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从下表选择或输入词牌名: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  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引自archive.org)

鬲溪梅令词谱
鬲溪梅令 姜夔自度曲,注“宫调”。原注“仙吕调”。一作《高溪梅令》。

鬲溪梅令 双调四十八字,前后段各四句、四平韵 姜夔

  好花不与殢香人 浪粼粼 又恐春风归去 绿成阴 玉钿何处寻 
  仄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

  木兰双桨梦中云 水横陈 漫向孤山山下 觅盈盈 翠禽啼一春 
  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


此调宋人无填者,其平仄当悉遵之。
历代作品
共33,分2页显示   1  2 下一页
姜夔 (1首)
邵亨贞 (1首)
戴延介 (1首)
文廷式 (1首)
朱祖谋 (1首)
杨玉衔 (1首)
梁启超 (1首)
沈曾植 (1首)
胡薇元 (1首)
萧恒贞 (1首)
董以宁 (1首)
陈洵 (1首)
黄燮清 (1首)
龚自珍 (2首)
近现代
吴昌绶 (1首)
吴玉如 (1首)
周岸登 (4首)
汪东 (3首)
郭则沄 (1首)
陈衡恪 (1首)
顾随 (1首)
高旭 (1首)
当代
卢青山 (1首)
添雪斋 (1首)
石任之 (1首)
鬲溪梅令 丙辰冬,自无锡归,作此寓意。(宋·姜夔)  显示自动注释

