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牌: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
山亭柳词谱
山亭柳 此调有平韵、仄韵两体,平韵者始自晏殊,仄韵者始自杜安世。

山亭柳 双调七十九字,前段八句五平韵,后段八句四平韵 晏殊

  家住西秦 赌博艺随身 花柳上 斗尖新 偶学念奴声调 有时高遏行云 蜀锦缠头无数 不负辛勤 
  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

  数年来往咸京道 残杯冷炙漫消魂 衷肠事 托何人 若有知音见采 不辞遍唱阳春 一曲当筵落泪 
  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

重掩罗巾 
平仄平平


此词平韵者只此一体,无别首宋词可校。

又一体 双调七十九字,前段八句四仄韵,后段八句五仄韵 杜安世

  晓来风雨 万花飘落 叹韶光 虚过却 芳草萋萋 映楼台 淡烟漠漠 纷纷絮飞院宇 燕子过朱阁 
  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仄仄平平仄

  玉容淡妆添寂寞 檀郎孤愿太情薄 数归期 绝信约 暗恨春宵 向平康 恣迷欢乐 时时闷饮绿醑 
  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仄

甚转转 思量著 
仄仄仄平平仄


此调仄韵者亦只此一体,无别首宋词可校,其句读与平韵词大同小异。
历代作品
晏殊 (1首)
杜安世 (1首)
刘处玄 (1首)
无名氏 (1首)
王哲 (3首)
丁澎 (1首)
徐石麒 (1首)
邹祗谟 (1首)
近现代
顾随 (1首)
当代
赵文漪 (1首)
山亭柳 赠歌者(宋·晏殊)  显示自动注释

家住西秦,赌博艺随身。花柳上,斗尖新偶学念奴声调,有时高遏行云。

蜀锦缠头无数,不负辛勤。

数年来往咸京道,残杯冷炙漫消魂。衷肠事,托何人?

若有知音见采,不辞遍唱《阳春》。一曲当筵落泪,重掩罗巾。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从词中“家住西秦”、“来往咸阳道”等句,可知此词是作者晚年知永兴时所作(永兴,治所在今陕西西安市 )。这首词在《珠玉词》中是别具一格的。
从思想内容看,它一反以往流连酒歌的生活、相思离别的闲愁 、风花雪月的吟咏 ,而是反映了一个被侮辱 、被损害的歌女的不幸命运 ,具有较强的现实意义。从作品的风格来说,也一反以往的雍容华贵、闲雅圆融,而变得激越悲凉。这一转变或许与作者罢相知外郡的境遇有关,虽则词中没有象白居易的《琵琶行 》明写“坐中泣下谁最多 ,江州司马青衫湿,”但读者仍可以看出作者借歌女之酒杯浇自己块垒的寓意。
起首一句 ,是歌女声口 ,语气自信而又自负。“ 家住西秦 ”是写实,因为下面有“数年来往咸京道”的句子,歌女当是住在陕西附近。“赌”是比赛竞争之意。这两句是歌女述说自己的出身,自言具有多种浪漫的艺术技能 ,敢和人比赛竞争。“花柳上,斗尖新。偶学念奴声调,有时高遏行云”,仍然是歌女十分自负的口气。“花柳上,斗尖新”之“花柳”代指一切歌舞艺术才能技巧。“ 斗 ”,仍是竞赛之意。“尖”,是高处,是过人之处。“新”,不是陈陈相因的旧套。合起来,这是歌女说自己在多种艺术才能上敢和大家竞赛 ,并且比别人高超,新颖独创,绝不流俗。“偶学念奴声调,有时高遏行云”,是具体形象地夸述自己的才能如何。“ 偶 ”,有随便之意。“念奴”是唐天宝年间有名的歌女。词中歌女似乎在自豪地诉说:我偶尔随便一唱当年念奴曾经唱过的歌,能让天上的行云停住,听我歌唱,足见我唱得有多么美,多么动听。“高遏行云”,语出《列子·汤问》,说古有歌者秦青“抚节悲歌,声振林木,响遏行云”。这几句,当是失意时回忆当年得意情事所言,所以,每一句自负的话后面,都有一种反衬中的失意悲慨。自负的口气,实在是自负的不平。“蜀锦缠头无数 ,不负辛勤 ”,写当年得意之时,歌声一发,令众人倾倒,博得赏赐无数,不辜负自己多年的辛劳 。“蜀锦”,是四川的丝织品,在当时很名贵,古时歌女多以锦缠头,因借“缠头”之名指称赠与她们的财帛。
下片首句“数年来往咸京道,残杯冷炙漫消魂”,是失意后凄凉冷落境遇的写照 。从词里的“西秦”、“咸京道”地点上看,当是晏殊被贬知永兴时,慨叹自己的不平境遇而作的。可见作者这首词确有“惜他人酒杯浇自己块垒”之寓意。这首词的整个口吻都寄托着感慨 。“残杯冷炙”语本杜甫《赠韦左丞》诗:“骑驴十三载,旅食京华春。残怀与冷炙,到处潜悲辛 ”,这首诗是写杜甫当年身困长安时遭受的冷落。此处写境遇如此可悲,令人“消魂”。“衷肠事,托何人?”歌者因为封建社会女子没有独立的地位,盼望能找一个可以终生相托的人,盼望找到一个足以托身的所在 ,可以安身立命,终生为之奉献而不改变。
“衷肠事”,是指内心的事,这里是指终生相托的大事。接着下句说:“若有知音见采,不辞彳扁 唱阳春”,仍是以歌女的口气自述:假如有一个知我心的人“见采”(“采”,选择、接纳),那么我将唱尽高雅美好的《阳春白雪》的曲子,把一切最美好的东西都奉献给他。这虽然是一个歌女的口吻,但又体现了一个中国旧知识分子 、封建士大夫的报国之情 。这里的“若有知音见采”之“若有”是实无,也就是悲叹找不到知音。所以结果只能是“一曲当筵落泪,重掩罗巾”了。可以想象得出,这个歌女在酒筵前唱歌,想起当年得意之时的满堂彩声 ,眼下却这样凄清冷落,不禁当即流下了眼泪。而当时在这个筵席前,作者由歌女之悲哀 ,引起了自身遭贬受逐 ,客居外乡的悲伤。晏殊所托喻的是歌女 ,而歌女内心即使有悲哀,眼中有泪水 ,也要“ 重掩罗巾 ”,不能让人看到。
“重掩 ”,是屡次流泪,屡次擦干。每次感到悲哀,都要强作笑颜,其悲哀就更为深重了。
综上,这首词是晏殊诸多诗词中的少见之作,无论是在内容方面还是在形式方面,都有新颖之处。词写一个红极一时的歌女因年长色衰而遭弃绝的悲剧,较有现实意义 ;形式是全篇以叙事为主,直陈其事,一反其风流蕴藉的风格。全词看似纯为客观叙述,但字里行间无处不包含着作者的身世感慨。

