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从下表选择或输入词牌名: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  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引自archive.org)

行香子词谱
行香子 《中原音韵》、《太平乐府》俱注“双调”。蒋氏《九宫谱目》入中吕引子。

行香子 双调六十六字,前段八句四平韵,后段八句三平韵 晁补之

  前岁栽桃 今岁成蹊 更黄鹂久住相知 微行清露 细履斜晖 对林中侣 閒中我 醉中谁 
  中仄平平中仄平平中中中中仄平平中平中仄中仄平平仄中平中中中仄仄平平

  何妨到老 常閒常醉 任功名生事俱非 衰颜难强 拙语多迟 但醉同行 月同坐 影同归 
  中平中仄平平中仄仄中平中仄平平中平中仄中仄平平仄中平中中中仄仄平平


此调以晁词、苏词、秦词、韩词为正体,而韩词一体填者颇少。 按此五首字句悉同,所辨者在前后段起二句或押韵或不押韵耳。若杜词之或添字、或减字,赵词之减字,李词之添字,皆变体也。 此词前段起句,后段第一、二句俱不用韵,晁词别首“雪里清香”词正与此同。又王铣“金井先秋”词亦与此同,惟前段第三句“几回惊觉梦初长”,不作上三下四句法异。 葛胜仲词前段第三句“渐老人不奈悲秋”,“老”字仄声。晁词别首后段第一、二、三句“芳尊移就,幽葩折取,似玉人携手同归”,“折”字、“玉”字俱仄声。谱内可平可仄据此,其馀悉参类列诸词,惟杜词平仄独异,即不复校。

又一体 双调六十六字,前段八句五平韵,后段八句三平韵 苏轼

  携手江村 梅雪飘裙 情何限 处处销魂 故人不见 旧曲重闻 向望湖楼 孤山寺 涌金门 
  平仄平平平仄平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平

  寻常行处 题诗千首 绣罗衫 与拂红尘 别来相忆 知是何人 有湖中月 江边柳 陇头云 
  平平平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


此与晁词同,惟前段起句押韵异。 按晏几道“晚绿寒红”词及苏轼别首“北望平川”词皆与此同。又欧阳修词前段第三句“蓝溪水染轻裙”少一字,后段第三句“向越桥边青柳朱门”多一字。查张先集,刻前句作“蓝溪水深染轻裙”,后句作“越桥边青柳朱门”,仍与苏词体同,故不另录。

又一体 双调六十六字,前段八句五平韵,后段八句四平韵 苏轼

  绮席才终 欢意犹浓 酒阑时 高兴无穷 共誇君赐 初拆臣封 看分香饼 黄金缕 蜜云龙 
  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平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

  斗赢一水 功敌千钟 觉凉生 两腋清风 暂留红袖 少却纱笼 放笙歌散 庭馆静 略从容 
  仄平仄仄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


此与晁词同,惟前段第一句押韵,后段第二句亦押韵异。 按苏轼“一叶舟轻”词,晁补之“归鸟翩翻”词,晁次膺“别恨绵绵”词,葛胜仲“风物飕飕”词,赵师侠“春日迟迟”词,汪莘“策杖溪边”词,洪瑹“楚楚精神”词,黄升“寒意方浓”词,皆与此同。

又一体 双调六十六字,前后段各八句、五平韵 秦观

  树绕村庄 水满陂塘 倚东风 豪兴徜徉 小园几许 收尽春光 有桃花红 李花白 菜花黄 
  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平平仄平仄仄平仄平平仄平平平仄平仄仄平平

  远远苔墙 隐隐茅堂 飏青旗 流水桥傍 偶然乘兴 步过东岗 正莺儿啼 燕儿舞 蝶儿忙 
  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平仄仄平平


此亦与晁词同,惟前段第一句押韵,后段第一、二句俱押韵矣。 按辛弃疾“白露园蔬”词,刘过“佛寺云边”词,蒋捷“红了樱桃”词,张翥“水远天低”词,元好问“漫漫清池”词,皆与此同。

又一体 双调六十六字,前段八句四平韵,后段八句五平韵 韩玉

  一剪梅花 一见销魂 况溪桥 雪里前村 香传细蕊 春透灵根 更水清泠 云黯淡 月黄昏 
  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

