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从下表选择或输入词牌名: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  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引自archive.org)

虞美人词谱
虞美人 唐教坊曲名。《碧鸡漫志》云:“《虞美人》旧曲三,其一属中吕调,其一属中吕宫,近世又转入黄钟宫。”元高拭词注“南吕调”。《乐府雅词》名《虞美人令》。周紫芝词有“只恐怕寒,难近玉壶冰”句,名《玉壶冰》。张炎词赋柳儿,因名《忆柳曲》。王行词取李煜“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句,名《一江春水》。

虞美人 双调五十六字,前后段各四句,两仄韵、两平韵 (南唐)李煜

  风回小院庭芜绿  柳眼春相续 凭阑半日独无言  依旧竹声新月 似当年 
  中平中仄平平仄中仄平平仄中平中仄仄平平中仄中平中仄仄平平

  笙歌未散尊罍在   池面冰初解 烛明香暗画阑深   满鬓清霜残雪 思难禁 
  中平仄仄平平仄中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中仄中平中仄仄平平


此调以李词、毛词为正体,而宋元词依李体填者尤多。若顾词二体,则惟唐人有之,皆变格也。 此词前后段四换韵,其两结系九字句,或两字微读,或四字微读,或六字微读,以蝉联不断为合格。 按苏轼词前段结句“便使尊前醉倒、且徘徊”,后段结句“对月逢花不饮、待何时”,“醉”字、“不”字俱仄声。又冯延巳词后结“尘掩玉筝弦柱、画堂空”,“尘”字平声,“玉”字仄声。谱内可平可仄据此,馀参张、冯二词。

又一体 双调五十六字,前后段各四句,两仄韵、两平韵 张炎

  修眉刷翠春痕聚  难剪愁来处 断丝无力绾繁华  也学落花流水 到天涯 
  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

  那时错认章台去  却是阳关路 待将心恨趁杨花  不识相思一点 在谁家 
  仄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


此与李词同,惟前后段不换韵异。 按周邦彦词前段“恋、远、腮、来”四韵,后段“按、看、煤、灰”四韵,葛胜仲词前段“树、暮、时、池”四韵,后段“露、语、诗、归”四韵,俱不换韵,正与此同。

又一体 双调五十六字,前后段各四句,两仄韵、两平韵 冯延巳

  玉钩鸾柱调鹦鹉  宛转留春语 云屏冷落画堂空  薄晚春寒无奈 落花风 
  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

  褰帘燕子低飞去  拂镜尘鸾舞 不知今夜月眉弯   谁佩同心双结 倚阑干 
  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平仄仄平平


此词后段不另换仄韵,但换平韵,与张词异。

又一体 双调五十八字,前后段各五句,两仄韵、三平韵 毛文锡

  宝檀金缕鸳鸯枕  绶带盘宫锦 夕阳低映小窗明  南园绿树语莺莺 梦难成 
  中平中仄平平仄中仄平平仄中平中仄仄平平中平中仄仄平平仄平平

  玉炉香暖频添注   满地飘轻絮 珠帘不卷度沈烟   庭前閒立画秋千 艳阳天 
  中平中仄平平仄中仄平平仄中平中仄仄平平中平中仄仄平平仄平平


此词前后段亦四换韵,但两结俱七字一句、三字一句,多一字,多押一韵,与李煜词体又异。 《花间集》孙光宪、顾夐、鹿虔扆、李珣、阎选词,《阳春集》冯延巳词,俱如此填。宋词有欧阳修、杜安世诸作可校。 按欧阳修词前段第四句“睡容初起枕痕圆”,“睡”字仄声,“初”字平声。后段第四句“故生芳草碧连云”,“故”字仄声。谱内可平可仄据此,其馀悉同李词。

又一体 双调五十八字,前后段各五句,两仄韵、三平韵 晁补之

  原桑飞尽霜空杳  霜夜愁难晓 油灯野店怯黄昏  穷途不减酒杯深 故人心 
  平平平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

  羊山古道行人少  也送行人老 一般别语重千金  明年过我小园林 话如今 
  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


