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从下表选择或输入词牌名: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  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引自archive.org)

阮郎归词谱
阮郎归 宋丁持正词有“碧桃春昼长”句,名《碧桃春》。李祁词名《醉桃源》。曹冠词名《宴桃源》。韩淲词有“濯缨一曲可流行”句,名《濯缨曲》。

阮郎归 双调四十七字,前段四句四平韵,后段五句四平韵 (南唐)李煜

  东风吹水日衔山 春来长自閒 落花狼藉酒阑珊 笙歌醉梦间 
  中平中仄仄平平中平中仄平中平中仄仄平平中平中仄平

  春睡觉 晚妆残 无人整翠鬟 留连光景惜朱颜 黄昏独倚阑 
  中中仄仄平平中平中仄平中平中仄仄平平中平中仄平


唐宋人填此调者祇此一体。若黄词押韵游戏,非正体也。 前段第一句,苏轼词“绿槐高柳咽新蝉”,“绿”字仄声;秦观词“宫腰袅袅翠鬟松”,上“袅”字仄声。第二句,李词别首“孤窗月影低”,“月”字仄声。第三句,秦观词“秋千未拆水平堤”,“秋”字平声,“未”字仄声。后段第一句,欧阳修词“浅螺黛”,“浅”字仄声,“螺”字平声。第四句,司马光词“落花寂寂水潺潺”,“落”字、上“寂”字俱仄声。谱内可平可仄据此,馀参黄词。

又一体 双调四十七字,前段四句三平韵、一重韵,后段五句两平韵、两重韵 黄庭坚

  烹茶留客驻雕鞍 有人愁远山 别郎容易见郎难 月斜窗外山 
  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

  归去后 忆前欢 画屏金博山 一杯春露莫留残 与郎扶玉山 
  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


此即李词体,惟前后段重押四“山”字韵,自注“效独木桥体”。宋人亦间一为之。
历代作品
共404,分13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
冯延巳 (2首)
李煜 (1首)
严仁 (2首)
仇远 (2首)
侯寘 (3首)
刘子寰 (1首)
刘将孙 (1首)
刘镇 (2首)
史达祖 (2首)
司马光 (1首)
向子諲 (1首)
吕渭老 (1首)
吴文英 (5首)
吴潜 (2首)
周紫芝 (3首)
周邦彦 (2首)
阮郎归 其一(唐·冯延巳)  显示自动注释

南园春半踏青时,风和闻马嘶。青梅如豆柳如丝,日长蝴蝶飞。

花露重,草烟低,人家帘幕垂。鞦韆慵困解罗衣,画梁双燕栖(一作归)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①日长:春分之后,白昼渐长。《春秋繁露》:“春分者,阴阳相半也。故昼夜均而寒暑平。”
②慵困:懒散困乏。

【评解】
前人谓“冯词如古蕃锦,如周、秦宝鼎彝,琳琅满目,美不胜收”。此词写仲春景色,豆梅丝柳,日长蝶飞,花露草烟,秋千慵困,画梁双燕,令人目不暇接。而人物踏青时的心情,则仅于“慵困”、“双燕栖”中略予点泄,显得雍容蕴藉。

【集评】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南园美景如画,春色撩人。写景句含婉转之情,可谓情景两得。词家之妙诀也。
此词描写少妇因游春有感而忆所思的无可排遣之情。
首句点明时序 :芳春过半 ,踏青游赏,戏罢秋千。由动境而归静境,写其季节天色之气氛,闺阁深居之感受,读来宛如亲历。
次句“风和闻马嘶”五字为一篇关键,虽用笔闲淡,不扬不厉 ,而造境传神,常人难及。“闻马嘶”之宝马振鬣长嘶,成为古人游春这一良辰美景之一种不可或缺的意象。
时节已近暮春 ,青梅结子 ,小虽如豆,已过花时,柳尽舒青,如眉剪黛;而日长气暖,蝴蝶不知从何而至,翩翩于花间草际,好一幅闹春图画。“蝶蝶飞”以一动作点活了暮春之景。
过片“人家帘幕垂”极写静境。而“花露重,草烟低”,正与写静有关:花觉其露重欲滴,草见其烟伏不浮,正是在极静之物境心境下。
“ 秋千 ”句是写静至精微处,再以动态一为衬染,然亦虚笔,而非实义。出秋千,写戏罢秋千,只觉慵困,解衣小憩,已是归来之后。既归画堂,忽有双燕,亦似春游方罢,相继归来。不说人归,只说燕归 ,以燕衬 。人,物人一也,不可分辨。然而燕归来,可知天色近晚,由此一切动态,悉归静境。结以燕归,又遥与开篇马嘶相呼应。于是春景芳情,浑然莫辩。