  幽过溪兰 清胜山矾 对东风 独立无言 霜寒塞垒 风静谯门 听角声悲 笛声怨 恨难论 
  平仄平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


此与晁词同,惟后段第一、二句押韵异。

又一体 双调六十八字,前后段各八句、四平韵 杜安世

  黄金叶细 碧玉枝纤 初暖日 当乍晴天 向武昌溪畔 于彭泽门前 陶潜影 张绪态 两相牵 
  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

  数枝堤面 几树桥边 嫩垂条 絮荡轻绵 系长江舴艋 拂深院秋千 寒食下 半和雨 半和烟 
  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仄平平平仄仄仄平仄仄平平


此亦晁词体,惟前后段第四、五句各添一字,第六句各减一字异。句中平仄亦与各家小异。

又一体 双调六十四字,前后段各八句、五平韵 赵长卿

  骄马花骢 柳陌经从 小春天 十里和风 个人家住 曲巷墙东 好轩窗 好体面 好仪容 
  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

  烛灺歌慵 斜月朦胧 夜新寒 斗帐香浓 梦回画角 云雨匆匆 恨相逢 恨分散 恨情钟 
  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仄平平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


此与秦词体同,惟前后段第六句各减一字异。 按《太平乐府》双调词,前后两结,一首“似梦中身,石中火,水中盐”,“是汉张良,越范蠡,晋陶潜”者,秦观词体也。一首“盼佳音,无佳信,误佳期”,“见人羞,惊人问,怕人知”者,即此词体也。

又一体 双调六十九字,前段八句五平韵,后段八句三平韵 李清照

  草际鸣蛩 惊落梧桐 正人间天上愁浓 云阶月地 关锁千重 纵浮槎来 浮槎去 不相逢 
  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平平平仄平平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平平平平平仄仄平平

  星桥鹊驾 经年才见 想离情别恨难穷 牵牛织女 莫是离中 甚一霎儿晴 一霎儿雨 一霎儿风 
  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仄平平


此与苏轼“携手江村”词同,惟后结三句各添一字异,亦衬字也。
历代作品
共319,分10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
刘辰翁 (4首)
刘镇 (1首)
吴潜 (1首)
张先 (1首)
戴复古 (1首)
方岳 (1首)
晁端礼 (1首)
晁补之 (4首)
曹勋 (1首)
朱敦儒 (1首)
李清照 (2首)
杜安世 (1首)
汪莘 (2首)
沈端节 (1首)
洪瑹 (1首)
王诜 (1首)
石孝友 (1首)
秦观 (1首)
苏轼 (7首)
行香子 其一 和北客问梅,白氏,长安人(宋末元初·刘辰翁)  显示自动注释

