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句或作者:(已收录诗词 734176 首)
筛选条件:范围  朝代  体裁 韵部 
你还可以:按字出现在句子中的位置检索诗词按地理查询诗人诗集切换诗词显示方式:一韵一行方式

古诗十九首
《古诗十九首》为南朝萧统从传世无名氏《古诗》中选录十九首编入《昭明文选》而成。刘协的《文心雕龙》称它为“五言之冠冕”,钟嵘的《诗品》赞颂它“天衣无缝,一字千金”。

其一

行行重行行,与君生别离。

相去万馀里,各在天一涯。

道路阻且长,会面安可知。

胡马依北风,越鸟巢南枝。

相去日已远,衣带日已缓。

浮云蔽白日,游子不顾返。

思君令人老,岁月忽已晚。

弃捐勿复道,努力加餐饭。

注释

胡马 越鸟

李善 注引《韩诗外传》:“《诗》曰:‘代 马依北风,飞鸟栖故巢。’皆不忘本之谓也。” 后因用“越鸟”、“巢南”为思念故乡或故国之典。 晋 潘岳 《在怀县作》诗:“徒怀 越 鸟志,眷恋想南枝。”

汇评

采菽堂古诗选
陈祚明:用意曲尽,创语新警。生别离者,毕生不复得再见也。各在天一涯,乃遐陬僻里,非若土中都会,盖道路所不经由,信息所难传达。阻则难行,长则难至,是二意,故曰“阻且长”。安可知者,可知也。可知不更得会,而心未已,故强言安可知。若或有会面之日,然浮云蔽日,盖言阻隔之由,必有万不得已,故不顾返。游子欲返之念甚切,北风南枝无时能忘,相思至于消瘦而无如不暇顾,何也?思君已令人老矣,况岁月易晚,死亡甚速,今生必当永别弃捐不顾审矣。然或者幸不即死,冀幸万一,犹有见期,故努力加餐,姑留此未死之身以待之。总是甚言生别之苦。
诗筏
贺贻孙:「行行重行行,与君生别离」以下十二句,字字皆诉生别之苦。末云「努力加餐饭」,无可奈何,自慰自解,不怨之怨,其怨更深,即唐人所谓「缄怨似无忆」也。通篇惟「浮云蔽白日」五字,稍露怨意,然自浑然无迹。馀皆温柔婉恋,使人不觉为怨,真可以怨者也。

其二

青青河畔草,郁郁园中柳。

盈盈楼上女,皎皎当窗牖。

娥娥红粉妆,纤纤出素手。

昔为倡家女,今为荡子妇。

荡子行不归,空床难独守。

汇评

采菽堂古诗选
陈祚明:叠字生动。当窗出手,讽刺显然。
诗筏
贺贻孙:《十九首》之妙,多是宛转含蓄。然亦有直而妙、露而妙者:「昔为娼家女,今为荡子妇。荡子行不归,空床难独守」是也。

其三

青青陵上柏,磊磊涧中石。

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

斗酒相娱乐,聊厚不为薄。

驱车策驽马,游戏宛与洛。

洛中何郁郁,冠带自相索。

长衢罗夹巷,王侯多第宅。

两宫遥相望,双阙百馀尺。

极宴娱心意,戚戚何所迫。

注释

宛与洛

二古邑的并称。即今之 南阳 和 洛阳 。常借指名都。 汉 王逸 《荔支赋》:“ 宛 洛 少年, 邯郸 游士。” 唐 王维 《宿郑州》诗:“ 宛 洛 望不见,秋霖晦平陆。”

汇评

采菽堂古诗选
陈祚明:此失志之士,强用自慰也。斗酒薄矣,且云聊厚。宛洛固繁华,而驽马来游,心意何可娱也。大旨是睹繁华伤贫贱。“人生如行客” 语奇。
诗筏
贺贻孙:古人倏而感慨,倏而娱乐,倏而游戏,倏又感慨矣。中间「游戏」二字,从「忽如远行客」句来,寄意空旷,有君辈皆入我梦中之意。「冠带自相索」一语,顿令豪华气尽,淡淡写来,自尔妙绝。

