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从下表选择或输入词牌名: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  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引自archive.org)

江城梅花引词谱
江城梅花引 按万俟咏《梅花引》句读与《江城子》相近,故可合为一调。程垓词换头句藏短韵者名《摊破江城子》。江皓词三声叶者四首,每首有一“笑”字,名《四笑江梅引》。周密词三声叶韵者名《梅花引》,全押平韵者名《明月引》。陈允平词名《西湖明月引》。

江城梅花引 双调八十七字,前段八句四平韵、一叠韵,后段十句六平韵、两叠韵 程垓

  娟娟霜月冷侵门 怕黄昏 又黄昏 手撚一枝 独自对芳尊 酒又不禁花又恼 漏声远 一更更 
  中平中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中仄中平中仄仄平平中仄中平平仄仄中中仄仄平平

总断魂 
中仄平

  断魂 断魂 不堪闻 被半温 香半熏 睡也睡也 睡不稳 谁与温存 惟有床前 银烛照啼痕 
  中平仄平中中平中中平中仄平仄仄仄仄仄仄仄中仄平平中仄平平中仄仄平平

一夜为花憔悴损 人瘦也 比梅花 瘦几分 
中仄中平平仄仄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


此调有三体:换头句藏短韵者,以程词为正体,赵词多押一韵,蒋词添一衬字。换头句不藏短韵者,以吴词为正体,周词少押一韵,陈词减一字。后段第一句,第三、四句叶三仄韵者,以王词为正体,周词少叶一仄韵,李词少叶两仄韵,又两结句各减一字。谱中各以类聚,庶便于查检。 此词换头句藏两短韵,即叠前段结句韵脚,沈伯时《乐府指迷》所谓句中韵也,不可截然分作三句,填者辨之。 谱内可平可仄悉参所采全押平韵五词,惟后段第四句“睡也睡也”、第五句“睡不稳”三字连用叠字仄韵,此亦体例所关,不得混注可平。

又一体 双调八十七字,前段八句四平韵、一叠韵,后段十句七平韵、两叠韵 赵汝茪

  对花时节不曾欢 见花残 任花残 小约帘栊 一面受春寒 题破玉笺双喜鹊 香烬冷 绕银屏 
  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仄平平

浑是山 
平仄平

  待眠 未眠 事万千 也问天 也恨天 髻儿半偏 绣裙儿 宽了还宽 自取红毡 重坐暖金船 
  仄平仄平仄仄平仄仄平仄仄平仄平仄平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

惟有月知君去处 今夜月 照秦楼 第几间 
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


此与程词同,惟后段第三句用叠韵,第四句多押一韵异。

又一体 双调八十八字,前段八句四平韵、一叠韵,后段十一句六平韵、一叠韵 蒋捷

  白鸥问我泊孤舟 是身留 是心留 心若留时 何事锁眉头 风拍小帘灯晕舞 对閒影 冷清清 
  仄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平仄平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仄仄平平

忆旧游 
仄仄平

  忆旧游 旧游今在不 花外楼 柳下舟 梦也梦也 梦不到 寒水空流 漠漠黄云 湿透木棉裘 
  仄仄平仄平平仄平平仄平仄仄平仄仄仄仄仄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

都道无人愁似我 今夜雪 有梅花 似我愁 
平仄平平平仄仄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


此亦与程词同,惟换头句添一衬字,但藏一短韵异。

又一体 双调八十七字,前段八句六平韵,后段十句七平韵 吴文英

  江头何处带春归 玉川迷 路东西 一雁不飞 雪压冻云低 十里黄昏成晓色 竹根篱 分流水过翠微 
  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平

  带书傍月自锄畦 苦吟诗 生鬓丝 半黄细雨 翠禽语 似说相思 惆怅孤山 花尽草离离 
  仄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平仄平仄仄仄平仄仄仄平平平仄平平平仄仄平平

半幅寒香家住远 小帘垂 玉人误听马嘶 
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仄平


此亦与程词同,惟换头句不藏短韵,其前段第七句、后段第九句皆押韵,及两结句第三字皆用仄声,又与诸家微异。 查诸词前后段结句俱六字折腰,此词前后段结句六字不折腰,乃变格也,故不参校入图。

又一体 双调八十七字,前段八句五平韵,后段十句五平韵 周密

  雁霜苔雪冷飘萧 断魂潮 送轻桡 翠袖珠楼 清夜梦琼箫 江北江南云自碧 人不见 泪花寒 
  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平仄仄平仄仄仄平平

向雨飘 
仄仄平

  愁多病多腰素消 倚青琴 调大招 江空岁晚 凄凉句 远意难描 月影花阴 心事负春宵 
  平平仄平平仄平仄平平平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

