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从下表选择或输入词牌名: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  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引自archive.org)

惜红衣词谱
惜红衣 姜夔自度曲,属无射宫,取词内“红衣半狼籍”句为名。

惜红衣 双调八十八字,前段十句六仄韵,后段九句六仄韵 姜夔

  枕簟邀凉 琴书换日 睡馀无力 细洒冰泉 并刀破甘碧 墙头唤酒 谁问讯 城南诗客 岑寂 
  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中仄平平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中中中平中平仄平仄

高树晚蝉 说西风消息 
中仄中平中平平平仄

  虹梁水陌 鱼浪吹香 红衣半狼籍 维舟试望故国 渺天北 可惜柳边沙外 不共美人游历 
  平平仄仄中仄平平平平仄平仄平平中仄仄仄仄平仄中仄仄平平仄中仄中平平仄

问甚时同赋 三十六陂秋色 
仄中平平仄平仄中平平仄


此调始于此词,自应以此词为正体,若李词之添一衬字,张词、吴词之句读小异,皆变格也。 此词可平可仄即参下三词,惟吴词前段第三句“鬓那不白”,“不”字入声,以入作平,不注可仄。

又一体 双调八十九字,前段十句六仄韵,后段九句六仄韵 李莱老

  笛送西泠 帆过杜曲 昼阴芳绿 门巷清风 还寻故人书屋 苍华发冷 笑瘦影 相看如竹 
  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平仄

幽谷 烟树晓莺 诉经年愁独 
平仄平仄仄平仄平平平仄

  残阳古木 书画归船 匆匆又南北 蘋洲鸥鹭素熟 旧盟续 甚日浩歌招隐 听雨弁阳同宿 
  平平仄仄平仄平平平平仄平仄平平平仄仄仄仄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

料重来时候 香荡几湾红玉 
仄平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


此与姜词同,惟前段第五句添一衬字。

又一体 双调八十八字,前段九句四仄韵,后段九句五仄韵 吴文英

  鹭老秋丝 蘋愁暮雪 鬓那不白 倒柳移栽 如今暗溪碧 乌衣细语伤伴 惹茸红 曾约南陌 
  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平仄仄仄仄平平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平仄平仄

前度刘郎 寻流花踪迹 
平仄平平平平平平仄

  朱楼水侧 雪面波光 汀莲沁颜色 当时醉近绣箔 夜吟寂 三十六矶重到 清梦冷云南北 
  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仄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

买钓舟溪上 应有烟蓑相识 
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平仄


此亦姜词体,惟前段第二句不押韵,第六句添二字,又减去第八句短韵二字异。

又一体 双调八十八字,前段十句五仄韵,后段九句四仄韵 张炎

  两剪秋痕 平分水影 炯然冰洁 未识新愁 眉心倩人贴 无端醉里 添一笑 柔花盈睫 痴绝 
  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平仄平仄

不解送情 倚银屏斜瞥 
仄仄仄平仄平平平仄

  长歌短舞 换羽移宫 飘飘步回雪 扶娇倚扇 欲把艳怀说 旧日杜郎重到 只虑空江桃叶 
  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

但数峰犹在 如傍那家风月 
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


此亦与姜词同,惟后段起句不押韵,第四句四字、第五句五字异。 按姜词后段第四、五句“维舟试望故国,渺天北”,亦可点作四字一句、五字一句,此词句读所从出也。
历代作品
共99,分4页显示   1  2  3  4 下一页
吴文英 (1首)
姜夔 (1首)
张炎 (1首)
李莱老 (1首)
吴敬梓 (1首)
周之琦 (1首)
姚华 (1首)
张慎仪 (1首)
张景祁 (1首)
张玉珍 (2首)
易顺鼎 (4首)
曹溶 (1首)
曹贞吉 (1首)
朱祖谋 (7首)
李岳瑞 (2首)
李符 (1首)
李良年 (1首)
杨玉衔 (5首)
惜红衣(宋·吴文英)  显示自动注释

