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牌: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
柳梢青词谱
柳梢青 此调两体,或押平韵,或押仄韵,字句悉同。押平韵者,宋韩淲词有“云淡秋空”句,名《云淡秋空》,有“雨洗元宵”句,名《雨洗元宵》,有“玉水明沙”句,名《玉水明沙》。元张雨词名《早春怨》。押仄韵者,《古今词话》无名氏词有“陇头残月”句,名《陇头月》。

柳梢青 双调四十九字,前段六句三平韵,后段五句三平韵 秦观

  岸草平沙 吴王故苑 柳袅烟斜 雨后寒轻 风前香细 春在梨花 
  中仄平平中平中仄中仄平平中仄平平中平中仄中仄平平

  行人一棹天涯 酒醒处 残阳乱鸦 门外秋千 墙头红粉 深院谁家 
  中平中仄平平中中仄平平仄平中仄平平中平中仄中仄平平


押平韵者以此词及刘词为正体,若张词后段第二句添字,乃变格也。 前段第二句,周邦彦词“海棠标韵”,“标”字平声。第四句,张炎词“因甚春深”,“因”字平声。第六句,“绿水人家”,“绿”字仄声。后段换头句,赵长卿词“鉴河烟水连天”,“烟”字平声。第二句,曹冠词“人面与荷花共红”,“人”字平声,赵师侠词“映烟树云间渺茫”,“烟”字平声。谱内可平可仄据此,馀参所采平韵二词。 按卢炳词,前段第四、五、六句,“春艳一枝,鹅儿颜色,染就纤裳”,“一”字仄声。杨无咎词,后段第二句“算除是铁石心肠”,又第四、五、六句,“一自别来,百般宜处,都入思量”,“铁”字、“别”字俱仄声,然皆以入替平,不可泛用上去声字。

又一体 双调四十九字,前段六句两平韵,后段五句三平韵 刘镇

  乾鹊收声 湿萤度影 庭院秋香 步月移阴 梳云约翠 人在回廊 
  平仄平平仄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仄平平

  醺醺宿酒残妆 待付与 温柔醉乡 却扇藏娇 牵衣索笑 今夜差凉 
  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仄平平


此与秦词同,惟前段起句不押韵小异。 按赵长卿词前段第一、二、三句“千林落叶,声声凄惨,江皋雁飞”,起句亦不押韵,而平仄不同,注明不录。

又一体 双调五十字,前段六句三平韵,后段五句三平韵 张雨

  面目冰霜 逃禅正派 只让花光 怪底徐卿 为渠描貌 萦损柔肠 
  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仄平平

  有谁步屧长廊 更折竹声中 吹细香 酒半醒时 雪晴寒夜 月上西窗 
  仄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


此亦秦词体,惟后段第二句添一字作八字句异。

又一体 双调四十九字,前段六句三仄韵,后段五句两仄韵 贺铸

  子规啼血 可怜又是 春归时节 满院东风 海棠铺绣 梨花飞雪 
  仄平中仄中中中中中中中仄中仄中平中平中仄中平平仄

  丁香露泣残枝 算未比 愁肠寸结 自是休文 多情多感 不干风月 
  中平中仄平平中中仄中平中仄中仄中平中平中仄中平平仄


押仄韵者以此词及蔡词、赵词为正体,若吴词之添字,无名氏词之摊破句法,皆变体也。 前段第二句,葛剡词“翠桁香浓”,“浓”字平声。第三句,“琐窗纱薄”,“琐”字仄声,杨无咎词“容易眠熟”,“易”字仄声,赵师侠词“凝情独立”,“独”字仄声。第四句,朱敦儒词“帆展霜风”,“帆”字平声,杨无咎词“针线倦拈”,“倦”字仄声。后段换头句,赵师侠词“海山云树微茫”,“海”字仄声,“云”字平声。第二句,赵彦端词“又争倩蔷薇恋得”,“争”字平声。第三句,杨无咎词“桑柘影深”,“桑”字平声,“影”字仄声。谱内可平可仄据此,馀参所采仄韵诸词。