几度问春春不语 春又去 到西湖 第几桥 
仄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


此与吴词同,惟后段第二句、第九句不押韵,用两结句第三字仍用平声异。 按《蘋洲渔笛谱》,周词二首皆和赵白云自度曲,换头句“酒醒未醒香旋消”,与此词叠用二“多”字同,张翥词“忆卿恨卿思悠悠”亦然。当是体例,填者辨之。

又一体 双调八十七字,前段八句五平韵,后段十句三叶韵、三平韵 王观

  年年江上见寒梅 几枝开 暗香来 疑是月宫 仙子下瑶台 冷艳一枝春在手 故人远 相思切 
  中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仄中平中

寄与谁 
中仄平

  怨极恨极嗅玉蕊 念此情 家万里 暮霞散绮 楚天碧 几片斜飞 为我多情 特地点征衣 
  中仄中仄中仄仄仄中平中中仄仄平中仄中平仄中仄平平仄仄平平中仄仄平平

花易飘零人易老 正心碎 那堪闻 塞管吹 
平仄平平平仄仄中平仄仄平平仄仄平


此词字句与程垓词同,惟后段第一句、第三句、第四句押三仄韵,即用本部三声叶。洪皓所和三词悉与此同,当是体例,填者辨之。 按洪皓词后段第一、二、三、四、五句,一首“空恁遐想笑摘蕊。断回肠,思故里。漫弹绿绮。引三弄、不觉魂飞”,“空”字、“遐”字俱平声。一首“曾动诗兴笑摘蕊。效少陵,惭下里。万株连绮。叹金谷、人坠莺飞”,“连”字平声。一首“贪为结子藏暗蕊。敛蛾眉,隔千里。旧时罗绮。已零散、沈谢双飞”,“千”字平声。谱内可平可仄据此,馀参下词。 此词换头句连下七仄声字,内两“极”字、一“玉”字,乃以入作平,故周词此三字即用平声。若李词第三四五字用平声者又是一体,与此不同,故不参校。

又一体 双调八十七字,前段八句五平韵,后段十句两叶韵、三平韵 周密

  瑶妃鸾影逗仙云 玉成痕 麝成尘 露冷鲛房 清泪霰珠零 步绕罗浮归路远 楚江晚 赋离骚 
  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仄仄平平

招断魂 
平仄平

  酒醒梦醒惹新恨 褪素妆 愁涴粉 翠禽夜舞 馀香恼 何逊多情 委佩残钿 空想坠楼人 
  仄平仄平仄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

欲挽湘裙无处觅 灵飙御 赶江南 万里春 
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


此与王词同,惟后段第四句少叶一仄韵异。

又一体 双调八十五字,前段八句五平韵,后段十句一叶韵、四平韵 李献能

  汉宫娇额倦涂黄 试新妆 立昭阳 萼绿仙姿 高髻碧罗裳 翠袖卷纱閒倚竹 暝云合 琼枝荐暮凉 
  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

  璧月浮香摇玉浪 拂春帘 瑩绮窗 冰肌夜冷滑无粟 影转斜廊 冉冉孤鸿 烟水渺三湘 青鸟不来天也老 
  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平平平仄仄仄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

断魂梦 清霜静楚江 
仄平仄平平仄仄平


此亦与王词同,惟后段第三句押平韵,第四句七字、不叶仄韵,第五句四字,两结句各减一字异。
历代作品
共110,分4页显示   1  2  3  4 下一页
丘崇 (1首)
刘将孙 (1首)
刘辰翁 (2首)
吴文英 (1首)
周密 (3首)
姜夔 (1首)
王观 (1首)
程垓 (1首)
蒋捷 (1首)
赵汝茪 (1首)
陈允平 (2首)
刘埙 (1首)
无名氏 (1首)
洪皓 (4首)
赵与洽 (1首)
李献能 (1首)
李治 (1首)
元好问 (1首)
卢挚 (1首)
姚燧 (2首)
张翥 (1首)
白朴 (1首)
邵亨贞 (2首)
江城梅花引 枕屏(宋·丘崇)  显示自动注释

