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句或作者:(已收录诗词 747521 首)
筛选条件:范围  朝代  体裁 韵部 
你还可以:按字出现在句子中的位置检索诗词按地理查询诗人诗集切换诗词显示方式:一韵一行方式

最美木棉图、木棉诗
木棉,3、4月开花,先开花后长叶,树形具阳刚之美。花大而红,结卵圆形蒴果。种子的表皮有白色纤维,质柔软,可用来装枕头、垫褥等。又名攀枝花、英雄树。《太平御览》卷九六○引 晋 郭义恭 《广志》:“木绵树赤华,为房甚繁,偪则相比,为绵甚软,出 交州 永昌 。” 唐 章碣 《送谢进士还闽》:“却拥木绵吟丽句,便攀龙眼醉香醪。” 清 黄遵宪 《春夜怀萧兰谷》诗:“隔墙红遍千株树,何日能来看木棉。”


 二月一日雨寒五首 其四 (宋·杨万里)

姚黄魏紫向谁赊,郁李樱桃也没些。
却是南中春色别,满城都是木绵花。


 潮惠道中 (宋·刘克庄)
春深绝不见妍华,极目黄茅际白沙。
几树半天红似染,居人云是木绵花。


 谢蔚宗木棉 (宋·沈辽)

峤南地熟气如烟,木华蒙茸散为绵。
使君作紬远相寄,表似夷锦红欲燃。
病士榻上残青毡,山中苦寒多破穿。
使君相赠何可言,困来不妨伸脚眠。


 客致木绵坐已为长韵又成四韵 (宋·郑刚中)

就温嫌冷性同然,况是冬深凛冽天。
莫讶尘生杨绾席,都缘坐少席文毡。
感君四坐平分暖,为我长针细衲绵。
从此门前有来客,不须称遽足留连。


 有客致木绵椅坐为山斋之用 (宋·郑刚中)

桃歇冬花蕉叶乾,寒到广东真是寒。
山斋竹椅冷如水,欲以荐坐无蒲团。
邻翁未必藉华罽,顾此流落心所怜。
临溪汲水下蓝碧,为染吉贝包木绵。
长针引线作方衲,软暖厚薄无一偏。
虽是凝尘少来客,瘦骨整衣身独便。
领君此意觉温甚,我亦虚坐其敢安。
家世穷愁岂今日,广文之老先无毡。


 看人取木绵 (宋·宋自逊)

绿杨有花飞作絮,黄芦有花亦为絮。
此絮天寒不可衣,但解随风乱飞舞。
木绵蒙茸入机杼,妙胜春蚕茧中缕。
均为世上一草木,有用无用乃如许。
木绵有用称者稀,杨花芦花千古传声诗。


 木棉 (宋·艾可叔)

收来老茧倍三春,匹似真棉白一分。
车转轻雷秋纺雪,弓弯半月夜弹云。
衣裘卒岁吟翁暖,机杼终年织妇勤。
闻得上方存节俭,区区欲献野人芹。


 木绵怨 (宋·方回)

  • 序:故亡国权臣,乙亥南窜,犹携所谓王生、沈生者自随,他不止是。此二生者,天下绝色也。漳州城南木绵庵既殂,二生入乌衣枢使家。丙子,谢北行。其年十月,天台破,清河万户得之,挟以俱北。庚辰正月,张卒,久乃南还。谓惯事贵人,巧伎艺,拙女功,仍愿粥为人妾。或竞窥垂涎,惟健者是归。故写之古乐府,以为世戒焉。

湖山一笑乾坤破,欺孤弱寡成迁播。
不念六宫将北行,太师双拥婵娟卧。
甬东香艳到漳南,争看并蒂芙蓉过。
天兵及颈幸全尸,想见骈肩泪珠堕。
木绵花下痛犹新,已向谁家踏舞茵。
长头未及死肉冷,折齿遽专妆面春。
赤城战场夜避火,万里又随燕塞尘。
肉食酪浆更苟活,不惭金谷坠楼人。
万户郎君遄卒死,却自金台还故里。
嗟尔薄命两佳人,三为人妾亦可已。
巧画蛾眉拙针线,空自纤纤长十指。
后堂执乐换小名,更事少年贵公子。
忆昔军中入相时,潜搜密逻渔妖姬。
民间妻女凛不保,何啻如花三五枝。
曲江近前少陵恐,今日总孕他人儿。
贱获淫婢何所知,但为权臣深惜之。


