詞牌 请从下表选择或输入词牌名: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  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引自archive.org)
鹧鸪天词谱
鹧鸪天 《乐章集》注“正平调”。《太和正音谱》注“大石调”。蒋氏《九宫谱目》入仙吕引子。赵令畤词名《思越人》,李元膺词名《思佳客》。贺铸词有“剪刻朝霞钉露盘”句,名《剪朝霞》。韩淲词有“只唱骊歌一叠休”句,名《骊歌一叠》。卢祖皋词有“人醉梅花卧未醒”句,名《醉梅花》。

鹧鸪天 双调五十五字,前段四句三平韵,后段五句三平韵 晏几道

  彩袖殷勤捧玉钟 当年拌却醉颜红 舞低杨柳楼心月 歌尽桃花扇影风 
  中中中中中中平中平中仄仄平平中平中仄中平仄中仄平平中仄平

  从别后 忆相逢 几回魂梦与君同 今宵剩把银釭照 犹恐相逢是梦中 
  中中仄仄平平中平中仄仄平平中平中仄平平仄中仄平平中仄平


宋人填此调者,字句韵悉同。赵长卿词前段起句“新晴水暖藕花红”,“新晴”二字俱平声,“水暖”二字俱仄声,“花”字平声,与此平仄全异。又晏词别首前段起句“一醉醒来春又残”,“春”字平声。高观国词第二句“最怜一曲凤箫吟”,“最”字、“一”字俱仄声。晏词别首第三句“云随绿水歌声转”,“云”字平声,“绿”字仄声。又“年年底事不归去”,“不”字仄声。第四句“怨月愁烟长为谁”,“怨”字仄声,“长”字平声。赵长卿词后段第一、二句“忆携手,遇阶墀”,“忆”字仄声,“携”字平声。黄庭坚词第三句“斜风细雨不须归”,“斜”字平声,“细”字仄声。柳永词第四句“只因曾向前生里”,“只”字仄声,“曾”字平声。晏词别首第五句“曼倩天涯犹未归”,“曼”字仄声,“犹”字平声。俱与此词平仄小异。谱内可平可仄据之。 按《花草粹编》赵介之词后段第五句“杜宇一声肠断人”,无名氏词“图得不知郎去时”,“一”字、“不”字俱仄声,但宋元人此句第三字从无用仄声者,此乃以入声字替平声,不可泛用上、去声。
历代作品
共2507,分58页显示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续上)
张耒 (1首)
张镃 (3首)
张镃 (1首)
张震 (2首)
徐俯 (5首)
戴复古 (1首)
晁端礼 (12首)
晁补之 (3首)
晏几道 (19首)
鹧鸪天(宋·张耒)  显示自动注释

倾盖相逢汝水滨。须知见面过闻名。马头虽去无千里,酒盏才倾且百分。

 

嗟得失,一微尘。莫教冰炭损精神。北扉西禁须公等,金榜当年第一人。


鹧鸪天 咏二色葡萄(宋·张镃)
  押阳韵  显示自动注释

阴阴一架绀云凉,袅袅千丝翠蔓长。紫玉乳圆秋结穗,水晶珠瑩露凝浆。

 

相并熟,试新尝。累累轻剪粉痕香。小槽压就西凉酒,风月无边是醉乡。


鹧鸪天 自兴远桥过清夏堂(宋·张镃)
  押阳韵  显示自动注释

闲立飞虹远兴长。一方云锦荐疏凉。翻风翠盖无尘土,出水红妆有艳香。

 

携靓侣,汎轻航。棹歌惊起野鸳鸯。同过清夏看新月,茉莉花围小象床。


鹧鸪天 咏阮(宋·张镃)
  押侵韵  显示自动注释

不似琵琶不似琴。四弦陶写晋人心。指尖历历泉鸣涧,腹上锵锵玉振金。

 

天外曲,月边音。为君转轴拟秋砧。又成雅集相依坐,清致高标记竹林。


鹧鸪天 其二(宋·张镃)  显示自动注释

御路东风拂翠衣。卖灯人散烛笼稀。不知月底梅花冷,只忆桥边步袜归。

 

闲梦淡,旧游非。夜深谁在小帘帏。罘罳儿下围炉坐,明处行人立地时。


鹧鸪天 其一 怨别(宋·张震)  显示自动注释

宽尽香罗金缕衣。心情不似旧家时。万丝柳暗才飞絮,一点梅酸已着枝。

 

金底背,玉东西。前欢赢得两相思。伤心不及风前燕,犹解穿帘度幕飞。


鹧鸪天 其二 春暮(宋·张震)  显示自动注释

横素桥边景最佳。绿波清浅见琼沙。衔泥燕子迎风絮,得食鱼儿趁浪花。

 

春已暮,日初斜。画船箫鼓是谁家。兰桡欲去空留恋,醉倚阑干看晚霞。


鹧鸪天(宋·徐俯)  显示自动注释

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朝廷若觅元真子,晴在长江理钓丝。

 