轻煤一曲染霜纨。小屏山。有无间。宛是西湖,雪后未晴天。

水外几家篱落晚,半开关。有梅花、傲峭寒。

渐看。渐远。水弥漫。小舟轻,去又还。野桥断岸,隐萧寺、□出晴峦。

忆得孤山,山下竹溪前。佳致不妨随处有,小窗闲,与词人、伴醉眠。


江城梅花引 登高(宋·刘将孙)  显示自动注释

明霞回雨霁秋空。笑难逢。步城东。直上翠微,客有可人同。

回首向来轻节序,筋力异,心犹在,愧鬓蓬。

悲年冉冉江滚滚。骑台平,蒋陵冷。天高年晚,山河险,烟雾冥濛。

一幅乌纱,闲著傲西风。古往今来只如此,便潦倒,渺乾坤,醉眼中。


江城梅花引 其一 辛巳洪都上元(宋末元初·刘辰翁)  显示自动注释

几年城中无看灯。夜三更。月空明。野庙残梅,村鼓自春声。

长笑儿童忙踏舞,何曾见,宣德棚,不夜城。

去年今年又伤心。去年晴。去年曾。不似今年,闲坐处、却不曾行。

忆去年人、弹烛泪纵横。想见西窗窗下月,窗下月,是无情,是有情。


江城梅花引 其二(宋末元初·刘辰翁)  显示自动注释

相思无处著春寒。傍阑干。湿阑干。似我情怀,处处忆临安。

想见夜深村鼓静,灯晕碧,为傍人,说上元。

是花是雪无意看。雨摧残。雨摧残。探春未还。到春还、似不如闲。

感恨千般、憔悴做花难。不惜与君同一醉,君不见,铜雀台,望老瞒。


江城梅花引 赠倪梅村(宋·吴文英)  显示自动注释

江头何处带春归。玉川迷。路东西。一雁不飞、雪压冻云低。

十里黄昏成晓色,竹根篱。分流水、过翠微。

带书傍月自锄畦。苦吟诗。生鬓丝。半黄烟雨,翠禽语、似说相思。

惆怅孤山、花尽草离离。半幅寒香家住远,小帘垂。

玉人误、听马嘶。


梅花引 次韵筼房赋落梅(宋·周密)  显示自动注释

瑶妃鸾影逗仙云。玉成痕。麝成尘。露冷鲛房,清泪霰珠零。

步绕罗浮归路远,楚江晚,赋宫斜,招断魂。

酒醒。梦醒。惹新恨。褪素妆,愁涴粉。翠禽夜冷。舞香恼、何逊多情。

委佩残钿,空想坠楼人。欲挽湘裙无处觅,倩谁为,寄江南,万里春。


明月引/江城梅花引 其一(宋·周密)  显示自动注释

赵白云初赋此词,以为自度腔,其实即梅花引也。陈君衡、刘养源皆再和之。会余有西州之恨,因用韵以写幽怀

舞红愁碧晚萧萧。溯回潮。伫仙桡。风露高寒,飞下紫霞箫。

一雁远将千万恨,怀渺渺,剪愁云,风外飘。

酒醒未醒香旋消。采江蓠,吟楚招。清徽芳笔,梅魂冷、月影空描。

锦瑟瑶尊,闲度可怜宵。二十四阑愁倚遍,空怅望,短长亭,长短桥。


明月引/江城梅花引 其二 养源再赋,余亦载赓(宋·周密)  显示自动注释

雁霜苔雪冷飘萧。断魂潮。送轻桡。翠袖珠楼,清夜梦琼箫。

江北江南云自碧,人不见,泪花寒,随雨飘。

愁多病多腰素消。倚清琴。调大招。江空年晚,凄凉句、远意难描。

月冷花阴,心事负春宵。几度问春春不语,春又到,到西湖,第几桥。


江梅引/江城梅花引(宋·姜夔)  显示自动注释

序:丙辰之冬,予留梁溪,将诣淮而不得,因梦思以述志

人间离别易多时。见梅枝。忽相思。几度小窗,幽梦手同携。

今夜梦中无觅处,漫徘徊。寒侵被、尚未知。

湿红恨墨浅封题。宝筝空、无雁飞。俊游巷陌,算空有、古木斜晖。

