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从下表选择或输入词牌名: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  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引自archive.org)

谢池春慢词谱
谢池春慢 调见《古今词话》,张先玉仙观道中逢谢媚卿作,盖慢词也,与六十六字《谢池春》令词不同。

谢池春慢 双调九十字,前后段各十句、五仄韵 张先

  缭墙重院 时闻有 流莺到 绣被掩馀寒 画阁明新晓 朱槛连空阔 飞絮无多少 径莎平 
  中平平仄平中仄平平仄中仄仄平平中仄平平仄中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

池水渺 日长风静 花影閒相照 
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

  尘香拂马 逢谢女 城南道 秀艳过施粉 多媚生轻笑 斗色鲜衣薄 碾玉双蝉小 欢难偶 
  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中平中中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中仄平平仄平中仄

春过了 琵琶流韵 都入相思调 
平仄仄中平中仄平仄平平仄


此调前后段第三、四、五、六句并作五言对偶,当是体例,填者辨之。 按此词祇有李之仪词可校。李词前段起句“残寒消尽”,“残”字平声。第二句“疏雨过、清明后”,“雨”字仄声。第三、四句“花径款馀红,风沼萦新皱”,“花”字、“风”字俱平声。第五句“乳燕穿庭户”,“乳”字仄声。后段第三、四句“不见又思量,见了还依旧”,“又”字仄声,“量”字平声,“见”字仄声。第六句“何似长相守”,“何”字平声。第七句“天不老”,“不”字仄声。第九句“且将此恨”,“且”字、“此”字俱仄声。谱内可平可仄据此。
历代作品
张先 (1首)
李之仪 (1首)
梁寅 (1首)
姚华 (1首)
梁清标 (1首)
陆求可 (1首)
陈洵 (1首)
近现代
吴湖帆 (1首)
王韶生 (1首)
谢池春慢 玉仙观道中逢谢媚卿(宋·张先)  显示自动注释

缭墙重院,时闻有、啼莺到。绣被掩馀寒,画幕明新晓。

朱槛连空阔,飞絮无多少。径莎平,池水渺。日长风静,花影闲相照。

尘香拂马,逢谢女、城南道。秀艳过施粉,多媚生轻笑。

斗色鲜衣薄,碾玉双蝉小。欢难偶,春过了。琵琶流怨,都入相思调。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此为艳遇词。全词结构井然,层次分明,先景后情:上片写贵家池馆春晓之景,下片写郊游艳遇相慕之情。夏敬观评此词云:“ 长调中纯用小令作法”,别具一种风味。
起首一句,点出主人公的居处所在。“时闻有”,承上句,乃由于高墙缭绕、院宇深邃的缘故,而接下句则为人在春眼之中的缘故。这时而一闻的莺啼把人唤醒了。“绣被掩余寒”,可见被未折叠,而“画阁明新晓 ”,天已大亮了。“ 朱槛连空阔”句承“画阁”而写居处环境,与“缭墙重院”相应,虽富丽然而寂寥 ,其境过清 。“飞絮知多少”暗点时令为暮春。这样,春晓、恬睡、闻鸟,与“飞絮知多少”之景相连,就构成一个现成思路,间接表现出浓厚的惜春情绪。“径莎平”句以下续写暮春景象,路上长满野草,池面渐广,风平浪静时,时有花影倒映。“日长风静”与“闲”字表现出落寞萧索的气氛。这几句暗示出词中人在小园芳径之上徘徊不定,百无聊赖的独特情绪。
过片承上启下。“尘香拂马”,要去城南的玉仙现 ,一路上愁红惨绿 ,偏又不期然而然地,“逢谢女,城南道”。两人早已互相慕名的,而百闻不如一见 ,于是“一见慕悦”。她明艳绝伦 ,秀丽出于天然,“秀艳过施粉”,虽只微微一笑,便有无限妩媚而其衣色鲜艳夺目,日暖衣薄,更显示出其身段之窈窕,就连她随身佩带之玉饰,雕琢成双蝉样,也格外玲珑可爱。这里以工笔重彩,画出一个天生丽人,从中流露出一见倾心的愉悦 。然而紧接六字“欢难偶,春过了”,是说有无穷后时之悔。从“琵琶流怨,都入相思调”二句看,二人可说是“心有灵犀一点通”了。用笔变化,有相得益彰之妙。作者并没有花太多笔墨来写二人相遇如何的交谈或品乐,却通过相顾无言的描写将彼此的倾倒爱悦和相见恨晚的惆怅情绪表露得淋漓尽致。“春过了”三字兼挽上片,惜春之情与相见恨晚之悔打成一片,情景莫辩。
关于此词的本事,《 绿宿新话 》卷上有一段引语,与此词词意大致相符:“张子野往玉仙观,中路逢谢媚卿 ,初未相识,但两相闻名。子野才韵既高,谢亦秀色出世,一见慕悦,目色相接。张领其意,缓辔久之而去。因作《谢池春慢》以叙一时之遇”。