此与毛词同,惟前后段不换韵异。 按杜安世“江亭春晚”词前段“尽、近、情、行、清”五韵,后段“舜、峻、人、沦、巾”五韵,俱不换韵,正与此同。

又一体 双调五十八字,前后段各五句、五平韵 顾夐

  触帘风送景阳钟 鸳被绣花重 晓帏初卷冷烟浓 翠匀粉黛好仪容 思娇慵 
  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

  起来无语理朝妆  宝匣镜凝光 绿荷相倚满池塘 露清枕簟藕花香 恨悠扬 
  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


此调字句悉同毛词,惟前后段全押平韵异。《花间集》亦仅见此体,无宋词别首可校。

又一体 双调五十八字,前段五句五平韵,后段五句两仄韵、三平韵 顾夐

  少年艳质胜琼英  早晚到三清 莲冠稳篸细篦横 飘飘罗袖碧云轻 画难成 
  仄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

  迟迟少转腰身袅  翠靥眉心小 醮坛风急杏枝香   此时恨不驾鸾凰 访刘郎 
  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


此词字句亦与毛词同,惟前段全押平韵,用“触帘风送”词体,后段两仄韵三平韵,仍用毛词体,见《花间集》。采入以备一体。
历代作品
共1286,分38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
冯延巳 (1首)
冯延巳 (2首)
孙光宪 (2首)
李煜 (2首)
李珣 (1首)
毛文锡 (2首)
阎选 (2首)
顾夐 (6首)
无名氏 (1首)
鹿虔扆 (1首)
仇远 (1首)
刘一止 (1首)
刘天迪 (1首)
刘辰翁 (18首)
虞美人(唐·冯延巳)  显示自动注释

画堂新霁情萧索,深夜垂珠箔。洞房人睡月婵娟,梧桐双影上朱轩,立阶前。

高楼何处连宵宴,塞管吹幽怨。一声已断别离心,旧欢抛弃杳难寻,恨沉沉。


虞美人 其一(唐·冯延巳)  显示自动注释

玉钩鸾柱调鹦鹉,宛转留春语。云屏冷落画堂空,薄晚春寒,无奈落花风。

搴帘燕子低飞去,拂镜尘鸾舞。不知今夜月眉弯,谁佩同心双结,倚阑干。


虞美人 其二(唐·冯延巳)  显示自动注释

春风拂拂横秋水,掩映遥相对。秪知长作碧窗期,谁信东风,吹散彩云飞。

银屏梦与飞鸾远,秪有珠帘卷。杨花零落月溶溶,尘掩玉筝弦柱,画堂空。


虞美人 其一(唐末宋初·孙光宪)  显示自动注释

红窗寂寂无人语,暗淡梨花雨绣罗纹地粉新描,博山香炷旋抽条,睡魂销。

天涯一去无消息,终日长相忆。教人相忆几时休,不堪枨触别离愁,泪还流。


虞美人 其二(唐末宋初·孙光宪)  显示自动注释

好风微揭帘旌起,金翼鸾相倚。翠檐愁听乳禽声,此时春态暗关情,独难平。

画堂流水空相翳,一穗香摇曳。教人无处寄相思,落花芳草过前期,没人知。


虞美人 其一(唐·李煜)  显示自动注释

风回小院庭芜绿,柳眼春相续。凭阑半日独无言,依旧竹声新月,似当年。

笙歌未散尊罍在,池面冰初解。烛明香暗画楼深,满鬓清霜残雪,思难禁。


虞美人 其二(唐·李煜)  显示自动注释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阑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1]了:了结,完结。
[2]砌:台阶。雕阑玉砌:指远在金陵的南唐故宫。应犹:一作“依然”。
[3]朱颜改:指所怀念的人已衰老。
[4]君:作者自称。能:或作“都”、“那”、“还”、“却”。

