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从下表选择或输入词牌名: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  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引自archive.org)

清商怨词谱
清商怨 古乐府有清商曲辞,其音多哀怨,故取以为名。周邦彦以晏词有“关河愁思”句,更名《关河令》,又名《伤情怨》。

清商怨 双调四十三字,前后段各四句、三仄韵 晏殊

  关河愁里望处满 渐素秋向晚 雁过南云 行人回泪眼 
  平平平仄中中仄仄中平中仄中仄平平中平中中仄

  双鸾衾裯悔展 夜又永 枕孤人远 梦未成归 梅花闻塞管 
  中中中中中仄仄中中中中中仄仄仄平平平平平仄仄


此词前段起句七字,赵师侠词二首、周邦彦词一首皆同。 按赵词前段起句“亭皋霜重飞叶满”,“飞”字平声。又“江头伊轧动柔橹”,“柔”字平声。第二句“听西风断雁”,“西”字平声。第三句“閒凭危阑”,“閒”字平声。第四句“波间自容与”,“自”字仄声,“容”字平声。后段第一句“岸蓼汀蘋无绪”,“岸”字、“蓼”字俱仄声,“无”字平声。第二句“误仿佛征帆几点”,“几”字仄声。晏几道词后段起句“回文锦字暗剪”,“锦”字仄声。方千里词第二句“度寒食禁烟须到”,“寒”字平声。谱内可平可仄据此,馀参周、沈二词。

又一体 双调四十二字,前后段各四句、三仄韵 周邦彦

  枝头风信渐小 看暮鸦飞了 又是黄昏 闭门收晚照 
  平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

  江南人去路杳 信未通 愁已先到 怕见孤灯 霜寒催睡早 
  平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平平平仄仄


此词起作六字句,晏几道、方千里、杨泽民、陈允平词,皆与此同。但此调前段第二句五字,例须上一下四句法,晏、赵、方、杨,莫不皆然,惟陈允平词“篱菊都荒了”小异,不可从。

又一体 双调四十三字,前后段各四句、三仄韵 沈会宗

  城上鸦啼斗转 渐玉壶冰满 月淡寒梅 清香来小院 
  平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平仄仄

  谁遣鸾笺写怨 翻锦字 叠叠和愁卷 梦破秋笳 江南烟树远 
  平仄平平仄仄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平仄仄


此与周词同,惟后段第二句八字异。“谁遣”,坊本作“谁遗”,今照《天机馀锦》改正。或云“遣”字亦短韵。
历代作品
共48,分2页显示   1  2 下一页
仇远 (1首)
周邦彦 (2首)
方千里 (1首)
晏几道 (1首)
晏殊 (1首)
杨泽民 (1首)
欧阳修 (1首)
贺铸 (5首)
赵师侠 (2首)
陆游 (1首)
陈允平 (1首)
惠洪 (1首)
沈蔚 (1首)
高濂 (1首)
庄盘珠 (1首)
易顺鼎 (1首)
朱祖谋 (2首)
杨继端 (1首)
王士禄 (1首)
王鹏运 (1首)
蒋春霖 (1首)
陆求可 (2首)
陈洵 (1首)
清商怨(宋末元初·仇远)  显示自动注释

