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牌: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
一剪梅词谱
一剪梅 元高拭词注“南吕宫”。周邦彦词起句有“一剪梅花万样娇”句,取以为名。韩淲词有“一朵梅花百和香”句名《腊梅香》。李清照词有“红藕香残玉簟秋”句,名《玉簟秋》。

一剪梅 双调六十字,前后段各六句、三平韵 周邦彦

  一剪梅花万样娇 斜插疏枝 略点梅梢 轻盈微笑舞低回 何事尊前 拍手相招 
  中仄平平中仄平中中中中中仄平平中平中仄仄平平中仄平平中仄平平

  夜渐寒深酒渐消 袖里时闻 玉钏轻敲 城头谁恁促残更 银漏何如 且慢明朝 
  中仄中平中仄平中中平中中仄平平中平中仄仄平平中仄平平中仄平平


此调以周词、吴词为正体,若卢词、张词、蒋词之添韵,曹词、李词之减字,皆变体也。 此词前后段第二句、第四句、第五句俱不押韵,宋词惟周紫芝“无限江山”词与之同。 周词前段第二句“两岸斜阳”,“两”字仄声,谱内据之,馀悉参所采诸词。

又一体 双调六十字,前后段各六句、四平韵 吴文英

  远目伤心楼上山 愁里长眉 别后蛾鬟 暮云低压小阑干 教问孤鸿 因甚先还 
  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平仄平平

  瘦倚溪桥梅夜寒 雪欲消时 泪不禁弹 剪成钗胜待归看 春在西窗 灯火更阑 
  仄仄平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平仄平平


此词前后段第四句押韵,宋元人俱如此填,惟汪元量词前后段起句“十年旧事漫咨嗟”,“玉人劝我酌流霞”与此平仄全异,恐非定格,不便参校。

又一体 双调六十字,前后段各六句、五平韵 卢炳

  灯火楼台万斛莲 千门喜笑 素月婵娟 几多急管与繁弦 巷陌喧阗 毕献芳筵 
  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

  乐与民偕五马贤 绮罗丛里 一簇神仙 传柑雅宴约明年 尽夕留连 满汎金船 
  仄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


此词前后段第五句俱押韵,宋词无别首可校。

又一体 双调六十字,前后段各六句,四平韵、两叠韵 张炎

  剩蕊惊寒减艳痕 蜂也消魂 蝶也消魂 醉归无月傍黄昏 知是花村 不是花村 
  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

  留得閒枝叶半存 好似桃根 可似桃根 小楼昨夜雨声浑 春到三分 秋到三分 
  平中中中仄中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平仄平平平仄平平


此词前后段第二、三句,第五、六句俱叠韵,有程垓、刘克庄、刘拟、方岳、欧良、虞集诸词可校,但刘克庄词换头句“阶衔免得管兵农”与此平仄全异。又宋无名氏词前后段第二、三句,第五、六句俱用“量”字韵者,系独木桥体,因词俚不录。

又一体 双调六十字,前后段各六句、六平韵 蒋捷

  一片春愁带酒浇 江上船摇 楼上帘招 秋娘容与泰娘娇 风又飘飘 雨又萧萧 
  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平平平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

  何日云帆卸浦桥 银字筝调 心字香烧 流光容易把人抛 红了樱桃 绿了芭蕉 
  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平平平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


此词每句用韵,与第二、三句,第四、五句用叠韵者不同。

又一体 双调五十八字,前后段各五句、三平韵 曹勋

  不占前村占瑶阶 芳影横斜积渐开 水边竹外冷摇春 一带冲寒 香满襟怀 
  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

  管领东风要有才 频移歌酒上春台 直须日日坐花前 金殿仙人 同往同来 
  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平仄平平平仄平平


