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从下表选择或输入词牌名: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  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引自archive.org)

清平乐词谱
清平乐 《宋史·乐志》:“属大石调”。《乐章集》注“越调”。《碧鸡漫志》云:“欧阳炯称李白有应制《清平乐》四首,此其一也,在越调,又有黄钟宫、黄钟商两音。”《花庵词选》名《清平乐令》。张辑词有“忆著故山萝月”句,名《忆萝月》。张翥词有“明朝来醉东风”句,名《醉东风》。

清平乐 双调四十六字,前段四句四仄韵,后段四句三平韵 李白

  禁闱清夜  月探金窗罅 玉帐鸳鸯喷兰麝 时落银灯香灺 
  中中中仄中仄平平仄中仄中平平中仄中仄中平中仄

  女伴莫话孤眠  六宫罗绮三千 一笑皆生百媚 宸游教在谁边 
  中仄中仄平平中中中仄中平中仄中平中仄中中中仄平平


此调以此词为正体,若赵词之前结句法小异,李词之或押仄韵,皆变体也。但此调亦有填单遍者。宋施岳词,“水遥花暝,隔岸炊烟冷。十里垂杨摇嫩影,宿酒和愁多醒”。又元张肯词“孤村虽小,几簇人家绕。菰叶纤纤波渺渺,摘得菰根多少”,即此前段也。注明不列。 韦庄词前段起句“何处游女”,“处”字仄声。第二句“金线飘千缕”,“金”字平声。第三句“门外马嘶郎欲别”,“门”字平声,“马”字仄声。第四句“惆怅香闺暗老”,“暗”字仄声。又“燕拂画帘金额”,“燕”字、“画”字俱仄声。换头句“尽日相望王孙”,“相”字平声。第二句“尘满衣上泪痕”,“尘”字平声,“满”字、“泪”字俱仄声。又“含羞待月秋千”,“待”字仄声。第四句“扫即郎去归迟”,“即”字仄声。谱内可平可仄据此,馀参赵词。

又一体 双调四十六字,前段四句四仄韵,后段四句三平韵 赵长卿

  鸿来燕去  又是秋光暮 冉冉流年嗟暗度 这心事 还无据 
  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仄仄中仄平平仄

  寒窗露冷风清  旅魂幽梦频惊 何日利名俱赛 为予笑下愁城 
  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


此词前结六字折腰。 柳永词前段结句“那特地、柔肠断”,“特”字仄声。

又一体 双调四十六字,前段四句四仄韵,后段四句三仄韵 李白

  画堂晨起 来报雪花坠 高捲帘栊看佳瑞 皓色远迷庭砌 
  仄平平仄平仄仄平仄平仄平平仄平仄仄仄仄平平仄

  盛气光引炉烟 素影寒生玉佩 应是天仙狂醉 乱把白云揉碎 
  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


此词全用仄韵,与前词前仄后平者不同。
历代作品
共1582,分46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
冯延巳 (3首)
孙光宪 (2首)
尹鹗 (2首)
李煜 (1首)
李白 (5首)
欧阳炯 (1首)
毛熙震 (1首)
温庭筠 (2首)
韦庄 (6首)
仇远 (2首)
侯寘 (2首)
刘一止 (1首)
刘克庄 (6首)
清平乐 其一(唐·冯延巳)  显示自动注释

深冬寒月,庭户凝霜雪。风雁过时魂断绝,塞管数声呜咽。

披衣独立披香,流苏乱结愁肠。往事总堪惆怅,前欢休更思量。


清平乐 其二(唐·冯延巳)  显示自动注释

雨晴烟晚,绿水新池满。双燕飞来垂柳院,小阁画帘高卷。

黄昏独倚朱阑,西南新月眉弯。砌下落花风起,罗衣特地春寒。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①砌:台阶。
②特地:特别。

【评解】
双燕穿柳,池水新绿,已经春满人间。这首小词,通过江南春景的描写,委婉含蓄地反衬出人物内心的孤寂。独倚朱阑,那楼头新月,砌下落花,不禁勾起相思之情。全词以景托情,辞语雅洁,意境清新。“罗衣特地春寒”,雅丽含蓄,饶有韵致,令人揽撷不尽。

