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从下表选择或输入词牌名: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  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引自archive.org)

千秋岁引词谱
千秋岁引 《高丽史·乐志》名《千秋岁令》。李冠词名《千秋万岁》。

千秋岁引 双调八十二字,前段八句四仄韵,后段八句五仄韵 王安石

  别馆寒砧 孤城画角 一派秋声入寥廓 东归燕从海上去 南来雁向沙头落 楚台风 庾楼月 
  中仄中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中中中仄中平仄仄平平仄中中中中中中

宛如昨 
中中仄

  无奈被些名利缚 无奈被他情担阁 可惜风流总閒却 当初漫留华表语 而今误我秦楼约 梦阑时 
  中仄中平平仄仄中仄中平平中仄中中平中中平仄中平中中平中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中中中

酒醒后 思量著 
中中中平平仄


此即《千秋岁》调添字减字、摊破句法,自成一体。与《千秋岁》较,惟前段第二句减一字,后段第一句、第二句各添二字,第三句添一字,前后段第四、五句各添两字,结句各减一字摊破作三字两句,其源实出于《千秋岁》。《词律》疏于考据,类列于《千秋岁》后,而又云两调迥别。故为两列而论之如此。 此调始于此词,自应以此词为定格,若李冠一词,无名氏二词,则又从此词添字耳,可平可仄即参下三词句法同者。

又一体 双调八十四字,前段八句四仄韵,后段八句五仄韵 李冠

  杏花好 子细君须辨 比早梅深 夭桃浅 把鲛绡 淡拂鲜红色 蜡融紫萼重重现 烟外悄 
  仄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

风中笑 香满院 
平平仄平仄仄

  欲绽全开俱可羡 粹美妖娇无处选 除卿卿是寻常见 倚天真 艳冶轻朱粉 分明洗出胭脂面 
  仄仄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

追往事 绕芳榭 千千遍 
平仄仄仄平仄平平仄


此即王词体,惟前段起句三字,第二句五字,第三句上四下三作折腰句法,前后段第四句各添一衬字异。

又一体 双调八十五字,前段八句五仄韵,后段八句七仄韵、一叠韵 《高丽史·乐志》无名氏

  想风流态 种种般般媚 恨别离时太容易 香笺欲写相思意 相思泪滴香笺字 画堂深 银烛暗 
  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

重门闭 
平平仄

  似当日欢娱何日遂 愿早早相逢重设誓 美景良辰莫轻弃 鸳鸯帐里鸳鸯被 鸳鸯枕上鸳鸯睡 
  仄平仄平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

似恁地 长恁地 千秋岁 
仄仄仄平仄仄平平仄


此亦王词体,惟前段第二句添一字,后段第一、二句各添一衬字,前后段第四句各多押一韵,后段第六、七句多一押韵、叠韵异。

又一体 双调八十七字,前段八句四仄韵,后段八句五仄韵 《翰墨全书》无名氏

  词赋伟人 当代一英杰 信独步儒林 蟾宫客 名登雁塔正青春 更不历 郡县徒劳力 即趋朝 
  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仄仄平平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

典文衡 居花掖 
仄平平平平仄

  得隽词科推第一 便掌丝纶天上尺 见说庆生辰 当此日 翠蓂三四叶方新 况朱明 正属清和节 
  仄仄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

行作个 黑头公 专调燮 
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


此亦王词体,惟前段第二句添一字,前后段第三句、第五句各多一衬字异。
历代作品
共37,分2页显示   1  2 下一页
李冠 (1首)
王安石 (1首)
无名氏 (2首)
梅坡 (1首)
陈德武 (1首)
俞彦 (1首)
夏允彝 (1首)
丁澎 (1首)
吴绡 (1首)
周之琦 (1首)
宋琬 (1首)
曹尔堪 (1首)
朱祖谋 (1首)
梁清标 (1首)
樊增祥 (4首)
程颂万 (1首)
董元恺 (1首)
陆求可 (3首)
陈世祥 (1首)
陈匪石 (1首)
近现代
乔大壮 (3首)
吴湖帆 (1首)
姚鹓雏 (1首)
千秋万岁/千秋岁引(宋·李冠)  显示自动注释

杏花好、子细君须辨。比早梅深、夭桃浅。把鲛绡、淡拂鲜红面。

蜡融紫萼重重现。烟外悄,风中笑,香满院。

欲绽全开俱可羡。粹美妖娆无处选。除卿卿似寻常见。

倚天真、艳冶轻朱粉,分明洗出胭脂面。追往事,绕芳榭,千千遍。


千秋岁引 其三 秋景(宋·王安石)  显示自动注释

别馆寒砧,孤城画角,一派秋声入寥廓。东归燕从海上去,南来雁向沙头落。

楚台风,庾楼月,宛如昨。

无奈被些名利缚!无奈被它情耽阁!可惜风流总闲却!

