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从下表选择或输入词牌名: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  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引自archive.org)

菩萨蛮词谱
菩萨蛮 唐教坊曲名。《宋史·乐志》:女弟子舞队名。《尊前集》注“中吕宫”。《宋史·乐志》亦“中吕宫”。《正音谱》注“正宫”。唐苏鄂《杜阳杂编》云:“大中初,女蛮国入贡,危髻金冠,缨络被体,号菩萨蛮队,当时倡优遂制《菩萨蛮》曲,文士亦往往声其词。”孙光宪《北梦琐言》云:“唐宣宗爱唱《菩萨蛮》词,令狐绹命温庭筠新撰进之。”《碧鸡漫志》云:“今《花间集》温词十四首是也。”   按温词有“小山重叠金明灭”句,名《重叠金》。南唐李煜词名《子夜歌》,一名《菩萨鬘》。韩淲词有“新声休写花间意”句,名《花间意》。又有“风前觅得梅花”句,名《梅花句》。有“山城望断花溪碧”句,名《花溪碧》。有“晚云烘日南枝北”句,名《晚云烘日》。

菩萨蛮 双调四十四字,前后段各四句,两仄韵、两平韵 李白

  平林漠漠烟如织  寒山一带伤心碧 暝色入高楼  有人楼上愁 
  中平中仄平平仄中平中仄平平仄中仄仄平平中平中仄平

  玉阶空伫立   宿鸟归飞急 何处是归程   长亭更短亭 
  中平平仄仄中仄中平仄中仄仄平平中平中仄平


此调以此词为正体,若朱词之不换韵,楼词之三声叶韵,皆变格也。 按元好问《中州集乐府》王庭筠词“断肠人恨馀香换,尘暗琐窗春。小花檐月晓,屏掩半山青”,李晏、孟宗献俱有之,盖回文体也。每句一回,即同李白词体。或以单调另分一体者误。 温庭筠词前段起句“牡丹花谢莺声歇”,“牡”字仄声。后段起句“无言匀睡脸”,“无”字平声。第二句“钗上蝶双舞”,“蝶”字仄声。结句“无憀独倚门”,“独”字仄声。谱内可平可仄据此,馀参下词。

又一体 双调四十四字,前后段各四句,两仄韵、两平韵 朱敦儒

  秋风乍起梧桐落  蛩吟唧唧添萧索 敧枕背灯眠  月和残梦圆 
  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

  起来钩翠箔  何处寒砧作 独倚小阑干  逼人风露寒 
  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


此即李词体,但后段仄韵、平韵即押前段原韵。

又一体 双调四十四字,前后段各四句,两叶韵、两平韵 楼扶

  丝丝杨柳莺声近 晚风吹过秋千影 寒色一帘轻 灯残梦不成 
  平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

  耳边消息在  笑指花梢待 又是不归来 满庭花自开 
  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


按《太平乐府》无名氏词“镜中两鬓皤然矣,心头一点愁而已,清瘦仗谁医,羁情只自知。”仄韵即叶平韵,名“三声叶”,元人多宗之,此词即其体也。
历代作品
共2759,分77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
冯延巳 (8首)
和凝 (1首)
孙光宪 (5首)
尹鹗 (3首)
李煜 (5首)
李珣 (3首)
李白 (2首)
欧阳炯 (4首)
菩萨蛮 其一(唐·冯延巳)  显示自动注释