又一体 双调四十九字,前段六句两仄韵,后段五句两仄韵 蔡伸

  连璧寻春 踏青尚忆 年时携手 此际重来 可怜还是 去年时候 
  平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

  阴阴柳下人家 人面似 桃花依旧 但愿年年 春风有信 人心长久 
  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平平仄


此亦贺词体,惟前段起句不押韵异。

又一体 双调四十九字,前段六句三仄韵,后段五句三仄韵 赵彦端

  衰翁自谪 堪笑忘了 山林閒适 一岁花黄 一秋酒绿 一番头白 
  平平仄仄平仄平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仄

  浮生似醉如客 问底事 归来未得 但愿长年 故人相与 春朝秋夕 
  平平仄仄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平仄


此亦贺词体,惟后段起句亦押韵异。

又一体 双调五十字,前段六句两仄韵,后段五句两仄韵 吴瓘

  墙角孤根 株身纤小 娇羞无力 蟹眼微红 粉容未露 不禁春色 
  平仄平平平平平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仄

  怕东君 汨没芳姿 渐迤逦 檀心半坼 缓步回廊 黄昏月淡 那时相得 
  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


此与蔡词同,惟换头句添一字,作七字句异。

又一体 双调五十字,前段五句三仄韵,后段五句两仄韵 《古今词话》无名氏

  依稀晓星明灭 白露点 苍苔败叶 断址颓垣 荒烟衰草 汉家宫阙 
  平平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平平平仄仄平平仄

  咸阳道上行人 依旧是 利亲名切 改换容颜 消磨今古 陇头残月 
  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平仄仄平平仄


此亦贺词体也,但摊破贺词前段第一、二、三句四字三句,作六字一句、七字一句异。元倪瓒词前段起二句“楼上玉笙吟彻,白露冷、飞璚佩玦”正与此同。
历代作品
共466,分15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
丘崇 (1首)
侯寘 (2首)
刘一止 (1首)
刘克庄 (1首)
刘辰翁 (1首)
刘过 (1首)
刘镇 (2首)
卢炳 (3首)
吕渭老 (1首)
吴文英 (2首)
吴潜 (4首)
吴礼之 (1首)
周密 (4首)
张元干 (2首)
张孝祥 (5首)
柳梢青 和胡夫人(宋·丘崇)  显示自动注释

风佩珊珊。云屏曲曲,愁绝春悭。无赖馀寒。半醒宿酒,御夹成单。

深沈院落人闲。凭阑处、眉颦黛残。彩笔慵拈。新声微度,兴入云山。


柳梢青 其一 赠张丞(宋·侯寘)  显示自动注释

小院轻寒,酒浓香软,深沈帘幕。我辈相逢,欢然一笑,春在杯酌。

家山辜负猿鹤。轩冕意、秋云似薄。我自西风,扁舟归去,看君寥廓。


柳梢青 其二 送吕子绍守峡(宋·侯寘)  显示自动注释

楚天清绝。苇岸兰汀,素秋时节。帘卷湘鬟,香飞云篆,叵看轻别。

明朝底处关山,算总是、愁花恨月。白马江寒,黄牛峡静,小梅初彻。


柳梢青(宋·刘一止)  显示自动注释

柳汀烟暮。常记岸帻,风流张绪。酒兴诗情,而今移向,那边佳处。

使君自乐萧闲,未肯副、岩廊虚伫。不念寒窗,老人幽梦,追寻无据。


柳梢青 贺方听蛙八十(宋·刘克庄)  显示自动注释

申白苛留。绮园浪出,老不知羞。输与先生,一枝鹤膝,一领羊裘。

便教赐履营丘。争似把、渔竿到头。冷落磻溪,张皇牧野,著甚来由。


柳梢青 春感(宋末元初·刘辰翁)  显示自动注释

铁马蒙毡,银花洒泪,春入愁城。笛里番腔,街头戏鼓,不是歌声。

那堪独坐青灯,想故国,高台月明。辇下风光,山中岁月,海上心情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1]:指临安繁盛是热闹繁华的风光。
[2]:指作者在山中度过的寂寞隐居岁月。
[3]:引忠臣苏武牧羊海上不忘故国之典。作者以之自况。
对作者来说,大宋被蒙古灭亡后,故国重游,已物是人非,别是一番愁苦在心头。“山中岁月”是其身之所在;“辇下风光”是其心之所系。;“海上心情”是其志之所向。作者对故国的忠诚,虽死未悔,令人击节赞叹不已。