当初谩留华表语,而今误我秦楼约。梦阑时,酒醒后,思量著。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此词的创作年代不详,但从词的情调来看,很可能是王安石推行新法失败 、退居金陵后的晚年作品,因为它没有《桂枝香》的豪雄慷慨,也没有《浪淘沙令》的踌躇满志。全词采用虚实相间的手法,情真心切、恻恻动人、空灵婉曲地反映了作者积极的人生中的另一面,抒发了功名误身、及时退隐的的慨叹。
上片以写景为主 ,像是一篇凄清哀婉的秋声赋,又像是一幅岑寂冷隽的秋光图。旅舍客馆本已令羁身异乡的客子心中抑郁,而砧上的捣衣之声表明天时渐寒,已是“寒衣处处催刀尺”的时分了。古人有秋夜捣衣、远寄边人的习俗,因而寒砧上的捣衣之声便成了离愁别恨的象征 。“孤城画角”则是以城头角声来状秋声萧条 。画角是古代军中的乐器 ,其音哀厉清越 ,高亢动人,在诗人笔下常作为悲凉之声来描写。
“孤城画角”四字便唤起了人们对空旷寥阔的异乡秋色的联想。下面接着说:“一派秋声入寥廓”,“一派”本应修饰秋色、秋景,而借以形容秋声,正道出了秋声的悠远哀长,给人以空间的广度感 ,“入廖廓”的“入”字更将无形的声音写活了。开头三句以极凝练的笔墨绘写秋声,而且纯然是人为的声响,并非是单纯的自然声气。
下两句主要写作者目之所见。燕子东归,大雁南飞 ,都是秋日寻常景物,而燕子飞往那苍茫的海上,大雁落向平坦的沙洲,都寓有久别返家的寓意,自然激起了词人久客异乡、身不由己的思绪,于是很自然地过度到下面两句的忆旧。
“楚台风”用典。宋玉《风赋》中说:楚王游于兰台,有风飒然而至,王乃披襟而当之曰 :“快哉此风!”“庾楼月”亦用典。《世说新语·容止》中说:瘐亮在武昌,与诸佐吏殷浩之徒上南楼赏月,据胡床咏谑 。这里以清风明月指昔日游赏之快 ,而于“宛如昨”三字中表明对于往日的欢情与佳景未尝一刻忘怀。
下片即景抒怀,说的是:无奈名缰利锁,缚人手脚;世情俗态,耽搁了自在的生活。风流之事可惜总被抛在一边 。“当初”以下便从“风流”二字铺展开去,说当初与心上之人海誓山盟,密约私诺,然终于辜负红颜,未能兑现当时的期约。“华表语”用了《搜神后记》中的故事:辽东人丁令威学仙得道,化鹤归来,落在城门华表柱上,唱道:“有鸟有鸟丁令威,去象千年今来归。城廓如故人民非,何不学仙冢累累”。这里的“华表语”就指“去家来归”云云 。“秦楼”本指妇女的居处,汉东府《陌上桑》中说 :“日出东南隅,照我秦氏楼 。”秦氏楼即为美貌坚贞的女子罗敷的居处。李白的《忆秦娥》中说 :“箫声咽,秦娥梦断秦楼月 ”,也以秦楼为思妇伤别之处,因而此处的“秦楼约”显系男女私约。这里王安石表面上写的是思念昔日欢会,空负情人期约,其实是借以抒发自己对政治的厌倦之情、对无羁无绊生活的留恋与向往。
因而这几句可视为美人香草式的比兴,其意义远在一般的怀恋旧情之名,故《寥园词选》中说此词“意致清迥,翛然有出尘之想。”词意至此也已发挥殆尽,然末尾三句又宕开一笔作结,说梦回酒醒的时候,每每思量此情此景。梦和酒,令人浑浑噩噩,暂时忘却了心头的烦乱,然而梦终究要做完,酒也有醒时。一旦梦回酒醒,那忧思离恨岂不是更深地噬人心胸吗?这里的梦和酒也不单纯是指实在的梦和酒。人生本是一场大梦 ,《庄子·齐物论》上说只有从梦中醒来的人才知道原先是梦。而世情浑沌,众人皆醉,只有备受艰苦如屈原才自知独醒。因而,此处的“梦阑酒醒”正可视为作者历尽沧桑后的憣然反悟。
作为一代风云人物的政治家,王安石也并未摆脱旧时知识分子的矛盾心理:在兼济天下与独善其身两者中间徘徊。他一面以雄才大略、执拗果断著称于史册;另一面,在激烈的政治漩涡中也时时泛起激流勇退、功名误身的感慨。这首小词便是他后一方面思想的表露。无怪明代的杨慎说:“荆公此词,大有感慨,大有见道语 。既勘破乃尔 ,何执拗新法,铲除正人哉 ?”(《词品》)杨慎对王安石政治上的评价未必得当,但以此词为表现了作者思想中与热衷政治相反的另一个侧面,却还是颇有见地的。

