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蝉,至德之虫也(咏蝉诗词选)
有五德,晋 陆云《寒蝉赋》曰:(蝉)头上有緌,则其文也。含气饮露,则其清也;黍稷不享,则其廉也;处不巢居,则其俭也;应候守常,则其信也。加以冠冕,取其容也,君子则其操,可以事君,可以立身,岂非至德之虫哉?
历代赋蝉诗不下七百首,下面遴选若干,以飨同好。

 咏蝉 (南北朝·刘删)
声流上林苑,影入侍臣冠。
得饮玄天露,何辞高柳寒。

 咏早蝉诗 (南北朝·范云)
生随春冰薄,质与秋尘轻。
端绥挹霄液,飞音承露清。

 蝉 (唐·李商隐)
本以高难饱,徒劳恨费声。
五更疏欲断,一树碧无情。
薄宦梗犹泛,故园芜已平。
烦君最相警,我亦举家清。

○ 汇评

《汇编唐诗十集》

唐云:堪与骆临海、张曲江并驰。

《唐诗归》

钟云:五字名士赞(首句下)。钟云:三字冷极,幻极(“一树”句下)。钟云:自处不苟(末句下)。

《唐诗选脉会通评林》

周敬云:虞世南云“居高声自远”,骆宾王“清畏人知”、义山“本以高难饱”语,皆善言蝉之德。

《唐诗快》

说得有品有操,竟似虫中夷齐(“本以”句下)。

《唐律消夏录》

首二句写蝉之鸣,三四写蝉之不鸣;“一树碧无情”,真是追魂取气之句。五六先作“清”字地步,然后借“烦君”二字折出结句来,法老笔高,中晚一人也。

《五朝诗善鸣集》

清绝。

《围炉诗话》

义山《蝉》诗,绝不描写用古,诚为杰作。

《唐音审体》

神句非复思议可通,所谓不宜释者是也(“一树”句下)。

《唐诗成法》

三四流水对,言蝉声忽断忽续,树色一碧。五六说目前客况,开一笔,结方有力。

《李义山诗集笺注》

姚培谦曰:此以蝉自况也。蝉之自处既高矣,何恨之有?三承“声”字,四承“恨”字。五六言我今实无异于蝉。听此声声相唤,岂欲以警我耶?不知我举家清况已惯,毫无怨尤,不劳警得也。

《唐诗观澜集》

追魂之笔,对句更可思而不可言(“五更”二句下)。

《历代诗法》

炉锤极妙,此题更无敌手。

《唐诗别裁》

取题之神(“五更”句下)。

《唐贤小三昧集续集》

十字神妙(“五更”二句下)。

《玉溪生诗说》

起二句斗入有力,所谓意在笔先。前半写蝉,即自喻;后半自写,仍归到蝉。隐显分合,章法可玩。

《网师园唐诗笺》

咏物而揭其神,乃非漫咏(“五更”二句下)。

《唐贤清雅集》

比体,末点明正意。“一树碧无情”,比孟襄阳“空翠落庭阴”更微妙,玩起结自见。

《唐诗三百首》

无求于世,不平则鸣;鸣则萧然,止则寂然。上四句借蝉喻己,以下直抒己意。

《岘佣说诗》

三百篇比兴为多,唐人犹得此意。同一咏蝉,虞世南“居高声自远,端不藉秋风”,是清华人语;骆宾王“露重飞难进,风多响易沉”,是患难人语;李商隐“本以高难饱,徒劳恨费声”,是牢骚人语。比兴不同如此。

《诗境浅说》

学作诗者,读宾王《咏蝉》,当惊为绝调;及见玉溪诗,则异曲同工,可见同此一题,尚有余义,若以他题咏物,深思善体,不患无着手处也。

 
在狱咏蝉 (唐·骆宾王)

