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牌: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
鱼游春水词谱
鱼游春水 《复斋漫录》:”政和中,一中贵使越州回,得词于古碑,无名无谱,录以进御,命大晟府填腔,因词中语,赐名《鱼游春水》。”

鱼游春水 双调八十九字,前后段各八句、五仄韵 无名氏

  秦楼东风里 燕子还来寻旧垒 馀寒犹峭 红日薄侵罗绮 嫩草方抽碧玉茵 媚柳轻窣黄金蕊 
  平平平中仄中仄中平平仄仄中平中仄中仄中平中仄中中平中中中中中仄平中平中仄

莺啭上林 鱼游春水 
平仄仄平中平平仄

  几曲阑干遍倚 又是一番新桃李 佳人应怪归迟 梅妆泪洗 凤箫声绝沈孤雁 望断清波无双鲤 
  中仄平平仄仄中仄中平平中仄平平中仄平平平平仄仄仄中中中中中中中仄平平中中仄

云山万重 寸心千里 
平中仄中仄平平仄


此调以此词为正体,张元干、马庄父、卢祖皋词悉与之同,若赵词之多押两韵,乃变格也。 按卢词前段第二句“好梦别来无觅处”,“别”字仄声。马词第三句“天涯目断”,“目”字仄声。张词第四句“几片花飞点泪”,“花”字平声,“点”字仄声。第五句“清镜空馀白发添”,“清”字平声。卢词“软红尘里鸣鞭灯”,“红”字平声,“里”字仄声,“鞭”字平声。第六句“新恨谁传红绫寄”,“新”字平声。卢词后段第五句“宝香拂拂遗鸳锦”,上“拂”字仄声。张词“梦想浓妆碧云边”,“碧”字仄声,“边”字平声。第六句“心事悠悠寻燕语”,“心”字平声。张词“目断孤帆夕阳里”,“夕”字仄声。第七句“芳草暮寒”,“草”字仄声。谱内可平可仄据此,馀参赵词。

又一体 双调八十九字,前后段各八句、六仄韵 赵闻礼

  青楼临远水 楼上东风飞燕子 玉钩珠箔 密密锁红关翠 剪胜裁幡春日戏 簇柳簪花元夜醉 
  平平平仄仄平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平仄仄

閒忆旧欢 漫撩新泪 
平仄仄平仄平平仄

  罗帕啼痕未洗 愁见同心双凤翅 长安日日轻寒 春衫未试 过尽征鸿知几许 不寄萧郎书一纸 
  平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平仄仄

愁肠断也 个人知未 
平平仄仄仄平平仄


此与无名氏词同,惟前后段第五句俱押韵异。
历代作品
无名氏 (1首)
卢祖皋 (1首)
张元干 (1首)
李刘 (1首)
赵闻礼 (1首)
吕胜已 (1首)
吴泳 (1首)
马子严 (1首)
梁寅 (1首)
朱晞颜 (1首)
夏完淳 (1首)
陈霆 (1首)
任观 (1首)
宋荦 (1首)
梁清标 (1首)
董元恺 (1首)
邹祗谟 (1首)
陆求可 (1首)
陈维崧 (1首)
近现代
吴湖帆 (1首)
赵熙 (1首)
当代
石任之 (1首)
鱼游春水(唐·无名氏)  显示自动注释

秦楼东风里,燕子还来寻旧垒。馀寒犹峭(一作微透),红日薄侵罗绮。

嫩草方抽碧玉茵(一作簪),媚柳轻窣黄金缕(一作蕊)

莺转(一作啭)上林,鱼游春水。

(一作屈)曲阑干遍倚,又是一番新桃李。佳人应怪(一作念)归迟,梅妆泪(一作淡)洗。

凤箫声绝(一作杳)沈孤雁,望断清(一作澄)波无双鲤。

云山万重,寸心千里。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作者简介】

据《复斋漫录》载:“政和中,一贵人使越州,得辞于古碑阴,无名无谱,亦不知
何人作也。录以进。御命大晟府填腔,因词中语,赐名《鱼游春水》。”

【注释】

①峭:尖厉。
②窣:突然钻出来。
③双鲤:谓书札也。

【评解】

这是一首春日怀人之作。上片写景,东风杨柳,碧草如茵,莺啼燕飞,鱼游春水,春天又到人间。下片抒情,桃李争艳,春色如画,而阑干倚遍,望断清波,游人未归。
令人思念不已。全词和婉秀美,抒情细腻,绮丽多姿。

