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牌: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
一丛花词谱
一丛花 调见《东坡词》,有欧阳修、晁补之、秦观、程垓词可校。

一丛花 双调七十八字,前后段各七句、四平韵 苏轼

  今年春浅腊侵年 冰雪破春妍 东风有信无人见 露微意 柳际花边 寒夜纵长 孤衾易暖 
  中平中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中中中仄平平中中中中中平中仄

钟鼓渐清圆 
平仄仄平平

  朝来初日半含山 楼阁淡疏烟 游人便作寻芳计 小桃杏 应已争先 衰病少情 疏慵自放 
  中平中仄仄平平中仄仄平平中平中仄平平仄仄中中中仄平平中中中中中平中仄

惟爱日高眠 
中仄仄平平


此调祇有此体,宋词俱照此填,惟句中平仄小异,详注于后。 晁补之词前段第一句“碧山无意解银鱼”,“碧”字仄声;韩淲词“翻空雪浪送飞花”,“雪”字仄声。晁词第四句“佩锦囊、曾忆奚奴”,“锦”字仄声,“囊”字、“曾”字俱平声。程垓词第五句“青笺来约”,“笺”字、“来”字俱平声,“约”字仄声;陆词“那堪更是”,“那”字仄声。晁词第六句“满身花影”,“满”字仄声,“花”字平声。后段第一句“十年一梦访林居”,“十”字、“一”字俱仄声。程词第二句“此恨苦天悭”,“此”字仄声。韩词第三句“画檐帘卷黄昏后”,“画”字仄声,“帘”字平声。晁词第四句“寄洞庭、春色双壶”,“洞”字仄声,“庭”字平声;陆词“倩双燕、说与相思”,“说”字仄声。程词第五句“归来忍见”,“来”字平声,“见”字仄声;韩词“聚散人生”,“聚”字仄声,“人”字平声。陆词第六句“十分憔悴”,“十”字仄声,“憔”字平声。秦词结句“两处照相思”,“两”字仄声。谱内可平可仄据此。
历代作品
共83,分3页显示   1  2  3 下一页
张先 (1首)
晁端礼 (1首)
晁补之 (4首)
杨无咎 (1首)
林正大 (1首)
秦观 (1首)
程垓 (1首)
苏轼 (1首)
袁去华 (1首)
赵长卿 (3首)
陆游 (2首)
陈亮 (1首)
韩淲 (1首)
李从周 (1首)
尤侗 (1首)
屈大均 (2首)
曹溶 (2首)
顾璘 (2首)
丁澎 (1首)
严绳孙 (1首)
吴绡 (2首)
一丛花令(宋·张先)  显示自动注释

伤高怀远几时穷?无物似情浓。离愁正引千丝乱,更东陌,飞絮蒙蒙。

嘶骑渐遥,征尘不断,何处认郎踪?

双鸳池沼水溶溶,南北小桡通。梯横画阁黄昏后,又还是,斜月帘栊。

沉恨细思,不如桃杏,犹解嫁东风。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①穷:尽,这里有了结之意。
②引:招致。
③桡:船桨。这里引申为船。桡:一作“桥”。

【评解】

这首词写的是闺中人春日登楼引起的相思与愁恨。上片写别后愁怀;下片是回忆当年。最后三句借羡慕桃杏犹解嫁东风,叹息人不如物。词中以桃杏喻人,以无情比有情,设想新颖,颇有艺术魅力。