鹭老秋丝,苹愁暮雪,鬓那不白。倒柳移栽,如今暗溪碧。

乌衣细语,伤绊惹、茸红曾约。南陌。前度刘郎,寻流花踪迹。

朱楼水侧。雪面波光,汀莲沁颜色。当时醉近绣箔,夜吟寂。

三十六矶重到,清梦冷云南北。买钓舟溪上,应有烟蓑相识。


惜红衣(宋·姜夔)  显示自动注释

序:吴兴号水晶宫,荷花盛丽。陈简斋云:“今年何以报君恩。一路荷花相送到青墩。”亦可见矣。丁未之夏,予游千岩,数往来红香中。自度此曲,以无射宫歌之

簟枕邀凉,琴书换日,睡馀无力。细洒冰泉,并刀破甘碧。

墙头唤酒,谁问讯、城南诗客。岑寂。高柳晚蝉,说西风消息。

虹梁水陌鱼浪吹香,红衣半狼藉。维舟试望故国。

眇天北。可惜渚边沙外,不共美人游历。问甚时同赋,三十六陂秋色。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姜白石词素,以深至之情为体,以清劲之笔为用。这首《惜红衣》词,颇能见其特色。白石词多有序居首,此词亦然。小序述作词的起源。淳熙十四年丁未(1187),白石依萧德藻寓居吴兴(今浙江湖州)。吴兴水乡,北临太湖,境内有苕、霅二溪,溪水清澈可鉴,屋宇的影子照入湖中,好象水中宫殿 ,故称为水晶宫。但言上白石感触最深的,还是吴兴荷花茂盛清丽。故在序中强调引用陈与义居吴兴青墩镇时写的《虞美人》词句,对荷花加以赞美。
接着 ,记述丁未夏天,白石自己游吴兴之弁山千岩。“数往来红香中”一语,正印证着陈词“一路荷花相送”之句,文情隽美。荷花给予白石之感触极深,白石遂作此词。调名《惜红衣》,借取惜荷花凋零之意。乐谱为白石自制,属无射宫调。但此词所寄予的深意,序中并未道出。白石之辞,极为含蓄隽永,道人之的未道,创人之未新,于欲言又止中见神奇,于奇伟而不怪诞之中见功力。实乃词象一派,该序乃以抛砖引玉之意。
首句“簟枕邀凉,琴书换日,睡馀无力 。”起笔用对偶句开头,开篇就使人便觉笔力精健,气势动人。簟枕指凉席凉枕,下一邀字 ,尽传暑天取凉之心切。琴书指抚琴读书,下一换字,翻出永昼难挨之意。在白石的炼字炼句之间,便觉意脉伸展。陆辅之《词旨》,曾举此联为属对之范例。第三句睡馀无力,写夏日渴睡,无力二字已暗指主意,但含蓄而隐。在下边二句,笔锋却又宕荡开。“细洒冰泉,并刀破甘碧。”冰,用以形容泉水之清冷。并刀,指快刀,古时并州(治今太原)素以出产快刀而著称。甘碧,指香甜鲜碧的瓜果 。曹丕《与朝歌令吴质书》:“浮甘瓜于清泉。”此二句写夏日瓜果解暑之趣,趣在洒清水洗之,用快刀破之 。句法略同清真《少年游》“并刀如水”,“纤手破新橙”。但写出细洒冰泉之趣 ,及以甘碧之感觉代瓜果之名称,则又显出白石词创新生趣的特色。体味上下文,言外时时有一种聊遣寂寞的意味。接着下一句“墙头唤酒,谁问讯、城南诗客”,反用杜甫诗事,直接写出自己客居的无限寂寞来。杜甫《夏日李公见访》诗云:“远林暑气薄,公子过我游。