旧约扁舟,心事已成非。歌罢淮南春草赋,又萋萋。

漂零客、泪满衣。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在白石词中,对梅花的描写总是与其对合肥情人的追忆联系在一起的,这成为白石心中一个解不开的“情结”,因此,睹梅怀人成为白石词中常见的主题。这首《江梅引》正是如此。宋宁宗庆元二年丙辰之冬,姜白石住在无锡梁溪张鉴的庄园里,正值园中腊梅绽放,他见梅而怀念远在安徽合肥的恋人 ,因作此词,小序指出 :“予留梁溪,将诣淮南不得,因梦思以述志 。”说明这是藉记梦而抒相思之作。
上片以悲欢两种不同梦境反映相思之情。“人间”三句,回想起五年前两人依依难舍的惜别场面,这曾在另几首词中提到“ 拟将裙带系郎船”,“玉鞭重倚,却沈吟未上,又萦离思”。时光流逝,匆匆五年过去,相会仍是无期。看到“剪剪寒花小更垂”的腊梅,相思之情,悄然而生,然思而不见,就只能在梦中寻觅。
“几度”句,写两人欢会梦境。小窗之下,伊人几度进入词人的梦境仿佛当年两人携手出游,荡舟赏灯 ,移筝拨弦,其乐融融。“今夜”四句,写另一种梦境,今夜却是“悠悠生死别经年,魂魄不曾来入梦”,词中只好在凄凉的庭院中独自徘徊,却一无所见,不禁悲从中来,以致寒气侵入衾被,也感觉不到。两种梦境相比,前者能给予暂时的安慰,后者却带来无限的伤感。梦境,本来是虚无缥缈的,词人正是借此进一步诉述别后对情人刻骨铭心的相思之情。白石写梦,多用提空描写 ,即不拘泥于对梦境本身的细腻描写,而是化实为虚跳出梦境,重在叙写对梦境的难以言传的独特感受。
下片“湿红”三句,用晏小山词意 :“泪弹不尽临窗滴,就砚旋研墨。渐写到别来,此情深处,红笺为无色 。”薄薄香笺 ,和泪写成,而无限伤心往事,尽在其中;所恨的是书已成而信难通。于是想起伊人当年弹筝情状 :“纤指十三弦,细将幽恨传。当筵秋水慢,玉柱斜飞雁 。”如今玉颜既不可见不见,那玉柱斜列如飞雁的宝筝也踪影全无。“无雁飞”,包融有二层含意,一是指伊人不见无人弹筝,另一是无雁传书,音问难通。亦即秦少游所云:“衡阳犹有雁传书,郴阳和雁无 。”这一种刻骨相思之情,又能诉与谁人说?
“俊游”四句,通过回忆透露内心的惆怅和伤感。
先忆旧日携手同游之地 ,恐怕巷陌依稀而人事已非,那斜阳枯树,徒然增人悲思,正是“树犹如此,人何以堪?”再念别时曾指花相约:“问后约、空指蔷薇,算如此江山,甚时重至 。”在送人往合肥诗中,也曾表示后会有期:“未老刘郎定重到,烦君说与故人知。”但如今看来是泛舟同游的旧约已难以实现,这种悲苦的心事也只能深埋于自己的心底了。
“歌罢”两句,用《楚辞》淮南小山赋春草之句,“王孙游兮不归 ,春草生兮萋萋。”眼下冬将尽而草已青,春草萋萋归期何时?一种惆怅迷离之感弥漫心头,无人与说。结尾两句,总收全词,梦已醒,人不归:泪下沾襟,是既恨相见之难,兼以自叹飘泊,自伤身世 。白石一生布衣,虽不乏名公臣卿与之交游,但仍多有寄人篱下,仰人鼻息之感。白石恋情词注重的不是声色描写,也不是行动描写,而主要是反复倾诉一种难言的内心感受,故以蕴藉深挚见长,本词也不例外,可说是落落而多低徊不尽的风致。