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浮云万里烟波客,惟有沧浪孺子知。


鹧鸪天(宋·徐俯)
  押先韵  显示自动注释

七泽三湘碧草连。洞庭江汉水如天。朝廷若觅元真子,不在云边则酒边。

 

明月棹,夕阳船。鲈鱼恰似镜中悬。丝纶钓饵都收却,八字山前听雨眠。


鹧鸪天(宋·徐俯)
  押麻韵  显示自动注释

满眼纷纷恰似花。飘飘泊泊自天涯。雨中添得无穷湿,风里吹成一道斜。

 

银作屋,玉为车。姮娥青女过人家。应嫌素面微微露,故着轻云薄薄遮。


鹧鸪天(宋·徐俯)  显示自动注释

绿水名园不是村。淡妆浓笑两生春。笛中已自多愁怨,雨里因谁有泪痕。

 

香旖旎,酒氤氲。多情生怕落纷纷。旧来好事浑如梦,年少风流付与君。


鹧鸪天(宋·徐俯)
  押真韵  显示自动注释

宜笑宜颦掌上身。能歌能舞恶精神。脸边红入桃花嫩,眉上青归柳叶新。

 

娇不语,易生嗔。尊前还是一番春。深杯百罚重拚却,只为妖饶醉得人。


鹧鸪天 题赵次山鱼乐堂(宋·戴复古)
  押尤韵  显示自动注释

圉圉洋洋各自由。或行或舞或沈浮。观鱼未必知鱼乐,政恐清波照白头。

 

休结网,莫垂钩。机心一露使鱼愁。终知不是池中物,掉尾江湖汗漫游。


鹧鸪天(宋·晁端礼)  显示自动注释

并蒂芙蓉本自双。晓来波上斗新妆。朱匀檀口都无语,酒入圆腮各是香。

 

辞汉曲,别高唐。芳心应解妒鸳鸯。不封虢国并秦国,应嫁刘郎与阮郎。


鹧鸪天(宋·晁端礼)
  押庚韵  显示自动注释

红紫飘零绿满城。春风于此独留情。谁将十幅吴绫被,扑向熏笼一夜明。

 

风不定,雨初晴。晓来苔上拾残英。连教贮向鸳鸯枕,犹有余香入梦清。


鹧鸪天 其一(宋·晁端礼)  显示自动注释

序:晏叔原近作鹧鸪天曲,歌咏太平,辄拟之为十篇。野人久去辇毂,不得目睹盛事,姑咏所闻万一而已

霜压天街不动尘。千官环佩贺成禋。三竿阊阖楼边日,五色蓬莱顶上云。

 

随步辇,卷香裀。六宫红粉倍添春。乐章近与中声合,一片仙韶特地新。


鹧鸪天 其二(宋·晁端礼)
  押庚韵  显示自动注释

数骑飞尘入凤城。朔方诸部奏河清。圜扉木索频年静,大晟箫韶九奏成。

 

流协气,溢欢声。更将何事卜升平。天颜不禁都人看,许近黄金辇路行。


鹧鸪天 其三(宋·晁端礼)  显示自动注释

阆苑瑶台路暗通。皇州佳气正葱葱。半天楼殿朦胧月,午夜笙歌淡荡风。

 

车流水,马游龙。万家行乐醉醒中。何须更待元宵到,夜夜莲灯十里红。


鹧鸪天 其四(宋·晁端礼)
  押歌韵  显示自动注释

洛水西来泛绿波。北瞻丹阙正嵯峨。先皇秘聿无人解,圣子神孙果众多。

 

民物阜,岁时和。帝居不用壮山河。卜年卜世过周室,亿万斯年入咏歌。


鹧鸪天 其五(宋·晁端礼)  显示自动注释

壁水溶溶漾碧漪。桥门清晓驻鸾旗。三千儒服鸳兼鹭,十万犀兵虎与貔。

 

春服就,舞雩归。四方争颂育莪诗。熙丰教养今成效,已见夔龙集凤池。


鹧鸪天 其六(宋·晁端礼)
  押真韵  显示自动注释

八彩眉开喜色新。边陲来奏捷书频。百蛮洞穴皆王土,万里戎羌尽汉臣。

 

丹转毂,锦拖绅。充庭列贡集珠珍。宫花御柳年年好,万岁声中过一春。


鹧鸪天 其七(宋·晁端礼)
  押先韵  显示自动注释

圣泽昭天下漏泉。君王慈孝自天然。四民有养跻仁寿,九族咸亲迈古先。

 

歌舜日,咏尧年。竞翻玉管播朱弦。须知大观崇宁事,不愧生民下武篇。


鹧鸪天 其八(宋·晁端礼)
  押真韵  显示自动注释

日日仙韶度曲新。万机多暇宴游频。歌余兰麝生纨扇,舞罢珠玑落绣絪。

 