 思明州 其四
(元·陈孚)

毒虫含弩满汀沙,荒草深眠十丈蛇。
遥望天边红似火,瘴云飞落木棉花。

 木棉弹弓 (元·王祯)
主射由来彀此弓,岂知弦法有他功。
却将一掬香绵朵,弹作晴云满座中。


 木绵絮
(明·王佐)

似惜春归去,欲将归路迷。
雨轻云箔破,风软雪花低。
游蝶随过幔,仰蜂沾在泥。
差充邻女织,飘泊故东西。


 晚次安南吕块站 (明·许天锡)

琼云归路正匆匆,十里官亭坐晚风。
何事最关孤客思,数声啼鸟木绵红。


 岭南杂录十二首 其四
(明·汪广洋)

石鼎微熏茉莉香,椰瓢满贮荔枝浆。
木绵花落南风起,五月交州海气凉。


 木绵庵 (明·李东阳)

多宝阁中欢不足,木绵庵前新鬼哭。
裂肤拉胁安足论,天下苍生已无肉。
君王不诛监押诛,父仇国愤一时摅。
监押死,死不灭,元城使者空呕血。


 古耶道中有怀 (明·陈献章)

翠烟浮陇麦初齐,社树青青独鸟啼。
何处相思不相见,木棉花下水门西。

 木棉绞车 (明·李昱)
铁轴横中窍,檀轮运两头。
倒看星象转,乱捲雪花浮。
人力虽施巧,天机不自由。
最怜声过耳,柔橹下中流。


 和方同知木棉花
(明·黎贞)

南州有嘉树,绛萼压枝低。
小草难为伍,甘棠可与齐。
丹心承雨露,黄叶净尘泥。
节操宜坚守,群乌得所栖。


 拜大忠祠回咏木棉花二首
(清·丘逢甲)

枯木寒鸦吊大忠,力回阳九气熊熊。
化身待挽芙蓉劫①,洒血疑开杜宇宫。
铜鼓哀歌春庙古,铁椎奸魄满庵红。
扫除冰雪持炎运,合率群花拜祝融。

  • 注:①花能解鸦片烟毒。


阳枢星化木森森,撑拄南天夜不阴。
赤制待除花九锡,紫琼分琢玉千林。
五云拥护朝天面①,万烛光明坠地心②。
锦绣江山春一统,西台朱鸟莫哀吟。

  • 注:①花皆上开。②山中民扫落花,云备药材并可熬油。



 东山木棉花盛开,坐对成咏三首 (清·丘逢甲)

亭亭十丈霭春烟,冠岭真同火树燃。
闰位群芳惭紫色,交柯余焰烛丹渊。
天扶赤运花应市,人卧朱霞梦亦仙。
绝世英雄儿女气,不嫌绮绪更缠绵。

植根疑自燧人皇,接叶连枝火伞张。
花国群雄新世界,木天奇丽大文章。
赤龙衔烛春生树,丹凤寻巢夜有房。
衣被苍生更余事,先教朱紫启南荒。

将军衣锦忽连营,夜妙霞光照赤城。
纵露英华关艳福,岂容小草敢齐名?
觞花合启红云宴,倚树如挥赤羽兵。
我正山中敛文采,相看奇气顿纵横。


 实父以木棉双鹤歌见寄,时约游端未果行,次韵寄答 (清·丘逢甲)

牂牁一水走南海,势如扬子江黄河。
人生万事聊以自娱耳,黄屋左纛将如何?
百年行乐弹指顷,若为楚舞吾楚歌。
使君楚人今屈宋,新诗万首珠娘诵。
道大君犹老子龙,德衰我愧周侯凤。
牂牁江上开红棉,旧游应忆朱明天。
江山咫尺成万里,恨不双鹤同蹁跹。
翡翠明珠失光采,昆崙归来众山矮。
当代文章几钜公,何人有汝才如海?
青霄直上凌丹霞,雄剑干将雌莫耶。
刚金百炼柔绕指,登坛说法霏天花。
知君独立苍茫处,驾鹤无宾留鹤住。
三十六江春水生,冷看春潮自来去。

  • 注:实父即易实甫。



 忆岭南草木诗十四选二 越王台木棉 (清·张之洞)

