詞、句或作者: (已收錄詩詞758270 首)
篩選條件:範圍   朝代 體裁 韻部
你還可以:按字在句中位置查詢詩句按地理查詢詩人詩集切換詩詞顯示方式:一韻一行方式

杜甫朝代:

人物簡介

中國歷代人名大辭典
【生卒】:712—770
【介紹】: 唐河南鞏縣人,祖籍襄陽,字子美,自稱杜陵布衣,又稱少陵野老。杜審言孫。初舉進士不第,遂事漫游。后居困長安近十年,以獻《三大禮賦》,待制集賢院。安祿山亂起,甫走鳳翔上謁肅宗,拜左拾遺。從還京師,尋出為華州司功參軍。棄官客秦州、同谷,移家成都,營草堂于浣花溪,世稱浣花草堂。后依節度使嚴武,武表為檢校工部員外郎,故世稱“杜工部”。代宗大歷中,攜家出蜀,客居耒陽,一夕病卒于湘江舟中。甫工詩歌,與李白齊名,并稱李杜。后人又稱其為詩圣,稱其詩為“詩史”。名篇甚多,為世傳誦。有《杜工部集》
唐詩大辭典 修訂本
【生卒】:712—770
字子美,排行二,河南鞏縣(今河南鞏義)人。其十三世祖杜預,乃京兆杜陵(今陝西長安縣東北)人,故杜甫自稱“杜陵布衣”,即指其郡望。十世祖杜遜,東晉時南遷襄陽(今湖北襄樊),故或稱襄陽杜甫,乃指其祖籍。而杜甫一度曾居長安城南少陵附近,故又嘗自稱“少陵野老”,世稱“杜少陵”。其祖父審言,武后時官膳部員外郎,于初唐五言律詩之形成曾起積極作用。杜甫出生于“奉儒守官”之家,其一生正值唐朝由盛而衰之轉變時期,安史之亂乃此轉變之關鍵,杜甫一生經歷與創作,與其時代之興衰密切相聯。青年時代正值玄宗開元全盛時期,經過前后三次、歷時十年之漫游生活。開元二十三年(735),舉進士,不第。天寶六載(747),玄宗“詔天下,有一藝,詣轂下”。杜甫應是屆制舉,又落第。十載,獻《三大禮賦》,玄宗奇之,命待制集賢院。十四載十月,始授河西尉,不受,旋改右衛率府兵曹參軍。十一月安史亂發,次年六月,玄宗奔蜀,長安陷落。杜甫亦陷其中。七月,太子李亨即位靈武,改元至德。肅宗至德二載(757)四月,杜甫奔赴行在鳳翔,授左拾遺,故世稱杜拾遺。乾元元年(758)六月,貶華州司功參軍。次年七月棄官,由華州往秦州(今甘肅天水)、同谷(今甘肅成縣),年底達成都,于西郊建草堂,生活相對安定。代宗寶應元年(762)因避亂又漂泊梓州(今四川三臺)、閬州(今四川閬中)。廣德二年(764)重返成都,劍南節度使嚴武聘杜甫為節度使署中參謀,又薦為檢校工部員外郎。故又稱杜工部。永泰元年(765)夏春之交,離成都,至夔州(今重慶奉節),在夔州近2年,作詩430多首。大歷三年(768)正月,出峽,抵湖北江陵,又轉公安、岳陽。輾轉漂泊于江湘之間。大歷五年冬,詩人病死于由長沙至岳陽之小舟中。生平詳見元稹撰《杜工部墓系銘》,新、舊《唐書》本傳。年譜多家,其中以蔡興宗、魯訔、蔡夢弼、單復所編年譜及黃鶴所撰《年譜辨疑》影響較大。近人聞一多《少陵先生年譜會箋》考訂頗詳,可參考。杜甫現存詩歌1440余首。宋人王洙所編《杜工部集》20卷,為今存之最早版本。其詩歌乃圍繞詩人所處時代環境與自身遭際而創作。其“渾涵汪茫,千匯萬狀”之詩歌內容,反映當時社會面貌全面深刻,故后人譽之為“詩史”。在詩歌藝術方面,杜甫承繼前賢,勤于探索,刻意求工,無體不精,形成其“沉郁頓挫”,“律切精深”之藝術風格。元稹稱杜詩:“上薄風雅,下該沈宋,言奪蘇李,氣吞曹劉,掩顏謝之孤高,雜徐庾之流麗,盡得古今之體勢,而兼人人之所獨專”,“詩人以來未有如子美者。”(《杜工部墓系銘》)故杜甫之于唐詩,具有集前代之大成,開后世之先路之作用,影響至大。對杜詩之整理編纂、系年、分類、評點、注釋、研究,歷代學者用力至勤。迄清以前之專門著述,今存者尚有200種左右。版刻流傳最廣泛者,有錢謙益《杜詩箋注》,仇兆鰲《杜詩詳注》、楊倫《杜詩鏡銓》等。僅辛亥后近人之有關專著,亦達200余種之多。《全唐詩》編為19卷,《全唐詩外編》及《全唐詩續拾》補詩2首,斷句4。
唐诗汇评
杜甫(712—770),字子美,自称杜陵布衣、少陵野老。原籍襄阳(今湖北襄樊),自曾祖居巩(今河南巩县)。早年漫游吴越。举进士落第,复游齐赵。天宝三载结识李白,同游梁宋、齐鲁。五载,入长安,应试落第,遂居留长安,进《三大礼赋》,又投诗干谒权贵,十五载,始得授右卫率府胄曹参军。安史叛军陷两京,被俘困长安。至德二载夏,间道奔肃宗行在凤翔,授左拾遗,上疏救房琯。乾元元年,出为华州司功参军。二年弃官经秦州、同谷入蜀,至成都,营草堂寓居。宝应元年蜀乱,流亡梓、阆诸州。广德二年回成都。时严武为剑南西川节度,荐甫为节度参谋、检校工部员外郎。武卒,蜀中乱,离成都经云安至夔州。大历三年正月出峡,经江陕、公安漂泊至湖南,转徙于岳、潭、衡诸州间。五年冬,病卒。在我国古代诗史上,杜甫是“集大成”者,被誉为“诗圣”,其诗被誉为“诗史”,与李白并称“李杜”,对后世影响十分深远。有《杜甫集》六十卷,已佚。大历中,樊晃集其诗编为《小集》六卷,亦佚。北宋王洙重编《杜工部集》二十卷、补遗一卷行世,为后世各种杜集祖本。《全唐诗》编诗十九卷。