阮郎归 其二(唐·冯延巳)  显示自动注释

角声吹断陇梅枝,孤窗月影低。塞鸿无限欲惊飞,城乌休夜啼。

寻断梦,掩深闺,行人去路迷。门前杨柳绿阴齐,何时闻马嘶。


阮郎归(唐·李煜)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一名醉桃源,一名碧桃春。

东风吹水日衔山,春来长是闲。落花狼藉酒阑珊,笙歌醉梦间。

春睡觉,晚妆残,无人整翠鬟。留连光景惜朱颜,黄昏独倚阑。


阮郎归 春思(宋·严仁)  显示自动注释

鳃花轻拂紫绵香。琼杯初暖妆。贪凭雕槛看鸳鸯。

无心上绣床。

风絮乱,恣轻狂。恼人依旧忙。梦随残雨下高唐。悠悠春梦长。


醉桃源 春景(宋·严仁)  显示自动注释

拍堤春水蘸垂杨,水流花片香。弄花噆柳小鸳鸯,一双随一双。

帘半卷,露新妆,春衫是柳黄。倚阑看处背斜阳,风流暗断肠。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这首词以轻快活泼的笔调,将春天的美景和此景下美人的娇颜 、春怨,一一写出 。清新自然,朗朗上口。是严仁的又一佳作。
词的上片所写的境界,是较为常见的,但写得更为有声有色,有情有味,将画境、诗意、音响感融为一体 ,在美学上达到一个很高的境界。首句“ 拍堤春水 ”,让人仿佛感觉到风吹浪起,湖水轻轻地拍打堤岸的声音 ;而堤上的杨柳倒挂湖面 ,轻轻拂水,象是有声 ,然而却非常细微 。水中的瓣瓣落花,随波荡漾 ,种种色彩 ,阵阵幽香,都刺激着我们的感官 。然而词人并未到此为止 ,又添上一对对鸳鸯。它们在湖上自由自在游戏,一会儿嬉弄花瓣,一会儿又用小嘴去咬下垂的柳梢。这一“ 噆 ”字非常准确地表现了鸳鸯动作的迅速与细巧 。添上鸳鸯 ,整个画面就活了 ,完整了 ,并且充满了生命的气息和动态美。
词的下片转入抒情。只见小楼上的珠帘卷处,一位佳人露出淡雅的新妆,在这新妆中最突出的一点是她那件柳黄色的春衫。“春衫是柳黄”,同上片的“垂杨”是一样的颜色,让人感觉人的装束与周围的环境取得了和谐一致。词人接着为读者摄下了这样一幅剪影:她背着斜阳 ,凭阑凝望 。至于她的容颜和表情究竟如何 ,词人并未从正面予以描画 ,而仅仅从侧面着笔,写她的情韵 ;只是最后“ 风流暗断肠”一句,才用作者的主观评价给她的情绪淡淡地抹上一笔哀愁的色调。这首词前面几句自然轻快,后面一个转折,表现了轻微的哀怨。
这首词的基调是轻快灵妙的。全词笔致轻灵,意境新颖,读后能给人以精神上的愉悦。另外词的下片还注意艺术上的藏和露的关系,露出的是人物最富特征的春衫和倚阑的身影 ,隐藏的是人物的思想感情。这就留下足够的空间,让读者去想象,去回味。而成功的词作,大多如此。