【集评】

刘逸生《宋词小札》:这首《一丛花》,比较深刻地体贴了少女的心情,反过来衬托自己对她的怀念,却是写得很成功的。
范公称《过庭录》:子野郎中《一丛花》词云:“沉恨细思,不如桃杏,犹解嫁东风。”一时盛传。永叔尤爱之,恨未识其人。子野家南地,以故至都谒永叔,阍者以通,永叔到屣迎之曰:“此乃‘桃杏嫁东风’郎中。”
此词写一位女子在她的恋人离开后独处深闺的相思和愁恨 。词的结尾两句,通过形象而新奇的比喻,表现了女主人公对爱情的执着、对青春的珍惜、对幸福的向往 、对无聊生活的抗议、对美好事物的追求,是历来传诵的名句。
起首一句,是在经历了长久的离别、体验过多次伤高怀远之苦以后 ,盘郁萦绕在胸中的感情的倾泻。
它略去了前此的许多情事,也概括了前此的许多情事。起得突兀有力,感慨深沉。第二句是对“几时穷”的一种回答,合起来的意思是伤高怀远之情之所以无穷无尽,是因为世上没有任何事情比真挚的爱情更为浓烈的缘故。这是对“情”的一种带哲理性的思索与概括。这是挟带着强烈深切感情的议论。以上两句,点明了词旨为伤高怀远,又显示了这种感情的深度与强度。
接下来三句,写伤离的女主人公对随风飘拂的柳丝飞絮的特殊感受。“离愁 ”,承上“伤高怀远”。
本来是乱拂的千万条柳丝引动了胸中的离思,使自己的心绪纷乱不宁,这里却反过来说自己的离愁引动得柳丝纷乱。这一句貌似无理的话,却更深切地表现了愁之“浓”,浓到使外物随着它的节奏活动,成为主观感情的象征 。这里用的是移情手法 。而那濛濛飞絮 ,也仿佛成了女主人公烦乱 、郁闷心情的一种外化。“千丝”谐“千思”。
上片末三句写别后登高忆旧。尤言:想当时郎骑着嘶鸣着的马儿逐渐远去,消逝在尘土飞扬之中,今日登高远望,茫茫天涯,又要到哪里去辩认郎的踪影呢?“何处认”与上“伤高怀远”相呼应。
过片上承伤高怀远之意,续写登楼所见。“双鸳池沼水溶溶,南北小桡通。”说不远处有座宽广的池塘,池水溶溶,鸳鸯成双成对地在池中戏水,小船来往于池塘南北两岸。这两句看似闲笔,但“双鸳”二字既点出对往昔欢聚时爱情生活的联想又见出今日触景伤怀、自怜孤寂之情。说“南北小桡通”,则往日莲塘相约、彼此往来的情事也约略可想。
下片三 、四、五句写时间已经逐渐推移到黄昏,女主人公的目光也由远而近,收归到自己所住的楼阁。
只见梯子横斜着,整个楼阁被黄昏的暮色所笼罩,一弯斜月低照着帘子和窗棂。这虽是景语,却隐隐传出一种孤寂感。“又还是”三字,暗示这斜月照映画阁帘栊的景象犹是往日与情人相约黄昏后时的美好景象,如今景象依旧,而自从与对方离别后,孑然孤处,已经无数次领略过斜月空照楼阁的凄清况味了。这三个字,有追怀,有伤感,使女主人公由伤高怀远转入对自身命运的沉思默想。
结拍三句化用李贺《南园》诗中“可怜日暮嫣香落,嫁与东风不用媒”之句,说怀着深深的怨恨,细细地想想自己的身世,甚至还不如嫣香飘零的桃花杏花,她们在自己青春快要凋谢的时候还懂得嫁给东风,有所归宿 ,自己却只能在形影相吊中消尽青春 。说“桃杏犹解”,言外之意是怨嗟自己未能抓住“嫁东风 ”的时机 ,以致无所归宿。而从深一层看,这是由于无法掌握自己命运而造成的,从中显出“沉恨细思”四个字的分量。这几句重笔收束,与一开头的重笔抒慨铢两相称。
词中“不如桃杏,犹解嫁东风”句,使作者获得了“桃杏嫁东风”的雅号。张先的许多艳词都是感情浅薄的,而此词却情真意切,无论在思想方面还是在艺术方面都值得永远为人称道。

