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从下表选择或输入词牌名: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  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引自archive.org)

唐多令词谱
唐多令 《太和正音谱》:越调,亦入高平调。一作《糖多令》。周密因刘过词有“二十年重过南楼”句,名《南楼令》。张翥词有“花下钿箜篌”句,名《箜篌曲》。

唐多令 双调六十字,前后段各五句、四平韵 刘过

  芦叶满汀洲 寒沙带浅流 二十年 重过南楼 柳下系船犹未稳 能几日 又中秋 
  中仄仄平平中平中仄平仄中平中仄平平中仄中平平仄仄中中仄仄平平

  黄鹤断矶头 故人曾到不 旧江山 浑是新愁 欲买桂花同载酒 终不似 少年游 
  中仄仄平平中平中仄平仄中平中仄平平中仄中平平仄仄中中仄仄平平


此调以此词为正体,宋元人俱如此填,若吴词、周词之添字,皆变体也。 按刘词别首首段起句“解缆蓼花湾”,“解”字仄声。第二句“好风吹去帆”,“好”字仄声。第四句“洛浦凌波人去后”,“凌”字平声。周密词后段起句“水调夜凄清”,“水”字仄声。尹焕词第三句“怅绿阴青子成双”,“绿”字仄声。第四句“说著前欢佯不采”,“前”字平声。谱内可平可仄据此,馀参所采吴词、周词。

又一体 双调六十一字,前后段各五句、四平韵 吴文英

  何处合成愁 离人心上秋 纵芭蕉 不雨也飕飕 都道晚凉天气好 有明月 怕登楼 
  平仄仄平平平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仄仄平平

  年事梦中休 花空烟水流 燕辞归 客尚淹留 垂柳不萦裙带住 漫长是 系行舟 
  平仄仄平平平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仄仄平平


此与刘词同,惟前段第三句多一衬字异。 按此词“也”字是衬字,《词统》于“纵”字注“衬字”,非上三下四句法矣。

又一体 双调六十二字,前后段各五句、四平韵 周密

  丝雨织莺梭 浮钱点翠荷 燕风清 庭宇正清和 苔面唾绒堆绣径 春去也 奈春何 
  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仄平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仄平平

  宫柳老青蛾 题红隔翠波 扇鸾孤 尘暗合欢罗 门外绿阴深似海 应未比 旧愁多 
  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仄平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仄平平


此亦与刘词同,惟前后段第三句各添一字异。
历代作品
共305,分10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
仇远 (1首)
刘辰翁 (8首)
刘过 (3首)
吴文英 (1首)
吴潜 (2首)
周密 (5首)
尹焕 (1首)
张炎 (9首)
张矩 (1首)
糖多令/唐多令(宋末元初·仇远)  显示自动注释