贫居类村坞,僻近城南楼。旁舍颇淳朴,所须亦易求。隔屋唤西家,借问有酒不?墙头过浊醪,展席俯长流。清风左右至,客意已凉秋。巢多众鸟斗,叶密鸣蝉稠。苦道此物聒,孰谓吾庐幽。⋯⋯”“城南诗客”,就是借所居“僻近城南楼”的诗人杜甫来自指。纵是如杜甫那样,当佳客来访时,邻家有酒可借,一唤即从墙头递来,但自己却是索居无人过访,纵然有这种想法也是徒然。言“谁问讯”,可见是没有人来问讯。下即紧接“岑寂”二字,真可以说是冷清、寂寞啊。这一短韵,总挽以上所写种种生活细节,无一处不是对孤寂无聊地表现,同时也引起以下所写层层哀愁。“高柳晚蝉 ,说西风消息 ”,其意境也是顺手借自杜诗后面几句,但以情景恰当的交融,故不觉其有所借用之感 。高柳晚蝉,声声诉说着时序将变、秋风将至的消息,其高迈苍茫的意象,透露着凄然以悲的心事。
“虹梁水陌。鱼浪吹香,红衣半狼藉 。”换头以素描之笔写景,使人感觉笔力不懈怠。虹梁,摩状水乡拱桥之美。水陌,描绘湖心之堤如画一样。鱼浪吹香之句,传“鱼戏莲叶间之神。二句的景象极其清美,似可用以忘忧 。第三句红衣半狼藉,却将笔锋硬转,转写荷花已半凋零之凄凉景象,遂接起歇拍西风消息之意脉。邹祇谟《远志斋词衷》称道白石词“有草蛇灰线之妙”,这正好说明了白石词的这种风格 。以上极写寂寥之感,时序之悲,下边,终于转出此词的本意——怀人 。“维舟试望故国 。眇天北。”维舟即系舟。原来,红衣半狼藉,乃是水上所见所指,故感触亲切如此。舍舟登岸后,遥望天北故国,却唯渺邈而已。“可惜渚边沙外,不共美人游历。”渚边沙外是指水岸。吴兴水乡之美,正如东坡《将之湖州戏赠莘老》诗云 :“馀杭自是山水窟,仄闻吴兴更清绝。”可惜,此水乡尽管清绝之地,竟不得与故国之美人一起饱览旖旎的风景。美人在天一涯,渺不可及呵。白石怀人情感至深 ,由此可见。这正是词之内蕴所在。“问甚时同赋,三十六陂秋色?”“维舟”二句,“可惜”二句,此二句,皆挽合人我双方语,具见深情。唯前二句是眇望,中二句是感喟,此二句却是期待。曰“秋色”,似乎可期,但冠以“问甚时”三字,便觉无期,流露出心头的沉沉失落感。别易相会难,思之伤心无极 。结穴“三十六陂秋色”,极美,亦应细玩。三十六陂,言水乡湖塘之多,也是荷花生长的环境。白石在吴兴另有赋荷花的《念奴娇》词云“三十六陂人未到 ,水佩风裳无数”,在此处用法相同。王安石《题西太—宫壁》诗 :“柳叶鸣蜩绿暗 ,荷花落日红酣。三十六陂烟水,白头想见江南” ,亦连结荷花而言。
“秋色”二字连上“三十六陂”,并非泛指 ,乃是暗点秋荷。南朝梁昭明太子《芙蓉赋》云:“初荣夏芬,晚花秋曜 。兴泽陂之徽章,结江南之流调。”足见江南陂塘的秋荷,也是很可爱的 。“ 同赋”即是同赏,赏而有所咏,故云“赋”。结句拈出赏荷 ,与词中的序言直接在呼应并紧扣,而期于不可捉摸之“甚时”,亦可哀矣!词已毕而情却未了,正如刘熙载所谓:“幽韵冷香 ,令人挹之无尽。”(《艺概·词曲概》)至此,词人的未道出真意,以欲言又止,欲叙止的欲扬克抑的手法尽情渲染悲凉凄切之意 ,引人以揣度和深思,究竟为谁而愁,为何事而忧?