[创作背景]南宋末叶,经三代二帝开创、汉唐帝国不断开辟的广袤国土终于第一次沦为了异族的牧场。本词的作者刘辰翁亲历了这一国家的最后灭亡,亡国之恸该是何等深重!词题为春感,实是借题发挥,以抒发邦宗沦覆,物事皆非的感受。

[内容评析]词以一对句起,上句写战马披着铁甲,蒙着毛毡,怪模怪样,一种异域情调,让人感到沉重而别扭。下句果然就接以「银花洒泪」,银花指花灯,以蜡烛照明,烛油下滴犹如落泪。正是移情于物的写法。第三句明白告诉虽是春天到来,但陷入元蒙军队占领的城中,只会引发忧愁伤感。然而究竟是元宵灯节,故耳中听到了笛声鼓声,而这些声音已非昔时所闻的那种熟悉亲切悦耳之声,故诗人愤激地斥为「不是歌声」。这一句以散文句法脱口而出,干脆利落,耐人寻思,表现了诗人的厌恶之情。下片集中笔力抒情。「那堪独坐青灯」,极写失去故国之人的寂寥和心绪低沉。一个「独」字,一个「青」字,凄惨悲凉,令人不寒而栗。「想故国,高台月明」,化用了亡国之君南唐李后主的词句「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最后三句,一写故都景色不知何模样,一写诗人隐居山中空掷岁月,一写名存实亡,漂流海上的南宋皇帝及陆秀夫等忠臣该是何种心情。全词到此收尾,言虽尽了,却留下了意无穷。
词短而意丰,体约而情稠,正是刘辰翁词与众不同的特点之一。

[难词注释]①铁马:披有铁甲的战马,此指元朝南下的骑兵。蒙毡:冬天在战马身上披上保暖的毡子。②银花:指元宵节的花灯。③愁城:指已沦陷的南宋都城临安(今杭州)。④番腔:泛指少数民族吹唱的腔调。⑤辇下:在皇帝车驾之下。代指京师。

