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牌: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
南乡子词谱
南乡子 唐教坊曲名。此词有单调、双调。单调者始自欧阳炯词,冯延巳、李珣俱本此添字。双调者始自冯延巳词。《太和正音谱》注“越调”。欧阳修本此减字,王之道、黄机、赵长卿俱本此添字也。

南乡子 单调二十七字,五句两平韵、三仄韵 欧阳炯

  画舸停桡  槿花篱外竹横桥 水上游人沙上女  回顾 笑指芭蕉林里住 
  仄仄平平中中中中仄中平中仄中平平中仄平仄中仄中平中仄仄


此词单遍,平仄两韵,与宋人两段全押平韵者异。其可平可仄,即参谱内诸词。

又一体 单调二十八字,五句两平韵、三仄韵 欧阳炯

  路入南中  桄榔叶暗蓼花红 两岸人家微雨后  收红豆 叶底纤纤抬素手 
  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仄


此与“画舸停桡”词同,惟第四句添一字。欧词六首,与此悉同。

又一体 单调二十八字,五句两平韵、三仄韵 冯延巳

  细雨湿秋风  金凤花残满地红 閒蹙黛眉慵不语  情绪 寂寞相思知几许 
  仄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仄平平平仄仄


此与欧阳炯“画舸停桡”词同,惟起句添一字。 按《阳春集》冯词二首悉同。

又一体 单调三十字,六句两平韵、三仄韵 李珣

  烟漠漠 雨凄凄  岸花零落鹧鸪啼 远客扁舟临野渡  思乡处 潮退水平春色暮 
  中中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中中平中平中仄中中仄中仄仄平中仄仄


此亦与欧阳炯“路入南中”词同,惟起作三字两句异。唐人知音律,类能添字,此即宋词衬字所自出也。 按《花间集》李词十首,其别首第一句“栊云髻”,“栊”字仄声,“云”字平声。第四句“回塘深处遥相见”,“回”、“塘”二字俱平声,“处”字仄声,“相”字平声。第五句“争窈窕”,“窈”字仄声,又“送春浦”,“送”字仄声,结句“缓唱棹歌极浦去”,“缓”字、“极”字俱仄声,谱内可平可仄据此。

又一体 双调五十四字,前后段各五句、四平韵 欧阳修

  翠密红繁 水国凉生未是寒 雨打荷花珠不定 轻翻 冷泼鸳鸯锦翅斑 
  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

  尽日凭栏 弄蕊拈花仔细看 偷得袅蹄新铸样 无端 藏在红房粉艳间 
  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平


此即欧阳炯“画舸停桡”词体再加一叠,惟第四、五句仍用平韵耳。 按欧集三词悉同。

又一体 双调五十六字,前后段各五句、四平韵 冯延巳

  细雨湿流光 芳草年年与恨长 回首凤楼无限事 茫茫 鸾镜鸳衾两断肠 
  仄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平

  魂梦任悠扬 睡起杨花满绣床 薄幸不来门半掩 斜阳 负你残春泪几行 
  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


此即“细雨湿秋风”词体再加一叠,只第四、五句仍用平韵耳。宋元人俱如此填。

又一体 双调五十六字,前后段各五句、四平韵 王之道

  天际彩虹垂 风起痴云快一吹 原隰畇畇 春水更弥弥 布谷声从野鸟知 
  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

  初霁捲帘时 巷陌泥融燕子飞 午醉醒来 红日欲平西 一碗新茶乳面肥 
  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


此即“细雨湿流光”词体,惟前后段第三、四句作四字一句、五字一句异。

又一体 双调五十八字,前后段各六句、四平韵 黄机

  帘幕閟深沉 灯暗香销夜正深 花落画屏 檐鸣细雨 岑岑 滴破相思万里心 
  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

  晓色未平分 翠被寒生不自禁 待得梦成 翻多恶况 堪颦 飞雁新来也误人 
  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平


