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从下表选择或输入词牌名: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  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引自archive.org)

惜奴娇词谱
惜奴娇 元高拭词注“双调”。按《高丽史·乐志》,宋赐大晟乐内有《惜奴娇曲破》,择其雅者,亦为类列。

惜奴娇 双调七十一字,前段七句五仄韵,后段七句四仄韵、一叠韵 晁补之

  歌阕琼筵 暗失金貂侣 说衷肠 丁宁嘱付 棹举帆开 黯行色 秋将暮 欲去 待却回 高城已暮 
  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平仄仄

  渔火烟村 但触目 伤离绪 此情向 阿谁分诉 那里思量 争知我 思量苦 最苦 睡不著 
  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平平仄仄仄仄仄仄

西风夜雨 
平平仄仄


此调始于此词,但前段第二句五字,宋人如此填者甚少,采之以志渊源所自。可平可仄详见史词,此不复注。

又一体 双调七十二字,前后段各七句、五仄韵 史达祖

  香剥酥痕 自昨夜 春愁醒 高情寄 冰桥雪岭 试约黄昏 便不误 黄昏信 人静 倩娇娥 
  中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中中中中中中仄仄仄平平仄中中中中仄平仄仄中中

留连秀影 
平平中仄

  吟鬓簪香 已断了 多情病 年年待 将春管领 镂月描云 不枉了 閒心性 漫听 谁敢把 
  中仄平平仄中仄平平仄中平中中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中中中平仄中仄平中仄

红颜比并 
平平仄仄


此即晁词体,惟前段第二句六字异。蔡伸“隔阔多时”词正与此同,惟后段第六、七句“只替那、火桶儿,与奴暖被”多一衬字。石孝友“我已多情”词亦与此同,惟前段第二句“更撞著、多情底你”亦多一衬字。又“合下相逢”词亦与此同,惟前结“冤家,你教我、如何割舍”、后结“冤家,休直待、教人咒骂” 叶两平韵。赵长卿“洛浦娇魂”词亦与此同,惟后段第二句“怎似妖娆体调”不作折腰句法,第五句不押韵,均属变格,词又俚鄙,注明不录。 按赵词前段起句“洛浦娇魂”,“洛”字仄声。第三句“把风流、分付花貌”,“把”字、“付”字俱仄声,“流”字、“花”字俱平声;石词“把一心、十分向你”,“一”字、“十”字俱仄声。赵词第五句“腊寒射、试香到”,“寒”字平声,“试”字仄声;石词“劣心肠、偏有你”,“肠”字平声,“有”字仄声。赵词结句“与江梅、争相先后”,“先”字平声;石词“你教我、如何割舍”,“教”字、“我”字俱仄声。蔡词后段起句“雪意垂垂”,“雪”字仄声。石词第二句“百忙里、方知你”,“忙”字平声。赵词第三句“比山矾、也应错道”,“比”字、“也”字俱仄声,“矾”字平声。石词第五句“亮从前、说风话”,“从”字、“前”字俱平声,“说”字仄声。赵词结句“拌子,仙源与、奇葩醉倒”,“拌”字、“源”字俱平声。谱内可平可仄据此,若无名氏词三首,句读既异,即不参校。

又一体 双调七十一字,前后段各七句、四仄韵 《高丽史·乐志》无名氏

  莫如胜概 景压天街际 彩鳌举 百仞耸倚 凤舞龙骧 满目红光宝翠 动霁色 馀霞映 散成绮 
  仄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仄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仄

  渐灼兰膏 覆满青烟罩地 簇宫商 撋荡纷委 万姓瞻仰 苒苒云龙香细 共稽首 同乐与 
  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平仄仄仄平仄仄仄平平平仄仄平仄平仄仄

众方纪 
仄平仄


此以下三词,皆见《高丽史·乐志》宋赐大晟乐中,《惜奴娇曲破》之一遍也,其源亦出于晁词,故句读多同者。此与晁词较,惟前段第五句,后段第二句、第五句不作折腰句法,两结摊破句法、不押短韵,馀皆同。