黄花丹叶绀草。染恨西园晓。梦度秦楼,孤鸿云影倒。

连环旧约忘了。应记□、绿珠娇小。莫剪回文,玉关人未老。


伤情怨/清商怨 林钟(宋·周邦彦)  显示自动注释

枝头风势渐小。看暮鸦飞了。又是黄昏,闭门收返照。

江南人去路缈。信未通、愁已先到。怕见孤灯,霜寒催睡早。


关河令/清商怨(宋·周邦彦)  显示自动注释

秋阴时晴向暝,变一庭凄冷。伫听寒声,云深无雁影。

更深人去寂静。但照壁、孤灯相映。酒已都醒,如何消夜永。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此词以时光的转换为线索,表现了深秋萧瑟清寒中作者因人去屋空而生的凄切孤独感。作者意在写心境、写情,但主要笔墨却是写环境,而白日萧瑟清寒的环境浸透了主人公的凄清之感,夜半沉寂冷落的环境更浸润了主人公的孤独感。
词一开篇就推出了一个阴雨连绵,偶尔放晴,却已薄暮昏暝的凄清的秋景,这实在很象是物化了的旅人的心境,难得有片刻的晴朗。在这样的环境中,孤独的旅客 ,默立在客舍庭中 ,承受着一庭凄冷的浸润 ,思念着亲朋 。忽然,一声长鸣隐约地从云际传来 ,似乎是鸿雁声声;然而,四望苍穹,暮云璧合,并无大雁的踪影。
过片“更深人去寂静”把上下片很自然的衔接起来 ,而且将词境更推进了一步。“人去”二字突兀而出,正写出身在旅途的旅伴聚散无常,也就愈能衬托出远离亲人的凄苦。同时“人去”二字也呼应了下文孤灯、酒醒。临时的聚会酒阑人散了,只有一盏孤灯摇曳的微光把自己的影子投射在粉壁上 。此时此刻,人多么希望自己尚在酣醉之中呵。可悲的是,偏偏酒已都醒,清醒的人是最难熬过漫漫长夜的,旅思乡愁一并袭来,此情此景,人何以堪!这首词全无作者贯有的艳丽之彩,所有的只是一抹凄冷之色。
这首词本名《清商怨》,源于古乐府,曲调哀婉。
欧阳修曾以此曲填写思乡之作,首句是“关河愁思望处满 ”。周邦彦遂取“ 关河 ”二字,命名为《关河令 》,隐寓着羁旅思家之意。自此,调名、乐曲跟曲词切合一致了。这首词不仅切合音律,而且精于铸词造句。“秋阴时晴 ”,一个“ 时”字表明了天阴了很久 ,暂晴难得而可贵。“伫听寒声”两句写得特别含蓄生动。寒声者,秋声也。深秋之时,万物在萧瑟寒风中发出的呻吟都可以叫做寒声。此词口孤旅伫立空庭,凝神静听的寒声,原来是云外旅雁的悲鸣。鸣声由隐约到明晰 ,待到飞临头顶,分辨出是长空雁叫,勾引起无限归思时,雁影却被浓密的阴云遮去了。连南飞的雁都因浓云的阻隔而不能一面,那是何等凄苦的情景。整首词中几乎无一字一句不是经过刻意的琢磨。可以说通篇虽皆平常字眼,但其中蕴含的深挚情思却有千钓之力。这也是周邦彦词的一大妙处。