此亦“细雨湿流光”词体,惟前后段第三句添一字,作四字两句异。

又一体 双调五十八字,前后段各六句、四平韵 赵长卿

  楚楚窄衣裳 腰身占却 多少风光 共说春来春去事 凄凉 懒对菱花晕晓妆 
  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

  閒立近红芳 游蜂戏蝶 误采真香 何事不归巫峡去 思量 故到人间恼客肠 
  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


此亦“细雨湿流光”词体,惟前后段第二句添一字,作四字两句异。
历代作品
共953,分29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
冯延巳 (2首)
李珣 (17首)
欧阳炯 (8首)
仇远 (1首)
刘将孙 (1首)
刘辰翁 (3首)
南乡子 其一(唐·冯延巳)  显示自动注释

细雨湿流光,芳草年年与恨长。烟锁凤楼无限事,茫茫,鸾镜鸳衾两断肠。

魂梦任悠扬,睡起杨花满绣床。薄倖不来门半掩,斜阳,负你残春泪几行。


南乡子 其二(唐·冯延巳)  显示自动注释

细雨泣秋风,金凤花残满地红。闲蹙黛眉慵不语,情绪,寂寞相思知几许。

玉枕拥孤衾,挹恨还闻岁月深。帘卷曲房谁共醉,憔悴,惆怅秦楼弹粉泪。


南乡子 其一(唐·李珣)  显示自动注释

烟漠漠,雨凄凄,岸花零落鹧鸪啼。远客扁舟临野渡,思乡处,潮退水平春色暮。


南乡子 其二(唐·李珣)  显示自动注释

兰桡举,水文开,竞携藤笼采莲来。回塘深处遥相见,邀同宴,渌酒一卮红上面。


南乡子 其三(唐·李珣)  显示自动注释

归路近,扣舷歌,采真珠处水风多。曲岸小桥山月过,烟深锁,豆蔻花垂千万朵。


南乡子 其四(唐·李珣)  显示自动注释

乘綵舫,过莲塘,棹歌惊起睡鸳鸯。带香游女偎伴笑,争窈窕,竞折团荷遮晚照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①彩舫:结彩小舟。
②窈窕:姿态美好。
③团荷:圆形荷叶。

【评解】
李珣共有《南乡子》词17首,描绘南国水乡的风土人情,具有鲜明的地方色彩、强烈的生活气息和浓厚的民歌风味。这是其中的一首,写的是南国水乡少女的一个生活片断。莲塘泛彩舟,棹歌惊睡鸳,游女带香,竞折团荷,笑遮晚照而犹不忘自呈其姿容。词将时令景物、人物动态写得句明字净,绘声绘色,引人入胜。诗人对南国水乡风物人情的热爱,充溢字里行间,读来饶有兴味,颇耐咀嚼。

【集评】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咏南荒风景,惟李珣《南乡子》词有17首之多。荔子轻红,桄榔深碧,猩啼暮雨,象渡瘴溪,更萦以艳情,为词家特开新采。
况周颐《蕙风词话》:绝无曲折,却极形容之妙。
周草窗《齐东野语》:李珣、欧阳炯辈,俱蜀人。各制《南乡子》数首,以志风土。亦《竹枝》体也。
茅映《词的》卷一:景真意趣。
栩庄《栩庄漫记》:“竞折团荷遮晚照”,生动入画。