又一体 双调八十字,前后段各八句、七仄韵 《高丽史·乐志》无名氏

  景云披靡 露挹轻寒若水 尽是游人才美 陌尘润 宝沈递 笑指扬鞭 多少高门胜会 况是 
  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平仄仄平仄仄平仄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仄仄

只有今夕誓无寐 
仄仄平仄仄平仄

  盛日凝理 箫韶可继 阆苑金门齐启 烛连宵 宁防避 暗尘随马 明月逐人无际 调戏 相歌秾李未阑已 
  仄仄平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平仄仄平仄


此词音节犹近晁词体制,但前后段第二句以下各添六字一句,后段第二句减二字,前后段第三句又各减一字耳。

又一体 双调一百二字,前段九句五仄韵,后段十句六仄韵 《高丽史·乐志》无名氏

  春早皇都冰泮 宫沼东风布轻暖 梅粉飘香 柳带弄色 瑞霭祥烟凝浅 正值元宵 行乐同民总无间 
  平仄平平平仄平仄平平仄平仄平仄平平仄仄仄仄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平仄

肆情怀 何惜相邀 是处里容款 
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仄

  无算 仗委东君遍 有风光 占五陵閒散 从把千金 五夜继赏 并彻春宵游玩 借问花灯 
  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仄仄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

金锁琼瑰果曾罕 洞天里 一掠蓬瀛 第恐今宵短 
平仄平平仄平仄仄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


此词句读与晁词、史词迥别。
历代作品
共33,分2页显示   1  2 下一页
史达祖 (1首)
晁补之 (1首)
王之道 (2首)
石孝友 (2首)
蔡伸 (1首)
贺铸 (1首)
赵长卿 (1首)
辛弃疾 (1首)
巫山神女 (9首)
无名氏 (6首)
元好问 (1首)
侯善渊 (1首)
庄棫 (1首)
龚鼎孳 (1首)
近现代
汪东 (2首)
惜奴娇(宋·史达祖)  显示自动注释

