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从下表选择或输入词牌名: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  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引自archive.org)

眼儿媚词谱
眼儿媚 左誉词有“斜月小阑干”句,名《小阑干》。韩淲词有“东风拂槛露犹寒”句,名《东风寒》。陆游词名《秋波媚》。

眼儿媚 双调四十八字,前段五句三平韵,后段五句两平韵 左誉

  楼上黄昏杏花寒 斜月小阑干 一双燕子 两行归雁 画角声残 
  平仄平平仄平平中仄仄平平中平中仄中平中仄中仄平平

  绮窗人在东风里 洒泪对春閒 也应似旧 盈盈秋水 淡淡青山 
  中平中仄平平仄中仄仄平平中平中仄中平中仄中仄平平


此调以左词、贺词为正体,若赵词之换头句多押一韵,乃变格也。左词前段起句拗体,如王雱词之“杨柳丝丝弄轻柔”、曾觌词之“花近清明晚风寒”、尹焕词之“袅袅垂杨蘸清漪”皆是,故两词俱采,其两起句之平仄不可相通,任填者自择一体宗之。 前段第三句,黄公度词“如今憔悴”,“如”字、“憔”字俱平声。后段第一、二句,王雱词“而今往事难重省,归梦绕秦楼”,“而”字平声,“往”字仄声,“归”字平声。第三句,黄机词“离愁多在”,“多”字平声。第四句,薛梦桂词“雁飞不到”,“雁”字、“不”字俱仄声。谱内可平可仄据此,馀参贺词、赵词。

又一体 双调四十八字,前段五句三平韵,后段五句两平韵 贺铸

  萧萧江上荻花秋 做弄许多愁 半竿落日 两行新雁 一叶扁舟 
  中平中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

  惜分长怕君先去 且待醉时休 今宵眼底 明朝心上 后日眉头 
  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


此与左词同,惟前段起句不作拗体,如卢祖皋之“玉钩清晓上帘衣”、史达祖词之“儿家七十二鸳鸯”皆是。以下可平可仄即同左词。

又一体 双调四十八字,前后段各五句、三平韵 赵长卿

  南枝消息杳然间 寂寞倚雕阑 紫腰艳艳 青腰袅袅 风月俱閒 
  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

  佳人环佩玉阑珊 作恶探花还 玉纤撚粟 樱唇呵粉 愁点眉弯 
  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平仄平仄平平


此即贺词体,惟换头句多押一韵异。
历代作品
共252,分8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
仇远 (3首)
侯寘 (1首)
冯伟寿 (1首)
刘一止 (1首)
卓田 (1首)
卢祖皋 (2首)
史达祖 (2首)
吕渭老 (2首)
周密 (1首)
尹焕 (1首)
张元干 (1首)
张孝祥 (1首)
张镃 (3首)
方岳 (1首)
曾觌 (2首)
朱敦儒 (3首)
朱淑真 (1首)
杨无咎 (1首)
毛幵 (1首)
汪元量 (1首)
石孝友 (2首)
眼儿媚 其一(宋末元初·仇远)  显示自动注释