【集评】

薛砺若《宋试通论》:此词作得颇为婉丽,极秀美可爱,惜不知作者姓氏。

据《能改斋漫录》记载:“政和中,一中贵人使越州回,得词于古碑阴,无名无谱,不知何人作也。录以进御,命大晟府撰腔,因词中语,赐名《鱼游春水》。”这段话说明了这首《鱼游春水》词的来历和谱曲、命名经过。政和是宋徽宗的年号,越州就是今天的浙江绍兴;看来,这首词是宋徽宗以前南方的作品。至于确切的创作年代,那就难说了。不过这无关紧要,因为它的内容,并没有波及必须弄清的历史背景,我们大可以从作品的本身,去探寻它的审美价值。

这是一首闺怨词,写的是一位少妇春日怀念远人的情态、心理,景物描写和人物刻画都显出相当的功力;而且互相映衬,构成了完整的意境。

上片全是写景。“秦楼东风里”四句,写春归燕回、馀寒犹峭之状。一开头就点出“秦楼”,使描写的环境带有确定性,这对读者理解词意大有好处。秦楼,汉乐府《陌上桑》:“日出东南隅,照我秦氏楼。”李白《忆秦娥》有“秦娥梦断秦楼月”句,皆指闺楼。由此可知,词中所写,景是“秦楼”中景,人是“秦楼”中人;于是,人物思想感情的社会性,就有了明白的着落。“东风”轻拂,“燕子”归来,这都是春回大地的显著特征。但是,我们不要轻轻放过了“燕子还来寻旧垒”这句话,要注意它和其他地方的联系,它是为人的不归作反衬的,我们读到后面自会明白。词人手笔,总是这样地一箭双雕。这四句写的是室内的春景,是“秦楼”人所见所感的春景,并暗示出女主人公慵懒困倦、日高未起之态,带有淡淡的惆怅情调。

“嫩草方抽碧玉茵”四句,从户内写到户外,描画出一派明媚的春光。作者摄取了四种景物:地面的嫩草,地上的垂柳,空中的黄莺,水中的游鱼,水陆空三维空间,交织成立体的画面,传达出绚丽的色彩。这里使用了两个借喻:以“碧玉茵”(像碧玉一样青绿的毯子)喻嫩草,以“黄金蕊”喻新出的柳条,都借联想而增加了景观的魅力。四句的动词也用得很好:嫩草是“抽”出的,“媚柳”(柔媚的柳条)是“窣”(从穴中突然冒出来)出的,黄莺在鸣“啭”,鱼儿在“游”动,可谓各尽其妙,各得其所。“上林”、“春水”,为鸣莺、游鱼布置了适宜的活动环境,相得益彰。

下片转入写人。“几曲阑干”四句,写佳人倚遍“秦楼”阑干,看到桃李又换了一番新花新叶,──这意味着一年又过去了,而意中人还没有回来,这触起了她的愁思,不觉潸然泪下。“梅妆”用的是寿阳公主的典故。《太平御览·时序部》引《杂五行书》说:“宋武帝女寿阳公主人日卧于含章殿檐下,梅花落公主额上,成五出花,拂之不去,皇后留之,看得几时,经三日,洗之乃落。宫女奇其异,竞效之,今梅花妆是也。”这里泛指妇女面部化妆。“梅妆泪洗”即涂了脂粉的脸上流下了眼泪之意。这几句着重描写佳人的外部动作,而以“应怪归迟”点明动作的原因,其悲怨愁苦之态如见。

“凤箫声绝”四句,写对方离去后音信杳然,使佳人思念不已。古代传说:萧史善吹箫,秦穆公将女儿弄玉嫁给他,数年后二人升天而去(见《列仙传》)。这里借用这一故事,以“凤箫声绝”指男子的离去。“孤雁”、“双鲤”都用了典。前者出《汉书·苏武传》,汉使诈称汉昭帝在上林苑射雁,雁足上有苏武捎来的帛书。后者出古乐府《饮马长城窟行》:“客从远方来,遗我双鲤鱼;呼童烹鲤鱼”,中有尺素书。”因此,这两个词都是寄书的代称。而“沉孤雁”、“无双鲤”,就是指对方没有来信。但是,即使男方相隔云山万重,佳人的心还是神驰千里之外,萦绕在他的身边的。这几句着重描写佳人的内心活动,浓情厚意,溢于言表。以后刘过《贺新郎》(老去相如倦)结云:“云万叠,寸心远”,殆出于此。