谢池春慢(宋·李之仪)  显示自动注释

残寒销尽,疏雨过,清明后。花径敛余红,风沼萦新皱。

乳燕穿庭户,飞絮沾襟袖。正佳时,仍晚昼,著人滋味,真个浓如酒。

频移带眼,空只恁、厌厌瘦。不见又思量,见了还依旧。

为问频相见,何似长相守。天不老,人未偶。且将此恨,分付庭前柳。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这首《谢池春》用通俗浅近的语言,写离别相思之苦,其中可以看出柳永“市民词”的影响。
开头三句,点出节令,中间隔过四句之后,又说“正佳时,仍晚昼 ”,继续点出黄昏时分。这样,所谓“正佳时”的“佳”字,才算有着落,有根据。可见章法针脚之绵密。上片写景,以“花径敛余红”等四个五言句子为主体的。这四句,笔锋触及了构成春天景物的众多方面,又各用一个非常恰当的动词把它们紧密相联 ,点得活生 ,有声有色,有动有静。在“飞絮沾襟袖 ”一句里,已经暗示了“人”的存在,为过片处的“著人滋味,真个浓如酒”作一铺叙。著人,是“让人感觉到 ”的意思 ”;“滋味”究竟是什么 ,却不能说得具体 ,只好用酒来比喻,而且又用“浓”来形容,用“真个”来强调,以诱读者尽量用自己的感受和经验去理解那种“滋味 ”,从而把这个比较抽象的概念变得可以体会、可以感悟。
过片后的四个五言句,是这首词抒情部分的核心内容了 。这四句写得深 ,写得细,它把“不见”和“相见”、“相见”和“相守”逐对比较。冠以“为问”二字,表明这还只是一种认识,一种追求,只能祈之于天、谋之于人,可是“天不老,人未偶 ”,仍然不得解决。“天不老”,本于李贺的名句“天若有情天亦老 ”,反过来说 ,天不老也就是天无情,不肯帮忙,于是“人未偶 ”,目前还处于离别相思的境地,实在没有办法 ,只好“且将此恨,分付庭前柳 ”。分付,有交托之义。将相思别恨交付庭前垂柳,则留下了各式各样的思索的余地,正所谓含蓄而隽永。

谢池春慢(元末明初·梁寅)  显示自动注释

薄寒山阁,当亭午、潇潇雨。鸟静桃花林,水坐兰苕渚。

玉勒骢稀出,油壁车何处。欲簪花、簪不住。花红发白,应笑人憔悴。

春过一半,东去水、难西驻。前半伤多病,后半休虚负。

白醴匏尊满,紫笋山殽具。心无累,皆佳趣。自辞觞酌,劝客须当醉。


谢池春慢 岱宗堂前新植梅作苞向坼,冬至赋,用子野缭墙重院韵(清末民国初·姚华)  显示自动注释

浅寒庭馆,年光晚,无人到。冻雪护犁痕,稚萼凌冬晓。

消息春潜觉,料度花非少。有无间看转渺。画凄烟暝,依约成冰照。

阳生琯应含,意似湖边道。为念临风影,生怯巡檐笑。

逗梦青禽远,试靥红儿小。初英绽,吟事了。笛边阑槛,暖吹江南调。


谢池春慢 寒食,用张先韵。(明末清初·梁清标)  显示自动注释

湘帘绣幕,早吹得、东风到。禁火碧烟疏,上冢香尘晓。

柳岸青方嫩,花墅红犹少。酒旗斜,岚岫渺。沙平草细,野水连残照。

五陵挟弹,争走马、长楸道。天气晴兼雨,人面嚬还笑。

雾染春衫湿,歌溜莺声小。时虚度,愁未了。调笙何处,总如伊凉调。


谢池春(夏日)(清·陆求可)  显示自动注释

石榴花下,看日影、知亭午。湘簟展层波,纨扇随金麈。

帘卷薰风透,坦腹堪清暑。检茶铛,添香缕。小童睡去,乳燕窥朱户。

从容潇洒,坐一刻、怀千古。娱客旧诗书,学语新鹦鹉。

幽梦羲皇上,五柳随风舞。竹初长,莲未吐。池塘绿浅,亏得前朝雨。


谢池春慢 岁暮闭门,晨起觉立春(清末民国初·陈洵)  显示自动注释

年涯小泊,春已是、今朝事。庭树勒余寒,窗草铺新意。

卯饮随常觅,花信从头第。甚撩人,风景费。那回珍重,偏爱千金抵。

春来万感,应只有、曾游地。雪调付双鬟,彩袖歌千岁。

出意钗头燕,无赖裙边蟢。欢且尽,愁倦理。眼前好在,不似东流水。


谢池春慢 赵松雪书急就章册,次李端叔韵(清末近现代初·吴湖帆)  显示自动注释

挥毫驰阵,横扫继,征西后。狂素肯头低,颠旭应眉皱。

俨荡吴生带,如飏公孙袖。笑杨风,夸寝昼。墨花飞溅,豪拚千钟酒。

沤波秘省,看小印,银钩瘦。北宋麝烟浓,蠹纸南唐旧。

试问曾藏处,天籁清箱守。金错体,堪并偶。矫鹰吻厉,休话诚悬柳。


谢池春慢·立夏用李端叔韵(近现代末当代初·王韶生)  显示自动注释

惊聆鶗鴂,芳草路,寻春后。日暖气初和,云荡波还绉。

有意逢青笠,无计携红袖。袅炉烟,消午昼。平芜閒望,新绿浓于酒。

清狂得似,惭饭颗,腰支瘦。紫笋箨痕新,大麦风姿旧。

痛饮从犀首。兀胜空守斋,情如昨,时不偶。问征西事,怎似恒公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