千秋岁引 寿徐直院四月十二(宋·无名氏)  显示自动注释

词赋伟人,当代一英杰。信独步儒林蟾宫客。名登雁塔正青春,更不历郡县徒劳力。

即趋朝,典文衡,居花掖。

得隽词科推第一。便掌丝纶天上尺。见说庆生辰,当此日。

翠蓂三四叶方新,况朱明正属清和节。行作个,黑头公,专调燮。


千秋岁令/千秋岁引(宋·无名氏)  显示自动注释

想风流态,种种般般媚。恨别离时大容易。香笺欲写相思意。

相思泪滴香笺字。画堂深,银烛暗,重门闭。

似当日、欢娱何日遂。愿早早相逢重设誓。美景良辰莫轻拌,鸳鸯帐里鸳鸯被。

鸳鸯枕上鸳鸯睡。似恁地,长恁地,千秋岁。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这首词是流传于北宋年间的一首无名氏作的词,宋徽宗政和七年,流传于邻邦高丽(今朝鲜),后失传,幸而在朝鲜《高丽史·乐志》中保存下来。比词语言俚俗,但表达了市丹青年对爱情的大胆追求和对幸福生活的向往,艺术表现直率朴实,是一首很有水准的诗词。
这首词以男性、第一人称的方式叙述,表现的情感率直,内容也是有关桑间之情濮上之意这类词。上片表现了主人公对意中人的相思之情。“想风流态”二句,表达作者对初次欢会时对她的深刻印象。一个“想”字直抒情怀,表现了对意中人难以泯灭的印象。作者运笔巧妙,对意中人的描述,没有一句具体的描绘,但句中流露中“她”体态风流,媚力四射,无一处不取悦于人,无一处不具有女性的魅力,使人不由自主地感到他意中人妖娆的外貌与内心的多情。“恨别离时”三句又用一个“恨”字转入对别后相思的叙述。爱之愈深恨之愈深,而此时的“恨”更是此人感到主人公对意中人的相思之苦。“恨”只为“别离时太言易”,惋惜相聚时的短暂,“恨”只恨“相思泪滴香笺字”,相思之苦,眷恋之深跃然纸上。“画堂深”三句补充说明了相思痛苦的缘由:却只见画虚深远,门户重重,鱼雁难传,相见无时,即使相思句写万言,相思泪湿香笺也无剂无事,一片绝望之情。下片表现主人公对未来的美好设想与美好祝愿。“似当日”一句承前启后,既说明相见无日之意,相会无期之苦,又满怀对未来的美好遐想。“愿早早”二句以一个“愿”字使主人公对未来的美好期望代替愁苦的情调。“美景良辰”三句表现了主人公与其意中人对未来美好爱情生活的憧憬。主人公此时深深感到青春时光的美好决不应虚度,欢娱的相会不能轻易分离。“鸳鸯帐里鸳鸯被,鸳鸯枕上怨鸯睡”,短短两句话却重复四次“鸳鸯”二字,使人印象极为深刻。“鸳鸯”在民俗中是情侣,夫妇的象征,在民间的男女生活中极其常见。“鸳鸯”的帐、被,枕都表达他们对甜蜜幸福的期望和享受。重叠连锁的句式也极富有浓厚民间文艺的气息,充满美好爱情天长地久的向往。最后“似恁地”三句,更是如情侣间的誓词般表现出双方对幸福生活长久永远、绵绵无尽,“千秋万岁”的追求。
这首词词句不多,但短短的小词表现当时市井青年男女蔑视礼法,为爱情婚姻的自由不顾千难万险的新的爱情观念,表现当时社会的进步,对现在不也有一定的意义吗?