一丛花(宋·晁端礼)  显示自动注释

谪仙海上驾鲸鱼。谈笑下蓬壶。神寒骨重真男子,是我家、千里龙驹。

经纶器业,文章光焰,流辈更谁如。

渊明元与世情疏。松菊爱吾庐。他年定契非熊卜,也未应、鹤发樵渔。

手栽露桃,亲移云杏,真是种星榆。


一丛花 其一 谢济倅宗室令郯送酒(宋·晁补之)  显示自动注释

王孙眉宇凤凰雏。天与世情疏。扬州坐上琼花底,佩锦囊、曾忆奚奴。

金盏醉挥,满身花影,红袖竞来扶。

十年一梦访林居。离缺重踯躇。应怜肺病临邛客,寄洞庭、春色双壶。

天气未佳,梅花正好,曾醉燕堂无。


一丛花 其二 十二叔节推以无咎生日于此声中为辞,依韵和答(宋·晁补之)  显示自动注释

碧山无意解银鱼。花底且携壶。华颠又喜熊罴且,笑骐骥,老反为驹。

文史渐抛,功名更懒,随处见真如。

高情敢并汉庭疏。长揖去田庐。囊无上赐金堪散,也未妨、山猎溪渔。

廉颇纵强,莫随年少,白马向黄榆。


一丛花 其三 再呈十二叔(宋·晁补之)  显示自动注释

飞凫仙令气如虹。脱屐向尘笼。凌烟画像云台议,似眼前、百草春风。

盏里圣贤,壶中天地,高兴更谁同。

应怀得隽大明宫。无事老冯公。玉山且向花间倒,任从笑、老入花丛。

三径步馀,一枝眠稳,心事付千钟。


一丛花(宋·晁补之)  显示自动注释

东君密意在花心。飞雪戏妆林。多情定怪春来晚,故穿花、千点深深。

烟柳上轻,风丝漫袅,楼阁晚还阴。

雕梁双燕悄来音。帘幕镇沈沈。西城未有花堪采,醉狂兴、冷落难禁。

应约万红,商量细细,留向未开寻。


一丛花(宋·杨无咎)  显示自动注释

娟娟□月可庭方。窗户进新凉。美人为我歌新曲,翻声调、韵超出宫商。

犀箸细敲,花瓷清响,馀韵绕红梁。风流难似我清狂。

随处占烟光。怜君语带京华样,纵娇软、不似吴邦。

拚了醉眠,不须重唱,真个已无肠。


一丛花 括杜工部饮中八仙歌(宋·林正大)  显示自动注释

知章骑马似乘船。落井眼花圆。汝阳三斗朝天去,左丞相、鲸吸长川。

潇洒宗之,皎如玉树,举盏望青天。

长斋苏晋爱逃禅,李白富诗篇。三杯草圣传张旭,更焦遂、五斗惊筵。

一笑相逢,衔杯乐圣,同是饮中仙。


一丛花(宋·秦观)  显示自动注释

年时今夜见师师,双颊酒红滋。疏帘半卷微灯外,露华上、烟袅凉飔。

簪髻乱抛,偎人不起,弹泪唱新词。

佳期。谁料久参差。愁绪暗萦丝想应妙舞清歌罢,又还对、秋色嗟咨。

惟有画楼,当时明月,两处照相思。


一丛花(宋·程垓)  显示自动注释

伤春时候一凭阑。何况别离难。东风只解催人去,也不道、莺老花残。

青笺未约,红绡忍泪,无计锁征鞍。

宝钗瑶钿一时闲。此恨苦天悭。如今直恁抛人去,也不念、人瘦衣宽。

