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从下表选择或输入词牌名: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  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引自archive.org)

接贤宾词谱
接贤宾 此调有两体,五十九字者始于毛文锡词,一百十七字者始于柳永词。《乐章集》注“林钟商调”。一名《集贤宾》。

接贤宾 双调五十九字,前段四句三平韵,后段七句三平韵 毛文锡

  香鞯镂襜五花骢 值春景初融 流珠喷沫蹀躞 汗血流红 
  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平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

  少年公子能乘驭 金镳玉辔珑璁 为惜珊瑚鞭不下 骄生百步千踪 信穿花 从拂柳 向九陌追风 
  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


唐词只此一首,无他作可校。 前段起句,坊本作“五色骢”,今从《花间集》订正。

又一体 双调一百十七字,前段十句五平韵,后段十句六平韵 柳永

  小楼深巷狂游遍 罗绮成丛 就中堪人属意 最是虫虫 有画难描雅态 无花可比芳容 几回饮散良宵永 
  仄平平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

鸳衾暖 凤枕香浓 算得人间天上 惟有两心同 
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仄仄平平

  近来云雨每西东 诮恼损情悰 纵然偷期暗会 长是匆匆 争似和鸣偕老 免教敛翠啼红 眼前时暂疏欢宴 
  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仄平仄平平平仄平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

盟言在 更莫忡忡 待作真个宅院 方信有初终 
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仄平仄仄平平


此即毛词体再加一叠,但前段起句不用韵,第二句少一字,前后段第五句减一字,第八句各添一字,两结句读小异耳。 按宋词无填此调者,其平仄当依之。 《词律》误从汲古阁本,其前段第八句脱一字,今从《花草粹编》校正。 元曲马致远商调《集贤宾》与此同,惟前段第二句亦作五字,前后段第九句俱作五字,亦因柳词减字也,因词俚不录。
历代作品
毛文锡 (1首)
柳永 (1首)
王哲 (1首)
陆求可 (1首)
当代
黄绮 (1首)
接贤宾(唐·毛文锡)  显示自动注释

香鞯镂襜五色骢,值春景初融。流珠喷沫躞蹀,汗血流红。

少年公子能乘驭金镳玉辔珑璁为惜珊瑚鞭不下,骄生百步千踪。

信穿花,从拂柳,向九陌追风。


集贤宾(宋·柳永)  显示自动注释

小楼深巷狂游遍,罗绮成丛。就中堪人属意,最是虫虫。

有画难描雅态,无花可比芳容。几回饮散良宵永,鸳衾暖、凤枕香浓。

算得人间天上,惟有两心同。

近来云雨忽西东。诮恼损情悰。纵然偷期暗会,长是匆匆。

争似和鸣偕老,免教敛翠啼红。眼前时、暂疏欢宴,盟言在、更莫忡忡。

待作真个宅院,方信有初终。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这是柳永困居东京汴梁时为青楼名妓虫娘所作的一首词,用以表白词人对虫娘的真挚情意,借以向虫娘许下庄重的诺言 。虽然柳永踏入仕途后 ,由于种种客观原因终未实践这一诺言,但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能在作品中大胆示爱求偶已属难能可贵了。
“小楼深苍狂游遍”几句写柳永在众多歌妓中,只对虫娘一人情有独钟。“小楼深巷”即指平康坊曲之所,歌妓们聚居之地。北宋都城多有教坊妓馆,在这些坊曲之中身着罗绮 、浓妆艳抹的歌妓甚众 ,但柳永却特别属意于虫虫即虫娘,因为她是一位温柔俊俏、色艺超群的多情女子,“有画难描雅态,无花可比芳容”。自然有比虫虫更为风流美貌的,而具有雅态的却极为稀少。“雅态”是虫虫的特质。这种“雅态”,源于品格和志趣的高雅,全不象是风尘中的女子。柳永之所以爱慕虫虫正由于此。歌妓们虽然受制于娼家,失去了人身自由,但她们的情感是可以由自己支配的。柳永由于真正的同情和尊重她们,因而能获得其真情,相互知心。以往的日月里他们曾“几回饮散良宵永 ”,俩人幸福地相聚 ,“ 凤枕香浓”,“人间天上”似乎只存在他们的真情了。上片追述俩人相爱的历史,情真意切。
词的过片以“近来”两字将词意的发展由往昔转到现实,“云雨忽西东”,说明现在他们的爱情出现了一些波折。他能理解由于歌妓特殊的职业关系,云雨西东 ,这几乎使他俩失去了欢乐之趣 。从与虫虫“偷期暗会,长是匆匆”的情形来推测,柳永困居京都,已失去经济来源,不可能千金买笑而在歌舞场中挥霍了;因而与虫虫的聚会只能偷偷地进行,而且来去匆匆。由此使他希望与虫虫过一种鸾凤和鸣、白头偕老的正常夫妇生活,以结束相会时愁颜相对的难堪场面。“敛翠”,翠指翠眉,敛眉乃忧愁之状;“啼红”,红即红泪,指青年女子伤心时落下的泪。虫虫在匆匆相会时“ 敛翠啼红 ”,暗示了他们爱情的不幸。此情形,词人提出了暂行办法和长远打算。暂行的办法是“眼前时、暂疏欢宴”,疏远一些,以避开各种外界压力。他劝尉虫虫不要忧心忡忡,请相信他的山盟海誓。长远的打算是使虫虫能“作真个宅院”。
柳永是真正打算娶虫虫作“ 宅院 ”的。只有到了那时,才算是他们的爱情有始有终。下片恰当地表达了词人内心复杂的情感,达到了劝慰虫娘的目的。
从这首词可以看出,柳永是抱着一腔真挚的感情,把一位封建社会底层中被侮辱、被损害的歌妓虫娘当成了自己真诚爱慕的对象。虫娘是在他落魄无聊的情形下与他相爱的,所以柳永决心一举成名后定来报答她的深情。整首词委婉曲折,真实地再现了柳永当时的心曲。

集贤宾(元·王哲)  显示自动注释

仔细曾穷究。想六地众生,强揽闲愁。恰才得食饱,又思量、骏马轻裘。

有骏马,有轻裘。又思量、建节封侯。假若金银过北斗。

置下万顷良田,盖起百尺高楼。儿孙自有儿孙福,莫与儿孙作马牛。

贪利禄。竞虚名,惹机勾。岂知身似、水上浮沤。贪恋气财并酒色,不肯上、钓鱼舟。

荒尽丹田三顷,荆棘多稠。宝藏库、偷盗了明珠,铁灯盏、渗漏了清油。

水银迸散难再收。大丹砂甚日成就。杀曾叮咛劝,劝著后,几曾偢。

苦海深,波浪流。心闲无事却垂钩。呜呼锦鳞终不省,摇头摆尾,姿纵来来,往戏波流。

愚迷子,省贪求。只为针头上名利。等闲白了少年头。


接贤宾(别思)(清·陆求可)  显示自动注释

销魂桥上落花红。正春雨春风。踌蹰野立,沟水一任西东。

莺莺燕燕空旋绕,难留行客芳踪。但愿石尤平地起,暂时且共从容。

酒盈樽,人对面,听细语喁喁。


接贤宾 幻梦(当代·黄绮)  显示自动注释

两心私许貌如才。莫非是初来。暂栖楼角霜冷,作甚情怀。

从容细弄双鲜果,翻教愧煞遮回。只怕三獒驯不下,轻轻步袜提鞋。

已无言,还忍笑,好这次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