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牌: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
浪淘沙令词谱
浪淘沙令 《乐章集》注“歇指调”。蒋氏《九宫谱目》“越调”。按《唐书·礼乐志》,歇指调乃林钟律之商声。越调乃无射律之商声也。贺铸词名《曲入冥》,李清照词名《卖花声》,史达祖词名《过龙门》,马钰词名《炼丹砂》。   按唐人《浪淘沙》本七言断句,至南唐李煜始制两段令词,虽每段尚存七言诗两句,其实因旧曲名,另创新声也。杜安世词于前段起句减一字,柳永词于前后段起句各减一字,均为令词,句读悉同。即宋祁、杜安石仄韵词,稍变音节,然前后第二句四字、第三句七字,其源亦出于李煜词也。至柳永、周邦彦别作慢词,与此截然不同,盖调长拍缓,即古曼声之意也。《词律》于令词强为分体,于慢词或为类列者误。

浪淘沙令 双调五十四字,前后段各五句、四平韵 (南唐)李煜

  帘外雨潺潺 春意阑珊 罗衾不耐五更寒 梦里不知身是客 一晌贪欢 
  中仄仄平平中仄平平中平中仄仄平平中仄中平平仄仄中仄平平

  独自莫凭阑 无限江山 别时容易见时难 流水落花春去也 天上人间 
  中仄仄平平中仄平平中平中仄仄平平中仄中平平仄仄中仄平平


此调平韵者以此词为正体,若杜词之或减字、或添字,柳词之减字,皆变格也。此词前后段两起句俱五字,宋元人俱本此填。 按李词别首前段第一句“往事只堪哀”,“往”字仄声。晏几道词前段第四句“惟恨花前携手处”,“惟”字平声。后段第四句“曳雨牵云留客醉”,“牵”字平声。欧阳修词后段结句“特地魂消”,“特”字仄声。谱内可平可仄据之,馀参杜词、柳词。 又按石孝友词“好恨这风儿,催俺分离。船儿吹得去如飞。因甚眉儿吹不展,叵耐风儿。不是这船儿,载起相思?船儿若念我孤栖。载取人人篷底睡,感谢风儿。”前后段叠用四“儿”字韵,此乃独木桥体,用韵游戏,非别是一体也。

又一体 双调五十三字,前后段各五句、四平韵 杜安世

  后约无凭 往事堪惊 秋蛩永夜绕床鸣 辗转寻思求好梦 还又难成 
  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仄平平

  愁思若浮云 消尽重生 佳人何处独盈盈 可惜一天无用月 空为谁明 
  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


此即李词体,惟前段起句减一字异。此词汲古阁本后段结句多一“照”字。按李之仪“霞卷云舒”词正与此同。后段结句“略借工夫”,原只四字,因为校正。《词律》论李词前段起句疑脱一字,按杜词二首前段起句皆四字,后段起句皆五字可證。盖词中换头句或多一字,或多二、三字,谓之“过变”,原不拘定前后如一也。

又一体 双调五十五字,前段六句四平韵,后段五句四平韵 杜安世

  帘外微风 云雨回踪 银釭烬冷锦帏中 枕上深盟 年少心事 陡顿成空 
  平仄平平平仄平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

  岭外白头翁 到没由逢 一床鸳被叠香红 明月满庭花似绣 闷不见虫虫 
  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


此词前段“年少心事”句,后段“闷不见虫虫”句疑有脱误。但按安世仄韵词句读与此如一,自应采入以备一体,旧谱删之者误。

又一体 双调五十二字,前后段各五句、四平韵 柳永

  有个人人 飞燕精神 急锵环佩上华裀 促拍尽随红袖举 风柳腰身 
  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

  簌簌轻裙 妙尽尖新 曲终独立敛香尘 应是四肢娇困也 眉黛双颦 
  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


此词汲古阁本首句误刻“有一个人人”,第四句“促拍”脱一“拍”字,今从《花草粹编》改定。又《高丽史·乐志》载宋所赐大晟乐有此词,与《花草粹编》同。 按此即李煜词体,不过前后段两起句各减去一字耳。《词律》因《乐章集》调名加以令字,另收在后,不知宋词字数少者为令,字数多者为慢。即李煜词在本集原名《浪淘沙令》,《词律》自未考索耳。

又一体 双调五十四字,前后段各四句、四仄韵 宋祁

  少年不管 流光如箭 因循不觉韶华换 到如今 始惜月满花满酒满 
  仄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仄仄仄

  扁舟欲解垂杨岸 尚同欢宴 日斜歌阕将分散 倚兰桡 望水远天远人远 
  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仄平仄


押仄韵者祇有宋、杜二词,句读各异,俱无宋元词可校。 此词前结三“满”字、后结三“远”字皆上声,不可用去声字替。按何籕“宴清都”词前段结句“天远山远水远人远”叠用四远字,其源盖出于此。

