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从下表选择或输入词牌名: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  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引自archive.org)

留春令词谱
留春令 调见《小山乐府》。

留春令 双调五十字,前段五句两仄韵,后段四句三仄韵 晏几道

  画屏天畔 梦回依约 十洲云水 手撚红笺寄人书 写无限 伤春事 
  仄平平仄仄平中仄中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中仄平平仄

  别浦高楼曾漫倚 对江南千里 楼下分流水声中 有当日 凭高泪 
  仄仄平平平中仄仄中平平仄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中仄平平仄


此调以此词为正体,若李词、沈词、黄词之摊破句法,皆变体也。此词前段第四句、后段第三句例作拗句,如晏词别首之“懊恼黄花暂时香”、“水湿红裙酒初消”,高观国词之“柳影人家起炊烟”、“花里清歌酒边情”,三首皆然。 晏词别首前段第二句“夜来陡觉”,“陡”字仄声。第三句“香红强半”,“香”字平声。第五句“仔细把、残春看”,“细”字仄声。高观国词换头句“历尽冰霜空嗟怨”,“嗟”字平声。第二句“怨粉香消减”,“粉”字仄声。第五句“奈笛里、关山远”,“笛”字仄声。谱内可平可仄据此。

又一体 双调五十字,前段六句两仄韵,后段五句三仄韵 李之仪

  梦断难寻 酒醒犹困 那堪春暮 香阁深沈 红窗翠暗 莫羡颠狂絮 
  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

  绿满当时携手路 懒见同欢处 何时却得 低帏昵枕 尽诉情千缕 
  仄仄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


此词摊破晏词前段第四句、后段第三句七字一句各添一字作四字两句,两结各减一字作五字句异。宋词祇此一首,无别词可校。

又一体 双调五十二字,前段五句两仄韵,后段四句三仄韵 沈端节

  旧家元夜 追随风月 连宵欢宴 被那们 引得滴流地 一似蛾儿转 
  仄平平仄平平平仄平平平仄仄仄平仄仄仄平仄仄仄平平仄

  而今百事心情懒 灯下几曾收看 算静中 唯有窗间梅影 合是幽人伴 
  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


此较晏词,前段第四句添一字作八字句。后段第二句添一字作六字句。第三句添二字作九字句。两结亦减去一字俱作五字句。宋词祇此一体,无可校对。

又一体 双调五十四字,前后段各四句、三仄韵 黄庭坚

  江南一雁横秋水 叹咫尺 断行千里 回文机上字纵横 欲寄远 凭谁是 
  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

  谢客池塘春都未 微微动 短墙桃李 半阴才暖却清寒 是瘦损人天气 
  仄仄平平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


此词前后段第三、四句俱与晏词同,所不同者惟前段起句七字,第二句七字折腰,后段第二句亦七字折腰耳。亦无宋元词别首可校。
历代作品
共34,分2页显示   1  2 下一页
史达祖 (2首)
晏几道 (3首)
李之仪 (1首)
沈端节 (1首)
高观国 (4首)
黄庭坚 (1首)
严绳孙 (1首)
吴茝 (1首)
周之琦 (1首)
曹慎仪 (1首)
曹贞吉 (1首)
朱彝尊 (1首)
李雯 (1首)
王倩 (1首)
王策 (1首)
董以宁 (1首)
邹祗谟 (1首)
郑文焯 (1首)
陈爱真 (1首)
近现代
汪东 (1首)
赵尊岳 (3首)
顾随 (1首)
当代
吴灏 (1首)
留春令 其一 金林檎咏(宋·史达祖)  显示自动注释