南乡子 其五(唐·李珣)  显示自动注释

倾绿蚁,泛红螺,闲邀女伴簇笙歌。避暑信船轻浪里,闲游戏,夹岸荔支红蘸水。


南乡子 其六(唐·李珣)  显示自动注释

云带雨,浪迎风,钓翁回棹碧湾中。春酒香熟鲈鱼美,谁同醉,缆却扁舟篷底睡。


南乡子 其七(唐·李珣)  显示自动注释

沙月静,水烟轻,芰荷香里夜船行。绿鬟红脸谁家女,遥相顾,缓唱棹歌极浦去。


南乡子 其八(唐·李珣)  显示自动注释

渔市散,渡船稀,越南云树望中微。行客待潮天欲暮,送春浦,愁听猩猩啼瘴雨


南乡子 其九(唐·李珣)  显示自动注释

拢云髻,背犀梳,焦红衫映绿罗裾。越王台下春风暖,花盈岸,游赏每邀邻女伴。


南乡子 其十(唐·李珣)  显示自动注释

相见处,晚晴天,刺桐花下越台前。暗里回眸深属意,遗双翠,骑象背人先过水。


南乡子 其一十一(唐·李珣)  显示自动注释

携笼去,采菱归,碧波风起雨霏霏。趁岸小船齐棹急,罗衣湿,出向桄榔树下立。


南乡子 其一十二(唐·李珣)  显示自动注释

云髻重,葛衣轻,见人微笑亦多情。拾翠采珠能几许,来还去,争及村居织机女。


南乡子 其一十三(唐·李珣)  显示自动注释

登画舸,泛清波,采莲时唱采莲歌。拦棹声齐罗袖敛,池光飐,惊起沙鸥八九点。


南乡子 其一十四(唐·李珣)  显示自动注释

双髻坠,小眉弯,笑随女伴下春山。玉纤遥指花深处,争回顾,孔雀双双迎日舞。


南乡子 其一十五(唐·李珣)  显示自动注释

红豆蔻,紫玫瑰,谢娘家接越王台。一曲乡歌齐抚掌,堪游赏,酒酌螺杯流水上。


南乡子 其一十六(唐·李珣)  显示自动注释

山果熟,水花香,家家风景有池塘。木兰舟上珠帘卷,歌声远,椰子酒倾鹦鹉盏


南乡子 其一十七(唐·李珣)  显示自动注释

新月上,远烟开,惯随潮水采珠来。棹穿花过归溪口,酤春酒,小艇缆牵垂岸柳。


南乡子 其一(唐·欧阳炯)  显示自动注释

嫩草如烟,石榴花发海南天。日暮江亭春影渌,鸳鸯浴,水远山长看不足。


南乡子 其二(唐·欧阳炯)  显示自动注释

画舸停桡,槿花篱外竹横桥。水上游人沙上女,回顾,笑指芭蕉林里住。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①画舸:彩饰游船。 桡:船桨。
②槿花:一种落叶灌木,紫色浅花,南方民间多用以代替篱笆。

【评解】
《花间集》收欧阳炯《南乡子》八首,此其二。词写舸中游人与沙岸上女子的搭话,笑语可闻,情态宛然。全词风格清新婉丽,情感健康纯朴,气氛欢悦、和谐。起句优美多姿,结句饶有余思。为词家所称赏。

【集评】
汤显祖《花间集评》中,曾对欧阳炯《南乡子》词八首作过这样评价:“诸起句无一重复,而结语皆有余思。”
《全唐诗话》:欧阳炯《南乡子》词最工。
《栩庄漫记》云:写景纪俗之词,与李珣可谓笙磬同音。俨然一幅画图。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欧阳炯《南乡子》词写蛮乡新异景物,以妍雅之笔出之,较李珣《南乡子》词尤佳。

南乡子 其三(唐·欧阳炯)  显示自动注释

岸远沙平,日斜归路晚霞明。孔雀自怜金翠尾,临水,认得行人惊不起。


南乡子 其四(唐·欧阳炯)  显示自动注释

洞口谁家,木兰船系木兰花。红袖女郎相引去,游南浦,笑倚春风相对语。


南乡子 其五(唐·欧阳炯)  显示自动注释

二八花钿,胸前如雪脸如莲。耳坠金镮穿瑟瑟,霞衣窄,笑倚江头招远客。


南乡子 其六(唐·欧阳炯)  显示自动注释

路入南中,桄榔叶暗蓼花红。两岸人家微雨后,收红豆,树底纤纤抬素手。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①南中:古地区名。可以泛指我国南方,也可以专指云、贵、川一带。但这里是指
南粤。
②桄榔:常绿高大乔木,多产在南国。
③蓼花:这里指水蓼,花淡红色或白色。
④红豆:朱红色,古人常用以象征爱情或相思。
⑤纤纤素手:古代指女子柔细的手。