阮郎归 其一(宋末元初·仇远)  显示自动注释

教他双燕意循循。隔湖杨柳深。芹香泥滑趁新晴。

差池来往频。

春浪暖,绿无痕。醒人也醉人。断桥日落水云昏。归舟个个轻。


阮郎归 其二(宋末元初·仇远)  显示自动注释

桃花坊陌散香红。捎鞭骤玉骢。官河柳带结春风。

高楼小燕空。

山晻霭,草蒙茸。江南春正浓。王孙家在画桥东。相寻无路通。


阮郎归 其一 和邢公昭(宋·侯寘)  显示自动注释

莫欺骑省鬓边华。曾眠苏小家。彩丝萦腕剪轻霞。

菖蒲酒更嘉。

人别后,叹飞花。云山和梦遮。吴笺小字写流沙。几行秋雁斜。


阮郎归 其二 为邢鲁仲小鬟赋(宋·侯寘)  显示自动注释

美人小字称春娇。云鬟玉步摇。淡妆浓态楚宫腰。

梅枝雪未消。

拚恼乱,尽妖娆。微窝生脸潮。算来虚度可怜宵。醉魂谁与招。


阮郎归 其三 为张丞寿(宋·侯寘)  显示自动注释

薰风吹尽不多云。晓天如水清。哦松庭院忽闻笙。

帘疏香篆明。

兰玉盛,凤和鸣。家声留汉庭。狨鞍长傍九重城。年年双鬓青。


阮郎归(宋·刘子寰)  显示自动注释

长条袅袅串红绡。无风时自摇。十分娇艳更苗条。

殢春情态娇。

风影舞,露痕潮。买来和蝶饶。故园愁绝楚宫腰。相逢恨怎销。


阮郎归 舟中作(宋·刘将孙)  显示自动注释

斜阳江路柳青青。传杯那放停。上船不记送人行。

南风吹酒醒。

江曲曲,路萦萦。月明潮水生。送将残梦作浮萍。角声何处城。


阮郎归 其一(宋·刘镇)  显示自动注释

寒阴漠漠夜来霜。阶庭风叶黄。归鸦数点带斜阳。

谁家砧杵忙。

灯弄幌,月侵廊。熏笼添宝香。小屏低枕怯更长。和云入醉乡。


阮郎归 其二 丹桂(宋·刘镇)  显示自动注释

金茎浥露未成霜。西风只旧凉。蕊仙何事换霞妆。

恼人秋思长。

香世界,锦文章。花神不覆藏。小山骚客政清狂。同花入醉乡。


阮郎归 其一(宋·史达祖)  显示自动注释

龙香吹袖白藤鞭。帽檐冲柳烟。一春几度画桥边。

东风听管弦。

花活计,酒因缘。从人嘲少年。真须吟就绿杨篇。湾头寄小怜。


阮郎归 其二 月下感事(宋·史达祖)  显示自动注释

旧时明月旧时身。旧时梅萼新。旧时月底似梅人。

梅春人不春。

香入梦,粉成尘。情多多断魂。芙蓉孔雀夜温温。愁痕即泪痕。


阮郎归(宋·司马光)  显示自动注释

渔舟容易入春山。仙家日月闲。绮窗纱幌映朱颜。

相逢醉梦间。

松露冷,海霞殷。匆匆整棹还。落花寂寂水潺潺。重寻此路难。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阮郎归》又名《宴桃源》、《醉桃源》、《碧桃春》等,此词咏其本意。典出汉刘晨、阮肇遇仙之事,此调常用来写冶游、艳遇,这首词也是如此。
“渔舟容易入春山,仙家日月闲。”写一叶渔舟,于无意间进入春山仙境,领略到与人世间不同的悠闲岁月。“容易”,轻易。其所以能轻易地进入仙境,正表示有某种因缘使然。“春山”,则暗示山中花事繁闹,春景宜人,刘、阮故事中也有“气候草木常是春时”的描述。这两句流露出初入仙境时一种意外的欣喜和新奇的感受。“绮窗纱幌映朱颜”,绮窗,雕花的窗户。
纱幌,薄纱窗帘。朱颜,指年轻美貌的女子。作者不正面写女子的姿容,而透过玲珑的雕花窗和掩映的薄窗纱剪出她的倩影,用笔空灵,缥缈若仙。紧接一句“相逢醉梦间 ”,则承上句蒙胧恍惚之境,写艳遇的心理,面对天仙般的女子,只觉得醺醺如醉,忽忽如梦,不知是真还是幻。
过片“松露冷,海霞殷”二句,以松间夜露和海上朝霞,写山中晨昏景色的变化,暗示时序推移,离别之时将至 。写景静中有动 ,且为下句“匆匆整棹还”暗中过渡 。整理舟船 ,匆匆欲归,是写尘心未泯,仙缘已尽。但也可以另作一解,即所谓“欢愉之日苦短 ”,感到欢会未久,却匆匆就要归去,流露出一种深深的惋惜和追迹之情 。“落花寂寂水潺潺,重寻此路难 ”,慨叹别后桃源路渺,无从相见了。寂寂落光 ,潺潺流水,回应开头春山渔舟 ,表示时移境换,且暗喻前情已如水流花落,一去不返。
这首小词风格婉丽,见出一代名臣司马光的别样情怀。