  • 序:余禁所禁垣西,是法厅事也,有古槐数株焉。虽生意可知,同殷仲文之古树;而听讼斯在,即周召伯之甘棠。每至夕照低阴,秋蝉疏引,发声幽息,有切尝闻。岂人心异于曩时,将虫响悲于前听。嗟乎!声以动容,德以象贤。故洁其身也,禀君子达人之高行;蜕其皮也,有仙都羽化之灵姿。候时而来,顺阴阳之数;应节为变,审藏用之机。有目斯开,不以道昏而昧其视;有翼自薄,不以俗厚而易其真。吟乔树之微风,韵资天纵;饮高秋之坠露,清畏人知。仆失路艰虞,遭时徽纆。不哀伤而自怨,未摇落而先衰。闻蟪蛄之流声,悟平反之已奏;见螳螂之抱影,怯危机之未安。感而缀诗,贻诸知己。庶情沿物应,哀弱羽之飘零;道寄人知,悯余声之寂寞。非谓文墨,取代幽忧云尔。

西陆蝉声唱,南冠客思侵。
那堪玄鬓影,来对白头吟。
露重飞难进,风多响易沈。
无人信高洁,谁为表予心。

○ 汇评

《唐诗镜》

大家语,大略意象深而物态浅。

《唐诗归》

钟云:“信高洁”三字森挺,不肯自下。

《全唐风雅》

黄云:咏蝉诗描写最工,词甚雅正。

《唐诗选脉会通评林》

周珽曰:次句映带“在狱”。三、四流水对,清利。五、六寓所思,深婉。尾“表”字应上“侵”字,“心”字应“思”字,有情。咏物诗,此与《秋雁》篇可称绝唱。

《唐律消夏录》

五、六有多少进退维谷之意,不独说蝉、所以结句便可直说。

《唐诗矩》

尾联总冒格。序已将蝉赋尽,诗只带写己意,与诸咏物诗体格不同。语兼比兴(“露重”句下)。

《闻鹤轩初盛唐近体读本》

陈德公先生曰:三四现成恰好,转觉增凄。第二“客思侵”三字凑韵,信阳多犯此流弊,评:“客思侵”同似凑弱,但以对起,犹可掩拙,若复散行,更成率易,此又不可不知。李白山曰:结承五六缴足,更为醒快。

《唐宋诗举要》

以蝉自喻,语意沉至。


 蝉 (唐·虞世南)

垂緌饮清露,流响出疏桐。
居高声自远,非是藉秋风。

○ 汇评

《唐诗归》

钟云:与骆丞“清畏人知”语,各善言蝉之德。谭云:于清物当说得如此。

《唐诗别裁》

命意自高。咏蝉者每咏其声,此独尊其品格。

《诗法易简录》

咏物诗固须确切此物,尤贵遗貌得神,然必有命意寄托之处,方得诗人风旨。此诗三、四品地甚高,隐然自写怀抱。

《网师园唐诗笺》

末二句,占地步。

《岘佣说诗》

《三百篇》比兴为多,唐人犹得此意,同一《咏蝉》,虞世南“居高声自远,端不藉秋风”,是清华人语;骆宾王“露重飞难进,风多响易沉”,是患难人语;李商隐“本以高难饱,徒劳恨费声”,是牢骚人语。比兴不同如此。

 病蝉 (唐·贾岛)
病蝉飞不得,向我掌中行。
拆翼犹能薄,酸吟尚极清。
露华凝在腹,尘点误侵睛。
黄雀并鸢鸟,俱怀害尔情。

○ 汇评

《唐诗纪事》

岛久不第,吟《病蝉》之句,以刺公卿。或奏岛与平曾等为“十恶”,逐之。

《瀛奎律髓》

贾浪仙诗得老杜之瘦,而用意苦矣。蝉有何病?殆偶见之,托物寄情,喻寒士之不遇也。中四句极其奇涩,而“尘点误侵睛”尤亘古诗人所未道,故曰浪仙用意苦矣。

《瀛奎律髓汇评》

冯舒:馊雕如鬼工。又云:“四灵”腹联之外,便无余力,不得长江一支也。冯班:此有所刺也。查慎行:第三句费解。结有防微远患之戒。纪昀:次句领下四句,唯在“掌中”,故得细看细写。四句极刻划而自然,不得目以奇涩。

《重订中晚唐主客图》

此自是赋而兼自寓意,然不必泥,即匠物已神绝。


 六月三日夜闻蝉 (唐·白居易)