雪履无痕。溪影传神。著坡诗、请自清温。朝朝不去,夕夕空勤。

似梦中云,云外雪,雪中春。

四野昏昏。匹马巡巡拣一枝、寄与芳尊。更谁兴到,于我情真。

是白家宾,江南路,陇头人。


行香子 其二 次草窗忆古心公韵(宋末元初·刘辰翁)  显示自动注释

玉立风尘。光动黄银。便谈文、也到夜分。无人烛下,壁上传神。

记老婆心,寒士语,道人身。

极意形容,下语难亲。更万分、无一分真。醉翁去后,往往愁人。

愿滴山泉,衔丘冢,化龙云。


行香子 其三 叠韵(宋末元初·刘辰翁)  显示自动注释

海水成尘。河水无银。恨幽明、我与公分。青山独往,回首伤神。

魏阙心,磻石魄,汨罗身。

除却相思,四海无亲。识风流、还贺季真。而今天上,笑谪仙人。

但病伤春,愁厌雨,泪看云。


行香子 其四 探梅(宋末元初·刘辰翁)  显示自动注释

月露吾痕。雪得吾神。更荒寒、不傍人温。山人去后,车马来勤。

但梦朝云,愁暮雨,怨阳春。

说著东昏。记著南巡。泪盈盈、檀板金尊。怜君素素,念我真真。

叹古来言,新样客,旧时人。


行香子 赠柳儿行(宋·刘镇)  显示自动注释

露叶烟条。天与多娇。算风流、张绪难消。恼人春思,政自无聊。

赖敛愁眉,酣醉眼,减围腰。

风絮相邀。蝶弄莺嘲。最关情、是短长桥。解骖分袂,催上兰桡。

更绿波平,红日坠,碧云遥。


行香子(宋·吴潜)  显示自动注释

序:开庆己未八月十夜,同官小饮逸老堂,李直翁制参出示东坡题钓台行香子,走笔和韵

世事尘轻。宠辱何惊。□不须、更问君平。一帆客棹,几曲渔汀。

正年华晚,露华澹,月华明。

休论烟阁,莫说云屏。算惟堪、瓜种东陵。驹阴短景,蜗角浮名。

但岁难留,身难健,鬓难青。


行香子(宋·张先)  显示自动注释

舞雪歌云。闲淡妆匀。蓝溪水、深染轻裙。酒香醺脸,粉色生春。

更巧谈话,美情性,好精神。

江空无畔,凌波何处,月桥边、青柳朱门。断钟残角,又送黄昏。

奈心中事,眼中泪,意中人。


行香子 永州为魏深甫寿(宋·戴复古)  显示自动注释

万石崔嵬,二水涟漪。此江山、天下之奇。太平气象,百姓熙熙。

有文章公,经纶手,把州麾。

满斟寿酒,笑捻梅枝。管年年、长见花时。佳人休唱,浅近歌词。

读浯溪颂,愚谷记,澹岩诗。


行香子 癸卯生日(宋·方岳)  显示自动注释

说与樵青。紧闭柴门。道先生检校东屯。阿戎安在,未扫愁痕。

且免歌词,休载妓,莫携尊。

梅自生春。雪立前村。道此杯、酒也须温。无穷身外,付与乾坤。

谁共耕山,闲钓水、饱窥园。


行香子(宋·晁端礼)  显示自动注释

别恨绵绵。屈指三年。再相逢、情分依然。君初霜鬓,我已华颠。

况其间有,多少恨,不堪言。

小庭幽槛,菊蕊阑斑。近清宵、月已婵娟。莫思身外,且斗樽前。

愿花长好,人长健,月长圆。


行香子 夏日即事(宋·晁补之)  显示自动注释

前岁栽桃,今岁成蹊。更黄鹂、久住相知。微行清露,细履斜晖。

对林中侣,闲中我,醉中谁。

何妨到老,常闲常醉,任功名、生事俱非。衰颜难强,拙语多迟。

但酒同行,月同坐,影同嬉。


行香子 遐观楼(宋·晁补之)  显示自动注释

归鸟翩翩,楼上黄昏。黯天气、残照馀痕。曲阑干里,有个愁人。

向不言中,千载事,一年春。

春来似客,春归如云。付楼前、行路双轮。倾江变酒,举斛为尊。

断浮生外,愁千丈,不关身。


行香子 梅(宋·晁补之)  显示自动注释

雪里清香,月下疏枝。更无花、比并琼姿。一年一见,千绕千回。

向未开时,愁花放,恐花飞。

芳樽移就,幽葩折取,似玉人,携手同归。扬州应记,东阁逢时。

恨刘郎误,题诗句,怨桃溪。


行香子 赠轻盈(宋·晁补之)  显示自动注释