其四

今日良宴会,欢乐难具陈。

弹筝奋逸响,新声妙入神。

令德唱高言,识曲听其真。

齐心同所愿,含意俱未伸。

人生寄一世,奄忽若飙尘。

何不策高足,先据要路津。

无为守贫贱,轗轲长苦辛。

注释

逸响

奔放的乐音。元 张简 《初夏偶成》诗:“鸣琴发逸响,嘉树含清辉。”

令德

美德,也指有高尚道德的人。

识曲

谓通晓音乐。吕延济 注:“识曲,谓知音人听其真妙之声。” 清 黄景仁 《十四夜歌宴》诗:“识曲群公敢多让,不妨明日有狂名。”

奄忽

疾速,倏忽。明 归有光 《寒花葬志》:“回思是时,奄忽便已十年。”

飙尘

被狂风卷起的尘埃。比喻人生无常。 清 徐枋 《送远诗》:“人生能几何,百岁如飙尘。”

轗轲

车行不平,引申为困顿、不得志。唐 杜甫 《咏怀》之一:“嗟余竟轗轲,将老逢艰危。”

汇评

采菽堂古诗选
陈祚明:此应是合乐之作。寄意在后六句。欲听者辩之,故曰“识曲听其真”。听曲者但知声,未必详其何所诉也。“齐心”二句,言贫贱之情,人有同感,各有所愿,未获伸白,我今代为倾吐,意望听乐贵人,闻而接引。盖古白水南山之旨,尘随风飞,其去甚速。
诗筏
贺贻孙:「今日良宴会」篇,欢娱未竟,忽接「人生寄一世,奄忽若飙尘。何不策高足,先据要路津?无为守穷贱,轗轲长苦辛」六句。无端感慨,不情不绪,全是一肚皮愤世语,莫认真看。盖其语意深浑,读者不觉,遂误注为热中耳。从来诸解皆失之。

其五

西北有高楼,上与浮云齐。

交疏结绮窗,阿阁三重阶。

上有弦歌声,音响一何悲。

谁能为此曲,无乃杞梁妻。

清商随风发,中曲正徘徊。

一弹再三叹,慷慨有馀哀。

不惜歌者苦,但伤知音稀。

愿为双鸿鹄,奋翅起高飞。

注释

交疏

窗上交错雕刻的花格子。

阿阁

四面都有檐霤的楼阁。 清 方文 《赠吴孟虎鸿胪》诗:“藏书万卷盈阿阁,进酒千钟对绮筵。”

杞梁妻

春秋 齐 大夫 杞梁 之妻。或云即 孟姜 。 杞梁 ,名 殖 (一作 植 )。 齐庄公 四年, 齐 袭 莒 , 杞梁 战死,其妻迎丧于郊,哭甚哀,遇者挥涕,城为之崩。后演为 孟姜女 哭长城的传说故事。前蜀 贯休 《杞梁妻》诗:“ 秦 人筑土一万里, 杞梁 贞妇啼呜呜。”

清商

商声,古代五音之一。古谓其调凄清悲凉,故称。唐 杜甫 《秋笛》诗:“清商欲尽奏,奏苦血沾衣。”

中曲

乐曲演奏到中段。

汇评

选诗定论
吴淇:《古诗十九首》中,“惟此首最为悲酸。”
诗筏
贺贻孙:「西北有高楼」一篇,皆想像之词。阿阁之上,忽闻弦歌,凭空摹拟,幻甚。此下皆描「悲」字之神。「无乃杞梁妻」,惝恍疑似,妙不可言。「清商随风发」四句,肉竹之外,别有妙理,此知音者所以难也。盖歌者既苦,则知者自稀,伤知稀即所以惜歌者也。一种幽怨,全从言外得之。自注诗者必以首四句指帝都,中八句自叹才高,而以知稀寓仕宦未达之意,遂令此诗索然。惜哉!