金屋暖,璧台春。意中情态掌中身。近来谁解辞同辇,似说昭阳第一人。


鹧鸪天 其九(宋·晁端礼)  显示自动注释

万国梯航贺太平。天人协赞甚分明。两阶羽舞三苗格,九鼎神金一铸成。

 

仙鹤唳,玉芝生。包茅三脊已充庭。翠华脉脉东封事,日观云深万仞青。


鹧鸪天 其十(宋·晁端礼)  显示自动注释

金碧觚棱斗极边。集英深殿听胪传。齐开雉扇双分影,不动金炉一喷烟。

 

红锦地,碧罗天。升平楼上语喧喧。依稀曾听钧天奏,耳冷人间四十年。


鹧鸪天(宋·晁补之)
  押支韵  显示自动注释

欲上南湖彩舫嬉。还思北渚与岚漪。圆荷盖水垂杨暗,鸂鶒鸳鸯总下时。

 

持此意,遣谁知。清波还照鬓间丝。西楼重唱池塘好,应有红妆敛翠眉。


鹧鸪天 杜四侍郎郡君十二姑生日(宋·晁补之)
  押支韵  显示自动注释

吉梦灵蛇朱夏宜。佳辰阿母会瑶池。竹风荷雨来消暑,玉李冰瓜可疗饥。

 

心悟了,道成时。不劳龙女骋威仪。僧祗世界共游戏,贤懿光阴比寿期。


鹧鸪天(宋·晁补之)  显示自动注释

绣幕低低拂地垂。春风何事入罗帏。胡麻好种无人种,正是归时君未归。

 

临晚景,忆当时。愁心一动乱如丝。夕阳芳草本无恨,才子佳人空自悲。


鹧鸪天 其一(宋·晏几道)
  押东韵  显示自动注释

彩袖①殷勤捧玉钟,当年拚却②醉颜红。舞低杨柳楼心③月,歌尽桃花扇底④风。

 

从别后,忆相逢⑤,几回魂梦与君同。今宵剩把⑥银釭照,犹恐相逢是梦中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1]此调取名于唐人郑崳诗句“春游鸡鹿寨,家在鹧鸪天”。又名《思越人》、《思佳客》等。双调,五十五字,平韵。
[2]彩袖:指代身穿彩色舞衣的歌女。玉钟:酒杯的美称。
[3]拚却:不惜,甘愿。
[4]楼心:一作“楼头”。
[5]扇底:一作“扇影”。
[6]相逢:词中“相逢”凡二见,前一指初逢,后一指重逢,其意有别。
[7]剩把:尽把,只把,再三把。釭(音刚):灯。

此词表现的是一对恋人的“爱情三部曲”:初盟,别离,重逢。
“彩袖殷勤”二句,一着笔于对方,一落墨于自身,既展现了二人初识时的特定情境,也披露了二人一见倾心、愿托终身之际的曲折心态。“彩袖”,说明对方并非与自已门第相配的大家闺秀,而不过是侑酒于华宴的歌女。但此时伊人殷勤捧杯劝饮,却不仅仅是履行侑酒之责,而欲藉此暗通情愫。而心有屡犀的作者又何尝不谙其意?为了报答她于已独钟的深情,他开怀畅饮,不惜一醉。这就写出了感情的双向交流。
“舞低杨柳”二句描写歌舞场面,渲染欢乐气氛,是对初识、亦即初盟时的情境的进一步勾画。不径言伊人舞姿曼妙,歌声婉转,而借时间的推移,从侧面表现出其尽态极妍,是作者的独出机杼之处。“舞低”句既点出了艳舞的持续之久,又将月升日沉的自然现象化为其动态效应。“歌颈句由暗示伊人轻摇纫扇,尽兴演唱,直至精被力竭,才暂歌喉——扇底风尽,不正意味着歌喉暂歇?这种竟夜歌舞、通宵欢宴的情景,无疑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宋代文人阶层的生活情趣。
但作者之所以对它历久难忘,却不仅仅是出于对昔日歌舞生涯的眷念,更因为那是他与伊人相识相恋的契机。这两句造语精丽,发想新奇,于织浓绮华中别见韶秀之美,因而深为后代词论家所推赏。
下片一笔跃至别后的相思,而将初盟以迄别离的种种情事尽皆略去,颇见剪裁之工。“从别后”二句点明初逢的场面是其别后怀念的主要内容。“几回魂梦”句直诉魂牵梦莹的相思情怀。“与君同”暗示不独自已如此,对方亦复频入梦境,想思无已,但梦中重逢的欢娱极其短暂,梦后独处的凄怆却格外深长。如是者三,必然既想入梦,又怕入梦,乃至将梦作真、将真作梦。这就逗出“今宵剩把”二句:作者以“剩把”、“犹恐”前后勾连,通过持灯反覆照看而犹难以释然这一对眷恋至深的情侣久别重逢的那种惊喜交集、喜极转忧的特殊心态。 唯其眷恋至深才唯恐此番又是将梦作真。
陈廷焯《白雨斋词话》评曰:“下半阕曲折深婉,自有艳词,更不得不让伊独步。”这当不是溢美之辞。当然,末二句也许受到杜甫诗“夜阑更秉独,相对如梦寐”(《羌村三首》之一),及司空曙诗“乍见翻疑梦,相悲各问年”(《云阳馆与韩绅宿别》)的启发。