此词大约作于李煜归宋后的第三年。词中流露了不加掩饰的故国之思,据说是促使宋太宗下令毒死李煜的原因之一。那么,它等于是李煜的绝命词了。
全词以问起,以答结;由问天、问人而到自问,通过凄楚中不无激越的音调和曲折回旋、流走自如的艺术结构,使作者沛然莫御的愁思贯穿始终,形成沁人心脾的美感效应。
诚然,李煜的故国之思也许并不值得同情,他所眷念的往事离不开“雕栏玉砌”的帝王生活和朝暮私情的宫闱秘事。但这首脍炙人口的名作,在艺术上确有独到之处:
“春花秋月”人多以美好,作者却殷切企盼它早日“了”却;小楼“东风”带来春天的信息,却反而引起作者“不堪回首”的嗟叹,因为它们都勾发了作者物是人非的枨触,跌衬出他的囚居异邦之愁,用以描写由珠围翠绕,烹金馔玉的江南国主一变而为长歌当哭的阶下囚的作者的心境,是真切而又深刻的。
结句“一江春水向东流”,是以水喻愁的名句,含蓄地显示出愁思的长流不断,无穷无尽。同它相比,刘禹锡的《竹枝调》“水流无限似侬愁”,稍嫌直率,而秦观《江城子》“便作春江都是泪,流不尽,许多愁”,则又说得过尽,反而削弱了感人的力量。
可以说,李煜此词所以能引起广泛的共鸣,在很大程度上,正有赖于结句以富有感染力和向征性的比喻,将愁思写得既形象化,又抽象化:作者并没有明确写出其愁思的真实内涵——怀念昔日纸醉金迷的享乐生活,而仅仅展示了它的外部形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这样人们就很容易从中取得某种心灵上的呼应,并借用它来抒发自已类似的情感。因为人们的愁思虽然内涵各异,却都可以具有“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那样的外部形态。由于“形象往往大于思想”,李煜此词便能在广泛的范围内产生共鸣而得以千古传诵了。

【集评】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亡国之音,何哀思之深耶?传诵禁廷,不加悯而被祸,失国者不殉宗社,而任人宰割,良足伤矣。《后山诗话》谓秦少游词“飞红万点愁如海”出于后主“一江春水”句。《野客丛书》又谓白乐天之“欲识愁多少,高于滟滪堆”、刘禹锡之“水流无限似浓愁”,为后主所祖,但以水喻愁,词家意所易到,屡见载籍,未必互相沿用。就词而论,李、刘、秦诸家之以水喻愁,不若后主之“春江”九字,真伤心人语也。
唐圭璋《唐宋词简释》:此首感怀故国,悲愤已极。起句,追维往事,痛不欲生!满腔恨血,喷薄而出:诚《天问》之遗也。“小楼”句承起句,缩笔吞咽;“故国”句承起句,放笔呼号。一“又”字惨甚。东风又入,可见春花秋月一时尚不得遽了。罪孽未满,苦痛未尽,仍须偷息人间,历尽磨折。下片承上,从故国月明想入,揭出物是人非之意。末以问答语,吐露心中万斛愁恨,令人不堪卒读。通首一气盘旋,曲折动荡,如怨如慕,如泣如诉。
王方俊《唐宋词赏析》:这首千古传诵脍炙人口的名作《虞美人》,被前人誉为“词中之帝”,是李煜囚居汴京时所作。据王轾《默记》载:“归朝(指李煜降宋后),郁郁不乐,见于词语。”本词就是抒写这种怀念故国之情,哀叹亡国之痛的情怀的。