从艺术上来说,这首词采取以春景的明媚来反衬离人的愁思的手法。“嫩草方抽”,“媚柳轻窣”,“莺啭上林,鱼游春水”这不是当日佳人与所欢行乐时所见的美景吗?如今这一美景又已重现,但是所欢却已不在身边;去年的燕子还懂得回来寻找旧垒,而心上人却一去不归;这怎能不令她阑干倚遍,泪洗梅妆呢!这样写,效果是动人的。词的语言明白、朴素(有些地方略显粗糙),表达方式显豁;虽有用典,但却是常见的:具有民间词的特点。它的作者,估计是文化程度不太高的读书人。 (洪柏昭)
这是一首闺怨词,写的是一位少妇春日怀念远人的情态,心理。
上片全是写景。“秦楼东风里”四句,写春归燕回,馀寒犹峭之状 。这四句写的是室内的春景 ,是“秦楼”人所见所感的春景,并暗示出女主人公慵懒困倦、日高未起之态,带有淡淡的惆怅情调。
“嫩草方抽碧玉茵”四句,从户内写到户外,描画出一派明媚的春光。作者摄取了四种景物:地面的嫩草,地上的垂柳,空中的黄莺,水中的游鱼,水陆空三维空间,交织成立体的画面,传达出绚丽的色彩。下片转入写人。“几曲阑干”四句,写佳人倚遍“秦楼”阑干,看到桃李又换了一番新花新叶——这意味着一年又过去了,而意中人还没有回来,这触起了她的愁思,不觉潸然泪下。“梅妆”用的是寿阳公主的典故,这里泛指妇女面部化妆。“梅妆泪洗”即涂了脂粉的脸上流下了眼泪之意。这几句着重描写佳人的外部动作 ,而以“应怪归迟”点明动作的原因,其悲怨愁苦之态如见。
“凤箫声绝”四句,写对云离去后音信杳然,使佳人思念不已。“凤箫声绝”借用典故,指男子的离去。“孤雁”“ 双鲤 ”都是奇书的代称。而“沉孤雁”、“无双鲤”,就是指对方没有来信,但是,即使男方相隔云山万重 ,佳人的心还是神驰千里之外,萦绕在他的身边 。这几句着重描写佳人的内心活动,浓情厚意,溢于言表。