荷香清露坠,柳动好风生。
微月初三夜,新蝉第一声。
乍闻愁北客,静听忆东京。
我有竹林宅,别来蝉再鸣。
不知池上月,谁拨小船行。

○ 汇评

《老学庵笔记》

白乐天云:“微月初三夜,新蝉第一声。”晏元献云:“绿树新蝉第一声。”王荆公云:“去年今日青松路,忆似闻蝉第一声。”三用而愈工,信诗之无穷也。

《唐宋诗醇》

一片空明。诗境至此,才许当一“清”字;直是天分高绝,钝根人何从学步?

 闻蝉十二韵 (唐·许棠)
造化生微物,常能应候鸣。
初离何处树,又发去年声。
未蜕唯愁动,才飞似解惊。
闻来邻海徼,恨起过边城。
骚屑随风远,悠扬类雪轻。
报秋凉渐至,嘶月思偏清。
互默疑相荅,微摇似欲行。
繁音人已厌,朽壳蚁犹争。
朝士严冠饰,宫嫔逞鬓名。
乱依西日噪,多引北归情。
筱露凝潜吸,蛛丝忽迸萦。
此时吟立者,不觉万愁生。

○ 汇评

《唐诗归》

潭云:替他想到此,只是心细(“初离”二句下)。谭云:“过”字妙(“恨起”句下)。钟云:“悠扬”声也,却“类雪轻”,妙!妙(“悠扬”句下)!谭云:深极,不意咏物中有此静想(“互默”句下)。钟云:咏物诗不难于精切,而难于高简;然高简易妙,而精切难妙。此诗精切而未尝不妙者也,高简又当别论。

 闻蝉 (唐·杜牧)
火云初似灭,晓角欲微清。
故国行千里,新蝉忽数声。
时行仍髣髴,度日更分明。
不敢频倾耳,唯忧白发生。


 闻蝉感怀 (唐·贾岛)

新蝉忽发最高枝,不觉立听无限时。
正遇友人来告别,一心分作两般悲。

 秋蝉 (宋·范成大)
断角斜阳触处愁,长亭搔首晚悠悠。
世间最有蝉堪恨,送尽行人送尽秋。

 蝉 (宋·梅尧臣)
柳上一声蝉,沙头千里船。
行经朝雨后,思乱暑风前。
物趣时时改,人情忽忽迁。
感新犹感旧,更复几多年。

 闻蝉思南郑 (宋·陆游)
昔在南郑时,送客褒谷口。
金羁叱拨驹,玉盌蒲萄酒。
醉归涉漾水,鸣蝉在高柳。
回鞭指秦中,所惧壮心负。
人生岂易料,蹭蹬十年后。
蝉声恍如昔,而我已白首。
逆胡亡形具,舆地沦陷久。
岂无好少年,共取印如斗。


 齐天乐 蝉 (宋·王沂孙)

绿槐千树西窗悄,厌厌昼眠惊起。
饮露身轻,吟风翅薄,半剪冰笺谁寄。
凄凉倦耳。漫重拂琴丝,怕寻冠珥。
短梦深宫,向人犹自诉憔悴。

残虹收尽过雨,晚来频断续,都是秋意。
病叶难留,纤柯易老,空忆斜阳身世。
窗明月碎。甚已绝余音,尚遗枯蜕。
鬓影参差,断魂青镜里。

 雍秀才画草虫八物 蝉 (宋·苏轼)
蜕形浊污中,羽翼便翾好。
秋来间何阔,已抱寒茎槁。

 水龙吟 (宋·苏轼)

  • 序:昔谢自然欲过海求师蓬莱,至海中,或谓自然,蓬莱隔弱水三十万里,不可到。天台有司马子微,身居赤城,名在绛阙,可往从之,自然乃还,受道于子微。白日仙去,子微著坐忘论七篇,枢一篇,年百余,将终,谓弟子曰:吾居玉霄峰,东望蓬莱,尝有真灵降焉,今为东海青童君所召,乃蝉脱而去。其后李太白作大鹏赋云:尝见子微于江陵,谓余有仙风道骨,可与神游八极之表。元丰七年冬余过临淮,而湛然先生梁公在焉,童颜清彻,如二三十许人,然人亦有自少见之者。善吹铁笛,嘹然有穿云裂石之声,乃作水龙吟,记子微太白之事,倚其声而歌之。