【集评】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纯写春晚之景。“花落春寒”句论词则秀韵珊珊,窥词意或有忧谗自警之思乎?
唐圭璋《唐宋词简释》:此词纯写景物,然景中见人,娇贵可思。初写雨后池满,是阁外远景;次写柳院燕归,是阁前近景。人在阁中闲眺,颇具萧散自在之致。下片,写倚阑看月,微露怅意。着末,写风振罗衣,芳心自警。通篇俱以景物烘托人情,写法极高妙。

清平乐 其三(唐·冯延巳)  显示自动注释

西园春早,夹径抽新草。冰散漪澜生碧沼,寒在梅花先老。

与君同饮金杯,饮馀相取徘徊。次第小桃将发,轩车莫厌频来。


清平乐 其一(唐末宋初·孙光宪)  显示自动注释

愁肠欲断,正是青春半。连理分枝鸾失伴,又是一场离散。

掩镜无语眉低,思随芳草凄凄。凭仗东风吹梦,与郎终日东西。


清平乐 其二(唐末宋初·孙光宪)  显示自动注释

等闲无语,春恨如何去。终是疏狂留不住,花暗柳浓何处。

尽日目断魂飞,晚窗斜界残晖。长恨朱门薄暮,绣鞍骢马空归。


清平乐 其一(唐·尹鹗)  显示自动注释

偎红敛翠,尽日思闲事。髻滑凤皇钗欲坠,雨打梨花满地。

绣衣独倚阑干,玉容似怯春寒。应待少年公子,鸳帏深处同欢。


清平乐 其二(唐·尹鹗)  显示自动注释

芳年妙妓,淡拂铅华翠。轻笑自然生百媚,争那尊前人意。

酒倾琥珀杯时,更堪能唱新词。赚得王孙狂处,断肠一搦腰肢。


清平乐(唐·李煜)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一名忆萝月

别来春半,触目愁肠断。砌下落梅如雪乱,拂了一身还满。

雁来音信无凭,路遥归梦难成。离恨却如春草,更行更远还生。


清平乐 其一(唐·李白)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一名忆萝月

禁庭春昼,莺羽披新绣。百草巧求花下斗,祗赌珠玑满斗。

日晚却理残妆,御前闲舞霓裳。谁道腰肢窈窕,折旋笑得君王。


清平乐 其二(唐·李白)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一名忆萝月

禁闱秋夜,月探金窗罅。玉帐鸳鸯喷兰麝,时落银灯香灺

女伴莫话孤眠,六宫罗绮三千。一笑皆生百媚,宸衷教在谁边。


清平乐 其三(唐·李白)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一名忆萝月

烟深水阔,音信无由达。惟有碧天云外月,偏照悬悬离别。

尽日感事伤怀,愁眉似锁难开。夜夜长留半被,待君魂梦归来。


清平乐 其四(唐·李白)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一名忆萝月

鸾衾凤褥,夜夜常孤宿。更被银台红蜡烛,学妾泪珠相续。

花貌些子时光,抛人远泛潇湘。欹枕悔听寒漏,声声滴断愁肠。


清平乐 其五(唐·李白)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一名忆萝月

画堂晨起,来报雪花坠。高卷帘栊看佳瑞,皓色远迷庭砌。

盛气光引炉烟,素草寒生玉佩。应是天仙狂醉,乱把白云揉碎。


清平乐(唐·欧阳炯)  显示自动注释

春来街砌,春雨如丝细。春地满飘红杏蒂,春燕舞随风势。

春幡细缕春缯,春闺一点春灯。自是春心撩乱,非干春梦无凭。


清平乐(唐·毛熙震)  显示自动注释

春光欲暮,寂寞闲庭户。粉蝶双双穿槛舞,帘卷晚天疏雨。

含愁独倚闺帏,玉炉烟断香微。正是销魂时节,东风满院花飞。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①烟断香微:言无心在香炉内添香,故“烟断香微”,正是愁人情态。

【评解】
暮春时节,庭户寂寞,粉蝶穿槛,疏雨黄昏。东风送暖,落红成阵。此情此景,令人魂销。闺中人独自含愁,哪里还有心肠料理玉炉香烟!这首词通过春景的描写,含蓄地透露了人物内心的离别相思之情。诗人以风华之笔,运幽丽之思。
全词写得清新柔美,婉转多姿。

【集评】
《全唐诗话》:熙震有《清平乐》词云:“含愁独倚闺帏,玉炉烟断香微,东风满树花飞。”为人们传诵。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此词仅为清稳之作,结意含蓄,自是正轨。
陈廷焯《别调集》卷一:情味宛然。又《白雨斋词话》:“东风”六字精湛,凄艳。