作品评论

元稹《唐故检校工部员外郎杜君墓系铭并序》
唐兴,官学大振,历世之文,能者互出。而又沈、宋之流,研练精切,稳顺声势,谓之为律诗。由是而后,文体之变极焉。然而莫不好古者遗近,务华者去实,效齐梁则不逮于魏晋。工乐府则力屈于五言,律切则骨格不存,闲暇则纤秾莫备。至于子美,盖所谓上薄风骚,下该沈宋,言夺苏李,气吞曹刘,掩颜谢之孤高,杂徐庾之流丽,尽得古今之体势,而兼人人之所独专矣。使仲尼考锻其旨要,尚不知贵,其多乎哉!苟以为能所不能,无可无不可,则诗人以来,未有如子美者。时山东人李白,亦以奇文取称,时人谓之“李杜”。余观其壮浪纵恣,摆去拘束,模写物象,及乐府歌诗,诚亦差肩于子美矣;至若辅陈终始,排比声韵,大或千言,次犹数百,辞气豪迈,而风调清深,属对律切,而脱弃凡近,则李尚不能历其藩翰,况堂奥乎!
《本事诗》
杜逢禄山之难。流离陇蜀,毕陈于诗,推见至隐,殆无遗事,故当时号为“诗史”。
《新唐书·杜甫传赞》
唐兴,诗人承陈隋风流,浮靡相矜。至宋之问、沈佺期等,研揣声音,浮切不差,而号律诗,竞相沿袭。逮开元间,稍裁以雅正。然恃华者质反,好丽者壮违;人得一概,皆自名所长。至甫,浑涵汪茫,千汇万状,兼古今而有之。他人不足,甫乃厌徐,残膏剩馥,沾丐后人多矣。故元稹谓“诗人以来,未有如子美者”。甫又善陈时事,律切精深,至千言不少衰、世号“诗史”。昌黎韩愈于文章慎许可,至歌诗独推曰:“李杜文章在,光芒万丈长。”诚可信云。
孙仅《读杜工部诗集序》
公之诗,支而为六家:孟郊得其气焰,张籍得其简丽,姚合得其清雅,贾岛得其奇僻,杜牧、薛能得其豪键,陆龟蒙得其瞻博,皆出公之奇偏尔,尚轩轩然自号一家,爀世煊俗。后人师拟之不暇,矧合之乎?风骚而下,唐而上,一人而已。是知唐之言诗,公之馀波及尔。
苏轼《王定国诗集叙》
古今诗人众矣,而杜子美为首,岂非以其流落饥寒,终身不用,而一饭未尝忘君也欤?
黄庭坚《大雅堂记》
子美诗妙处乃在无意于文。夫无意而意已至,非广之以《国风》《雅》《颂》,深之以《离骚》《九歌》,安能咀嚼其意味,闯然入其门耶?故使后生辈自求之,则得之深矣。
秦观《韩愈论》
杜子美之于诗,实积众家之长,适其时而已。昔苏武、李陵之诗,长于高妙;曹植、刘公干之诗,长于豪逸;陶潜、阮籍之诗,长于冲淡;谢灵运、鲍照之诗,长于峻洁;徐陵、庾信之诗,长于藻丽,于是杜子美者,穷高妙之格,极豪逸之气,包冲淡之趣,兼峻洁之姿,备藻丽之态,而诸家之作所不及焉。然不集诸家之长,杜氏亦不能独至于斯也,岂非适当其时故耶?……孔子,圣之时者也,孔子之谓“集大成”。呜呼,杜氏,韩氏亦集诗文之大成者与!
《后山诗话》
诗欲其好,则不能好矣。王介甫以工,苏子瞻以新,黄鲁直以奇,而子美之诗,奇常、工易、新陈莫不好也。
《潜溪诗眼》
老杜诗,凡一篇皆工拙相半,古人文章类如此。皆拙固无取,使其皆工,则峭急而无古气,如李贺之流是也。然后世学者。当先学其工者,楕神气骨皆在于此。
《岁寒堂诗话》
王介甫只知巧语之为诗,而不知拙语亦诗也;山谷只知奇语之为诗,而不知常语亦诗也。欧阳公诗专以快意为主,苏端明诗专以刻意为工,李义山诗只知有金玉龙凤,杜牧之诗只知有绮罗脂粉,李长吉诗只知有花草蜂蝶,而不知世间一切皆诗也。惟杜子美则不然:在山林则山林,在廊庙则廊庙,遇巧则巧,遇拙则拙,遇奇则奇,遇俗则俗,或放或收,或新或旧,一切物、一切事、一切意,无非诗者,故曰“吟多意有馀”,又曰“诗尽人间兴”,诚哉是言”!
《岁寒堂诗话》
子美诗奄有古今。学者能识国风、骚人之旨,然后知子美用意处;识汉魏诗,然后知子美遣词处。
《遯斋闲览》
或问王荆公云:编四家诗,以杜甫为第一,李白为第四,岂白之才格词致不逮甫也?公曰:白之歌诗,豪放飘逸,人固莫及,然其格止于此而已,不知变也。至于甫,则悲欢穷泰,发敛抑扬,疾徐纵横,无施不可。故其诗有平淡简易者,有绵丽精确者,有严重威武若三军之帅者,有奋迅驰骤若泛驾之马者,有淡泊闲静若山谷隐士者,有风流蕴藉若贵介公子者。盖其诗绪密而思深,观者苟不能臻其阃奥,未易识其妙处,夫岂浅近者所能窥哉!此甫所以光掩前人而后来无继也。
《苕溪渔隐丛话》
山谷云,老杜作诗,退之作文,无一字无来处,盖后人读书少,故谓韩、杜自作此语耳。
《沧浪诗话》
少陵诗宪章汉魏,而取材于六朝。至其自得之妙,则前辈所谓集大成者也。
《沧浪诗话》
李、杜二公,正不当优劣。太白有一二妙处,子美不能道;子美有一二妙处,太白不能作,子美不能为太白之飘逸,太白不能为子美之沉郁。
《瀛奎律髓》
大抵老杜集,成都时诗胜似关辅时,夔州时诗胜似成都时,而湖南时诗又胜似夔州时,一节高一节,愈老愈剥落也。
杨维桢《李仲虞诗序》
观杜者不唯见其律,而有见其骚者焉;不唯见其骚,而有见其雅者焉;不唯见其骚与雅也,而有见其史者焉。此杜诗之全也。
《唐诗品汇》
蜀郡虞集云:杜公之诗,冲远浑厚,上薄风雅,下凌沈、宋、每篇之中有句法章法,截乎不可紊;至于以正为变,以变为正,妙用无方,如行云流水,切无定质,出于精微,夺乎天造,是大难以形器求矣。公之忠愤激切、爱君忧国之心,一系于诗,故常因是而为之说曰:《三百篇》,经也;杜诗,史也。“诗史”之名,指事实耳,不与经对言也;然风雅绝响之后,唯杜公得之,则史而能经也,学工部则无往而不在也。
《丹铅总录》
杜子美诗诸体皆有绝妙者,独绝句本无所解。
《艺圃撷馀》
少陵故多变态,其诗有深句,有雄句,有老句,有秀句,有丽句,有险句,有累句。后世别为“大家”,特高于盛唐者,以其有深句,雄句、老句也;而终不失为盛唐者,以其有秀句、丽句也。轻浅子弟往往有薄之者,则以其有险句、拙句、累句也。不知其愈险愈老,正是此老独得处,故不足难之;独拙、累之句,我不能掩瑕。虽然,更千百世无能胜之者何?要曰:无露句耳。
《诗薮》
盛唐一味秀丽雄浑。杜则精粗、巨细、巧拙、新陈、险易、浅深、浓淡、肥瘦靡不毕具,参其格调,实与盛唐大别,其能会萃前人在此,滥觞后世亦在此。且言理近经,叙事兼史,尤诗家绝睹。
《诗薮》
太白笔力变化,极于歌行;少陵笔力变化,极于近体。李变化在调与词,杜变化在意与格。然歌行无常矱,易于错综;近体有定规,难于仲缩。调词超逸,骤如骇耳,索之易穷;意格精深,始若无奇,绎之难尽,此其稍不同者也。
《诗薮》
大概杜有三难:极盛难继,首创难工,遘衰难挽。子建以至太白,诗家能事都尽,杜后起,集其大成,一也;排律近体,前人未备,伐山道源,为百世师,二也;开元既往,大历既兴,砥柱其间,唐以复振,三也。
《唐诗镜》
杜子美之胜人者有二:思人所不能思,道人所不敢道,以意胜也;数百言不觉其繁,三数语不觉其简,所谓“御众如御寡”、“擒贼必擒王”,以力胜也。五七古诗,雄视一世,奇正雅俗,称题而出,各尽所长,是谓武库。五七律诗,他人每以情景相和而成,本色不足者往往景饶情乏,子美直摅本怀,借景入情,点熔成相,最为老手,然多径意一往,潦倒太甚,色泽未工,大都雄于古者每不屑屑于律故。故用材实难,古人小物必勤,良有以也。
李维桢《雷起部诗选序》
昔人云诗至子美集大成,不为四言,不用乐府旧题。虽唐调时露,而能得风雅遗意。七言歌行扩汉魏而大之。沉郁瑰琦,巨丽超逸。五言律体裁明密,规模宏远,比耦精严,音节调畅;七言律称是。至于长律,阖辟驰骤,变化错综,未可端倪,冠绝占今矣。
《唐音癸签》
少陵七律与诸家异者有五:篇制多,一也;一题数首不尽,二也;好作拗体,三也;诗料无所不入,四也;好自标榜,即以诗入诗,五也。此皆诸家所无,其他作法之变,更难尽数。
《诗源辨体》
或问:子美五七言律较盛唐诸公何如?曰:盛唐诸公唯在兴趣,故体多浑圆,语多活泼;若子美则以意为主,以独造为宗,故体多严整,语多沉着耳。此各自为胜,未可以优劣论也。
《池北偶谈》
宋明以来,诗人学杜子美者多矣。予谓退之得杜神,子瞻得杜气,鲁直得杜意,献吉得杜体,郑继之得杜骨。它如李义山、陈无己,陆务观、袁海叟辈、又其次也;陈简斋最下。
《杜诗详注凡例》
自元微之作序铭,盛称其所作,谓“自诗人以来,未有如子美者”。故王介甫选四家诗,独以杜居第一。秦少游则推为孔子大成,郑尚明则推为周公制作,黄鲁直则推为诗中之史,罗景纶则推为诗中之经,杨诚斋则推为诗中之圣,王元美则推为诗中之神,诸家无不崇奉师法。宋惟杨大年不服杜,诋为村夫子,亦其所见者浅。至嘉隆间,突有王慎中、郑继之、郭子章诸人,严驳杜诗,几令身无完肤,真少陵蟊贼也。杨用修则抑扬参半,亦非深知少陵者。
《絸斋诗谈》
诗有以涩为妙者,少陵诗中有此味,宜进此一解。涩对滑看,如碾玉为山,终不如天然英石之妙,
《絸斋诗谈》
五言排律,当以少陵为法,有层次,有转接,有渡脉,有闪落收缴,又妙在一气。
《絸斋诗谈》
古之人,如杜子美之雄浑博大,其在山林与朝廷无以异,其在乐士与兵戈险厄无以异,所不同者山川风土之变,而不改者忠厚直谅之志。志定,则气浩然,则骨挺然,孟子所谓“至大至刚塞乎天地”者,实有其物,向光怪熊熊,自然溢发。少陵独步千古,岂骚人香草,高士清操而已哉!
《唐诗别裁》
少陵五言长篇,意本连属,而学问博,力量大,转接无痕,莫测端倪,转似不连属者,千古以来,让渠独步。
《唐诗别裁》
少陵七言古如建章之宫,千门万户;如巨鹿之战,诸候皆从壁上观,膝行而前,不敢仰视;如大海之水,长风鼓浪,扬泥沙而舞怪物,灵蠢毕集。别于盛唐诸家,独称大家。
《唐诗别裁》
杜诗近体,气局阔大,使事典切,而人所不可及处,尤在错综任意,寓变化于严整之中,斯足以凌轹千古。
《杜诗镜铨》
五古前人多以质厚清远胜,少陵出而沉郁顿挫,每多大篇,遂为诗道中另辟一门径。无一蹈袭汉魏,正深得其神理。
《杜诗镜铨》
少陵绝句,直抒胸臆,自是大家气度,然以为正声则未也。宋人不善学之,往往流于粗率。
《瓯北诗话》
少陵之真本领……仍在少陵诗中“语不惊人死不休”一句。盖其思力沉厚,他人不过说到七八分者,少陵必说到十分,甚至有十二三分者。其笔力之豪劲,又足以副其才思之所至,故深人无浅语。
《读雪山房唐诗序例》
杜工部五言诗,尽有古今文字之体。前后《出塞》、“三别”、“三吏”,固为诗中绝调,汉魏乐府之遗音矣。他若《上韦左丞》,书体也;《留花门》,论体也;《北征》,赋体也;《送从弟亚》,序体也;《铁堂》、《青阳峡》以下诸诗,记体也;《遭田父泥饮》,颂体也;《义鹘》、《病柏》,说体也;《织成褥段》,箴体也;《八哀》,碑状体也;《送王砯》,纪传体也,可谓牢笼众有,挥斥百家。
《岘傭说诗》
少陵七律,无才不有,无法不备。义山学之,得其浓厚;东坡学之,得其流转;山谷学之,得其奥峭;遗山学之,得其苍郁;明七子学之,佳者得其高亮雄奇,劣者得其空廓。
《三唐诗品》
情芳意古,蕴藉宏深,本《小雅》怨诽之音,撰建安疏宕之骨,简蓄不逮古人,沉厉过之。七言骨重气苍,意研律细,诸家评论,以此赅焉。
《唐宋诗举要》
五言长律,作者颇夥,然不能以颢气驱迈,健笔抟捖,则与四韵无大异,不过衍为长篇而已。杜老五言长律,开阖跌荡,纵横变化,远非他家所及。至……七言长律,最为难工,作者亦少,虽老杜为之,亦不能如五言之神化,他家无论也。