此词前后段第二、三句作七字一句,与诸家异,见《松隐集》。无别首宋词可校。

又一体 双调五十九字,前段五句三平韵,后段六句三平韵 赵长卿

  霁霭迷空晓未收 羁馆残灯 永夜悲秋 梧桐叶上三更雨 别是人间一段愁 
  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

  睡又不成梦又休 多愁多病 当甚风流 真情一点苦萦人 才下眉尖 恰上心头 
  仄仄仄平仄仄平平平平仄平仄平平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


此词前段结句七字。按李清照词“雁字来时月满楼”,又《乐府雅词》“明日从教一线添”,皆作七字句,与此同,盖《一剪梅》之变体也,旧谱谓李词脱去一字者非。
历代作品
共313,分10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
丘崇 (1首)
刘克庄 (2首)
刘辰翁 (2首)
卢炳 (1首)
史达祖 (2首)
吴文英 (2首)
周紫芝 (1首)
周邦彦 (1首)
张炎 (1首)
方岳 (1首)
曹勋 (1首)
李清照 (1首)
李石 (2首)
汪元量 (1首)
王之道 (1首)
石孝友 (1首)
程垓 (3首)
葛长庚 (1首)
蒋捷 (2首)
蔡伸 (3首)
贺铸 (1首)
一剪梅 梅(宋·丘崇)  显示自动注释

潇洒佳人淡淡妆。特地凌寒,秀出孤芳。雪为肌体练为裳。

韵处天姿,不御铅黄。

古样铜壶湿篆章。浅浸横斜,净几明窗。何妨三弄点苔苍。

但有疏枝,依旧清香。


一剪梅 其一 袁州解印(宋·刘克庄)  显示自动注释

陌上行人怪府公。还是诗穷,还是文穷下车上马太匆匆,来是春风,去是秋风。

阶衔免得带兵农。嬉到昏钟,睡到斋钟。不消提岳与知宫,唤作山翁,唤作溪翁。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刘克庄是一个心怀天下、渴望为国立功的人。但在当时那个腐朽的时代里 ,他的仕途却充满了曲折。嘉熙元年(1237)春,词人出使袁州,数月后即因火灾被劾罢官。刘克庄大为不服,写下这这首词以示申说。
词篇一开始即通过陌上行人对词人“下车上马太匆匆”的惊怪,使我们看出这次被解职是毫无道理的。“下车”“上马”其间相距不过数月,故云“太匆匆”。“诗穷”、“文穷”是诗使人穷、文使人穷的意思。行人们这样发问正说明城中父老对他革职的不解与不平,这从侧面肯定了作者在袁州并无失职,失火不是他的过错。既然人们对他这次解官只当是因为诗穷,因为文穷之故,换言之即非为政有失,则作者被排挤的真相不是昭然若揭了吗?作者借行人之口,巧妙地为自己的罢官作了申诉。“春风”、“秋风”两句点出时间,表明清白,暗指仕途沉浮无常。
下半阕从作者方面立言,是对“行人”关切的回答。那意思是说:不要有什么奇怪,我自已倒落得个清闲 。宋时 ,一般情况下知州兼任本州兵马钤辖和劝农使。知州的实职被夺,也就没有带兵、农的虚衔了,这是一种幽默的说法 。“ 阶衔免得带兵农 ,嬉到昏钟,睡到斋钟。不消提岳与知宫,唤作出翁、唤作溪翁”这几句说既然当权者不给事干,那就只好从早玩到黑,从天黑睡到吃饭,作一个名副其实的“山翁”、“ 溪翁 ”。不能跻身仕途就作浪迹山林的打算,这在封建时代是带有普遍性的现象。
尽管如此,我们仍然不要忘了作者其实是用反语发泄牢骚。刘克庄绝不是一个甘心作山翁、溪翁的人。作者在词中寓愤懑不平之气于谐谑闲适之中,一问一答,轻松而不流于浅露,亦客亦主,活泼而不失之含蓄,可以说在豪放粗犷的词风中较为独特。