鱼游春水(宋·卢祖皋)  显示自动注释

离愁禁不去。好梦别来无觅处。风翻征袂,触目年芳如许。

软红尘里鸣鞭镫,拾翠丛中句伴侣。都负岁时,暗关情绪。

昨夜山阴杜宇。似把归期惊倦旅遥知楼倚东风,凝颦暗数。

宝香拂拂遗鸳锦,心事悠悠寻燕语。芳草暮寒,乱花微雨。


鱼游春水(宋·张元干)  显示自动注释

芳洲生蘋芷。宿雨收晴浮暖翠。烟光如洗,几片花飞点泪。

清镜空馀白发添,新恨谁传红绫寄。溪涨岸痕,浪吞沙尾。

老去情怀易醉。十二栏干慵遍倚。双凫人惯风流,功名万里。

梦想浓妆碧云边,目断归帆夕阳里。何时送客,更临春水。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毛晋《芦川词跋》说 :“人称其长于悲愤,及读《花庵》《草堂》所选 ,又极妩秀之致 。”这首送别词,首先触景生情,后又缘情布景,节节转换,结构严谨 ,委婉曲折地表达了作者悲愤之情与送别之意,在写作上自有特色,为其佳作之一。
大凡送别之作,多托离怀以抒情 ,写景以寄情,这首词也是如此。词的开头四句,描写送别时的春江景色以及由此引发出的凄苦感情。“芳洲”二句是说,一场夜雨过后,碧空如洗,长满蘋芷的小洲上,淡淡的晨雾在翠绿的芳草上面轻轻浮动飘动,给人一种朦胧之感。在这里,作者不仅描绘出送别时展现在眼前的春光晨色,又点出了送别的时间,还化用白居易“又送王孙去,萋萋满别情 ”(《赋得古原草送别》)的诗意,暗示这生机盎然,给人带来活力,带来暖意的芳草,却挑起了作者无限惜别之意 。“暖翠”二字尤其精妙,它从感觉方面把夜雨过后春江两岸的景色诗情画意地描写出来了。而“烟光如洗”二句,承上启下,进一步描写出江边晨景。其中前一句写“烟 ”,着一“洗”字,现出天空无限净洁的境界,写足了“宿雨收晴”之意;后一句写花,写一场春雨过后,鲜花盛开,时而轻盈的花瓣随风翩翩起舞,在作者看来,轻盈的花瓣犹如那点点泪珠,洒落地上 。“点泪”二字用拟人手法,寓王观之情于客观,融惜别之情于春景,不仅烘托出送别的凄清气氛,也为下面的抒情做好了铺垫 。“清镜”二句,紧承“飞花点泪”,即景抒情,转入到对年华虚度、功业无成的忧伤心情的抒写。“老冉冉其将至兮,恐修名之不立 。”(《离骚 》)和屈原一样,作者有感于日月如梭,时不待我,明镜新添白发,容颜日渐衰老,然而抗金报国的宏愿却无法实现,内心充满忧伤 。一个“空”字,就把作者壮志难酬、老而无成的悲愤之情淋漓尽致地刻画出来了。词人本是把恢复中原故土的希望寄托在皇帝身上的,但“天意从来高难问 ”(《贺新郎·送胡邦衡待制赴新州》),皇帝高高在上,出尔反尔,其意图令人难以捉摸。更使人难以理解的是他竟重用主和派 ,排斥抗金志士,这样就是词人的宏愿无法实现,致使词人感到老而无成 。“新恨”句化用锦城官妓灼灼寄泪的典故,说明近来生活越来越寂寞,越来越孤独,甚至连一把同情眼泪也无人相送行,使人“新恨”无穷,倾吐了自己世无知己的悲哀 。“溪涨”二句又缘情布景,进一步写雨后江天景色。“溪涨岸痕”写春水之猛,“浪吞沙尾”,写波浪之高。一“涨”一“吞”,不仅生动地再现了雨后春江波涛汹涌的情景,同时又借物抒怀,暗寓了自己高涨的自伤与伤别的心情。在这里,情与景合而为一,水乳交融,已经达到了浑然难辨的境界。
过片再次借景抒情 。“老去情怀”二句,暗示了送别的地点——江楼,以回应开头,同时又形象地刻画出词人内心无限的悲苦。一个“易醉 ”,一个“慵遍倚 ”,里面包含着作者多少难以言说又无处言说的辛酸 !“双凫人惯风流”二句,词人以高度的热情赞美了友人胸怀“功名万里”的报国壮志,同时也把抗金复国的希望寄托在友人身上。这位友人或许被召入朝,词人为其送,故化用王桥的典故,称颂他一贯风流倜傥,素有报国立功之志。在这里,慰籍之情与送别之意是融为一体的。最后四句写送别 。“梦想浓妆碧云边,目断孤帆夕阳里 。”词人在此展开了丰富而奇妙的联想。他告诉友人,此别之后,今日送别的场面将会在他的梦中重现,他设想那时,自己将在碧云深处与浓妆丽人相伴,过清闲的隐居生活,而友人却被应召入朝,自己依依难舍,因而在夕阳西下的时候,伫立江边,凝望着友人的“孤帆”渐渐地消失在苍茫的暮色之中,久久不忍离去。这两句词,巧妙地化用了李白《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孤帆远影碧空尽,惟见长江天际流”的诗句,而又有所创新,作者再次缘情布景,托物抒怀,通过对梦境的描写,进一步写自己惜别之情,寄实于虚,虚实相映,更加真切地表达了词人对友人的一片深情。煞拍“何时送客,更临春水 ”,由今日送别想到来日送别,又由来日送别看见来日相逢,这种深一层的写法,更加含蓄委婉地写出词人无比悲痛的惜别之情。这种写法,确实“如泉流归海,回环通首源流,有尽而不尽之意 ”(江顺诒《词学集成·法》)