秀肌丰靥,韵多香足,绿匀红注。剪取东风入金盘,断不买、临邛赋。

宫锦机中春富裕。劝玉环休妒。等得明朝酒消时,是闲澹、雍容处。


留春令 其二 咏梅花(宋·史达祖)  显示自动注释

故人溪上,挂愁无奈,烟梢月树。一涓春水点黄昏,便没顿、相思处。

曾把芳心深相许。故梦劳诗苦。闻说东风亦多情,被竹外、香留住。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咏物词在南宋时已发展成熟,周邦彦人称“缜密典丽”,“ 富艳精工 ”,史达祖继承了这种创作风格,而其除了字锻句炼外,又使情景融合无际,更加浑融。上片写溪上月下赏梅情景。词人自号梅溪,作词一卷也以梅溪二字命名,爱梅之情可见一直很深。他曾往好友张镃(功甫)南湖园中赏梅,《 醉公子·咏梅寄南湖先生 》云:“秀骨依依,误向山中,得与相识。溪岸侧。⋯⋯今后梦魂隔。相思暗惊清吟客。想玉照堂前、树三百 。”诉说与梅花溪畔相识,钟爱情深,别后梦魂相隔,相思暗惊,弄得多情鬓白,剪愁不断,沾恨泪新。这首《留春令》在词意和感情上与此极为相似,由词意可知词人是大约在春天的一个傍晚来到梅花溪的。此时太阳落山,月亮升起皓空,但见那梅树在明月清光的映照下,银光素辉,清奇幽绝,分外动人。可是,那梅树梢头却因暮色尚未散尽,而月色又不明朗,朦朦胧胧 ,看不清梅花的冰姿雪容。这情景对一心赏梅,爱之情深的词人来说,自然是很扫兴的,心中不觉浮起难以抑制的怨愁,显出百般无奈的神情,因而以清空骚雅之笔写出两句奇妙的词句:“挂愁无奈,烟梢月树 。”前句写情,后句写景,情由景生,妙合交融。其中“挂愁”很是形象,也是词人爱用的字眼。他曾在《八归》中说:“只匆匆眺远,早觉闲愁挂乔木。应难奈,故人天际,望彻淮山,相思无雁足。”这“ 挂愁无奈,烟梢月树”八个字,清辞奇思,深得词家三昧。姜夔说:“邦卿词奇秀清逸,有李长吉之韵,盖能融情景于一家,会句意于两得。”就此而论,实在是恰切之评。过拍两句 :“一涓春月点黄昏,便没顿、相思处 ”,写词人月下徘徊,愁思难释的情景。暮色已浓,明月倒映,把一涓春水照得上下透明,打破了溪上昏暗的暮色,仿佛一切都无所隐匿,连词人的满怀相思也没有可安顿的地方,真个是“寸心外,安愁无地 ”,闲婉深曲的细腻感情在低低的诉语中得到全面的吐露。“春月”,一作“春水”。水字不如月字。用月字,既写月光月色,又映带出水光水色,水月相融的清美含蓄意境宛然可见。句中的“点”字形象地写出月光映澈溪水,点破黄昏,消去暮色的明秀清幽景象。而且春月点破黄昏又富有一种动态感,化静为动,饶有情趣。
下片写月下的回忆和遐想。第一句“曾把芳心深许”,上承“ 相思”二字,用拟人化手法叙说梅花相爱情深,曾两情相悦,至今犹沉浸在昔日欢爱的回忆中。梅花本来无情,而词人以情观花,故而花着我之色彩而亦有情。但“相思一度,秾愁一度”吧,美好的时光已经逝去了,往事犹记,旧情依然,魂牵梦随,柔情似水,满腹衷肠,急切欲诉,却又思绪纷乱,欲说又不知从何说起,于是悲戚戚地吐出一句 :“故梦劳诗苦!”这个“苦 ”字,是相思之苦、想说而说不出的苦,感情份量很重,着力表达了词人对梅花相爱之深、相思之切的感情 。当他无计可诉相思的时候,蓦然想起东风或能传达相思之苦,是它最先把春的信息带给梅花。所以殷切地盼望这多情的使者能把刻骨的相思带给梅花。可是,听说多情的东风早被那竹外的梅花留住,迷恋着梅花沁人的幽香,难以拿它作使者了。因而词人无限哀怨地说出末结两句 :“闻说东风亦多情,被竹外、香留住 。”写到这里,词人的心头更加沉重了。虽然梅留东风只是“闻说 ”,未必是真,但在词人想来,疑虑难释。只能失望地将之当真。怨恨、痛苦、失望 、悲伤的复杂感情一齐涌了出来。从这结尾两句来看,词人咏梅花,似别有怀抱,但词人却未未明,大概是留给有心的读者探寻其心曲的奥妙吧。这首小令“不写形而写神,不取事而取意,对所咏之物不露一字,通篇不见梅字而处处梅在,正所谓“不着一字尽得风流 ”。词意深曲含蓄,词情跌宕低徊,奇思巧语,妥贴轻圆,确为词中俊品。