一剪梅 其二 余赴广东,实之夜饯于风亭(宋·刘克庄)  显示自动注释

束缊宵行十里强。挑得诗囊,抛了衣囊。天寒路滑马蹄僵,元是王郎,来送刘郎。

酒酣耳热说文章。惊倒邻墙,推倒胡床。旁观拍手笑疏狂,疏又何妨,狂又何妨。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这是一首别具一格的告别词,它描写了两位饱受压抑而又不甘屈服的狂士的离别。忧愤深沉、豪情激越,表现了辛派词人的特色。
词的上片写连夜起程,王迈为其送行。起句“束缊宵行十里强 ”,开门见山地描写连夜而行的情状。一枝火把引路 ,来到十里长亭,点出饯别之意。“束缊”,是乱麻捆起来,做成照明的火把,“ 宵行”,由《诗经·召南·小星 》:“ 肃肃宵征,夙夜在公”转化而来,暗示远行劳苦之意。“挑得诗囊,抛了衣囊 。”表现了书生本色,诗囊里都是他的心血结晶,那肯轻易抛掉呢!诗囊里装着他的诗篇,也装着他的一腔豪情满腹抑郁。
“天寒路滑马蹄僵 ”,一个“僵”字,写尽了艰苦之状。虽在说马 ,但行人颠簸于马背,冒着寒风,艰难赶路的情景,已跃然纸上。下句的“王郎”即王实之。刘克庄称赞他:“天壤王郎。数人物方今第一。”(《满江红·送王实之 》)反映出对他的敬重、赏识。在刘克庄奔赴广东之际,他夜半相送情谊之真挚,已然可知。
刘克庄自称“ 刘禹锡”,是以锐意改革而屡受打击的刘禹锡自比。刘禹锡曾因讽刺朝中新贵被贬。刘克庄则因《落梅》诗中有“东风谬掌花权柄,却忌孤高不主张”之句 ,被人指为“讪谤当国”而被罢官。在此之前,他已被三次削职 。他在《病后访梅九绝》中有一首诗说:“梦得因桃数左迁,长源为柳忤当权。幸然不识桃并柳,却被梅花累十年 !”其愤慨怅然之情,及其清品傲骨,表现得非常清楚,与唐代的诗豪刘禹锡相比,亦觉无愧 。此时到广东做路一级的官,他“不以入岭为难”,然内心如刘禹锡式的不平之气,是不会遽然消失的。
过片“酒酣耳热说文章 ”,从结构上说,是上片情节的结局。又是可作为下片的开端,顺势翻出新的情节,安排颇显匠心。“ 酒酣耳热”表现了酒逢知己的欢乐,同时又是词人热情奋发 ,兴会正浓的时刻。词人避开朋友间碰杯换盏的次要情节 ,而径直写出“说文章 ”的一幕,可谓善于剪裁。“说文章”极含蓄地暗示他们对时事的评论、理想的抒发,以及对忧愤的倾泄。
王实之秉性刚直,豪气干云人称子昂、太白。刘克庄也是言谈雄豪,刚直无畏。“ 惊倒邻墙,推倒胡床”两句,正是他们这种英豪气质的形象表现。前句写客观反响 ,后句写人物举动。两个狂士捋袖豁拳,乘着酒兴指点江山,语惊四座,全无顾忌,邻座惊傻观者竖发,全与我无关。这种形象的夸饰淋漓尽致地张扬了二人的豪气。
“旁观拍手笑疏狂 ”,作者设想,若有旁观者在此,必定拍手笑我二人疏狂。“疏狂”,意为不受拘束,纵情任性。“ 拍手笑 ”是一种不被他人理解的表现,对狂者来说不足惧,倒起着反衬作用。刘克庄与王实之在志士受压、报国无门的时代,将心头的积郁,化为激烈的言词、不平常的行动 ,自然会被称为“ 疏狂”。“疏又何妨,狂又何妨 !”态度明确坚定,可谓狂上加狂,雄放恣肆,豪情动人。有此一句,通篇振起。
这首词把一次友人的饯别,被词人装点地很像一出动人的独幕剧。在形象描写中,着重写人物的动态,从中表现感情的发展变化,始而愁苦,继而激愤,最后是慷慨奔放,以“风霆惊座 ”、冲决邻墙之势,将剧情推向高潮,避免了议论。在刘克庄的词中,是很有特色的一篇。