鱼游春水 寿衙大参(宋·李刘)  显示自动注释

湖南三千里。百万人家争送喜。元戎初度,和气水流山峙。

荆楚中间寿域开,翼轸傍边台躔起。崧岳降神,维箕骑尾。

见说君王注倚。问舟楫、盐梅谁是。国人争望周公,东归几几。

功名多载旗常上,福禄平分天壤里。家家弦管,年年弧矢。


鱼游春水(宋·赵闻礼)  显示自动注释

青楼临远水。楼上东风飞燕子。玉钩珠箔,密密锁红藏翠。

剪胜裁幡春日戏。簇柳簪梅元夜醉。闲忆旧欢,暗弹新泪。

罗帕啼痕未洗。愁见同心双凤翅。长安十日轻寒,春衫未试。

过尽征鸿知几许,不寄萧娘书一纸。愁肠断也,那人知未。


鱼游春水(宋·吕胜已)  显示自动注释

林梢听布谷。郭外舒怀仍快目。平田浩荡,㶁㶁泉鸣暗谷。

香稻吐芒针棘细,秀麦摇风波浪绿。山童野老,意亲情热。

我待休官弃禄。屏迹幽闲安退缩。渭川千亩修篁,巑巑绀玉。

顾盼滩流萦八节,呼吸湖光穿九曲。贪求自乐,尽忘尘俗。


鱼游春水 神泉春日赋(宋·吴泳)  显示自动注释

东里韶光早。百舌枝头啼碎了。溪梅开尽,池水绿波还皱。

种柳先生觉意阑,看花君子非年少。心似淡云,梦随芳草。

满地松花不扫。镇日春愁萦怀抱。谁能击筑长歌,吹笳清啸。

寄声玉关行人道,未报君恩难便老。鸡塞雨寒,戍楼烟渺。


鱼游春水 怨别(宋·马子严)  显示自动注释

池塘生春草。数尽归鸿人未到。天涯目断,青鸟尚赊音耗。

晓月频窥白玉堂,暮雨还湿青门道。巢燕引雏,乳莺空老。

庭际香红倦扫。乾鹊休来枝上噪。前回准拟同他,翻成病了。

欲题红叶凭谁寄,独抱孤桐无心挑。眉间翠攒,鬓边霜早。


鱼游春水(元末明初·梁寅)  显示自动注释

避乱还家,见桃花盛开

家临千峰翠。幽径重开荆棘里。小桃花艳,春日盈盈霞绮。

香入骚人碧玉杯,色映游女青螺髻。带露更娇,迎风尤媚。

古有墙东避世。况似武陵风光美。时时独酌花间,别有天地。

不教扫径看尤好,意欲寻仙从兹始。岩前白云,石边流水。


鱼游春水 寿徐仁静其婿乐鲁常(元·朱晞颜)  显示自动注释

兰室馀香蕴。射雀屏深清昼永。红旌微动,帘展浪花移暝。

重碧先拈翡翠杯,戏綵低窣鸳鸯锦。人在蕊宫,春生蓬境。

尽说而翁少颖。记得遗环故时井。而今犹自风流,朱颜绿鬓。

百年应惜铜仙在,九里争传清河润。山兮寿兮,以仁能静。


鱼游春水 春暮(明·夏完淳)  显示自动注释

离愁心上住。卷尽重帘推不去。帘前青草,又送一番愁句。

凤楼人远箫如梦,鸳枕诗成机不语。两地相思,半林烟树。

犹忆那回去路。暗浴双鸥催晚渡。天涯几度书回,又逢春暮。

流莺已为啼鹃妒,蝴蝶更禁丝雨误。十二时中,情怀无数。


鱼游春水 用宋人韵,谪后寓客邸书怀(明·陈霆)  显示自动注释

春寒重门里。试借珠帘遮燕垒。管弦巷陌,记得去年罗绮。

芳草闲愁月一痕,游丝断梦云千缕。身世无凭,年华似水。

九叠屏山闷倚。一夜东风谢桃李。日高犹苦春酲,未忺梳洗。

别离情绪伤啼鴂,相思尺素烦双鲤。长亭十里,客心千里。


鱼游春水 金鱼池(清·任观)  显示自动注释

韦曲光颓澹。半亩金塘微潋滟。一般红鲤,亲著绿波摇飐。

色分凤阙丹初滴,光映银墙红欲淡。芳饵轻投,縠纹微蘸。

尚隔金沟紫缆。难望见、宫娥阿监。输他百子池中,天香欲染。