谁摹宋院画,花色赤如土。
问名为木棉,发艳独奇古。
赫若朱衣神,不比红裳女。
五丈阿房旗,十围金轮柱。
高干必掩群,奇葩向天吐。
鹑火挂屋角,珊瑚出海浦。
疑是丹穴凤,翔风散毛羽。
登台瞰春城,光采照万户。
自斗天云霞,不忧海风雨。
絮著复丰茸,温氄救贫窭。
色正兼体直,耐久且高举。
糟魄又利用,可颂德有五。
移此贡汉廷,玉树安足数。


 木棉庵 (清·张晋)

一出军全覆,偏安业渐亡。
庸愚嗟误国,朝野快投荒。
义士能诛贼,穷途亦可伤。
木棉遗迹在,何似半间堂。

 木绵庵 (清·李锴)
野樵误行人,引客入庵路。
暝色何苍苍,庵昏木绵树。
请客立斯须,为客陈其故。
树下陈死人,庸昏积成误。
血痕惨不灭,千秋著余污。
可怜葛岭下,蟋蟀吟朝露。


 木棉花歌 (清·凌扬藻)

炎徼烧春火云起,长虹下饮赤岸水。
伟哉十丈珊瑚华,蒸天烈地森杈丫。
蛮烟蜑雨黦不得,巍然正色敷滂葩。
晔兮红靺鞨,挂在峚阳枝。
屋乌偶相映,彩伞纷离离。
昆冈烧后红玉热,赪龙战罢金鳞飞。
托身不越句漏土,要向赤日输精微。
我来树下三叹息,亲睹东君好颜色。
祝融之宅南离宫,永教壮此文明国。


 齐天乐 木棉 (清·朱祖谋)

烛龙飞上珊瑚岸,殷空万镫成蕾。
干掩斑鳞,得衔绛噣,凝作连溪朝采。
烟滋露溉。 就中著温茸,岁寒曾耐。
老尽春丛,可怜朱凤故巢在。

越王台畔丽质,照人风雨夜,天半无晦。
茧蝶移家,蓉砂变景,谁睇孤根岭外。
交柯未改。 好留驻年年,祝融幢盖。
梦结扶桑,日华擎翠海。


 过木棉庵 (清·许南英)

小朝廷,小于鼠,平章军国痴儿女!
半閒堂,閒于僧,笙歌夜夜西湖灯。
满堂斗蟀秋风起,相公行乐醉未已!
醉中不见强胡来,纵使胡来亦可喜。
胡来祗杀赵家儿,岂杀媚胡一荡子!
金缯岁币民膏脂,临安王气危乎危。
咄尔何物贾秋壑,自坏北门之锁钥。
正士朝端一旦空,权奸突过秦长脚。
伟哉上书太学生,纲常为重身为轻。
「锄奸」一纸奸胆落,边荒万里循州行。
君之去路人归路,可怜狭路偏相遇。
赠君一曲「行路难」,撤盖屏舆何处住?
木棉庵,漳城南,树独如此人何堪!
郑虎臣,宋小吏,屠贼直如屠狗易!
报仇十载心,爱国两行泪!
皮囊可惜入佛堂,遗臭至今尚圊厕。
我来庵畔吊斜阳,千古忠奸两渺茫!
为问木棉花在否,残碑留得姓名香!
冬青已老六陵没,宋家无地葬奸骨。
金笼玉枕安在哉,长卧草间听蟋蟀!

 沁园春 过木棉庵 (清·许南英)
矫矫虎臣,为国除奸,的是可人。
喜清漳道上,炎阳酷烈。
木棉庵外,剑影生寒!
辛苦瘴乡,郎当遣戍,私意君恩奉赦还。
西湖上,怅笙歌散尽,梦冷湖山!

兰亭玉枕谁观?
与金笼蟋蟀一例残。
叹平章误国,养奸纵敌。
弥天罪案,有口难分!
一世称雄,六州铸错,聚铁添如铸佞臣。
停萧寺,看将军断碣,苔藓生斑!


 春夜怀萧兰谷光泰 (清·黄遵宪)

深巷曾无车马喧,闭关我自枕书眠。
平生放眼无余子,与汝论交过十年。
既觉梦都随雨去,半开花欲放春颠。
隔墙红遍千株树,何日能来看木棉?