一剪梅 其一 和人催雪(宋末元初·刘辰翁)  显示自动注释

万事如花不可期。花不堪持,酒不堪持。江天雪意使人迷,剪一枝枝,歌一枝枝。

歌者不来今几时。姜影无词,张影无词。不歌不醉不成诗,歌也迟迟,雪也迟迟。


一剪梅 其二 和敖秋崖为小孙三载寿谢(宋末元初·刘辰翁)  显示自动注释

人生总受业风吹。三岁儿儿,八十儿儿。深闺空谷把还持,啼看人知,啼怕人知。

客中自种绿猗猗。月下横枝,雪下横枝。尊前百岁且开眉,今岁今时,前岁今时。


一剪梅 元宵(宋·卢炳)  显示自动注释

灯火楼台万斛莲。千门喜笑,素月婵娟。几多急管与繁弦。

巷陌骈阗。毕献芳筵。

乐与民偕五马贤。绮罗丛里,一簇神仙。传柑雅宴约明年。

尽夕留连。满泛金船。


一剪梅 其一(宋·史达祖)  显示自动注释

谁写梅溪字字香。沙边幽梦,常恁芬芳。不如花解伴昏黄。

只怕东风,吹断人肠。

小阁无灯月浸窗。香吹罗袖,酒映宫妆。如今竹外怕思量。

谷里佳人,一片冰霜。


一剪梅 其二 追感(宋·史达祖)  显示自动注释

秦客当楼泣凤箫。宫衣香断,不见纤腰。隔年心事又今宵。

折尽冰弦,何用鸾胶。

些子轻魂几度销。兰骚蕙些,无计重招。东窗一段月华娇。

也带春愁,飞上梅梢。


一剪梅 赠友人(宋·吴文英)  显示自动注释

远目伤心楼上山。愁里长眉,别后峨鬟。暮云低压小阑干。

教问孤鸿,因甚先还。

瘦倚溪桥梅夜寒。雪欲消时,泪不禁弹。剪成钗胜待归看。

春在西窗,灯火更阑。


一剪梅 赋处静以梅花枝见赠(宋·吴文英)  显示自动注释

老色频生玉镜尘。雪澹春姿,越看精神。溪桥人去几黄昏。

流水泠泠,都是啼痕。

烟雨轻寒暮掩门。萼绿灯前,酒带香温。风情谁道不因春。

春到一分,花瘦一分。


一剪梅 送杨师醇赴官(宋·周紫芝)  显示自动注释

无限江山无限愁。两岸斜阳,人上扁舟。阑干吹浪不多时,酒在离尊,情满沧洲。

早是霜华两鬓秋。目送飞鸿,那更难留。问君尺素几时来,莫道长江,不解西流。


一剪梅(宋·周邦彦)  显示自动注释

一剪梅花万样娇。斜插梅枝,略点眉梢。轻盈微笑舞低回,何事尊前拍误招。

夜渐寒深酒渐消。袖里时闻玉钏敲。城头谁恁促残更,银漏何如,且慢明朝。


一剪梅(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闷蕊惊寒减艳痕。蜂也消魂。蝶也消魂。醉归无月傍黄昏。

