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句或作者:(已收录诗词 749649 首)
筛选条件:范围  朝代  体裁 韵部 
你还可以:按字出现在句子中的位置检索诗词按地理查询诗人诗集切换诗词显示方式:一韵一行方式

诗人眼中的“炎热”

词汇


【煎沙、铄石】

西汉·贾谊《旱云赋》云:“隆盛暑而无聊兮,煎沙石而烂煟。阳风至而含热兮,群生闷懑而愁溃。畎亩枯槁而失泽兮,壤石相聚而为害。农夫垂拱而无聊兮,释其锄耨而下泪。” 《抱朴子》云:“朱飙铄石,而不能靡萧丘之木,故至德有所不能移也。”

【赫风灼宇、炎气燎房】

晋 潘岳《狭室赋》云:“当祝融之御节,炽朱明之隆暑。景日华以曜庭,赫风湛其灼宇。” 傅玄《纨扇赋》曰:“隆暑翕以郁蒸,炎气燎于幽。”

【瘅暑】

酷热。 宋 范成大 《次韵温伯雨凉感怀》:“穷山更瘅暑,惫卧不举头。”

【如惔、如熏】

诗经《云汉》曰:“旱魃为虐,如惔如焚。我心惮暑,忧心如熏。” 惔,音谈,燎也。言热如火烧。熏,灼烂也。

【避石室】

马援穿石为室以避暑。《后汉书·马援传》曰:“马援征武陵五溪,蛮进营壶头,贼乘高守隘,水疾,船不得上。会暑甚,士卒多疫死。援亦中病,遂困。乃穿岸为室,以避炎气。” 《武陵记》曰:“壶头山边有石窟,即援所穿室也。室内有蛇如百斛船大。云是援之馀灵也。” 明·袁宏道《伏波将军避暑石室 其一》曰:“青山憔悴故将军,苔甲年年印水纹。受尽蛮烟与瘴雨,不知溪上有闲云。”

【兽喘气、鸟戢翼】

三国 魏 刘桢 《大暑赋》:“兽喘气于玄景,鸟戢翼于高危。农畯捉镈而去畴,织女释杼而下机。”


【熙天灼地、沸海焦陵】

傅咸《羽扇赋》曰:“炽九日之隆赫,然高燎于扶桑。热熙天灼地,沸巨海而成汤。” 又《感凉赋》曰:“践朱明之中月,暑郁隆以肇兴。赫融融以弥炽,乃沸海焦陵。”

【衽席焚灼】

王粲《大暑赋》曰:“征夫瘼于原野,处者困于高堂。患衽席焚灼,譬洪燎之在床。起屏营而东西,欲避之而无方。仰庭槐而啸风,风既至而如汤。”

【体惄如铄、汗挥如雨】

潘岳《狭室赋》云:“沸体惄如铄,珠汗挥如雨。”

【珠汗洽玉体】

傅玄诗曰:“朱明运将极,溽暑昼夜兴。裁动四支废,举身若山陵。珠汗洽玉体,呼吸气郁蒸。尘垢自成泥,素粉随手凝。”



 大暑赋 (魏晋·曹植)
炎帝掌节,祝融司方,羲和按辔,南雀舞衡。映扶桑之高炽,燎九日之重光。大暑赫其遂蒸,玄服革而尚黄。蛇折鳞于灵窟,龙解角于皓苍。遂乃温风赫戏,草木垂干,山坼海沸,沙融砾烂。飞鱼跃渚,潜鼋浮岸。鸟张翼而远栖,兽交游而云散。于时黎庶徙倚,棋布叶分。机女绝综,农夫释耘。背暑者不群而齐迹,向阴者不会而成群。于是大人迁居宅幽,缓神育灵。云屋重构,闲房肃清。寒泉涌流,玄木奋荣。积素冰于幽馆,气飞结而为霜。奏白雪于琴瑟,朔风感而增凉。


诗选


 苦热 (梁·任昉)

旭旦烟云卷,烈景入东轩。倾光望转蕙,斜日照西垣。既卷蕉梧叶,复倾葵藿根。重簟无冷气,挟石似怀温。霢霂类珠缀,喘吓状雷奔。

 苦热 (梁·何逊)
昔闻草木焦,今窥沙石烂。曀曀风逾静,曈曈日渐旰。习静閟衣巾,读书烦几案。卧思清露浥,坐待高星灿。蝙蝠户中飞,蠛蠓窗间乱。实无河朔饮,空有临淄污。遗金不自拾,恶木宁无干。愿以三伏晨,催促九秋换。