古来云海茫茫,道山绛阙知何处。
人间自有,赤城居士,龙蟠凤翥。
清净无为,坐忘遗照,八篇奇语。
向玉霄东望,蓬莱晻霭,有云驾、骖风驭。

行尽九州四海,笑纷纷、落花飞絮。
临江一见,谪仙风采,无言心许。
八表神游,浩然相对,酒酣箕踞。
待垂天赋就,骑鲸路稳,约相将去。

 立秋日闻蝉 (宋·杨万里)
老火薰人欲破头,唤秋不到得人愁。
夜来一雨将秋至,今晚蝉声始报秋。

 宿山寺闻蝉作 (宋·朱熹)
林叶经夏暗,蝉声今夕闻。
已惊为客意,更值夕阳曛。


 和惠思闻蝉 (宋·王安石)

白下长干何可见,风尘愁杀庾兰成。
去年今日青松路,亦自闻蝉第一声。

 风柳鸣蝉 (元·元好问)
轻明双翼晓风前,一曲哀筝续断弦。
移向别枝谁画得,只留残响客愁边。

 蝉 (明·屈大均)
吟向无人处,初如落叶声。
频将流水引,写出素琴情。
凉露有余饮,空林多所惊。
不因天籁好,高洁可谁名。

 赋得蝉送别 (明·高启)
疏槐细柳中,凉占一枝风。
蜕出形犹弱,惊飞响未终。
雨来林馆静,日下驿门空。
离管尊前发,凄凉调正同。

 始闻夏蝉 (明·高启)
翾翾才得蜕,咽咽未成喧。
翳叶谁能见,南风绿绕轩。
乍惊变节物,还念别郊园。
何待当秋听,方令羁思繁。

 夏日城西园亭闻蝉得阴字 (明·袁宏道)
清响彻平林,云深树亦深。
乍闻心爽豁,蠲尽午昏沉。
琴里高山韵,诗中瘦岛吟。
乡园频梦尔,中里柳湖阴。

 咏蝉 (明·谢榛)
弱翅凌晨动,繁声向夕流。
不知风露里,还得几何秋。

 闻蝉 (明·李梦阳)
夏林疏过雨,秋意尔能知。
响入云俱迥,声回风故吹。
抱贞惟隐叶,避害屡跳枝。
多少垂杨里,争吟日暮时。

 闻蝉声 (明·于谦)
密槐高柳覆华堂,满地薰风白昼长。
却怪蝉声惊客思,不容蝶梦到吾乡。
清高最喜含朝露,断续何须怨夕阳。
蚤晚凉飙天际起,万山秋色又苍苍。

 鸣蝉 (明·何景明)
菀菀庭中柳,蝉鸣在高柯。
上有西飞燕,下有东流河。
美人堂上坐,忘却门前道。
举头见鸣蝉,低头惜芳草。


 鸣蝉 (明·何景明)

仲夏鸣蝉集,窗临碧树阴。
清心吾爱尔,长日自悲吟。
露叶朝栖静,风林夕响沉。
偶通观物理,幽意坐来深。

 巾侧玉蝉 (明·徐渭)
玉蝉谁作俑,取饰鬓眉稍。
有梦酬黄雀,无心伴紫貂。
峨巾虽可歇,采线縳难遥。
何日当飞去,长鸣旧柳条。

 蝉 (清·张问陶)

  • 题注:成都作。

槐黄满地午阴迟,耐尽炎凉代序时。
吟苦每邀秋士和,心清难语夏虫知。
遍依碧树终无定,强伴金貂恐未宜。
一枕故园风露冷,平芜落叶怅归期。

 齐天乐 天津闻蝉,用吴韵 (清·王闿运)

  • 题注:光绪十五年戊子六月十九日日记云:“午间始闻新蝉,感时物先后,南北差二月。又新看《瘦碧词》,夜作一阕,用《齐天乐》,吴语叶音,从近派也。”