知是花村。知是前村。

留得闲枝叶半存。好似桃根。不似桃根。小楼昨夜雨声浑。

春到三分。秋到三分。


一剪梅 客中新雪(宋·方岳)  显示自动注释

谁剪轻琼做物华。春绕天涯,水绕天涯。园林晓树恁横斜,道是梅花,不是梅花。

宿鹭联拳倚断槎。昨夜寒些,今夜寒些。孤舟蓑笠钓烟沙,待不思家,怎不思家。


一剪梅(宋·曹勋)  显示自动注释

不占前村占宝阶。芳影横斜积渐开。水边竹外冷摇春,一带冲寒,香满襟怀。

管领东风要有才。频携歌酒上春台。直须日日玉花前,金殿仙人,同赏同来。


一剪梅(宋·李清照)  显示自动注释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

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

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①玉簟:光华如玉的席子。
②雁字:指雁群飞时排成“一”或“人”形。相传雁能传书。

【评解】

这是一首抒写离情别绪的词,重在写别后的相思之情。上片虽没有一个离情别绪的字眼,却句句包孕,极为含蓄。下片则是直抒相思与别愁。词以浅近明白的语言,表达深思挚爱之情,缠绵感人。全词轻柔自然,歇拍三句尤为行家称赏。

【集评】

伊士珍《琅嬛记》:易安结缡未久,明诚即负笈远游。易安殊不忍别,觅锦帕书《一剪梅》词以送之。
王灼《碧鸡漫志》:易安作长短句,能曲折尽人意,轻巧尖新,姿态百出。
这首词作于清照和丈夫赵明诚远离之后,寄寓着作者不忍离别的一腔深情,是一首工巧的别情词作。
词的起句“红藕香残玉簟秋 ”,领起全篇,上半句“红藕香残”写户外之景,下半句“玉簟秋”写室内之物 ,对清秋季节起了点染作用。全句设色清丽,意象蕴藉,不仅刻画出四周景色,而且烘托出词人情怀。意境清凉幽然,颇有仙风灵气。花开花落,既是自然界现象 ,也是悲欢离合的人事象征;枕席生凉,既是肌肤间触觉,也是凄凉独处的内心感受。起句为全词定下了幽美的抒情基调。
接下来的五句顺序写词人从昼到夜一天内所作之事、所触之景、所生之情。前两句“轻解罗裳,独上兰舟 ”,写的是白昼在水面泛舟之事,以“独上”二字暗示处境,暗逗离情。下面“云中谁寄锦书来”一句,则明写别后的悬念。接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两句,构成一种目断神迷的意境。按顺序,应是月满时 ,上西楼,望云中,见回雁,而思及谁寄锦书来。“谁”字自然是暗指赵明诚。但是明月自满,人却未圆;雁字空回,锦书无有,所以有“谁寄”之叹。说“谁寄”,又可知是无人寄也。词人因惦念游子行踪,盼望锦书到达 ,遂从遥望云空引出雁足传书的遐想。而这一望断天涯、神驰象外的情思和遐想,无时无刻不萦绕于词人心头。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句,承上启下,词意不断。它既是即景,又兼比兴 。其所展示的花落水流之景,是遥遥与上阕“红藕香残”、“独上兰舟”两句相拍合的;而其所象喻的人生、年华、爱情、离别,则给人以凄凉无奈之恨。
下片自此转为直接抒情,用内心独自的方式展开。
“一种相思,两处闲愁 ”二句,在写自己的相思之苦、闲愁之深的同时,由己身推想到对方,深知这种相思与闲愁不是单方面的,而是双方面的,以见两心之相印。这两句也是上阕“云中”句的补充和引申,说明尽管天长水远 ,锦书未来 ,而两地相思之情初无二致,足证双方情爱之笃与彼此信任之深。这两句既是分列的,又是合一的。合起来看,从“一种相思”到“两处闲愁”,是两情的分合与深化。其分合,表明此情是一而二、二而一的 ;其深化 ,则诉说此情已由“思”而化为“愁”。下句“此情无计可消除”,紧接这两句。正因人已分在两处,心已笼罩深愁,此情就当然难以排遣,而是“才下眉头,却上心头”了。
“此情封锁计可消除,才下眉头 ,却上心头。”三句最为世人所称道。这里 ,“眉头”与“心头”相对应 ,“才下”与“却上”成起伏,语句结构既十分工整,表现手法也十分巧妙,在艺术上具有很强的吸引力。当然,这两个四字句只是整首词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并非一枝独秀。它有赖于全篇的烘托,特别因与前面另两个同样工巧的四字句“一种相思,两处闲愁”前后衬映,而相得益彰。