此词所怀思之人指谁?已难确考。可能是指一位挚友,但更可能是指一位合肥女子。词中 ,“维舟试望故国 。眇天北”,可考证。按白石为饶州鄱阳(今江西波阳县)人,幼随父宦久居于汉阳(今属湖北武汉市)。鄱阳、汉阳 ,俱在吴兴之西方,不能说是望故国眇天北 。从吴兴遥望天北,实瞩目于江淮一带。当白石二三十岁时,客游于江淮间,曾与合肥女子结下终身不解的情缘。而此情却无法如愿以偿,铸成白石一生之悲剧 。白石词集中有关怀念合肥女子之作,极多,极好(详夏承焘《合肥词事考》)。白石若以合肥为故国,应属情理之中,就象今天所称的第二故乡。无论所怀之人为谁,此词至深之情,都是能感动人肺腑的。
此词艺术造诣颇能见出白石词创作的特色。首先,是结构意脉之曲折精微。上片前三韵共七句,刻绘了种种生活细节,看似与怀人无关,但层层暗透寂寞之感,却正是怀人之苦的铺垫与烘托。歇拍与换头三韵共六句,描写时序变迁的消息,则是暗示离别已久之感,别易会难之悲,意脉已渐趋怀人之本意。但仍未点明此意。直至最后四韵六句,才一气倾注出望远怀人相思期盼之苦。末句又叹何时能同赏荷花,与词序所述自己“数往来红香中”遥遥映射,既有照应,又有发展。纵观全幅,结构曲折而意脉精微,层次分明,而意绪疏动 ,贯通全文。尤其千回百折于现境之内,显然有别于清真词的时空错综之结构,可谓白战不许持寸铁,确实表现出白石自己的特色。其次,是风格之清新刚劲。这要从两个角度分论。论其笔法,有清疏空灵之美,比如宕开笔墨去描摩生活细节、时序景物 ;“墙头唤酒”以下五句 ,运用杜诗,有正有反,有明有暗,不粘不脱,称意惬心,语同己出。又有刚劲峭拔之美,有如从暑日夏景之宜人硬转至西风消息,从虹梁、水陌、鱼浪之美景硬转至荷花红衣狼藉之凄景。论其字面句构,亦有生新精健之美。如邀凉、换日、吹香、眇天北等,无不字字新奇,句句生辉。而且全篇辞无虚设,笔无稍懈 。(白石词几乎篇篇无败笔 ,这只有清真词可与媲美。)这样独特的笔法与字句整合,遂产生清刚之风格。第三,是声情与词情妙合一体。宋代精于音律的词人,前有清真,后有白石。
此词是白石创调 ,其声律独具匠心。全词用入声韵,其声激越。不协韵的句脚字,又异乎寻常的多安排仄声而少用平声。仄声高亢,与入声韵相联缀,遂构成一部激越的乐章 。这对于表现深至高迈的怀人之情,不仅适得其宜,而且增添效果。尤其下片后六句为怀人重点段,前二句叠下韵脚,声情愈急密。后四句连用两个去声字作句脚,声情愈高亢。声情与词情,同时推向高潮。白石虽因词作不多,在南宋未能称为大家,但其词少而精,在技巧上的细腻与风格上的清瘦,也显示出独特的成就地位。于此词可见。