【集评】

胡仔《苕溪渔隐丛话》引《雪浪斋日记》:叔原“杨柳”、“桃花”等句,“不愧
六朝宫掖体”。
赵令畤《侯鲭录》引晁补之云:晏元献不蹈袭人语,风度闲雅,自是一家。如“舞
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知此人必不生于三家村中者。
陈廷焯《白雨斋词话》:下半阕曲折深婉,自有艳词,更不得不让伊独步。
黄蓼园《蓼园词选》:“舞低”二句,此白香山“笙歌归院落,灯火下楼台”,更
觉浓至。
唐圭璋《唐宋词简释》:此首为别后相逢之词。上片,追溯当年之乐,“彩袖”一
句,可见当年之浓情密意。拼醉一句,可见当年之豪情。
换头,“从别后”三句,言别后相忆之深,常萦魂梦。“今宵”两句,始归到今日
相逢。老杜云:“夜阑更秉烛,相对如梦寐”,小晏用之,然有“剩把”与“犹恐”四
字呼应,则惊喜俨然,变质直为宛转空灵矣。
上言梦似真,今言真似梦,文心曲折微妙。
胡仔《苕溪渔隐丛话》:词情婉丽。

这首词是作者脍炙人口的名作,写词人与一个女子的久别重逢。上片回忆当年佳会,用重笔渲染,见初会时情重 ;过片写别后思念,忆相逢实则盼重逢,相逢难再,结想成梦,见离别后情深;结尾写久别重逢 ,竟然将真疑梦 ,足见重逢时情厚。通篇词情婉丽,读来沁人心脾。晁补之称赞小晏不蹈袭人语,风度闲雅 ,自成一家,举出“舞低杨柳楼心月”一联,说“知此人必不生于三家村中者 。”(见《侯鲭录》)刘体仁在《七颂堂词绎》中云:“‘夜阑更秉烛,相对如梦寐,叔厚云 :‘今宵剩把银釭照,犹恐相逢是梦中。’此诗与词之分疆也。”
上片叙写当年欢聚之时,歌女殷勤劝酒,自己拚命痛饮,歌女在杨柳围绕的高楼中翩翩起舞,在摇动绘有桃花的团扇时缓缓而歌,直到月落风定,真是豪情欢畅,逸兴遄飞。词中用词绚烂多彩,如“彩袖”、“玉钟 ”、“醉颜红 ”、“杨柳楼”、“桃花扇”等。但是,所有这一切又都是追忆往事,似实却虚,所以更有了一种如梦如幻的美感。
下片叙写久别重逢的惊喜之情 。“银釭”即是银灯;“剩”,只管。末二句从杜甫《羌村》诗“夜阑更秉烛,相对如梦寐”两句脱化而出,但表达更为轻灵婉折。这是因为晏几道作此词是在承平之世,而久别重逢的对象亦是相爱的歌女 ,情况不同 ,则情致各异。词中说,在别离之后,回想欢聚时境况,常是梦中相见,而今番真的相遇了,反倒疑是梦中。情思委婉缠绵,辞句清空如话,而其妙处更在于能用声音配合之美 ,造成一种迷离惝恍的梦境 ,有情文相生之妙。
这首词的艺术手法是上片利用彩色字面,描摹当年欢聚情况,似实而却虚,当前一现,倏归乌有;下片抒写久别相思不期而遇的惊喜之情,似梦却真,利用声韵的配合,宛如一首乐曲,使听者也仿佛进入梦境。全词不过五十几个字,而能造成两种境界,互相补充配合,或实或虚,既有彩色的绚烂,又有声音的谐美,足见晏几道词艺之高妙。


鹧鸪天 其二(宋·晏几道)  显示自动注释

一醉醒来春又残,野棠梨雨泪阑干。玉笙声里鸾空怨,罗幕香中燕未还。

 