http://www.china10k.com/simp/history/
这首词是作者晚年隐居山中的作名,题名“春感”,实际上是元宵节有感而作。此词笔调苍凉,抒发作者亡国之痛和故国之思的深沉感情,作者刘辰翁曾入文天祥幕府,参加过抗元斗争,宋亡后多年漂泊,晚年才隐居山中,从事著述。
上片写想象中今年临安元宵灯节的凄凉情景。开头“铁马蒙毡,银花洒泪,春入愁城。”三句,写元统治下的临安一片凄凉悲愁的气氛。“铁马”,指元军的铁骑;“银花”,指元宵的花灯,“愁城”,借指临安。头一句“铁马蒙毡”,不仅点明整个临安已经处于元军铁蹄的蹂躏之下,而且渲染出一种凄惨阴森,与元宵灯节的喜庆气氛形成大相径庭的氛围。开篇就揭示出了全篇的时代特征。元宵佳节,原是最热闹而且最富国泰民安气氛的,而现实的景象却将种种承平气象一扫而光。在元军的铁马践踏之下,广大人民心情凄惨悲凉。加之阴冷森严气氛的包围,竟连往常那火树银花不夜天的光明璀灿景象也似乎是“银花洒泪”了。这一句将客观景象的主观化、拟人化,使银灯似有人的形象和感情。这种想象看似无理,实则入情。“银花洒泪”的形象给这座曾经是繁华热闹的城市带来了一种哀伤而肃穆的凄凉氛围。紧接着,又用 “春入愁城”对上两句作一形象的概括。“愁城”一词 ,源出“攻许愁城终不破。”一句,出自瘐信《愁赋》,本指人内心深处的忧闷愁思,此时借指充满哀愁的临安城。春天不管兴亡,依然来到人间,但它所进入的竟是这样一座 “铁马蒙毡,银花洒泪”,充满人间的哀愁的愁城”!“春”与“愁”,自然与人间的鲜明对照,给人以强烈感受。
“笛里番腔,街头戏鼓,不是歌声。”三句接着写想象中临安元宵鼓吹弹唱的情景:横笛中吹奏出来的不是汉家的故音 ,而是带有北方游牧民族情调的“番腔 ”,街头上演出的也不再是熟悉的故国戏鼓,而是是异族的鼓吹杂戏,一片呕哑之声,身为忠于故国的南宋遗民,听来根本不能称为“歌声”。这几句对元统治者表现了义愤,感情由前面的悲郁苍凉转为激烈高亢,笔势劲直;激愤直率,可以想见作者其时填膺的义愤。
“那堪独坐青灯,想故国高台月明。”这两句承上启下,用“想故国”三字点明上片所写都是自己对故都临安的遥想。“故国高台月明”化用南唐后主李煜《虞美人》词“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的情境,表达了作者对故都临安和南宋故国的深沉怀念和无限眷恋之情。“独坐青灯”,指自己在故乡庐陵山中,独自面对青灯。故国旧都、高台宫殿,如今都笼罩在一片惨淡的明月之下,繁华散尽,都已化成无边的寂寞与悲凉,这本已使人不能忍受。更何况独又居于寂寞的深山,夜阑人静,遥想沦亡之故都,不但无力恢复故国,连再见到故都临安的机会也很难有,苦闷之情那堪禁受啊 。荧荧青灯与故国苍凉明月,相互映照,更显出情深挚无比凄凉。这两句文势由陡急转为舒缓,而感情则变得更加沉郁。
接下来是三个并列的四字句:“辇下风光,山中岁月,海上心情。”辇下风光,指故都临安的美丽风光。作者所指的“风光”应是宋亡前临安城元宵节的繁闹场景,以及亡国前的升平岁月。山中岁月,指自己隐居山中的寂寞岁月。海上心情,一般都指宋朝一部分爱国志士,在临安失守后在福建、广东一带继续进行抗元斗争的事情 ,以及作者对他们的挂念之情因为这首词作于归隐“山中”的时期,那时离宋室彻底覆亡已不远了,因此不再存在“海上”的抗元斗争。吴熊和说:“‘海上心情’,用苏武在北海矢志守节事 。这个理解非常正确,符合词人思想感情的实际。这三句表现的内涵深远,层层推进,“山中岁月”指自己身之所在;“辇下风光”指自己心之所系;“海上心情 ”则是自己志之所向。作者之志向跃然于兹,隐居不仕,甘愿在山中度过悠悠岁月,保持遗民身份,时时挂念故国旧都,这就是他的“海上心情”即表现了他的民族气节。因此,以“海上心情”作结,不仅点出了“山中岁月”、“辇下风光”的实质,而且是对全篇思想感情的一个总概括。我们甚至可以说,作者写此词的目的正是为了表明自己的这种“海上心情”。然而,在故国沦亡以后,除了感怀心伤,愤慨填膺之外,再没有别的行动。这种“心情”表现了刘辰翁这一类知识分子的特点和弱点。
从想家落笔,虚中见真意,正是这首词在艺术表现上一个显著的特点。词的上片,全是想象故都元宵节的凄凉景象,词中的“铁马”、“银花”、“笛里番腔”、“街头戏鼓”都不是具体细致也可以说并不是真实情状的描绘 ,而是着重于表露主观感情 ,如“春入愁城”这样的叙写则更完全是虚空涵盖。下片则更尽虚涵概括之意,“想故国、高台月明”,只表现出故都临安的宫殿楼台在淡淡月光照射下的暗影 ,其中蕴含了作者的种种感慨结尾三句作者只是用虚笔轻轻带过,而并细细描写其中的景象和内容,留给读者想象和体味的空间。这种想象落笔,虚处见意的写法更有欲说还体之意。全词节奏明快,更加强了作者的苍凉悲郁之情。