 六丑 木棉谢后作 (清·陈洵)

正朱华照海,带碧瓦、参差楼阁。
故台更高,无风花自落。一梦非昨。
过眼千红尽,去来歌舞,怨粉轻衣薄。
青山客路鸪啼恶。
泪断香绵,灯收雨箔。
颓然旧游城郭。
尚幢幢日盖,残霸天邈。

川盘岭礴。算孤根易托。
顿有离家恨,何处著。
争枝又闹群雀。
似依依念定,惹茸曾约。
芳韶好、柳黄初啄。
得知道、一样天涯化絮,到头漂泊。
山中事、分付榴萼。
笑燕子、尚恋西园夜,春归未觉。


 碧牡丹·咏红棉 (近现代·王韶生)

托体灵根在。初日临沧海。
晓露湛湛,漫湿旂亭车盖。
乍睹赪颜,飞晕霞同叆。
轶群千万雄态。

事难再。拊臆徒寄慨。
芳心寸寸谁解。
踯躅关河,怅望霸图空改。
艳笔凌云,还欠他文采。
昂头应向天外。

 鹧鸪天·题红棉图 (近现代·王韶生)
树号英雄本不多。横柯修干郁嵯峨。
霸图事去留残迹,岭峤空怜说赵陀。

花绮艳,瓣移那。一花一瓣影婆娑。
试携酒榼花前醉,似与花容色共酡。


 浣溪纱·题高奇峰、张幼华、何漆园合画木棉藤萝翠鸟,为黎工佽作 (近现代·叶恭绰)

势压扶桑大海东。江山生色气葱茏。
谁云此树不英雄。

待斩葛藤除众蔽,更栽萌蘖兆新功。
羽毛自惜意何穷。


 浪淘沙 红棉 (近现代·龙榆生)

羞入绮罗丛。高干摩空。
倚天照海醉颜红。
脱尽江南儿女态,不嫁东风。

春事苦悤悤。心事谁同。
贞姿一任火云烘。
合向越王台下住,那辨雌雄。

 金缕曲 穗城街头画木棉 (近现代·刘海粟)

  • 序:金尧如棣填词记盛,谨为倚声。

丽日参天树。
看枝头、珊瑚万点,杏羞桃妒。
八十七翁挥椽笔,笔底龙蛇飞舞。
浑不似、经风经雨。
气概英雄霞似锦,论豪情、应冠群芳谱。

问何处,春如许。千秋胜事难枚举。
爱朱颜、陶然春晚,化身柔絮。
万井长宵温好梦,多谢消寒驱暑。
尚记得、廉颇将军语。
跃马横刀能顾盼,讵声声、摇落悲江浒。
强项令,今犹古。


 南歌子 木棉 (近现代·朱帆)

海岸潮初涨,天涯雪未融。
羊城又是几番风,吹出木棉千树照长空。

血沃春山碧,花催曙色红。
诗难描拟画难工,且唱南歌一曲颂英雄。

 何觉夫自顺德拿舟过访宿红棉书屋翌日送归 (近现代·李履庵)
华灯照流黄,楼高林木静。
坐对忘宵深,一瓯啜苦茗。
与子说平生,忧乐杂俄顷。
各有泪如江,要使沧江溟。
汝本嵚崎人,置我在何等。
仗剑游四方,驰情中带整。
珠玉靡好怀,在衣愿为领。
众生本无尽,倏现庄严境。
慷慨送君行,众星尚耿耿。


 木棉絮 (近现代·陈融)

难得晴天晴有絮,偏非雪地雪留痕。
虹光海日前身事,鸪影江山一缕魂。
宁可风怀让杨柳,几曾衣被慰黎元。
词人老作英雄语,越峤声坛定一尊。

 容景铎画木棉何啸庵咏芙蓉忆越南二友吟寄 (近现代·陈融)
一发青山鹧鸪影,人立苍茫风雨中。
八尺龙驹三尺剑,须知汉后有英雄。

阆苑芙蓉植慧根,人间天上等销魂。
鸾胶不买蒲衣子,尚免名花有泪痕。


 水龙吟 诸迟菊捶琴词赋桐绵,不减坡仙杨花,借其韵赋木棉绒 (近现代·周岸登)

