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牌: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
檐前铁词谱
檐前铁 调见《古今词话》。因词中有“檐前铁马戛叮当”句,故名。

檐前铁 双调七十一字,前段八句三仄韵,后段六句三仄韵 《古今词话》无名氏

  悄无人 宿雨厌厌 空庭乍歇 听檐前 铁马戛叮当 敲破梦魂残结 丁年事 天涯恨 又早在 
  仄平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仄

心头咽 
平平仄

  谁怜我 绮帘前 镇日鞋儿双跌 今番也 石人应下千行血 拟展青天 写作断肠文 难尽说 
  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仄


此见宋杨湜《古今词话》,无别首宋词可校。
历代作品
无名氏 (1首)
近现代
汪东 (1首)
檐前铁(宋·无名氏)  显示自动注释

悄无人,宿雨厌厌,空庭乍歇。听檐前铁马戛叮当,敲破梦魂残结。

丁年事,天涯恨,又早在心头咽。

谁怜我、绮帘前,镇日鞋儿双跌。今番也、石人应下千行血。

拟展青天,写作断肠文,难尽说。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这首无名氏词流行于北宋年间,以词句来看是一位妇女之作。词中表现女主人公为争取爱情,争取幸福不惜付出一切,然而结果却仍旧陷入痛苦凄惨的境地,无人怜念,终身难言。全词感情强烈,可说是她感天动地的呼声。
词的上片描绘的是一个凄凉孤寂的夜晚。“悄无人,宿雨厌厌,空庭乍歇”,三句。“厌厌”原指人的气息微弱,气息厌厌,这里又借指夜雨绵绵似断若续,同时将愁情怨景表现出来 ,明暗相合。”空庭”则无人,“乍歇”应有雨。孤寂之夜,夜雨绵绵,一个孤独愁惨的环境跃然纸上 。“听檐前铁马戛叮当,敲破梦魂残结”。“铁马”指以薄铁制成小片,串挂檐间之物,风起则叮叮有声。“铁马叮当”显示风吹得凄厉。“敲破”指惊醒残梦。但这里不用惊醒而用“敲破”更为生动,形象,一语双关,既有铁马叮当之声之景,又含人生梦境破天之意,使人物所处的环境,所有的感受都让人清楚地感觉到。环境是凄苦的,因此才会有下面对其不幸命运和痛苦之情的抒写。
“丁年事,天涯恨,又早在心头咽”三句 。“丁年”即一个人成年的时候。“天涯恨”化用温庭筠《梦江南》词中的“千万恨,恨极在天涯”之句,表示远离久别之恨。一个“恨”字又暗含女主人公不幸的往事,青春本是美好生活之时,却不幸被负心人抛弃,由此悔恨万千。“天涯恨”表明悔恨之深。“心头咽”则更有表现力,千恨,万恨,天涯恨,却难以告人,唯有自己咽下,痛苦之情不禁令人催泪而下。
词的下片更由上片而表达出难言的痛苦。“谁怜我,绮帘前,镇日鞋儿双跌”。“绮帘”即美丽的窗帘。“镇日”即整日。鞋儿双跌即跺脚哀叹怨恨之状。孤寂的夜晚无人关心,美丽的身姿无人理睬,此时只能可怜无助地在窗前捶胸顿足地哀叹了。痛苦的往事更让人的难以入眠 。“今番也,石人应下千行血”,此情此景即使是无知无情无怨无恨的石人也会为“我”的痛苦而泪血洒下。这句词语言之强列,感情的跌宕,悲恨之强烈难以言表。“拟展青天,写作断肠文,难尽说。”这番的感受只能以青天作纸,石人的千行泪血为墨,来写不尽的断肠文。这种夸张的比喻并不令人感到失真,反而更深刻地感受女主人公强烈的情感。词尾的夸张句式,更是表达了女主人强烈的呼声,感人肺腑,撕人心裂。
这首词情感至深,感情之强烈,真实,真挚溢于词句。这首充满不幸女子血泪史的作品震憾人的心灵,在此谁还会追究什么艺术手法呢?

檐前铁 古今词话载此调而佚作者姓名,余谓其能以质直之语,写沈咽之情,感而和之(清末近现代初·汪东)
  押屑韵  显示自动注释

冷风吹叶下空阶,萧萧未歇。动窗棂、泣网落𧑤丝,浑似乱愁萦结。

黄昏近,寒螀语,恨只助人悽咽。

无聊甚,数归期,又拾金钱重跌。缄情处,蜀红笺纸都成血。

荏苒秋冬,越越闷人时,谁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