谢家池馆占花中。微雨湿春风。艳红修碧,浓香疏影,浮动帘栊。

娇蛾聚翠寻春梦,衣上泪痕重。闲窗愁对,金笼鹦鹉,彩带芙蓉。


眼儿媚 其二(宋末元初·仇远)  显示自动注释

伤春情味酒频中。困倚小屏风。宝钗斜插,懒来梳洗,懒出帘栊。

云鬟䰀鬌娇无力,此醉不禁重。分明彷佛,未央杨柳,太液芙蓉。


眼儿媚(宋末元初·仇远)  显示自动注释

苔笺醉草调清平。鸦墨湿浮云。霓裳步冷,琼箫声断,旧梦关心。

小乔不恋周郎老,翠被折秋痕。那堪门外,黄花红叶,细雨更深。


眼儿媚 效易安体(宋·侯寘)  显示自动注释

花信风高雨又收。风雨互迟留。无端燕子,怯寒归晚,闲损帘钩。

弹棋打马心都懒,撺掇上春愁。推书就枕,凫烟淡淡,蝶梦悠悠。


眼儿媚 春情(宋·冯伟寿)  显示自动注释

自颦双黛听啼鸦。帘外翠烟斜。社前风雨,已归燕子,未入人家。

鞋儿试著无人看,莫是忒宽些。想它楼上,闷拈箫管,憔悴莺花。


眼儿媚(宋·刘一止)  显示自动注释

度岁经年两看承。谁信有轻分。从前稳过,如今方悔,不会温存。

眼前无限经行地,何处不销魂。多应为你,不看风月,睡过黄昏。


眼儿媚 题苏小楼(宋·卓田)  显示自动注释

丈夫只手把吴钩。能断万人头。如何铁石,打作心肺,却为花柔。

尝观项籍并刘季,一怒世人愁。只因撞着,虞姬戚氏,豪杰都休。


眼儿媚(宋·卢祖皋)  显示自动注释

玉钩清晓上帘衣。香雾湿春枝。馀寒逗雨,罗裙无赖,重暖金猊。

柳边谁寄东风缆,流水只年时。无人为记,天涯归思,梁燕空飞。


小阑干 种桂戏成(宋·卢祖皋)  显示自动注释

露华深酿古香浓。一树□云丛。窗间试与,闲培秋事,聊寄幽悰。

钩帘静对西风晚,尘外小房栊。轻阴澹日,浅寒清月,想见山中。


眼儿媚 其一 寄赠(宋·史达祖)  显示自动注释

潘郎心老不成春。风味隔花尘。帘波浸笋,窗纱分柳,还过天津。

近时无觅湘云处,不记是行人。楼高望远,应将秦镜,多照施颦。


眼儿媚 其二 代答(宋·史达祖)  显示自动注释

儿家七十二鸳鸯。珠佩锁瑶箱期花等月,秦台吹玉,贾袖传香

十年白玉堂前见,直是剪柔肠。将愁去也,不成今世,终误王昌。


眼儿媚 其一(宋·吕渭老)  显示自动注释

晓钗催鬓语南风。碧涧小桥通。榆阴短短,露光炯炯,满地花红。

天涯不见归帆影,蜂蝶尽西东。宿酲渐解,残妆犹在,晓日帘栊。


眼儿媚 其二(宋·吕渭老)  显示自动注释

循槛琅玕粉沾衣。一片子规啼。蓬壶梦短,蜀衾香远,愁损腰肢。

石城堂上双双燕,应傍莫愁飞。春江艇子,雪中梅下,知与谁期。


眼儿媚(宋·周密)  显示自动注释

飞丝半湿惹归云。愁里又闻莺。淡月秋千,落花庭院,几度黄昏。

十年一梦扬州路,空有少年心。不分不晓,恹恹默默,一段伤春。