伤情怨/清商怨(宋·方千里)  显示自动注释

闲愁眉上翠小。尽春衫宽了。舞槛孤鸾,严妆羞独照。

王孙音信尚渺。度寒食、禁烟须到。趁赏芳菲,今年春事早。


清商怨(宋·晏几道)  显示自动注释

庭花香信尚浅,最玉楼先暖。梦觉春衾,江南依旧远。

回纹锦字暗剪,漫寄与、也应归晚。要问相思,天涯犹自短。


清商怨(宋·晏殊)  显示自动注释

关河愁思望处满,渐素秋向晚,雁过南云,行人回泪眼。

双鸾衾裯悔展,夜又永,枕孤人远。梦未成归,梅花闻塞管


伤情怨/清商怨(宋·杨泽民)  显示自动注释

娇痴年纪尚小。试晚妆初了。自戴黄花,开奁还自照。

临岐离思浩渺。道未寒、须管来到。记取叮咛,教人归且早。


清商怨(宋·欧阳修)  显示自动注释

关河愁思望处满。素秋向晚。雁过南云,行人回泪眼。

双鸾衾裯悔展。夜又永、枕孤人远。梦未成归,梅花闻塞管。


清商怨三首 其二 东阳叹(宋·贺铸)  显示自动注释

流连狂乐恨景短。奈夕阳送晚。醉未成欢,醒来愁满眼。

东阳销瘦带展。望日下、旧游天远。泪洒春风,春风谁复管。


清商怨三首 其三 要销凝(宋·贺铸)  显示自动注释

雕梁寻巢旧燕侣。似向人欲语。试问来时,逢郎郎健否。

春风深闭绣户。尽便旋、一庭花絮。要自销凝,吟郎长短句。


尔汝歌/清商怨 尔汝歌(宋·贺铸)  显示自动注释

劳生羁宦未易处。赖醉□□□。白眼青天,忘形相尔汝。

□□□□□□。□□□,送君南浦。雪暗沧江,□□□□□。


望西飞/清商怨 望西飞(宋·贺铸)  显示自动注释

十分持酒每□□。□□□□□。□计留春,春随人去远。

东流□□□□。□□□、好凭双燕。望断西风,高楼帘暮卷。


清商怨 □□□(宋·贺铸)  显示自动注释

扬州商女□□□。□□□□□。□寄扁舟,江南湖北道。

津头龙祠屡□。□信指、半春前到。笑倚危樯,朝来风色好。


关河令/清商怨 其一 清远轩晚望(宋·赵师侠)  显示自动注释

亭皋霜重飞叶满。听西风断雁。闲凭危阑,斜阳红欲敛。

行人归期太晚。误仿佛、征帆几点。水远连天,愁云遮望眼。


关河令/清商怨 其二(宋·赵师侠)  显示自动注释

江头伊轧动柔橹。渐楚天欲暮。浩荡轻鸥,波间自容与。

岸蓼汀苹无绪。更满目、潇疏江树。此意何穷,凭谁图画取。


清商怨 葭萌驿作(宋·陆游)  显示自动注释

江头日暮痛饮。乍雪晴犹凛。山驿凄凉,灯昏人独寝。

鸳机新寄断锦。叹往事、不堪重省。梦破南楼,绿云堆一枕。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葭萌驿,位于四川剑阁附近,西傍嘉陵江(流经葭萌附近1172 年,又名桔柏江),是蜀道上著名的古驿之一,作者有诗云 :“乱山落日葭萌驿,古渡悲风桔柏江”(《 有怀梁益旧游》)。乾道八年1172 年陆游在四川宣抚使司(治所南郑,今陕西汉中)任职时,曾数次经过此地。按陆游是当年三月到任、十一月离任赴成都的,据词中所写情景应该是十一月间赴成都经过此地所写的。
上片写在这里留宿的情况,“江头日暮痛饮”,直赋其事,可见词人心中的不快 。“痛饮”是排遣愁绪的意思。“乍雪晴犹凛”,衬写其景。斜光照积雪,愈见其寒,由此雪后清寒正映出心境之寒。“山驿凄凉,灯昏人独寝。”由日暮写到夜宿,“凄凉”二字写出了词人独宿的滋味“灯昏”更可以看出词人的凄凉、寂寞。古驿孤灯,是旅中孤栖的典型的氛围,不少诗人词客都曾这样描写。白居易写过:“邯郸驿里逢冬至,抱膝灯前影伴身”(《 邯郸冬至夜思家》);秦观写过;“⋯⋯风紧驿亭深闭。梦破鼠窥灯”(《如梦令》)。此词亦复如此 ,而且此处“ 灯昏”与前面日暮雪白映照,更带有一层悲哀的色调。上片四句似信手掂来其实在层次、情景的组织上是很新巧的。
过片由“ 独寝”作相反联想 。“鸳机新寄断锦,叹往事 、不堪重省。”“鸳机”,是一种织具此句引用了前秦苏蕙织锦为回文诗寄赠其夫窦滔的故事,意思是自己心爱的人新近又寄来了书信。“往事”,指当初欢快相聚的时候“不堪重省”者有二,一是山长水阔难以重聚,二是此时凄清想起往日的温暖,更是难耐。后一种意味更切此时的“不堪 ”。虽则不堪,心偏向往 ,回避不了 :“梦破南楼,绿云堆一枕。”这就是“往事”中的一事,当年同卧南楼,梦醒时见身边的她“ 绿云堆一枕”。“绿云”指的是女子秀美的鬓发,“ 堆”,形容头发蓬松、茂密之状这使人想起“鬓云欲度香腮雪”、“ 绿窗残梦迷”(温庭筠《菩萨蛮》的句子,这是多么动人的情态啊!独宿的凄凉,使他想起往事;想起这件往事,可能加重了他的凄凉感,也可能使他的凄凉感在往事的玩味中消减,这就是人情的微妙处 。“梦破”自是当年情事,我们也不妨将之与今日联系起来,当年的情事如果发生在今天,不同样是温馨一梦吗?今梦、昔梦连成一片,词家恍惚之笔,十分难得。赵翼云:放翁诗“结处必有兴会,有意味”(《瓯北诗话》),此词也是这样。
此词当写羁旅愁思,将艳情打并进去,正显出愁思的深切温厚,宋词中如此表现颇为常见。下片所思人事,当有所源。同年春末词人由夔州调往南郑时经过此地曾写有《蝶恋花·离小益作》:陌上箫声寒食近。雨过园林,花气浮芳润。千里斜阳钟欲螟,凭高望断南楼信。海角天涯行略尽。三十年间,无处无遗恨。天若有情终欲问,忍教霜点相思鬓?
“南楼信”云云亦是思念“南楼”女子,此女子是谁 ,现在已难以确考了有人认为此词是比兴之作,“‘梦破’是说的幻梦应该是指由陇右进军长安,收复失地这一梦想)的破灭,从表现看来,这里全写的男女之情,当日的欢爱,⋯⋯可是现在恩情断了,‘鸳机新寄断锦’,更没有挽回的余地。陆游在这个境界里,感到无限的凄凉 。”
(《 中国历代著名文学家评传》)第三卷《陆游》,参见《词学研究论文集·陆游的词》)这样的解说恐怕并不是词的本意。如果说,陆游由于从军南郑的失意,加深了心头的抑郁,使得他“在这个境界里”,更“感到无限的凄凉 ”,羁愁中渗进了政治失意的意绪,那是可以理解的,也是很自然的;若字牵句合以求比兴,那就显得太机械了。至于以陆游此次是携眷同行为据,证实此词是“假托闺情写他自己政治心情 ”,那恐怕与文学创作规律及古人感情生活方式都相距甚远了。

