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从下表选择或输入词牌名: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  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引自archive.org)

千年调词谱
千年调 曹组词名《相思会》,因词有“刚作千年调”句,辛弃疾改名《千年调》。

千年调 双调七十五字,前后段各九句、四仄韵 辛弃疾

  卮酒向人时 和气先倾倒 最要然然可可 万事称好 滑稽坐上 更对鸱彝笑 寒与热 总随人 
  中中仄平平中仄中平仄中仄平平中仄仄中中仄中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中中仄仄中平

甘国老 
中仄仄

  少年使酒 出口人嫌拗 此个和合道理 近日方晓 学人言语 未会十分巧 看他们 得人怜 
  中平仄仄中仄中平仄仄仄平中仄仄仄仄平仄中平中仄仄仄中平仄中中中仄平平

秦吉了 
中仄仄


按辛词有二首,其源似出于曹词,但曹词句读参差,又添衬字,故以辛词为谱。 辛词别首前段起句“左手把青霓”,“左”字仄声。第二句“右手挟明月”,“右”字、“挟”字俱仄声。第三句“吾使丰隆前导”,“右”字、“前”字俱平声。第四句“叫开阊阖”,“开”字平声。第八句“万斛泉”,“斛”字仄声。后段第三句“帝饮予觞甚乐”,“觞”字平声。第七句“余马怀”,“余”字平声。结句“下恍惚”,“下”字仄声。谱内可平可仄据此,馀参曹词。 《词律》论前段第四句“事”字不可平,观曹词亦用“见”字;论第八句“随”字不可仄,辛词别首“斛”字以入作平,曹词亦用“劳”字;至论“合”字平声,按《中原雅音》,“合”音“呵”,《中原音韵》歌戈部,入声作平声有“合”字,此亦金元曲谱所用北言之音,不可以律宋词,故参辛词别首及曹词作谱。

又一体 双调七十七字,前后段各九句、四仄韵 曹组

  人无百年人 刚作千年调 待把门关铁铸 鬼见失笑 多愁早老 惹尽閒烦恼 我惺也 枉劳心 
  平平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

漫计较 
仄仄仄

  粗衣淡饭 赢取暖和饱 住个宅儿 只要不大不小 常教洁净 不种閒花草 据见在 乐平生 
  平平仄仄平仄仄平仄仄仄仄平仄仄仄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

便是神仙了 
仄仄平平仄


此见《乐府雅词》,即辛词之所从出也。惟后段第三句四字,第四句六字,与辛词异。结句五字,又多两衬字。
历代作品
曹组 (1首)
辛弃疾 (2首)
王义山 (1首)
长筌子 (2首)
丁澎 (1首)
沈曾植 (1首)
陆求可 (1首)
当代
添雪斋 (1首)
陈永正 (1首)
相思会/千年调(宋·曹组)  显示自动注释