阮郎归 绍兴乙卯大雪行鄱阳道中(宋·向子諲)  显示自动注释

江南江北雪漫漫。遥知易水寒。同云深处望三关。

断肠山又山。

天可老,海能翻。消除此恨难。频闻遣使问平安。几时鸾辂还。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向子諲是南宋初年主战派大臣之一。靖康之难之时,他曾请康王赵构率诸将渡河,以救徽钦二帝。建炎三年(1129 ),金兵进湖南围长沙。此时他率军民与金兵血战八昼夜。陈与义《伤春》诗云 :“稍喜长沙向延阁,疲兵敢犯犬羊锋 。”这首词所叙之事就是此事 。绍兴九年(1139),子諲触怒秦桧,从此归隐乡间十五年以卒。其词多写山林逸趣,但也不乏忧国伤时之作,此词即其中之一。词题“绍兴乙卯大雪行鄱阳道中”,其中乙卯为绍兴五年(1135),鄱阳即今江西波阳县,位于翻阳湖东岸。
从此词第一句来看,起笔极写江南江北,大雪漫天,寒气逼人。在如此大雪天征程上,词人在思考什么呢 ?是温暖的家,抑或前村之酒舍?两者都不是。
“遥知易水寒。”易水(在今河北),当时正是金人的后方。从此句可知词人是在怀想被掳北去的徽钦二帝。
此句写怀想,句中“知”字是眼。“知”前加一遥字,写出其怀念之深。落一寒字,见得其体贴之切。寒字与起笔之雪漫漫照应,结构完整,颇有寓意。江南江北已大雪漫漫,燕山雪花大如席,其寒彻骨,可想而知。寒字亦暗示出二帝在漠北寒冷之地,备受金人种种虐待。此句取自战国末荆轲之悲歌“风萧萧兮易水寒”,既而又倍增一份悲愤之感。“同云深处望三关。”
上句写内心之悬想,此句更推进一步,写出举目以北望。三关者,淤口关、益津关(均在今河北霸县)、瓦桥关(在今河北雄县 )。五代周显德六年(959),世宗北取瀛、莫等州,以三关与契丹分界。词人以易水、三关,厝代北地。词人遥望天北,但见彤云沉沉,二帝蒙尘之处,上有沉沉之彤云,下有重重之关山。“断肠山又山 。”那重重之山,遮断了词人的视线,更遮断了二帝之归路 。遥望重山,怎能不令人肝肠寸断!
词情至此,似已至极。然而词人之悲痛是没有极点的。“天可老,海能翻。消除此恨难 。”换片三句翻出奇语,然痛入骨髓矣。唐人之诗云:“天若有情天亦老”,犹为虚拟之辞,此则直谓天可老。汉人之诗云 :“山无陵,江水为竭,⋯⋯乃敢与君绝 ”。想象还没达到海,此则至于海矣。天荒地老,痛剧恨深,见于言外。
下句更道“消除此恨难 ”。此恨正指靖康之耻、二帝被掳。难字,与上二句之可字能字呈为强烈对比,天可老、海能翻之可能,倍加反衬出消除此恨之不可能。
然而实际上天难老,海亦难翻,而消除此恨之难,更难于此二事,直是绝望之语。结尾二句奇外出奇,从绝望之中竟又现出一片痴望来。“频闻遣使问平安。几时鸾辂还 。”鸾指马铃,其形制为“鸾口衔铃”(《古今注·舆服》)。辂是车上横木 ,鸾辂即指二帝车驾。
《宋史·高宗纪》载:绍兴四年(1134)春正月,“遣章谊等为金国通问使 ”。五年五月,又“遣何藓等奉使金国,通问二帝 ”。故结笔上句言“频闻遣使问平安 ”。此词作于绍兴五年隆冬,事实上徽宗已于“绍兴五年四月甲子,崩于五国城(今黑龙江依)”。因为直至“七年九月甲子,凶问(始)至江南”(《宋史·徽宗纪》)。词人此时当然不可能“预卜 ”此一凶问。
但二帝在金国备受磨难,词人是明白的。问平安之语,字面堂皇得体,内里何等酸楚。上言天可老、海能翻,消除此恨难,固已绝望;结句反谓几时鸾辂还,则又翻出无可遏止之希望。此希望虽不合情理,却见出一片痴情。以痴情语作结,使得此词愈朴愈厚愈无尽。
此词伤悼徽钦二帝之被掳,实际上是融家国之悲为一体(词人是神宗皇后之再从侄 )。徽钦二帝,皆亡国之昏君,本无可痛恨。但在“国、君一体”(《春秋公羊传》庄公四年)之时代,二帝之蒙尘在当时人们看来实与祖国山河之破碎、北宋文明之毁弃为一事。
故从历史之角度看,子諲此词表露出南渡之初爱国志士悲愤心态,所以有其一定的历史认识意义。从艺术之角度看,则此词抒情曲折深刻,及语言之諲婉工致,造诣颇有独到之处。上片由江南江北之雪联想到易水之寒,又由此一联想而遥望三关,已是层层翻进。下片凌空设喻,以天可老、海能翻反衬此恨难消,情至绝望之境,便若无以复加。然而最后又翻出绝望中之一片痴望,抒发故国故君之思,至此终至其极。只因词人郁结悲愤深沉,倾诉出来才有如此曲折跌宕之致。
词虽是小令,字数不多而其抒情却曲折深刻如此,可谓之造诣独特。全词虽极写二帝被掳不还之悲怀,但终篇亦并无一语道破,语言委婉工致,正不失词体本色。比较南宋前期一般爱国词之粗犷,南宋后期一般爱国词之晦涩,便又可谓之匠心独运。