凉露湿秋芜。空庭啼蟪蛄。紫苔衣、犹护金铺。疏箔翠眉人不见,流水急,泣鳏鱼。

恨草倩谁锄。西风吹鬓疏。问刘郎、别后何如。纵有桃花千万树,也不似,旧玄都。


唐多令 其一 丙子中秋前,闻歌此词者,即席借芦叶满汀洲韵(宋末元初·刘辰翁)  显示自动注释

明月满沧洲。长江一意流。更何人、横笛危楼。天地不知兴废事,三十万、八千秋。

落叶女墙头。铜驼无恙不。看青山、白骨堆愁。除却月宫花树下,尘坱莽、欲何游。


唐多令 其二(宋末元初·刘辰翁)  显示自动注释

风露小瀛洲。斜河倒海流。人间尘、不到琼楼。错向五陵陵上望,几回月、几回秋。

落日太湖头。垂虹今是不。醉尊前、往往成愁。便有扁舟西子在,无汗漫、与君游。


唐多令 其三(宋末元初·刘辰翁)  显示自动注释

寒雁下荒洲。寒声带影流。便寄书、不到红楼。如此月明如此酒,无一事、但悲秋。

万弩落潮头。灵胥还怒不。满湖山、犹是春愁。欲向涌金门外去,烟共草、不堪游。


唐多令 其四(宋末元初·刘辰翁)  显示自动注释

日落紫霞洲。兰舟稳放流。玉虹仙、如在黄楼。何必锦袍吹玉笛,听欸乃、数声秋。

赤壁舞涛头。周郎还到不。倚西风、袅袅余愁。唤起横江飞道士,来伴我、月中游。


唐多令 其五(宋末元初·刘辰翁)  显示自动注释

序:龙洲曲已八九和,复为中斋勉强夜和,中有数语,醉枕忘之

零露下长洲。云翻海倒流。素娥深、不到西楼。忽觉断潮归去也,饮不尽、一轮秋。

城外土馒头。人能饮恨不。古人不见使吾愁,莫有横江孤鹤过,来伴我、醉中游。


唐多令 其七(宋末元初·刘辰翁)  显示自动注释

残日下瓜洲。平安火又流。月高高、挂古城楼。回首少年真可笑,无一事、又悲秋。

天在海边头。天风有意不。结桂枝、袅袅余愁。不是银河无去路,先不去、后难游。


唐多令 其六 丙申中秋(宋末元初·刘辰翁)  显示自动注释

明月满河洲。星河带月流。料素娥、独倚琼楼。竟是何年何药误,魂梦冷、不禁秋。

少日梦龙头。知君犹梦不。算虚名、不了闲愁。便有鹄袍三万辈,应不是、旧京游。


唐多令 其八 癸未上元午晴(宋末元初·刘辰翁)  显示自动注释

春雨满江城。汀洲春水生。更悲久雨似春酲。犹有一般天富贵,夜来雨、早来晴。

年少总看灯。老来犹故情。便无灯、也自盈盈。说著春情谁不爱,今夜月、有人行。


糖多令/唐多令(宋·刘过)  显示自动注释

序:安远楼小集,侑觞歌板之姬黄其姓者,乞词于龙洲道人,为赋此糖多令,同柳阜之、刘去非、石民瞻、周嘉仲、陈孟参、孟容,时八月五日也。

芦叶满汀洲。塞沙带浅流。二十年、重过南楼。柳下系舟犹未稳,能几日、又中秋。