留春令 其一(宋·晏几道)  显示自动注释

画屏天畔,梦回依约,十洲云水。手捻红笺寄人书,写无限、伤春事。

别浦高楼曾漫倚,对江南千里。楼下分流水声中,有当日、凭高泪。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这首词写一个女子伤春怀人的情思。杨慎在《词品》中说,晏几道此词全用晁元忠诗:“安得龙湖潮,驾回安河水 ,水从楼前来 ,中有美人泪。人生高唐观,有情何能己 !”词的上片说梦中追寻到天边,到了人迹罕至的海上十洲,醒来把无限的情思都写到了信中 。起首三句,想象奇特而瑰丽,落笔颇为不俗:近在咫尺的屏风,在迷离中居然看成像天般遥远。一实一虚,一近一远,通过这强烈的对比,表达了对情人远别的怀思 。“十洲 ”,是仙人所居、人迹罕至之地。托名为汉东方朔撰的《十洲记》载,在八方大海中 ,有祖洲、瀛洲、玄洲、炎洲、长洲、元洲 、流洲、生洲、凤麟洲、聚窟洲。词中例以美人为仙,美人所居为仙境,暗指所思念的人的居处。十洲是仙灵境界 ,凡人无法到达 ,只有在梦中才能前往。梦醒后 ,看到屏风上画着的山山水水,犹疑是梦中所历,更写出梦境的虚幻和醒后的怅惘,真是妙有远神,令人掩抑低徊不已。歇拍两句写词人手执着写有无限伤春心事的红笺准备寄给美人书信,此二句把寄人的红笺与十洲的残梦联系起来 ,创造出情景交融的境界,表现了词人苦恋的情怀,具有很强的艺术感染力。
下片是对往事的回忆,写抒情主人公曾无聊地独倚高楼——正在两人分别的水边,面对着辽阔的千里江南之地。这里所写的不是昔时相聚的欢娱,而是别后的思念,脱出词家惯常用的上下片对比的手法,感情便越觉沉厚 。结拍两句,进一步写倚楼时的怀思。
此处着意在“分流”二字。古乐府《白头吟》:“蹀躞御沟上,沟水东西流 。”以水东西分流,喻人们一别之后不再相见。人倚高楼,念远之泪却滴向楼下分流的水中,将离愁别绪与怀人立情抒写得深婉曲折而又缠绵悱恻,具有感人至深的艺术力量。