归来忍见,重楼淡月,依旧五更寒。


一丛花 初春病起(宋·苏轼)  显示自动注释

今年春浅腊侵年。冰雪破春妍。东风有信无人见,露微意、柳际花边。

寒夜纵长,孤衾易暖,钟鼓渐清圆。

朝来初日半衔山。楼阁淡疏烟。游人便作寻芳计,小桃杏、应已争先。

衰病少悰。疏慵自放,惟爱日高眠。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此词抓住“初春”和病愈初起这一特殊情景和特有的心理感受,描写词人初春病愈后既喜悦又疏慵的心绪。
“今年春浅腊侵年,冰雪破春妍”三句,写春寒犹重,而用腊侵、雪破表述,起笔便呈新奇。“东风”二句进一步刻画“ 今年春浅 ”的特色--不光春来得迟,而且即使“有信”也“无人见 ”,春天只在“柳际花边”露了此“微意 ”。这既表现了今年初春的异常 ,同时也暗中透露了词人特有的乍觉乍喜的心情。
此处“微意”和“柳际花边”启人联想 ,含蕴深细,极见个性。接下去“寒夜”三句,直抒感受和喜悦心情:初春时节,纵然夜寒且长,但已是大地春回,“孤衾易暧”了 ,就连那报时钟鼓,也觉其音韵“清圆”悦耳。至此,初春乍觉而兴奋之情,极有层次、极细腻地刻画了出来。
下片前二句写初春晨景,仍贴合着“病起”的特殊景况,只写楼阁中所见所感 ,“初日半衔山,楼阁淡疏烟 。”景象虽不阔大 ,但色调明丽,充满生机,清新可喜。这既是初春晨景的真实描绘,又符合作者独特的环境和心理感受。以下二句又由眼前景而说到游人郊苑寻芳,进而联想到“小桃杏应已争先”。“争先”即先于其他花卉而开放,此处只说推想,未有实见,还是紧扣“初春病起”的独特情景落笔,写得生动活泼,意趣盎然。这四句与上片前四句在写法上有所不同,上片前四句叙事兼写景,景是出以虚笔;下片四句写景兼叙事,景则有实有虚。这样不但避免了重复呆板,同时也符合词人病起遣兴的逻辑。上片写日出之前初醒时的感受和心情,故多臆想之辞,病起逢春,自然兴奋愉悦;下片写日出之后,见到明丽的晨景 ,故以实笔描画 ,这既合乎情理,又为下文蓄势。词人由眼前景,自然会联想到寻芳之趣,联想到楼阁之外明媚春光之喜人,因而理应也“作寻芳计”。
最后三句“衰病少悰,疏慵自放,惟爱日高眠 ”,陡然逆转,与前景前情大异其趣。这曲折的波澜,实际上却仍是紧扣“病起”二字。因为尽管春回大地,而病体方起,毕竟少欢乐之趣。“疏慵”对“少悰”,“爱眠”应“衰病”,“日高眠”合“寻芳计 ”,这样上文逢春情绪到此处一跌。这种心理上的变化,正是“病起”者特有的,对此,此词表现得刻细腻,真切动人。
这首词在极普通、极寻常的生活感受中,写出了作者的个性 、襟怀和心绪,堪称随境兴怀 、因题而著、景无不真、情无不诚的佳作。