 

共1154,分58頁顯示   1  2  3  4  5 下一頁
五言律詩
李監宅(唐·杜甫)
  五言律詩 押冬韻  顯示自動注释

題注:一作李鹽鐵,一云,開元中,李令問爲祕書監,飲饌豪奢,或即其人,尚有一首,見吳若逸詩中。

引用典故:乘龍 孔雀屏開 

尚覺王孫貴,豪家意頗濃。屏開金孔雀,褥隱繡芙蓉。

且食雙魚美,誰看異味重。門闌多喜色,女壻乘龍


重題鄭氏東亭(唐·杜甫)
  五言律詩 押微韻  顯示自動注释

題注:在新安界。

華亭入翠微,秋日亂清暉。崩石欹山樹,清漣曳水衣

紫鱗衝岸躍,蒼隼護巢歸。向晚尋征路,殘雲傍馬飛。


題張氏隱居二首 其二(唐·杜甫)
  五言律詩 押尤韻  顯示自動注释

引用典故:杜酒 張棃 

之子時相見,邀人晚興留。潭鱣發發,春草鹿呦呦。

杜酒偏勞勸,張棃不外求。前村山路險,歸醉每無愁


天寶初南曹小司寇舅於我太夫人(甫祖母盧氏)堂下累(一作壘)土爲山一匱(一作簣,詩同)盈尺以代彼朽木承諸焚香瓷甌甌甚安矣旁植慈竹蓋茲數峰嶔岑嬋娟宛有塵外數(一本無數字,一作格)致乃不知興之所至而作是詩(唐·杜甫)
  五言律詩 押文韻  顯示自動注释