香剥酥痕,自昨夜、春愁醒。高情寄、冰桥雪岭。试约黄昏,便不误、黄昏信。

人静。倩娇娥、留连秀影。

吟鬓簪香,已断了、多情病。年年待、将春管领。镂月描云,不枉了、闲心性。

谩听。谁敢把、红儿比并。


惜奴娇(宋·晁补之)  显示自动注释

歌阕琼筵,暗失金貂侣。说衷肠、丁宁嘱付。棹举帆开,黯行色、秋将暮。

欲去。待却回、高城已暮。

渔火烟村,但触目伤离绪。此情向、阿谁分诉那里思量,争知我,思量苦。

最苦。睡不著、西风夜雨。


惜奴娇 其一(宋·王之道)  显示自动注释

不厮知名,怎奈向、前缘注定。一封书、便成媒娉。千里相从,恰似寻盟合姓。

泥泞。尚隔个、轿儿难近。薄薄纱厨,小驿夜凉人静。

红一点、暗通犀晕。花月多情,摇碎半窗清影。安稳。

悄不知、人痛损。


惜奴娇 其二(宋·王之道)  显示自动注释

甚么因缘,恰得一年相聚。和闰月、更无剩数。说著分飞,背面偷弹玉箸。

好去。记取许时言语。旧爱新人,后夜一时分付。从前事、不堪回顾。

怎奈冤家,抵死牵肠惹肚。愁苦。梦断五更风雨。


惜奴娇 其一(宋·石孝友)
  押纸韵  显示自动注释

我已多情,更撞著、多情底你。把一心、十分向你。尽他们,劣心肠、偏有你。

共你。风了人,只为个你。宿世冤家,百忙里、方知你。

没前程、阿谁似你。坏却才名,到如今、都因你。是你。

我也没星儿恨你。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我国古代词的创作主要起自民间,石孝友这首词仍和民间诗词保持着密切的继承关系,加上词人朴实自然的艺术表现,畅快淋漓地感情抒发,使它更具有民间词的生机和活力。
这是一首以独木桥体写的恋情词。全词采用口语,质朴真率。
初看起来,似乎是抒情主人公向对方倾诉爱慕之情。照此理解,勉强也说得通,却无多少情趣。试想,如果一方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另一方沉默无语,洗耳恭听,那还算是什么情人呢?仔细体会,这是一对情侣的相互对话 。其中的“你”,时而是男方的口吻指女方,时而是女方的口吻指男方,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在谈情逗趣。当然,其中省去了不必要的叙述性语言,以适应词调体式的需要。
试作如下分解:(男)我已多情 ,更撞著、多情底你。把一心、十分向你。
(女)尽他们(旧校谓“尽”字上下少一字。此调他词皆作四字句),劣心肠 、偏有你。共你。风了人,只为个你。
(男)宿世冤家,百忙里、方知你。
(女)没前程、阿谁似你!
(男)坏却才名,到如今、都因你。
(女)是你!(潜台词:你自不争气,岂能怪我?)
(男)我也没星儿恨你。(星儿:一丁点儿。)
从对话看 ,当系男女双方处于热恋阶段的语言。
男方显然较为主动,表达恋情的方式也较为直率;女方稍显含蓄,她先不直说,而是绕开一层,从周围环境谈起,顺势表明自己的态度:尽管“他们”如何如何,“她”并不在乎。“尽”、“偏”、“只”三个程度副词充分显示了她坚如磐石、执着追求爱情的决心,从中可窥见其个性的刚毅和果敢 。“劣心肠 、偏有你”的“劣”字 ,有“美好”义 ,是反训词。如张元干《点绛唇》 :“减塑冠儿,宝钗金缕双緌结。怎教宁帖,眼恼儿里劣”,眼恼同眼脑,即眼睛,“劣”是眼中所见女子的美好形象 。此词是说她的美好心灵中,只藏有他一个人。“风了人,只为个你”,“风”同疯,即入魔,入迷;“人”是女子自称 。柳永《锦堂春》:“认得这疏狂意下 ,向人诮譬如闲”,为女子自叹薄情郎视她直似等闲,可证。以“人”字自称,现在口语中还沿用,作“人家”。