一丛花(宋·袁去华)  显示自动注释

东风吹恨著眉心。金约瘦难任。西窗剪烛浑如梦,最愁处、南陌分襟。

香歇绣囊,尘生罗幌,憔悴到如今。

小花幽院夜沈沈。凉月转槐阴。拂墙树动开朱户,又赢得、愁与更深。

青翼不来,征鸿难倩,流怨入瑶琴。


一丛花 杏花(宋·赵长卿)  显示自动注释

柳莺啼晓梦初惊。香雾入帘清。胭脂淡注宫妆雅,似文君、犹带春酲。

芳心婉娩,媚容绰约,桃李总消声。

相如春思正萦萦。无奈惜花情。曲栏小槛幽深处,与殷勤、遮护娉婷。

姚黄魏紫,十分颜色,终不似轻盈。


一丛花 暮春送别(宋·赵长卿)  显示自动注释

阶前春草乱愁芽。尘暗绿窗纱。钗盟镜约知何限,最断肠、湓浦琵琶。

南渚送船,西城折柳,遗恨在天涯。

夜来魂梦到侬家。一笑脸如霞。莺啼燕恨西窗下,问何事、潘鬓先华。

钟动五更,魂归千里,残角怨梅花。


一丛花 和张子野(宋·赵长卿)  显示自动注释

当歌临酒恨难穷。酒不似愁浓。风帆正起归与兴,岸东西、芳草茸茸。

楚梦乍回,吴音初听,谁念我孤踪。

藏春小院暖融融。眼色与心通。乌云有意重梳掠,便安排、金屋房栊。

云雨厚因,鸳鸯宿债,作个好家风。


一丛花 其一(宋·陆游)  显示自动注释

尊前凝伫漫魂迷。犹恨负幽期。从来不惯伤春泪,为伊后、滴满罗衣。

那堪更是,吹箫池馆,青子绿阴时。

回廊帘影昼参差。偏共睡相宜。朝云梦断知何处,倩双燕、说与相思。

从今判了,十分憔悴,图要个人知。


一丛花 其二(宋·陆游)  显示自动注释

仙姝天上自无双。玉面翠蛾长。黄庭读罢心如水,闭朱户、愁近丝簧。

窗明几净,闲临唐帖,深炷宝奁香。

人间无药驻流光。风雨又催凉。相逢共话清都旧,叹尘劫、生死茫茫。

何如伴我,绿蓑青箬,秋晚钓潇湘。


一丛花 溪堂玩月作(宋·陈亮)  显示自动注释

冰轮斜辗镜天长。江练隐寒光。危阑醉倚人如画,隔烟村、何处鸣桹。

乌鹊倦栖,鱼龙惊起,星斗挂垂杨。

芦花千顷水微茫。秋色满江乡。楼台恍似游仙梦,又疑是、洛浦潇湘。

风露浩然,山河影转,今古照凄凉。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这首词是一首玩赏风景作品,但由于融进了感叹国家兴亡的内容,从而使它的认识意义和审美意义骤然加重。全词景象大开大变,但由于描写有序、布局有致,又有“玩月”二字贯穿其间,加上词作者丰富的思想感情提纲挈领,所以,全词结构仍显得很严谨。
全词共分三部分。上片起首两句为第一部分,先总写月照澄江、水映长空的雄伟景观。上句由月而及江,下句由江而及月,勾勒出一幅月光水色交相辉映的壮丽图景。“冰轮”,指月。“斜辗”,即斜照。但何以必用“辗”字而不用“照”字?盖“辗”字有转动的意思,用在这里,不仅与“冰轮”搭衬得当,而且,还给人以运动感,仿佛看到了倒映在江水中的皓皓月轮,正随着江水的流动而缓缓移动。“镜天长”,极言波明如镜,把整个长空都映现出来 。“江练”从谢朓《晚登三山还望京邑》诗“澄江静如练”句而来,谓江水清澈见底,宛如一条长长的白色绸带。“隐寒光”,则谓月光和水色浑然一体 。“ 隐”字可谓一字传神,写出了月光无声地射照江水的韵致。而“寒”字,既与上句的“ 冰轮 ”相绾合,又暗伏下片的“秋色”。这两句的江月传神写照,境界阔大,景象宛然。从“危阑”句到下片的“又疑是”句是第二部分,写秋月照耀下的江乡景色 。“危阑”句承上启下,顺笔交代一下“溪堂玩月”的感受,词人完全陶醉在这画图般的景色之中了。“危阑”,即高楼上的栏杆,照应了题面中的“溪堂”二字,说明“玩月”的所在是临江的楼台。“醉倚”,写出了作者凭栏玩月赏景的情态,但“醉”字不一定是“酒醉”的“醉”,而是“陶醉 ”的“醉”,著此一字就把词人彼时的心态也写出来了。