黄鹤断矶头。故人今不在。旧江山,浑是新愁。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是、少年游。


糖多令/唐多令(宋·刘过)  显示自动注释

解缆蓼花湾。好风吹去帆。二十年、重过新滩。洛浦凌波人去后,空梦绕、翠屏间。

飞雾湿征衫。苍苍烟树寒。望星河、低处长安。绮陌红楼应笑我,为梅事、过江南。


唐多令(宋·刘过)  显示自动注释

序:安远楼小集,侑觞歌板之姬黄其姓者,乞词于龙洲道人,为赋此糖多令,同柳阜之、刘去非、石民瞻、周嘉仲、陈孟参、孟容,时八月五日也。

芦叶满汀洲,寒沙带浅流。二十年重过南楼。柳下系船犹未稳,能几日,又中秋。

黄鹤断矶头,故人曾到否?旧江山浑是新愁。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刘过词能够在辛派阵营中占据重要一席,并不仅仅是因为那些与辛弃疾豪纵恣肆之风相近的作品,还在于那些豪迈中颇显俊致的独特词风,正如刘熙载所说 :“刘改之词,狂逸之中自饶俊致,虽沉着不及稼轩,足以自成一家。”(《艺概》)此词就是这么一首具有独特风格的词。
这是一首登临名作 。作者借重过武昌南楼之机,感慨时事,抒写昔是今非和怀才不遇的思想感情。安远楼,在武昌黄鹄山上,一名南楼。建于淳熙十三年(1186 )。姜夔曾自度《翠楼吟》词纪之。其小序云“淳熙丙午冬 ,武昌安远楼成,与刘去非诸友落之,度曲见志”,具载其事。
刘过重访南楼,距上次登览几二十年。当时韩侂胄掌握实权,轻举妄动,意欲伐金以成就自己的“功名”。而当时南宋朝廷军备废驰 ,国库空虚,将才难觅,一旦挑起战争,就会兵连祸连,生灵涂炭。词人刘过以垂暮之身,逢此乱局,虽风景不殊,却触目有忧国伤时之恸。这种心境深深地反映到他的词中。
词一起用了两个偶句,略点景物,写登楼之所见。但既无金碧楼台,也没写清嘉的山水。呈现在人们面前的只是一泓寒水,满目荒芦而已。这里的“满”字和“寒”字下得好,把萧疏的外景同低徊的心境交融在一起,勾勒出一幅黯淡的画面,为全词着上了一层“底色 ”。细味这残芦满目、浅流如带的词境,不止气象萧瑟,而且写出了居高临下的眺望之感来,是统摄全篇的传神之笔。接下去,作者以时空交错的技法把词笔从空间的凭眺折入时间的溯洄,以虚间实,别起波澜。“二十年重过南楼” ,一句里包含了多少感慨!二十年前,也就是安远楼落成不久,刘过离家赴试,曾在这里过了一段狂放不羁的生活。所谓“醉槌黄鹤楼,一掷赌百万。”(《湖学别苏召叟》)以及“黄鹤楼前识楚卿,彩云重叠拥娉婷”(《浣溪沙·赠妓徐楚楚》),这就是他当年游踪的剪影 。