千秋岁引 寿女人八月初二(宋·梅坡)  显示自动注释

两叶蓂开,千年桃熟,恰近秋期十三日。寿星辉映福星现,寿山高对城山立。

蕊宫仙,王母宴,瑶池客。

齐劝芳樽斟玉液。齐唱新词翻玉笛。岁岁今朝陪燕集。

荣华富贵长年出,重重锦上花添色。谢庭兰,燕山桂,登科必。


千秋岁引(宋·陈德武)  显示自动注释

濯锦丰姿,新凉台阁。懊悔巫云太轻薄。琵琶未诉衣衫湿,菱花不照胭脂落。

凤凰池,鸳鸯殿,重金钥。

春色画船何处泊。秋色丹青人难摸。可惜风流总闲却。

此情不与人知道,知时只恐人挠著。碧窗前,银灯下,陪孤酌。


千秋岁引 咏杨花(明·俞彦)  显示自动注释

做势漫天,凭空布陌。点画青林好颜色。填平石家金埒下。

纷飞柳氏章台侧。都不管,灵和殿,永丰宅。

一望霸陵情脉脉。多少利名途路客。见此茫茫意萧索。

妆成慢夸晴雪舞,锦衾篱溷谁能测。雨兼风,泥共土,红和白。


千秋岁引 丽谯(明·夏允彝)  显示自动注释

泽国微茫,海滨寥廓,万堞孤城逼天角。云外龙车碧树悬,霜前雁字当窗落。

苧城花,秦山月,都萧索。

刺史风流推琴鹤,暇日高吟倚轩阁,酾酒新亭几忘却。

三泖沙明绕郡楼,九峰岚翠扶城郭。铜壶响,晓更催,宛如昨。


千秋岁引 怨情(清·丁澎)  显示自动注释

翠阁留情,红笺写怨。何物遗君表幽愿。玉环双凤连枝扣,香罗绣带同心綄。

怀袖间,朝与暮,常依恋。

带欲君情长不断。环欲君心千遍转。谁意风流一朝散,玉环摧折香罗裂,人心那得无移换。

泪痕非,香痕灭,何时见。


千秋岁引 画梅花扇赠尼(清·吴绡)  显示自动注释

半夜窗前,一枝墙角。甚处风光到廖廊。东君已许阳和放,笛声何故翻教落。

不禁风,偏宜月,休抛却。

笑我半生真命薄。没事被它闲事缚。暗把梅花自评度。

清香此际无多日,明朝再到还萧索。驾三车,皈三宝,心相约。


千秋岁引(清·周之琦)  显示自动注释

玉冷空枝,香残褪萼。尺素缄情隔天角。西楼未忘掩扇语,东郊枉负湔裙约。

画堂春,绿窗月,尽抛却。

依旧写愁银翰弱。依旧忍寒罗衾薄。锦瑟尘弦恨谁托。

青陵怨长纵化蝶,丹山梦远无归鹤。任悠悠,小栏外,杨花落。


千秋岁引 题长松柱石图为李含馥运长寿(清·宋琬)  显示自动注释

怪石眠云,孤松偃盖。亭亭千尺连青霭。五粒曾沾仙掌露,一拳欲下南宫拜。

谪仙人,元是李,蟠根大。

伊吕功名方未艾。何事丹砂句漏外。邓禹封侯喜将届。

梦松之占今验矣,黑头堪羡风云会。紫泥书,丹山凤,衔来快。


千秋岁引 惊悟(清·曹尔堪)  显示自动注释

囊底枯萤,檐头干鹊,辛苦功名亦何乐。饶他虎气今为鼠,尽教龙蛰犹如蠖。

卖浆家,贩缯市,多寥落。

私羡尚平登五岳,何用季心矜一诺。今古英豪总萧索。

东华软尘剧奔走,北邙枯冢终栖托。猛回头,上蔡犬,华亭鹤。


千秋岁 效连咏体,夔笙得前拍,予继声(清末民国初·朱祖谋)
  押药韵  显示自动注释