终易散,且长闲,莫教离恨损朱颜。谁堪共展鸳鸯锦,同过西楼此夜寒。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此词写离愁别恨,哀婉动人。
起二句,写的是昨夜里一番沉醉,今朝酒醒,又是春残时候,只见野棠梨上的宿雨,恰似离人的悲泪一样纵横。“一醉”,写昨夜借酒以遣寂寞之怀 ;“春又残 ”,本与醉醒之事全无干涉,词中把它们勾合在一起 ,一谓酒醒之后,雨飘花落的情景,触眼生悲,词人蓦地感到 ,春天真的过去了;再谓往日的欢娱,如昨梦前尘,一切美好的情事全都消失了。如小晏词集自序云 :“感光阴之易迁,叹境缘之无实”。春残,以“ 野棠梨雨”表之 ,而带雨的棠梨又暗喻流泪的人 。次句从白居易《长恨歌》“玉容寂寞泪阑干,梨花一枝春带雨”化出,然情景交融,自有一番摇人心魄之独特魅力。三、四句写与情人别后的情景:在悠扬的玉笙声里,孤鸾空自哀怨;罗幕中余馥郁,去燕犹未归来。“鸾”,谓孤鸾,失偶的鸾鸟,这里当为词人自喻 。又古乐曲有《孤鸾》之曲 ,其声哀怨,故“鸾空怨”三字,语意相关 。“罗幕 ”,指房中的帷幕。燕子穿过高楼的重重帘幕,回到旧日巢中,常用来喻游子回归,而此词谓“燕未还 ”,则指离别了的情人还未回来。这两句写的是在帘下百无聊赖地吹笙,想念着远别的情人,心中充满了哀怨。
过片三句,拓开一笔,强自解慰,尤言:既已知道欢聚易散,不如暂且在悠闲中度日吧,莫让离愁别恨损害了青春美好的容颜。这里故作退让,用表面豁达的语言来表现怨极而无可奈何的心境。可是这古之伤心人呢?能真正觉悟的他还是要让那千万缕割不断的情丝去牵系着自己 :“谁堪共展鸳鸯锦,同过西楼此夜寒 !”这是一句彻骨情语。“鸳鸯锦”,指绣有鸳鸯图案的锦被,象征着男女的和合。“西楼”,是词人青年时欢会之地,小晏词中屡见。春寒料峭,长夜漫漫,西楼怅卧,谁共晨夕?当初“共展鸳鸯锦”的美好时光,已一去不复返了,所余下的只是永久的孤独和哀伤。
这首以长调章法入于小词,处处呼应 。“一醉醒来”,已伏下“西楼此夜寒”一笔;“鸾空怨”、“燕未还 ”,已伏下“谁堪共展鸳鸯锦”一笔。这一切又都和词人内心的感觉一一对应。


鹧鸪天 其三(宋·晏几道)
  押支韵  显示自动注释

梅蕊新妆桂叶眉,小莲风韵出瑶池。云随绿水歌声转,雪绕红绡舞袖垂。

 

伤别易,恨欢迟,惜无红锦为裁诗。行人莫便消魂去,汉渚星桥尚有期。


鹧鸪天 其四(宋·晏几道)
  押尤韵  显示自动注释

守得莲开结伴游,约开萍叶上兰舟。来时浦口云随棹,采罢江边月满楼。

 

花不语,水空流,年年拚得为花愁。明朝万一西风动,争向朱颜不耐秋。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此为采莲词。全词不着重写莲花或采莲女子的外表美,而着重写采莲的环境美和采莲女的心灵美。整首词兼具民歌的清新明净和文人词的隽雅含蓄,别具情韵而又楚楚动人。
上片起首两句写一群女子为了采莲,长时期地等候莲花盛开,莲花开了,她们便结伴去采;湖塘里长满浮萍,她们要上船,得先轻轻地把它拨开。这两句写出了姑娘们莲开前的耐心等待、采莲前的细致动作。
“来时浦口随棹,采罢江边月河楼 ”,则写她们的采莲过程、采莲环境。夏天白昼云雾少,句中的“云”,当指晓云 。这两句写的是采莲人到了浦口 ,晓日初升,尚未消散的云气笼罩在她们船棹周围;她们采莲休工回到江边 ,夜月已上 ,人家的楼台上已照满月光。作者把这从早到晚地采莲劳动写得很优美。
过片以后展示采莲女子心灵的美好。她们爱惜莲花,为莲花的遭遇担忧。或许她们在采莲中,也从莲花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好花易谢当然常用来象征少女青春易逝 、好景不常。她们爱惜莲花、关切莲花,和爱惜自己的青春、关切自己的命运密切相关 。“花不语,水空流 ”,好花无语,流水无情,深情无法倾诉,好景不断流逝,人无可奈何,花也无可奈何,那就只有“年年拚得为花愁”了。而最急迫的愁是“明朝万一西风动,争奈朱颜不耐秋 。”怕万一西风聚然吹来 ,艳丽的莲花抵挡不住 ,马上就陷于飘零、憔悴 。“朱颜”指花 ,用比拟写法进一步人花合一了。
此片细腻地写出采莲人多情易感的内心世界。


鹧鸪天 其五(宋·晏几道)  显示自动注释

斗鸭池南夜不归,酒阑纨扇有新诗。云随碧玉歌声转,雪绕红琼舞袖回。

 