虞美人(唐·李珣)  显示自动注释

金笼莺报天将曙,惊起分飞处。夜来潜与玉郎期,多情不觉酒醒迟,失归期。

映花避月遥相送,腻髻偏垂凤。却回娇步入香闺,倚屏无语撚云篦,翠眉低。


虞美人 其一(唐·毛文锡)  显示自动注释

鸳鸯对浴银塘暖,水面蒲梢短。垂杨低拂曲尘波,蛛丝结网露珠多,滴圆荷。

遥思桃叶吴江碧,便是天河隔。锦鳞红鬣影沈沈,想思空有梦相寻,意难任。


虞美人 其二(唐·毛文锡)  显示自动注释

宝檀金缕鸳鸯枕,绶带盘宫锦夕阳低映小窗明,南园绿树语莺莺,梦难成。

玉炉香煖频添炷,满地飘轻絮。珠帘不卷度沈烟,庭前闲立画鞦韆,艳阳天


虞美人 其一(唐·阎选)  显示自动注释

粉融红腻莲房绽,脸动双波慢。小鱼衔玉鬓钗横,石榴裙染象纱轻,转娉婷。

偷期锦浪荷深处,一梦云兼雨。臂留檀印齿痕香,深秋不寐漏初长,尽思量。


虞美人 其二(唐·阎选)  显示自动注释

楚腰蛴领团香玉,鬓叠深深绿。月蛾星眼笑微频,柳夭桃艳不胜春,晚妆匀。

水纹簟映青纱帐,雾罩秋波上。一枝娇卧醉芙蓉,良宵不得与君同,恨忡忡。


虞美人 其一(唐·顾夐)  显示自动注释

晓莺啼破相思梦,帘卷金泥凤。宿妆犹在酒初醒,翠翘慵整倚云屏,转娉婷。

香檀细画侵桃脸,罗袂轻轻敛。佳期堪恨再难寻,绿芜满院柳成阴,负春心。


虞美人 其二(唐·顾夐)  显示自动注释

触帘风送景阳钟,鸳被绣花重。晓帏初卷冷烟浓,翠匀粉黛好仪容,思娇慵。

起来无语理朝妆,宝匣镜凝光。绿荷相倚满池塘,露清枕簟藕花香,恨悠扬


虞美人 其三(唐·顾夐)  显示自动注释

翠屏闲掩垂珠箔,丝雨笼池阁。露黏红藕咽清香,谢娘娇极不成狂,罢朝妆。

金鸂鶒沈烟细,腻枕堆云髻。浅眉微敛注檀轻,旧欢时有梦魂惊,悔多情。


虞美人 其四(唐·顾夐)  显示自动注释

碧梧桐映纱窗晚,花谢莺声懒。小屏屈曲掩青山,翠帏香粉玉炉寒,两蛾攒。

颠狂年少轻离别,孤负春时节。画罗红袂有啼痕,魂销无语倚闺门,欲黄昏。


虞美人 其五(唐·顾夐)  显示自动注释

深闺春色劳思想,恨共春芜长。黄鹂娇转泥芳妍,杏枝如画倚轻烟,锁窗前。

凭阑愁立双蛾细,柳影斜摇砌。玉郎还是不还家,教人魂梦逐杨花,绕天涯。


虞美人 其六(唐·顾夐)  显示自动注释

少年艳质胜琼英,早晚别三清。莲冠稳篸钿篦横,飘飘罗袖碧云轻,画难成。

迟迟少转腰身袅,翠靥眉心小。醮坛风急杏枝香,此时恨不驾鸾皇,访刘郎


虞美人(唐·无名氏)  显示自动注释

帐中草草军情变,月下旌旗乱。褫衣推枕怆离情,远风吹下楚歌声,正三更。

抚骓欲下重相顾,艳态花无主。手中莲锷凛秋霜,九泉归去是仙乡,恨茫茫。


虞美人(唐·鹿虔扆)  显示自动注释

卷荷香澹浮烟渚,绿嫩擎新雨。琐窗疏透晓风清,象床珍簟冷光轻,水文平。

九疑黛色屏斜掩,枕上眉心敛。不堪相望病将成,钿昏檀粉泪纵横,不胜情。


虞美人(宋末元初·仇远)  显示自动注释

满城风雨消凝处。谁是潘郎句。萧萧杨柳□凋黄。醉渡官桥瘦马、踏轻霜。

旧时都道游春好。不似秋光小。菊花过了海棠来。定是催归锦字、不须开。


虞美人 族兄无言召(宋·刘一止)  显示自动注释

浪花云叶交加舞。身近青冥路。天知此客解骑鲸。今夜一江明月、送行行。

从今直上鳌峰去。应记经行处。莫将险语乱江声。却怕月中高卧、彩虹惊。


虞美人 春残念远(宋·刘天迪)  显示自动注释

子规解劝春归去。春亦无心住。江南风景正堪怜。到得而今不去、待何年。

