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牌: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
太常引词谱
太常引 《太和正音谱》注“仙吕宫”。一名《太清引》。韩淲词有“小春时候腊前梅”句,名《腊前梅》。

太常引 双调四十九字,前段四句四平韵,后段五句三平韵 辛弃疾

  仙机似欲织纤罗 仿佛度金梭 无奈玉纤何 却弹作 清商恨多 
  中平中仄仄平平中仄仄平平中仄仄平平仄中仄平平仄平

  珠帘影里 如花半面 绝胜隔帘歌 世路苦风波 且痛饮 公无渡河 
  中平中仄中平中仄中仄仄平平中仄仄平平中中仄平平仄平


此词祇此二体,所异者前段第二句或五字或六字耳,俱有宋元人词可校。 此词前段第二句五字,别首前段第二、三句,“飞镜又重磨,把酒问姮娥”,“飞”字平声,“把”字仄声。许有壬词后段第三句“双桧插天青”,“双”字平声。辛词别首第五句“人道是清光更多”,“人”字平声,张野词“趁秋满天香桂枝”,“秋”字平声。谱内可平可仄据此,馀参高词。

又一体 双调五十字,前段四句四平韵,后段五句三平韵 高观国

  玉肌轻衬碧霞衣 似争驾 翠鸾飞 羞问武陵溪 笑女伴 东风醉时 
  仄平平仄仄平平中中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

  不飘红雨 不贪青子 冷淡却相宜 春晚涌金池 问一片 将愁寄谁 
  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


此词前段第二句六字,如韩淲词之“还知道、为谁开”,《梅苑》词之“梅梢上、又春归”,沈端节词之“都知解、送人行”,韩玉词之“几曾放、梦魂閒”,陈孚词之“记生母、在今朝”,俱与此词同,但平仄小异耳,谱内参之,馀与辛词无异。
历代作品
共206,分7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
丘崇 (1首)
刘辰翁 (2首)
卢祖皋 (1首)
汪元量 (1首)
沈端节 (1首)
辛弃疾 (4首)
韩淲 (2首)
韩玉 (2首)
高观国 (1首)
刘埙 (1首)
宋先生 (1首)
无名氏 (2首)
王清观 (1首)
李俊民 (3首)
杨果 (2首)
倪瓒 (2首)
元好问 (8首)
太常引 仲履席上戏作(宋·丘崇)  显示自动注释

憎人虎豹守天关。嗟蜀道、十分难。说与沐猴冠。这富贵、于人怎谩。

忘形尊俎,能言桃李,日日在东山。不醉有馀欢。唱好个、风流谢安。


太常引 其一 和香岩上元韵(宋末元初·刘辰翁)  显示自动注释

便晴也是不曾晴。不怕金吾禁行。风雨动乡情。梦灯火、扬州化城。

少年跌宕,谁家娇小,绕带到天明。昨夜月还生。但惊破、霓裳数声。


太常引 其二 寿李同知(宋末元初·刘辰翁)  显示自动注释

此公去暑似新秋。吏毒一句句。行县胜监州。觉甘雨、随车应求。

鹭清为酒,螺清为寿,起舞祝君侯。急召也须留。廿四考、中书到头。


太常引 趋省闻桂偶成(宋·卢祖皋)  显示自动注释

梦回金井卸梧桐。嘶马带疏钟。草面露痕浓。渐薄袖、清寒暗通。

天低绛阙,云浮碧海,残月尚朦胧。吹面桂花风。峭不似、红尘道中。


太常引 四月初八日庆六十(宋末元初·汪元量)  显示自动注释

广寒宫殿五云边。看天上、烛金莲。香袅御炉烟。拥彩仗、千官肃然。

世间王母,月中仙子,花甲一周天。乐指沸华年,更福寿,千年万年。


太常引(宋·沈端节)  显示自动注释

三三五五短长亭。都只解、送人行。天远树冥冥。怅好梦、才成又惊。

夜堂歌罢,小楼钟断,归路已闻莺。应是困瞢腾。问心绪、而今怎生。


太常引 寿南涧(宋·辛弃疾)  显示自动注释

君王著意履声间。便令押、紫宸班。今代又尊韩。道吏部、文章泰山。

一杯千岁,问公何事,早伴赤松闲。功业后来看。似江左、风流谢安。


太常引 建康中秋夜,为吕叔潜赋(宋·辛弃疾)  显示自动注释

一轮秋影转金波,飞镜又重磨。把酒问姮娥:被白发、欺人奈何!