绿槐凉雨高楼静,凄凄嗽声还咽。
楚梦无凭,蜀魂乍返,不记甚时相别。
寒吹玉叶。是早日听伊,弄音清切。
得意初来,一庭花影送残笛。

如今素秋又接,便孤吟到夜,空伴啼蟀。
南国芳华,夕阳弦索,打叠罗衣收歇。
西风漫曳。斗惊起离心、玉壶冰热。
细算流光,唤人愁第一。


 齐天乐 蝉
(清·沈岸登)

西窗已渐鸣风叶,斜阳又横高树。
曲巷攒吟,离亭孤引,惯趁凉飔飞去。
幽襟抱露。笑终夜欹冠,一身轻羽。
柳岸閒寻,绿阴遮到小门处。

哀音最怜马首,断垣听不见,镇说行旅。
钓艇清江,葛巾散发,别有溪槐如诉。
秋檐过雨。便送尽残声,寂寥情绪。
鬓也萧疏,凭阑愁更语。

 风蝉 (近现代·郑孝胥)
却暑惟默坐,蝉噪意转烦。
风声得所助,倦耳生波澜。
抑扬益可喜,众籁不能喧。
五更谁来听,梦断初忘言。

 初闻蝉声 (近现代·黄节)
楼对高枝失地阴,欻然蝉翼鼓微吟。
暑中休沐闲闲意,天际飞鸣泯泯心。
劳苦可曾知有雪,反归吾已戒闻琴。
繁弦聒耳无从息,更曳残声入夜深。

 大伏过拔可丈,忆三年前与叔子谒丈丈赋诗中竹影蝉声之句,感成呈丈 (近现代·钱钟书)
独来瞻对若为情,碎影疏声世已更。
抢地竹怜生节直,过枝蝉警举家清。
如翁足吐诗人气,剩我应专热客名。
不假汗淋嘲学士,北窗凉共有谁争。

 闻蝉 (近现代·张采庵)
伤心齐女千年后,犹向人间作怨歌。
腹下声嘶长调冷,柳梢阴薄夕阳多。
未能知雪愁如此,似是含风唤奈何。
几度摇情听渐远,带愁飞曳别枝过。

 浣溪纱 蝉墨 (近现代·寇梦碧)
吟罢玉堂春色图,补题新唱付琼姝。
风多露重欲何如。

已分余音留翠管,更拚残蜕入金壶。
知他秋到砚池无。

 齐天乐 蝉墨 (当代·王蛰堪)
旧时西陆谈风处,依依梦魂无主。
乍别璿宫,才离翠鬓,认取砚池归路。
情丝万缕。奈高树生寒,嫩黄无据。
露重风多,莫将凄冷向秋诉。

凭他妒霜怨雨。 不知春黛湿,双翅难举。
漱玉词成,簪花笔落,忍把愁根磨去。
清音欲吐。问牵恨宫商,倩谁歌与。
待整兰妆,画眉应暗许。

 齐天乐 蝉墨 (当代·吴金水)

此身应作清商咏,缘何黯然如许。
玉露霜残,高槐叶落,欲寄孤怀无处。
魂萦故土。奈寒噤千林、讵呼俦侣。
一掬心灰、为谁默默尚凝贮。

休言桑海可待,有生能几日,磨折犹苦。
画壁歌遥,题红梦远,多少凄凉思绪。
窗前自语。纵得遇熏风,不堪飞举。
洒向吟笺,一行情万缕。

 为梁文胜兄题赵少昂画页寒蝉图 (当代·陈永正)
阅世知春秋,一枝故独倚。
无意出远音,凉风日夕起。


 秋蝉 (当代·熊东遨)

寒蝉抱树不知秋,冶调临风媚欲流。
梦大难从心上觉,才高合向巧中休。
霜枫飘蝶红迷眼,夜露凝珠冷涩喉。
天意果然怜尔辈,尽驱黄雀伺枝头。

 一蝉 (当代·陈振家)
炎风如炙火烧天,遍野无人噪一蝉。
花木垂头犬伸舌,恁般吆喝欲谁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