金波远逐行云去,疏星时作银河渡。花影卧秋千,更长人不眠。

玉筝弹未彻,凤髻黄钗脱。忆梦翠蛾低,微风吹绣衣。


菩萨蛮 其二(唐·冯延巳)  显示自动注释

画堂昨夜西风过,绣帘时拂朱门锁。惊梦不成云,双蛾枕上颦。

金炉烟袅袅,烛暗纱窗晓。残日尚弯环,玉筝和泪弹。


菩萨蛮 其三(唐·冯延巳)  显示自动注释

梅花吹入谁家笛,行云半夜凝空碧。欹枕不成眠,关山人未还。

声随幽怨绝,空断澄霜月。月影下重檐,轻风花满帘。


菩萨蛮 其四(唐·冯延巳)  显示自动注释

回廊远砌生秋草,梦魂千里青门道鹦鹉怨长更,碧笼金锁横。

罗帏中夜起,霜月清如水。玉露不成圆,宝筝悲断弦。


菩萨蛮 其五(唐·冯延巳)  显示自动注释

娇鬟堆枕钗横凤,溶溶春水杨花梦红烛泪阑干,翠屏烟浪寒。

锦壶催画箭,玉佩天涯远。和泪试严妆,落梅飞夜霜。


菩萨蛮 其六(唐·冯延巳)  显示自动注释

西风袅袅凌歌扇,秋期正与行云远。花叶脱霜红,流萤残月中。

兰闺人在否,千里重楼暮。翠被已销香,梦随寒漏长。


菩萨蛮 其七(唐·冯延巳)  显示自动注释

沈沈朱户横金锁,纱窗月影随花过。烛泪欲阑干,落梅生晚寒。

宝钗横翠凤,千里香屏梦。云雨已荒凉,江南春草长。


菩萨蛮 其八(唐·冯延巳)  显示自动注释

欹鬟堕髻摇双桨,采莲晚出清江上。顾影约流萍,楚歌娇未成。

相逢颦翠黛,笑把珠珰解。家住柳阴中,画桥东复东。


菩萨蛮(唐·和凝)  显示自动注释

越梅半拆轻寒里,冰清澹薄笼蓝水。暖觉杏梢红,游丝狂惹风。

闲阶莎径碧,远梦犹堪惜。离恨又迎春,相思难重陈


菩萨鬘 其一(唐末宋初·孙光宪)  显示自动注释

月华如水笼香砌,金镮碎撼门初闭。寒影堕高檐,钩垂一面帘。

碧烟轻袅袅,红战灯花笑。即此是高唐,掩屏秋梦长。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①木棉:落叶乔木,产于两广。
②铜鼓蛮歌:皆以娱神之歌乐。
③祈赛:皆祀神也。 祈:求 赛:报。
④茜:绛色。

【评解】
木棉花开,春光大好。铜鼓蛮歌声中,忽见一帆,飘然而来,船上红袖偎樯,顷刻间消失在烟波江上。几番回头,令人不胜怅惘。这首词生动逼真地描绘出南国风光,具有浓厚的生活气息。

【集评】
《花间集注》:彭羡门《广州竹枝词》云:“木棉花上鹧鸪啼,木棉花下牵郎衣。欲行未行不忍别,落红没尽郎马蹄。”深得此词之意。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铜鼓声中,木棉花下,正蛮江春好之时。忽翠袖并船,惊鸿一瞥,方待回头,顷刻隔几重烟浦,其惆怅何如。“正是客心孤回处,谁家红袖倚江楼”。文人之遐想,有此相似者。
《栩庄漫记》:南国风光,跃然纸上。