柳态纤柔,雪艳疏明。问人来、人道轻盈。张琵莲脸,一寸波横。

比潇洒处,犹难称,此嘉名。

花前烛下,微嚬浅笑,要题诗、盏畔低声。司空自惯,狂眼须惊。

也不辞写,双罗带,恐牵情。


行香子(宋·曹勋)  显示自动注释

也爱休官。也爱清闲。谢神天、教我愚顽。眼前万事,都不相干。

访好林峦。好洞府,好溪山。

日月如盘。缺又还圆。自然他、虎踞龙蟠。河东上下,一撞三关。

看也非悭。也非易,也非难。


行香子(宋·朱敦儒)  显示自动注释

宝篆香沈。锦瑟尘侵。日长时、懒把金针。裙腰暗减,眉黛长颦。

看梅花过,梨花谢,柳花新。

春寒院落,灯火黄昏。悄无言、独自销魂。空弹粉泪,难托清尘。

但楼前望,心中想,梦中寻。


行香子(宋·李清照)  显示自动注释

草际鸣蛩,惊落梧桐,正人间、天上愁浓。云阶月地,关锁千重。

纵浮槎来,浮槎去,不相逢。

星桥鹊驾,经年才见,想离情、别恨难穷。牵牛织女,莫是离中。

甚霎儿晴,霎儿雨,霎儿风。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这首词具体创作年代不详,大约是词人同丈夫婚后又离居的时期。主要借牛朗织女的神话传说,写人间的离愁别恨,凄恻动人。
“七夕”是中国传统节日之一,每年七月七日夜里,人们遥望天上的织女星和牵牛星,想起关于他们的美丽传说,无不感叹。在这样的日子里,正受别离之苦的词人,感触更深。“草际鸣蛩,惊恐梧桐”。写的是凄清之景:夜是那么静,草丛中蟋蟀的叫声是那么清晰,连梧桐的叶子掉在地上也能听到。这两句从听觉入手,不仅增强了下句的感伤情调,而且给全词笼罩上一层凄凉的气氛 。“正人间天上愁浓”是作者仰望牵牛、织女发出的悲叹。“天上”暗点出牵牛、织女。七夕虽为牛、女相会之期,然而相会之时即为离别之日,倾诉一年来的别离之苦,想到今夜之后又要分别一年,心情更痛苦 。“人间”包括作者和一切别离中的男女。想到牛、女今夜尚能相见,自己却无此机会,内心的悲愁,可见一斑 。“愁浓”二字,写尽辛酸。
“云阶目地,关锁千重。纵浮槎来,浮槎去,不相逢 。”句意思:望着银河,望着云、月,在幻觉中进入了想象中的天上世界 。“槎”是用竹木编成的筏子,可以渡水。据说乘着它从海上出发,航行十余天,到了天上,可以见有城郭房舍,非常壮丽,望见织女在宫中织布 ,牵牛在天河岸边饮牛。天宫以月为地,以云为阶,重重关锁,即使她象昔人那样乘槎去到天上,又乘槎回来,也不能同织女、牵牛相逢。这几句字面虽写天上,用意则在人间。“关锁千重”,极言阻隔之深,致使有情男女不得会合团聚,其中寄托词人个人的别恨。
下片仍是作者仰望银河双星时浮现出来的想象世界 。传说夏历七月七日夜群鹊在银河衔接为桥渡牛、女相会,称为“鹊桥”,也称“星桥”。分别一年,只得一夕相会,离情别恨,自然年年月月永无穷尽。“想”意“ 讨想 ”、“想像”等包含着对牛、女的痛惜、体贴和慰藉意,还有启下的作用。正当人们悲慨牛、女常年别离时,刚刚相会的他们,又要别离了 。“莫是离中”的“莫”为猜疑之词,即大概,大约之意。结尾三字用一“甚”字总领 ,与上片末三句句式相同,为此词定格。“甚”这里是时间副词,作“正当”“正值”的“正”解释。“霎儿”是口语,指短暂的时间,意思是一会儿。天这么一会儿晴,一会儿雨,一会儿又刮风 ,大约织女、牵年已在分离了吧 ?叠用三个“霎儿”,逼肖烦闷难耐声口,写得幽怨不尽。牵牛、织女正是人间别离男女的化身,对他们不幸遭遇的叹恨,正是对人间离愁别情的叹恨 。这几句语意双关,构思新颖,用天气的阴晴喻人间的悲喜,贴切生动。
这首词由人间写起,先言个人所见所感,再据而继之天上神话世界。通篇以牛女传说为寄托,境界奇丽,曲径通幽,写透了青年男女的离愁别恨。