又一体 双调五十五字,前段六句三仄韵,后段五句四仄韵 杜安世

  又是春暮 落花飞絮 子规啼尽断肠声 秋千庭院 红旗彩索 淡烟疏雨 
  仄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

  念念相思苦 黛眉长聚 碧池惊散睡鸳鸯 当初容易分飞去 恨孤负欢侣 
  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平仄


此与押平韵“帘外微风”词句读悉同。
历代作品
共1189,分37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
吕岩 (1首)
李煜 (2首)
丘崇 (1首)
仇远 (1首)
侯寘 (1首)
刘克庄 (5首)
刘辰翁 (3首)
史达祖 (2首)
吕渭老 (3首)
吴元可 (1首)
吴文英 (3首)
吴潜 (3首)
周密 (3首)
周紫芝 (2首)
浪淘沙令(唐·吕岩)  显示自动注释

我有屋三椽,住在灵源无遮四壁任萧然,万象森罗为斗拱,瓦盖青天。

无漏得多年,结就因缘。修成功行满三千,降得火龙伏得虎,陆路神仙。


浪淘沙(一名卖花声)令 其一(唐·李煜)  显示自动注释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独自暮凭阑,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1]潺潺:形容雨声。
[2]阑珊:衰残。一作“将阑”。
[3]罗衾(音亲):绸被子。不耐:受不了。一作“不暖”。
[4]身是客:指被拘汴京,形同囚徒。
[5]一晌(音赏):一会儿,片刻。贪欢:指贪恋梦境中的欢乐。

此词上片用倒叙手法,帘外雨,五更寒,是梦后事;忘却身份,一晌贪欢,是梦中事。潺潺春雨和阵阵春寒,惊醒残梦,使抒情主人公回到了真实人生的凄凉景况中来。梦中梦后,实际上是今昔之比。
李煜《菩萨蛮》词有句:“故国梦重归,觉来双泪垂”。所写情事与此差同。但《菩萨蛮》写得直率,此词则婉转曲折。词中的自然环境和身心感受,更多象征性,也更有典型性。
下片首句“独自莫凭栏”的“莫”字,有入声与去声(暮)两种读法。作“莫凭栏”,是因凭栏而见故国江山,将引起无限伤感,作“暮凭栏”,是晚眺江山遥远,深感“别时容易见时难”。两说都可通。
“流水落花春去也”,与上片“春意阑珊”相呼应,同时也暗喻来日无多,不久于人世。“天上人间”句,颇感迷离恍惚,众说纷纭。其实语出白居易《长恨歌》:“但教心似金钿坚,天上人间会相见。”“天上人间”,本是一个专属名词,并非天上与人间并列。李煜用在这里,似指自已的最后归宿。
应当指出,李煜词的抒情特色,就是善于从生活实感出发,抒写自已人生经历中的真切感受,自然明净,含蓄深沉。这对抒情诗来说,原是不假外求的最为本色的东西。因此他的词无论伤春伤别,还是心怀故国,都写得哀感动人。同时,李煜又善于把自已的生活感受,同高度的艺术概括力结合起来。身为亡国之君的李煜,在词中很少作帝王家语,倒是以近乎普通人的身份,诉说自已的不幸和哀苦。这些词就具有了可与人们感情上相互沟通、唤起共鸣的因素。《虞美人》(春花秋月何时了)如此,此词亦复如此。
即以“别时容易见时难”而言,便是人们在生活中通常会经历到是一种人生体验。与其说它是帝王之伤别,无宁说它概括了离别中的人们的普遍遭遇。李煜词大多是四五十字的小令,调短字少,然包孕极富,寄慨极深,没有高度的艺术概括力是做不到的。

【集评】
《乐府纪闻》:后主归家后与故宫人书云:“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旧臣闻之,有泣下者。七夕在赐第作乐。太宗闻之怒,更得其词,故有赐牵机药之事。
蔡绦《西清诗话》:诗人(李煜)归宋后,“每怀故国,且念嫔妾散落,郁郁不自聊。”“尝作长短句(即指此词),含思凄惋,未几下世。”
王方俊《唐宋词赏析》:这首词的艺术成就是很高的,自然率真,直写观感,直抒胸臆,因之有极强的艺术感染力。它不仅在旧时曾为人传诵,现在看来也是我国诗歌艺术宝库中的一件珍品。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言梦中之欢,益见醒后之悲,昔日歌舞《霓裳》,不堪回首。结句“天上人间”三句,怆然欲绝:此归朝后所作。尤极凄黯之音,如峡猿之三声肠断也。
唐圭璋《唐宋词简释》:此首殆后主绝笔,语意惨然。五更梦回,寒雨潺潺,其境之黯淡凄凉可知。“梦里”两句,忆梦中情事,尤觉哀痛。换头宕开,两句自为呼应,所以“独自莫凭栏”者,盖因凭阑见无限江山,又引起无限伤心也。此与“心事莫将和泪说,凤笙休向泪时吹”,同为悲愤已极之语。“别时”一句,说出过去与今天之情况。自知相见无期,而下世亦不久矣。故“流水”两句,即承上中说不久于人世之意,水流尽矣,花落尽矣,春归去矣,而人亦将亡矣。将四种了语,并合一处作结,肝肠断绝,遗恨千古。
《南唐二主词汇笺》引郭麟云:绵邈飘忽之音,最为感人之至。李后主之“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所以独绝也。
王闿运《湘绮楼词选》:高妙超脱,一往情深。

