此处写情写事,出语甚妙。“故溪”,原为当日故园家居时所经常享有之情事 ,又遥遥与前面的 “几回”相呼应 。龙涎香之所以可贵 ,原在其有着一种“翠烟浮空,结而不散”的特质,特别是在“密室无风处”。此处写人事是虚笔,实乃写龙涎香也。
“荀令如今顿老,总忘却、樽前旧风味”把前面所着意描写的焚香、剪灯等温馨旖旎的情事,蓦然一笔扫空,有无限悲欢今昔之感在于言外 。“荀令”据习凿齿《襄阳记》所载云 :“荀令君至人家坐幕,三日香气不歇 。”指的是三国时代尚书令荀彧。“荀令”素爱熏香。“荀令如今顿老 ,总忘却、樽前旧风味”,王沂孙意为如今之荀令已经老去,无复当年爱熏香之风情况味矣。“顿”字,刻意描写光阴之消逝 、年华之老去恍如石火、电光之疾速。“樽前 ”则正与前面之“殢娇半醉”相呼应,可见其温馨如彼之往事,固久已长逝无回 ,甚至在记忆中也难于追忆了 。因而“总忘却”忘却不易,因此“谩惜余熏,空篝素被”,无限往事虽空而旧情难已 。“篝”字指的是熏香所用的熏笼,香于笼中而熏的衣物。如今既已不复有熏香之事,是“篝”内已“空 ”矣。独留一丝怅然而已。然而此“余熏”虽然尚在,而往事则毕竟难回,故曰“谩惜余熏”也。碧山此词,于结尾之处,写一种难以挽回的悲哀,让人低回宛转、怅惘无穷,所写的主题虽然只是无生命 、无感情的龙涎香,多借用典故,但在丰富的想象和精心地组织和安排下,让“物”有人情。