眼儿媚 柳(宋·尹焕)  显示自动注释

垂杨袅袅蘸清漪。明绿染春丝。市桥系马,旗亭沽酒,无限相思。

云梳雨洗风前舞,一好百般宜。不知为甚,落花时节,都是颦眉。


眼儿媚(宋·张元干)  显示自动注释

萧萧疏雨滴梧桐。人在绮窗中。离愁遍绕,天涯不尽,却在眉峰。

娇波暗落相思泪,流破脸边红。可怜瘦似,一枝春柳,不奈东风。


眼儿媚(宋·张孝祥)  显示自动注释

晓来江上荻花秋。做弄个离愁。半竿残日,两行珠泪,一叶扁舟。

须知此去应难遇,直待醉方休。如今眼底,明朝心上,后日眉头。


眼儿媚 初秋(宋·张镃)  显示自动注释

凄风吹露湿银床。凉月到西厢。蛩声未苦,桐阴先瘦,愁与更长。

起来没个人偢采,枕上越思量。眼儿业重,假饶略睡,又且何妨。


眼儿媚 女贞木(宋·张镃)  显示自动注释

山矾风味木樨魂。高树绿堆云。水光殿侧,月华楼畔,晴雪纷纷。

何如且向南湖住,深映竹边门。月儿照著,风儿吹动,香了黄昏。


眼儿媚 水晶葡萄(宋·张镃)  显示自动注释

玄霜凉夜铸瑶丹。飘落翠藤间。西风万颗,明珠巧缀,零露初漙。

诗人那识风流品,马乳漫堆盘。玉纤旋摘,银罂分酿,莫负清欢。


眼儿媚 泊松洲(宋·方岳)  显示自动注释

雁带新霜几多愁。和月落沧洲。桂花如许,菊花如许,怎不悲秋。

江山例合闲人管,也白几分头。去年曾此,今年曾此,烟雨孤舟。


眼儿媚 闺思(宋·曾觌)  显示自动注释

花近清明晚风寒。锦幄兽香残。醺醺醉里,匆匆相见,重听哀弹。

春情入指莺声碎,危柱不胜弦。十分得意,一场轻梦,淡月阑干。


眼儿媚(宋·曾觌)  显示自动注释

重劝离觞泪相看。寂寞上征鞍。临行欲话,风流心事,万绪千端。

春光漫漫人千里,归梦绕长安。不堪向晚,孤城吹角,回首关山。


眼儿媚 其一 席上瑞香(宋·朱敦儒)  显示自动注释

青锦成帏瑞香浓。雅称小帘栊。主人好事,金杯留客,共倚春风。

不知因甚来尘世,香似旧曾逢。江梅退步,幽兰偷眼,回避芳丛。


眼儿媚 其二(宋·朱敦儒)  显示自动注释

叠翠阑红斗纤浓。云雨绮为栊。只忧谢了,偏须著意,障雨遮风。

瑞云香雾虽难觅,蓦地有时逢。不妨守定,从他人笑,老入花丛。


眼儿媚 其三(宋·朱敦儒)  显示自动注释

紫帔红襟艳争浓。光彩烁疏栊。香为小字,瑞为高姓,道骨仙风。

此花合向瑶池种,可惜未遭逢。阿环见了,羞回眼尾,愁聚眉丛。


眼儿媚(宋·朱淑真)  显示自动注释

迟迟春日弄轻柔,花径暗香流。清明过了,不堪回首,云锁朱楼。

午窗睡起莺声巧,何处唤春愁。绿杨影里,海棠亭畔,红杏梢头。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①轻柔:形容风和日暖。