浪淘沙(一名卖花声)令 其二(唐·李煜)  显示自动注释

往事只堪哀,对景难排。秋风庭院藓侵阶,一桁珠帘闲不卷,终日谁来。

金剑已沈埋,壮气蒿莱。晚凉天净月华开,想得玉楼瑶殿影,空照秦淮


浪淘沙令 朱都大和荆州作,次韵谢之(宋·丘崇)  显示自动注释

潇洒五湖仙。踏遍尘寰。吟哦长忆两松闲。邂逅天涯还一笑,璧合珠连。

风采照衰残。妙语冷然。妓围香暖簇金蝉。端为故人情未减,醉玉颓山。


浪淘沙令(宋末元初·仇远)  显示自动注释

芍药小纱窗。唾碧茸长。粉香犹涴旧时妆。玉佩丁东仙步远,好处难忘。

草草赋高唐。终是荒凉。凉蟾飞入合欢床。争得花阴重邂逅,才不思量。


浪淘沙令(宋·侯寘)  显示自动注释

晓日掠轻云。霜瓦鳞鳞。六朝山色俨如新。家在洞庭南畔住,身在江滨。

华发照乌巾。无意寻春。空将两袖拂飞尘。可惜梅花开近路,恼尽行人。


浪淘沙令 其一 丁未生日(宋·刘克庄)  显示自动注释

去岁诣公车。天语勤渠。绛纱玉斧照寒儒。恰似昔人曾梦到,帝所清都。

骨相太清臞。谪堕须臾。今年黄敕称呼只为此翁霜鬓秃,老不中书。


浪淘沙令 其二(宋·刘克庄)  显示自动注释

早岁类寒蛩。晚节遭逢。曾开黄卷侍重瞳。归去青藜光照牖,阶药翻红。

出昼颇匆匆。主眷犹浓。除官全似紫阳翁。换个新衔头面改,又似包公。


浪淘沙令 其三(宋·刘克庄)  显示自动注释

纸帐素屏遮。全似僧家。无端霜月闯窗纱。唤起玉关征戍梦,几叠寒笳。

岁晚客天涯。短发苍华。今年衰似去年些。诗酒新来俱倚阁,孤负梅花。


浪淘沙令 其四(宋·刘克庄)  显示自动注释

叠嶂碧周遮。游子思家。掩藏白发赖乌纱。落日倚楼千万恨,社鼓城笳。

老去淡生涯。虚掷年华。腊茶盂子太清些。待得痴儿公事毕,谢了梅花。


浪淘沙令 其五 素馨(宋·刘克庄)  显示自动注释

目力已茫茫。缝菊为囊。论衡何必帐中藏。却爱素馨清鼻观,采伴禅床。

风露送新凉。山麝开房。旋吹银烛闭华堂。无奈纱厨遮不住,一地闻香。


浪淘沙令 其一 秋夜感怀(宋末元初·刘辰翁)  显示自动注释

无叶著秋声。凉鬓堪惊。满城明月半窗横。惟有老人心似醉,未晓偏醒。

起舞故无成。此恨难平。正襟危坐二三更。除却故人曹孟德,更与谁争。


浪淘沙令 其二 大风作(宋末元初·刘辰翁)  显示自动注释

卷海海翻杯。倾动蓬莱。似嫌到处马头埃。雨洗御街流到我,吹向潮回。

寒似雪天梅。安石榴开。绣衾重暖笑炉灰。料想东风还忆我,昨夜归来。


浪淘沙令 其三 有感(宋末元初·刘辰翁)  显示自动注释

无谓两眉攒。风雨春寒。池塘小小水漫漫。只为柳花无一点,忘了临安。

何许牡丹残。客倚屏看。小楼面面是春山。日暮不知春去路,一带阑干。


过龙门/浪淘沙令 其一(宋·史达祖)  显示自动注释

一带古苔墙。多听寒螀。箧中针线早销香。燕尾宝刀窗下梦,谁剪秋裳。

宫漏莫添长。空费思量。鸳鸯难得再成双。昨夜楚山花簟里,波影先凉。


过龙门/浪淘沙令 其二 春愁(宋·史达祖)  显示自动注释

醉月小红楼。锦瑟箜篌。夜来风雨晓来收。几点落花饶柳絮,同为春愁。

寄信问晴鸥。谁在芳洲。绿波宁处有兰舟。独对旧时携手地,情思悠悠。


浪淘沙令(宋·吕渭老)  显示自动注释

倚枕数更筹。清夜悠悠。竹风荷露小窗秋。往事迷人浑不省,总是离愁。