惜红衣 赠伎双波(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两剪秋痕,平分水影,炯然冰洁。未识新愁,眉心倩人贴。

无端醉里,通一笑、柔花盈睫。痴绝。不解送情,倚银屏斜瞥

长歌短舞,换羽移宫,飘飘步回雪。扶娇倚扇,欲把艳怀说。

□□杜郎重到,只虑空江桃叶。但数峰犹在,如傍那家风月。


惜红衣(宋·李莱老)  显示自动注释

笛送西泠,帆过杜曲。昼阴芳绿。门巷清风,还寻故人屋。

苍华发冷,笑瘦影、相看如竹。幽谷。烟树晚莺,诉经年愁独。

残阳古木。书画归船,匆匆又南北。苹洲鸥鹭素熟。

旧盟续。甚日浩歌招隐,听雨弁阳同宿。料重来时候,香荡几湾红玉。


惜红衣 紫茉莉用白石词韵(清·吴敬梓)  显示自动注释

娇女烟飞,新歌云散,倚秋无力。点砌幽花,明霞衬天碧。

土化鸳鸯曾记取,烧金仙客萧寂。钗折凤鸾,访工人消息。

平康巷陌。佩解罗囊,红蕤枕相藉。奇葩恰许掩冉,芸窗北。

试问雁来霜后,几度小阶巡历。只紫荆一树,何处照他颜色。


惜红衣 访姜白石葬处(清·周之琦)  显示自动注释

汉渚羁愁,苕溪浪迹,野云谁识。旧说西塍,吟魂寄幽宅。

斜阳蔓草,空怅望、春风词笔。悽忆。香暗影疏,掩梅花仙魄。

漂零楚客,抔土长留,湖山恣游历。繁华梦去,故国已无觅。

好属小红珠泪,莫向冷枫啼湿。怕洞箫清怨,吹咽六陵秋色。


惜红衣 忆南泊旧游,即题师曾写荷卷子,次石帚韵(清末民国初·姚华)  显示自动注释

雨讯黏秋,诗痕话墨,醉来心力。梦冷愁新,沉沉压娇碧。

炎凉又几,开卷处、幽香迎客。夐寂。枯树庾郎,怯江关声息。

重来紫陌,蹙破波光,知今更凌藉红情恋旧去国。

已南北赢得淡烟斜照,长记小游曾历。放酒杯犹在,问当时颜色。


惜红衣 残荷和江子愚(清末民国初·张慎仪)  显示自动注释

瑟瑟西风,无端吹坠,半池红腻。惨绝舞衣,犹向曲阑依。

零香剩粉,浑不似、旧时妩媚。知否。花底双鸳,也为花蕉萃。

清盟易替。芳梦难回,寥寥甚无俚。愁丝几缕,梏入秋心里。

剩有荒黄月,只炤枯槃铅涕。且摘将紫菂,权当作相思子。


惜红衣 秋晓与钱珊舟三潭观荷(清·张景祁)  显示自动注释

小艇穿香,虚亭受绿,半湖空阔。露洗秋高,盈盈舞风叶。

鱼天际晓,还未掩、一痕残月。清绝。凉卷茜云、伫凌波罗袜。

菱童荡楫。来去花间,堆盘剥瑶雪。林曦渐射翠幕,露微缺。

回首画桥烟水,怕听乱蝉声咽。约采芳重到,休待雨喧时节。


惜红衣 苦热。用白石词韵(清·张玉珍)  显示自动注释

翠簟炎蒸,吟床梦断,扇纨无力。难觅新凉,井华汲深碧。

调冰雪藕,有几个、清闲词客。岑寂。高阁卷帘,待封姨消息。

芳亭野陌,久断甘霖,馀花半狼藉。苕苕长日云影,净南北。

一舸闹红深处,犹记那回游历。听晚蝉频噪,何日饱看秋色。


惜红衣 题姚苏卿表弟观荷图(清·张玉珍)  显示自动注释

翠盖摇烟,红衣坠露,水天如镜。小院生凉,亭亭弄秋影。

雕栏十二,帘卷处、风来都净。闲省。少个画船,泛西湖佳景。

无言独凭。心事谁盟,眠鸥梦初静。吟情几许,不奈扇纨冷。

好是碧筒微醉,一缕暗香吹醒。倩卯君词管,写出这回清兴。


惜红衣 其一 莫愁湖看荷花,连句,用白石吴兴荷花韵(清末民国初·易顺鼎)  显示自动注释

树影团云,楼阴压水,午风无力(二窗)卷上晶帘,凉鸥梦痕碧(仲实)

芳情楚楚,应解念漂零词客(二窗)愁寂。单舸闹红,有鸳魂栖息(仲实)

青钱万陌。难买婵娟,空香久狼籍(二窗)何时载酒,小艇任南北(仲实)

只让旧时丝柳,记得个人来历(二窗)怕满湖金粉,还做六朝秋色(仲实)