二十年过去了,可是以身许国的刘过却“ 四举无成,十年不调”,仍然一袭布衣。如今故地重经,而且是在这个危机四伏祸乱不远的时候,怎不令人凄然以悲呢?句中的“过”字点明此行不过是“解鞍少驻初程”的暂歇而已,并为下文伏线 。“柳下”三句,一波三折 ,文随意转,极见工力 。“未稳”上承“过”字 ,说明行色匆匆,钩锁紧密,见出文心之细。“能几日,又中秋”,意谓不消几天,中秋又来到了。一种时序催人的忧心、烈士暮年的悲感和无可奈何的叹喟都从这一个“又”字里泄露出来。三句迭用“犹”、“能”、“又”等虚字呼应提携,真能将词人灵魂的皱折淋漓尽致地揭示无余。
过片以后纯乎写情,都从“重过”一义生发。曰“故人”,曰“旧江山”,曰“新愁”,曰“不似”,莫不如此。章法之精严 ,风格之浑成,堪称《龙洲词》中上上之作 。“黄鹤”二句从设问提起,妙处在能从虚际转身 。“矶头”上缀一“断”字,便有残山剩水的凄凉意味,不是泛泛之笔。“旧江山浑是新愁”,是深化题旨之重笔。前此种种灰黯的心绪,所为伊何?
难道仅仅是怀人、病酒、叹老、悲秋么?被宋子虚誉为“天下奇男子,平生以气义撼当世”(《龙洲词跋》)的刘过是不会自溺于此的,刘过此词的忧国伤时之感无疑要高于宋玉《九辨》单纯的寒土悲秋之感。他此刻所感受的巨大的愁苦,就是对韩侂胄引火自焚的冒险政策的担忧 ,就是对江河日下的南宋政局的悲痛。旧日的壮丽江山笼罩着战争的阴影,而他对于这场可怕的灾难竟然无能为力,这怎么不教人悲从中来不可断绝呢 ?“浑是新愁”,四字包括三层含义。本有旧愁,是一层;添了新愁,是第二层。愁到了“浑是”的程度,极言分量之重,是第三层。旧愁为何?就是他《忆鄂渚》诗所云“书生岂无一策奇,叩阍击鼓天不知”之怀才不遇报国无门的苦闷。卒章三句买花载酒,本想苦中求乐,来驱散一下心头的愁绪。可是这家国恨、身世愁又岂是些许花酒所冲淡得了的!先用“欲”字一顿,提出游乐的意愿,接着用“不似”一转,则纵去也无复当年乐趣,表示了否定的态度。“少年 ”,是一个比较宽泛的概念,相对于已老之今日而言。刘过初到南楼,年方三十,故可称为少年。且可与上片之“二十年重过南楼”相绾合,论其章法,确有草灰蛇线之妙。如此结尾,既沉郁又浑成,令人读之有无穷哀感。
刘过的爱国词篇,多为豪爽奔放,痛快淋漓之作。但这首《糖多令》却写得蕴藉含蓄,耐人咀嚼。与其他爱国词比较,的确别具一格 ,故而流传甚广。《糖多令 》即《唐多令》,原为僻调,罕有填者。自刘词出而和者如林,其调乃显。刘辰翁即追和七阕,周密而因其有“ 重过南楼 ”之语,为更名曰《南楼令》。可见此词影响之大。