醉桃源(宋·吕渭老)  显示自动注释

棂香新染砑红绫。腰肢瘦不胜。合欢小幌掩馀酲。

芙蓉入梦频。

山不尽,水无情。锦河隔锦茵。刘郎仙骨未应轻。桃花已误人。


醉桃源 其一 荷塘小隐赋烛影(宋·吴文英)  显示自动注释

金丸一树带霜华。银台摇艳霞。烛阴树影两交加。

秋纱机上花。

飞醉笔,驻吟车。香深小隐家。明朝新梦付啼鸦。歌阑月未斜。


醉桃源 其二 赠卢长笛(宋·吴文英)  显示自动注释

沙河塘上旧游嬉。卢郎年少时。一声长笛月中吹。

和云和雁飞。

惊物换,叹星移。相看两鬓丝。断肠吴苑草凄凄。倚楼人未归。


醉桃源 其三 芙蓉(宋·吴文英)  显示自动注释

青春花姊不同时。凄凉生较迟。艳妆临水最相宜。

风来吹秀漪。

惊旧事,问长眉。月明仙梦回。凭阑人但觉秋肥。花愁人不知。


醉桃源 其四 会饮丰乐楼(宋·吴文英)  显示自动注释

翠阴浓合晓莺堤。春如日坠西。画图新展远山齐。

花深十二梯。

风絮晚,醉魂迷。隔城闻马嘶。落红微沁绣鸳泥。秋千教放低。


醉桃源 元日(宋·吴文英)  显示自动注释

五更枥马静无声。邻鸡犹怕惊。日华平晓弄春明。

暮寒愁翳生。

新岁梦,去年情。残宵半酒醒。春风无定落梅轻。断鸿长短亭。


阮郎归(宋·吴潜)  显示自动注释

软风轻霭弄晴晖。鹁鸠相应啼。画堂人静画帘垂。

阑干独倚时。闲拾句,困寻棋。沈吟心是非。荼开遍柳花飞。

惜春春不知。


醉桃源(宋·吴潜)  显示自动注释

东风阑槛两三亭。游人步晚晴。蜂回蝶转得能轻。

忽然春意生。

花未老,酒须倾。劝君休独醒。古来我辈最钟情。举头百舌声。


阮郎归 其一(宋·周紫芝)  显示自动注释

酴醾花谢日迟迟。杨花无数飞。章台侧畔尽风吹。

飘零无定期。

烟漠漠,草萋萋。江南春尽时。可怜踪迹尚东西。故园何日归。


阮郎归 其二(宋·周紫芝)  显示自动注释

月棂疏影照婵娟。闲临小玉盘。枣花金钏出纤纤。

棋声敲夜寒。

飞雹冷,水精圆。夜深人未眠。笑催炉兽暖衾鸳。莫教银漏残。


阮郎归 其三 西湖摘杨梅作(宋·周紫芝)  显示自动注释

西湖山下水潺潺。满山风雨寒。枝头红日晓斓斑。

越梅催晓丹。

连翠叶,拥金盘。玉池生乳泉。此生三度试甘酸。欲归归尚难。


醉桃源 其一 大石(宋·周邦彦)  显示自动注释

冬衣初染远山青。双丝云雁绫。夜寒袖湿欲成冰。

都缘珠泪零。

情黯黯,闷腾腾身如秋后蝇。若教随马逐郎行。不辞多少程。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这首小令 ,写一个妇女相思情深的衷怀 。首句写衣服的新和美 。“冬衣初染”,表明这衣服是新的。