江城梅花引(宋·王观)  显示自动注释

年年江上见寒梅。暗香来。为谁开。疑是月宫、仙子下瑶台。

冷艳一枝春在手,故人远,相思寄与谁。

怨极恨极嗅香蕊。念此情,家万里。暮霞散绮。楚天碧、片片轻飞。

为我多情,特地点征衣。花易飘零人易老,正心碎,那堪塞管吹。


摊破江城子/江城梅花引(宋·程垓)  显示自动注释

娟娟霜月又侵门。对黄昏。怯黄昏。愁把梅花,独自泛清尊。

酒又难禁花又恼,漏声远,一更更,总断魂。

断魂。断魂。不堪闻。被半温。香半温。睡也睡也,睡不稳、谁与温存。

只有床前、红烛伴啼痕。一夜无眠连晓角,人瘦也,比梅花,瘦几分。


梅花引 荆溪阻雪(宋·蒋捷)  显示自动注释

白鸥问我泊孤舟。是身留。是心留。心若留时、何事锁眉头。

风拍小帘灯晕舞,对闲影,冷清清,忆旧游。

旧游旧游今在不。花外楼。柳下舟。梦也梦也,梦不到、寒水空流。

漠漠黄云、湿透木绵裘。都道无人愁似我,今夜雪,有梅花,似我愁。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蒋捷是江苏宜兴人。荆溪即在其家乡。他曾多次经过荆溪乘舟外行或归家。荆溪可谓词人行踪的一个见证。这首词是其在途中为雪困 ,在孤寂无聊之际,心有所感,而写成的词。
“白鸥问我泊孤舟,是身留,是心留?”“心留”指乐意羁留 ,“身留”是出于被迫。途中遇雪,不能航行,泊舟岸边,自然不是“心留”。词人起笔突兀,出示幻象以虚写实。他落笔不写风雪和溪流,而写泊舟经过,立意较为翻新 ,下面继续让白鸥发问:“心若留时,何事锁眉头 ?”“锁眉头”以形示情。白鸥是词人寄托心情的意象。问者之意,借白鸥说出,婉深而鲜明。此谓托物言人也。作者阻雪的心情通过白鸥表达的,但白鹭的心情也和作者恰恰相反,白鹭也非作者化身。白鹭惯于生活在风雪之中 ,激流之上。而作者却是迫于“身留”。作者描写白鸥,是深化意境。
“风拍小帘灯晕舞,对闲影,冷清清,忆旧游。”由舟内到舟外 ,逐次展示境况的寒冷凄清 。傍晚时分,冷风拍打着帘幕,把灯火撩拨得跳荡不已,光晕连同我的影子,都在摇曳着。孤独冷清的境地,情不自禁地想起昔日的游伴来。
下阙紧接上阙结局 ,问道 :“旧游旧游今在否?花柳楼,月下舟。”游伴啊游伴,你可还健在 ?忆起结伴而游,感到非常欢乐自在!花丛旁的小楼,柳荫之下的轻舟,都如梦幻般地地消逝了 。“梦也梦也”,我在梦中重温旧日的欢欣 。 冷风、寒水、黄云、白雪,使我片刻也不得安宁,但连那木棉(即棉花)裘都湿透了,怎能让人入眠。梦已了 ,“梦不到,寒水空流”,“寒水空流”在空虚绝望的心境中,蕴含一丝怪之意思 。词人怀远之情 ,如荆溪流水那样悠悠难尽。风雪漫天,令人愁苦万分 。“都道无人愁似我”,孤舟黑夜唯灯与影相伴 ,有谁来说这样的话 ?况是“都道”,这些人从何而来 ?“今夜雪,有梅花,似我愁 ”。极写天气寒冷。梅花有着傲雪的精神,在冬天凌寒而放,但雪是如此之大,天气是如此之冷,梅花啊,你能受得住么?是否象我一样,浸透在愁苦之中。
全词流动自然。以发问取头,未待回答,却已气势凌人。词中后多用短句,使节奏感极强,音响较为清越。全词以抒情为主,借景抒情,情景融合,气宇轩昂 。结尾用“雪”字才点出文眼 ,是作者故意使然,盖让人读起来一气贯注也。难怪清代词评家刘熙载曾评蒋捷词为“长短句之长城”,是推崇备至。