清平乐 其一(唐·温庭筠)  显示自动注释

上阳春晚,宫女愁蛾浅。新岁清平思同辇,争奈长安路远。

凤帐鸳被徒熏,寂寞花琐千门。竞把黄金买赋,为妾将上明君。


清平乐 其二(唐·温庭筠)  显示自动注释

洛阳愁绝,杨柳花飘雪。终日行人争攀折,桥下水流呜咽。

上马争劝离觞,南浦莺声断肠。愁杀平原年少,回首挥泪千行。


清平乐 其一(唐·韦庄)  显示自动注释

春愁南陌,故国音书隔。细雨霏霏梨花白,燕拂画帘金额

尽日相望王孙,尘满衣上泪痕。谁向桥边吹笛,驻马西望销魂。


清平乐 其二(唐·韦庄)  显示自动注释

野花芳草,寂寞关山道。柳吐金丝莺语早,惆怅香闺暗老。

罗带悔结同心,独凭朱阑思深。梦觉半床斜月,小窗风触鸣琴。


清平乐 其三(唐·韦庄)  显示自动注释

何处游女,蜀国多云雨。云解有情花解语,窣地绣罗金缕

妆成不整金钿,含羞待月鞦韆。住在绿槐阴里,门临春水桥边。


清平乐 其四(唐·韦庄)  显示自动注释

莺啼残月,绣阁香灯灭。门外马嘶郎欲别,正是落花时节。

妆成不画蛾眉,含愁独倚金扉。去路香尘莫扫,扫即郎去归迟。


清平乐 其五(唐·韦庄)  显示自动注释

琐窗春暮,满地梨花雨。君不归来情又去,红泪散沾金缕。

梦魂飞断烟波,伤心不奈春何。空把金针独坐,鸳鸯愁绣双窠。


清平乐 其六(唐·韦庄)  显示自动注释

绿杨春雨,金线飘千缕。花拆香枝黄鹂语,玉勒雕鞍何处。

碧窗望断燕鸿,翠帘睡眼溟濛宝瑟谁家弹罢,含悲斜倚屏风。


清平乐 其一(宋末元初·仇远)  显示自动注释

寒泉如线。莎石绵云软。十里梅花香一片。不记入山深浅。

谩留两袖春风。罗浮旧梦成空。独对阑干明月,教人犹忆山中。


清平乐 其二(宋末元初·仇远)  显示自动注释

苑秋凉早,石径幽花小。霜絮飞飞风草草。翠碧斓斑驰道。

香沟诗叶难寻。依然绿浅红深。倚竹空歌黄鹄,谁招青冢游云。


清平乐 其一 咏橄榄灯球儿(宋·侯寘)  显示自动注释

缕金剪彩。茸绾同心带。整整云鬟宜簇戴。雪柳闹蛾难赛。

休夸结实炎州。且看指面纤柔。试问苦人滋味,何如插鬓风流。


清平乐 其二(宋·侯寘)  显示自动注释

忍寒情味。枝染蔷薇水。搅照清溪花影碎。笑杀小桃秾李。

一生占断春妍。偏宜月露娟娟。欲寄江南春去,乱鸦点破云笺。


清平乐(宋·刘一止)  显示自动注释

相望吴楚。远信无凭据欲倩春风吹泪去。化作愁云恨雨。

春应已到三吴。楚江日夜东徂。惟有溯流鱼上,不知尺素来无。


清平乐 其一 五月十五夜玩月(宋·刘克庄)  显示自动注释

纤云扫迹。万顷玻璃色。醉跨玉龙游八极。历历天青海碧。

水晶宫殿飘香。群仙方按霓裳。消得几多风露,变教人世清凉。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这首词题为玩月,描述词人月夜漫游太空、神往月宫的幻想之旅,同时,不忘人间百姓疾苦。幻境与现实巧妙结合,读来令人既感奇特,又无比亲切。
首二句描写十五月圆之夜的天光月色:皓月当空,月轮的万顷光波,扫射整个宇宙,世界一片澄明透彻。这境界多么美丽而又神奇!三、四句想象醉后跨上玉龙遨游太空的幻景。气概豪迈,感情奔放。而刘克庄这句出新之处在于一是“醉跨”二字生动形象,将酒后狂放不羁的神态活画了出来;二是“玉龙”色彩鲜明。玉色洁白润泽,用来修饰“龙”字,与本词前二句所描绘的光明世界配合起来,不仅色调谐和,而且给全词增添了神话色彩。“ 八极”指宇宙间最邈远的地方。“历历天青海碧 ”写遨游八极所见景象。这时作者精神上已超越尘世,来到广漠无垠的天极,茫茫寰宇,湛湛青天,沉沉碧海,历历在目。