其六

涉江采芙蓉,兰泽多芳草。

采之欲遗谁,所思在远道。

还顾望旧乡,长路漫浩浩。

同心而离居,忧伤以终老。

汇评

采菽堂古诗选
陈祚明:望故乡,属远道。人忧伤终老,彼此共之。

其七

明月皎夜光,促织鸣东壁。

玉衡指孟冬,众星何历历。

白露沾野草,时节忽复易。

秋蝉鸣树间,玄鸟逝安适。

昔我同门友,高举振六翮。

不念携手好,弃我如遗迹。

南箕北有斗,牵牛不负轭。

良无盘石固,虚名复何益。

注释

玉衡

北斗七星中的第五星。也用于泛指北斗。清 章炳麟 《东夷》诗之三:“仰见玉衡移,握手言离别。”

六翮

谓鸟类双翅中的正羽。用以指鸟的两翼。明 刘基 《戏为雪鸡篇寄詹同文》诗:“雪鹤排云舒六翮,长鸣远逐 浮丘伯 。”

南箕北斗

箕宿和斗宿。箕宿四星,形似簸箕;斗宿六星,形似古代盛酒的斗。当箕斗并在南方时,箕在南而斗在北,因称南箕北斗。《诗·小雅·大东》:“维南有箕,不可以簸扬;维北有斗,不可以挹酒浆。”后即用以比喻有名无实。清 钱谦益 《戊辰七月应召赴阙车中言怀》诗之二:“白马清流伤往事,南箕北斗愧虚名。”

负轭

指驾车。轭,架在牛马颈上的横木。

汇评

采菽堂古诗选
陈祚明:古诗妙在章法转变,落落然若上下不相属者,其用意善藏也。贫贱失志,慨友人之不援,而前段止写景萧条满目,失意人尤易感也。“秋蝉”二句微寓兴意,寒苦者留,就暖者去,此段以不言情,故若与下不属。“玉衡”、“众星”,赋也。“箕斗”、“牵牛”,比也。各不同而故杂用列宿如相应者然。
诗筏
贺贻孙:前八句写景未毕,忽插「昔我同门友,高举振六翮。不念携手好,弃我如遗迹」,无端感慨,妙甚。「南箕北有斗,牵牛不负轭」,不接之接,飘忽空幻,妙不可言。然总是一意到底。……前后反覆,总以形容交道之薄。

其八

冉冉孤生竹,结根泰山阿。

与君为新婚,兔丝附女萝。

兔丝生有时,夫妇会有宜。

千里远结婚,悠悠隔山陂。

思君令人老,轩车来何迟。

伤彼蕙兰花,含英扬光辉。

过时而不采,将随秋草萎。

君亮执高节,贱妾亦何为。

注释

兔丝

植物名。即莬丝子。《淮南子·说山训》:“千年之松,下有茯苓,上有兔丝。” 高诱 注:“一名女萝也。” 唐 杜甫 《新婚别》诗:“兔丝附蓬麻,引蔓故不长。”

汇评

采菽堂古诗选
陈祚明:此望录于君之辞。始登后弃,已不可复冀矣。而望之不已曰会合直需时耳。然岁月如流,老将至矣,可奈何?则又曰君心苟不忘,终有一日俟之而已,复何为哉。不敢有决绝怨恨语,用意忠厚。
诗筏
贺贻孙:古诗中「君亮执高节,贱妾亦何为」,是能以厚与人者。「一心抱区区,惧君不识察」,是能以厚自处者。以厚与人者,妙在不忍疑人;以厚自处者,妙在求人不疑。然以高节望男子,尚属妇人拗语。若夫既抱区区,又惧不察,宛转无聊,缠绵莫语,以厚自处,终不能不以厚望人。此种苦情,较「思公子兮未敢言」、「心悦君兮君不知」二语,更为笃挚,非深于夫妇、君臣、朋友之间,阅尽变态者,不知其妙,此所以为古诗也。

其九

庭中有奇树,绿叶发华滋。

攀条折其荣,将以遗所思。

馨香盈怀袖,路远莫致之。

此物何足贵,但感别经时。

注释

华滋

形容枝叶繁茂。宋 王安石 《今日非昨日》诗:“仰看青青叶,亦复少华滋。”