伤情怨/清商怨(宋·陈允平)  显示自动注释

南枝春意正小。篱菊都荒了。帐底孤灯,夜来还独照。

沙洲烟翠渺渺。谢塞鸿、频带书到。笑捻梅花,今年开较早。


清商怨(宋·惠洪)  显示自动注释

一段文章种性。更谪仙风韵。画戟丛中,清香凝宴寝。

落日清寒勒花信。愁似海、洗光词锦。后夜归舟,云涛喧醉枕。


清商怨(宋·沈蔚)  显示自动注释

城上鸦啼斗转。渐渐玉壶冰满。月淡寒梅,清香来小院。

谁遣鸾笺写怨。翻锦字、叠叠如愁卷。梦破胡笳,江南烟树远。


清商怨 白鸡冠(明·高濂)  显示自动注释

为怜三唱霜凝白。相对悲愁客。玉羽云翎,雪映书窗色。

不是樊笼标格。俨有意、无声拍拍。飞荡西风,恐升去旌阳宅。


清商怨 圣女古祠(清·庄盘珠)  显示自动注释

神鸦啼散古庙静。只晚风未定。零乱斜阳,红灰飞没影。

秋花狼藉满径。密远树、野烟催暝。跨鹤归来,云深环佩冷。


清商怨(清末民国初·易顺鼎)  显示自动注释

谁谱凤箫新怨。又玉楼春晚。分付凉蟾,画相思一点。

料得翠扉双掩。回文句、字字和愁剪。镜里眉山,比天涯更远。


清商怨 夜泊歧槎(清末民国初·朱祖谋)  显示自动注释

蛮江呜咽向夕敛。又劲风吹滟。似有归渔,笼镫重系缆。

孤村馀更紞紞。夜渐深、向谁肝胆。沙月冥迷,荒萤三四点。


清商怨(清末民国初·朱祖谋)  显示自动注释

琤琤凉叶下似雨。飐岸镫三五。怨动西风,昏鸦相尔汝。

轻桡芙蓉别浦。阿那边、画桥朱户。禁断情尘,攓蓬中夜语。


伤情怨 秋夜(清·杨继端)  显示自动注释

夜静庭空月转。曲阑干倚遍。惹著幽思,满天来去雁。

消息于今梦断。待寄书、云水程远。泪湿罗衣,西风寒扑面。


清商怨 和欧公韵(清·王士禄)  显示自动注释

银床梧叶落渐满。怅流光欲晚。平楚高楼,连朝劳望眼。

画屏潇湘漫展。恨梦破、雁和人远。心上秋来,问秋秋不管。


关河令(清·王鹏运)  显示自动注释

边声沈沈雁共语,作一天愁绪。望极关河,寒深云欲度。

天涯何限旧侣,枉自恋、楼台高处。断梦都忘,衾尘谁念取。


清商怨(清·蒋春霖)  显示自动注释

津亭飞絮倦舞。趁峭帆南浦。别酒初醒,春潮催瘦橹。

天涯花落更苦。客乍到、春又归去。梦遍千山,江寒无杜宇。


清商怨(秋夜花下)(清·陆求可)  显示自动注释

小庭露重花知否。睡一溪杨柳。月里开尊,佳人闲雪藕。

浴罢香来螓首。且潦倒风前残酒。疏影依人,乌鹊栖枝久。


清商怨(芙蓉)(清·陆求可)  显示自动注释

水莲开罢空江静。又木莲弄影,寒雁初过,胭脂霜下冷。

谁使移裁菊径。把艳色、逢迎陶令。伴醉多情,西风吹未醒。


关河令(清末民国初·陈洵)  显示自动注释

和片玉。按,片玉此阕声响与珠玉词异,醒声疑用平叶。赋质六禾

疏花和人坐到暝。印一分苔冷。户淡无声,行云消倩影。

茶烟供睡目静。但烧叶、霜红交映。怎忍孤醒。沉沉更漏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