天香(宋·王观)  显示自动注释

霜瓦鸳鸯,风帘翡翠,今年早是寒少。矮钉明窗,侧开朱户,断莫乱教人到。

重阴未解,云共雪、商量不了。青帐垂毡要密,红炉收围宜小。

呵梅弄妆试巧。绣罗衣、瑞云芝草。伴我语时同语,笑时同笑。

已被金尊劝倒。又唱个新词故相恼。尽道穷冬,元来恁好。


伴云来/天香(宋·贺铸)  显示自动注释

烟络横林,山沈远照,逦迤黄昏钟鼓。烛映帘栊,蛩催机杼,共苦清秋风露。

不眠思妇,齐应和、几声砧杵。惊动天涯倦宦,骎骎岁华行暮。

当年酒狂自负。谓东君、以春相付。流浪征骖北道,客樯南浦。

幽恨无人晤语。赖明月曾知旧游处。好伴云来,还将梦去。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清陈廷焯评贺铸曰:“方回词 ,儿女,英雄兼而有之 ,”此词正体现了这一风格。全词熔情入景,景略情繁,笔锋主要围绕情思盘旋,以健笔写柔情,抒写了游宦羁旅 ,悲秋怀人的落寞情怀 。全词属辞峭拔,风格与一般婉约词的软语旖旎大异其趣,被晚清词学大师朱疆村评为“横空盘硬语”。
上片起三句写旅途中黄昏时目之所接、耳之所闻:暮霭氤氲,萦绕着远处呈横向展廷的林带;天边,落日的余晖渐渐消逝在蜿蜒起伏的群山中;隐隐约约传来一声声报时的钟鼓,告诉旅人夜幕就要降临。词人笔下的旷野薄暮,境界开阔,气象苍茫,于壮美之中透出一缕悲凉,发端即精彩不凡,镇住了台角。三句中 ,“络”、“沉”、“逦迤”等字锻炼甚工,是词眼所在。“烟络横林”,如作“烟锁横林”或“烟笼横林”,未始不佳 ,但“锁 ”字、“笼”字诗词中用得滥熟,不及“ 络 ”字生新。且“锁”、“笼”均为上声,音低而哑 ,“络”为入声 ,短促有力 ,“烟”、“横”、“林”三字皆平,得一入声字乎其间,便生脆响,若换用上声字,全句就软弱了。“沉”定本是寻常字面,但用在这里,却使连亘的山脉幻作了湖海波涛,固态呈现为流质;又赋虚形以实体,居然令那漫漶的夕曛也甸甸焉有了重量。至于“逦迤 ”,前人多用以形容山川的绵延不断,如三国魏吴质《答东阿王书》:“夫登东岳,然后知众山之逦迤也。唐韦应物《澧上西斋寄诸友》诗:“清川下逦迤。”词人此处用“逦迤”来描写钟鼓声由远及近的迢递而至,这就写出了时间推移的空间排列,将听觉感受外化为视觉形象。
接下来三句仍叙眼前景、耳边声,不过己由旷野之外进入客舍之内 ,时间也已是夜静更深 。蜡烛有芯 ,燃时滴泪;蛩即蟋蟀,秋寒则鸣。这两种意象,积淀了深重的“ 伤别”和“悲秋”的情绪。“蜡烛有心还惜别,替人垂泪到天明 ”,这是杜牧《赠别》诗中的名句。“蟋蟀不离床,伴人愁夜长”,这是贺铸自己的新辞(《 菩萨蛮》)。两句正好用来为此处一段文字作注 。“共苦”者 ,非“烛”与“蛩”相与为苦,而是“烛”、“蛩”与我一道愁苦。这是移情作用。
上片结末五句,写烛影摇曳,蛩声颤抖,愁人已不能堪了,偏又传来断断续续的砧声,因思念征人而夜不成寐的闺妇们正在挥杵捣衣,准备捎给远方的夫婿。接着词人忽地一笔跳开,转从砧杵之为秋声这一侧面来写自己所受的震动:岁月如骏马奔驰,又是一年行将结束了这是时序之感,更是人生之慨。
在下片首五句中,词人痛楚地写出了人生的秋天。
过片后四句,即二句一挽,二句一跌,叙写青春幻想在生命历程中的破灭 :年轻时尚气使酒,自视甚高,满以为司春之神会加意垂青,在自己的生活道路上酒下一片明媚的春光;谁知道多年来仕途坎坷,沉沦下僚 ,竟被驱来遣去,南北奔波,无有宁日呢?东君,即为司春之神,此处当指掌握词人命运的君主。青春消歇,事业蹉跎,词人自不免有英雄失路的深恨,欲向知己者诉说 。然而“幽恨无人晤语 。”冷驿长夜,形只影独,实无伴侣可慰寂寥。此句暗里反用《诗·陈风·东门之池》:“彼美淑姬,可与晤语。此处,词人以极为含蓄的表达方式将自己因听思妇砧杵而触发的怀人情绪表露出来。
结末四句,词人放笔直抒那千山万水所阻隔不了的相思 :幸有天边明月曾经窥见过我们欢会的秘密,那么,就请它陪伴着化作彩云的伊人飞到我的梦里来,尔后,再负责把她送回去吧!在这里,词人化用谢庄《月赋 》中“ 美人迈兮音尘阙,隔千里兮共明月。”
这一传诵千古的名句,但词人却视“明月”为具备感情和主观行为能力的良媒,其艺术魅力似又在谢《赋》之上了。
此词以景语起,以情语结,起三句以炼字胜,己自登高 ;末三句以炼意胜 ,更造其极。全词笔力遒劲,挥洒自如,读来令人感慨万千。

楼下柳/天香(宋·贺铸)  显示自动注释

满马京□,装怀春思,翩然笑度江南。白鹭芳洲,青蟾雕舰,胜游三月初三。

舞裙溅水,浴兰佩、绿染纤纤。归路要同步障,迎风会卷珠帘。

离觞未容半酣。恨乌樯、已张轻帆。秋鬓重来淮上,几换新蟾。

楼下会看细柳,正摇落清霜拂画檐。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天香 牡丹(宋·赵以夫)  显示自动注释