词的下片,脱口一个“宿世冤家” ,生动贴切。
以“冤家”称呼恋人,是民歌中极其常见的一种昵称。“宿世”即前世,说他们的恋爱关系是“前生注定事”,分量更加重 。《蕙风词话》卷二引宋人蒋津《苇航纪谈》云 :“作词者流多用‘冤家’为事。初未知何等语,亦不知所出。后阅《烟花记》,有云:‘冤家之说有六:情深意浓,彼此牵系 ,宁有死耳,不怀异心,所谓冤家者一 。⋯⋯’”爱极而以骂语出之,更见感情的亲密无间。“百忙里、方知你”,语中透露出男子有些装腔作势的神态,一是想讨好对方,说相见恨晚;二是想趁机炫耀一下自己的才能非凡。女方却不买帐,还故意说反话:“没前程、阿谁似你!”男子显然有些尴尬,想挽回面子,并找个台阶下来。不料,急不择言,说出了自己没有取得功名,都因为恋着你的缘故,反被女子抓住了话柄。女子故作娇嗔,男方似乎慌了手脚,连忙表白自己并没有半点怨恨这个。自然,两个又重归于好。这一段小小的对话,饶有风趣,具有戏剧性的效果 ,可令人想见男女双方对话时的情景,具有生动传神的艺术魅力。
从词中的对白看,男女双方的地位是平等的,双方情投意合,自由恋爱,不受外界影响,不因利禄移情别恋,生活情味浓郁,也没有什么庸俗低级的东西。从词的结构看,上下片形成了有机的统一,只有感情的绵延发展,没有明确的分段界限。人物的对话与心理发展的进程息息相通,没有任何生硬不适之感,一气呵成,情感自然流注其中。
诗中全部采用对话的方式来写 ,《诗经》中早有此例 ,如《齐风·鸡鸣》,四句一章中,两句换一人口气。词人继承了这种独特的表现方式,并从现实生活中吸取艺术营养,使这种表达方式更加完善地运用于词的创作 。在这首词中,人物的语言不仅口语化、生活化,而且个性化,使人物的内心世界充分得以显示;同时,对话本身还有一定的戏剧味,能使读者如闻其声,如见其人,具有强烈的生活气息和民歌风味。
明人毛晋跋石孝友《金谷遗音》云 :“余初阅蒋竹山集,至‘人影窗纱’一调,喜谓周秦复生,又恐《白雪》寡和。既更得次仲(石孝友字)《金谷遗音》,如《茶瓶儿》、《惜奴娇》诸篇,轻倩纤艳,不堕‘愿奶奶兰心蕙性’之鄙俚,又不堕‘霓裳缥缈、杂佩珊珊’之叠架 ,方之蒋胜欲(蒋捷,竹山),余未能伯仲也。”“轻倩纤艳”,是就描写男女之间的恋情而言。
清新细腻,优美生动,能抓住稍纵即逝的情感火花加以表现,意新语妙,可为此四字注解。不流于鄙俚薄俗,又不落入叠床架屋,是说其词既无市侩庸俗之气,也没有堆砌的毛病 。总起来说,即:新颖而不陈腐,自然而不生造,通俗而不鄙俚,轻俊而不板滞,正是此词的特色所在。
在石孝友《金谷遗音》集中今存《惜奴娇》二首。万树《词律》堆絮园原刻本都收为“又一体 ”(其后恩锡、杜文澜合刻本以“脱误” 、“俚俗”为理由删去)。此首用韵 ,系独木桥体形式之一,全词以一个“你”字通押 。前人连用“你”字的词句亦不少见,如“怨你又恋你、恨你、惜你、毕竟教人怎生是”(黄庭坚《归田乐引》),一般指的总是同一个人,石孝友这首词却能随宜变换,似重复却不单调。