词人自我形象的出现,不仅丰富了这幅秋江月夜图的内容,也使它显得更有情趣。接下来“隔烟村”数句,便从不同的角度、不同的侧面对“人如画”的“画”作了具体的描绘 。“隔烟村”句从听觉的角度写渔舟夜归。“鸣木桹”也作“鸣榔”,渔人捕鱼时用长木板敲打船舷,发出桹桹的声音 ,使鱼惊而入网,故云。但词人只是凭栏所闻,而且又因隔着烟霭迷蒙的江村,不辨渔舟从何而来,归向何处,故云“何处鸣桹”。“乌鹊”三句从视觉的角度着墨,写了三种事物的三种表现:乌鹊倦于栖息,鱼龙(复词偏义,实际就是指鱼)惊而跃起,只有北斗星默默地挂在垂杨梢头。至于乌鹊何以“倦栖 ”,鱼龙又何以“惊起”,是因为月光明亮,还是因为渔舟鸣桹,词人没说,也不必说,何况“倦”、“惊”云云,本来就包含着想象的成分,带上了词人的主观感觉。这三句虽然都从局部着墨,但布局得宜,很有层次,而且静中有动,使这幅“画”显得更有生意。
过片继续写景 。换头两句又从整体上勾勒一笔,为上片所写之景描绘出一个更为广阔的背景,使整个画面显得更加瑰伟壮丽:芦花千顷,江水迷茫,渺无天际的秋色笼罩着整个江乡。芦花是江乡秋色中最富代表性的景物之一,写芦花便突出了江乡的特点。而云“ 千顷”,则极言辽阔无垠,并非确指。至于“水微茫 ”,这一则是月光水色交相辉映,二则也因为芦花纷纷扬扬,所以远远看去,便有了朦朦胧胧的感觉。
下片“楼台”两句与上片“危阑 ”句遥相呼应,把镜头拉到自己的身边来 ,进一步抒写凭栏“玩月”的感受。词人伫立江楼,看到秋江月夜下的清丽景象,恍若梦游仙境 ,又仿佛置身于洛水之滨,湘水之畔。洛水(在今河南省),相传是女神宓妃出没的地方,张衡《思玄赋》曾有“载太华之女兮,召洛浦之宓妃”的诗句 ,后来曹植还专门写过一篇《洛神赋》,描写了一个人神恋爱的故事。潇湘,这里指湘水(在今湖南省),屈原《九歌》中的《湘君》篇和《湘夫人》篇 ,都和湘水有关 ,写的是湘水之神的恋歌。这里“洛浦潇湘”合而用之,不仅突出了江乡之美,给词人描绘的这幅秋江月夜图涂上了一层神奇色彩,同时也强化了词人的览物之情,流露出词人对江乡的热爱之忱。
结拍三句为第三部分,景象陡然一变,情调转入悲凉,寄寓了词人的国家兴亡之感 。“风露”句极写寒气浓重,浩然莫御。“山河”句和篇首“冰轮斜辗”遥相呼应 ,显示出时间的推移 、景象的变化和词人“溪堂玩月”之久 。但既云“山河影转”,境界就更为开阔,整个空间都在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化着,而不仅仅局限于“溪堂 ”和“江乡”,它分明织进了词人的想象。这两句全为结拍一句蓄势 。“今古”句是全词的结穴所在,也是作者“溪堂玩月”的最后感触所在。从古到今,明月无殊,普照人间。但词人何以会有“今古照凄凉”之感呢?这种感受首先是从严酷的现实而来。半壁江山落于金人之手,而偏安一隅的南宋小朝廷不仅不思恢复,还对主张和坚持抗金的人进行压制迫害,使他们“报国欲死无战场”(陆游《陇头水》)。词人自己的抗金方略,不但未被采纳、不被理解,反遭陷害。现在,词人登上江楼,看到雄伟壮丽的秋江月夜景色,自然要引起他的无限感慨。词人还想到了“ 古”,想到了历史上曾经出现过的南北分裂局面,故云“今古照凄凉”。“山河影转”句已自隐寓着江山易主之感,最后再以“今古”句一结,就和盘托出了作者感时伤景的悲凉情怀,使全词意韵和格调为之一变,带上一层浓重的悲古伤今、感叹兴亡的色彩。这样就使词从词人赏玩风景的情事范围开拓出去,具有了更多的内容,提高了词的境界,丰富了词的内涵。总观结拍三句,气象恢宏,意境雄浑,声情悲壮,含义深远。
陈亮所作的词的风格并非单一,于豪迈奔放之外还有幽雅秀丽的一面,而这首词则又另具风韵,远非豪迈奔放和幽雅秀丽所能概括 。这首词的内容如题,通篇描绘秋江月夜的瑰丽景象,只在词的结尾处才透露出作者感时伤怀的悲凉情怀。