行香子(宋·李清照)  显示自动注释

天与秋光,转转情伤,探金英知近重阳。薄衣初试,绿蚁新尝,渐一番风,一番雨,一番凉。

黄昏院落,凄凄惶惶,酒醒时往事愁肠。那堪永夜,明月空床。

闻砧声捣,蛩声细,漏声长。


行香子(宋·杜安世)  显示自动注释

黄金叶细,碧玉枝纤。初暖日、当乍晴天。向武昌溪畔,于彭泽门前。

陶潜影,张绪态,两相牵。

数株堤面,几树桥边。嫩垂条、絮荡轻绵系长江舴艋,拂深院秋千。

寒食下,半和雨,半和烟。


行香子 其一 腊八日与洪仲简溪行,其夜雪作(宋·汪莘)  显示自动注释

野店残冬。绿酒春浓。念如今、此意谁同。溪光不尽,山翠无穷。

有几枝梅,几竿竹,几株松。

篮舆乘兴,薄暮疏钟。望孤村、斜日匆匆。夜窗雪阵,晓枕云峰。

便拥渔蓑,顶渔笠,作渔翁。


行香子 其二 雪后闲眺(宋·汪莘)  显示自动注释

策杖溪边。倚杖峰前。望琼林、玉树森然。谁家残雪,何处孤烟。

向一溪桥,一茅店,一渔船。

别般天地,新样山川。唤家僮、访鹤寻猿。山深寺远,云冷钟残。

喜竹间灯,梅间屋,石间泉。


行香子(宋·沈端节)  显示自动注释

烟淡回塘。月浸疏篁。一枝□、压尽群芳。翛然风度,玉质金章。

有许多情,许多韵,许多香。

中酒情怀,琢句心肠。倚屏山、子细端相。冰芽初试,柑子新尝。

更绮窗前,冰壶畔,看匀妆。


行香子 代赠(宋·洪瑹)  显示自动注释

楚楚精神。杨柳腰身。是风流、天上飞琼。凌波微步,罗袜生尘。

有许多娇,许多韵,许多情。

十年心事,两字眉婚问何时、真个行云。秋衾半冷,窗月窥人。

想为人愁,为人瘦,为人颦。


行香子(宋·王诜)  显示自动注释

金井先秋,梧叶飘黄。几回惊觉梦初长。雨微烟淡。

疏雨池塘。渐蓼花明,菱花冷,藕花凉。

幽人已惯,枕单衾冷,任商飙、催换年光。问谁相伴,终日清狂。

有竹间风,尊中酒,水边床。


行香子(宋·石孝友)  显示自动注释

你也娇痴。我也狂迷望今生、永不分离。如何别后,三换梅枝。

是好相知,不相见,只相思。

良辰美景,赏心乐事,□□□负我辜伊。凤弦再续,鸾鉴重窥。

且等些时,说些子,做些儿。


行香子(宋·秦观)  显示自动注释

树绕村庄,水满陂塘。倚东风、豪兴徜徉。小园几许,收尽春光。

有桃花红,李花白,菜花黄。

远远围墙,隐隐茅堂。飏青旗、流水桥旁。偶然乘兴,步过东冈。

正莺儿啼,燕儿舞,蝶儿忙。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此词以朴实、生动、清新、通俗的语言和明快的节奏、轻松的情致,极富动感地描绘了作者乘兴徜徉所见的朴质、自然的村野田园风光,达的词的节奏和词人的情感之间和谐的统一。
上片以“小园”为中心,写词人所见的烂漫春光。开头两句,先从整个村庄着笔:层层绿树,环绕着村庄;一泓绿水,涨满了陂塘。这正是春天来到农家的标志,也是词人行近村庄的第一印象。接下来“倚东风 、豪兴徜徉。”两句,出现游春的主人公。“东风”点时令,“豪兴”说明游兴正浓,“徜徉”则显示词人只是信步闲游,并没有固定的目标与路线。这两句写出词人怡然自得的神态 。“小园几许,收尽春光。有桃花红,李花白 ,菜花黄 。”在信步徜徉的过程中,词人的目光忽然被眼前一所色彩缤纷、春意盎然的小园所吸引,不知不觉停住了脚步:这里有红艳的桃花,雪白的李花,金黄的菜花。色彩鲜明,香味浓郁,只用清新明快的几个短语道出,偏写尽了无限春光。
下片移步换形,从眼前的小园转向远处的茅堂小桥。远处是一带逶迤缭绕的围墙,墙内隐现出茅草覆顶的小屋,在小桥流水近旁,飘扬着乡村小酒店的青旗。这几句不但动静相间,风光如画,而且那隐现的茅堂和掩映的青旗又因其本身的富于含蕴而引起游人的遐想 ,自具一种吸引人的魅力。“偶然乘兴,步过东冈 。”这两句叙事,插在前后的写景句子中间,使文情稍作顿挫,别具一种萧散自得的意趣 。“正莺儿啼 ,燕儿舞,蝶儿忙。”这是步过东边的小山冈以后展现在眼前的另一派春光。和上片结尾写不同色彩的花儿不同,这三句写的是春天最活跃的三种虫鸟,以集中表现春的生命活力。词人用“啼”、“舞”、“忙”三个字准确地概括了三种虫鸟的特性,与上片结尾对映,进一步强化了生机无限的春光。
在唐、五代和北宋的词苑中,描绘农村田园风物的词并不多见。从这一意义上说,秦观的这首《行香子》,在词境的开拓方面,起了比较大的作用 ,堪与苏轼的五首《浣溪沙》相提并论 。在秦观的作品中,格调如此轻松、欢快的作品也是不多见的。