好花不与殢香人。浪粼粼。又恐春风归去绿成阴。玉钿何处寻。

木兰双桨梦中云。小横陈。漫向孤山山下觅盈盈。翠禽啼一春。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词人对于恋情词,或多依红偎翠的狎挚描写,或多秦楼楚馆的声色描写 。白石词则不然 ,有的只是“美人如花隔云端”的抒情,给人一种可爱慕不可亵渎的高雅感觉。这是因为白石本人用情专一,他除了在词中提到合肥情侣外,没有提过他人。是的,真正刻骨铭心的恋情应该只有一次,而且是无可替代,九死其犹未悔的唯一。于湖词中怀念李氏之作,白石词中怀念合肥情侣之作,皆写此种美好感情。白石《鬲溪梅令》 ,正是怀人之词。序云:“丙辰冬,自无锡归,作此寓意。”丙辰即宋宁宗庆元二年(1196),词人同时作《江梅引》 ,序云:“丙辰之冬,予留梁溪(无锡),将诣淮南(指合肥),不得,因梦思以述志 。”此词所寓之意,不应远求,当即《江梅引》所述之志。二词皆以梅名调,亦不可忽视。尤其白石怀人诸词多有恐怕归去迟暮之忧思,可以印证此词。如《一萼红》:“待得归鞍到时,只怕春深。”《淡黄柳》:“怕梨花落尽成秋色。”《长亭怨慢》:“韦郎去也,怎忘得玉环分付:第一是早早归来,怕红萼无人为主。”
《点绛唇》:“淮南好 。甚时重到。陌上生青草。”此词所写:“又恐春风归去绿成阴。玉钿何处寻。”正是同一种忧惧归迟的心情。故此词实为怀念合肥情侣之作。在这首词中,词人灵心独运,用想象营造出一如梦如幻、恍惚迷离的意境,极富朦胧之美。
“好花不与殢香人。”起笔运用提空描写 ,空中传恨。好花即梅花,亦暗喻所念之情人。以好形容花,纯然口语而一往深情。殢香人是词人自道。好花不共惜花人,美人不与怜香惜玉者,传尽天地间一大恨事。
“浪粼粼 。”词人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想象之中,遂觉此梅花所傍之溪水,碧浪粼粼,将好花与惜花人遥相隔绝。正是盈盈一水,隔断万古柔情。此即调名“鬲溪梅”之意。《诗·汉广》云:“没有游女,不可求思。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蒹葭》云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古诗十九首》亦有“盈盈一水间 ,脉脉不得语”。千古诗人,精诚所至 ,想象竟同一神理。“又恐春风归去绿成阴。玉钿何处寻 。”想望好花,在水一方。只怕重归花前,已是春风吹遍,绿叶成阴,好花已无迹可寻。杜牧《叹花 》诗云:“自恨寻芳到已迟,往年曾见未开时。如今风摆花狼藉,绿叶成阴子满枝。”此词化用其语意,又不露痕迹,正是白石词的妙处。又恐二字,更道出年年伤春伤别的无限伤感。玉钿本为女子之首饰,此转喻梅花之芳姿。“玉钿何处寻 ”一句又暗用周邦彦“何意重经前地 ,遗钿不见,斜径都迷”之意(《夜飞鹊》)。此词本以好花象征美人,此则用首饰象喻好花,喻中有喻,而出入无间,真如羚羊挂角,无迹可求。尤妙者,由玉钿之一女性意象,遂幻出过片之美人形象,真是奇之又奇。
“木兰双桨梦中云。小横陈 。”全幅词境本来全是想象,过片二句,则是想象中之想象,可谓梦中之梦 ,幻中之幻。梦寐中,词人忽与久违之美人重逢,共荡扁舟于波心,恍若遨游于云表。木兰双桨,语出《楚辞·湘君》:“桂棹兮兰枻,”衬托美人之美。“小横陈”三字,为连绵句,描绘出美人斜倚舟中之“横陈 ”二字,让人想起“玉体横陈”等粗俗艳冶之事,但白石词以“清空”为本色,且“不唯清空,又具骚雅”(张炎《词源》),这等字面原不易见。细体味之,始知此是词人之险笔是词人精心策划的“ 阴谋”。大概非此二字,不足以写出美人之奇艳,不足以尽传心中之美感。状以小字,愈见化艳冶为美好。碧浪粼粼, “兰棹兮桂桨 ”,与美人荡舟天外,天光云影,物我皆忘,这种超凡脱俗的境界,实为词人平生梦寐追求所幻出的具备理想神采之意境。然而,梦有梦后人醒,云有风流云散。结笔二句,已从梦幻跌回想象中之现境 。“漫向孤山山下觅盈盈。翠禽啼一春 。”梦醒云散,如花美人无法寻觅,即好花亦亦不可得。此情此景,人何以堪?从过片至结笔,词境情节呈大幅度跳跃,裁云缝月之妙,在盈盈二字。《古诗十九首》云:“盈盈楼上女,皎皎当窗牖。”盈盈本为美人之形容,此又借美人转喻好花之芳姿,一语双关,美人之形象又幻化为想象中之好花。句首下一漫字,写尽好花亦不可求之失落感。惜花人空向孤山山下寻觅好花,而好花终不可得,整个春天,唯闻翠禽对鸣而已。孤山,本指杭州西湖之孤山。多梅花,昔为梅妻鹤子之林逋隐居之处 。词中之孤山,借为好花之地之代语而已。空向好花之地寻觅好花,意味着惜花人纵然重归故地,也已是花落人空,唯有绿叶成阴,鲛销泪痕了。一春二字结穴,用凄美之字面,象征时间之绵延,写出词凄艳哀绝的爱情悲剧,真是“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了。结句暗用一则神异传说。《龙城录》云 :赵师雄,睢阳人,(隋)开皇中过罗浮山,天寒日暮,见林间有酒肆,旁有茅舍 ,一美人淡妆靓逸,素服出迎,相与扣酒家门共饮,不觉醉卧。即觉,乃在大梅树下,有翠羽嘈唧其上,月落参横,惆怅而已。结笔暗用这一故事,愈增全幅词境如梦如幻的朦胧美感。
此词艺术造诣确有独到之处。论意境乃如梦如幻,梦中有梦,幻中有幻。好花象征美人,烟波象征离绝,此是词中第一境界。木兰双桨,梦中美人,乃梦中之梦,幻中之幻,是第二境界。第一境界实为词人平生遭际之写照,第二境界则为其平生理想之象征。营造出如此奇幻之意境,真是匪夷所思。论意脉则如裁云缝月,无迹可求。上片以玉钿喻好花,遂幻出如花之美人,下片用盈盈喻好花,又由美人幻为好花。故过片梦境之呈现,真如空中之音,水中之月,玲珑剔透,不可凑泊。论声韵则如敲金戛玉,极为美听。全词八拍,句句叶韵,用平声真文等韵,诵之如闻笙簧。句中兼采双声、叠韵、叠字,如好花、浪粼为双声,成阴、双桨 、梦中为叠韵,粼粼、山山、盈盈为叠字,尤增音节之美。这是因为白石不仅精于填词,亦妙解音律,以音乐人的身份写词,自是千锤百炼,刻意求工了 。杨万里曾激赏白石之诗“有裁云缝月之妙思,敲金戛玉之奇声”(见《直斋书录解题》引),可以移评此词。