无赖是横眸。济楚风流。一时搂揽著心头。调数梦魂将我去,明月重楼。


浪淘沙令(宋·吕渭老)  显示自动注释

凉露洗秋空。菊径鸣蛩。水晶帘外月玲珑。烛蕊双悬人似玉,簌簌啼红。

宋玉在墙东。醉袖摇风。心随月影入帘栊。戏著锦茵天样远,一段愁浓。


浪淘沙令(宋·吕渭老)  显示自动注释

纤指捧玻璃。莫惜重持。自离阆苑失回期。门掩东风桃著子,帘影迟迟。

楼上正横篦。荷气沾衣。谁将名玉碾花枝。不比寻常红与紫,取次芳菲。


浪淘沙令(宋·吴元可)  显示自动注释

浅约未曾来。一径苍苔。缃桃无数棘花开。怪得闭门机杼静,挑菜初回。

幽树鸟声催。欲去徘徊。□□别久易相猜。幽绪一晴无处著,戏打青梅。


浪淘沙令 有得越中故人赠杨梅者,为赋赠(宋·吴文英)  显示自动注释

绿树越溪湾。过雨云殷。西陵人去暮潮还。铅泪结成红粟颗,封寄长安。

别味带生酸。愁忆眉山。小楼灯外楝花寒。衫袖醉痕花唾在,犹染微丹。


浪淘沙令 九日从吴见山觅酒(宋·吴文英)  显示自动注释

山远翠眉长。高处凄凉。菊花清瘦杜秋娘。净洗绿杯牵露井,聊荐幽香。

乌帽压吴霜。风力偏狂。一年佳节过西厢。秋色雁声愁几许,都在斜阳。


浪淘沙令(宋·吴文英)  显示自动注释

灯火雨中船。客思绵绵。离亭春草又秋烟。似与轻鸥盟未了,来去年年。

往事一潸然。莫过西园。凌波香断绿苔钱。燕子不知春事改,时立秋千。


浪淘沙令 其一 和吴梦窗席上赠别(宋·吴潜)  显示自动注释

家在敬亭东。老桧苍枫。浮生何必寄萍蓬。得似满庭芳一曲,美酒千钟。

万事转头空。聚散匆匆。片帆稳挂晓来风。别后平安真信息,付与飞鸿。


浪淘沙令 其二(宋·吴潜)  显示自动注释

长记去年时。雪满征衣。佳人携手画楼西。今日关山千里外,此恨谁知。

想见绿窗低。依旧空闺。惜春还是惜花飞。纵有游蜂偷得去,争似帘帷。


浪淘沙令 戊午中秋和刘自昭(宋·吴潜)  显示自动注释

望月眼穿东。云幕千重。有时推出赖他风。恰似玉环犹未窦,得恁玲珑。

谁在华山峰。一半天中。君逾五十我成翁。未必明年如此夜,笑口难逢。


浪淘沙令(宋·周密)  显示自动注释

新雨洗晴空。碧浅眉峰。翠楼西畔画桥东。柳线嫩黄才半染,眼眼东风。

绣户掩芙蓉。帐减香筒。远烟轻霭弄春容。雁雁又归莺未到,谁寄愁红。


浪淘沙令(宋·周密)  显示自动注释

芳草碧茸茸。染恨无穷。一春心事雨声中。窄索宫罗寒尚峭,闲倚熏笼。

犹记粉阑东。同醉香丛。金鞍何处骤骅骢。袅袅绿窗残梦断,红杏东风。


浪淘沙令(宋·周密)  显示自动注释

柳色淡如秋。蝶懒莺羞。十分春事九分休。开尽楝花寒尚在,怕上帘钩。

京洛少年游。谁念淹留。东风吹雨过西楼。残梦宿酲相合就,一段新愁。


浪淘沙令 其一 己未除夜(宋·周紫芝)  显示自动注释

江上送年归。还似年时。屠苏休恨到君迟。觅得醉乡无事处,莫放愁知。

红灺一灯垂。应笑人衰。鹤长凫短怨他谁。明日江楼春到也,且醉南枝。


浪淘沙令 其二(宋·周紫芝)  显示自动注释

落日在阑干。风满晴川。坐来高浪拥银山。白鹭欲栖飞不下,却入苍烟。

千里水云寒。正绕烟鬟。拍浮须要酒杯宽。天与吾曹供一醉,不是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