废馆何来箫鼓到,空潭只被菰蒲糁。独对西风,几番伤感。


鱼游春水 漫怀(清·宋荦)  显示自动注释

蕃马屏风小。围向洞房春正好。鸳鸯飞起,不道云深波杳。

映日曾怜杏蕊新,笼烟还忆杨枝袅。片月当亏,双鱼恁少。

远道萋萋芳草。天外山同眉黛扫。谁知孤客登临,总伤怀抱。

轻寒轻暝春归久,闲闷闲愁秋早到。断续哀蛩,萧疏丛筱。


鱼游春水 上谷立春(明末清初·梁清标)  显示自动注释

东风开晓市。晴照金台云气紫。春来天上,巷陌渐薰罗绮。

玉烛长调禁苑中,锦鞯争试香尘里。吹笛一声,画楼独倚。

三辅名城高起。又见鬓边新燕子。青幡兼遇灯宵,韶光信美。

闺人划损钗头凤,羁客愁倾樽内蚁。归梦如酲,流年似水。


鱼游春水 潘园杜鹃(清·董元恺)  显示自动注释

积翠屏山曲。遍河阳铜官金谷。一声杜宇,惊起一枝踯躅。

愁绝春归花与鸟,江南望帝魂犹蜀。泣露啼红,泪痕相续。

何事司花频促。此地擅鹤林清福。乱开殷紫猩红,照人心目。

丹楼叶绽榴房火,绛霄锦覆杯中醁。影映幔亭,光摇银烛。


鱼游春水 感忆(清·邹祗谟)  显示自动注释

十五盈盈小。投钿盒心烟缭绕。流连辛苦,不道佳期竟杳。

蘼芜巷里人何在,豆蔻花中春已老。泪落天涯,断肠多少。

极目年年芳草。闻绣阁玉蛾不扫。何事尺素传来,征鸿悄悄。

侧侧轻寒白日过,濛濛细雨黄昏早。酒醒更阑,数声啼鸟。


鱼游春水(湖上水)(清·陆求可)  显示自动注释

连朝春雨足。添得十分湖水绿。东风无力,轻动波纹如縠。

未许桃花几片流,止容柳叶千条拂。野鹭孤游,山鸥双浴。

镇日游人征逐。载不尽、清丝脆竹。冯异偏爱风流,溅珠喷玉。

燕姬倒影红裙现,越女看妆青黛蹙。花柳千年,芰荷一曲。


鱼游春水 春阴闺思(清·陈维崧)  显示自动注释

尽日香闺悄。才縆额东风料峭。可惜红芳,如此匆匆过了。

做暝遥天浑似墨,妆阴野水愁难晓。独对菱花,横波淼淼。

更惆怅、谁知道。漫消受、绿篝烟袅。何日剪破层阴,依然春好。

料得藁砧愁远泊,也无灯火来相照。怪底今宵,黄昏偏早。


鱼游春水 次张芦川韵(清末近现代初·吴湖帆)  显示自动注释

江南生芳芷。拂了东风凝晚翠。明妆经洗。渐褪浓尘浅泪。

轻按箫声碧玉吹,柔系琴心红丝寄。钗亸燕领,带分鱼尾。

几度兰舟泛醉。却向筼屏相共倚。愔愔深处重寻,蘅芜旧里。

试手婵娟赤阑旁,浴影鸳鸯绿波里。凭谁杜若,梦回池水。


鱼游春水 墨鱼(清末近现代初·赵熙)  显示自动注释

乌尤江心起。夜火鸣榔空翠里。游鳞成队,三月绿摇沙嘴。

下网初寻郭璞台,载酒休斫琴高鲤。烟沈半篮,春潮千尾。

古刹谁将砚洗。蘸偷一篙桃花水。年年吞尽云光,鸬鹚堰底。

认来班鬣秋还到,画就香腮图难儗。樵青镜中,黛螺如此。


鱼游春水 可惜我是双鱼座(当代·石任之)  显示自动注释

年年分春地。春向银河南岸指。东风睡觉,又把双鱼唤起。

一尾多情梦是魔,一尾无情心为累。冰藕触鳞,垂花抛饵。

易感还容易悔。赤鲤藏书空满纸。重重拂了前言,无言可寄。

有客歌哭不曾学,有客沈哀犹未已。看浩浩海,尽盈盈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