行香子 过七里滩(宋·苏轼)  显示自动注释

一叶舟轻。双桨鸿惊。水天清、影湛波平。鱼翻藻鉴,鹭点烟汀。

过沙溪急,霜溪冷,月溪明。

重重似画,曲曲如屏。算当年、虚老严陵君臣一梦,今古空名。

但远山长,云山乱,晓山青。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1]:东汉初年的严子陵,帮助刘秀打下天下之后,隐居不仕,垂钓富春江上。后人多言其“钓名”。
本词将水上行舟的“静美”,和时空变化的“动美”结合的十分完美。语言清丽浅显,意境广渺深邃。全诗有一种“淡淡的哀伤”,具有东坡一贯的“人生如梦”思想。
此词是苏轼在宋神宗熙宁六年二月(时任杭州通判)的一个清晨乘轻舟经过浙江境内著名风景区——富春江上的七里濑以后写下的。词中在对大自然美景的赞叹中,寄寓了因缘自适、看透名利、归真返朴的人生态度,发出了人生如梦的浩叹。
上片头六句描写清澈宁静的江水之美:一叶小舟,荡着双桨,象惊飞的鸿雁一样,飞快地掠过水面。天空碧蓝,水色清明,山色天光,尽入江水,波平如镜。
水中游鱼,清晰可数,不时跃出明镜般的水面;水边沙洲,白鹭点点,悠闲自得。词人用简练的笔墨,动静结合 、点、面兼顾地描绘出生机盎然的江面风光,体现出作者热爱自然、热爱生活的情趣。接下来三句从不同角度写溪:舟过水浅处,水流湍急,舟行如飞;霜浸溪水,溪水更显清冽,似乎触手可摸;明月朗照,影落溪底,江水明澈。以上三句,创造出清寒凄美的意境,由此引出一股人生的况味,为下片抒写人生感慨作了铺垫。
词的下半阕开头两句转换写山 :“重重似画,曲曲如屏”:两岸连山,往纵深看则重重叠叠,如画景;从横列看则曲曲折折,如屏风。词写水则特详,写山则至简,章法变化,体现了在江上舟中观察景物近则精细远则粗略的特点。“算当年,虚老严陵”,这是用典:富春江是东汉严光隐居的地方。严光是东汉光武帝刘秀的同学。刘秀当皇帝后,严光隐姓埋名,避而不见。刘秀打听到他后,三次征召,才把他请到京城,授谏议大夫。严光坚辞不受,仍回到富春江钓鱼。对于严光的隐居,不少人称赞,但亦有人认为是沽名钓誉。东坡在此,也笑严光当年白白在此终老,不曾真正领略到山水佳处。“君臣一梦,今古空名”,表达出浮生若梦的感慨:皇帝和隐士,而今也已如梦一般消失,只留下空名而已。唯有青山依旧,朝夕百态,在人心目 。下半阕以山起 ,以山结,中间插入议论感慨,而以“虚老”粘上文 ,“但”字转下意,衔接自然。结尾用一“但”字领“远山长,云山乱,晓山青”三个跳跃的短句,又与上半阕“沙溪急,霜溪冷,月溪明 ”遥相呼应。前面写水,后面写山,异曲同工,以景结情。人生的感慨,历史的沉思,都融化在一片流动闪烁、如诗如画的水光山色之中,隽永含蓄,韵味无穷。
从这首词可以看出,苏轼因与朝廷掌权者意见不合而贬谪杭州任通判期间,尽管仕途不顺,却仍然生活得轻松闲适。他好佛老而不溺于佛老,看透生活而不厌倦生活 ,善于将沉重的荣辱得失化为过眼云烟,在大自然的美景中找回内心的宁静与慰安。词中那生意盎然、活泼清灵的景色中,融注着词人深沉的人生感慨和哲理思考。