人无百年人,刚作千年调。待把门关铁铸,鬼见失笑。

多愁早老。惹尽闲烦恼。我醒也,枉劳心,谩计较。

粗衣淡饭,赢取暖和饱。住个宅儿,只要不大不小。

常教洁净,不种闲花草。据见定、乐平生,便是神仙了。


千年调 开山径得石壁,事出望外,意天之所赐邪,喜而赋之(宋·辛弃疾)  显示自动注释

左手把青霓,右手挟明月。吾使丰隆前导,叫开阊阖。

周游上下,径入寥天一。览县圃,万斛泉,千丈石。

钧天广乐,燕我瑶之席。帝饮予觞甚乐,赐汝苍璧。

嶙峋突兀,正在一丘壑。余马怀,仆夫悲,下恍惚。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这首词问世时,已值作者辛弃疾闲居瓢泉,时间大约在宋庆元六年(1200 年)之后,这时作者壮志难酬,怀才不遇,心灰意冷,长时间闲居家中,年过六旬,体力不济,所以,逃避现实,过隐居生活的消极思想应运而出,并逐步加以发展,这种思想感情其实在他以前的几首词中已有表现。如他曾叹息 :“功名妙手,壮也不如人;今老矣,尚何堪?堪钓前溪月。”(《蓦山溪》)他羡慕那“终全至乐 ”的“醉眠陶令”(《沁园春 》),对于“无穷身外事”要来个“一醉都休 ”(《满庭芳·和章泉赵昌父 》)。可是这首《千年调》却充满积极浪漫主义精神,这在那个时期的词中是很特别的。
小序“意天之所赐邪,喜而赋 ”,表明了写作的原因和心情。作者自以为得了天赐石壁,精神为之一振,又看到所得的苍壁“势欲摩空”、“有心雄泰华”,他似乎由此得了天命,奋发向上,不断进取的思想又在胸中激荡,追求理想的精神鼓舞他在幻想的世界里纵横驰骋。在这样的心境下,这首词应运而生。
全词抒发词人超逸不凡的胸怀,反映他爱国怀乡精忠报国的思想,表现他怀才不遇的苦闷心情。上阕写登天与周游。词人展开想象的翅膀,乘着神马飞入太空 。“左手把青霓,右手挟明月”,起句很有气势,一开始就把读者带入了天马行空、纵横驰骋的神奇壮丽景象之中。接下去,化用屈原《离骚》中的诗句描绘进入天宫的情景。“叫开阊阖”一句由《离骚》“吾令帝阍开关兮,倚阊阖而望予”凝缩而来。屈原为了上下求索,曾想象飞上天空,到达天门,但当他命令守门的帝阍打开天门时却吃了闭门羹。辛弃疾在这一点上似乎比屈原幸运得多 ,他是禀承着天恩登天的,天神自然不会挡驾,他的开路先锋雷师很顺利地叫开了天门,让他进入天国。“吾使丰隆前导”脱胎于《离骚》“吾令丰隆乘云兮”。原句是描写屈原上天碰壁后准备到下界“求女”出发时的情景的,事在“令帝阍开关”而被拒之门外之后,词人在这里重新组合,把两件事融为一体了 。“周游上下,径入寥天一。览玄圃,万斛泉,千丈石。”“入于寥天一”是《庄子·大宗师》篇中语。这四句描写遨游天宇的情景。词人在天国里上下周游,直到太虚之境,在那里饱览了天上的奇景珍物,游历了神奇迷离的仙山悬圃,观赏了水源滔滔的涌泉和直立千丈的仙石。
下阕写受赐与怀乡 。“钧天广乐 ,燕我瑶之席。帝饮予觞甚乐,赐汝苍壁 。”这四句写天帝对词人的恩赐。这里化用《史记·赵世家》中赵简子梦游天国的典故。赵简子曾有病,五日不省人事,扁鹊对赵的家臣说,昔日秦穆公也曾这样过,三天后一定会醒过来。又过了两天半果然醒来,醒后对家臣说:我到了天帝那里,玩得很快乐,我和众神在中天游玩,欣赏了天上的仙乐和仙舞,天帝很高兴,还赐我两个竹篮子。辛弃疾把这个典故借用过来,描写自己想象中受天帝款待、赏赐的情景 :天帝以隆重的仪式迎接他,在瑶池设下宴席 ,众多乐工奏起仙乐 ,天帝亲自斟酒,还高兴地说:“我要将苍壁赐予你。”这是至高无上的恩遇,只有当年将成霸业的秦穆公和将要拜为正卿的赵简子才得到过。辛用此典,可见胸襟之博大与自命不凡。天帝赐赵简子两个篮子,日后果然得到了应验,赵简子接连攻下二国,扩大了奉邑,成为晋国的实权派。辛弃疾把苍壁看作“天之所赐”与当年赵简子的受天幸相比,表现出他立功报国的勃大雄心和凌云壮志。
“嶙峋突兀,正在一丘壑 。”这两句描写苍壁的形象和位置。这苍壁形体虽小,但气势雄伟。作者在《临江仙》中说:“莫笑吾家苍壁小,棱层势欲摩空。”“一丘一壑”本指隐者的住处,这里指作者瓢泉宅第亭园的一部分,也代指他的居所。这样一块苍壁座落在一丘一壑之间是很有象征意义的。作者这样写,大概是在表明他虽然身在一丘一壑之间,却志在千里之外 ,“位卑未敢忘忧国”也许作者正是这样来领会天赐苍壁的用意的。
词的最后三句借用《离骚》中的“忽临睨夫旧乡;仆夫悲余马怀兮,蜷局顾而不行 ”,抒发怀念故土的感情。词人虽然在天宫受到盛情接待,过着美好生活,但他仍然深情地眷恋着祖国和家乡,致使他的随从和马都悲伤起来,于是辞别天宫,恍恍惚惚地回返尘寰。这里也反映出词人当时思想的矛盾,他虽然羡慕那醉眠的陶令,却又不甘心去过那种完全超然世外的桃源生活。苍壁的出现触动了他的积极用世思想,赋苍壁寄托着远大的抱负。
这首词最大的艺术特点就是五彩缤纷的联想和光怪陆离的幻觉。古代浪漫主义诗人屈原在主客观矛盾得不到解决时,常常在诗歌中以幻想的方式求得精神的寄托和解脱 。辛弃疾继承了屈原的浪漫主义传统,在这首词中,通过想象,创造出神奇瑰丽的形象和理想的神仙世界 。他在那里得到无限广阔的自由天地,受到礼遇和赏赐,与现实生活中的英雄无用武之地形成鲜明对照。这首词不仅表现手法象屈原的《离骚》,而且多处融进了《离骚》的句意,因此它在思想和艺术方面都同《离骚》有许多共同点。
但是,作者并没有机械地模仿《离骚》。所用《离骚》的诗句都经过了加工改造和融会创新。借用的诗句涉及到《离骚》的许多情节,屈原求见天帝被拒之门外,下界求女又遭到拒绝,后来终于听了巫咸、灵氛的劝告去“周流观乎上下 ”,但终因“仆夫悲,余马怀”而告终。这些情节到了辛弃疾笔下,得到有机地重新组合,内容上赋予它以新的涵义,并与赵简子受天幸的典故自然地融合为一,创造出另一番神游天外的意境,使之适合表达他的思想感情的需要。

