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句或作者:(已收录诗词 740178 首)
筛选条件:范围  朝代  体裁 韵部 
你还可以:按字出现在句子中的位置检索诗词按地理查询诗人诗集切换诗词显示方式:一韵一行方式

范仲淹 铁石心肠人作黯然消魂语
范仲淹,字希文,吴县(今江苏苏州)人。幼孤,母改嫁长山朱姓,遂名朱说,入仕后始还姓更名。享年六十四。谥文正。工诗文及词,晚年所作《岳阳楼记》,有“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之语,为世所传诵。

苏幕遮 怀旧

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山映斜阳天接水。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

黯乡魂,追旅思。夜夜除非,好梦留人睡。明月楼高休独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汇评

唐宋词简释
唐圭璋:此首上片写景,下片抒情。上片写天连水,水连山,山连芳草;天带碧云,水带寒烟,山带斜阳。自上及下,自近及远,纯是一片空灵境界,即画亦难到。下片触景生情。“黯乡魂”四句,写在外淹滞之久与乡思之深。“明月”一句陡提,“酒入”两句拍合,“楼高”点明上片之景为楼上所见。酒入肠化泪亦新。谭复堂评此首为“大笔振迅”之作。予谓此及《御街行》《渔家傲》诸作皆然也。又此首曰:“化作相思泪”,《御街行》曰:“酒未到,先成泪”;《渔家傲》曰:“将军白发征夫泪”,三首皆有“泪”,足见公之真情流露也。
古今词统 卷十一
卓人月:“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行人更在春山外”两句,不厌百回读。又曰:人但言睡不尔,“除非好梦留人”,反言愈切。
词综偶评
许昂霄:“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铁石心肠人,亦作此消魂语。
历代诗余
范文正公《苏幕遮》“碧云天”云云,公之正气塞天地,而情语入妙至此。

渔家傲 秋思

塞下秋来风景异,衡阳雁去无留意。四面边声连角起。千嶂里,长烟落日孤城闭。

浊酒一杯家万里,燕然未勒归无计,羌管悠悠霜满地。人不寐,将军白发征夫泪。

注释

衡阳雁

湖南衡阳县南有回雁峰,相传雁至此不再南飞。

燕然未勒

东汉 窦宪 破 北匈奴 ,登 燕然山 ,刻石记功。后以“燕然勒铭”谓建立武功。唐 于濆 《塞下曲》:“燕然山上云,半是离乡魂。”

汇评

唐宋词简释
唐圭璋:此首,公守边日作。起叙塞下秋景之异,雁去而人不得去,语已凄然。“四面”三句,实写塞下景象,苍茫无际,令人百感交集。千嶂落日,孤城自闭,其气魄之大,正与“风吹草低见牛羊”同妙。加之边声四起,征人闻之,愈难为怀。换头抒情,深叹征战无功,有家难归。“羌管”一句,点出入夜景色,霜华满地,严寒透骨,此时情况,较黄昏日落之时,尤为凄悲。末句,直道将军与三军之愁苦,大笔疑重而沈痛。惟士气如此,何以克敌制胜?故欧公讥为“穷塞主”也。
词洁辑评 卷二
一幅绝塞图,已包括于“千嶂里,长烟落日孤城闭”十字中。 唐人塞下诗最工、最多,不意词中复有此奇境。
古今词话
范希文《渔家傲》词旨苍凉,多道边镇之苦。欧阳永叔每呼为“穷塞主”, 诗非穷不工,乃于词亦云。
草堂诗余正集
沈际飞:希文道德未易窥,事业不可笔记。“燕然未勒”句,悲愤郁勃,穷塞主安得有之。

御街行 秋日怀旧

纷纷堕叶飘香砌,夜寂静,寒声碎。真珠帘卷玉楼空,天淡银河垂地。年年今夜,月华如练,长是人千里。

愁肠已断无由醉,酒未到,先成泪。残灯明灭枕头敧,谙尽孤眠滋味。都来此事,眉间心上,无计相回避。

注释

都来

即算来。 明 汤显祖 《牡丹亭·写真》:“春归恁寒悄,都来几日意懒心乔?” 徐朔方 等注:“都来,算来。”

汇评

唐宋词简释
唐圭璋:此首从夜静叶落写起,因夜之愈静,故愈觉寒声之碎。“真珠”五句,极写远空皓月澄澈之境。“年年今夜”与“夜夜除非”之语,并可见久羁之苦。“长是人千里”一句,说出因景怀人之情。下片即从此生发,步步深婉。《苏幕遮》末句,犹谓酒入愁肠始化泪,而此则谓酒未到已先成泪,情更凄切。“残灯”两句,写屋内黯淡情景,与前片月光映照,亦倍增伤感。末三句,复就上句申说。陈亦峰所谓“淋漓沈着”者,此类是也。
词品
杨慎:范文正公、韩魏公勋德望重,而范有《御街行》词,韩有《点绛唇》词,皆极情致。大抵人自情中生,焉能无情,但不过甚而已。
草堂诗余隽
李攀龙:月光如画,泪深于酒,情景两到。
诗辩坻 卷四
毛先舒:范希文词“天淡银河垂地”,此语最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