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牌: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
婆罗门令词谱
婆罗门令 调见柳永《乐章集》,原注“夹钟商”。与《婆罗门引》不同。

婆罗门令 双调八十六字,前段六句三仄韵、一叠韵,后段十句六仄韵 柳永

  昨宵里 恁和衣睡 今宵里 又恁和衣睡 小饮归来 初更过 醺醺醉 中夜后 何事还惊起 
  仄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平平仄平仄仄平仄平平仄

  霜天冷 风细细 触疏窗 闪闪灯摇曳 空床辗转重追想 云雨梦 任敧枕难继 寸心万绪 
  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仄平仄平仄仄平仄仄

咫尺千里 好景良天 彼此空有相怜意 未有相怜计 
仄仄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


此调祇有此词,无别首宋词可校。 《花草粹编》于“闪闪灯摇曳”句分段,然前后段终不整齐,今从本集。
历代作品
柳永 (1首)
朱彝尊 (1首)
李良年 (1首)
翁瑞恩 (1首)
近现代
汪东 (1首)
赵熙 (1首)
当代
秦鸿 (1首)
婆罗门令(宋·柳永)  显示自动注释

昨宵里、恁和衣睡。今宵里、又恁和衣睡。小饮归来,初更过、醺醺醉。

中夜后、何事还惊起。

霜天冷,风细细。触疏窗、闪闪灯摇曳。空床展转重追想,云雨梦、任欹枕难继。

寸心万绪,咫尺千里好景良天,彼此空有相怜意。

未有相怜计。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此词通过描写羁旅者中宵酒醒的情景,抒写了他的离愁和他对情人的相思。全词通篇写中宵梦醒情景,却从睡前、睡梦、醒后几方面叙来 ,有倒插 、有伏笔、有补笔,前后照应;从一已相思写起,而以彼此相思作结,写得飞扬灵动,层次清晰,清新质朴,凝炼生动。
开头二句从“今宵”联系到“昨宵”,说昨夜是这样和衣而睡,今夜又这样和衣而睡。连写两夜,而景况如一。从羁旅生活中选择“和衣睡”这样一个典型的细节,就写尽了游子苦辛和孤眠滋味。两句纯用口语,几乎逐字重复,于次句着一“又”字,传达出一种因生活单调腻味而极不耐烦的情绪。以下三句倒插,写入睡之前,先喝过一阵闷酒。“小饮”,可见未尽兴 ,因为客中独酌毫无意趣可言 。但一饮饮到“初更过”,又可见有许多愁闷待酒消遣,独饮虽无意兴,仍是醉醺醺归来。“醺醺醉”三字,既承上说明了何以和衣而睡的原因,又为下面写追寻梦境伏笔。
“ 何事还惊起”用设问的语气,便加强了表情作用,使读者感到梦醒人的满腔幽怨 。“霜天冷,风细细”是其肤觉感受;“闪闪灯摇曳”则是其视觉感受。上片写孤眠惊梦的情事,语极浑成,造境凄清。
过片撇开景语,继惊梦写孤眠寂寞的心情。主人公此时展转反侧不能成眠,想要重温旧梦,而不复可得 。“重追想”三字对上片所略过的情事作了补充,原来在醉归后短暂的一觉中,他曾做上一个好梦,与情人同衾共枕、备极欢洽。此处作者用反衬手法,梦越好 ,越显得梦醒后的可悲 。相思情切与好梦难继成了尖锐的矛盾。紧接两个对句就极写这种复杂的心绪 ,每一句中又有强烈对比 :“寸心”对“万绪”写出其感情负荷之沉重难堪;“咫尺”对“千里”则表现出梦见而醒失之的无限惆怅。此下一气蝉联,谓彼此天各一方,空怀相思之情而无计相就,辜负如此良宵。所谓“好景良天”,也就是“良辰美景虚设”之省言。“彼此”二字读断,更能产生“人成各,今非昨”的意味。全词至此,由写一已的相思而牵连到对方同样难堪的处境,意蕴便更深入一层。“空有相怜意,未有相怜计”两句意思对照,但只更换首尾二字,且于尾字用韵。由于数字相同,则更换的字特别是作韵脚的末一字大为突出,“有意”、“无计”的内心矛盾由此得到强调 。结尾巧用重复修辞的手法,前后照应,层次丰富,而意境浑然,颇耐人寻味。

婆罗门令 九日(清·朱彝尊)  显示自动注释

渠去日一帆春水。侬到日也一帆秋水。怪道相逢,翻不是相期地。

无一语,只当相逢未。

霜风紧,霜叶脆。上危梯,九日层楼倚。楼头纵得潜携手,催去也,怨鹦鹉红嘴。

别时真惜,住也无计。此恨绵绵,讵已每遇登高会,便洒登高泪。


婆罗门令 蓝村规予久不遂结茅之约,寄此订后期(清·李良年)  显示自动注释

前岁别、满溪风燕。今岁别、又半汀霜雁。两度丁宁,只说我、归耕晚。

真负汝,十载西畴伴。

衰杨外,枫乍染。峭帆轻、一霎吴江远。松扉竹屋村南路,粗就也、早归梦先占。

故人应笑,依旧门掩。准拟来春,相见不是梅花岸。

定是桃花岸。


婆罗门令 汪氏壶园看婆罗花,即席赠潘夫人(清·翁瑞恩)  显示自动注释

荣阳第、佛香亲种。平阳第。又山房亲种分得灵根,花瓷斗、宜清供。

敷微荫,满院鬘云拥。

孤松畔,灵石缝。簇繁英、邀得祥禽弄。嘉名比似忧昙钵,棠棣馆、更交让称颂。

旃檀馥郁,贝叶萋菶。开了荼蘼,异本端藉禅天送。

未藉东皇宠。


婆罗门令(清末近现代初·汪东)  显示自动注释

百忙里。把新词寄。偷閒里。再写新词寄。点点行行,红笺畔,都成泪。

愁远道、开看泪如洗。

鹃啼苦,春迤逦。折垂杨、缕缕情丝系。漫天絮影飘残后,过短巷、怕重伫吟辔。

梦醒事往,杳隔千里。晚景苍茫,对此。空想欢娱地。

尽扫欢娱意。


婆罗门令 两月来蜀中化为战场,又日夜雨声不绝,楚人云:后土何时而得乾也。山中无歌哭之所,黯此言愁(清末近现代初·赵熙)  显示自动注释

一番雨、滴心儿醉。番番雨、便滴心儿碎。雨滴声声,都装在、心儿里。

心上雨,干甚些儿事。

今宵雨,声又起。自端阳、已变重阳味(一作未)重阳尚许花将息,将睡也、者天气怎睡。

问天老矣,花也知未。雨自声声未已。流一汪儿水。

是一汪儿泪。


婆罗门令(当代·秦鸿)  显示自动注释

一枝花、把春来报。枝枝花、便把春来搅。花蕊枝枝,生唤起、莺儿晓。

莺声里、绿了芭蕉芳草。今春春枝又闹。叫人儿、多把园林扫。

伴花起卧伴花笑,花笑也、者春儿可好。趁春年少。

莫遣心老。满眼花儿可俏。是孟婆儿早。是绣娘儿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