今感旧,欲沾衣,可怜人似水东西。回头满眼凄凉事,秋月春风岂得知。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此为感旧词。作者在词中通过今昔对比,抒发了深沉悲凉的伤时感逝情怀和身世之慨。
词的上片写当年在斗鸡池边征歌逐舞、饮酒赋诗的盛况 。首两句写昼夜相继的游赏欢宴。酒阑之后,兴犹未尽,还在歌女的纨扇上题遍绮丽的新诗,可以想见词人的情意气 。这两句用淡墨浅染,略点宴乐,然后用浓墨重彩钩勒。“云随”两句写的是天上的云,也像随着碧玉的歌声而飘转;红琼的舞袖回旋,仿佛裹着一身飞雪 。“碧玉”、“红琼 ”,是歌儿舞女的代称 。本词中所指的或许是小晏最眷恋的小莲。《小山词》中尚有一首《鹧鸪天》,特为小莲而作,亦有“云随绿水歌声转,雪绕红绡舞袖垂”之句,语意与本词相仿。小晏写歌声高亢 ,不说“响遏行云”,而是易“遏”为“随”为“转”,赋予歌声更大的感染力,可谓点铁成金;写舞态婆娑,如流风回雪,亦极生动形象。活色生香,酣歌畅舞,可知小晏此时之乐,自不免要纨扇题诗了。近世论者,尝举此联与大晏的“重头歌韵响铮琮,入破舞腰红乱旋”相比,认为两联意同而小晏造语尤胜。
过片三句,点明词旨为怀旧。词人追怀往事,不禁泪下沾衣。最令人痛苦莫过于两人象各向东西分流的水那样,再也不能会合在一起了。可能此时小莲也不知去向了。词人发出了深沉的叹息 :“回头满眼凄凉事,秋月春风岂得知 !”依旧是那皎洁的秋月,依旧是那温煦的春风,但那个人儿早已不在眼前了,连同她清越的歌声,连同她妙曼的舞态,所留下的只是满眼凄凉 。“秋月春风”四字 ,包涵了无限的哀思。“岂得知”三字,是孤寂的词人绝望之语,属反诘用法。


鹧鸪天 其六(宋·晏几道)
  押先韵  显示自动注释

当日佳期鹊误传,至今犹作断肠仙。桥成汉渚星波外,人在鸾歌凤舞前。

 

欢尽夜,别经年,别多欢少奈何天情知此会无长计,咫尺凉蟾亦未圆。


鹧鸪天 其七(宋·晏几道)  显示自动注释

题破香笺小砑红,诗篇多寄旧相逢。西楼酒面垂垂雪,南苑春衫细细风。

 

花不尽,柳无穷。别来欢事少人同。凭谁问取归云信,今在巫山第几峰。


鹧鸪天 其八(宋·晏几道)
  押支韵  显示自动注释

清颍尊前酒满衣,十年风月旧相知。凭谁细话当时事,肠断山长水远时。

 

金凤阙,玉龙墀,看君来换锦袍时。姮娥已有殷勤约,留着蟾宫第一枝。


鹧鸪天 其九(宋·晏几道)
  押阳韵  显示自动注释

醉拍春衫惜旧香,天将离恨恼疏狂。年年陌上生秋草,日日楼中到夕阳。

 

云渺渺,水茫茫,征人归路许多长。相思本是无凭语,莫向花笺费泪行。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此词在对作者往日欢歌笑乐的回忆中,流露出他对落拓平生的无限感慨和微痛纤悲。
上片于室内的角度写离恨。起首两句抒写离恨的无法排遣 。“旧香”是往日与伊人欢乐的遗泽,乃勾起“离恨”之根源,其中凝聚着无限往昔的欢乐情事,自觉堪惜,“惜”字饱含着对旧情的深切留念。而“醉拍春衫”则是产生“惜旧香”情思的活动,因为“旧香”是存留在“春衫”上的。句首用一“醉”字,可使人想见其纵恣情态,“醉”,更容易触动心怀郁积的情思 。次句乃因“惜旧香”而激起的无可奈何之情。
“疏狂”二字是作者个性及生活情态的自我写照。“疏”为阔略世事之意 。“狂”为作者生活情态的概括。他的《阮郎归》曾说“殷勤理旧狂 ”,可见“狂”在他并非偶然,而是生活中常有的表现 。“莫问逢春能几回 ,能歌能笑是多才”(《浣溪沙》),“彩袖殷勤捧玉钟,当年拼却醉颜红。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鹧鸪天》),俱是其生活狂态的具体写照。这句意谓以自己这个性情疏狂的人却被离恨所烦恼而无法排遣,而在句首着一“天”字,使人觉得他的无可奈何之情是无由开解的。
“年年”两句选取最常见的秋草、夕阳,烘托思妇日复一日 、年复一年的思念之情 。路上秋草年年生,实写征人久久不归;日日楼中朝暮独坐,实写为离恨折磨之苦。
过片承“夕阳”而写云、水,将视野扩展,从云水渺茫、征人归路难寻中,突出相见无期。此二句即景生情,以景喻情,道出了主人公于楼上怅望时的情思。
结拍两句是无可奈何的自慰,措辞无多,然而读之使人更觉哀伤。“莫向花笺费泪行”虽是决绝之辞,却是情至之语,从中带出已往情事,当是曾向花笺多费泪行 ,如《西厢记》所说,把书信“修时和泪修,多管阁着笔尖儿未写早泪先流”。既然离恨这般深重,非言辞所能申写,如果再“向花笺费泪行 ”,那便是虚枉了 。小晏也曾在一首《采桑子》中写道:“长情短恨难凭寄 ,枉费红笺。”情意正同。此二句意谓此际相思之情,绝非言语所能表达得出来的。
夏敬观云 :“叔原以贵人暮子,落拓一生,华屋山邱,身亲经历,哀丝号竹,寓其微痛纤悲,宜其造诣又过于父。”从此词中,可以见出以上论述之深透。
全词在痛楚的往事追忆中流露出词人亲身经历的慨叹,意境深阔,感人至深,具有较强的艺术魅力。