惜红衣 其二(清末民国初·易顺鼎)  显示自动注释

白石吴兴荷花词云:可惜渚边沙外,不共美人游历。余在莫愁湖看荷花,亦有此怀。因用其韵寄内子玉可

青盖迎秋,红衣坠晚,似嫌风力。脂粉清辉,圆冰射花碧。

今宵载酒,谁念我江南愁客。人寂。吹过暗香,是伊家兰息。

杨垂御陌。芝问天阶,侯封逊仙籍。鸳鸯一水,肯到白狼北。

镜里可怜春好,旧日与谁同历。对者般花朵,空想莫愁颜色。


惜红衣 其三 昔与吴社诸子及二窗泛石湖,连句和白石疏影词,有甚时重看金波,来熨小红裙幅之句。今来莫愁湖看荷花,诸子已远,独偕二窗,对莫愁复忆小红,对二窗复忆诸子也(清末民国初·易顺鼎)  显示自动注释

莲叶香中,柳丝影里,六朝金屋。花艳如人,人还艳如玉。

一双燕子,惯七二鸳央同宿。枨触。江上远山,学当年眉绿。

鸥边睡熟。飞梦吴天,秋心正凄独。今宵料得,客在石湖曲。

载个闹红单舸,熨遍小红裙幅。把此时幽怨,分付两枝横竹。


惜红衣 黔山遇雪即景,有怀(清末民国初·易顺鼎)
  押哿韵  显示自动注释

射虎功名,呼鹰意气,壮怀都左。絮帽茸裘,吟魂乱山锁。

芦沟立马,还记得、年时双鬓曾亸。何处酒家,指篱根灯火。

紫琴断韵,翠被凄香,销凝正无那。江梅几点残雪,带愁堕。

漫惹梨花梦影,化作晓云千朵。料玉楼横笛,有个冻鬟招我。


惜红衣 美人鼻(清·曹溶)
  押哿韵  显示自动注释

黛角棱分,山尖样软,浅涡双亸。界破花钿,何曾用梳裹。

酸来自拥,刚配得、目低眉锁。婀娜。芳缕乍迎,胜樱桃含颗。

凝脂欲涴,搓粉无痕,遮他杏衫可。攀枝臭蝶,宝鼎拨新火。

为问镂金带,拭涕背人知么。感嚏频应是,思我好春闲坐。


惜红衣 咏荷花紫草(清·曹贞吉)  显示自动注释

影借氍毹,根连阡陌。都无人惜。翠盖红衣,佳名倩谁锡。

盈盈带露,刬袜过、茜裙留迹。春碧。行尽断芜,怕王孙岑寂。

斜阳弄赤。山抹烟光,丁香也无色。几番风信曾否。

记开日。莫是云英潜化,满地乱琼狼籍。惹牧童惊问,蜀锦甚时铺得。


惜红衣 其一 张园秋晚,草木变衰,昭倚扶病来游,感话近事,和白石(清末民国初·朱祖谋)  显示自动注释

倦侣哀时,长谣送日。断愁无力。病里登台,霜林媚红碧。

当唇注酒,持一笑、刚肠从客。喧寂。凉雨雁声,识殊方栖息。

明镫广陌。盈掬狂尘,沧波荡愁藉。湛卢迸泪,去国海西北。

断得故山归思,何地钓游寻历。酹晚英无语,知是谁家秋色。


惜红衣 其二 晦鸣、病山别五年矣,荒江卧病,音书寂寥,病山邮示新篇,兼道晦鸣天南宦迹,漂零旧侣,离忧如何,用白石韵寄晦鸣靖州,遂报病山,不胜岁寒之思矣(清末民国初·朱祖谋)  显示自动注释