无端往事萦心曲。两鬓先惊绿。蔷薇花发望春归。谢了蔷薇、又见楝花飞。


虞美人 其一 咏牡丹(宋末元初·刘辰翁)  显示自动注释

空明一朵扬州白。红紫无□色。是谁唤作水晶球。惹起高烧银烛、上元愁。

去年一捧飞来雪。不似渠千叶。狂风一蹴过秋千。憔悴玉人和泪、望婵娟。


虞美人 其二(宋末元初·刘辰翁)  显示自动注释

天香国色辞脂粉。肯爱红衫嫩。翛然自取玉为衣。似是银河水皱、织成机。

寒欺薄薄春无力。月浸霓裳湿。一窠香雪世间稀。可惜不教留到、布衣时。


虞美人 其三(宋末元初·刘辰翁)  显示自动注释

寿安楼子重重蕊。少见如鱼尾。向来染得渭脂红。又自细摇花浪、动春风。

赪鳞似是人谁信。但向残红认。若教随水去悠然。为报沙头玉鹭、莫贪鲜。


虞美人 其四(宋末元初·刘辰翁)  显示自动注释

花心定有何人捻。晕晕如娇靥。一痕明月老春宵。正似酥胸潮脸、不曾销。

当年掌上开元宝。半是杨妃爪。若教此掐到痴人。任是高墙无路、蝶翻身。


虞美人 其六(宋末元初·刘辰翁)  显示自动注释

魏家品是君王后。岂比昭容袖。风吹满院绣囊香。谁赐大师师号、退昭阳。

飞霞一落无根蒂。空堕重华泪。离披正午盛时休。闲为思王重赋、洛神愁。


虞美人 其七(宋末元初·刘辰翁)  显示自动注释

犹疑绿萼花微甚。难与青莲并。青莲朵朵是天人。又向天人想见、洛阳春。

多情素质尘生步。况被潘妃污。此花仍是□微赪。却似娇波波外、两眉青。


虞美人 其一十一(宋末元初·刘辰翁)  显示自动注释

黄帘绿幕窗垂雾。表立如承露。夕郎偷看御街灯。归奔河边残点、乱如星。

开园蒋李游春雨。蛱蝶穿人舞。如今烟草锁春晴。并与苏堤葛岭、不堪行。


虞美人 其一十五(宋末元初·刘辰翁)  显示自动注释

情知是梦无凭了。好梦依然少。单于吹尽五更风。谁见梅花如泪、不言中。

儿童问我今何在。烟雨楼台改。江山画出古今愁。人与落花何处、水空流。


虞美人 其五 咏海棠(宋末元初·刘辰翁)  显示自动注释

无花敢与姚黄比。对对鸳鸯起。识他金带万钉垂。谁向麒麟楦里、卸猴绯。

潜溪以上难为说。自是君恩别。后来西子避无盐。又道君王捉鼻、又何嫌。


虞美人 其八 客中送春(宋末元初·刘辰翁)  显示自动注释

楼台烟雨朱门悄。乔木芳云杪。半窗天晓又闻莺。比似当年春尽、最关情。

客中自被啼鹃恼。况落春归道。满怀憔悴有谁知。犹记涌金门外、送人时。


虞美人 其九 城山堂试灯(宋末元初·刘辰翁)  显示自动注释

黄柑擘破传春雾。新酒如清露。城中也是几分灯。自爱城山堂上、两三星。

枝头未便风和雨。寂寞无歌舞。天公肯放上元晴。自是六街三市、少人行。


虞美人 其一 扬州卖镜,上元事也,用前韵(宋末元初·刘辰翁)  显示自动注释

徐家破镜昏如雾。半面人间露。等闲相约是看灯。谁料人间天上、似流星。

朱门帘影深深雨。憔悴新人舞。天涯海角赏新晴。惟有桥边卖镜、是闲行。


虞美人 其一十二 大红桃花(宋末元初·刘辰翁)  显示自动注释

鞓红乾色无光霁。须是鲜鲜翠。翛然一点系裙腰。不著人间金屋、恐难销。

英英肯似焉支贵。漫脱红霞帔。落时且勿涴尘泥。留向天台洞口、泛吾诗。


虞美人 其一十三 壬午中秋雨后不见月(宋末元初·刘辰翁)  显示自动注释

湿云待向三更吐。更是沉沉雨。眼前儿女意堪怜。不说明朝后日、说明年。

当年知道晴三鼓。便似佳期误。笑他拜月不曾圆。只是今朝北望、也凄然。