一匱功盈尺,三峰意出羣。望中疑在野,幽處欲生雲。

慈竹春陰覆,香爐曉勢分。惟南將獻壽,佳氣日氛氳。


龍門(即伊闕)(唐·杜甫)
  五言律詩 押灰韻  顯示自動注释

龍門橫野斷,驛樹出城來。氣色皇居近,金銀佛寺開。

往還時屢改,川水日悠哉。相閱征途上,生涯盡幾迴。


與任城許主簿遊南池(唐·杜甫)
  五言律詩 押先韻  顯示自動注释

題注:池在濟寧州境

引用典故:舊青氊 

秋水通溝洫,城隅進小船。晚涼看洗馬,森木亂鳴蟬。

菱熟經時雨,蒲荒八月天。晨朝降白露,遙憶舊青氊


登兖州城樓(唐·杜甫)
  五言律詩 押魚韻  顯示自動注释

東郡趨庭日南樓縱目初。浮雲連海嶽,平野入青徐。

孤嶂秦碑在,荒城魯殿餘。從來多古意臨眺獨躊躇。

評注(點擊查看或隱藏評注)
《瀛奎律髓》
此诗中两联似皆言景,然后联感慨,言秦、鲁俱亡,以“古意”二字结之,即东坡用《兰亭》意也。
《唐诗品汇》
刘云:俯仰感慨语,何地无之(“浮云”二句下)。
《唐诗广选》
赵子常曰:曰“从来”则平昔抱怀可见,曰“独”则同登楼者未必知之。
《批点唐诗正声》
三、四气象宏阔,俯仰千里;五、六凄婉,上下千年,良为慨叹。秦王好大喜功,鲁恭好宫室,言之以讽,可谓哀而不伤矣。公诗实出其祖审言《登襄阳城》,气魄相似。
《杜工部诗说》
前半,登楼之景;后半,怀古之情。共驱使名胜古迹,能作第一种语。此与《岳阳楼》诗,并足凌轹干古。
《唐诗选脉会通评林》
赵汸曰:“孤嶂”、“荒城”一联感慨深矣。时方承平,故虽哀而不伤。
《唐诗摘钞》
凡起调高则收处宜平落以遗其声;起调平则收处宜振起以激其响。七句“从来”二字是振起之法也。碑已不在,殿已无馀,此临眺时所以怀古情深也。本不在,言“在”;本无馀,而说有“馀”,此诗家之妙旨;言“在”,而实不在;言“馀”,而实无馀。此读者之善会。
《杜诗详注》
赵汸云:三、四宏阔,俯仰千里;五、六微婉,上下千年。张鋋注:凡诗体欲其宏,而思欲其密。广大精微,此诗兼之矣。
《瀛奎律髓汇评》
冯班:不让乃祖。陆贻典:此与审言《登襄城》一律。查慎行:此杜陵少作也,深稳已若此。五、六每句首尾下字极工密,所谓“诗律细”也。纪昀:此工部少年之作,句句谨严。中年以后,神明变化,不可方物矣。以“纵目”领起中四句,即从“秦碑”、“鲁殿”脱卸出“古意”作结,运法细而无迹。又云:晚唐诗多以中四句言景,而首尾言情。虚谷欲力破此习,故屡提倡此说。冯氏讥之,未尝不是。但未悉其矫枉之苦心,而徒与庄论耳。无名氏(乙):盛唐精壮,妙含馀韵则初唐矣。
《絸斋诗谈》
此等诗在集中不多得。其胸中尚无隐忧,身处俱是乐境,故天趣足而象气佳,此后则不能如此已。三、四用力字在腰,五、六用力字在尾,此便是句法变换处,不然便是骈砌手。
《唐宋诗醇》
安雅妥贴,杜律中最近人者,故后人多摹此派。
《杜诗话》
《登兖州城楼诗》,公十五岁时作,时公父闲为兖州司马,故有“东郡趋庭”句,《壮游》诗所谓“往岁十四五,出游瀚墨场,”要是公当家运世风正盛之际云尔。诗之雄杰,与《登岳阳楼》并堪千古。然是时郭子仪将兵五万屯奉天备吐蕃,白元光、李抱玉各出兵击贼,故“戎马关山北”一语,不胜只身飘泊之感,盖《兖》无事而吊古,《岳》即景以伤今,情绪殊判然也。
《读杜心解》
三、四,横说,紧承“纵目”;五、六,竖说,转出“古意”。末句仍缴还“登”字,与“纵目”应。局势开拓。结构谨严。
《杜诗镜铨》
此集中第一首律诗,气象宏阔,感慨遥深,公少作已不同如此。三、四承上“纵目”字写景;五、六起下“古意”字感怀,章法方不呆板。
《此木轩唐五言律诗读本》
此诗每句第一字皆乎,可知昔贤亦不堪检点到此等处。
《唐诗近体》
安雅妥帖,杜律中最近人者。
《唐宋诗举要》
吴北江曰:此公少作,固已蹴踏初唐请公。
以下資料來源未詳
①弼注:公父闲为兖州司马,公时省侍。《论语》:“鲤(孔子之子)趋而过庭。
②秦碑指秦始皇登峄山所刻石碑。鲁殿指鲁灵光殿,汉景帝子鲁共王所建。
③兖州:唐代州名,在今山东省。杜甫父亲杜闲任兖州司马。
④东郡趋庭:到兖州看望父亲。
⑤海岱:东海、泰山。
⑥青徐:青州、徐州。