汇评

采菽堂古诗选
陈祚明:此也望录于君。馨香以比己之才能,摩厉以须,特伤弃远,末又谦言不足采择,然惓惓之念不能忘耳。古诗之佳,全在语有含蓄,若究其本指,则别离必无会时,弃捐定矣。决绝怀抱实足贵重而君不我知,此怨极切,乃必冀倖于必不可知之遇,揣君恩之未薄,谦才能之未优,盖立言之体应尔。

其十

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

纤纤擢素手,札札弄机杼。

终日不成章,泣涕零如雨。

河汉清且浅,相去复几许。

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

注释

河汉女

指织女星。在银河北。与牵牛星隔河相对。

汇评

诗筏
贺贻孙:「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十字蕴含,谱尽相思,古今情人千言万语,总从此出。
采菽堂古诗选
陈祚明:远而不相知,不若近而不相得之悲更切也。人惟有情而不能语,故咏叹以传之。近矣可以传矣而不能传,于是吁嗟叹息,宛转而陈其词,乃愈哀也。“脉脉”者,有条有绪,若呼吸相通,寻之有端,而即之殊远,二字含蓄无尽,“心有灵犀一点通”即此意,而雅俗霄壤。

其一十一

回车驾言迈,悠悠涉长道。

四顾何茫茫,东风摇百草。

所遇无故物,焉得不速老。

盛衰各有时,立身苦不早。

人生非金石,岂能长寿考。

奄忽随物化,荣名以为宝。

注释

驾言

驾,乘车;言,语助词。语本《诗·邶风·泉水》:“驾言出游,以写我忧。”后用以指代出游,出行。 三国 魏 阮籍 《咏怀》之三一:“驾言发 魏 都,南向望 吹台 。”

汇评

民权素诗话
蒋箸超:家君曰:读古人诗,各有兴寄,即各有感触。人问王孝伯,《十九首》中以何等句最佳?王以“所遇无故物,焉得不速老”应之。予每读“前日风雪中,故人从此去”二语,为之怆恨。盖由关塞飘零,饱谙斯味也。
北江诗话
洪亮吉:诗除《三百篇》外,即《古诗十九首》亦时有化工之笔,即如「青青河畔草」及「四顾何茫茫,东风摇百草」,后人咏草诗有能及之者否?
诗筏
贺贻孙:「回车驾言迈」篇,感寿命之不常,而欲以荣名为宝。

其一十二

东城高且长,逶迤自相属。

回风动地起,秋草萋已绿。

四时更变化,岁暮一何速。

晨风怀苦心,蟋蟀伤局促。

荡涤放情志,何为自结束。

燕赵多佳人,美者颜如玉。

被服罗裳衣,当户理清曲。

音响一何悲,弦急知柱促。

驰情整巾带,沉吟聊踯躅。

思为双飞燕,衔泥巢君屋。

注释

晨风

晨风,既是鸟名,又是诗经篇名。《诗·秦风·晨风》:“鴥彼晨风,郁彼北林。未见君子,忧心钦钦。如何如何,忘我实多。” 毛 传:“晨风,鹯也。” 晋 陆机 《拟〈行行重行行〉》诗:“王鲔怀河岫,晨风思北林。”

驰情

神往。清 方文 《庐山访无可道人》诗之三:“我梦 匡庐 好,驰情二十年。”

踯躅

徘徊不进貌。《乐府诗集·焦仲卿妻》:“踯躅青骢马,流苏金镂鞍。”

汇评

古诗十九首说
朱筠:结得又超脱、又缥缈,把一万世才子佳人勾当,俱被他说尽。
诗筏
贺贻孙:将燕、赵佳人,凭空想像,无限送痴。而披衣当户,驰情整巾,沉吟在悲响之馀,踯躅于理曲之后,则不独闻其声,且如见其人矣。