“远山青”是说衣服的颜色如远山的青色。旧说“赵合德为薄眉 ,号远山黛,乃晴明远山之色也”。又可见这“远山青”色是很美的。
次句着重写衣上的花纹。“双丝”,言此衣质地精致;“云雁”指衣上花纹 。这种精心描绘妇女衣饰的手法 ,在温庭筠词里很常见,如“凤凰相对盘金缕”(《菩萨蛮 》),说衣上的花纹是一对用金线绣成的凤凰 ;“金雁一双飞,泪痕沾绣衣”(《菩萨蛮》),这金雁虽可解释成筝柱或首饰,但也可解释成衣服上绣着一双金碧辉煌的雁 ;至于“ 新贴绣罗襦,双双金鹧鸪 ”(《菩萨蛮》),更把这“襦”(短袄)的美写得无以复加了。从温词的“凤凰相对”、“金雁一双”、“双双金鹧鸪”来看,无不寓有物则成双、人则孤凄的内涵。这里周邦彦用的是“云雁”字样,但雁从来不单飞。所不同的是,温词寓意易现,周词寓意颇深,须婉曲才达。
接着“夜寒袖湿欲成冰,都缘珠泪零”两句,写伊人在寒冷的深夜里,袖子温了一大片,都要结成冰了,原来是因为泪水不停地流下来。从这两句的语气看,她是直到最后才感觉到“袖湿欲成冰”的。
“清黯黯,闷腾腾”,过片紧承上阕写人的哀伤、凄苦。下面说这位心情愁苦闷闷不乐的人此时是“身如秋后蝇 ”。这个比喻,十分奇特,而由来颇久。唐张鷟《朝野佥载》卷四记:“或问张元一曰:“苏(味道)、王(方庆)孰贤?”答曰:“苏九月得霜鹰,王十月被冻蝇 ”⋯⋯得霜鹰俊捷,被冻蝇顽怯。”入诗有韩愈《送侯参谋赴河中幕》之“默坐念语笑,痴如遇寒蝇 ”、欧阳修《病告中怀子华原父》之“而今痴钝若寒蝇 ”,及以后陆游《杭湖夜归》之“今似窗间十月蝇 ”等,但运用入词 ,宋人似仅见于此 ”“秋后”,天气冷了,最怕冷的蝇,此时软绵绵、懒洋洋,动都不想动,勉强扑到窗前有阳光的地方,也茫然痴呆,似乎再也没有安身立命之所了。可是这个比喻的特具精彩 ,还得和下两句联起来看:“若教随马逐郎行 ,不辞多少程 。”两句活用“蝇附骥尾以致千里”的典故 。惟愿方才的“ 情黯黯,闷腾腾 ”,一扫而去 ,惟愿“随马逐郎行”。身如秋后蝇 ”,妙在语似平铺 ,而含意深婉 。这五个字,是“情黯黯。闷腾腾”的形象描绘,给人以“静”感,同时又是开启下文的钥匙,因句突现,这时的“蝇”如附奔马,完全给人以“动”感了。
这首小词,上片平淡无奇,但下片奇句突现,则词意“纡徐曲折”,人的感情“入微尽致”(陈廷焯评周词语)”此词可证明代谭元春所证:“必一句之灵能回一篇之运 ,一篇之朴能养一句之神 ”(《题简远堂诗》)。

醉桃源 其二 大石(宋·周邦彦)  显示自动注释

菖蒲叶老水平沙。临流苏小家。画阑曲径宛秋蛇。

金英垂露华。

烧蜜炬,引莲娃。酒香薰脸霞再来重约日西斜。倚门听暮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