【评解】

这首小词,通过春景的描写,宛转地抒发了惜春情绪。上片写风和日丽,百花飘香,而转眼清明已过,落花飞絮,云锁朱楼,令人不堪回首。下片写午梦初醒,绿窗闻莺,声声唤起春愁。结尾三句,构思新巧,含蕴无限。全词语浅意深,辞淡情浓。清新和婉,别具一格。
朱淑真是一位多愁善感的女词人,这首词写一位闺中女子(实际上是作者自己)在明媚的春光中,回首往事而愁绪万端。
上片“迟迟春日弄轻柔,花径暗香流”两句,描绘出一幅风和日丽 ,花香怡人的春日美景。“迟迟春日”语出《诗经·七月 》“春日迟迟”,“迟迟”指日长而暖。“弄轻柔”三字 ,言和煦的阳光在抚弄着杨柳的柔枝嫩条。秦观《江城子》词 :“西城杨柳弄春柔。”“弄”字下得很妙,形象生动鲜明。对此良辰美景,主人公信步走在花间小径上,一股暗香扑鼻而来,令人心醉,春天多么美好啊!但是好景不长,清明过后,却遇上阴霾的天气,云雾笼罩着朱阁绣户,犹如给女主人公的内心罩上了一层愁雾,使她想起了一段不堪回首的伤心往事。看来开头所写的春光明媚,并不是眼前之景,而是已经逝去的美好时光。不然和煦的阳光与云雾是很难统一在一个画面上,也很难发生在同一时间内。“云锁朱楼”的“ 锁”字,是一句之眼,它除了给我们云雾压楼的阴霾感觉以外,还具有锁在深闺的女子不得自由的象喻性 。“锁”字蕴含丰富,将阴云四布的天气、深闺女子的被禁锢和心头的郁闷,尽括其中。
下片着重表现的是女主人公的春愁。这种春愁是由黄莺的啼叫唤起的。大凡心绪不佳的女子,最易闻鸟啼而惊心,故唐诗有“打起黄莺儿,莫教枝上啼”之句。试想一个愁绪万端的女子 ,在百无聊赖之时,只好在午睡中消磨时光,午睡醒来,听到窗外莺声巧啭。不禁唤起了她的春愁。黄莺在何处啼叫呢?是在绿杨影里,还是在海棠亭畔,抑或是在红杏梢头呢?自问自答,颇耐人玩味。
这首词笔触轻柔细腻,语言婉丽自然。作者用鸟语花香来反衬自己的惆怅 ,这是以乐景写哀的手法。作者在写景上不断变换画面,从明媚的春日,到阴霾的天气;时间上从清明之前,写到清明之后;有眼前的感受,也有往事的回忆。既有感到的暖意,嗅到馨香,也有听到的莺啼,看到的色彩。通过它们表现女主人公细腻的感情波澜。下片词的自问自答,更是妙趣横生。词人将静态的“绿杨影里,海棠亭畔,红杏梢头”,引入黄莺的巧啭,静中有动、寂中有声,化静态美为动态美,使读者仿佛听到莺啼之声不断地从一个地方流播到另一个地方,使鸟啼之声富于立体感和流动感。这是非常美的意境创造。以听觉写鸟声的流动,使人辨别不出鸟鸣何处,词人的春愁,也像飞鸣的流莺 ,忽儿在东 ,忽儿在西,说不清准确的位置。这莫可名状的愁怨,词人并不说破,留给读者去想象,去补充。