千年调 蔗庵小阁名曰卮言,作此词以嘲之(宋·辛弃疾)  显示自动注释

卮酒向人时,和气先倾倒。最要然然可可,万事称好。

滑稽坐上,更对鸱夷笑。寒与热,总随人,甘国老

少年使酒,出口人嫌拗。此个和合道理,近日方晓。

学人言语,未会十分巧。看他们,得人怜,秦吉了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宋孝宗淳熙十二年(1185 ),辛弃疾经历了他人生中的第一次被罢官的痛苦生活,这一年,他被免职后居住在江西上饶,这首词就是作者在这一时期写作的。由于他的好友郑汝谐(字舜举)的居所有一个小阁楼名叫“卮言 ”,由此,作者产生了写这首词的想法。
在词史上 ,这首词无论从内容还是艺术上来看,都是一首不可多得的佳作。在此之前,词这种文学体裁大都不出抒情言志的范围,很少有作者用幽默、讽刺的笔调,来揭露、抨击丑恶的社会现象的。辛弃疾的这首词,用三种盛酒的器具、一种药材与鸟,形象、幽默而又辛辣地揭露、讽刺了当时朝廷中那些随人俯仰、趋炎附势、不以国事为重的官僚们的丑态。在南宋朝廷苟且偷安的气氛下,辛弃疾从自己亲身经历中,深深感受到,在当时的官场与社会上 ,正直与阿谀、真诚与虚伪、有为与无能的斗争中,往往是那些唯上命是从,唯潮流是顺之徒,极尽阿谀逢迎、虚与委蛇之能事,反而攫取得一己之私利,欣然自得,了无愧色;正直、真诚,有为之士,却往往因坚持理想、节操,而受到排挤、打击。因此,他见友人第宅中有阁名“卮言”,便借题发挥,写成这篇绝妙文字。
“卮言”,出自《庄子·寓言 》:“卮言日出,和以天倪 。”卮是古时盛酒的器皿。陆德明释文(引王叔之 ):“卮器满则倾,空则仰,随物而变,非执一守故者也。施之于言,而随人从变,已无常主者也。”
词即借卮这一形象,来比喻那些没有固定信仰和主见,而俯仰随人、应声附和的人。接着以“然然可可,万事称好”补明前面的描写,一个笑容可掬,随着权势者的话语,点头哈腰,连称:“是、是,对、对,好、好”的可笑可憎的形象跃然纸上 。“滑稽坐上,更对鸱夷笑。”“滑稽”和“鸱夷 ”是两种酒器。“滑稽”,为流酒器,能转注吐酒,终日不已。“鸱夷”,一种皮制的酒袋,容量大,可随意伸缩、卷折。它们成天在酒席上忙乎不停,倒完酒又灌满,灌满又倒完,圆转灵活。这使人自然地联想起那些善于应酬,花言巧语之徒 。“滑稽坐上”,即“坐(同座 )上滑稽”,“更对鸱夷笑 ”,一个“笑”字,将物写活了,把那些如“滑稽”一般圆通自如而得意洋洋的小人的丑态,勾画了出来。“寒与热,总随人,甘国老。”仍然是以物喻人。“甘国老”,即中药甘草,其味甘平,能够调和众药,医治寒、热引起的多种疾病,故有“国老”之名。词人正是以此讽刺那些不讲是非原则,专和稀泥,欺世盗名的乡愿。
换头忽插入词人自己,与上阕描述的丑类形成鲜明的对比。“少年使酒”,乃是一种愤激之语,无非是说自己年少气盛,借酒骂驾,不会察言观色,总是直来直去,不懂逢迎拍马,所以不讨人喜欢 。“此个和合道理 ,近日方晓 。”这是词人在说反话,意思说,如今我才懂这个做人要随和合俗的道理,也想来学习这一套了 ,但毕竟又不是此中人 ,故而“未会十分巧 ”,始终学不到家。什么人才学得会呢?只有那些像学舌鸟一样专在附和权要上下功夫的人,才能精通此道呢。“看他们,得人怜,秦吉了!”“秦吉了”,一种能学人言语的鸟,又名鹩哥、八哥。此正是词人用以痛骂鹦鹉学舌小人的又一比喻。
这首词最大的艺术特点,就是选取某些特征相似的事物,来尽情描绘,多方比喻,辛辣讽刺,鞭挞世俗,达到了畅快淋漓的境地。词人于讽刺中又表现自己的节操和态度,故它不仅仅止于讽刺,自己的形象也显露了出来,起到了对比作用。这首词由于比喻生动、贴切,不仅增加了词的含蓄性,给人更多的联想,而且也增强了词的形象性与幽默性,于幽默、嘲讽之中,透露出作者的愤激之情与鄙夷之色。