梅花引(宋·赵汝茪)  显示自动注释

对花时节不曾忺。见花残。任花残。小约帘栊,一面受春寒。

题破玉笺双喜鹊,香烬冷,绕银屏,浑是山。

待眠。未眠。事万千。也问天。也恨天。髻儿半偏。绣裙儿、宽了还宽。

自取红毡,重坐暖金船。惟有月知君去处,今夜月,照秦楼,第几间。


明月引/江城梅花引 和白云赵宗簿自度曲(宋·陈允平)  显示自动注释

雨馀芳草碧萧萧。暗春潮。荡双桡。紫凤青鸾,旧梦带文箫。

绰约佩环风不定,云欲堕,六铢香,天外飘。

相思为谁兰恨销。渺湘魂、无处招。素纨犹在,真真意、还倩谁描。

舞镜空圆,羞对月明宵。镜里心心心里月,君去矣,旧东风,新画桥。


西湖明月引/江城梅花引 寿云谷谢右司(宋·陈允平)  显示自动注释

朝回花底晓星明。瑞烟凝。暖风轻。修禊湔裙,时节又闻莺。

绰约岸桃堤柳近,波万顷,碧琉璃,镜样平。

仙翁佩襟秋水清。渺莲舟,浮翠瀛。御楼香近,东风里、吹下青冥。

鲛撷围红,春在牡丹屏。日正迟迟人正酒,画帘外,一声声,卖放生。


西湖明月引/江城梅花引 用白云翁韵送客游行都(宋末元初·刘埙)  显示自动注释

江村烟雨暗萧萧。涨寒潮。送春桡。目断京尘,何日听鸾箫

金雀觚棱千里外,指天际,碧云深,魂欲飘。

薰炉炷愁烟尽销。酒孤斟、谁与招。满怀情思,任吟笺、赋笔难描。

惆怅山风、吹梦老秋宵。绿漾湖心波影阔,终待到,借垂杨、月半桥。


江城梅花引 其二 和赵制机赋梅(宋·无名氏)  显示自动注释

逋仙千载独知心。别无人。泪痕深。长是自开自落自成阴。

白石后来疏影句,饶绮丽,总输他、清浅吟。

伤情。伤情。角中声。夜沉沉。更捣砧。欲雪未雪、天欲老,云气昏昏。

梦绕西湖路渐不堪行。人已骑驴毡笠去,留恨也,仗梅花、说与君。


江梅引四首 其一 忆江梅(宋·洪皓)  显示自动注释

序:顷留金国,四经除馆。十有四年,复馆于燕。岁在壬戌,甫临长至,张总侍御邀饮。众宾皆退,独留少款。侍婢歌江梅引,有“念此情、家万里”之句,仆曰:此词殆为我作也。又闻本朝使命将至,感慨久之。既归,不寝,追和四章,多用古人诗赋,各有一笑字,聊以自宽。如暗香、疏影、相思等语,虽甚奇,经前人用者众,嫌其一律,故辄略之。卒押吹字,非风即笛,不可易也。此方无梅花,士人罕有知梅事者,故皆注所出

天涯除馆忆江梅。几枝开。使南来。还带馀杭、春信到燕台。

准拟寒英聊慰远,隔山水,应销落,赴诉谁。

空恁遐想笑摘蕊。断回肠,思故里。漫弹绿绮。引三弄、不觉魂飞。

更听胡笳、哀怨泪沾衣。乱插繁花须异日,待孤讽,怕东风,一夜吹。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傲霜雪、报春信的梅花,曾经为多少骚人墨客所反复吟咏。然洪皓《江梅引》的一唱三叹,又以其独特情韵,另显出其清新特点。