柳梢青 送卢梅坡(宋·刘过)  显示自动注释

泛菊杯深,吹梅角远,同在京城。聚散匆匆,云边孤雁,水上浮萍。

教人怎不伤情。觉几度、魂飞梦惊。后夜相思,尘随马去,月逐舟行。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作为辛派词人 ,我们提起刘过 ,总喜欢将他与“金戈铁马” 、“整顿乾坤”、“誓斩楼兰”联系在一起,豪放粗犷是其词的当行本色。但他有些词却写得蕴藉含蓄,委婉动人。这反而更使人觉得他是真豪杰,觉出他的真性情来。联想到鲁迅先生所言 :“无情未必真豪杰”,愈觉此言不虚。
卢梅坡,南宋诗人,刘过在京城杭州交结的朋友,这首词是刘过为他送别时写的。它描写了送别的,尤其是送别后刘过对友人魂牵梦萦的思念之情,写得情真意切,饶有余味。
上片写离别之苦。前三句写聚,写饯别时对旧日交游的回忆。写聚,作者从两人的交往中选取了两件具有典型意义的活动加以叙写。陶潜在《饮酒》诗中说 :“秋菊有佳色,裘露掇其英。汎此忘忧物,远我遗世情。”“泛菊杯深”化用陶诗,写在重阳佳节,他们共饮菊花酒 ,其乐陶陶的情景。深,言酌酒之满。一个“深”字 ,把他们畅怀酣饮的情形描写出来了。汉乐府《横吹曲》有《梅花落》曲,是唐宋文人很喜欢听的笛曲。李清照《永遇乐》词人“染柳烟浓,吹梅笛怨”之句 。“吹梅角远”化用李词,写在春天的时候他们携手踏青,欣赏那冰肌玉骨的梅花,聆听那余韵悠长的笛声 。远,写笛声悠长。一个“远”字,展现了他们胜日寻芳的愉快心情。这两句词,不仅形象地再现了他们欢会的场面,还巧妙地暗示了他们欢会时间的短暂,不过是从秋到春,为下文“匆匆”二字埋下了伏线。如果说“泛菊”二句暗示了他们欢会的时间 ,那么,“同在京城”则明确地交代了他们聚会的地点。短短十二个字,就把他们聚会的节令、地点和情景交代清楚了,可谓构思缜密,惜墨如金。后三句写“散”,写饯行时惜别心情。“聚散匆匆”是关键句,是本词的题眼,它具有承上启下的作用。“聚”字结上,“散”字启下,“匆匆”二字,表示他们不论是对“聚”还是“ 散”,都感到时间短暂,一种友情难以畅叙的遗憾袭上心头。“云边”二句具体写“散”。在这里 ,作者使用了两个比喻,说明他们此别之后,如云边的孤雁,深以失侣为苦;又如水上浮萍,到处漂泊不定。这两句词情景交融,景中见情,情中生景,哀婉动人。比之柳永《雨霖铃》“念去去、千里烟波,暮蔼沉沉楚天阔 ”,虽境界有所不及,但更令人伤心动情。
下片写别后之思。换头三句先用设问句式加以提顿,直抒胸臆,铿锵有力,说明卢梅坡走后,不能不使人“伤情 ”,然后用“魂飞梦惊”四字,说明他是如何“伤情”。“魂飞”,写他因友人离去而失魂丧魄,六神无主;“梦惊”,写他为不能再见到友人而辗转反侧,无法安睡。前边用“几度”二句加以总括,就把作者“良宵谁与共,赖有窗间梦。可奈梦回时,一番新别离 ”(秦观《菩萨蛮》),希望梦见友人但又怕醒来只是一梦的复杂感情描写出来了,真可谓情深意切。
写到这里,作者感到还没把他的相思之情写足,于是又用“后夜相思”三句翻入一层,写他想象中追随友人旅程远去的情形。这三句词,化用苏味道“暗尘随马去,明月逐上来(《正月十五夜》)和贺铸”明月多情随柁尾”(《惜双双》)句意 ,说明此虽之后,他的心象飞尘一样时时紧跟在卢梅坡的马后,又象明月一样处处追随在卢梅坡的舟旁。这样的写法,真是层层深入,步步紧逼,生生把作者对友人的无限深情和刻骨相思“逼”将出来,深化了主题,扩大了词境,增强了艺术感染力。