惜奴娇 其二(宋·石孝友)  显示自动注释

合下相逢,算鬼病、须沾惹。闲深里、做场话霸。负我看承,枉驼我、许多时价。

冤家。你教我、如何割舍。苦苦孜孜,独自个、空嗟呀。

使心肠、捉他不下。你试思量,亮从前、说风话冤家。

休直待,教人咒骂。


惜奴娇(宋·蔡伸)  显示自动注释

隔阔多时,算彼此、难存济。咫尺地、千山万水。眼眼相看,要说话、都无计。

只是。唱曲儿、词中认意。雪意垂垂,更刮地、寒风起。

怎禁这几夜意。未散痴心,便指望、长偎倚。只替。那火桶儿、与奴暖被。


惜奴娇(宋·贺铸)  显示自动注释

玉立佳人,韵不减、吴苏小。赋深情、华年韶妙。叠鼓新歌,最能作、江南调。

缥缈。似阳台、娇云弄晓。

有客临风,梦后拟、池塘草。竟装怀、□愁多少。绿绮芳尊,映花月、东山道。

正要。个卿卿、嫣然一笑。


惜奴娇 赋水仙花(宋·赵长卿)  显示自动注释

洛浦娇魂,恐得到、人间少。把风流、分付花貌。六出精神,腊寒射、香试到。

清秀。与江梅、争相先后。檐卜粗疏,怎似妖娆体调。

比山樊、也应错道。最是殷勤,捧出金盏银台笑。拼了。

仙源与、奇葩醉倒。


惜奴娇 戏同官(宋·辛弃疾)  显示自动注释

风骨萧然,称独立、群仙首。春江雪、一枝梅秀。小样香檀,映朗玉、纤纤手。

未久。转新声、泠泠山溜。

曲里传情,更浓似、尊中酒。信倾盖、相逢如旧。别后相思,记敏政堂前柳。

知否。又拼了、一场消瘦。


惜奴娇(宋·巫山神女)  显示自动注释

瑶阙琼宫,高枕巫山十二。睹瞿塘、千载滟滟云涛沸。

异景无穷好,闲吟满酌金卮。忆前时。楚襄王,曾来梦中相会。

吾正鬓乱钗横,敛霞衣云缕。向前低揖。问我仙职。

桃杏遍开,绿草萋萋铺地。燕子来时,向巫山、朝朝行雨暮行云,有闲时,只恁画堂高枕。


惜奴娇(宋·巫山神女)  显示自动注释

绕绕云梯,上彻青霄霞外。与诸仙同饮,镇长春醉。

虎啸猿吟,碧桃香异风飘细。希奇。想人间难识,这般滋味。

姮娥奏乐箫韶,有仙音异品,自然清脆。遏住行云不敢飞。

空凝滞。好是波澜澄湛,一溪香水。


惜奴娇 蓬莱景(宋·巫山神女)  显示自动注释

山染青螺缥渺,人间难陟。有珍珠光照,昼夜无休息。

仙景无极。欲言时。汝等何知。且修心,要观游,亦非。

大段难易。下俯浮生,尚自争名逐利。岂不省,来岁扰扰兵戈起。

天惨云愁,念时衰如何是。使我辈、终日蓬宫下泪。


惜奴娇 劝人(宋·巫山神女)  显示自动注释

再启诸公,百岁还如电急。高名显位瞬息尔。泛水轻沤,霎那间、难久立。

画烛当风里。安能久之。速往茅峰割爱,休名避世。

等功成、须有上真相引指。放死求生,施良药、功无比。

千万记。此个奇方第一。


惜奴娇 王母宫食蟠桃(宋·巫山神女)  显示自动注释

方结实累累。翠枝交映,蟠桃颗颗,仙味真香美。遂命双成,持灵刀割来,耳服一粒,令我延年万岁。

堪笑东方,便启私心盗饵。使宫中仙伴,递互相尤殢。

无奈双成,向王母高陈之。遂指方,偷了蟠桃是你。


惜奴娇 玉清宫(宋·巫山神女)  显示自动注释

紫云绛霭,高拥瑶砌。晓光中、无限剖列肃整天仙队。

又有殊音欲举。声还止,朝罢时,亦有清香飘世。玉驾才兴,高上真仙尽退。

有琼花如雪,散漫飞空里。玉女金童,捧丹文、传仙诲。

抚诸仙,早起劳卿过耳。


惜奴娇(宋·巫山神女)  显示自动注释

光阴奇。扶桑宫里。日月常昼,风物鲜明可爱。无阴晦。

大帝频銮于瑶池。朱阑外,乘凤飞。教主开颜命醉。

宝乐齐吹。尽是琼姿天妓。每三杯,须用圣母亲来揖。

异果名花几千般,香盈袂。意欲归。却乘鸾车凤翼。


惜奴娇(宋·巫山神女)  显示自动注释

显焕明霞,万丈祥云高布,望仙官衣带,曳曳临香砌。

玉兽齐焚,满高穹、盘龙势。大帝起。玉女金童遍侍。

奉敕宣言,甚荷诸仙厚意。复回奏,感恩顿首皆躬袂。

奏毕还宫,尚依然云霞密,奇更异。非我君,何闻耳。


惜奴娇 归(宋·巫山神女)  显示自动注释