劉九法曹鄭瑕丘石門宴集(唐·杜甫)
  五言律詩 押侵韻  顯示自動注释

引用典故:聯璧 

秋水清無底,蕭然靜客心。掾曹乘逸興,鞍馬去相尋

能吏聯璧華筵直一金。晚來橫吹好,泓下亦龍吟


暫如臨邑至㟙(音宅)山湖亭奉懷李員外率爾成興(唐·杜甫)
  五言律詩 押删韻  顯示自動注释

題注:鵲山湖在歷城東門外,㟙疑鵲之誤。

野亭逼湖水,歇馬高林間。鼉吼風奔浪,魚跳日映山。

暫遊阻詞伯,却望懷青關。靄靄生雲霧,唯應促駕還。


對雨書懷走邀許十一簿公(唐·杜甫)
  五言律詩 押魚韻  顯示自動注释

題注:一作許主簿

引用典故:賢人酒 長者車 幕燕 

東岳雲峰起,溶溶滿太虛。震雷幕燕,驟雨落河魚。

座對賢人酒,門聽長者車相邀媿泥濘,騎馬到階除。


巳上人茅齋(唐·杜甫)
  五言律詩 押支韻  顯示自動注释

題注:舊注謂齊己,非。

引用典故:支遁 許詢 

巳公茅屋下,可以賦新詩。枕簟入林僻,茶瓜留客遲。

江蓮搖白羽,天棘青絲。空忝許詢輩,難酬支遁詞。


房兵曹胡馬詩(唐·杜甫)
  五言律詩 押庚韻  顯示自動注释

胡馬大宛名,鋒棱瘦骨成。竹批雙耳,風入四蹄輕。

所向無空闊,真堪託死生驍騰如此,萬里可橫行。

評注(點擊查看或隱藏評注)
《瀛奎律髓》
自汉《天马歌》以来,至李、杜集中诸马诗始皆超绝,苏、黄及张文潜画马诗亦然,他人集所无也。学者宜自检观。
《唐诗品汇》
刘曰:仿佛老成,亦无玄黄,亦无牝牡(“所向”二句下)。
《汇编唐诗十集》
唐云:咏物诗最雄浑者。
《唐风怀》
赵子常曰:此诗词气落落,飞行万里之势,如在目中。区区模写体贴以为咏物者,何足语此。
《杜诗说》
“有如此”三字,挽得有力(“骁腾”句下)。期房立功万里之外。结处必见主人,此唐贤一定之法(末句下)。
《唐诗归》
钟云:读此知世无痴肥俊物(首二句下)。谭云:赠侠士诗。钟云:肚人疑“与人一心成大功”句,请从此五字思之(“所向”二句下)。
《杜臆》
“风入四蹄轻”,语俊。“真堪托死生”,咏马德极矣。……“万里横行”则并及兵曹。
《唐诗选脉会通评林》
赵云龙曰:以雄骏之语发雄骏之思,子昂《画马》恐不能如此之工到。
《瀛奎律髓汇评》
冯舒:落句似复,冯班:力能扛鼎,势可拔山。何义门:第五、马之力;第六,马之德。纪昀:后四句撇手游行,不跼于题,妙。仍是题所应有,如此乃可以咏物。无名氏(甲):凡经少陵刻画,便成典故,堪与《史》、《汉》并称。
《杜诗详注》
张鋋曰:此四十字中,其种其相,其才其德,无所不备,而形容痛快,凡笔望一字不可得。赵汸曰:前辈言咏物诗,戒粘皮着骨。公此诗,前言胡马骨相之异,后言其骁腾无比,而词语矫健豪纵,飞行万里之势,如在目中。所谓索之骤黄牝牡之外者。区区模写体贴,以为咏物者,何足语此!
《初白庵诗话》
“竹批”句小巧,对得飘忽,五、六,便觉神旺气高。
《而庵说唐诗》
子美诗神化乃尔。
《龙性堂诗话初集》
少陵咏马及题画马诸诗,写生神妙,直空千古,使后人无复着手处。
《唐宋诗醇》
孤情迥出,健思潜搜,相其气骨亦可横行万里,此与《画鹰》二篇,真文家所谓沉著痛快者,李因笃曰:五、六如咏良友大将,此所谓沉雄。
《唐诗别裁》
句束住(“骁腾”句下)。前半论骨相,后半并及性情。“万里横行”指房兵曹,方不粘著题面。
《岘傭说诗》
五言律亦可施议论断制,如少陵“胡马大宛名”一首,前四句写马之形状,是叙事也;“所向”二句,写出性情,是议论也;“骁腾”一句勒;“万里”一句断。此真大手笔。虽不易学,然须知有此境界。
《唐诗成法》
结“万里”句与“所向”句稍复,虽云五着马,八着人,细看终有复意。前半先写骨格神俊,后半能写出血性。王渔洋云:“批”、“峻”字令人以为怪矣。西樵云:落笔有一瞬一里之势。
《读杜心解》
此与《画鹰》诗,自是年少气盛之作,都为自己写照。……字字凌厉。其炼局之竒峭,一气飞舞而下,所谓啮蚀不断者也。
《唐诗观澜集》
行神如空,行气如虹,与歌行名篇一副笔墨。
《闻鹤轩初盛唐评选读本》
三、四工警,人尽知赏。五、六作白话,用旺气出之,质而能壮,雄时不枵,此关气魄,跃跃然,都无笔墨,不知者将无目之学究语?结亦乃称。
《唐诗鉴赏辞典》
这是一首咏物言志诗。注家一般认为作于开元二十八年(740)或二十九年,正值诗人漫游齐赵,飞鹰走狗,裘马清狂的一段时期。诗的风格超迈遒劲,凛凛有生气,反映了青年杜甫锐于进取的精神。
诗分前后两部分。前面四句正面写马,是实写。诗人恰似一位丹青妙手,用传神之笔为我们描画了一匹神清骨峻的“胡马”。它来自大宛(汉代西域的国名,素以产“汗血马”著称),自然非凡马可比。接着,对马作了形象的刻画。南齐谢赫的《古画品录》提出“六法”,第一为“气韵生动”,第二即是“骨法用笔”,这是作为气韵生动的首要条件提出来的。所谓“骨法”,就是要写出对象的风度、气格。杜甫写马的骨相:嶙峋耸峙,状如锋棱,勾勒出神峻的轮廓。接着写马耳如刀削斧劈一般锐利劲挺,这也是良马的一个特征。至此,骏马的昂藏不凡已跃然纸上了,我们似见其咴咴喷气、跃跃欲试的情状,下面顺势写其四蹄腾空、凌厉奔驰的雄姿就十分自然。“批”和“入”两个动词极其传神。前者写双耳直竖,有一种挺拔的力度;后者不写四蹄生风,而写风入四蹄,别具神韵。从骑者的感受说,当其风驰电掣之时,好象马是不动的,两旁的景物飞速后闪,风也向蹄间呼啸而入。诗人刻画细致,维妙逼真。颔联两句以“二二一”的节奏,突出每句的最后一字:“峻”写马的气概,“轻”写它的疾驰,都显示出诗人的匠心。这一部分写马的风骨,用的是大笔勾勒的方法,不必要的细节一概略去,只写其骨相、双耳和奔驰之态,因为这三者最能体现马的特色。正如张彦远评画所云:“笔才一二,象已应焉,离披点画,时见缺落,此虽笔不周而意周也。”(《历代名画记》)这就是所谓“写意传神”。
诗的前四句写马的外形动态,后四句转写马的品格,用虚写手法,由咏物转入了抒情。颈联承上奔马而来,写它纵横驰骋,历块过都,有着无穷广阔的活动天地;它能逾越一切险阻的能力就足以使人信赖。这里看似写马,实是写人,这难道不是一个忠实的朋友、勇敢的将士、侠义的豪杰的形象吗?尾联先用“骁腾有如此”总挽上文,对马作概括,最后宕开一句:“万里可横行”,包含着无尽的期望和抱负,将意境开拓得非常深远。这一联收得拢,也放得开,它既是写马驰骋万里,也是期望房兵曹为国立功,更是诗人自己志向的写照。盛唐时代国力的强盛,疆土的开拓,激发了民众的豪情,书生寒士都渴望建功立业,封侯万里。这种蓬勃向上的精神用骏马来表现确是最合适不过了。这和后期杜甫通过对病马的悲悯来表现忧国之情,真不可同日而语。
南朝宋人宗炳的《画山水序》认为通过写形传神而达于“畅神”的道理。如果一个艺术形象不能“畅神”,即传达作者的情志,那么再酷肖也是无生命的。杜甫此诗将状物和抒情结合得自然无间。在写马中也写人,写人又离不开写马,这样一方面赋予马以活的灵魂,用人的精神进一步将马写活;另一方面写人有马的品格,人的情志也有了形象的表现。前人讲“咏物诗最难工,太切题则粘皮带骨,不切题则捕风捉影,须在不即不离之间”(钱泳《履园谈诗》),这个要求杜甫是做到了。
(黄宝华)