 和乐仪同苦热诗 (后周·庾信)
火井沉荧散,炎洲高燄通。鞭石未成雨,鸣鸢不起风。思为鸾翼扇,愿借明光宫。临淄迎子礼,中散就安丰。美酒含兰气,甘瓜开蜜筒。寂寥人事屏,还得隐墙东。

 杂曲歌辞 苦热行 (唐·王维)
赤日满天地,火云成山岳。草木尽焦卷,川泽皆竭涸。轻纨觉衣重,密树苦阴薄。莞簟不可近,絺绤再三濯。思出宇宙外,旷然在寥廓。长风万里来,江海荡烦浊。却顾身为患,始知心未觉。忽入甘露门,宛然清凉乐。

 时热少客因咏所怀 (唐·白居易)
冠栉心多懒,逢迎兴渐微。况当时热甚,幸遇客来稀。湿洒池边地,凉开竹下扉。露床青篾簟,风架白蕉衣。院静留僧宿,楼空放妓归。衰残强欢宴,此事久知非。

 道间苦热 (宋·李曾伯)
火伞漾中流,炎风撼叶舟。热几堪炙手,矮莫可抬头。昼困杯为却,宵蚊扇不休。清凉一榻地,得此足优游。

 苦热 (宋·陆游)
万瓦鳞鳞若火龙,日车不动汗珠融。无因羽翮氛埃外,坐觉蒸炊釜甑中。石涧寒泉空有梦,冰壶团扇欲无功。余威向晚犹堪畏,浴罢斜阳满野红。

 苦热 (明·杨慎)
溽暑蒸润土,火云烧远空。闭户类螺蚌,解衣真裸虫。枕石无凉气,挥扇亦炎风。引脰望西颢,金伏何时终。

 苦热 (近现代·张采庵)
大块沉沉莫噫气,煎人畏景汗衣裳。慰烦只有薇窥户,欲睡难寻草置厢①。赤日行天谁触热,绿榕幕地不招凉。了知世已无清土,且尽樽罍入醉乡。

  • 按:①迎凉草。

 苦热有吟 (当代·陈振家)
造化洪炉鼓不停,辣风熨草似毡平。涣肌酸汗出如注,烙体炎晖触似烹。夸父相逢应烁舌,悟空久困也熏晴。雷公乏力苍龙老,偶向云头叹数声。


 戊子小暑燠热难胜薄暮闻雷而无雨 (当代·熊盛元)

赫炎销骨火云蒸,御气排空病未能。竹外狂呼遭鬼詈,湖边小立待波澄。中孚①更乞谁占卜,内热②端宜自饮冰。漫道焦原③雷隐隐,苍龙作雨总无凭。

  • 注:《焦氏易林·中孚之第六十一》:“鸟鸣嘻嘻,天火将下。燔我屋室,灾及姤后。”谢康乐《初发石首城》诗云:“虽抱中孚爻,犹劳贝锦诗。”张铣注曰:“《易》中孚卦,九五爻也。” ②《庄子·人间世》“今吾朝受命而夕饮冰,吾其内热与?” ③ 康骈《剧谈录·狄惟谦请雨》:“雷震数声,甘泽大澍,焦原赤野,无不滋润。”按:焦原,巨石名。《尸子》卷下:“莒国有石焦原,广寻长五百步,临万仞之溪。莒国莫敢近也。”太白《梁甫吟》:“手接飞猱搏雕虎,侧足焦原未言苦。”

 元韵和晦窗小暑闻雷无雨 (当代·熊东遨)
一震难消暑气蒸,宣威似此究何能?徒令草木怀惊惧,未见江河返澈澄。失箸曾欺曹孟德,镌碑又借李阳冰。无霖莫责推车女,天意从来少准凭!

 晦窗兄见示小暑闻雷无雨诗次韵奉和 (当代·傅义)
铄石流金暑气蒸,呼风唤雨竟谁能。滔滔恶浪千层浊,熇熇炎霄一色澄。韶乐徒闻难解愠,夏虫仍是不知冰。密云兴起其雷矣,作势装腔岂可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