一剪梅 其一 忆别(宋·李石)  显示自动注释

红映阑干绿映阶。闲闷闲愁,独自徘徊。天涯消息几时归,别后无书有梦来。

后院棠梨昨夜开。雨急风忙次第催。罗衣消瘦却春寒,莫管红英,一任苍苔。


一剪梅 其二(宋·李石)
  押萧韵  显示自动注释

百濯香残恨未消。万绪千丝,莲藕芭蕉。临岐犹自说前时,轻剪乌云解翠翘。

雨意重来风已飘。南陌行人折柳条。此间无计可留连,枕上今宵。

马上明朝。


一剪梅 怀旧(宋末元初·汪元量)  显示自动注释

十年愁眼泪巴巴。今日思家,明日思家。一团燕月照窗纱,楼上胡笳,塞上胡笳。

玉人劝我酌流霞。急捻琵琶,缓捻琵琶。一从别后各天涯,欲寄梅花,莫寄梅花。


一剪梅 和董令升赠魏定甫侍儿(宋·王之道)  显示自动注释

风揭珠帘夜气清。香扑尊罍,初见云英。蓝桥何处旧知名。

今夕相逢,此恨消停。

劝酒嫣然一笑倾。细意端相,无限娉婷。曲终犹带绕梁声。

莫辞沈醉,为覆金觥。


一剪梅 送晁驹父(宋·石孝友)  显示自动注释

萍水相逢无定居。同在他乡,又问征途。离歌声里客心孤。

花尽园林,水满江湖。

烟树微茫带岸蒲。何处长沙,何处洪都。要知安稳到家无。

千里征鸿,一纸来书。


一剪梅 其一(宋·程垓)  显示自动注释

旧日心期不易招。重来孤负,几个良宵。寻常不见尽相邀。

见了知他,许大无聊。

昨夜梅花插翠翘。影落清溪,应也魂消。假饶真个住山腰。

那个金章,换得渔樵。


一剪梅 其二(宋·程垓)  显示自动注释

小会幽欢整及时。花也相宜,人也相宜。宝香未断烛光低,莫厌杯迟,莫恨欢迟。

夜渐深深漏渐稀。风已侵衣,露已沾衣。一杯重劝莫相违,何似休归,何自同归。


一剪梅 冬至(宋·程垓)  显示自动注释

斗转参横一夜霜。玉律声中,又报新阳。起来无绪赋行藏。

只喜人间,一线添长。

帘幕垂垂月半廊。节物心情,都付椒觞。年华渐晚鬓毛苍。

身外功名,休苦思量。


一剪梅 赠紫云友(宋·葛长庚)  显示自动注释

剑倚青天笛倚楼。云影悠悠,鹤影悠悠。好同携手上瀛洲,身在阎浮,业在阎浮。

一段红云绿树愁。今也休休,古也休休。夕阳西去水东流,富又何求,贵又何求。


一剪梅 其一 宿龙游朱氏楼(宋·蒋捷)  显示自动注释

小巧楼台眼界宽。朝卷帘看,暮卷帘看。故乡一望一心酸,云又迷漫,水又迷漫。

天不教人客梦安。昨夜春寒,今夜春寒。梨花月底两眉攒,敲遍阑干,拍遍阑干。


一剪梅 其二 舟过吴江(宋·蒋捷)  显示自动注释

一片春愁待酒浇,江上舟摇,楼上帘招。秋娘渡与泰娘桥,风又飘飘,雨又萧萧。

何日归家洗客袍银字笙调,心字香烧。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吴江指滨临太湖东岸的吴江县。这首词主要写作者乘船漂泊在途中倦懒思归之心情。