鹧鸪天 其一(宋·晏几道)
  押萧韵  显示自动注释

小令尊前见玉箫,银灯一曲太妖娆。歌中醉倒谁能恨,唱罢归来酒未消。

 

春悄悄,夜迢迢,碧云天共楚宫遥。梦魂惯得无拘检,又踏杨花过谢桥。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这首词记述的是词人在一次春夜宴会上惊艳的情事。
起笔“小令”二句,写两人初逢的情境。“尊前”,点酒筵;“银灯”,点夜晚;“玉箫”,指在筵席上侑酒的歌女 ,典出唐范摅《云溪友议》,韦皋与姜辅家侍婢玉箫有情,韦归,一别七年,玉箫遂绝食死,后再世,为韦侍妾。词中以玉箫指称,当意味着两人在筵前目成心许。在华灯下清歌一曲,醉颊微酡,“娇娆”前着一“太”字,表露了词人倾慕之情。
接下来“歌中”二句,从“一曲”生出。在她优美的歌声中痛饮至醉,谁又能感到遗恨啊!在她唱完之后,余音在耳,筵散归来,酒意依然未消 。“歌中醉倒”四字统摄全篇 :表面看来,这是说一边听歌,一边举杯酣饮,不觉便酩酊大醉了;实际上是暗示自己被美妙的歌声陶醉,被美艳的歌者迷醉了。一“醉”字,点明命意,情韵悠长,并提引下片写的春夜梦寻。
“醉倒”,是心甘情愿的。“谁能恨”即无人能恨,与柳永《凤栖梧》词“衣带渐宽终不悔”的“终不悔”,有异曲同工之妙。词人醉得实在是太深太沉了,以至宴会归来 ,仍酒意未消,而“未消”的不仅是酒意,更有见玉箫而产生的绵绵情意。两句实中有虚,沉着深婉。
过片后,紧接写“归来”的情事。小晏尚有《鹧鸪天》词云 :“归来独卧逍遥夜,梦里相逢酩酊天”,可作本词下片的概括。“春悄悄 ,夜迢迢”意谓,春意悄悄地潜进了心中 ,春夜又是漫无际涯。“悄悄”二字,写春夜的寂静,也暗示词人独处时的心境。久不成寐,更觉春夜迢迢,与上片短暂的欢娱恰成强烈对照。“碧云”句,以天设喻,慨叹由于人为的间阻,使两人不能互通心愫,侯门如海,要想重见就更是困难了 。一“遥”字,与《诗·郑风·东门之墠》“其室则迩,其人甚远”的“远”字用意略同,并不是说两人在空间上相隔很远,而是说在时间上的长别的深意了。“楚宫”,楚王之宫,指代玉箫的居处,亦暗示女主人公“巫山神女”的身分。这三句写宴罢归来的刻骨相思,婉妙动人。
“梦魂”二语,是全词中警策之语。今夜里,词人的梦魂,在迷蒙的夜色中,又踏着满地杨花,悄悄地走过谢桥 ,去重会意中人了。“惯”,即惯常之意。
“谢桥 ”,谢娘家的桥。唐代有名妓谢秋娘。词中以谢桥指女子所居之地。张泌《寄人》诗 :“别梦依依到谢家,小廓回合曲阑斜。多情只有春庭月,犹为离人照落花 。”晏词暗用诗意。两句宕开一笔,意味更深,以缥缈迷离的梦境反衬歌酒相欢的现实,以梦魂的无拘无束反衬生活中的迢遥间阻 。末句“又”字,用意尤深,赴宴时踏杨花过谢桥的是现实生活中的人,再来却是虚幻飘忽的梦魂了。这一结能生能新,情韵佳绝。据邵博《邵氏闻见后录》载,与小晏同时的学者程颐,每听到人诵“梦魂”两句时,必笑曰 :“鬼语也!”意甚赏之。