柳梢青 其一 七夕(宋·刘镇)  显示自动注释

乾鹊收声,湿萤度影,庭院秋香。步月移阴,梳云约翠,人在回廊。

醺醺宿酒残妆。待付与、温柔醉乡。却扇藏娇,牵衣索笑,今夜差凉。


柳梢青 其二 戏简高菊石间(宋·刘镇)  显示自动注释

瞥眼光阴。章台旧路,杨柳春深。尚忆风流,殢人倚玉,替客挥金。

高阳醉后分襟。想妒雨、嗔云到今。消息真时,笑啼难处,方表人心。


柳梢青 其一(宋·卢炳)  显示自动注释

兰蕙心情,海棠韵度,杨柳腰肢。步稳金莲,手纤春笋,肤似凝脂。

歌声舞态都宜。拚著个、坚心共伊。无奈相思,带围宽尽,说与教知。


柳梢青 其二 蜡梅(宋·卢炳)  显示自动注释

雅淡精神,铅黄未洗,犹带残妆。春艳一枝,鹅儿颜色,染就纤裳。

月移影转南窗。特地送、些儿暗香。宿酒初醒,这般滋味,梦断池塘。


柳梢青 冬月海棠(宋·卢炳)  显示自动注释

笑菊欺梅。嫌蜂却蝶,压尽寒荄。月下精神,醉时风韵,红透香腮。

天工造化难猜。甚怪我、愁眉未开。故遣名花,凌霜带露,先送春来。


柳梢青(宋·吕渭老)  显示自动注释

远帘笼月。谁见南陌,子规啼血。萸糁菊英,整冠落帽,一时虚说。

五湖自有深期,曾指定、灯花细说。燕子巢空,秋鸿程远,音书中绝。


柳梢青 与龟翁登研意观雪,怀癸卯岁腊朝断桥并马之游(宋·吴文英)  显示自动注释

断梦游轮。孤山路杳,越树阴新。流水凝酥,征衫沾泪,都是离痕。

玉屏风冷愁人。醉烂漫、梅花翠云。傍夜船回,惜春门掩,一镜香尘。


柳梢青 题钱得闲四时图画(宋·吴文英)  显示自动注释

翠嶂围屏留连迅景,花外油亭。澹色烟昏,浓光清晓,一幅闲情。

辋川落日渔罾。写不尽、人间四并。亭上秋声,莺笼春语,难入丹青。


柳梢青 其一(宋·吴潜)  显示自动注释

衬步花茵,穿帘柳絮,堆地榆钱。乍暖仍寒,欲晴还雨,春事都圆。

午窗睡起厌厌。屋角外、初啼杜鹃。百种凄凉,几般烦恼,没个人怜。


柳梢青 其二(宋·吴潜)  显示自动注释

断续残虹,翩飞去鸟,别岸孤村。傍水楼台,满城钟鼓,又是黄昏。

悠悠岁月如奔。正目断、边尘塞云。两鬓秋风,百年人事,无限消魂。


柳梢青 其一 戊午十二月十五日安晚园和刘自昭(宋·吴潜)  显示自动注释

绿野平泉,古来人事,空里飞花。月榭风亭,荷漪藓石,说郑公家。

老梅傍水茶牙。人那得、光阴似他。万种思量,百年倒断,付与残霞。


柳梢青 其二 己未元夕(宋·吴潜)  显示自动注释

好把元宵。良辰美景,暮暮朝朝。万盏华灯,一轮明月,燕管秦箫。

何人帕坠鲛绡。有玉凤、金鸾绣雕。目下欢娱,眼前烦恼,只在今宵。


柳梢青 席上(宋·吴礼之)  显示自动注释

板约红牙。歌翻白雪,杯泛流霞。苏小情多,潘郎年少,欢计生涯。

轩窗临水人家。更门掩、青春杏花。百万呼卢,十千沽酒,不负韶华。