起笔点题,指出时序。“一片春愁待酒浇”,“一片”愁闷连绵不断。“待酒浇 ”,表现了他愁绪之浓。词人的愁绪因何而发。这片春愁缘何而生。接着便点出这个命题。
随之以白描手法描绘了“ 舟过吴江 ” 的情景:“ 江上舟摇,楼上帘招。秋娘渡与泰娘桥 ,风又飘飘,雨又萧萧”,这“江 ”即吴江 。一个“摇”字,颇具动态感 ,带出了乘舟的主人公的动荡飘泊之感。“招 ”,意为招徕顾客透露了他的视线为酒楼所吸引并希望借酒浇愁的心理。这里他的船已经驶过了秋娘渡和泰娘桥,以突出一个“过”字 。“秋娘”“泰娘”是唐代著名歌女。作者单用之。心绪中难免有一种思归和团聚的急切之情 。飘泊思归,偏逢上连阴天气。作者用“飘飘”“萧萧”描绘了风吹雨急。“又”字含意深刻,表明他对风雨阻归的恼意。
“何日归家洗客袍 ?银字笙调,心字香黄庭坚墨迹烧 ”。想象归家后的温暖生活,思归的心情更加急切。“何日归家 ”四家,一直管着后面的三件事:洗客袍、调笙和烧香。“ 客袍 ”,旅途穿的衣服。调笙,调弄有银字的笙,烧香 ,点熏炉里心字形的香。作者词中极想归家之后佳人陪伴之乐,思归之情段段如此。“银字”和“ 心字 ”给他所向往的家庭生活,增添了美好、和谐的意味。
“流光容易把人抛”,指时光流逝之快。樱桃和芭蕉这两种植物的颜色变化,具体地显示出时光的奔驰。蒋捷抓住夏初樱桃成熟时颜色变红,芭蕉叶子由浅绿变为深绿,把看不见的时光流逝转化为可以捉摸的形象。春愁是剪不断、理还乱。词中借“红”“绿”颜色之转变,抒发了年华易逝,人生易老的感叹。
词人在词中逐句叶韵 ,读起朗朗上口 ,节奏铿锵。大大地加强了词的表现力。这个节奏感极强的思归曲,读后让人有“余言绕梁,三日不绝”的意味。

一剪梅 其一(宋·蔡伸)  显示自动注释

堆枕乌云堕翠翘。午梦惊回,满眼春娇。嬛嬛一袅楚宫腰。

那更春来,玉减香消。

柳下朱门傍小桥。几度红窗,误认鸣镳。断肠风月可怜宵。

忍使恹恹,两处无聊。


一剪梅 其二(宋·蔡伸)  显示自动注释

高宴华堂夜向阑。急管飞霜,羯鼓声乾。仙人掌上水晶盘。

回按凌波,舞袖弓弯。

曲罢凝娇整翠鬟。玉笋持杯,巧笑嫣然。为君一醉倒金船。

只恐醒来,人隔云山。


一剪梅 其三 甲辰除夜(宋·蔡伸)  显示自动注释

夜永虚堂烛影寒。斗转春来,又是明年。异乡怀抱只凄然。

尊酒相逢且自宽。

天际孤云云外山。梦绕觚棱,日下长安。功名已觉负初心,羞对菱花,绿鬓成斑。


一剪梅(宋·贺铸)  显示自动注释

桂叶眉丛恨自成。锦瑟弦调,双凤和鸣。钗梁玉胜挂兰缨。

帘影沈沈,月堕参横。

屏护文茵翠织成。摘佩牵裾,燕样腰轻。清溪百曲可怜生。

大抵新欢,此夜□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