碧鸡招罢南云,万灯红映珊瑚遍。
攀枝春赩,露房秋坼,雪轻云软。
铺以兜罗,织输吉贝,吹从葭管。
任蛮书峤雅,辨章方物,图难状、吟空远。

还问衣芦闵子。 试装成、助寒偷暖。
碧浔旧赏,虞衡新志,骖鸾客倦。
午枕欹云,桃笙敷越,薯莨休点。
伴蕉衫葛帔,青奴葵扇,怕秋风怨。

  • 注:昔分赋浔州、会理木棉,特赋其花,兹乃赋其绵也。木绵初出房,比丝尤美,脆薄不中纺织,性寒不充絮纩。惟粤闽髹漆皮枕草用以实其中,为却暑之具。禹贡:扬州厥篚织贝。孔传:织细纻贝水物。郑注:贝,锦名。引诗贝锦。其说皆未当。宋人始以吉贝释之。考吉贝,见于南史,不能谓古无棉。丁晏谓,吉贝即卉服。卉服自属蕉越波罗苎葛之类,取草木纤维绩织而成,今闽粤至多经文无缘一物重见也。薯莨似芋,产两广,野生者良,煮成泥,染练纱罗,坚致如漆,且含各种色素。今台湾、吕宋移植最蕃,然不敌天生者。



 浪淘沙 和榆生赏红棉访昌华故苑之作 (近现代·胡汉民)

照海独红鲜。老干擎天。
招呼群卉附其颠。
此是世间豪杰气,不让人先。

故事几流传。霸业徒偏。
树犹如此客何言。
要作大裘千万丈,心意绵延。

 梅子黄时雨 (近现代·黄咏雩)

  • 题注:丁亥,一九四七年。咏木棉絮。闇公、六禾、颙庵、伯孝、叔俦、秋雪、纫诗同作。

飞絮流光,又风袅落花,梨云吹碎。
看百越关山,夕阳如醉。
岁月岂无迟暮感,英雄自有飞腾意。
谁料理。冷暖世情,如许多事。

应是。匡时经纬。
念繁华梦好,蔫绣酣倚。
待衣被人间,欢颜相视。
堪笑杨花无气力,一生漂泊随流水。
春归矣。鹧鸪乱啼声里。


 齐天乐 木棉用静庵调及同部韵却寄 (当代·朱庸斋)

晓阳初破千家睡,晴空绛都图展。
绀雪融春,红桑换世,一顾万花容敛。
薰风故苑。问夺目关山,是谁装点。
向暝归鸦,蜡灯如炬引程转。

层楼休纵望眼。交柯余几树,朱凤曾眷。
濯锦霞轻,堆尘絮薄,客里征衫犹暖。
蓉砂漫检。倩驻景神方,醉颜重见。
梦落欢丛,只怜芳事短。

 浣溪沙 木棉 (当代·朱庸斋)
娇首芳丛独出群。烛天万盏映朝昏。
海涯归燕未迷津。

朱凤护巢花烘暖,素棉堆枕梦犹温。
绛都春属岭南人。


 惠州西湖九咏 红棉榭 (当代·陈永正)

百年烽火矗红旌,壮志江头忆众英。
岂为人间阅春色,但持千炬照沧溟。

 木棉 (当代·陈永正)
大手笔书天地春,九州横绝孰能伦。
南离正气堂堂出,一炬高擎海宇新。

 木兰花慢 木棉 (当代·陈永正)
问谁持绛节,度南岭,驻重城。
想烽火连天,烟尘匝地,未了边声。
堪惊。众芳渐老,独伤心、
万里送春程。
天外久萦离思,人间恐见危旌。

凄清。林表鹧鸪鸣。沈魄唤难醒。
念残霸荒台,乱云乔木,都在榛荆。
深情。寸丹迸恨,化空山、
千炬日华明。
待上层楼东望,何时一照沧溟。


 渔家傲 木棉约无斋同咏 (当代·陈永正)

列炬殷空花十万。南州壮气堂堂满。
眼底纷纭桃李炫。
天行健。英雄崛起珠江畔。

身世百年风雨半。高楼坐阅千红变。
烽火连天谁更管。
鸪啼晚。中原莽莽惊尘断。

 木棉 (当代·陈振家)
雄躯劲直插云标,绕干枝撑百尺条。
为使春辰花更好,管教冬后叶先凋。
红灯万盏灿南国,白鹭千群舞碧霄。
有志男儿当似此,顶天立地气高辽。

 又咏木棉 (当代·陈振家)
堤头雄踞恣云条,痛惜一春花事凋。
不使骚人伤短景,万红齐吐向天烧。


@ 摄影 | 陈逸航(木棉絮除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