行香子 丹阳寄述古(宋·苏轼)  显示自动注释

携手江村。梅雪飘裙。情何限、处处消魂。故人不见,旧曲重闻。

向望湖楼,孤山寺,涌金门。

寻常行处,题诗千首,绣罗衫、与拂红尘。别来相忆,知是何人。

有湖中月,江边柳,陇头云。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此词是苏轼早期酬赠词中的佳作。词中多用忆旧和对照眼前孤独处境的穿插对比写法,触目兴怀,感想当初,抒写自己对杭州友人的相思之情。作者在词里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宋代士大夫的生活,不仅表现了对友情的珍视 ,而且流露出对西湖自然景物的热爱。情真意切,诗意盎然,含蓄蕴藉,是此词的主要特点。
上片前四句追忆熙宁六年作者与友人陈襄(字述古)江村寻春事,引起对友人的怀念。其时苏轼作有《正月二十一日病后述古邀往城外寻春》诗,陈襄的和诗有“暗惊梅萼万枝新”之句。词中的“梅雪飘裙”即指两人寻春时正值梅花似雪,飘沾衣裙。友情与诗情,使他们游赏时无比欢乐,销魂倾魄。“故人不见”一句,从追忆转到现实,表明江村寻春已成往事,同游的故人不在眼前,每当吟诵寻春旧曲之时,就更加怀念他了。作者笔端带着情感,形象地表达了与陈襄的深情厚谊。以下三句表明,词人更想念他们在杭州西湖诗酒游乐的风景胜地——望湖楼、孤山寺、涌金门。过片四句回味游赏时两人吟咏酬唱的情形:平常经过的地方,动辄题诗千首。这里用了个《青箱杂记》中的轶事:“世传魏野尝从莱公(寇准)游陕府僧舍,各有留题。后复同游,见莱公之诗已用碧纱笼护,而野诗独否,尘昏满壁。时有从行官妓颇慧黠,即以袂就拂之。野徐曰 :‘若得常将红袖拂,也应胜似碧纱笼。’莱公大笑。”作者借用这一典故,寥寥数语便把昔日自己与友人寻常行乐光景都活现出来 。“别来相忆,知是何人”又转到眼前。此句以诘问句的形式出现,文思极为精巧。词的结尾,作者巧妙地绕了个弯子,将人对他的思念转化为自然物对他的思念 。“湖中月,江边柳 ,陇头云”不是泛指,而是说的西湖、钱塘江和城西南诸名山的景物,本是他们在杭州时常游赏的,它们对他的相忆,意为召唤他回去了。同时,陈襄作为杭州一郡的长官 ,可以说就是湖山的主人,湖山的召唤就是主人的召唤 ,“何人”二字在这里得到了落实。一点意思表达得如此曲折有致,遣词造句又是这样的清新蕴藉,可谓意味深长。
这首词,今昔对比、物是人非之感表现得极为恰切、自然,具有极强的艺术感染力。词的结尾妙用拟人法,将无情的自然景物赋予有情的生命,含蓄而有诗意地表达出词人对友人的绵绵情思。