畫鷹(唐·杜甫)
  五言律詩 押虞韻  顯示自動注释

素練風霜起,蒼鷹畫作殊。身思狡兔,側目似愁胡。

絛旋光堪擿,軒楹勢可呼。何當擊凡鳥,毛血灑平蕪。

評注(點擊查看或隱藏評注)
《瀛奎律髓》
此咏画鹰,极其飞动。“身”、“侧目”一联已曲尽其妙。“堪擿”、“可呼”一联,又足见为画而非真。王介甫《虎图行》亦出于此耳。“目光夹镜当坐隅”,即(此诗)第五句也。“此物安可来庭除”,即第六句也。“何当击凡鸟,毛血洒平芜”,子美胸中愤世嫉邪,又以寓见深意,谓焉得烈士有如真鹰,能搏扫庸谬之流也。盖亦以讥夫貌之似而无能为者也,诗至此神矣。
《杜臆》
“画作殊”,语拙,然“绦旋”句亦见其画作之殊也。
《絸斋诗谈》
首句未画先衬,言下便有活鹰欲出;次点“画”字以存题,以下俱就生鹰摹写,其画之妙可知。运题入神,此百代之法也。一结有千筋力,须学此种笔势。
《杜诗解》
句句是鹰,句句是画,犹是常家所讲。至于起句之未是画已先是鹰,此真庄生所云“鬼工”矣。“绦旋”、“轩楹”是画鹰者所补画,则亦咏画鹰者所必补咏也。看“堪擿”、“可呼”语势,亦全为起下“何当”字,故知后人中四句,实填之丑。“击凡鸟”妙。不击恶鸟而击凡鸟,甚矣!凡鸟之为祸,有百倍于恶鸟也。有家国者,不日诵斯言乎!“毛血”五字,击得恁快畅。盖亲睹凡鸟坏事,理合如此。
《瀛奎律髓汇评》
纪昀:虚谷云:“盖亦以讥夫貌之似而无能为者也。”无此意。起笔有神,所谓顶上圆光。五、六请出是画,“何当”二字乃有根。冯班:如此咏物,后人何处效颦?山谷琐碎作新语,去之千里。唐人只赋意,所以生动;宋人粘滞,所以不及。陆贻典:咏物只赋大意,自然生动,晚唐更伤于纤巧。查慎行:全篇多用虚字写出画意。何义门:落句反醒画字,兜裹超脱。无名氏(乙):极动荡之致,到底不离“画”字。许印芳:凡写画景,以真景伴说乃佳。此诗首联说画,次联说真,三联承首联,尾联承次联,其归宿在真景上,可悟题画之法。惟第七句“凡鸟”当作“妖鸟”,老杜下字尚有未稳处。诗盖作于中年,若老年则所谓“晚节渐于诗律细”,无此疵颖矣。
《杜诗详注》
曰“”、曰“侧”,搴鹰之状;曰“擿”、曰“呼”,绘鹰之神。末又从画鹰想出真鹰,几于写生欲活。每咏一物,必以全副精神入之。老笔苍劲中,时见灵气飞舞。律诗八句,须分起承转合。若中间甲铺四语,则堆垛而不灵。此诗三、四承上,固也;五、六仍是转下语,欲擿去绦旋,而呼之使击,语气却紧注末联。知此,可以类推矣。
《莲坡诗话》
(邵)青门又云:《画鹰》一首,句句是画鹰,杜之佳处不在此,所谓诗不必太贴切也。余于此下一转语:当在切与不切之间。
《唐诗成法》
起即“堂上不合生枫树”句意。此较精警。
《唐宋诗醇》
王士禄曰:命意精警,句句不脱“画”字。朱鹤龄曰:起句与“缟素漠漠开风沙”义同,末因画鹰而思真者之搏击,则《进雕賦》意也。
《唐诗别裁》
怀抱俱见(“何当”二句下)。
《读杜心解》
与《胡马》篇竞爽。入手突兀,收局精悍。
《杜诗镜铨》
王阮亭云:五字已摄画鹰之神(“素练”句下)。
《诗法易简录》
“风霜起”三字,真写出秋高欲击之神,已贯至结二句矣。“素练”本无“风霜”,而忽若风霜起于素练者,以所画之鹰殊也。如此用笔,方有突兀凌空之势。若一倒转,便平衍无力。
《唐诗矩》
尾联寓意格。未说苍鹰,突从素练上说一句“起”,使人陡然一惊。然后接入次句,定睛细看,方知是画工神妙所至,笔法稍一倒置,便失其神理矣。
《唐宋诗举要》
范曰:五言其设色之鲜,六言其飞动如生,呼之欲下(“绦旋”二句下)。吴咏鹰、咏马皆杜公独擅,此二诗以寥寥律句,见古风捭阖之势为尤难。
《唐诗鉴赏辞典》
浦评:与《胡马》篇竞爽。入手突兀,收局精悍。
张上若:天下事皆庸人误之,末有深意。

画上题诗,是我国绘画艺术特有的一种民族风格。古代文人画家,为了阐发画意,寄托感慨,往往于作品完成以后,在画面上题诗,收到了诗情画意相得益彰的效果。为画题诗自唐代始,但当时只是以诗赞画,真正把诗题在画上,是宋代以后的事。不过,唐代诗人的题画诗,对后世画上题诗产生了极大影响。其中,杜甫的题画诗数量之多与影响之大,终唐之世未有出其右者。
这首题画诗大概写于开元末年,是杜甫早期的作品。此时诗人正当年少,富于理想,也过着“快意”的生活,充满着青春活力,富有积极进取之心。诗人通过对画鹰的描绘,抒发了他那嫉恶如仇的激情和凌云的壮志。
全诗共八句,可分三层意思:
一、二两句为第一层,点明题目。起用惊讶的口气:说是洁白的画绢上,突然腾起了一片风霜肃杀之气,这是怎么回事呢?第二句随即点明:原来是矫健不凡的画鹰仿佛挟风带霜而起,极赞绘画的特殊技巧所产生的艺术效果。这首诗起笔是倒插法。何谓倒插法?试看杜甫《姜楚公画角鹰歌》的起笔曰:“楚公画鹰鹰戴角,杀气森森到幽朔。”先从画鹰之人所画的角鹰写起,然后描写出画面上所产生的肃杀之气,是谓正起。而此诗则先写“素练风霜起”,然后再点明“画鹰”,所以叫作倒插法。这种手法,一起笔就有力地刻画出画鹰的气势,吸引着读者。杜甫的题画诗善用此种手法,如《奉先刘少府新画山水障歌》的起笔曰:“堂上不合生枫树,怪底江山起烟雾。”《画鹘行》的起笔曰:“高堂见生鹘,飒爽动秋骨。”《奉观严郑公厅事岷山沱江画图十韵》的起笔曰:“沱水临中座,岷山到北堂。”这些起笔诗句都能起到先声夺人的艺术效果。
中间四句为第二层,描写画面上苍鹰的神态,是正面文章。颔联的“㩳(sǒng耸)身”就是“竦身”。“侧目”,句见《汉书·李广传》:“侧目而视,号曰苍鹰。”又见孙楚《鹰赋》:“深目蛾眉,状如愁胡。”再见傅玄《猿猴赋》:“扬眉蹙额,若愁若嗔。”杜甫这两句是说苍鹰的眼睛和猢狲的眼睛相似,耸起身子的样子,好象是在想攫取狡猾的兔子似的,从而刻画出苍鹰搏击前的动作及其心理状态,真是传神之笔,把画鹰一下子写活了,宛如真鹰。颈联“绦鏇(tāo xuàn滔眩)”的“绦”是系鹰用的丝绳;“鏇”是转轴,系鹰用的金属的圆轴。“轩楹”是堂前廊柱,此指画鹰悬挂之地。这两句是说系着金属圆轴的苍鹰,光彩照人,只要把丝绳解掉,即可展翅飞翔;悬挂在轩楹上的画鹰,神采飞动,气雄万夫,好象呼之即出,去追逐狡兔,从而描写出画鹰跃跃欲试的气势。作者用真鹰来作比拟,以这两联诗句,把画鹰描写得栩栩如生。
此两联中,“思”与“似”、“摘”与“呼”两对词,把画鹰刻画得极为传神。“思”写其动态,“似”写其静态,“摘”写其情态,“呼”写其神态。诗人用字精工,颇见匠心。通过这些富有表现力的字眼,把画鹰描写得同真鹰一样。是真鹰,还是画鹰,几难分辨。但从“堪”与“可”这两个推论之词来玩味,毕竟仍是画鹰。
最后两句进到第三层,承上收结,直把画鹰当成真鹰,寄托着作者的思想。大意是说:何时让这样卓然不凡的苍鹰展翅搏击,将那些“凡鸟”的毛血洒落在原野上。“何当”含有希幸之意,就是希望画鹰能够变成真鹰,奋飞碧霄去搏击凡鸟。“毛血”句,见班固《西都赋》:“风毛雨血,洒野蔽天。”至于“凡鸟”,张上若说:“天下事皆庸人误之,末有深意。”这是把“凡鸟”喻为误国的庸人,似有锄恶之意。由此看来,此诗借咏《画鹰》以表现作者嫉恶如仇之心,奋发向上之志。作者在《杨监又出画鹰十二扇》一诗的结尾,同样寄寓着自己的感慨曰:“为君除狡兔,会是翻上。”
总起来看,这首诗起笔突兀,先勾勒出画鹰的气势,从“画作殊”兴起中间两联对画鹰神态的具体描绘,而又从“势可呼”顺势转入收结,寄托着作者的思想,揭示主题。浦起龙《读杜心解》评曰:“起作惊疑问答之势。……‘身’、‘侧目’此以真鹰拟画,又是贴身写。‘堪摘’、‘可呼’,此从画鹰见真,又是饰色写。结则竟以真鹰气概期之。乘风思奋之心,疾恶如仇之志,一齐揭出。”可见此诗,不唯章法谨严,而且形象生动,寓意深远,不愧为题画诗的杰作。
(孔寿山)