玉宇琼楼,绿尊翠杓。不分伤春蹙眉萼。花辞故枝忍烂漫,萍黏坠絮仍飘泊。

宝奁金,锦衾铁,总成错。

昨夜梦沈情事各。今夜梦回思量著。那惜行云楚台约。

当初莫愁愁似海,而今瘦沈腰如削。四条弦,五纹绣,浑閒却。


千秋岁引 除夕(清·梁清标)  显示自动注释

客舍东风,高城夜角,灯火千家闭楼阁。谁将物华妆点就,偏遗旅况寒如昨。

颂椒篇,屠苏酒,成差错。

闻说笙歌归院落。闻说画堂垂绣幕。爆竹声声总萧索。

浮踪滞留残蜡后,音书悔订春前约。梦儿中,枕儿上,休忘却。


千秋岁引 此调出于高丽乐府,句法有回鸾舞凤之致,收句以促拍赴之,最难兜住。戏成四阕,以娱长夜,玉溪《锦瑟》之遗也 其一(清末民国初·樊增祥)  显示自动注释

去年秋后,总是愁时候。走马章台怕回首。将离花劝将离酒。

相思泪落相思豆。北来鸿,东来鲤,今年又。

算念得何郎诗上口。算携得荀郎香满袖。欲把平原买丝绣。

令人愁是春山皱。令人喜是秋波溜。喜也彀。愁也彀。

争消受。


千秋岁引 其二(清末民国初·樊增祥)  显示自动注释

叮咛前镜,莫放朱颜老。人寿月圆花更好。红兰即是相思草。

青禽即是相思鸟。玉珰投,团扇寄,难为报。

愿金鸭一双含瑞脑。愿紫燕一双栖玳瑁。愿掷黄金买年少。

桃花面对桃花笑。蛾眉月写蛾眉照。万祝告。千祝告。

相逢早。


千秋岁引 其三 赠轻轻(清末民国初·樊增祥)  显示自动注释

绿波南浦,一段销魂赋。怕见江南合欢树。梨花影似娉婷女。

娉婷泪似梨花雨。曲栏干,深院宇,愁来路。

妾自傍鸳鸯湖畔住。郎自向凤凰山畔去。试问银河几时渡。

有情总被无情负。负情悔被多情误。欲往愬。休往愬。

天怜汝。


千秋岁引 其四 代轻轻答(清末民国初·樊增祥)  显示自动注释

蓬山青鸟,枉寄相思字。劳燕东西等闲事。侬情深似桃花水。

朗情薄似桃花纸。白头吟,秋扇赋,休相拟。

了不羡朱翁他日贵。更不望连波今日悔。身似井桐别秋蒂。

玉环领略夫妻味。双文通达夫妻例。笑不是,啼不是,难为计。


千秋岁引(清末民国初·程颂万)  显示自动注释

院浅窗明,墙低户彻。并照微嫌有娇月。庭花乍回髻罥露,瓶荷半堕奁堆雪。

两襟同,四更转,困时节。

帘畔昵人香正爇。屏畔待人衾方叠。万一冰肌共偎热。

当中贴鸳留影在,将明化凤随灯灭。罢欢才,宿酲妥,和衣说。


千秋岁引 寿许节母(清·董元恺)  显示自动注释

霞泛青鸾,风飘紫燕。绛帐女宗人争羡。熊丸素娴班氏管,轩车时剉陶家荐。

汝南龙,河东凤,皆邦彦。

有母兼将父道擅。有儿贻厥孙谋善。此日徽音满芳甸。

井阑秋结冰桃实,兰阶春荫神芝遍。进金鹅,斟玉醴,瑶池宴。


千秋岁引(冬至)(清·陆求可)  显示自动注释

亚岁书云,黄钟应律。绣线新添五纹刺。南来晷长视八表,西倾漏短名三极。

动葭灰,悬风炭,闭虚室。

迎福履相遗贵戚。听乐奏钧天纯绎。万国交章贺元历。

天心自然生剥复。群阴那许长充塞。一阳申,八音舞,豆糜赤。