过片由太空进入月宫 :“水晶宫殿飘香,群仙方按《霓裳》。”仙手飘飘,仙女们按节而舞,不禁让人心驰神荡。
最后二句由天上想到人间 ,对比之中似寓感慨。
酷暑难熬,当仙女们在凉爽的水晶宫殿里轻歌曼舞的时候,人世间却正经历炙热酷暑之苦,所以作者设问说:还需化费多少风露,才能驱散炎暑,换得人间的清凉呢?联系南宋后期统治者偏安江左 ,沉湎声色,置人民于水深火热而不顾的社会现实,表现出词人忧国忧民的情怀。刘克庄素有拯世济民之志,其寄希望于人间的,当不只是自然界季节的代序,而应该是一个理想的清平世界的出现。
这首词虽是“玩月 ”,但全篇无一月字,读来却觉满卷月华,天上人间,心摇神荡,足可见词人运思的匠心。

清平乐 其二 五月十五夜玩月(宋·刘克庄)  显示自动注释

风高浪快。万里骑蟾背。曾识姮娥真体态。素面元无粉黛。

身游银阙珠宫。俯看积气濛濛。醉里偶摇桂树,人间唤作凉风。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豪放常常与浪漫相伴,惟浪漫至极豪放才能动人心魄。刘克庄这首的《清平乐》极尽想象之能事,遨游月宫,心骛八极,颇有太白之风。
“风高浪快,万里骑蟾背”二句,是写万里飞行,前往月宫。“风高浪快”,形容飞行之速。“ 蟾背”点出月宫。
“曾识姮娥真体态”,一个“曾”了,神来之笔。
意思是说,我原是从天上来的,与姮娥本来相识。这与苏轼《水调歌头》“ 我欲乘风归去”的“归”字异曲同工。
“素面原无粉黛 ”,是写月光皎洁,用美人的素面比月,形象生动。
下片写身到月宫。“ 俯看积气濛濛”句,用《列子·天瑞篇》故事:杞国有人担心天会掉下来,有人告诉他说:“ 天,积气耳。”从“俯看积气濛濛”句,表示他离开人间已很遥远。
“醉里偶摇桂树,人间唤作凉风”二句,是全首词的主题所在。这里所描写的只是醉中偶然摇动月中的桂树,便对人间产生意外的好影响。没有浪漫主义的生花妙笔是写不出这等仙语的。
北宋王令有一首《暑旱苦热》诗,末二句说:“不能手提天下往,何忍身去游其间 。”较之刘克庄这首《清平乐》,一豪放,一现实,泾渭分明。
全首词虽然有浓厚的浪漫主义色彩,但是作者的思想感情却不是超尘出世的。他写身到月宫远离人间的时候,还是忘不了人间的炎热,希望为他们起一阵凉风。联系作者忧国忧民关心民生疾苦的作品,可以说这首词也是寄托这种思想的,并不只是描写遨游月宫的幻想而已。

清平乐 其三 顷枉维扬,杨师文参议家舞姬绝妙(宋·刘克庄)  显示自动注释

宫腰束素。只怕能轻举。好筑避风台护取。莫遣惊鸿飞去。

一团香玉温柔。笑颦俱有风流。贪与萧郎眉语,不知舞错伊州。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①宫腰:女子细腰。
②避风台:相传赵飞燕身轻不胜风,汉成帝为筑七宝避风台(见汉伶玄《赵飞燕外
传》)。
③惊鸿:形容女子体态轻盈。
④萧郎:原指梁武帝萧衍,以后泛指所亲爱或为女子所恋的男子。
眉语:以眉之舒敛示意传情。
⑤伊州:曲词名,商调大曲。

【评解】

这首词,抒写对美人的思慕。上片写人物的轻盈体态。宫腰束素,轻盈灵巧,翩若惊鸿,纤不耐风。下片写相见时的情景。温柔香艳,颦笑风流。相互眉语,舞错伊州。
全词工丽香艳,妩媚风流。