乘风好去,长空万里,直下看山河。斫去桂婆娑,人道是、清光更多!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众所周知,辛弃疾是宋代豪放派词作家的杰出代表。他的这首《太常引》,运用浪漫主义的艺术手法,通过古代的神话传说,强烈地表达了自己反对妥协投降、立志收复中原失土的政治理想。从这首词的内容看,此词可能是宋孝宗淳熙元年(1174 ),作者在建康(今江苏南京)任江东安扶司参议官任上所作。这时作者南归已整整十二年了。为了收复中原,作者曾多次上书,力主抗金,收复中原。但他的建议根本不被人理睬,在阴暗的政治环境中,词人只能以诗词来抒发自己的心愿。
这首词的上片,词人巧妙地运用神话传说构成一种超现实的艺术境界,以寄托自己的理想与情怀。“一轮秋影转金波。飞镜又重磨。把酒问姮娥:被白发欺人奈何?”作者在中秋之夜,对月抒怀,很自然地想到与月有关的神话传说:吃了不死之药飞入月宫的嫦娥,以及月中高五百丈的桂树。词人运用这两则有关月亮的神话传说,借以表达自己的政治理想和阴暗的政治现实的矛盾。辛弃疾一生以恢复中原为己任,但残酷的现实使他的理想不能实现。想到功业无成、白发已多,作者怎能不对着皎洁的月光,迸发出摧心裂肝的一问 :“被白发欺人奈何?”这一句有力地展示了英雄怀才不遇的内心矛盾。
词的下片,作者又运用想象的翅膀 ,直入月宫,并幻想砍去遮住月光的桂树。想象更加离奇,更加远离尘世,但却更直接、强烈地表现了词人的现实理想与为实现理想的坚强意志,更鲜明地揭示了词的主旨。
作者这里所说的挡住月光的“桂婆娑 ”,实际是指带给人民黑暗的婆娑桂影,它不仅包括南宋朝廷内外的投降势力,也包括了金人的势力。因为由被金人统治下的北方南归的辛弃疾,不可能不深切地怀想被金人统治、压迫的家乡人民。进一步说,这首词还可以理想为一种更广泛的象征意义,即扫荡黑暗,把光明带给人间。这一巨大的意义,是词人利用神话材料,借助于想象和逻辑推断所塑造的形象来实现的。
总之,辛弃疾的这首词,无论是从它的艺术境界,还是从它的气象和风格看,他都与运用神话传说的浪漫主义手法有着密切的联系。作者通过超现实的艺术境界,来解决现实的苦闷与实现理想的浪漫主义手法的特点 ,是一首富于浓厚浪漫主义色彩的优秀词章。