過宋員外之問舊莊(唐·杜甫)
  五言律詩 押歌韻  顯示自動注释

題注:員外季弟執金吾見知於代,故有下句。宋之問,官考功員外郎,弟之悌,自羽林將軍出爲劒南節度。

引用典故:將軍樹 

宋公舊池館,零落守陽阿。枉道祗從入,吟詩許更過。

淹留問耆老,寂莫向山河。更識將軍樹,悲風日暮多。


夜宴左氏莊(唐·杜甫)
  五言律詩 押陽韻  顯示自動注释

風林纖月落,衣露淨琴張。暗水流花徑,春星帶草堂。

檢書燒燭短,看引杯長。詩罷聞吳詠,扁舟意不忘。

評注(點擊查看或隱藏評注)
《䂬溪诗话》
“检书烧烛短”,烛正不宜观书,检阅时暂可也。
《唐诗品汇》
刘云:是起兴(“风林”句下)。刘云:景语闲旷(“春星”句下)。刘云:豪纵自然,结语萧散(“扁舟”句下)。
《诗薮》
仄起高古者,“故乡沓无际,日暮且孤征,”“士有不得志,栖栖吴楚间”……苦不多得。盖初盛多用工偶起,中晚卑弱无足观,觉杜陵为胜。“严警当寒夜,前军落大星”、“不识南塘路,今知第五桥”、“今夜鄜州月,闺中只独看”、“带甲满天地,胡为君远行”、“吾宗老孙子,质朴古人风”、“韦曲花无赖,家家恼杀人”,皆雄深浑朴,意味无穷。然律以盛唐,则气骨有馀、风韵少乏。唯“风林纤月落”、“花隐掖垣暮”绝工,亦盛唐所无也。
《唐诗镜》
中联精卓,是大作手。
《杜臆》
“风林”应作“林风”,才与“衣露”相偶,而夜景殊胜。……衣已沽露,净琴犹张,见主人高兴。琴未𢏫衣,故用“净”字,新而妙。……束语触耳生情,豪纵萧散。
《唐诗选脉会通评林》
赵汸曰:寄兴闲逸,状景纤悉,写景浓至,而开阖参错不见其冗,乃此诗妙处,又五、六句法,不因乎上。周珽曰:风流跌宕,玉媚花明,置之七宝台中,恐随风飞去。
《唐诗摘钞》
四就无月时写景,语更精切。诗中写景则有风、露、星、月,叙事则有琴、剑、诗、书、酒,而不见堆塞,其运用之妙如此。
《杜诗详注》
顾宸曰:一章之中,鼓琴,看剑、检书、赋诗,乐事皆具。而林风动月,夜露春星,及暗水花径,草堂扁舟,时地景物,重叠铺叙,却浑然不见痕迹,而其逐联递接,八句总为一句,俱从“夜宴”二字,摹写尽情。
《初白庵诗评》
好景只在眼前,写得远近离合,不可端倪。
《载酒园诗话》
“检书烧烛短,看剑引杯长”,一作“说剑”,“说”字不如“看”字之深。
《围炉诗话》
“检书烧烛短,看剑引杯长”,村夫子语。昔人谓此诗非子美作,余以此联定之。
《增订唐诗摘钞》
三,妙在“暗”字,乃闻声而知之。四,妙在“带”字,与“江满带维舟”,一则形容维舟之孤,一则形荐春星之密。
《读杜心解》
此诗意象都从“纤月落”三字涵咏出来,乃春月初三、四间,天清夜黑时作也。……三、四中有诗魂,“烛短”“杯长”,已到半酣时节,知前半皆宴时景也。……(诗)自然流出,静细幽长。
《杜诗镜铨》
结有远神(“诗罢”二句下)。
《唐诗近体》
写景浓至,结意亦远。杜律如此种,气骨有馀,不乏风韵。虽雅近王、孟,实为盛唐独步。
以下資料來源未詳
浦评:自然流出,静细幽长。黄生云:夜景有月易佳,无月难佳。按此偏于无月

