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从下表选择或输入词牌名: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  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引自archive.org)

一斛珠词谱
一斛珠 《宋史·乐志》名《一斛夜明珠》,属中吕调。《尊前集》注“商调”,金词注“仙吕调”,蒋氏《九宫谱目》入仙吕引子。晏几道词名《醉落魄》,张先词名《怨春风》,黄庭坚词名《醉落拓》。

一斛珠 双调五十七字,前后段各五句、四仄韵 (南唐)李煜

  晚妆初过 沈檀轻注些儿个 向人微露丁香颗 一曲清歌 暂引樱桃破 
  中平中仄中平中仄平平仄中平中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中仄平平仄

  罗袖裛残殷色可 杯深旋被香醪涴 绣床斜凭娇无那 烂嚼红茸 笑向檀郎唾 
  中仄中平平仄仄平平中仄平平仄仄平中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


此词后段起句第二字、第六字俱仄声。宋苏轼词“自惜风流云雨散”,张先词“今夜掩妆花下语”,晏几道词“若问相思何处歇”,三作与此同,馀俱照张先“山围画障”词体填。 按《尊前集》李煜词注“商调”,乃夷则之商声。金元曲子照“山围画障”词体填者注“仙吕调”,乃夷则之羽声,则知两换头句平仄,确系音律所关,故此词作图,只就苏、张、晏三词校注。如晏词之前段起句“鸾孤月缺”,“鸾”字平声,“月”字仄声。第二句“两情惆怅音尘绝”,“两”字仄声。苏词第二句“垂杨乱掩红楼半”,“乱”字仄声。晏词第三句“如今若负当时节”,“如”字平声,“若”字仄声。结句“曾醉离歌宴”,“曾”字平声。后段起句“自惜风流云雨散”,“自”字仄声,“风”字平声。张词第二句“明朝芳草东西路”,“芳”字平声。第三句“愿身不学相思树”,“不”字仄声。谱内可平可仄据之。

又一体 双调五十七字,前后段各五句、四仄韵 张先

  山围画障 风溪弄月清溶漾 玉楼苕馆人相望 下若醲醅 竞欲金钗当 
  中中中仄中平中仄平平仄中中中中平平仄中仄平平中仄中中仄

  使君劝醉青娥唱 分明仙曲云中响 南园百卉千家赏 和气兼来 不独花枝上 
  中平中仄平中仄中平中仄平平仄中中中中平平仄中仄平平中仄中中仄


此与李词同,惟换头句平仄异。因宋词如此填者甚多,金元曲子注仙吕调者正与之合。此系音律所关,故亦编入,另列一体。 前段第一句,周密词“忆忆忆忆”,上“忆忆”二字俱仄声,晏几道词“满街斜月”,“斜”字平声。第二句,苏轼词“故山归计何时决”,“故”字仄声,“归”字平声。第三句,欧阳修词“对酒当歌寻思著”,“酒”字平声,“歌”字仄声,范成大词“垂云卷尽添空阔”,“垂”字平声,“卷”字仄声。第四句,苏轼词“惟有佳人”,“惟”字平声。第五句,周紫芝词“真个睡不著”,“真”字平声,“睡”字、“不”字俱仄声。后段第一句,晁补之词“谁家红袖阑干曲”,“谁”字、“红”字俱平声,晏几道词“心心口口长恨怍”,“恨”字仄声。第二句,高观国词“倚阑一望情何极”,“倚”字、“一”字俱仄声。第三句,欧阳修词“恨别王孙愁多少”,“恨”字、“别”字俱仄声,“王”字、“孙”字俱平声。第四句,张元干词“客里惊春”,“客”字仄声。第五句,欧良词“同和醉落魄”,“同”字平声,“醉”字、“落”字俱仄声。谱内可平可仄据此。

又一体 双调五十七字,前后段各五句、四仄韵 周邦彦

  茸金细弱 秋风嫩 桂花初著 蕊珠宫里人难学 花染娇荑 羞映翠云幄 
  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仄平平平仄仄平仄

  清香不与兰荪约 一枝云鬓巧梳掠 夜深轻撼蔷薇索 香满衣襟 月在凤凰阁 
  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仄平仄


此与张先词同,惟前段第二句作上三下四句法异。黄庭坚词“韶声断、六么初彻”,高观国词“寒江上、雨晴风急”,史达祖词“空分付、有情眉睫”正与此同。
历代作品
共241,分8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
李煜 (1首)
京镗 (1首)
仇远 (1首)
侯寘 (3首)
刘光祖 (1首)
史达祖 (2首)
吕渭老 (2首)
吴文英 (2首)
周密 (3首)
周必大 (2首)
周紫芝 (4首)
周邦彦 (1首)
岳珂 (1首)
张元干 (4首)
张先 (3首)
一斛珠(唐·李煜)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一名醉落魄