蜀锦移芳,巫云散彩,天孙剪取相寄。金屋看承,玉台凝盼,尚忆旧家风味。

生香绝艳,说不尽、天然富贵。脸嫩浑疑看损,肌柔只愁吹起。

花神为谁著意。把韶华、总归姝丽。可是老来心事,不成春思。

却羡宫袍仙子。调曲曲清平似翻水。笑嘱东风,殷勤劝醉。


天香(宋·何得之)  显示自动注释

南国蜚声,三鳌孕粹,中兴循吏称首。官在中都,斑参玉笋,妙简帝心应久。

长材已试,名字向、金瓯先覆。貂冕冠蝉载服,鸾台凤池荣簉。

年年桂觞介寿。正江梅、犯寒时候。料想舞僮歌女,翠鬟依旧。

富贵人间罕有。任鼎沸笙箫对樽□。稳步堤沙,高攀禁柳。


天香 宛委山房拟赋龙涎香(宋·冯应瑞)  显示自动注释

枯石流痕,残沙拥沫,骊宫夜蛰惊起。海市收时,鲛人分处,误入众芳丛里。

春霖未就,都化作、凄凉云气。惟有清寒一点,消磨小窗残醉。

当年翠篝素被。拂馀薰、倦怀如水。谩惜舞红犹在,为谁重试。

几片金昏字古,向故箧聊将伴憔悴。□□□□,□□□□。


天香 韵赋牡丹(宋末元初·刘埙)  显示自动注释

雨秀风明,烟柔雾滑,魏家初试娇紫。翠羽低云,檀心晕粉,独冠洛京新谱。

沈香醉墨,曾赋与、昭阳仙侣。尘世几经朝暮,花神岂知今古。

愁听流莺自语,叹唐宫、草青如许。空有天边皓月,见霓裳舞。

更后百年人换,又谁记、今番看花处。流水夕阳,断魂钟鼓。


天香 宛委山房拟赋龙涎香(宋·吕同老)  显示自动注释

冰片熔肌,水沈换骨,蜿蜒梦断瑶岛。剪碎腥云,杵匀枯沫,妙手制成翻巧。

金篝候火,无似有、微薰初好。帘影垂风不动,屏深护春宜小。

残梅舞红褪了。佩珠寒、满怀清峭。几度酒馀重省,旧愁多少。

荀令风流未减,怎奈向飘零赋情老。待寄相思,仙山路杳。


天香 宛委山房拟赋龙涎香(宋·唐艺孙)  显示自动注释

螺甲磨星,犀株杵月,蕤英嫩压拖水。海蜃楼高,仙蛾钿小,缥缈结成心字。

麝煤候暖,载一朵、轻云不起。银叶初生薄晕,金猊旋翻纤指。

芳杯恼人渐醉。碾微馨、凤团闲试。满架舞红都换,懒收珠佩。

几片菱花镜里,更摘索双鬟伴秋睡。早是新凉,重薰翠被。


天香 宛委山房拟赋龙涎香(宋·李居仁)  显示自动注释

瀛峤浮烟,沧波挂月,潜虬睡起清晓。万里槎程,一番花信,付与露薇冰脑。

纤云渐暖,凝翠席、氤氲不了。银叶重调火活。珠帘日垂风悄。

螺屏酒醒梦好。绣罗帱、依旧痕少。几度试拈心字,暗惊芳抱。

隐约仙舟路杳。谩佩影玲珑护娇小。素手金篝,春情未老。


天香 寿朱尚书(宋·洪咨夔)  显示自动注释

云母屏开,博山炉熨,人间南极星现。酥篆千秋,灯图百子,酒浪花光照面。

堂深戏彩,任父老、儿童争劝。耆艾相将潞国,精明恰如清献。

春风飘香合殿。仗云齐、漏迟宫箭。正好簪荷入侍,帕柑传宴。

日月华虫茜绚。便与试、胸中五纹线。寿域长开,洪钧长转。


天香 宛委山房拟赋龙涎香(宋·王易简)  显示自动注释

烟峤收痕,云沙拥沫,孤槎万里春聚。蜡杵冰尘,水研花片,带得海山风露。

纤痕透晓,银镂小、初浮一缕。重剪纱窗暗烛,深垂绣帘微雨。

馀馨恼人最苦。染罗衣、少年情绪。谩省佩珠曾解,蕙羞兰妒。

好是芳钿翠妩。恨素被浓薰梦无据。待剪秋云,殷勤寄与。


天香 其一(金·景覃)  显示自动注释

市远人稀,林深犬吠,山连水村幽寂。田里安閒,东邻西舍,准拟醉时欢适。

社祈雩祷。有箫鼓、喧天吹击。宿雨新晴垄头,閒看露桑风麦。

无端晴亭莫驿。恨连年、此时行役。何似临流萧散,缓衣轻帻。