千秋岁引(晚景)(清·陆求可)  显示自动注释

隐雾孤城,兼天远水,一抹微云秋色里。红缨鹗随猎马返,黄芦雁触渔舟起。

满江枫,几村柳,鸟归矣。

陇上牧童行迤逦。田畔老农歌欢喜。共指馀霞散成绮。

开门细看山万叠,登楼忽忆人千里。坐胡床,吹横笛,徐烹鲤。


千秋岁引(维扬怀古)(清·陆求可)  显示自动注释

一朵琼花,两行绿柳,引得君王向南走。风流爱看殿脚女,山河不值杯中酒。

汴渠开,隋堤筑,云帆骤。

明月一桥箫未久。罗绮满楼歌方奏。玉鲙金齑不空口。

平陈可怜三十载,头颅又落他人手。好收成,雷塘上,田千亩。


千秋岁 为吴尔世母节寿(清·陈世祥)  显示自动注释

笑捧霞觞,代君陈祝。万岁冰桃今岁熟。四海交游歌寿母,三春风物先华屋。

伫期颐,褒节孝,君家独。

三十七年贞志笃。三十七年庭训足。兼父兼师心更曲。

当初茹苦唯熊胆,而今色养真仁粟。湛夫人,百世后,留芳躅。


千秋岁引(清·陈匪石)  显示自动注释

玉管传歌,银屏记约。不分而今忽漂泊。寒鸡报筹晓梦断,孤鸾对镜春情薄。

海天遥,野风急,岭云恶。

南去漫怜栖树鹊。东望更疑归辽鹤。往日音书待烧却。

沄沄素波连晚雨,娟娟翠筱垂新箨。鬓如霜,眼如雾,繄谁觉。


千秋岁引 其一(近现代·乔大壮)  显示自动注释

席上金尊,门前钿毂。别泪千行滴银烛。飘摇素波鲤信滞,丁东露夜虬签促。

水精帘,紫罗幂,掩空局。

愁外故山眉黛绿。双燕到时巢君屋。鼓瑟弹筝手如玉。

春来梦为飘瓦雨,秋来看取横波目。旧家人,小年事,风流足。


千秋岁引 其二(近现代·乔大壮)  显示自动注释

玉笛飞声,朱楼送客。独卧清秋袷衣白。当时放娇紫凤佩,经年怅望青骢陌。

水东流,斗西没,宛形迹。

明镜照人朝又夕。无计柰他关山隔,粉落啼多减容色。

尊前内家何满子,归来汉女胡笳拍。燕梁空,彩云散,长相忆。


千秋岁引 赠尹默(近现代·乔大壮)  显示自动注释

萐莆微凉,红巾半蹙。隔座螺杯酌仙醁。新声偏传井水处,高名自映吴兴录。

九天风,五湖雨,远穷目。

明镜照人双鬓绿。归梦未阑更筹速。甚日经帷理丝竹。

床头练裙斜草满,班中袖简霜台肃。和香方,养生论,花前续。


千秋岁引 次王荆公韵(清末近现代初·吴湖帆)  显示自动注释

碧柳千丝,红楼一角。目断回廊月斜廓。痴心梦沈舞半错,相思泪暗歌先落。

枕痕香,臂盟湿,恍成昨。

愁绪似茧空自缚。春恨醉眠娇藏阁。枉说无情尽忘却。

曾窥夜光杯底影,终迷昼锦花前约。望行云,与流水,浑閒著。


千秋岁引(近现代·姚鹓雏)  显示自动注释

陌上垂杨,栏边芍药。澹月疏帘尚如昨。秦筝罢弹玉砌静,吴笺省记银钩弱。

凤台空,鲤波远,奈离索。

歌罢漫翻金凿落。欹枕独听斜衔柝。户外酸风射罗幕。

今年未归春社燕,明年去作秋河鹊。篆炉云,縠纹水,沉前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