其一十三

驱车上东门,遥望郭北墓。

白杨何萧萧,松柏夹广路。

下有陈死人,杳杳即长暮。

潜寐黄泉下,千载永不寤。

浩浩阴阳移,年命如朝露。

人生忽如寄,寿无金石固。

万岁更相送,贤圣莫能度。

服食求神仙,多为药所误。

不如饮美酒,被服纨与素。

注释

纨素

洁白精致的细绢。 汉 班婕妤 《怨诗》:“新裂 齐 纨素,鲜洁如霜雪。”

汇评

诗筏
贺贻孙:「驱车上东门」篇,叹人生之如寄,而欲以饮酒自娱。倏而忧生,倏而达生,虽同一感慨,然觉饮酒一语更悲。以此知凡言达生者,皆无聊语也。

其一十四

去者日以疏,来者日以亲。

出郭门直视,但见丘与坟。

古墓犁为田,松柏摧为薪。

白杨多悲风,萧萧愁杀人。

思还故里闾,欲归道无因。

汇评

采菽堂古诗选
陈祚明:“思还故里闾”,恐也是去国怀君之旨。故起句言疏言亲。寄托之语,言之极畅,而本旨但略逗一二语,其畅言所感皆旁意也。然旁意淋漓则正意不言自深矣。

其一十五

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

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

为乐当及时,何能待来兹。

愚者爱惜费,但为后世嗤。

仙人王子乔,难可与等期。

注释

来兹

泛指今后。

王子乔

传说中的仙人名。 汉 刘向 《列仙传·王子乔》:“ 王子乔 者, 周灵王 太子 晋 也。好吹笙作凤凰鸣。游 伊 洛 间,道士 浮丘公 接上 嵩高山 。三十馀年后,求之于山上,见 柏良 曰:‘告我家:七月七日待我于 缑氏山 巅。’至时,果乘鹤驻山头,望之不可到。举手谢时人,数日而去。”

汇评

诗筏
贺贻孙:一首十句,皆辑乐府〈西门行〉中警语成之,全不易一字,然读之只似《十九首》语,不似乐府语。在乐府中每觉此语奇崛,在《十九首》语中又觉此语平澹,犹「青青子衿」、「鼓瑟吹笙」等语,在《毛诗》中但见和雅,入曹公诗中乃见豪放。笔墨转移之妙,非深于诗者不能知。

其一十六

凛凛岁云暮,蝼蛄夕鸣悲。

凉风率已厉,游子寒无衣。

锦衾遗洛浦,同袍与我违。

独宿累长夜,梦想见容辉。

良人惟古欢,枉驾惠前绥。

愿得常巧笑,携手同车归。

既来不须臾,又不处重闱。

亮无晨风翼,焉能凌风飞。

眄睐以适意,引领遥相睎。

徙倚怀感伤,垂涕沾双扉。

注释

同袍

犹同衾。古用于夫妻间的互称。吴淇曰此二句“言洛浦二女与交甫,素昧平生者也,尚有锦衾之遗;何与我同袍者,反遗我而去也。”。

前绥

车前供登车用的挽绳。“惠前绥”,指男子迎娶时把车绥亲递到女子手里。清 方文 《吴日生见访瓦官有赠》诗之一:“前年遗尺素,此日惠前绥。”

眄睐、睎

眄睐,顾盼。睎,眺望。

汇评

诗筏
贺贻孙:「凛凛岁云暮」一篇,皆梦境也。「凛凛岁云暮,蝼蛄夕鸣悲。凉风率已厉,游子寒无衣。锦衾遗洛、浦,同袍与我违。独宿累长夜,梦想见容辉。」前七句,梦前之因也,至第八句方入梦,遂有「良人惟古欢,枉驾惠前绥。愿得长巧笑,携手同车归」四句。梦中欢聚,一段空喜,最妙在「既来不须臾,又不处重闱」二句,倏忽变态,遽失前境。在梦中尚不免匆遽,亦安往而不得匆遽也。「盼睐以适意,引领遥相睎」二句,梦中送痴,无聊已极。结云:「徙倚怀感伤,垂涕沾双扉」,则醒后忆梦,情愈迫而景愈难堪矣。段段空幻,不独为少陵〈梦太白〉二诗之祖,且开汤临川《牡丹亭》无限妙想。