太常引 其一 赋十四弦(宋·辛弃疾)  显示自动注释

仙机似欲织纤罗。仿佛度金梭。无奈玉纤何。却弹作、清商恨多。

珠帘影里,如花半面,绝胜隔帘歌。世路苦风波。且痛饮、公无度河。


太常引 其二 寿赵晋臣敷文。彭溪,晋臣所居(宋·辛弃疾)  显示自动注释

论公耆德旧宗英。吴季子、百馀龄。奉使老于行。更看舞、听歌最精。

须同卫武,九十入相,绿竹自青青。富贵出长生。记门外、清溪姓彭。


太常引 腊前梅(宋·韩淲)  显示自动注释

小春时候腊前梅。还知道、为谁开。应绕百千回。夜色转、参横斗魁。

十分孤静,替伊愁绝,片月共徘徊。一阵暗香来。便觉得、诗情有涯。


太常引 呈昌甫(宋·韩淲)  显示自动注释

随风和雨带烟开。更清冷、照崔巍。片片亦佳哉。细看得、花如剪裁。

茅檐出没,水浮桥外,人自两峰来。吟到涧泉梅。问何似、山阴道回。


太常引 其一(宋·韩玉)  显示自动注释

荒山连水水连天。忆曾上、桂江船。风雨过吴川。又却在、潇湘岸边。

不堪追念,浪萍踪迹,虚度夜如年。风外晓钟传。尚独对、残灯未眠。


太常引 其二(宋·韩玉)  显示自动注释

东城归路水云间。几曾放、梦魂闲。何日整归鞍。又人对、西风凭栏。

温柔情性,系怀伤感,欲诉诉应难。愁聚两眉端。又叠起、千山万山。


太常引(宋·高观国)  显示自动注释

玉肌轻衬碧霞衣。似争驾、翠鸾飞。羞问武陵溪,笑女伴、东风醉时。

不飘红雨,不贪青子,冷澹却相宜。春晚涌金池,问一片、将愁寄谁。


太常引 送丁使君(宋末元初·刘埙)  显示自动注释

甘棠春色满南丰。春好处、在黉宫。宫柳映墙红。对墙柳、常思耐翁。

文章太守,词华哲匠,人与易居东。攀恋计无从。判行省、重临旧封。


太常引(宋·宋先生)  显示自动注释

金丹只在自身中。真水火、炼成功。因遇吕仙公。识返本、还元祖宗

阳全阴尽,神光现处,认得自真容。名姓列仙宫。已跳出、乾坤世笼。


太常引 其一(宋·无名氏)  显示自动注释

行云踪迹杳无期。梅梢上、又春归。不道久别离。这一度、清香为谁。

多情嘱付,庾楼羌管,凭仗且休吹。留取两三枝。待和泪、封将寄伊。


太常引 其二(宋·无名氏)  显示自动注释

江梅开似蕊珠宫。报桃李、又春风。蓦岫看前峰。待摘取、横斜盏中。

魏林楚岭,素妆清绝,不与众芳同。和月映帘栊。羡几点、施朱太红。


太常引 题洞宾醉桃源像(宋·王清观)  显示自动注释

邯郸梦里武陵溪。春色醉冥迷。花压帽檐欹,谩赢得、红尘满衣。

青蛇飞起,黄龙喝住,才是酒醒时。和露饮刀圭。待月满、长空鹤归。


太常引 同知崔仲明生日(金末元初·李俊民)  显示自动注释

太行千里政声扬。问何处、是黄堂。遗爱几时忘。试听取、人歌召棠。

锦衣年少,插花跃马,休负好风光。三万六千场。但暮暮、朝朝醉乡。


太常引 窦君瑞寿日(金末元初·李俊民)  显示自动注释

燕山勋烈有馀光。问丹桂、几枝芳。阴德后来昌。但教子、应须义方。

功名看破,黄冠野服,林下道家装。何处是仙乡。这日月、闲中最长。


太常引 刘君祥寿二月十五日(金末元初·李俊民)  显示自动注释

区区州县肯徒劳。谁得似、卯金刀。一笑醉蟠桃。问何处、仙山可巢。

两朝人物,积年阴德,心力过萧曹。门户便须高。看今后、君家凤毛。


太常引(金末元初·杨果)  显示自动注释

长渊西去接连昌。无日不花香。云雨楚山娘。自见了、教人断肠。

弦中幽恨,曲中私语,孤凤怨离凰。刚待不思量。兀谁管、今宵夜长。


太常引 送商参政西行(金末元初·杨果)  显示自动注释

一杯聊为送征鞍。落叶满长安。谁料一儒冠。直推上、淮阴将坛。

西风旌旄,斜阳草树,雁影入高寒。且放酒肠宽。道蜀道、而今更难。


太常引 伤逝(元末明初·倪瓒)  显示自动注释

门前杨柳密藏鸦。春事到桐花。敲火试新茶。想月佩、云衣故家。

苔生雨馆,尘凝锦瑟,寂寞听鸣蛙。芳草际天涯。蝶栩栩、春晖梦华。


太常引 寿彝斋(元末明初·倪瓒)  显示自动注释

柳阴濯足水侵矶。香度野蔷薇。芳草绿萋萋。问何事、王孙未归。

一壶浊酒,一声清唱,帘幕燕双飞。风暖试轻衣。介眉寿、遥瞻翠微。


太常引(金末元初·元好问)  显示自动注释

东原上清宫,同杨飞卿夜话汝梁旧游,追怀钦叔内翰。飞卿名鸿,有诗名东州

十年流水共行云。相见重情亲。沧海坐扬尘。便疑是、前身后身。

风台月榭,舞裙歌扇,乐事几回新。莫话洛阳春。更谁似、金銮故人。


太常引(金末元初·元好问)  显示自动注释

予年廿许,时自秦州侍下,还太原,路出乡绛阳。适郡人为观察判官祖道道傍。少年有与红袖泣别者,少焉车马相及,知其为观察之孙振之也。所别即琴姬阿莲,予尝以诗道其事。今二十五年,岁辛巳,振之因过予,语及旧游,恍如隔世,感念今昔,殆无以为怀,因为赋此

渚莲寂寞倚秋烟。发幽思、入哀弦。高树记离筵。似昨日、邮亭道边。

白头青鬓,旧游新梦,相对两凄然。骄马弄金鞭。也曾是、长安少年。


太常引(金末元初·元好问)  显示自动注释

东园歌管日相娱。佳酿出兵厨。陶写在桑榆。便鹤到、扬州未如。

欹红浓露,绿阴清吹,长□下楼居。高枕即吾庐。更何待、将宫报书。


太常引(金末元初·元好问)  显示自动注释

五云楼观日华东。看天上、建章宫。人海混渔龙。比自古、中原更雄。

紫垣星月,禁阶灯火,朝马闹晨钟。一梦转头空。恍犹在、邯郸道中。


太常引(金末元初·元好问)  显示自动注释

水光林影入凭阑。花柳占春宽。三月锦成团。为洗尽、山阴暮寒。

玉峰诗老,为君吟啸,不醉有余欢。人物后来看。□画作、临流幼安。


太常引(金末元初·元好问)  显示自动注释

为东原范尊师寿。范新得曹夫人,所画松上幽人图,上有曹道冲题诗

衣冠人物渺翩翩。天地一臞仙。来自范公泉。管家在、三山洞天。

一簪华发,一篇秋水,得意已忘言。图画看他年。与松上、幽人并传。


太常引(金末元初·元好问)  显示自动注释

官街杨柳絮飞忙。鞍马送年芳。诗兴更教狂。算能醉、花前几场。

满城桃李,一枝香雪,不属富家郎。风雨没商量。快来与、梨化洗妆。


太常引(金末元初·元好问)  显示自动注释

寄酒泉帅张奥子明,子明鄠阳关去酒泉百里而远,故云

田园松菊自由身。鞍马老红尘。鹅鸭恼比邻。算未羡、凌烟写真。

花时风雨,长年哀乐,白发为谁新。休唱渭城春。怕忆着、西州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