炊黍烹鸡自劳,有脆绿、甘红荐芳液。梦里春泉,糟床夜滴。


天香 其二(金·景覃)  显示自动注释

百岁中分,流年过半,尘劳系人无尽。桑柘周围,菅茅低架,且喜水亲山近。

倦飞高鸟,算也有、閒枝栖稳。纸帐紬衾,日高睡起,懒梳蓬鬓。

閒阶土花碧润。缓芒鞋、恐伤蜗蚓。侧掩衡门,空解草玄谁信。

俗驾轻云易散,赖独有、莲峰破孤闷。世事悠悠,从教莫问。


天香 寿桂金堂竹泉总管(元·朱晞颜)  显示自动注释

碧玉横陈,黄金细屑,天然画堂风景。古月浮香,冷风度曲,不许一尘侵近。

沉沉永夜,漾水色窗轩秋净。如识岩前气韵,端知岁寒心性。

繁华漫誇红紫,颜色直宜相并。纵有交承梅菊,也应推逊。

自是蟾宫仙种,尽消得、婵娟伴清影。为乞姮娥,云阶鹫岭。


天香(元·长筌子)  显示自动注释

若论修真,玄关直指,外缘心上都撇。静处跏趺,存神握固,莫辩是非优劣。

任缘度日,除饱暖其馀忘绝。一味清闲价无穷,对下愚难说。

端的至诚妙诀。叹学人、几曾休歇。默默昏昏,壶内玉花开彻。

恍惚中间显现象,见宝珠、光耀似皎月。悟得之时,同游圣阙。


天香(元·长筌子)  显示自动注释

过隙年光,如毛尘事,几人识破休矣。归去来兮,云耕水钓,林下澹然宁耳。

翠微影里,别有些逍遥真味。一曲玄歌寄天香,叹物华荣悴。

白茅半间而已。畅情怀、四时吟醉。返照人生,毕竟到头何济。

坐看空华起灭,这混成消息越众美。太朴淳风,清虚妙理。


天香慢 梅(元·长筌子)  显示自动注释

万木归根,三冬拔翠,晓来梅萼轻坼。妒雪精神,清人气焰,不许等闲攀摘。

百花未发,独占得东君春色。庚岭斜横,秀孤芳,更妙机难测。

西湖洒然至极。胜蜡黄愈增灵识。漏泄前村驿使,喜传消息。

解引诗人雅咏,对一枝金蕾,兴自适。月浸寒梢,天香可惜。


天香 咏龙涎香(明末清初·尤侗)  显示自动注释

云气盘山,雨痕黏草,海天遥识龙睡。细剪香涎,平分瑞脑,泛水渗沙同腻。

烟鬟雾髻,仿佛见、织绡娘子。檀口唾花几点,丝丝篆成心字。

犹忆琐窗半闭。袅金凫、共消残醉。惆怅遗芳梦杳,蘅芜谁寄。

聚窟返魂何处。空留下、馀薰旧鸳被。赢取鲛人,玉盘珠泪。


天香 姚氏牡丹(明末清初·曹溶)  显示自动注释

麝槛融脂,蜂衙缬翠,游人顾影宜昼。幻出珠含,斜分锦护,宛是雒京时候。

依稀谷雨,枝共叶、难容春瘦。歌楼丛粉,争翘酒国,千红密甃。

压倒群芳不谬。和清平、玉环能否。此际为伊怜惜,任伊薰透。

野老毫尖秃尽,又谁料、风情尚如旧。远饯归樯,林香晚奏。


天香 馀冬雪霁念早梅应开病中不得寻访怅然有作(明末清初·王夫之)  显示自动注释

霜薄含冰,云轻弄雪,未遣珊珠红褪。夕坞回塘,谁借问早,把琼心幽酝也。

应待我向,月下微吟相讯自。惜自怜孤影半,吐半垂清晕来。

时早莺啼破几,点点玉钱绿衬。便与寻芳已晚,粉残香损。

犹自不成辜负,却只恐、东风垂柳困。梦里依然,蝶魂相趁。


天香·园中春色浅深,微逗辄暖,将作风雨,金铃之感,其有由呼(清· 裴维安)  显示自动注释

嫩碧雏青,纤茸细粉,娇春艳照罗绮。浅醉微眠,轻吟小立,昼静玉楼人起。

莺飘燕泊,问旧日、朱门深闭。一曲霓裳叠后,瑶台月华如洗。

閒愁乱山镜里。一凄迷、一番憔悴。滴滴转残莲漏,恼人天气。

多恐东风作雨,又怕作、江南断魂地。付托花神,朱幡料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