【评解】
欧阳炯《南乡子》具有南粤浓烈的乡土气息。把南国风光写得富有诗情画意,引人入胜。南国的秋天,景色佳丽。一阵细雨,桄榔树浓荫遮暗,淡红的蓼花掩映其间。就在这风光如画的环境里,一双纤纤素手正在树下采撷红豆。全词色彩艳丽,语言清新,不故作愁苦之态。这些都是欧词艺术上的特点。

【集评】
况周颐《历代词人考略》:欧阳炯词,艳而质,质而愈艳,行间句里,却有清气往来。大概词家如炯,求在晚唐五代,亦不多见。
《唐宋词鉴赏集》:欧词《南乡子》主要写南粤景色。这是诗词园地的新天地。这里有“海南”红光艳发的石榴,有越王台前的刺桐花,有“认得行人惊不起”的孔雀,有“芭蕉林里”的人家。词中的妇女虽然还是花间美人,但已经洗去脂粉。她们或者“竟携藤笼采莲来”,或者“竞折团荷遮晚照”,或者就象这首词写的那样,女子正在桄榔树下采撷红豆。总之欧阳炯笔下的南国风光,不仅在唐五代词里别开生面,就是在宋以前的诗歌中也是不可多得的。
《古今词统》卷一徐士俊云:致极清丽,入宋不可复得。

南乡子 其七(唐·欧阳炯)  显示自动注释

袖敛鲛绡,采香深洞笑相邀。藤杖枝头芦酒滴,铺葵席,豆蔻花间趖晚日。


南乡子 其八(唐·欧阳炯)  显示自动注释

翡翠鵁鶄,白蘋香里小沙汀。岛上阴阴秋雨色,芦花扑,数只渔船何处宿。


南乡子(宋末元初·仇远)  显示自动注释

急雨涨潮头。越树吴城势拍浮。海鹤一声苍竹裂,扁舟。

轻载行云压水流。

独倚最高楼。回首屏山叠叠秋。江上数峰人不见,沙鸥。

曾识西风独客愁。


南乡子 重阳效东坡作(宋·刘将孙)
  押阳韵  显示自动注释

山色泛秋光。点点东篱菊又黄。岁月欺人如此去,堂堂。

一事无成两鬓霜。

佳节共持觞。无限杯供有限狂。明月明年诗句苦,茫茫。

细把茱萸感慨长。


南乡子 其一 乙酉九日(宋末元初·刘辰翁)  显示自动注释

宽处略从容。华水华山自不同。旧日诸贤携手恨,匆匆。

只说明年甚处重。

几岁避辽东。茅竹秋风一并空。欲望辽东何处是,濛濛。

也似秦楼一梦中。


南乡子 其二 木犀花下,因忆永阳宣溪与故乡族子门径之盛,而其人皆适在此,感叹复赋(宋末元初·刘辰翁)
  押寒韵  显示自动注释

香雪碎团团。便合枝头带露餐。笑倒那人和玉屑,金丹。

不在仙人掌上盘。

千树碧阑干。山崦朱门梦里残。花下主人都在此,谁看。

天上人间一样寒。


南乡子 其三 即席纪游(宋末元初·刘辰翁)  显示自动注释

去似赏花移。处处开尊亦不辞。梨栗又空醅又尽,方知。

旧日骊驹劝客归。

归路月相随。儿子门生个个迟。坐久不知无可待,堪疑。

向道儿痴直是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