行香子 与泗守过南山晚归作(宋·苏轼)  显示自动注释

北望平川。野水荒湾。共寻春、飞步孱颜。和风弄袖,香雾萦鬟。

正酒酣时,人语笑,白云间。

飞鸿落照,相将归去,澹娟娟、玉宇清閒。何人无事,宴坐空山。

望长桥上,灯火乱,使君还。


行香子 茶词(宋·苏轼)  显示自动注释

绮席才终。欢意犹浓。酒阑时、高兴无穷。共誇君赐。

初拆臣封。看分香饼。黄金缕。密云龙。

斗赢一水。功敌千钟。觉凉生、两腋清风。暂留红袖。

少却纱笼。放笙歌散。庭馆静。略从容。


行香子(宋·苏轼)  显示自动注释

清夜无尘。月色如银。酒斟时、须满十分。浮名浮利,虚苦劳神。

隙中驹,石中火,梦中身。

虽抱文章,开口谁亲。且陶陶、乐尽天真。几时归去,作个閒人。

对一张琴,一壶酒,一溪云。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此词或为宋哲宗元祐时期(1086-1093)的作品。词中抒写了作者把酒对月之时的襟怀意绪,流露了人生苦短、知音难觅的感慨,表达了作者渴望摆脱世俗困扰的退隐、出世之意。
起笔写景,夜气清新,尘滓皆无,月光皎洁如银。把酒对月常是诗人的一种雅兴:美酒盈尊,独自一人,仰望夜空,遐想无穷。唐代诗人李白月下独酌时浮想翩翩,抒写了狂放的浪漫主义激情。苏轼正为政治纷争所困扰,心情苦闷,因而他这时没有“把酒问青天”,也没有“起舞弄清影”,而是严肃地思索人生的意义。
月夜的空阔神秘,阒寂无人,正好冷静地来思索人生,以求解脱。此词在描述了抒情环境之后便进入玄学思辩了。作者在这首词里把“人生如梦”的主题思想表达得更明白、更集中。他想说明人们追求名利是徒然劳神费力的,万物在宇宙中都是短暂的,人的一生只不过如“隙中驹,石中火,梦中身”一样地须臾即逝。
作者为说明人生的虚无,从古代典籍里找出了三个习用的比喻。《庄子·知北游》云:“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之过郤(隙 ),忽然而已 。”古人将日影喻为白驹,意为人生短暂得象日影移过墙壁缝隙一样 。《文选》潘岳《河阳县作》李善《注》引古乐府诗“凿石见火能几时”和白居易《对酒》的“石火光中寄此身”,亦谓人生如燧石之火 。《庄子·齐物论》言人“方其梦也,不知其梦也,梦之中又占其梦焉,觉而后知其梦也;且有大觉而后知此其大梦也,而愚者自以为觉”。
唐人李群玉《自遣》之“浮生暂寄梦中身”即表述庄子之意。苏轼才华横溢,在这首词上片结句里令人惊佩地集中使用三个表示人生虚无的词语 ,构成博喻,而且都有出处。
下片开头,以感叹的语气补足关于人生虚无的认识 。“虽抱文章,开口谁亲”是古代士人“宏材乏近用”,不被知遇的感慨。苏轼在元祐时虽受朝廷恩遇,而实际上却无所作为,“团团如磨牛,步步踏陈迹”,加以群小攻击,故有是感。他在心情苦闷之时,寻求着自我解脱的方法。善于从困扰、纷争、痛苦中自我解脱,豪放达观,这正是苏轼人生态度的特点。他解脱的办法是追求现实享乐,待有机会则乞身退隐。“且陶陶、乐尽天真”是其现实享乐的方式。“陶陶”,欢乐的样子。《诗·王风·君子阳阳》:“君子陶陶,⋯⋯其乐只且 !”只有经常在“陶陶”之中才似乎恢复与获得了人的本性,忘掉了人生的种种烦恼。最好的解脱方法莫过于远离官场,归隐田园。但苏轼又不打算立即退隐 ,“几时归去”很难逆料。弹琴,饮酒,赏玩山水,吟风弄月,闲情逸致,这是我国文人理想的一种生活方式,东坡将此概括为:“一张琴,一壶酒,一溪云”就足够了。
这首《行香子》表现了苏轼思想消极的方面,但也深刻地反映了他在政治生活中的苦闷情绪,因其建功立业的宏伟抱负在封建社会是难以实现的。苏轼从青年时代进入仕途之日起就有退隐的愿望。其实他并不厌弃人生,他的退隐是有条件的,须得象古代范蠡、张良、谢安等杰出人物那样,实现了政治抱负之后功成身退。因而“几时归去,作个闲人 ”,这就要根据政治条件而定了。
此词虽在一定程度上流露了作者的苦闷、消极情绪,但“且陶陶乐尽天真”的主题,基调却是开朗明快的。而词中语言的畅达、音韵的和谐,正好与这一基调一致,形式与内容完美地融合起来。

行香子 病起小集(宋·苏轼)  显示自动注释

昨夜霜风。先入梧桐。浑无处、回避衰容。问公何事,不语书空。

但一回醉,一回病,一回慵。

朝来庭下,华英如霰,似无言、有意伤侬。都将万事,付与千钟。

酒花白,眼花乱,烛花红。


行香子(宋·苏轼)  显示自动注释

三入承明。四至九卿。问儒生、何辱何荣。金张七叶,纨绮貂缨。

无汗马事,不献赋,不明经。

成都卜肆,寂寞君平。郑子真、岩谷躬耕。寒灰炙手,人重人轻。

竺乾学,得无念,得无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