吾归矣。仙宫久离。洞户无人管之。专俟吾归。欲要开金燧。

千万频修己。言讫无忘之。哩啰哩。此去无由再至。

事冗难言,尔辈须能自会。汝之言,还便是如吾意。

大抵方寸平平,无忧耳。虽改易之。愁何畏。


惜奴娇 其一 曲破(宋·无名氏)  显示自动注释

春早皇都冰泮。宫沼东风布轻暖。梅粉飘香,柳带弄色,瑞霭祥烟凝浅。

正值元宵、行乐同民总无间。肆情怀,何惜相邀,是处里容款。

无算。仗委东君遍。有风光、占五陵闲散。从把千金,五夜继赏,并彻春宵游玩。

借问花灯,金琐琼瑰果曾罕。洞天里,一掠蓬瀛,第恐今宵短。


惜奴娇 其二 曲破(宋·无名氏)  显示自动注释

夸帝里。万灵咸集,永卫紫陌青楼,富臻既庶矣。四海升平,文武功勋盖世。

赖圣主,兴贤佐,恁致理。气绪凝和,会景新、访雅致。

列群公锡宴在迩。上元循典,胜古高超荣异。望绛霄、龙香飘飘旖旎。


惜奴娇 其三 曲破(宋·无名氏)  显示自动注释

景云披靡。露浥轻寒若水。尽是游人才美。陌尘润、宝沉递。

笑指扬鞭,多少高门胜会。况是。只有今夕誓无寐。

盛日凝理。箫韶可继。阆苑金门齐启。烬连宵、宁防避。

暗尘随马,明月逐人无际。调戏。相歌秾李末阑已。


惜奴娇 其四 曲破(宋·无名氏)  显示自动注释

骋轮纵勒,翠羽花钿比织。并雅同陪,共越九衢遍,尽遨逸

料峭云容,香惹风、萦怀袂。遍寓目,几处瑶席绣帟。


惜奴娇 其五 曲破(宋·无名氏)  显示自动注释

莫如胜概,景压天街际。彩鳌举、百仞耸倚。凤舞龙骧,满目红光宝翠。

动霁色,馀霞映,散成绮。渐灼兰膏,覆满青烟罩地。

簇宫花、撋荡纷委。万姓瞻仰,苒苒云龙香细。共稽首。

同乐与,众方纪。


惜奴娇 其六 曲破(宋·无名氏)  显示自动注释

楼起霄宫里。五福中天纷绛瑞。弦管齐谐,清宛振逸天外。

万舞低回纷绕,罗纨摇曳。顷刻转轮归去,念感激天意。

幸列熙台,洞天遥遥望圣梓。五夕华胥,鱼钥并开十二。

圣景难逢无此。人间动且经岁。娩婉踌躇,再拜五云迤逦。


惜奴娇(金末元初·元好问)  显示自动注释

画扇高秋,恨尘暗秦王女。涉东城、春烟绿树。燕子来时应解说,征鞍处。

记取。未忘得、兰膏香聚。

枕上新声,断肠是江南句。更行云无心也住。未了情缘,算惟有、相将云。

□去。枉轻负、梨花暮雨。


惜奴娇(元·侯善渊)  显示自动注释

猛悟回头,把尘事都忘了。急收心、速归大道。空里寻真,向无中传明教。

最好。现丹华,回光返照。

探□精微,表天奕幽深奥。明内外、浮沉颠倒。一气双关,混百神,分三要。

玄妙。瑞云扶,玉辰容貌。


惜奴娇 荷花(清·庄棫)  显示自动注释

红晕脂痕,照出水、新妆靓。幽情共、绿云低映。一曲西洲,谁采取、亭亭影。

人静。对西风、凌波自省。水佩风裳,偏又报、凉秋信。

舞衣冷、幽香满径。压鬓谁簪,枉负了、闲心性。漫咏。

泛一舸、田田万柄。


惜奴娇 离情用史邦卿韵(清·龚鼎孳)  显示自动注释

无赖鹦哥,谁遣唤、花枝醒。阑干外、愁潮恨岭。一步妆台,受不起、加餐信。

风静。漾帘栊,回头小影。有限天涯,载得了、垂杨病。

销魂牒、权时拜领。说谎高唐,可好托、春衾性。难听。

长叹与、清钲乍并。


惜奴娇(清末近现代初·汪东)  显示自动注释

篱角黄花,劝日向、西风醉。惊心又、重阳节底。自怯登高,制不住、登高泪。

迢递。恨沧波、留人万里。三径将芜,怎忌(去声)了、归来计。

人生悟、流行坎止。试托无弦,要领取、琴中意。愁悴。

金井冷、閒啼络纬。


惜奴娇 吴绢墨笔花卉草虫长卷(清末近现代初·汪东)  显示自动注释

桃李妆成春半。烟景条风弄妍暖。频倚疏栊,浅注黛墨,细与传神冰茧。

旧迹追寻,曾约萧郎恣游衍。试描他、蜂蝶轻盈,暗许两情款。

稀见。似此闺中彦。想翛然、御缟衣轻倩。闲谱风诗,雅郑继响,并列南华同观

就论丹青,珍比琼瑶古今罕。笑婪尾、芍药开时,更把遗编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