千年调 游葛岭归有感(宋末元初·王义山)  显示自动注释

胜地独湖山,满堂贮风月。歌舞太平气象,雪回云遏。

红鞋朱帽,隔岸唤船,芙蓉万叠。人稀到,这清绝。因思旧事,庄敞平泉宅。

莫与他人树石,对儿孙说。难全晚节,不如一丘壑。

住茅屋三间,任穷达。


神仙会(元·长筌子)  显示自动注释

堪嗟世上人,个个蚕成茧。不肯回头,抵孔火坑贫恋。

千辛万苦,甘受无辞叹。置家计,虑妻男,恐不办。

一朝业满,看你如何免。眼光落地,别改一般头面。

披毛戴角,恁时难分辩。早下手,出迷津,应仙选。


神仙会(元·长筌子)  显示自动注释

韶华似激箭,暗把朱颜换。我今识破,浑若梦中惊散。

囚枷脱下,信任胡歌诞。尽人言,一乖慵,害风汉。

大开口笑,世欲无拘管,落落魄魄,信脚水山游玩。

天涯海角,自有清闲伴。细算来,这些儿,最长便。


千年调 遣兴(清·丁澎)  显示自动注释

问汝欲胡为,先生且休矣。坐上美人名酒,嗟咄何事。

五湖非窄,随处扁舟是。吾师乎,古之人,鸱夷子。

弊庐之侧,非隐兼非市。若道田园可恋,庸妄人耳。

有辞归去,且傍南山醉。吾友乎,古之人、陶徵士。


思仙会 中秋后三日天桥望月(清末民国初·沈曾植)  显示自动注释

团圞小时月。还向圆时缺。圆缺频番,谁道心情都别。

常娥不老,百面随行迹。淮山去,越山来,夜山碧。银桥不度,想像霓裳阕。

遥夜西风,揽得桂华盈襭。蟾蜍睥睨,谬向吴刚说。

休莫莫,莫休休,漏声彻。


千年调(晚行)(清·陆求可)  显示自动注释

终日恋迷途,见夕阳将下。便欲暂停行色,酒舍潇洒。

邮亭未到,难解金鞍,乱山丛里,共征夫、催瘦马。鞭梢四指,暝色生寒野。

几处萧寺寂寂,暮鼓将打。昏鸦古朩,此景真如画。

向溪畔人家,坐销良夜。


千年调 春夏之交的薤歌(当代·添雪斋)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乙未四月初四(2015-5-21)作

又梦旧时春,春冢在京洛。化碧苔文似篆,幂历街壑。

于斯宿愿,已共风沦铄。我醒处,夜正焚,花正灼。

旷年罪者,呵壁影如昨。挹取青醴一瓮,与尔同酌。

不思老矣,只酹少年魄。我醉处,夜无声,花落着。


千年调 北江晚望(当代·陈永正)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庚戌作

辍棹复悲歌,怅望青枫浦。欲使人愁何事,归已无路。

昏昏云水,唯有閒鸥舞。独无言,隐思君,澹容与。

神游天末,正见长鲸怒。胸底千年秽浊,一快须吐。

排空浪骇,尘世渺何许。骤惊回,意茫茫,终谁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