留春令 其二(宋·晏几道)  显示自动注释

采莲舟上,夜来陡觉,十分秋意。懊恼寒花暂时香,与情浅、人相似。

玉蕊歌清招晚醉,恋小桥风细。水湿红裙酒初消,又记得、南溪事。


留春令 其三(宋·晏几道)  显示自动注释

海棠风横,醉中吹落,香红强半。小粉多情怨花飞,仔细把、残香看。

一抹浓檀秋水畔,缕金衣新换。鹦鹉杯深艳歌迟,更莫放、人肠断。


留春令(宋·李之仪)  显示自动注释

梦断难寻,酒醒犹困,那堪春暮。香阁深沈,红窗翠暗,莫羡颠狂絮。

绿满当时携手路,懒见同欢处。何时却得,低帏昵枕,尽诉情千缕。


留春令(宋·沈端节)  显示自动注释

旧家元夜,追随风月,连宵欢宴。被那懑、引得滴流地,一似蛾儿转。

而今百事心情懒。灯下几曾忺看。算静中、唯有窗间梅影,合是幽人伴。


留春令 其一 淮南道中(宋·高观国)  显示自动注释

断霞低映,小桥流水,一川平远。柳影人家起炊烟,彷佛似、江南岸。

马上东风吹醉面。问此情谁管。花里清歌酒边情,问何日、重相见。


留春令 其二(宋·高观国)  显示自动注释

粉绡轻试,绿裙微褪,吴姬娇小。一点清香著芳魂,便添起、春怀抱。

玉脸窥人舒浅笑。寄此情天渺。酒醒罗浮角声寒,正月挂、南枝晓。


留春令 其三 梅(宋·高观国)  显示自动注释

玉清冰瘦,洗妆初见,春风头面。等得黄昏月溪寒,爱顾影、临清浅。

历尽冰霜空羞怨。怨粉香消减。江北江南旧情多,奈笛里、关山远。


留春令 其四 红梅(宋·高观国)  显示自动注释

玉妃春醉,夜寒吹堕,江南风月。一自情留馆娃宫,在竹外、尤清绝。

贪睡开迟风韵别。向杏花休说。角冷黄昏艳歌残,怕惊落、燕脂雪。


留春令(宋·黄庭坚)  显示自动注释

江南一雁横秋水。叹咫尺、断行千里。回纹机上字纵横,欲寄远、凭谁是。

谢客池塘春都未。微微动、短墙桃李。半阴才暖却清寒,是瘦损、人天气。


留春令(清·严绳孙)  显示自动注释

万山中划,长虹饮处,神州东属。谁遣青青古犹今,眯不尽、风尘目。

堪否筑台当一曲。看秋容浓绿。往事山僧莫重陈,待醉了、供歌哭。


留春令 水仙(清·吴茝)  显示自动注释

韭叶纷披,兰芽掩映,岁华如许。月淡银屏,云寒蕊阙,怎见愁烟雨。

蓦睹琼姿浑不语。疑似黄冠侣。刺船人杳,词仙梦远,拼作清商谱。


留春令 题画:倪云林溪亭山色(清·周之琦)  显示自动注释

小山疏树,墨痕轻染,几重烟翠。石径萦回一亭孤,倩传出、幽人意。

仿佛前游如梦里。尚渔舟闲系。曲港斜通武陵溪,问曾见、桃花未。


留春令(清·曹慎仪)  显示自动注释

竹馆香销,绿窗梦断,嫩寒如许。倦整鸾钗,闲调筝鸟,教尽新吟句。

又恐韶华容易去,撩起春愁绪。无聊却被,半帘花雾,吹落丝丝雨。


留春令 感旧(清·曹贞吉)  显示自动注释

簸钱堂上,避人羞傍,樱桃花树。半篙春水送蒲帆,便没个、相逢处。

今古伤心常如许。紫玉成烟苦。不是垂杨惯飞绵,被几阵、东风误。


留春令(清·朱彝尊)  显示自动注释

针楼残烛,镜台剩粉,醉眠曾许。长记罗账梦回初,响几点催花雨。

别泪连丝繁主薄,剩定情诗句。一样霜天月仍圆,只不照凌波步。


留春令 和汤若士(清·李雯)  显示自动注释

缓约双纹,绣被私寻,独见香鞋。金荷粟小背妆台,暗处销魂犹在。

昔喜春风到日,今愁秋月来时。已抛莲菂见菱丝,心事牵云带水。


留春令 自题画梅卷(清·王倩)  显示自动注释

雪压犹花,月斜自影,一枝谁折。梦醒罗浮,赚他翠羽,误报春消息。

倚竹临溪风韵绝。索笑浑相识。美人何处,相思难寄,怕听高楼笛。


留春令 效吟社诸子留春(清·王策)  显示自动注释

烟中蝶板,雨中莺舌,梦中花影。问要留春怎生留,空题遍、留春令。

今宵听到晨钟尽。算春光无剩。得芍药荼蘼五更开,便续了、东风命。


留春令•浣手绣观音(清·董以宁)  显示自动注释

兰汤浴手,窗前先就,红莲娇片。须记他原少凌波,休错配、鸳鸯线。

绣着金身须半面。似向侬青眼。春笋纤纤近慈云,疑紫竹、林中现。


留春令 浣手绣观音(清·邹祗谟)  显示自动注释

昨宵曾梦,慈悲天竺,买将丝绣。把笔先描出庄严,敢掩看、银泥袖。

早挽香云应腻手。向珠泉频漱。一束杨枝在瑶瓶,且安放鹦哥右。


留春令 中秋夜红楼离席(清·郑文焯)  显示自动注释

镜华空满,怨红都在,旧时罗帕。早是销凝泪无多,怎留向、临歧洒?

枕上阳关催夙驾,忍今宵歌罢。从此西楼翠尊空,愿明月、无圆夜。


留春令 偶阅花蕊夫人宫词,内藏垂丝海棠花瓣,尚系七年前所收,感成一词(清·陈爱真)  显示自动注释

情痴幸挽香魂住。别七载、一朝重遇。词人得近免泥涂,问旧梦还如故。

恼煞封姨生来妒。难都把、锦帏深护。残香零粉遍天涯,那是可留春处。


留春令 题湖帆夫妇画梅合卷(清末近现代初·汪东)  显示自动注释

暗香浮动,傍阑干曲,玉人同倚。象笔鸾笺带香题,有无限,欢娱事。

绿萼横枝春细细。是江南风味。管赵风流见丹青,写一幅,能相寄。


留春令 其一(近现代末当代初·赵尊岳)  显示自动注释

绿阴楼外,夕阳多处,旧痕烟水。听彻啼莺落花深,忆前度、欢娱事。

十二阑干能几倚。更笙歌邻里。如许韶华不成欢,只怀远、凝清泪。


留春令 其二(近现代末当代初·赵尊岳)  显示自动注释

絮阶虫咽,打窗叶响,满庭霜意。欲摘金英附瑶华,道人瘦、花相似。

暂遣闲愁须𢬵醉。念楚腰纤细。锦瑟华年恁忽忽,最惜起、花时事。


留春令 其三(近现代末当代初·赵尊岳)  显示自动注释

夜长衾冷,月移帘悄,炉熏烬半。更忍银灯照窗纱,傍镜影、愁中看。

往事魂销尊酒畔。是鲛绡偷换。千里从教共婵娟,也寸寸、回肠断。


留春令(近现代·顾随)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一九三零年作

去年别夜,枕边涕泪,窗前风雨。却说将来再相逢,便作个长相聚。

绿水滔滔东逝去。者相逢无据。风雨今宵小窗前,枕边响,当时语。


留春令 除夕书颂丁巳开岁(当代·吴灏)  显示自动注释

醉红梅萼,粉香素被,燕支娇小。冷冷幽芳梦犹酣,便添起、春怀抱。

旧岁欲除真草草。且喜新年到。拂晓檐间雀儿鸣,祝杯酒、今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