唐多令 惜别(宋·吴文英)  显示自动注释

何处合成愁?离人心上秋。纵芭蕉、不雨也飕飕。都道晚凉天气好,有明月,怕登楼。

年事梦中休,花空烟水流。燕辞归,客尚淹留。垂柳不萦裙带住,漫长是、系行舟。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①心上秋:合起来成一“愁”字。两句点明“愁”字来自惜别伤离。
②飕飕:风雨声。这句是说即使不下雨,芭蕉仍然发出飕飕的秋声。
③年事:往事。这两句是说往事如梦,似花落水流。
④燕辞归:曹丕《燕歌行》“群燕辞归雁南翔”。 客:作者自称。
淹留:停留。
⑤萦:旋绕。 裙带:指别去的女子。

【评解】

本词就眼前之景,抒离别之情。上片写离愁。诗人满怀愁绪,怕在月明之夜,登楼眺望。下片抒发别情。燕已归来,人却淹留他方。全词构思新颖别致,写得细腻入微。
语言通俗浅近,颇似民歌小调。

【集评】

沈际飞《草堂诗余正集》:所以感伤之本,岂在蕉雨?妙妙。
王士禛《花草蒙拾》:“何处合成愁,离人心上秋。”滑稽之隽,与龙辅《闺怨》
诗:“得郎一人来,便可成仙去”,同是“子夜”变体。
张炎《词源》:此词疏快,不质实。
陈洵《海绡说词》:玉田不知梦窗,乃欲拈出此阕牵彼就我,无识者,群聚而和之,遂使四明绝调,沉没几六百年,可叹!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首二句以“心上秋”合成“愁”字,犹古乐府之“山上复有山”,合成征人之“出”字。金章宗之“二人土上坐”,皆藉字以传情,妙语也。“垂柳”二句与《好事近》“藕丝缆船”同意。
“明月”及“燕归”二句,虽诗词中恒径,而句则颇耐吟讽。张叔夏以“疏快”两字评之,殊当。
吴文英的这首《唐多令》写的是羁旅怀人。全词字句不事雕琢,自然浑成,在吴词中为别调。
“何处合成愁?离人心上秋。纵芭蕉不雨也飕飕。都道晚凉天气好;有明月,怕登楼。年事梦中休,花空烟水流。”“燕辞归、客尚淹留”为第一段,起笔写羁旅秋思,酿足了愁情,目的是为写别情蓄势。前二句先点“愁”字,语带双关。从词情看,这是说造成这些愁情的,是离人悲秋的缘故,秋思是平常的,说离人秋思方可称愁,单就这点说命意便有出奇制胜之处。从字面看,“愁”字是由“秋心”二字拼合而成,所以此二字又近于字谜游戏。这种手法,古代歌谣中经常可见 ,王士禛谓此二句为“《子夜》变体 ”,具“滑稽之隽”(《花草蒙拾》),是道著语。此词以“秋心”合成“愁”字,是离合体,皆入谜格,故是“变体 ”。此处似乎是信手拈来,涉笔成趣,毫无造作之嫌,且紧扣主题秋思离愁 ,实不该以“油腔滑调”(陈廷焯《白雨斋词话》卷二)目之。
“何处合成愁 ?离人心上秋 。”两句一问一答,开篇即出以唱叹 ,而且凿空道来,实可称倒折之笔。下句“纵芭蕉不雨也飕飕”是说,虽然没有下雨,但芭蕉也会因飕飕秋风,发出凄凉的声响。这分明想告诉读者,先时有过雨来。而起首愁生何处的问题,正由此处蕉雨惹起。所以前二句即由此倒折出来,平添千回百折之感。秋雨初停,天凉如水,明月东升,正是登楼纳凉赏月的好时候。“都道晚凉天气好”,可谓人云亦云 ,而“有明月,怕登楼”,才是客子真实独特的心理写照。“月是故乡明”,望月是难免会触动乡思离愁的。这三句没有直说愁,却通过客子心口不一的描写把它充分地表现了。
秋属岁未,颇容易使人联想到晚岁。过片就叹息年光过尽 ,往事如梦。“花空烟水流”是比喻青春岁月的流逝,又是赋写秋景,兼有二义之妙。由此可见客子是长期飘泊在外,老大未回之人。看到燕子辞巢而去,心生无限感慨。“燕辞归”与“客尚淹留”,两相对照,自可见人不如候鸟 。以上蕉雨 、明月、落花、流水、去燕⋯⋯虽无非秋景,而又不是一般的秋景,于中无往而非客愁,这也就是“离人心上秋”的具体形象化了。
此下为第二段 ,写客中孤寂的感叹。“垂柳”是眼中秋景 ,而又关离情别事写来承接自然 。“ 萦”、“系”二字均由柳丝绵长思出 ,十分形象。“垂柳不萦裙带住 ”一句写的是其人已去,“裙带”二字暗示对方的身份和彼此之间的关系 ;“谩长是 ,系行舟”二句是自况,意思是自己不能随去。羁身异乡,又成孤零,本就有双重悲愁,何况离自己而去者又是一位情侣呢。由此方见篇着“离人”二字具有更多一重含意 ,是离乡又逢离别的人啊,其愁也就更其难堪了。伊人已去而自己既留,必有不得已的理由,却不明说(也无须说),只是埋怨柳丝或系或不系,无赖至极,却又耐人寻味 。“燕辞归 、客尚淹留”句与此三句,又形成比兴关系,情景相映成趣。
全词第一段对于羁旅秋思着墨较多 ,渲染较详,为后边描写蓄足了力量。第二段写字中怀人,着笔简洁明快,发语恰到好处,毫无拖沓之感。较之作者的其它作品,此词确有其独到之处。