虞美人 用李后主韵二首 其一(宋末元初·刘辰翁)  显示自动注释

梅梢腊尽春归了。毕竟春寒少。乱山残烛雪和风。犹胜阴山海上、窖群中。

年光老去才情在。惟有华风改。醉中幸自不曾愁。谁唱春花秋叶、泪偷流。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刘辰翁词的风格遒劲有力 ,这二首词也不例外。作于宋亡后,同样抒发作者的亡国之悲,这二首词颇能体现作者的风格。题云用李后主韵,就是步李后主《虞美人》的原韵。
“梅梢腊尽春归了。毕竟春寒少。”枝头梅花将尽,冬去春又来。春寒比之冬寒还要好多了。起笔和从容,读者可能以为已是春暖时节。实际上并非如此。“乱山残烛雪和风 。犹胜阴山海上窖群中。”乱山,写出周围的环境。残烛,描摹所居室内之情物。雪和风,词境复推向天地。上句是写实。宋亡后,辰翁飘零隐匿于深山。下句跳宕翻跌,意境无比高远。阴山,匈奴世居之地。北海,匈奴极北之地。窖指地窖,群者羊群。此句典出《汉书·苏武传》:“单于愈益欲降之,乃幽武置大窖中,绝不饮食。天雨雪,武卧啮雪,与旃毛并咽之,数日不死。匈奴以为神,乃徙武北海上无人处 ,使牧羝,羝乳乃得归。武既至海上,廪食不至,掘野鼠去实而食之。杖汉节牧羊,卧起操持,节旄尽落。”词人引苏武故事,表现其对他民族气节的无限景仰。“乱山残烛雪和风。犹胜阴山海上窖群中”言自己即使身在山中,遭受风雨摧残,但境遇也好过被拘匈奴、幽囚大窖 、牧羊北海之苏武。襟怀之高尚,读之令人叹然。只有如此襟抱,才能身冒风雪交加而从容道出毕竟春寒少的诗句 。此二句,乱山、残烛、风雪与阴山、海上、窖群相互对应,具见词人以古人为师友,砥砺志节,故国之思不忘。作者另有词句云:“想关塞无烟,时动衰草。苏郎卧处愁难扫。”“闲说那回,海上苏李。雪深夜如被。想携手、汉天不语,叫□不应疑水。”宋朝不少大臣在宋亡之时被掳北去,辰翁同乡同学挚友文天祥就是其中之一。通过列举的这两句词,可以证明阴山海上寓指被掳北上之宋臣,禅为尚友古人表明心志之意。
“年光老去才情在 。唯有华风改。”此二句,由江郎才尽点化而来。但另有新意。“淹少以文章显,晚年才思微退”,其后“文章踬矣”,以至“尔后为诗,绝无美句。时人谓之才尽。”年光老去才情仍在,词人颇具自信之心。此二句忽然写至自己之词作,并非偶然。词人言老来才情未改,只是改变了过去绚丽的风格,寄寓了深沉的亡国之悲。才情仍在,隐约透露出自己不改初衷之意。华风变尽 ,寓示亡国之后,心灵怀有万千悲痛。词风为之大变。寓亡国之悲于词风之变,与李后主词之“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可谓异曲同工“醉中幸自不曾愁。谁唱春花秋叶泪偷流。”醉中本想可逃愁。却忽听得有人唱起了李后主词“春花秋月何时了”,不禁让词人潸然垂泪。只希望醉中能解千愁,逃脱忧愁,谁料得醉中也无可逃愁 ,反触起无限伤心,则遗民生涯之,忧伤愁恨,牢不可破,不言而喻。
再看第二首。“情知是梦无凭了。好梦依然少。”好梦,指故国之梦。李后主原词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可为参注。虽也知梦境为空,可是连做一场好梦也很难,悲苦至极之情溢于言表,“单于吹尽五更风。谁见梅花如泪不言中。”诗人因笛谱有《梅花落》曲,而想象吹笛惊梅,使其惊落 ,这在前人诗词中亦常见 。此二句言凄厉的笛声,在风雨交加长夜响彻着,有谁看见梅花飘零如堕泪,而默默无言呵。谁见一语,无异词人自言。此二句是写眼前情景,虽看似写景,实当有所寄托。包括辰翁在内,宋季词人常用春象征故国,以花喻民。“单于吹尽五更风”句中的“单于”当指蒙元统治者。故在词人之潜伏意识中,此二句所描写之兴象,象征着国土沦亡的悲痛之情。