鹧鸪天 其一十一(宋·晏几道)
  押灰韵  显示自动注释

楚女腰肢越女腮,粉圆双蕊髻中开。朱弦曲怨愁春尽,渌酒杯寒记夜来。

 

新掷果,旧分钗,冶游音信隔章台花间锦字空频寄,月底金鞍竟未回。


鹧鸪天 其一十二(宋·晏几道)  显示自动注释

十里楼台倚翠微,百花深处杜鹃啼。殷勤自与行人语,不似流莺取次飞。

 

惊梦觉,弄晴时,声声只道不如归。天涯岂是无归意,争奈归期未可期。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此词吟咏词人客中闻杜鹃啼声而触发的感慨,抒写了浪迹在外、有家难归的浩叹。词之结尾两句用反跌之笔表曲折之情 ,意境深远,耐人寻味。
起首两句写鹃啼的环境和季节。翠微,青翠的山色 ,如何逊《仰赠从兄兴宁寘南》:“高山郁翠微”;也用以指代青山,如杜牧《九日齐山登高》:“与客携壶上翠微 ”。此处指青山,说在靠着青山的十里楼台的旁边 ,在春天百花盛开的深处,听见了杜鹃啼叫。
“殷勤自与行人语,不似流莺取次飞 。”说杜鹃在花间不断地叫着,好象对“行人”很有情感,不惜“殷勤”相告,比诸黄莺的随意飞动,对人漠不关心,大不相同。取次,犹随意,黄庭坚《次韵裴仲谋同年》:“烟沙篁竹江南岸 ,输与鸬鹚取次眠。”也是用这个词来写鸟 。“行人”走在春色绚烂的优美环境中,心情本来是会愉悦的,但因为离家作客,所以听了杜鹃叫声,不免会引起思念之情、作客之愁。那么,词中所写的美丽景色,又正好为杜鹃叫声的感人作了反衬。
词的下片由写景转为抒情,写“行人”闻鹃啼的心理变化。过片后三句写晴明的春日,杜鹃偏又卖弄它的叫声 ,“行人”从梦中惊醒,听到的还是声声的“不如归去”。前面路上初闻鹃啼,感到“殷勤”;听得太多,睡在床上也被叫得不安,叫的又是一句人所做不到的话,那“行人”心中自然也就变得有点烦躁了。“天涯岂是无归意,争奈归期未可期。”不是自己不想回家,只是自己不能决定回去的日期,生活不能由自己主宰 ,有什么办法呢?这是在烦躁中的思念,说是自言自语行,说是对杜鹃的回答也行。这里表面上有埋怨鹃鸟无知、强聒难耐的意思 ,但归根到底,是对真正“作弄”人的生活遭遇的愤慨。这片词,话说得比较直致,但内容还有曲折,特别是结句用反跌之笔表曲折之情,深婉感人。


鹧鸪天 其一十三(宋·晏几道)  显示自动注释

陌上濛濛残絮飞,杜鹃花里杜鹃啼。年年底事不归去,怨月愁烟长为谁。

 

梅雨细,晓风微,倚楼人听欲沾衣。故园三度群花谢,曼倩天涯犹未归。


鹧鸪天 其一十四(宋·晏几道)  显示自动注释

晓日迎长岁岁同,太平箫鼓间歌钟。云高未有前村雪,梅小初开昨夜风。

 

罗幕翠,锦筵红,钗头罗胜写宜冬。从今屈指春期近,莫使金尊对月空。


鹧鸪天 其一十五(宋·晏几道)
  押支韵  显示自动注释

小玉楼中月上时,夜来惟许月华知。重帘有意藏私语,双烛无端恼暗期。

 

伤别易,恨欢迟,归来何处验相思。沈郎春雪愁消臂,谢女香膏懒画眉。


鹧鸪天 其一十六(宋·晏几道)
  押先韵  显示自动注释

手捻香笺忆小莲,欲将遗恨倩谁传。归来独卧逍遥夜,梦里相逢酩酊天。

 

花易落,月难圆,只应花月似欢缘。秦筝算有心情在,试写离声入旧弦。


鹧鸪天 其一十七(宋·晏几道)
  押侵韵  显示自动注释

九日悲秋不到心,凤城歌管有新音。风凋碧柳愁眉淡,露染黄花笑靥深。

 

初见雁,已闻砧,绮罗丛里胜登临。须教月户纤纤玉,细捧霞觞滟滟金。


鹧鸪天 其一十八(宋·晏几道)
  押阳韵  显示自动注释

碧藕花开水殿凉,万年枝外转红阳升平歌管随天仗,祥瑞封章满御床。

 

金掌露,玉炉香,岁华方共圣恩长。皇州又奏圜扉静,十样宫眉捧寿觞。


鹧鸪天 其一十九(宋·晏几道)  显示自动注释

绿橘梢头几点春,似留香蕊送行人。明朝紫凤朝天路,十二重城五碧云。

 

歌渐咽,酒初醺,尽将红泪湿湘裙。赣江西畔从今日,明月清风忆使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