糖多令/唐多令 湖口道中(宋·吴潜)  显示自动注释

白鹭立孤汀。行人长短亭。正垂杨、芳草青青。岁月尽抛尘土里,又隔日、是清明。

日暮碧云生。魂伤老泪横。算浮生、较甚浮名。万事不禁双鬓改,谁念我、此时情。


糖多令/唐多令 答和梅府教(宋·吴潜)  显示自动注释

鸥鹭水中洲。夕阳天际流。倚西风、底处危楼。若使中秋无好月,虚过了、一年秋。

举眼望云头。蟾光一线不。想孀娥、自古多愁。安得仙师呼鹤驾,将我去、广寒游。


糖多令/唐多令(宋·周密)  显示自动注释

丝雨织莺梭。浮钱点细荷。燕风轻、庭宇正清和。苔面唾茸堆绣径,春去也、奈春何。

宫柳老青娥。题红隔翠波。扇鸾孤、尘暗合欢罗。门外绿阴深似海,应未比、旧愁多。


南楼令/唐多令 其一 次陈君衡韵(宋·周密)  显示自动注释

桂影满空庭。秋更廿五声。一声声、都是消凝。新雁旧蛩相应和。

禁不过、冷清清。

酒与梦俱醒。病因愁做成。展红绡、犹有馀馨。暗想芙蓉城下路,花可可、雾冥冥。


南楼令/唐多令 其二 次陈君衡韵(宋·周密)  显示自动注释

开了木芙蓉。一年秋已空。送新愁、千里孤鸿。摇落江蓠多少恨,吟不尽、楚云峰。

往事夕阳红。故人江水东。翠衾寒、几夜霜浓。梦隔屏山飞不去,随夜鹊、绕疏桐。


南楼令/唐多令 其二 又次君衡韵(宋·周密)  显示自动注释

敧枕听西风。蛩阶月正中。弄秋声、金井孤桐。闲省十年吴下路,船几度、系江枫。

辇路又迎逢。秋如归兴浓。叹淹留、还见新冬。湖外霜林秋似锦,一片片、认题红。


南楼令/唐多令 其二 戏次赵元父韵(宋·周密)  显示自动注释

好梦不分明。楚云千万层。带围宽、愁损兰成。玉杵玄霜才咫尺,青羽信、便沈沈。

水调夜楼清。清宵谁共听。砑笺红、空赋倾城。几度欲吟吟不就,可煞是、没心情。


唐多令 苕溪有牧之之感(宋·尹焕)  显示自动注释

苹末转清商。溪声供夕凉。缓传杯、催唤红妆慢绾乌云新浴罢,裙拂地、水沈香。

歌短旧情长。重来惊鬓霜。怅绿阴、青子成双。说著前欢佯不睬,扬莲子、打鸳鸯。


南楼令/唐多令 寿邵素心席间赋(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一片赤城霞。无心恋海涯。远飞来、乔木人家。且向琴书深处隐,终胜似、听琵琶。

休近七香车。年华已破瓜。怕依然、刘阮桃花。欲问长生何处好,金鼎内、转丹砂。


南楼令/唐多令 其一(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风雨怯殊乡。梧桐又小窗。甚秋声、今夜偏长。忆著旧时歌舞地,谁得似、牧之狂。

茉莉拥钗梁。云窝一枕香。醉瞢腾、多少思量。明月半床人睡觉,听说道、夜深凉。


南楼令/唐多令 其二 送黄一峰游灵隐(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重整旧渔蓑。江湖风雨多。好襟怀、近日消磨。流水桃花随处有,终不似、隐烟萝。

南浦又渔歌。挑云泛远波。想孤山、山下经过。见说梅花都老尽,恁为问、是如何。


南楼令/唐多令 送韩竹闲归杭,并写未归之意(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一见又天涯。人生可叹嗟。想难忘、江上琵琶。诗酒一瓢风雨外,都莫问,是谁家。

怜我鬓先华。何愁归路赊。向西湖、重隐烟霞。说与山童休放鹤,最零落,是梅花。


南楼令/唐多令(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云冷未全开。檐冰雨冱苔。入花根、暖意先回。一夜绿房迎晓白,空忆遍、岭头梅。

如幻旧情怀。寻春上吹台。正泥深、十二香街。且问谢家池畔草,春必定、几时来。


南楼令/唐多令 有怀西湖,且叹客游之漂泊(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湖上景消磨。飘零有梦过。问堤边、春事如何。可是而今张绪老,见说道、柳无多。

客里醉时歌。寻思安乐窝。买扁舟、重缉渔蓑。欲趁桃花流水去,又却怕、有风波。


南楼令/唐多令 送杭友(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聚首不多时。烟波又别离。有黄金、应铸相思。折得梅花先寄我,山正在、里湖西。

风雪脆荷衣。休教鸥鹭知。鬓丝丝、犹混尘泥。何日束书归旧隐,只恐怕、种瓜迟。


南楼令/唐多令 题聚仙图(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曾记宴蓬壶。寻思认得无。醉归来、事已模糊。忽对画图如梦寐,又因甚、下清都。

拍手笑相呼。应书缩地符。恐人间、天上同途。隔水一声何处笛,正月满、洞庭湖。


南楼令/唐多令 寿月溪(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天净雨初晴。秋清人更清。满吟窗、柳思周情。一片香来松桂下,长听得,读书声。

闲处卷黄庭。年年两鬓青。佩芳兰、不系尘缨。傍取溪边端正月,对玉兔、话长生。


唐多令 九日登平山和朱帅干(宋·张矩)  显示自动注释

斜日淡芜烟。重阳又一年。怅垂杨、几度飞绵。只把晴空山色看。

多少恨、倩谁笺。

沙霭暗中原。横戈谁夜眠。尽今宵、且醉花边。准拟来秋天气好,重把菊、嗅芳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