菩萨鬘 其二(唐末宋初·孙光宪)  显示自动注释

花冠频鼓墙头翼,东方澹白连窗色。门外早莺声,背楼残月明。

薄寒笼醉态,依旧铅华在。握手送人归,半拖金缕衣。


菩萨鬘 其三(唐末宋初·孙光宪)  显示自动注释

小庭花落无人扫,疏香满地东风老。春晚信沈沈,天涯何处寻。

晓堂屏六扇,眉共湘山远。争奈别离心,近来尤不禁。


菩萨鬘 其四(唐末宋初·孙光宪)  显示自动注释

青岩碧洞经朝雨,隔花相唤南溪去。一只木兰船,波平远浸天。

扣船惊翡翠,嫩玉抬香臂。红日欲沈西,烟中遥解觿。


菩萨鬘 其五(唐末宋初·孙光宪)  显示自动注释

木绵花映丛祠小,越禽声里春光晓。铜鼓与蛮歌,南人祈赛多。

客帆风正急,茜袖偎樯立。极浦几回头,烟波无限愁。


菩萨蛮 其一(唐·尹鹗)  显示自动注释

陇云暗合秋天白,俯窗独坐窥烟陌。楼际角重吹,黄昏方醉归。

荒唐难共语,明日还应去。上马出门时,金鞭莫与伊。


菩萨蛮 其二(唐·尹鹗)  显示自动注释

呜呜晓角调如语,画楼三会喧雷鼓。枕上梦方残,月光铺水寒。

蛾眉应敛翠,咫尺同千里。宿酒未全消,满怀离恨饶。


菩萨蛮 其三(唐·尹鹗)  显示自动注释

锦茵闲衬丁香枕,银釭烬落犹慵寝。颙坐遍红炉,谁知情绪孤。

少年狂荡惯,花曲牵绊去便不归来,空教骏马回。


菩萨蛮 其一(唐·李煜)  显示自动注释

花明月暗笼轻雾,今宵好向郎边去。刬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

画堂南畔见,一晌偎人颤。好为出来难,教君恣意怜。


菩萨蛮 其二(唐·李煜)  显示自动注释

蓬莱院闭天台女,画堂昼寝无人语。抛枕翠云光,绣衣闻异香。

潜来珠锁动,惊觉鸳鸯梦。慢脸笑盈盈,相看无限情。


菩萨蛮 其三(唐·李煜)  显示自动注释

铜簧韵脆锵寒竹,新声慢奏移纤玉眼色暗相钩,秋波横欲流。

雨云深绣户,来便谐衷素宴罢又成空,梦迷春睡中。


菩萨蛮 其四(唐·李煜)  显示自动注释

人生愁恨何能免,消魂独我情何限。故国梦重归,觉来双泪垂。

高楼谁与上,长记秋晴望。往事已成空,还如一梦中。


菩萨蛮 其三(唐·李煜)
  押皓韵  显示自动注释

寻春须是阳春早,看花莫待花枝老。


菩萨蛮 其一(唐·李珣)  显示自动注释

回塘风起波文细,刺桐花里门斜闭。残日照平芜,双双飞鹧鸪。

征帆何处客,相见还相隔。不语欲魂销,望中烟水遥。


菩萨蛮 其二(唐·李珣)  显示自动注释

等闲将度三春景,帘垂碧砌参差影。曲槛日初斜,杜鹃啼落花。

恨君容易处,又话潇湘去。凝思倚屏山,泪流红脸斑。


菩萨蛮 其三(唐·李珣)  显示自动注释

隔帘微雨双飞燕,砌花零落红深浅。捻得宝筝调,心随征棹遥。

楚天云外路,动便经年去。香断画屏深,旧欢何处寻。


菩萨蛮(唐·李白)  显示自动注释

平林漠漠烟如织,寒山一带伤心碧。暝色入高楼,有人楼上愁。

玉阶空伫立,宿鸟归飞急。何处是归程,长亭更短亭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以下资料来源未详
①近水杨宁益《零墨新笺》考证《菩萨蛮》为古缅甸曲调,唐玄宗时传入中国,列于教坊曲。变调,四十四字,两仄韵,两平韵。

【品评】
宋初《尊前集》及稍后的文学《湘山野录》、杨绘《时贤本事曲子集》,都载有传为李白所作的这首《菩萨蛮》。黄^诳《唐宋诸贤绝妙词选》且将此词推为“百代词典之祖”。然自明胡应麟以来,不断有人提出质疑,认为它是晚唐五代人作而托李白的。这场争议至今仍继续。
这是一首怀人词,写思妇盼望远方行人久候而不归的心情。开头两句为远景。高楼极目,平林秋山,横亘天末,凝望之际,不觉日暮。“烟如织”是说暮烟浓密,“伤心碧”是说山色转深。王建《江陵使至汝州》诗:“日暮数峰青似染,商人说是汝州山”。薛涛《题竹郎庙》诗:“竹郎庙前多古木,夕阳沉沉山更绿。”多言晚山之青,可以参看。这两句全从登楼望远的思妇眼中写出,主观色彩很重,而行人之远与伫望之深,尽在其中。“暝色”两句为近景,用一“入”字由远而近,从全景式的平林远山拉到楼头思妇的特写镜头,突出了“有人楼上愁”的人物主体,层次井然。下片玉阶伫立仰见飞鸟,与上片登楼远望俯眺平楚,所见不同,思念之情则一。“宿鸟归飞急”还意在反衬行人滞留他乡,未免恋恋不返。末句计归程以卜归期。庚信《哀江南赋》有“十里五里,长亭短亭”之语。词中着一“更”字加强了连续不断的以至无穷无尽的印象。征途上无数长亭短亭,不但说明归程遥远,同时也说明归期无望,以与过片“空伫立”之“空”字相应。如此日日空候,思妇的离愁也就永无穷尽了。
结句不怨行人忘返,却愁道路几千,归程迢递,不露哀怨,语甚酝藉。韩元吉《念奴娇》词云,“尊前谁唱新词,平林真有恨,寒烟如织。”可见南宋初这首《菩萨蛮》犹传唱不绝。
唐圭璋《唐宋词简释》
此首望远怀人之词,寓情于境界之中。一起写平林寒山境界,苍茫悲壮梁元帝赋云:“登楼一望,唯见远树含烟。平原如此,不知道路几千。”此词境界似之。然其写日暮景色,更觉凄黯。此两句,白内而外。“瞑色”两句,自外而内。烟如织、伤心碧,皆瞑色也。两句折到楼与人,逼出“愁”字,唤醒全篇。所以觉寒山伤心者,以愁之故;所以愁者,则以人不归耳。下片,点明“归”字。“空”字,亦从“愁”字来。乌归飞急,写出空间动态,写出鸟之心情。鸟归人不归,故云此首望远怀人之词,寓情于境界之中。一起写平林寒山境界,苍茫悲壮。粱元帝赋云“空伫立”。“何处”两句,自相呼应,仍以境界结束。但见归程,不见归人,语意含蓄不尽。

菩萨蛮(唐·李白)  显示自动注释

举头忽见衡阳雁,千声万字情何限。叵耐薄情夫,一行书也无。

泣归香阁恨,和泪淹红粉。待雁却回时,也无书寄伊。


菩萨蛮 其一(唐·欧阳炯)  显示自动注释

晓来中酒和春睡,四支无力云鬟坠。斜卧脸波春,玉郎休恼人

日高犹未起,为恋鸳鸯被。鹦鹉语金笼,道儿还是慵。


菩萨蛮 其二(唐·欧阳炯)  显示自动注释

红炉煖阁佳人睡,隔帘飞雪添寒气。小院奏笙歌,香风簇绮罗。

酒倾金盏满,兰烛重开宴。公子醉如泥,天街闻马嘶。


菩萨蛮 其三(唐·欧阳炯)  显示自动注释

翠眉双脸新妆薄,幽闺斜卷青罗幕。寒食百花时,红繁香满枝。

双双梁燕语,蝶舞相随去。肠断正思君,闲眠冷绣茵。


菩萨蛮 其四(唐·欧阳炯)  显示自动注释

画屏绣阁三秋雨,香唇腻脸偎人语。语罢欲天明,娇多梦不成。

晓街钟鼓绝,嗔道如今别。特地气长吁,倚屏弹泪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