万感逃虚,孤吟费日。老来心力。雁外封书,蛮云去天碧。

离群岁晚,愁万里、閒关迁客。音寂。镫枕倦醒,咽沧波风息。

千班紫陌。鸣殿春雷,青蒲旧声藉。觚棱梦堕,下国斗垂北。

手握楚兰何事,不许九关攀历。料爨书翻罢,沥酒碧鸡秋色。


惜红衣 其三 叔问暂客淞滨,屏绝歌酒,楼镫坐雨,兀对忘言,重感旅逸,悄焉叠此(清末民国初·朱祖谋)  显示自动注释

病减霜尊,阴沈海日。苦吟犹力。定侣耽慵,忘情远山碧。

匡床踞晚,闻去雁、楼头如客。羁寂。香烬籁沈,阅濛濛千息。

罗窗粉陌。百感无端,飘花泪波藉。樵风但恋,水国送南北。

却扫闭关何用,不断乱愁来历。办钓竿幽计,斟酌石湖天色。


惜红衣 其一 中秋踏月,过叔问夜话,兼忆伯宛海滨索居情况,用梦窗韵(清末民国初·朱祖谋)  显示自动注释

度暝随萤,推帘动竹,露庭一白。载酒人来,园菭破荒碧。

吴丛桂老,看小叶、娥妆慵约。香陌。皴破长笺,著霜花陈迹

冥鸿海侧。独卧飘镫,流波涴离色。相思未寄瘦客。

耐秋寂。销得石湖鸥伴,閒话水西云北。系故园心事,惟有苍蟾能识。


惜红衣 叔问既示新词,又疏论白石旁谱,稽撰同异,谓次旬日字为韵,證以梦窗、莱老二阕,足破红友疑尘。爰用其说和白石是解 其二(清末民国初·朱祖谋)  显示自动注释

倦舸随潮,回筒限日,病销吟力。抱魄江蟾,吹镫半规碧。

清弦误转,谁解顾、当筵琴客。春寂。香暗影疏,说梅边声息。

西风满陌。来去吴尘,閒愁乱云藉。沧洲梦在旧国。

雁行北。解惜暮年词赋,都是庚郎经历。要旧狂同理,题醉一园枫色。


惜红衣 其三 年时与叔问有买邻之约,逡巡未就,今将卜居吴氏听枫园,书报叔问,申以是词,再用姜韵(清末民国初·朱祖谋)  显示自动注释

雁老长云,鸦翻去日,断愁无力。未了菟裘,苕山怨凝碧。

寒花鼓点,还解笑、庞眉书客。湛寂。西崦老仙,约鸥边将息。

红香旧陌。撩梦铜驼,巢痕半尘藉。三年一觉瘴国。

渺南北。好约岁寒胥宇,雪棹五湖吟历。只过墙清饮,轻负落杯山色。


惜红衣 其四 伯宛岁晚北游,执别依黯,三叠姜韵送之(清末民国初·朱祖谋)  显示自动注释

饯梦清杯,催装短日,殢人筋力。转海西风,冲帆破淞碧。

高鸿去远,穷望眼、江楼羁客。疏寂。歧路柳条,叠离歌无息。

车尘九陌。人海花场,文梁燕泥藉。平居俊赏故国。

五云北。落日古台金冷,吟望白头重历。对五陵年少,愁涴单衣缁色。


惜红衣·七月十八日中宵不寐,蛩声到枕,露气满帘,肃然其为秋矣。感身世之沈沦,悲人生之憔悴,悄然有作。用白石韵(清末民国初·李岳瑞)  显示自动注释

络纬虚堂,哀蝉坠叶,枉抛心力。一树无情,悽然怨凝碧。

新愁黯黯,闻也到、鸥边狂客。沈寂。斟酌九秋,断姮娥音息。

鹃声紫陌。寥落宫花,玉容泪痕藉。霜前白雁恋国。

斗依北。为问故家亭馆,更待几回游历。奈误人多矣,江上六朝山色。


惜红衣·夏夜不寐,偕岩徵游社稷坛。招凉水榭,波光露气,荡魂悽魄。用白石韵索和(清末民国初·李岳瑞)  显示自动注释