晚妆初过,沈檀轻注些儿个,向人微露丁香颗。一曲清歌,暂引樱桃破。

罗袖裛残殷色可,杯深旋被香醪涴,绣床斜凭娇无那

烂嚼红茸,笑向檀郎唾。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1.沈(chen2)檀--浅绛色的唇膏。轻注:轻点。
2.丁香颗--代称女子的舌头。
3.樱桃破--代指张开小口。
4.“罗袖”句--可:隐约。
5.无那--无奈。
6.红茸--红色的丝线。
7.檀郎--古代妇女称呼自己所爱的男子为檀郎。

醉落魄 观碧鸡坊王园海棠次范石湖韵(宋·京镗)  显示自动注释

芳尘休扑。名花唤我相追逐。浅妆不比梅敧竹。深注朱颜,娇面称红烛。

阿娇合贮黄金屋。是谁却遣来空谷。酡颜遍倚阑干曲。

一段风流,不枉到西蜀。


醉落魄/一斛珠(宋末元初·仇远)  显示自动注释

水西云北。锦苞泫露无颜色。夜寒花外眠双鶒。莫唱江南,谁是鹧鸪客。

薄情青女司花籍。粉愁红怨啼螀急。月明倦听山阳笛。

渺渺征鸿,千里楚天碧。


醉落魄 其一 夜静闻琴(宋·侯寘)  显示自动注释

铜壶漏歇。纱窗倒挂梅梢月。玉人酒晕消香雪。促轸调弦,弹个古离别。

雏莺小凤交飞说。嘈嘈软语丁宁切。相如敧枕推红氎。

脉脉无言,还记旧时节。


醉落魄/一斛珠 其二(宋·侯寘)  显示自动注释

梅花似雪。雪花却似梅清绝。小窗低映梅梢月。常记良宵,吹酒共攀折。

如今客里都休说。潇潇洒洒情怀别。夜阑火冷孤灯灭。

雪意梅情,分付漆园蝶。


醉落魄/一斛珠 其三(宋·侯寘)  显示自动注释

玉钩珠箔。夜凉庭院天垂幕。好风吹动纶巾角。羽扇休挥,已怯絺衣薄。

扁舟明日清溪泊。归来依旧情怀恶。为君唤月骖鸾鹤。

天近多寒,满引金凿落。


醉落魄 春日怀故山(宋·刘光祖)  显示自动注释

春风开者。一时还共春风谢。柳条送我今槐夏。不饮香醪,孤负人生也。

曲塘泉细幽琴写。胡床滑簟应无价。日迟睡起帘钩挂。

何不归欤,花竹秀而野。


醉落魄/一斛珠 其一(宋·史达祖)  显示自动注释

鸳鸯意惬。空分付、有情眉睫。齐家莲子黄金叶。争比秋苔,靴凤几番蹑。

墙阴月白花重叠。匆匆软语屡惊怯。宫香锦字将盈箧。

雨长新寒,今夜梦魂接。


醉落魄 其二 浙江送人,时子振之官越幕(宋·史达祖)  显示自动注释

江痕妥帖日光熨动黄金叶。阑干直下愁相接。一朵红莲,飞上越人楫。

鲤鱼波上丁宁切。诗筒如线不曾别。明年好个春风客。

五鹗交飞,身在玉皇阙。


醉落魄/一斛珠 其一(宋·吕渭老)  显示自动注释

明窗读易。时才人地俱超轶。偶然一坠槐安国。说利谈功,这事怎休得。

何时置酒图书室。挥弦目送西飞翼。夜来已觉春笋溢。

月影三人,一醉旧相识。


醉落魄/一斛珠 其二(宋·吕渭老)  显示自动注释

纤鞋窄袜。红茵自称琵琶拍。明衣妆脸春梳掠。好好亭亭,那得恁标格。

匆匆一醉霜华白。归来偏记蓝桥宅。五更残梦迷蝴蝶。

觑著花枝,只被绣帘隔。


醉落魄/一斛珠 题藕花洲尼扇(宋·吴文英)  显示自动注释

春温红玉纤衣学剪娇鸦绿。夜香烧短银屏烛。偷掷金钱,重把寸心卜。

翠深不碍鸳鸯宿。采菱谁记当时曲。青山南畔红云北。

一叶波心,明灭澹妆束。


醉落魄/一斛珠 院姬□主出为戌妇(宋·吴文英)  显示自动注释

柔怀难托。老天如水人情薄。烛痕犹刻西窗约。歌断梨云,留梦绕罗幕。

寒更唱遍吹梅角。香消臂趁弓弰削。主家衣在羞重著。

独掩营门,春尽柳花落。


醉落魄 洪仲鲁之江西,书以为别(宋·周密)  显示自动注释

寒侵径叶。雁风击碎珊瑚屑。砚凉闲试霜晴帖。颂菊骚兰,秋事正奇绝。

故人又作江西别。书楼虚度中秋节。碧阑倚遍愁谁说。

愁是新愁,月是旧时月。