柳梢青 其一(宋·周密)  显示自动注释

序:余生平爱梅,仅一再见逃禅真迹。癸酉冬,会疏清翁孤山下,出所藏双清图,奇悟入神,绝去笔墨畦径。卷尾补之自书柳梢青四词,辞语清丽,翰札遒劲,欣然有契于心。余因戏云:不知点胸老、放鹤翁同生一时,其清风雅韵,优劣当何如哉。翁噱曰:我知画而已,安与许事,君其问诸水滨。因次韵载名于后,庶异时开卷索笑,不为生客云

约略春痕。吹香新句,照影清尊。洗尽时妆,效颦西子,不负东昏。

金沙旧事休论。尽消得、东风返魂。一段真情,风前孤驿,雪后前村。


柳梢青 其二(宋·周密)  显示自动注释

万雪千霜。禁持不过,玉雪生光。水部情多,杜郎老去,空恼愁肠。

天寒野屿空廓。静倚竹、无人自香。一笑相逢,江南江北,竹屋山窗。


柳梢青 其三(宋·周密)  显示自动注释

映水穿篱。新霜微月,小蕊疏枝。几许风流,一声龙竹,半幅鹅溪。

江头怅望多时。欲待折、相思寄伊。真色真香,丹青难写,今古无诗。


柳梢青 其四(宋·周密)  显示自动注释

夜鹤惊飞。香浮翠藓,玉点冰枝。古意高风,幽人空谷,静女深帏。

芳心自有天知。任醉舞、花边帽敧。最爱孤山,雪初晴后,月未残时。


柳梢青 其一(宋·张元干)  显示自动注释

清山浮碧。细风丝雨,新愁如织。慵试春衫,不禁宿酒,天涯寒食。

归期莫数芳辰,误几度、回廊夜色。入户飞花,隔帘双燕,有谁知得


柳梢青 其二(宋·张元干)  显示自动注释

小楼南陌。翠軿金勒,谁家春色。冷雨吹花,禁烟怯柳,伤心行客。

少年百万呼卢,拥越女、吴姬共掷。被底香浓,尊前烛灭,如今消得。


柳梢青 其一 饯别蒋德施、粟子求诸公(宋·张孝祥)  显示自动注释

重阳时节。满城风雨,更催行色。陇树寒轻,海山秋老,清愁如织。

一杯莫惜留连,我亦是、天涯倦客。后夜相思,水长山远,东西南北


柳梢青 其二 元宵何高士说京师旧事(宋·张孝祥)  显示自动注释

今年元夕。探尽江梅,都无消息。草市梢头,柳庄深处,雪花如席。

一尊邻里相过,也随分、移时换节。玉辇端门,红旗夜市、凭君休说。


柳梢青 其三 探梅(宋·张孝祥)  显示自动注释

溪南溪北。玉香消尽,翠娇无力。月淡黄昏,烟横清晓,都无消息。

无聊更绕空枝,断魂远、重招怎得。驿使归来,戍楼吹断,空成凄恻。


柳梢青(宋·张孝祥)  显示自动注释

碧云风月无多。莫被名缰利锁。白玉为车,黄金作印,不恋休呵。

争如对酒当歌。人是人非恁么。年少甘罗,老成吕望,必竟如何。


柳梢青 其一(宋·张孝祥)  显示自动注释

草底蛩吟。烟横水际,月澹松阴。荷动香浓,竹深凉早,销尽烦襟。

发稀浑不胜簪。更客里、吴霜暗侵。富贵功名,本来无意,何况如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