鬲溪梅令 和南金鸳湖舟中韵(元末明初·邵亨贞)  显示自动注释

几年不到画桥西。路依稀。回首淡烟残柳,昔游非。

笛声何处悲。

故人不见梦魂迷。草萋萋。几度倚阑,欲寄旧相思。

相思无尽期。


原注香扇坠见《板桥杂记》鬲溪梅令 寄怀凫香(清·戴延介)  显示自动注释

冷蟾移影上双扉。夜迷离。料得天涯游子、正思归。乡心和雁飞。

故园风雪尺书稀。梦依依。又是蜜梅花发、费相思。消寒九九时。


鬲溪梅令 咏鸾枝花(清·文廷式)  显示自动注释

妆台长记别离时。小横枝。几度疑桃辨杏、眼迷离。

玉纤匀淡脂。

女床何处觅鸾栖。未归迟,偷把玉箫闲倚、月明吹。

锦衾春思迷。


鬲溪梅令 己巳元日赋,示诘禅(清末民国初·朱祖谋)  显示自动注释

换年箫鼓沸邻东。故情空。镜里凋颜,不媚烛花红。

思悲今已翁。閒门芳信比人慵。问东风。留命伤春,深浅酒杯中。

去年同不同。


鬲溪梅令 题林岳威梅边读易图(清·杨玉衔)  显示自动注释

天机三十六宫春。幻梨云。香浸一尊,波绿欲生鳞。

微吟醒醉魂。

玉梅骨干雪精神。个中人。恍惚翠禽,声里唤真真。

天花黏著身。


鬲溪梅令 次韵孝通(清末民国初·梁启超)  显示自动注释

凄凉花事一春迟。苦寻思。袖口香寒摘得最繁枝。江南持与谁。

溶溶微月浸愁漪。夜寒时。一迾梦烟愁雨我怜伊。春阑花未知。


鬲溪梅(清末民国初·沈曾植)  显示自动注释

鹅黄新柳未曾知。雨如丝。慵点歌唇苔地、惜燕脂。隔帘春梦迷。

商量难作好春期。见何迟。记否去年花下、上红时。月明浮玉卮。


鬲溪梅令(清末民国初·胡薇元)  显示自动注释

斜风细雨蹇家桥。藕花凋。记得临江门外,涨新潮。

小红吹玉箫。

锦帆无恙舣归桡。暗魂销。香草楼中歌舞,怅萧条。

卷帘孤月娇。


鬲溪梅令 读梅书屋(清·萧恒贞)  显示自动注释

万枝香雪绕檐楹。拥书城。中有高人读到、夜三更。月斜参影横。

纸窗灯火一絇青。照吟情。自拨熏炉炙研、句将成。翠禽三两声。


鬲溪梅令•赋得卧房阶下插鱼竿(清·董以宁)  显示自动注释

帘前绿水映云屏。自盈盈。敲得银针独向、画栏凭。粉郎归未曾。

粉郎空有许多情。未均匀。好似帘钩偏重、帐钩轻。鱼钩只几分。


鬲溪梅令 僧院早梅一花先放(清末民国初·陈洵)  显示自动注释

峭香不许闹蜂闻。未来春。记得相逢如梦、作梨云。

浪吟千树身。

此时一点见花真。掩孤颦。漫想明朝花在、客愁新。

半妆浑绝伦。


鬲溪梅令 题陈秋谷丙绶画溪渔父图(清·黄燮清)  显示自动注释

卖鱼换酒对嫦娥。且高歌。约略藕花稀处、冷萤多。采莲人去么。

两三村落水如罗。柳婆娑。若是一秋风雨、著烟蓑。认他张志和。


鬲溪梅令 羽陵春晚画册(清·龚自珍)  显示自动注释

矮桃花压石玲珑。似巫峰。花底鞋儿花外、月如弓。入怀同不同。

郁金裙褶晚来松。倦临风。莫把胭脂先染、玉笙红。制愁词思慵。


鬲溪梅令 猠潓(清·龚自珍)  显示自动注释

林檎叶叶拂僧窗。闪青釭。墨菊如烟,淡与影儿双。

吠星何处尨。

梦中词笔小琤瑽。寄吴艭。欲剪芙蓉,生恐负兰茳。

不曾轻涉江。


鬲溪梅(近现代·吴昌绶)  显示自动注释

片帆相送绿杨津。恨难分。此去天涯,回首隔层云。

江南春梦痕。

梦中依约款重门。悄黄昏。欲把近来,消息问春人。

无言先断魂。


鬲溪梅令·赠向仲坚(近现代·吴玉如)  显示自动注释

柳溪玉管为谁妍。惜华年。似此关河凄紧觅归船。蜀山青可怜。

末由酬唱翠樽前。怕流连。去住如今真个少前缘。这番离绪牵。