“儿童问我今何在。烟雨楼台改。”孩儿寄书相问,问我今在何方?此句是写实,因宋亡后,辰翁长期过着漂泊的生活。下句言烟雨茫茫,楼台尽改。所改者何?词未明言,但亡国之悲寄托极显,读者自可判度,“改”之一字,意境全赖焉。李后主原词尚云“雕栏玉砌应犹在 ”,辰翁此词则更云烟雨楼台改,这是由于悲苦之极所致。后主之悲,亡国(亡于异姓)之悲耳。辰翁之悲,实亡天下之悲也,所以说悲苦过之。上言儿童之问,下言楼台之改 ,似乎语气不连,其实其间自有深意。“江山画出古今愁。人与落花何处水空流。”上句,极言江山之美。画出,犹言江山在其无限美丽之呈现中,亦托出无限哀愁。古今愁即今昔恨 ,愈增岁月悠邈之感,沧桑变化,其悲更甚。词人凝视着江山,觉得江山也凝聚着忧愁。江山与我同恨,此句确是奇笔。下句从“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李煜《浪淘沙》)化出,可见词人对后主词体味之深。若问我今在何处,则我就象落化随流水飘流,不知所向,所归,唯有飘流而已。结笔著一空字,无所归依之失落感描摹的生动传神。然此失落之感决非一般,而是遗民亡国之恨。返观过片写出儿童问我今何在,中间突接烟雨楼台改,江山画出古今愁,直至结算才答以人与落花何处水空流,深意何在?论笔法,此正突接之法。论意味,则词情经此一段迂回曲折,遂自然呈露出词人深切的亡国悲恸国之家又何在的心态,体现出先天下后其家之胸襟。
此二词系联章体,形式上都步李后主《虞美人》词原韵,内容上都抒发亡国亡天下之悲愤,故实为一有机整体。词中将遗民生涯及心态等一系列片断组接起来,营造出亡国破家的悲剧性意境。笔姿跳宕而又浑化无痕,写意性强,得后主词之神。词作委婉沉郁而有情致,纯然为辰翁学养襟怀之写照。第一首上言春归了、春寒少,下言才情仍在,华风已改,言冀逃愁醉中,反闻歌流泪;第二首言情知是梦,好梦仍少,言梅花飘落而无言,言江山画出古今愁,毕极其曲折委婉,沉郁伤怀。至其所体现出之高致,则第一首言乱山风雪比起北海牧羊便无足道,俨然有古之圣贤之气质节操 。第二首言儿童问我今何在,而我已亡国,无所归依,亦有国已亡,何为家,与文天祥诗“满地芦花和我老,旧家燕子傍谁飞”,皆同一境界。此等高远情致,都是中国文化精神之生动体现。辰翁与天祥同出欧阳守道(巽斋)之门,从辰翁之词,又可以见宋词与学术之间的密切关系,此二词可作证明。

虞美人 其一十六 春晓(宋末元初·刘辰翁)  显示自动注释

轻衫倚望春晴稳。雨压青梅损。皱绡池影泛红蔫。看取断云来去、似炉烟。

愁春来暮仍愁暮。受却寒无数。年来无地买花栽。向道明年花信、莫须来。


虞美人 其一十七 花品(宋末元初·刘辰翁)  显示自动注释

娟娟二八清明了。犹说淮阳早。钱欧陆谱遍花光。红到寿阳、也不说淮阳。

此花地望元非薄。回首伤流落。洛阳闲岁断春风。怎不当时道是、洛阳红。


虞美人 其一十八 中秋对月(宋末元初·刘辰翁)  显示自动注释

秋阴团扇如人老。渐近中秋好。新凉还忆小楼边。自在一窗明月、傍人眠。

多情谁到星河晓。只道圆时少。他年几处与君看。长是成愁成恨、不成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