钩月林梢,绳河殿侧,坐销吟力。缥瓦烟光,檀栾荡金碧。

宫鸦梦醒,应解识、沧桑迁客。凄寂。清漏往时,隔重帘消息。

华镫绮陌。鬓影衣香,苔痕绣鸳藉。高寒玉宇恋国。

斗瞻北。一霎水天閒话,都是廿年曾历。愿故园无恙,同挹岳莲秋色。


惜红衣 和家兄赋荷花紫草(清·李符)  显示自动注释

檀粉轻匀,莲衣碎颤,别生春艳。麦乍青时,空畦早开遍。

分明叠锦,吹几阵、东风难捲。孤燕。贴地飞来,似并刀裁剪。

秧田小岸。挑菜人归,香弓也留恋。斜阳影里,绀袖斗深浅。

画榼翠尊俱载,坐比绣茵还软。爱杏村花舞,添了紫塍红点。


惜红衣 荷花紫草(清·李良年)  显示自动注释

瓣著燕支,房匀菡萏,暖风吹遍。不向清漪,柴门望中远。

嫣然自笑,付蝶翅、蜂腰閒占。荒岸。才过禁烟,一村村都艳。

黏空万点。香路嘶骝,花鬉杳难见。乍疑仙褥,曾斗武夷幔。

添个冶妆人到,似叠锦江春浣。只惯遮罗袜,不比绿芜痕浅。


惜红衣 寄怀朱聘三太史蓟门,用白石韵(清·杨玉衔)  显示自动注释

鬓怯经霜,戈穷返日。无多心力。瀛海罡风,吹朱倏成碧。

扶摇路阻,浑一梦、天河乘客。枯寂。人海閒鸥,老苍波栖息。

寻常巷陌。联袂看花,游鞋落红藉。南云铩羽去国。

阻溟北。咫尺九天星斗,望绝骖鸾扪历。渺长安万里,犹见月梁颜色。


惜红衣 和蕙石,并题其小照(清·杨玉衔)  显示自动注释

壁倚琴囊,杯严酒限,伴人楼月。得句微哦,閒情自怡悦。

檐花绀滴,惊野火、宵红胡骑。冬猎。秦曲鹧鸪,望南云愁绝。

袁门扫雪。归燕樯连,沧溟稳舟叶。刘郎又到,白发更堪镊。

赢得故庐无恙,相顾头颅曾说。问返耕何日,邻壤绣塍鳞接。


惜红衣(清·杨玉衔)  显示自动注释

杨云史在赣督陈光远幕中,被谗思去。上一忆梅思妻诗,即被襆行,大有张翰鲈莼雅趣。今云史死矣,聊即其轶事张之以词,以示纪念云尔

点额妆新,偎灯索笑,古欢如昨。自唱骊歌,怅山河绵邈。

南枝寄我。慰客路、阳春行脚。无著。来日绮窗,负守枝寒鹤。

浔江府幕。独宿凄清,这番算计错。罗浮旧事,酒俎梦依约。

何况讨春溪棹,少个美人栖泊。纵妻梅人去,待我讵无残萼


惜红衣 送中央在港考选海军新生飞渝入学,和白石(清·杨玉衔)  显示自动注释

牢补亡余,牖营暇日。绸缪心力。树木十年,桐材挺新碧。

横汾下濑,期有待、昆明池客。风寂。蛮海昼眠,让痴龙苏息。

东沟旧陌。折戟沈沙,猿虫瓦尸藉。楼船一霎水国。

殉溟北。屈指拜登君赐,讵等斗星扪历。要弄潮儿健,优狎近蓬风色。


惜红衣·和六和辞郑大登高约韵。郑园高不可攀,余亦惮行。登高而怯高,老可知矣(清·杨玉衔)  显示自动注释

孟帽辞风,陶园涉日。漫夸筋力。看菊缘悭,裁筒羡杯碧。

山鸿海燕,同逆旅、光阴为客。甘寂。蜗屈一庐,作权时将息。

相逢柳陌。张绪当年,芳馨竞声藉。游鞭指路去国。

各南北。孰惜插萸人老,犹叹劫尘亲历。■翠微凝望,吟兴比浓茶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