词人于南宋政权建立之初的建炎三年(1129)被任为“通问使”作为南宋使者出使到侵占中原的金朝,到金朝后被扣留十余年。在那里,词人经历了砍头的威胁、富贵的引诱、流徙的折磨,始终坚贞不屈,并寻找机会向南宋递送“复故疆,报世仇”情报,其品行有如挺立在北国风雪中的红梅。由于南宋爱国将领与广大军民的英勇抗金,金朝改变其军事攻掠政策而取诱降手段,这与南宋统治集团占主流的投降心理一拍即合。于是抗金的力量受到排斥,抗金志士或死或贬。1142 年“和议”告成,宋高宗对金称臣,岁贡银绢,明确表示放弃淮水以北地区;金朝同意送回宋徽宗棺木和高宗母韦后。该年夏至,洪皓听歌者唱《江梅引 》有“念此情,家万里”之句(词序),又闻南宋派遣迎护韦后等的使者将至,不禁百感交集,于是词人连夜和作了四首。该调也称《江城梅花引 》,调名本李白“江城五月落梅花”(《与史郎中钦听黄鹤楼上吹笛 》)诗句。洪词前三首又分别取其首句末三字为题 ,即《忆江梅》、《访寒梅》、《怜落梅》,第四首缺题名,依列当作《雪欺梅》。
上面为洪回首词中的第一首,表达词人对南方及爱国力量的深切怀念与关注。上片大意是说:被金人扣留在北方天涯海角的羁臣,正无限深情地向往着江南的梅花,遥问它现在有几枝花儿怒放?听说南方将有使者前来,多么盼望他们能把江南象征春天信息的梅花捎到北国来啊。也许准备用它安慰远方之人;可是间隔千山万水,即使花儿捎到想必也要零落,满腔衷情还能向谁诉说!唐代柳宗元《早梅》诗 :“欲为万里赠 ,杳杳山水隔。寒英坐销落,何用慰远客!”
柳诗中寄寓改革家被打击的怨愤。此处借用其句表示对山河破碎、忠良遭弃的悲慨。
作者长期希望与想象着有一天能南归故国,投身抗金事业。可是面对严酷的现实,词人不禁忧心忡忡。
金朝对北方疆土的占领已得到南宋王朝确认,而且南宋当局正疯狂迫害力主抗金的忠臣义士,使恢复之功隳于一旦,这样的时局下自己耿耿孤忠又怎能如愿以偿?下片大意是说:徒然憧憬着家里的佳人笑摘梅花的欢乐情景 ,思念故乡而不能回去,真是肝肠寸断。
聊且抚着绿绮琴弹一曲《梅花三弄 》,仿佛神魂飞向遥远有的南方。突然耳边传来胡笳声,才醒悟到自己正处在金朝监禁之下,触动满腔哀怨,泪水沾湿衣襟。
插满梅花的那一天只能期待于将来了,打算独自吟诗讽诵,只怕夜风吹,花枝飘零,理想成为泡影。本词自序中说过,四首中“各有一‘笑’字,聊以自宽”,“卒押‘吹’字,非风即笛 ,不可易也”(每首最后都押“吹”字韵,一定是风吹或笛吹 )。这些反映他于沉重悲哀中保持一点乐观精神,对时代风暴的强烈感受与情不自已的壮怀激烈。“笑 ”、“吹”两字,堪称句眼,交相辉映,交织着特殊的环境中典型性格的矛盾冲突。杜甫《苏端薛复筵简薛华醉歌》:“安得健步移远梅,乱插繁花向晴昊。”苏轼《梅花 》:“一夜东风吹石裂,半随飞雪度关山。”下片词中化用杜、苏诗意,于琴音歌声中展现了一派柔和美好的风光,曲终之时又回荡着无限悲壮余响。
本词巧妙地运用大量有关梅花的成语和典故,既有丰富的历史内容又富有时代新意,意境绵邈而形象优美,跌宕多姿。从本词的自词来看,作者是有意识“多用古人诗赋 ”,并因“此方无梅花,士人罕有知梅事者”,故自注出处。前三首自注现保存在洪迈《容斋五笔》中。按这种表现手法,或许与其创作环境有关。幽恨填膺,倾吐为快;而由于身处形势未敢明言。因此词人借前人杯酒以浇胸中垒块 ,寄豪情于婉约,却产生了特殊的艺术魅力。《容斋五笔》说它:“每首有一“笑”字,北人谓之《四笑江梅引》,争传写焉。”在当时是起了传播爱国思想作用的。