一丛花 次韵斯远(宋·韩淲)  显示自动注释

翻空雪浪送飞花。春晓媚霜华。风回点点迷人处,峭寒轻、诗思殊佳。

双燕未来,断鸿何在,微雨又天涯。

绮窗明暗是谁家。雕槛馥兰芽。画檐帘幕黄昏后,试倾杯、笑语喧哗。

聚散人生,吾侪老矣,醉墨任横斜。


一丛花令/一丛花(宋·李从周)  显示自动注释

梨花随月过中庭。月色冷如银。金闺平帖阳台路,恨酥雨、不扫行云。

妆褪臂闲,髻慵簪卸,盟海浪花沈。

洞箫清吹最关情。腔拍懒温寻。知音一去教谁听,再拈起、指法都生。

天阔雁稀,帘空莺悄,相傍又春深。


一丛花 游朱氏园亭(明末清初·尤侗)  显示自动注释

江村踏踏半平沙。木槿缚篱笆。谁引刘郎来洞口,隔墙见、人面桃花。

数曲栏杆,几条书画,也算小山家

主人白发话烟霞。虚阁倚风斜。池边指点平安竹,谷雨近、芍药抽芽。

新出笋尖,旧藏桂子,撮合点新茶。


一丛花 题西宁长春寺(明末清初·屈大均)  显示自动注释

弯头锦石似天屏。斜对寺门青。人家尽在芙蓉瓣,恨苍翠、沾湿窗棂。

花半未名,禽多有姓,镇日共松亭。

天然生就白云城。万嶂绕空冥。春归此地无人见,尽花气、薰煞仙灵。

香雨渐消,频生皓月,缓步过前汀。


一丛花 烛花(明末清初·屈大均)  显示自动注释

初如金粟一丝悬。渐似玉芝鲜。风吹忽变芙蓉朵,喜心小,不作青烟。

春色泥人,殷勤并蒂,膏火莫相煎。

难明不必恨秋天。自有夜光妍。泪珠滴滴成红豆,欲穿起、寄与婵娟。

山路远长,因君报喜,泣尽复嫣然。


一丛花 再饮唐济武寓中(明末清初·曹溶)  显示自动注释

蕊珠簪笔旧名都,深意托征途。移床直据芙蓉顶,敕银鹿、休扰松鼯。

埋雪小亭,团圞琴趣,此乐世间无。

闲来说饼胜新酥,红友映冰壶。排忧劝我须沉醉,听城上、三度啼乌。

无分珥貂,嵇公懒也,归倩好山扶。


一丛花 三饮济武寓中(明末清初·曹溶)  显示自动注释

午阴招去踏芳堤,记得宋时溪。层冰舞作蛟龙势,恨难上、千仞霞梯。

深坐解愁,金缸乍烬,春在画帘西。

红牙拍遍正如泥,蕉叶又编题。山光钲鼓沉埋后,有狂客、方许幽栖。

还怕分襟,多将松竹,付与杜鹃啼。


一丛花 湘南见池上梅花作二首 其一(明·顾璘)
  押先韵  显示自动注释

东风花发小池边。移种是何年。江南旧日看花处,更回首、多少山川。

聊折一枝,瓦瓶斜插,惆怅早春天。


一丛花 湘南见池上梅花作二首 其二(明·顾璘)  显示自动注释

凌波何处见铢衣。池畔月明时。春风莫作颠狂态,好堪耐、璚雪葳蕤。

楼上笛残,陇头书远,人在楚云西。


一丛花 望远(清·丁澎)  显示自动注释

长干滩下木兰桡。郎去路迢遥。长年只趁东风急。

偏石尤、不打春潮。乌帽乡人,白头艇子,多少是归舠。

桥边青柳路傍桃,全不管魂消。金钗卜尽归将未,料无过、后日明朝。

已是初更,灯花难信,未必便今宵。


一丛花 并蒂莲(清·严绳孙)  显示自动注释

画桡昨夜过横塘。两两见红妆。丝牵心苦浑閒事,甚亭亭、别是难忘。

澹月层城,影娥池馆,生小怕凄凉。

而今稽首祝空王。便落也双双。露寒烟远知何处,妥红衣、忽认馀香。

那夜帘栊,双纹绣帖,有尔伴鸳鸯。


一丛花(清·吴绡)
  押尤韵  显示自动注释

天空露爽火西流。篱下一丛秋。翠绡香澹黄花早,听络帏啾啾。

陇水悲凉,衡鸿凄侧,种种助人忧。风清月冷旅窗幽。

何处弄箜篌。如思似怨声忉怛,却难怪、宋玉多愁。

肠断王孙,魂消蝶梦,百憾在心头。


一丛花 又一体(清·吴绡)  显示自动注释

画梁春昼燕来时。桃李一枝枝。愁肠似柳千丝乱,只几日、瘦了腰肢。

午梦乍回,湘帘不卷,一晌是谁知。

兰膏红豆记相思。拈著皱双眉。鹊声报尽都无准,妒粉蝶、对舞迟迟。

鸾镜尘生,鸳衾香冷,红泪滴燕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