其一十七

孟冬寒气至,北风何惨栗。

愁多知夜长,仰观众星列。

三五明月满,四五蟾兔缺。

客从远方来,遗我一书札。

上言长相思,下言久离别。

置书怀袖中,三岁字不灭。

一心抱区区,惧君不识察。

汇评

采菽堂古诗选
陈祚明:“远方”、“书札”,特是设言,言迢迢远望藉第,今忽有尺书从天而下,则我且三岁怀之矣。置怀袖亲之也。三岁不灭永之也。盖会面不可得矣,即一无用之书,亦必宝重若此。此心之诚如何,然君岂能察识哉。

其一十八

客从远方来,遗我一端绮。

相去万馀里,故人心尚尔。

文彩双鸳鸯,裁为合欢被。

著以长相思,缘以结不解。

以胶投漆中,谁能别离此。

注释

一端

古代布帛二端相向卷,合为一匹,一端为半匹,其长度相当于二丈。

汇评

诗筏
贺贻孙:「孟冬寒气至」,前六句愁绪纷纷,忽接「客从远方来,遗我一书札」,从无聊中强为慰藉,所谓望梅解渴,远望当归。此后如许珍重,复以「惧君不识察」结之,若终不敢信以为然者,无聊极矣。及读「客从远方来,遗我一端绮」一首,则开头便是好音矣。「故人心尚尔」五字,妙甚,有无端惊喜,出于望外之意。此后珍重到底,无非欣幸慰藉者,与前者迥异。或悲或喜,颠之倒之,总一「情」字耳。

其一十九

明月何皎皎,照我罗床帏。

忧愁不能寐,揽衣起徘徊。

客行虽云乐,不如早旋归。

出户独彷徨,愁思当告谁。

引领还入房,泪下沾裳衣。

汇评

古诗解
张庚:因“忧愁”而“不寐”,因“不寐”而“起”,因“起”而“徘徊”,因“徘徊”而“出户”,既“出户”而“彷徨”,因彷徨无告而仍“入房”,十句中层次井井,而一节紧一节,直有千回百折之势,百读不厌。

总评

诗品
钟嵘:“文温以丽,意悲而远,惊心动魄,可谓几乎一字千金”。
文心雕龙·明诗
刘协:观其结体散文,直而不野,婉转附物,怊怅切情,实五言之冠冕也。
采菽堂古诗选
陈祚明:《十九首》所以为千古至文者,以能言人同有之情也。人情莫不思得志,而得志者有几?虽处富贵,慊慊犹有不足,况贫贱乎?志不可得而年命如流,谁不感慨?人情于所爱,莫不欲终身相守,然谁不有别离?以我之怀思,猜彼之见弃,亦其常也。夫终身相守者,不知有愁,亦复不知其乐,乍一别离,则此愁难已。逐臣弃妇与朋友阔绝,皆同此旨。故《十九首》虽此二意,而低回反复,人人读之皆若伤我心者,此诗所以为性情之物。而同有之情,人人各俱,则人人本自有诗也。但人人有情而不能言,即能言而言不尽,特故推十九首以为至极。
四溟诗话
谢榛:《古诗十九首》,平平道出,且无用工字面,若秀才对朋友说家常话,略不作意。……诗自苏李 五言暨《十九首》,格古调高,句平意远,不尚难字,而自然过人矣。
师友诗传录
张萧亭:古之名篇如出水芙蕖,天然艳丽,不假雕饰,皆偶然得之,犹书家所谓偶然欲书者也。当其触物兴怀,情来神会,机括跃如,如兔起鹘落,稍纵则逝矣。有先一刻后一刻不能之妙,况他人乎!故十九首,拟者千百家,终不能追踪者,由于著力也。一著力便失自然,此诗之不可强做也。易曰「书不尽言,言不尽意」,若能因言求意,亦庶乎其有得欤?
诗人玉屑
古诗十九首情真,景真,事真,意真。澄至清,发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