眼儿媚(宋·杨无咎)  显示自动注释

柳腰花貌天然好,聪慧更温柔。千娇百媚,一时半霎,不离心头。

是人总道新来瘦,也著甚来由。假饶薄命,因何瘦了,刬地风流。


眼儿媚(宋·毛幵)  显示自动注释

小溪微月淡无痕。残雪拥孤村。攀条弄蕊,春愁相值,寂默无言。

忍寒宜主何人见,应怯过黄昏。朝阳梦断,熏残沈水,谁为招魂。


眼儿媚(宋末元初·汪元量)  显示自动注释

记得年时赏荼蘼。蝴蝶满园飞。一双宝马,两行箫管,月下扶归。

而今寂寞人何处,脉脉泪沾衣。空房独守,风穿帘子,雨隔窗儿。


眼儿媚 其一(宋·石孝友)  显示自动注释

何须著粉更施朱。元不在妆梳。寻常结束,珊珊环佩,短短裙襦。

花羞柳妒空撩乱,冰雪做肌肤。而今便好,小名弄玉,小字琼奴。


眼儿媚 其二(宋·石孝友)  显示自动注释

愁云淡淡雨潇潇。暮暮复朝朝。别来应是,眉峰翠减,腕玉香销。

小轩独坐相思处,情绪好无聊。一丛萱草,几竿修竹,数叶芭蕉。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这首词传情达物,纯真自然,没有矫柔造作之感。上片从触景生发开去,产生浓浓情意,下片情景交融,即使后来曲终情意仍在。写景时海阔天空,错综交叉,对人的别离之恨和相思之苦作了尽情渲染;写情时则突破空间、地域的限制,或从感情来揣摩对方,或直抒胸臆,充分表达自己的相思情,虚虚实实,交错使用,心灵与大自然融于一体,表现了作者很高的抒情技巧。
“愁云淡淡雨萧萧 ,暮暮复朝朝”,上片起调二句,不仅点出节气,而且兼有渲染气氛,烘托情绪的作用。“淡淡”、“萧萧”、“暮暮”、“朝朝”四个叠字,以声传情,用得自然而巧妙。“淡淡”摹阴霾的天色,“萧萧”状淅沥的雨声,以此交织成有声有色的惨淡画面,为写相思怀人布设了特定背景 。“朝朝暮暮”,写的是愁云苦雨,相思无聊之长久。“暮暮”、“朝朝”的风雨渲染了一种沉闷、迷濛、凄冷的氛围。作者怀人的心曲寓于客体环境,愁云与愁绪、雨声与心声交织融合,雨不断 ,思无穷,愁不绝,彼此相生相衬。
春情漠漠,相思绵绵,作者不由发出内心的慨叹:“别来应是,眉峰翠减,腕玉香销。”这三句 ,是思极而生的想象虚拟之词。作者思念遥远的情人,推想她别后容态的变化,古人说,“女为悦己者容”,想必陷于离别痛苦中的她,独居无伴,已无心梳妆修饰,随着无休止的思念,一定会日渐容衰体瘦,以至“眉峰翠减 ,腕玉香销”。作者从对方着笔,借人映己,运实于虚,笔端饱含体贴关切之情,在容态宛然但又空灵虚幻的形象中,寄托着自己的无限思念。
词的下片,才正面写到自己的相思的苦况 。“小轩独坐相思处 ,情绪好无聊 。”上句描画形影孤单,独坐小轩,相思盈怀的情态,下句直言此时情怀。一个“独”字,托出孤寂悒郁的神情和四顾茫然的怅惘。独坐相思,因相思无望而觉百无聊赖,两句由眼前处境导出心境 ,叙事言情质实直率 。但是,究竟何等“无聊” ,却未详言,而于结拍处借景物曲曲传出。
结处三句 ,作者独取“萱草”、“修竹”、“芭蕉”三个物象,一句一景,又合成一体,含有不尽之意。“萱草”又名“谖草”,古人以为此草可以忘忧。《诗》毛传:“谖草令人忘忧。”嵇康《养生论》亦云 :“合欢蠲忿,萱草忘忧,愚智所共知也 。”然而,作者相思心切,既得萱草,也不足以解忧,这就加倍突出忧思的绵绵无尽,难排难解。修竹、芭蕉,在此都是助愁添恨的景物。杜甫《佳人》诗中有“天寒翠袖薄,日暮倚修竹”之句,翠竹与美人互相映衬,而如今,只见“ 修竹 ”而不见美人,自然会触目伤怀。李商隐《代赠二首》(其一)有“芭蕉不展丁香结 ,同向春风各自愁”的诗句,李煜《长相思》也写道 :“帘外芭蕉三两窠 ,夜长人奈何!”在寂寞的相思中,身边的萱草 、修竹、芭蕉,无不关合着忧思,呈于眼前,添愁加恨。这三个物象 ,仿佛从眼前景中信手拈来,不经意地罗列,实则寓含了丰富的感情内涵。范晞文《对床夜语》卷二曾引《四虚序》云:“不以虚为虚,而以实为虚 ,化景物为情思 。”以景物来象征情思,是我国古代诗词中常见的写法。此词收尾三句,融情入景,正是一种“以实为虚”,悠然不尽的妙结。
总而言之 ,石孝友的这首《眼儿媚》,深刻诚挚地刻划了作者在绵绵不断的春雨中的寂寥况味中思恋情人的心情,在抒情手法上也可谓独树一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