【集评】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上阕惜其轻盈,有杜牧诗“向春罗袖薄,谁念舞台风”之意。下阕窥其衷曲,有李端诗“欲得周郎顾,时时误拂弦”之意,后村词大率与辛稼轩相类,人称其雄力足以排奡,此词独标妩媚,殆以忠简梨涡、欧阳江柳耶?
张炎《词源》:潜夫负一代时名,“别调”一卷,太约直致近俗,效稼轩而不及者。
毛晋《后村别调跋》:“别调”一卷,大率与稼轩相类,杨升庵谓其壮语足以立懦,余窃谓其雄力足以排奡云。
冯煦《六十一家词选例言》:后村词与放翁、稼轩犹鼎三足,其生丁南渡,拳拳君国,似放翁;志在有为,不欲以词人自域,似稼轩。
薛砺若《宋词通论》:此词末二语写得亦极隽美,为不经人道者。
作为辛派词人的代表之一,刘克庄的词一向以豪放见长。但词人也并非不会婉约,而是不欲而已。偶为婉约之词,情意款款,自然又是一首佳作。比如这首《清平乐 》,置于婉约词中,几不可辨识,以为又是哪一位多情妙手的快意所为。
南宋时期上流社会有蓄家姬的风气。这首词所描写的就是一个以歌舞佐酒的家姬。一开始一束素绢比舞姬的纤腰,抓住了作为舞姬最重要的因素。由此开始,上半阕四句,句句使用夸张。刘协《文心雕龙·夸饰》说夸张“ 可以发蕴而飞滞,披瞽而骇聋”。夸张手法在突出事物的特点方面,刻画得更有力。此外,这四句中有三处典故:“宫腰束素”用宋玉《登徒子好色赋》中“腰如束素”,原句是描写一个据宋玉自己说是天底下最美丽的女子的。“好筑避风台护取”用赵飞燕的故事 ,据说赵飞燕体质轻盈 ,汉成帝恐其飘翥,为制七宝避风台。“惊鸿飞去”用曹植《洛神赋》里写洛神的句子“翩若惊鸿”。这三个成句全是写最美的女子的,用这些典故来写舞姬,自然上半阕的真正含义,就不只是写其的体态轻盈了。
“一团香玉温柔,笑颦俱有风流”两句在继续作形态方面描绘的同时,开始着力烘托舞姬的精神风韵,上下两片之间在这里得到了自然地过渡。同时,这两句对舞女风韵正面、概括的描写,也给结尾两句作了最好的铺垫。“贪与萧郎眉语,不知舞错《伊州》”(萧郎,泛指为女子所爱恋的男子。《伊州》,舞曲名)两句,《词旨》推为“警句”,好在哪里?首先,“萧郎”在词中即指作者自己,亦或他人,彼此眉目传情,销魂荡魄之际,舞姬竟然舞错了《伊州》曲,其情其景,焕然生动,如在目前。其次,词的前面部分都是对舞姬的客观描写,到此作者才把自己融入其中。因为作者主观情感的融注,也就更加曼妙迷人了。
刘克庄词多写人民疾苦和对祖国命运的关注,多有慷慨大江东去的气概 ,很少剪红刻翠之辞。因此,不少评论家以为克庄词缺少含蓄微婉的力量。这阕词写粉黛,叙歌舞,读来虽不乏明快之感,但情绪缠绵,措词轻艳,结尾处尤有无穷余意,当可代表刘克庄词风的另一个侧面。

清平乐 其四 丹阳舟中作(宋·刘克庄)  显示自动注释

休弹别鹤。泪与弦俱落。欢事中年如水薄。怀抱那堪作恶。

昨宵月露高楼。今朝烟雨孤舟。除是无身方了,有身长有闲愁。


清平乐 其五 居厚弟生日(宋·刘克庄)  显示自动注释

冰轮万里。云卷天如洗。先向海山生大士。却诞卯金之子。

冰盆荔子堪尝。胆瓶茉莉尤香。震旦人人炎热,补陀夜夜清凉。


清平乐 其六 居厚弟生日(宋·刘克庄)  显示自动注释

人间喘汗。无计翻银汉。有个至人来震旦。宴坐补陀岩畔。

吾闻福寿难量。待看海底生桑。乞取净瓶一滴,普教大地清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