江梅引/江城梅花引 其二 访寒梅(宋·洪皓)  显示自动注释

春还消息访寒梅。赏初开。梦吟来。映雪衔霜、清绝绕风台。

可怕长洲桃李妒,度香远,惊愁眼,欲媚谁。

曾动诗兴笑冷蕊。效少陵,惭下里。万株连绮。叹金谷、人坠莺飞。

引领罗浮、翠羽幻青衣。月下花神言极丽,且同醉,休先愁,玉笛吹。


江梅引/江城梅花引 其三 怜落梅(宋·洪皓)  显示自动注释

重闺佳丽最怜梅。牖春开。学妆来。争粉翻光、何遽落梳台。

笑坐雕鞍歌古曲,催玉柱,金卮满,劝阿谁。

贪为结子藏暗蕊。敛蛾眉,隔千里。旧时罗绮。已零散、沈谢双飞。

不见娇姿、真悔著单衣。若作和羹休讶晚,堕烟雨,任春风,片片吹。


江梅引四首 其四 □□□(宋·洪皓)  显示自动注释

去年湖上雪欺梅。片云开。月飞来。雪月光中、无处认楼台。

今岁梅开依旧雪,人如月,对花笑,还有谁。

一枝两枝三四蕊。想西湖,今帝里。彩笺烂绮。孤山外、目断云飞。

坐久花寒、香露湿人衣。谁作叫云横短玉,三弄彻,对东风,和泪吹。


江城梅花引(宋·赵与洽)  显示自动注释

单衾寒引画龙声。雨初晴。月微明。竹外溪边,低见一枝横。

澹月疏花三四点,尚春浅,早相看、似有情。

夜来袖冷暗香凝。恨半销,酒半醒。靓妆照影,未忺整、雪艳冰清。

只恐不禁、愁绝易飘零。待得南楼三弄彻、君试看,比从前、更瘦生。


江城梅花引 为飞伯赋青梅(金·李献能)  显示自动注释

汉宫娇额倦涂黄。试新妆。立昭阳。萼绿仙姿,高髻碧罗裳。

翠袖卷纱閒倚竹,暝云合,琼枝荐莫凉。

壁月浮香摇玉浪。拂春帘,瑩绮窗。冰肌夜冷滑无粟,影转斜廊。

冉冉孤鸿,烟水渺三湘。青鸟不来天也老,断魂梦,清霜静楚江。


江梅引(金末元初·李治)  显示自动注释

陌头杨柳恨春迟。被寒欺。淡依依。瘦损王孙,青琐小腰围。

墙外琼枝空照影,翠娥敛,游丝百丈飞。燕归雁归书问寂。

月细风尖供怨笛。玉骨成灰圣得回。梦里音容,良是觉来非。

多少江州司马泪。断肠曲,河声送落晖。


江梅引(金末元初·元好问)  显示自动注释

泰和中,西州士人家女阿金,姿色绝妙。其家欲得佳婿,使女自择。同郡某郎独华腴,且以文采风流自名。女欲得之,尝见郎墙头数语而去。他日又约于城南,郎以事不果来,其后从兄官陕右,女家不能待,乃许他姓。女郁郁不自聊,竟用是得疾,去大归二三日而死。又数年,郎仕驰驿过家,先通殷勤者持冥钱告女墓云,郎今年归,女知之耶,闻者悲之。此州有元魏离宫,在河中潬,士人月夜踏歌和云,魏拔来,野花开。故予作金娘怨,用杨白花故事。词云,含情出户娇无力,拾得杨花泪沾臆。春去秋来双燕子,愿衔杨花入窠里。郎中朝贵游,不欲斥其名,借古语之道。读者当以意晓云。骨化形销,丹诚不泯,因风委露,犹托清尘,是崔娘书词,事见元相国传奇。

墙头红杏粉光匀。宋东邻。见郎频。肠断城南,消息未全真。

拾得杨花双泪落,江水阔,年年燕语新。

见说金娘埋恨处。蒺藜沙,草不尽,离魂一只鸳鸯去,寂寞谁亲。

惟有因风,委露托清尘。月下哀歌宫殿古,暮云合,遥山入翠颦。


梅花引 和赵平原催梅(元·卢挚)  显示自动注释

绿华缥缈玉无痕。托清尘。拟招魂。放著篮与,懒倦到前村。

笑抚高斋新树子,晚妆未,悠悠学梦云。

竟日含情何所似,似佳人。望夫君。寒香细月空江上,会有春温。

羞涩冰蕤,寂寞掩重门。交下横枝消息动,肯虚负,风流竹外尊。


江梅引(元·姚燧)  显示自动注释

年年江上见寒梅。几枝开。暗香来。疑是月宫,仙子下瑶台。

冷艳一枝折入手,断魂远,相思切,寄与谁。

怨极恨极嗅玉蕊。念此情,家万里。暮霞散绮楚天外,几片轻飞。

为我多愁,特地点征衣。我已飘零君又老,正心碎,那堪闻,塞管吹。


江梅引 谢王子勉提刑送江梅二首 其一(元·姚燧)
  押灰韵  显示自动注释

西湖不近上林隈。问江梅。定谁栽。莫是冥鸿,衔子远飞来。

紫陌游人多不识,但惊看,青天霁,一树开。

独有使君怜寂寞,为持杯。能几回。玉纤横管东风外,落日楼台。

不恨明朝,飞雪满苍苔。恨杀南溪调鼎手,恐迟暮,到而今,霜鬓催。


江城梅花引(元·张翥)
  押尤韵  显示自动注释

九日杏梅同开,汪国才折以请赋

玉儿睡起帕蒙头。更娇柔。见郎羞。缟袂仙人,一笑艳明眸。

粉瘦红憨春梦断,画阑畔,对西风,忆旧游。

忆君恨君思悠悠。怕凄凉,不耐秋。艳绝韵绝香更绝,特地风流。

宜与云鬟双插倚妆楼。月又渐低霜渐冷,花似雪,满苍苔,总是愁。


江梅引 题阙(元·白朴)  显示自动注释

一溪流水隔天台。小桃栽。为谁开。应念刘郎,早晚得重来。

翠袖天寒憔悴损,倚修竹,□残红,堕绿苔。

怨极恨极愁更衰,甚连环,无计解。百劳分背燕飞去,云树苍崖。

□□千里,何处托幽怀。温峤风流还自许,后期杳,□尘生,玉镜台。


江城梅花引 其一 己卯除夕(元末明初·邵亨贞)  显示自动注释

灯前儿女小团圞。岁将阑。夜将残。一度逢春,一度减朱颜。

明曰东风三十二,又添得,二毛侵,鬓底斑。

世间世间行路难。身世闲。天地宽。往事往事恨未了,长恨儒冠。

爆竹声中,春又到柴关。一任黄尘门外扰,且留取,旧梅花,独自看。


江城梅花引 其二(元末明初·邵亨贞)
  押尤韵  显示自动注释

序:陆壶天、钱素庵二老相会,皆有感怀承平故家之作,索予次韵,而不及当道作者,盖俯念草木之味也。

五陵春色旧曾游。翠娥讴。锦缠头。花落花开,不信有并州。

浅碧障泥红叱拨,柳桥外,满东风,无点愁。

近来近来双鬓秋。心渐收。情尚留。底事底事遽如许,身世沉浮。

何况年华,长向镜中羞。才见那时帘外月,便想起,醉吹箫,罨画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