效颦十解 醉落魄 其七 拟参晦(宋·周密)  显示自动注释

忆忆忆忆。宫罗褶褶消金色。吹花有尽情无极。泪滴空帘,香润柳枝湿。

春愁浩荡湘波窄。红阑梦绕江南北。燕莺都是东风客。

移尽庭阴,风老杏花白。


醉落魄/一斛珠 醉落魄 其九 拟二隐(宋·周密)  显示自动注释

馀寒正怯。金钗影卸东风揭。舞衣丝损愁千褶。一缕杨丝,犹是去年折。

临窗拥髻愁难说。花庭一寸燕支雪。春花似旧心情别。

待摘玫瑰,飞下粉黄蝶。


醉落魄/一斛珠 次江西帅吴明可韵 其一 庚寅四月(宋·周必大)  显示自动注释

山川迥别。赤城自古雄东越。钟英储秀簪绅列。何事黄扉,殊未相黄发。

如今衮职那容缺。人心恰与天时合。看看孚号彤庭发。

初破天荒,留与后来说。


醉落魄/一斛珠 其二(宋·周必大)  显示自动注释

才高句杰。飞黄却应鸾和节。新词聊卷波澜阔。泉玉淙琤,犹不比清切。

相逢未稳愁相别。南园烟草南楼月。阳关西出重吹彻。

垂柳新栽,宁忍便攀折。


醉落魄/一斛珠 其一(宋·周紫芝)  显示自动注释

江天云薄。江头雪似杨花落。寒灯不管人离索。照得人来,真个睡不著。

归期已负梅花约。又还春动空飘泊。晓寒谁看伊梳掠。

雪满西楼,人在阑干角。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此词以浅近平实的语言、曲折深婉的笔调,抒写了游子怀人思归的情怀。词中将离索难眠的人的活动,放在江天云薄、风雪迷茫的浑阔背景上来写,以烘托和加强离子的孤寂之感,又使人的活动在一片空濛的广大背景。映衬下,显得更为集中、突出、鲜明。不仅如此,词中正通过暮寒、晓寒的描写,以寒冷的客观环境烘托寒冷的主观心境。全词以写景发端,首两句写暮冬时节江天迷茫,大雪纷飞。薄,迫也;云薄,写出了彤云压江、天低云暗之势 。“江头”句巧妙地化用东晋谢道韫咏雪名句“未若柳絮因风起 ”,形象地刻画出大雪纷纷扬扬的情景。这里的“江天”、“江头 ”,表明了这是一个飘泊江湖的特定环境;而“云薄 ”、“雪落”,则又进一步造成了一种凄冷、黯淡的特定的艺术氛围 。“寒灯”三句,写游子独宿江边客舍难以入眠的情景。“离索”乃“离群索居”之略语,指离开友朋亲人而独处散居。寒灯本是无生命的物体,本来就不参预人间之事,却说成灯不理会人有离群索居之苦,兀自照得人睡不着。这与一般写灯烛的“照人无寐”有明显的不同。那是人本睡不着,旁边有个灯照见而已。而这里说人之睡不着,是灯照得来的结果,出奇者一;灯之照得人睡不着,要承担“不管人离索”这样一桩“不是”,出奇者二;“睡不著”又要加上“真个”二字以强调之,出奇者三。有奇想方有此奇句,出之以白话口语,益发传神,这种构思和韵味,是“镂玉雕琼”的语言表达不出来的。
下片承前“真个睡不着”句转入心理刻画,道出了游子夜不能寐的原因 。“归期”两句写游子并没有忘记跟闺中女子先前所立的盟约——梅花盛开时如期归来。而眼下梅花早已开放,残冬欲尽 ,春意已动,自己却依旧飘泊在外,行止无定,归期杳然。失约的内疚和刻骨的相思交织在一起,使得游子更加思念远方的情侣 。“晓寒”三句是游子的想象。身卧江边客舍,而心驰远方闺室。想象她仍依梅花旧约,日日企盼游子归来。早上起来即精心梳掠,然后不管飞雪满天,仍自独上西楼,在阑干一角相候。“谁看伊梳掠”者,是有梳掠之事,不过旁边无人看着而已。由此又可知,在良人远出期间,她定是如《诗经·伯兮》所写的“自伯之东,首如飞蓬。岂无膏沐,谁适为容”。
及至梅开雪至 ,才又梳妆打扮,如期迎候远人归来。这一想象之笔,更觉闺人情意之深挚热切,又暗暗道出游子愆期之自愧自责之心。一笔映照双方,精力弥满。孙竞称周紫芝的词“清丽婉曲 ”。此词正体现了这一艺术风格。