山亭柳(宋·杜安世)  显示自动注释

晓来风雨,万花飘落。叹韶光虚过。却芳草萋萋,映楼台、淡烟漠漠。

纷纷絮飞院宇,燕子过朱阁。玉容淡妆添寂寞。檀郎孤愿太情薄。

数归期,绝信约。暗添春宵恨,平康恣迷欢乐。时时闷饮绿醑,甚转转、思量著。


山亭柳 退道者堕进道者升(元·刘处玄)
  押庚韵  显示自动注释

退道愚生。意乱心生。丧命尽贪生。不畏神明察日,千愆万过迷生。

死堕酆都苦苦,苦尽傍生。进道清真忘世梦,闲看圣教似书生。

达理悟修生。气结神灵异,自然有、霞彩光生。宝鉴碧霄光耀,真个先生。


山亭柳(元·无名氏)
  押尤韵  显示自动注释

世事堪忧。光景难留。春去又逢秋。四季催人老,百年似、蝶梦庄周。

勘破从前似假,着甚揽闲愁。慷慨幸遇希夷教,尘情事、一笔都勾。

下志速勤修。有等愚痴辈,马丹阳唤不回头。打的无缘业鬼,有分做骷髅。


山亭柳(元·王哲)  显示自动注释

性本慈悲。要觅玄机。妙理上欲寻思。一身无可脱,被家缘、火院驱驰。

爱欲猛捐样下,怎标向、那妻儿。此个丹成分两处,若教行坐总相随。

但恐不由伊。双全全举得,人人尽、学取无为。清静到头各就,只庞居士同知。


山亭柳(元·王哲)
  押阳韵  显示自动注释

能置田庄。买得浮桑。蓬莱路做清凉。渐渐成作用,昆仑上、别有嘉祥。

每岛各开三户,殊名号、九般房。渐见初阒寂生祖,次通长聚见元阳。

流转遇明堂。好看炎炎景,这毗邻、现出亮光。处此安居已定,住瀛洲、是仙乡。


山亭柳(元·王哲)
  押先韵  显示自动注释

春景精研。花草新鲜。夏日赫绽红莲。忽然秋早至,见山亭、柳上鸣蝉。

飙地朔风来到,飘白雪、遍山川。百岁光阴如撚指,一灵真性好搜玄。

得后总周全。养就神和气,结成丹、灿灿团圆。五道耀明齐聚,簇拥上、大罗天。


山亭柳 赠李湘北赴史馆(清·丁澎)  显示自动注释

鹤禁清芬。薇雨玉除新。仙掌露,砚池分。紫袖看移莲烛,黄金不换长门。

衣染沉香,花气石叶时熏。

垂帷着史春莺老,铜虬子夜促芳樽。却半臂,耐寒人。

窈窕湘东斑管,淋漓白练罗裙。常近玉皇香案,袖捧红云。


山亭柳 咏隋堤柳和邹程村韵(明末清初·徐石麒)
  押尤韵  显示自动注释

遥想风流。仅见此温柔。曾试与,拂迷楼。眉黛何人重扫,舞腰还为谁留。

风里不知人意只自轻浮。

烟花三月当年梦,青青依旧绕邗沟。何许事,使人愁。

正是藏鸦稳处,夜深犹见灯篝。多少行人醉也,常系归舟。


山亭柳 咏隋堤新柳(清·邹祗谟)  显示自动注释

纹瀫微流。正万缕初柔。垂绮苑,映妆楼。此日藏乌多少,他时系马迟留。

渐渐绿深黄浅,一带烟浮。

花花絮絮雷塘路,风风雨雨到邗沟。初学舞,惯含愁。

远恨能传玉笛,轻寒乍到红篝。最是长条牵愁,人在兰舟。


山亭柳(近现代·顾随)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一九三零年作

古道长林。万树柳垂金。春渐老,岁时骎。卧病已疏诗卷,閒身尚懒登临。

只觉几番微雨,绿遍墙阴。

他生来世谁能卜,人间天上费追寻。尘寰事,梦中心。

雁背肃霜凉露,鸡声澹月遥岑。独立斜阳影里,著意沈吟。


山亭柳 赠歌者(当代·赵文漪)  显示自动注释

锦柱鸣秦。轻巧小腰身。钗凤坠、舞衫新。檀口樱桃初破,珠喉响遏行云。

一笑瓠犀微露,翠袖殷勤。

回眸慢撚凄凉调,红牙金拍黯吟魂。溅旧泪、属谁人。

珍重秋娘年纪,盈盈卅六宫春。舞罢彩鸾拂地,故飏红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