鬲溪梅令 其一(清末近现代初·周岸登)  显示自动注释

十年着论拟潜夫。世情疏。愧煞淮南山雅、共轮扶。赋成招隐无。

留人丛桂沁香初。且踟蹰。忽送凉风天末、数行书。报君明月珠


鬲溪梅令 其二(清末近现代初·周岸登)  显示自动注释

绕窗花叶自扶疏。照妆梳。一尺红绡犹见、薄情书。浥残千泪珠。

折钗休怨旧盟孤。咒花须。目断游丝飞絮、下帘初。未妨燕归无


鬲溪梅令 其三(清末近现代初·周岸登)  显示自动注释

强携春困软酲扶。意萧疏。怕见南园飞尽、锦千株。为花倾百壶。

静观濠上我非鱼。自容与。一夜笛声吹泪、洒江湖。昔游风月孤


鬲溪梅令 其四(清末近现代初·周岸登)  显示自动注释

一声肠断内家车。意何如。只恐蓬山春远、阻双鱼。殢魂经岁苏。

梦回清恨转徐徐。费踌躇。记得东华尘影、未模胡。试灯风信初


鬲溪梅令 有约故宫探春,梅未破萼也。逾旬复来,遂成独赏(清末近现代初·汪东)  显示自动注释

雪云侵晓冻颇黎。帽檐低。梦向清溪南畔摘繁枝。故园春较迟。

玉人携手访残碑。草离离。待到寒香千树著花时。再来君不知。


鬲溪梅令 题颖华画梅(清末近现代初·汪东)  显示自动注释

几番雪里访苔枝。暗寻思。未似仙云,摇漾薄铢衣。

绿华来去时。

一奁清影试妆宜。浅胭脂。要待芳心,分付玉纤知。

漫教羌笛吹。


鬲溪梅令(清末近现代初·汪东)  显示自动注释

短墙碧藓护新栽。暮寒催。未见胭脂红破,玉人腮。

不如寻远梅。

一枝临水浅妆窥。小徘徊。待向西泠桥畔,雪中开。

更携双屐来。


鬲溪梅令(清末近现代初·郭则沄)  显示自动注释

玉钗影颤酒波寒。醉花间。昨夜东风,不到曲阑干。

旧愁千叠山。

较量带眼隔年宽。问云鬟。乍近春前,春恨便相关。

日长弦索闲。


鬲溪梅令 题红荷(近现代·陈衡恪)  显示自动注释

娉婷何处寄芳悰。忆前踪。楼台一桁水溶溶。酒阑花笑风。

袜罗冰洁舞衣红。忒玲珑。蓦然回首晚烟中。箫心横碧虹。


鬲梅溪令(近现代·顾随)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一九二五年作

序:得屏兄书,谓「久不出门,闻人言杏花已残,桃花将放矣。」不禁怅然,赋此答之。

得书争不忆从前?绕湖边,是处夭挑初放杏初残,锦城花正酣。

海东徒自有青山,弄轻寒;不道春来此地太姗姗,可怜三月三!


鬲溪梅令 寄钝根萍乡(清末近现代初·高旭)  显示自动注释

鹃啼辛苦恨春迟。酷相思。滴下鲛绡红泪一丝丝。天涯寄予谁。

海枯石烂尽情痴。悄寒时。尽管玉梅风骨著胭脂。临风不自持。


鬲溪梅令 元夜作(当代·卢青山)  显示自动注释

春红姹乱菊孤寒,在人间。莫便逢春逢菊到江边,到时一片烟。

酒杯深浅句茫然,是华年。总记那回微雨渡江船,迄今梦不乾。


鬲溪梅令 小寒夜月下的腊梅(当代·添雪斋)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乙未十一月廿七(2016-1-6)作

月生雪魄满清肌。任风吹。梦与寒香同覆、淡黄衣。寄君簪一枝。

影于长夜慧成痴。或因谁?转徙江南江北、不曾归。待重开那时。


鬲溪梅令 冬日早行见枇杷花开(当代·石任之)  显示自动注释

并无蜂蝶与传香。素衣裳。立到祁寒深下履严霜。折来痴在肠。

几抔风雪结云浆。又初阳。销我百千千念小沧桑。一春如可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