醉落魄/一斛珠 其二(宋·周紫芝)  显示自动注释

柳边池阁。晚来卷地东风恶。人生不解频行乐。昨日花开,今日风吹落。

杨花却似人飘泊。春云更似人情薄。如今始信从前错。

为个蝇头,轻负青山约。


醉落魄/一斛珠 其四(宋·周紫芝)  显示自动注释

云深海阔。天风吹上黄金阙。酒醒不记归时节。三十年来,往事无人说。

浮生正似风中雪。丹砂岂是神仙诀。世间生死无休歇。

长伴君闲,只有山中月。


醉落魄 其三 重午日过石熙明,出侍儿鸳鸯(宋·周紫芝)  显示自动注释

薰风池阁。小红桥下荷花薄。沙平水浅山如削。水上鸳鸯,何处风吹落。

今朝端午新梳掠。锦丝围腕花柔弱。人生只有尊前乐。

前度刘郎,莫负重来约。


醉落魄/一斛珠(宋·周邦彦)  显示自动注释

葺金细弱。秋风嫩、桂花初著。蕊珠宫里人难学。花染娇荑,羞映翠云幄。

清香不与兰荪弱。一枝云鬓巧梳掠。夜凉轻撼蔷薇萼。

香满衣襟,月在凤凰阁


醉落魄/一斛珠(宋·岳珂)  显示自动注释

铜彝绣箔。风流不到临春阁。婆娑清影来岩壑。梅魄兰魂,香染九秋萼。

蕊仙拥下青瑶幕。粟肌透入黄金约。有人奚酉逢鱼摸。

欲插还羞,重把鬓云掠。


醉落魄/一斛珠 其一(宋·张元干)  显示自动注释

浮家泛宅。旧游记霅溪踪迹。此生已是天涯隔。投老谁知,还作三吴客。

故人怪我疏髯黑。醉来犹似丁年日。光阴未肯成虚掷。

蜀魄声中,著处有春色。


醉落魄/一斛珠 其二(宋·张元干)  显示自动注释

绿枝红萼。江南芳信年年约。竹舆路转溪桥角。晴日烘香,的皪疏篱落。

玉台粉面铅华薄。画堂长记深罗幕。惜花老去情犹著。

客里惊春,生怕东风恶。


醉落魄/一斛珠 其三(宋·张元干)  显示自动注释

一枝冰萼。鬓云低度横波约。醉扶曾罥乌巾角。长是春来,肠断宝钗落。

罗衣乍怯香风薄。夜深花困遮垂幕。不堪往事寻思著。

休问尊前,客恶主人恶。


醉落魄/一斛珠 其四(宋·张元干)  显示自动注释

云鸿影落。风吹小艇敧沙泊。津亭古木浓阴合。一枕滩声,客睡何曾著。

天涯万里情怀恶。年华垂暮犹离索。佳人想见猜疑错。

莫数归期,已负当时约。


醉落魄/一斛珠(宋·张先)  显示自动注释

云轻柳弱内家髻要新梳掠。生香真色人难学。横管孤吹,月淡天垂幕。

朱唇浅破桃花萼。倚楼谁在阑干角。夜寒手冷罗衣薄。

声入霜林,簌簌惊梅落。


怨春风/一斛珠(宋·张先)  显示自动注释

无由且住。绵绵恨似春蚕绪。见来时饷还须去。月浅灯收,多在偷期处。

今夜掩妆花下语。明朝芳草东西路。愿身不学相思树。

但愿罗衣,化作双飞羽。


醉落魄 吴兴莘老席上(宋·张先)  显示自动注释

山围画障。风溪弄月清溶漾。玉楼苕馆人相望。下若醲醅,竞欲金钗当。

使君劝醉青娥唱。分明仙曲云中响。南园百卉千家赏。

和气兼春,不独花枝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