春日憶李白(唐·杜甫)
  五言律詩 押文韻  顯示自動注释

引用典故:鮑參軍 

白也無敵飄然不羣清新庾開府,俊逸鮑參軍。

渭北春天樹,江東日暮雲。何時一尊酒,重與細論文。

評注(點擊查看或隱藏評注)
《升庵诗话》
杜工部称庾开府曰“清新”。清者,流丽而不浊滞;新者,创见而不陈腐也。
《唐诗选脉会通评林》
唐陈彝曰:“飘然思不群”五字,得白之神。
《杜诗解》
“白也”对“飘然”,妙绝,只如戏笔。“白也”字出《檀弓》。
《唐诗摘钞》
两句对起,却一意直下,杜多用此法。怀人诗必见其所在之地,送人诗必见其所往之地,诗中方有实境移不动。一结绾尽一篇之意。
《而庵说唐诗》
此作前后解,截然分开,其明秀之气,使人爽目。……“渭北春天树,江东日暮云”,“渭北”下装“春天树”,“江东”下装“日暮云”,三字奇丽,不灭天半朱霞也。前后六句赞他者,是诗;与他细论者,也是诗,而此二句忽从两边境界写来,凭空横截,眼中直无人在。
《唐诗从绳》
此前后二切格。起二句虽对,却一气直下,唯其“思不群”、所以诗“无敌”。又是倒因起法。“清新”似“庾开府”,“俊逸”似“鲍参军”,径作五字,名“硬装句”。对“渭北树”,望“江东云”,头上藏二字,名“藏头句”。五己地,六彼地,怀人诗必其见所在之地,方有卖境。七、八何时重与“尊酒”,相对细酌“论文”,分装成句。
《絸斋诗谈》
“渭北春天树,江东日暮云,景化为情,造句三昧也。似不用力,十分沉着。
《剑溪说诗》
杜诗“俊逸鲍参军”,“逸”字作奔逸之逸,才托出明远精神,即是太白精神,今人多作闲逸矣。
《唐宋诗醇》
颈联遂为怀人粉本,情景双关,一何蕴藉!
《唐诗别裁》
少陵在渭北,太白在江东,写景而离情自见(“渭北”二句下)。
《读杜心解》
此篇纯于诗学结契上立意。方其聚首称诗,如逢庾、鲍,何其快也,一旦春云迢递,“细论”无期,有黯然神伤者矣。四十字一气贯注,神骏无匹。
《杜诗镜铨》
蒋云:“细”字对三、四句看,自有微意(“重与”句下)。首句自是阅尽甘苦,上下古今,甘心让一头地语,窃谓古今诗人,举不能出杜之范围,惟太白天才超逸绝尘。杜所不能压倒,故尤心服,往往形之篇什也。
《雨村诗话》
“白也诗无敌,飘然思不群。清新庾开府,俊逸鲍参军。”又不似称白诗,亦直公自写照也。
《唐诗鉴赏辞典》
杜甫同李白的友谊,首先是从诗歌上结成的。这首怀念李白的五律,是天宝五载(746)或六载(747)春杜甫居长安时所作,主要就是从这方面来落笔的。开头四句,一气贯注,都是对李白诗的热烈赞美。首句称赞他的诗冠绝当代。第二句是对上句的说明,是说他之所以“诗无敌”,就在于他思想情趣,卓异不凡,因而写出的诗,出尘拔俗,无人可比。接着赞美李白的诗象庾信那样清新,象鲍照那样俊逸。庾信、鲍照都是南北朝时的著名诗人。庾信在北周官至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司马、司徒、司空),世称庾开府。鲍照刘宋时任荆州前军参军,世称鲍参军。这四句,笔力峻拔,热情洋溢,首联的“也”、“然”两个语助词,既加强了赞美的语气,又加重了“诗无敌”、“思不群”的分量。
对李白奇伟瑰丽的诗篇,杜甫在题赠或怀念李白的诗中,总是赞扬备至。从此诗坦荡真率的赞语中,也可以见出杜甫对李白诗是何等钦仰。这不仅表达了他对李白诗的无比喜爱,也体现了他们的诚挚友谊。清代杨伦评此诗说:“首句自是阅尽甘苦上下古今,甘心让一头地语。窃谓古今诗人,举不能出杜之范围;惟太白天才超逸绝尘,杜所不能压倒,故尤心服,往往形之篇什也。”(《杜诗镜铨》)这话说得很对。这四句是因忆其人而忆及其诗,赞诗亦即忆人。但作者并不明说此意,而是通过第三联写离情,自然补明。这样处理,不但简洁,还可避免平铺直叙,而使诗意前后勾联,曲折变化。
表面看来,第三联两句只是写了作者和李白各自所在之景。“渭北”指杜甫所在的长安一带;“江东”指李白正在漫游的江浙一带地方。“春天树”和“日暮云”都只是平实叙出,未作任何修饰描绘。分开来看,两句都很一般,并没什么奇特之处。然而作者把它们组织在一联之中,却自然有了一种奇妙的紧密的联系。也就是说,当作者在渭北思念江东的李白之时,也正是李白在江东思念渭北的作者之时;而作者遥望南天,惟见天边的云彩,李白翘首北国,惟见远处的树色,又自然见出两人的离别之恨,好象“春树”、“暮云”,也带着深重的离情。故而清代黄生说:“五句寓言己忆彼,六句悬度彼忆己。”(《杜诗说》)两句诗,牵连着双方同样的无限情思。回忆在一起时的种种美好时光,悬揣二人分别后的情形和此时的种种情状,这当中该有多么丰富的内容。这两句,看似平淡,实则每个字都千锤百炼;语言非常朴素,含蕴却极丰富,是历来传颂的名句。清代沈德潜称它“写景而离情自见”(《唐诗别裁》),明代王嗣奭《杜臆》引王慎中语誉为“淡中之工”,都极为赞赏。
上面将离情写得极深极浓,这就自然引出了末联的热切希望:什么时候才能再次欢聚,象过去那样,把酒论诗啊!把酒论诗,这是作者最难忘怀、最为向往的事,以此作结,正与诗的开头呼应。言“重与”,是说过去曾经如此,这就使眼前不得重晤的怅恨更为悠远,加深了对友人的怀念。用“何时”作诘问语气,把希望早日重聚的愿望表达得更加强烈,使结尾余意不尽,令人读完全诗,心中犹回荡着作者的无限思情。
清代浦起龙说:“此篇纯于诗学结契上立意”(《读杜心解》),确实道出这首诗内容和结构上的特点。全诗以赞诗起,以“论文”结,由诗转到人,由人又回到诗,转折过接,极其自然,通篇始终贯穿着一个“忆”字,把对人和对诗的倾慕怀念,结合得水乳交融。以景寓情的手法,更是出神入化,把作者的思念之情,写得深厚无比,情韵绵绵。
(王思宇)

贈陳二補闕(唐·杜甫)
  五言律詩 押庚韻  顯示自動注释

引用典故:天馬 問長卿 

世儒多汨沒,夫子獨聲名。獻納開東觀,君王問長卿

皁雕寒始急,天馬老能行。自到青冥裏,休看白髮生。


寄高三十五書記(適)(唐·杜甫)
  五言律詩 押歌韻  顯示自動注释

歎惜高生老,新詩日又多。美名人不及,佳句法如何。

主將收才子,崆峒足凱歌。聞君已朱紱,且得慰蹉跎。


送裴二虯作尉永嘉(唐·杜甫)
  五言律詩 押東韻  顯示自動注释

引用典故:謝公 梅福 

孤嶼亭何處,天涯水氣中。故人官就此,絕境興誰同。

隱吏梅福,遊山憶謝公扁舟吾已就,把釣待秋風。


送韋書記赴安西(唐·杜甫)
  五言律詩 押先韻  顯示自動注释

引用典故:三捷 

夫子歘通貴,雲泥相望懸。白頭無藉在,朱紱有哀憐。

書記赴三捷,公車留二年。欲浮江海去,此別意蒼然。



共1154,分58頁顯示   1  2  3  4  5 下一頁
《漢語大詞典》:双鱼(雙魚)  拼音:shuāng yú
(1).两鱼。 晋 傅玄 《秋兰篇》:“双鱼自踊跃,两鸟时迴翔。” 唐 杜甫 《李监宅》诗之一:“且食双鱼美,谁看异味重。” 唐 李贺 《钓鱼》诗:“菱丝縈独茧,蒲米蛰双鱼。”
(2).指书信。 唐 唐彦谦 《寄台省知己》诗:“久怀声籍甚,千里致双鱼。” 明 刘基 《玉楼春》词:“双鱼不见人千里,落絮牵愁和梦起。” 清 纳兰性德 《金缕曲·亡妇忌日有感》词:“重泉若有双鱼寄,好知他年来苦乐,与谁相倚?”参见“ 双鲤 ”。
《漢語大詞典》:双鲤(雙鯉)  拼音:shuāng lǐ
(1).两条鲤鱼。 晋 干宝 《搜神记》卷十一:“母常欲生鱼,时天寒,冰冻, 祥 ( 王祥 )解衣,将剖冰求之,冰忽自解,双鲤跃出,持之而归。”
(2).一底一盖。把书信夹在里面的鱼形木板,常指代书信。 唐 韩愈 《寄卢仝》诗:“先生有意许降临,更遣长鬚致双鲤。” 钱仲联 集释引 孙汝听 曰:“古乐府云:‘客从远方来,遗我双鲤鱼。呼儿烹鲤鱼,中有尺素书。’” 宋 张辑 《垂杨柳·寓谒金门》词:“前度兰舟送客,双鲤沉沉消息。” 明 陈汝元 《金莲记·归田》:“自怜,双鲤音无见,离恨难传,知甚日大刀环。”一说是结为鲤鱼形的书信。 明 杨慎 《丹铅总录·双鲤》:“古乐府诗:‘尺素如残雪,结成双鲤鱼。要知心中事,看取腹中书。’据此诗,古人尺素结为鲤鱼形,即缄也,非如今人用蜡。《文选》‘客从远方来,遗我双鲤鱼’,即此事也。下云烹鱼得书,亦譬况之言耳,非真烹也。”
《漢語大詞典》:门阑(門闌)  拼音:mén lán
亦作“ 门栏 ”。
(1).门框或门栅栏。 汉 王充 《论衡·乱龙》:“故今县官斩桃为人,立之门侧,画虎之形,著之门阑。” 清 富察敦崇 《燕京岁时记·剪彩为壶卢》:“又端阳日用綵纸剪成各样壶卢,倒粘於门阑之上,以洩毒气。至初五午后,则取而弃之。” 萧红 《生死场》十二:“手电灯发青的光线乱闪着,临走出门栏,一个 日本 兵在铜帽子下面说中国话:‘也带走她。’”
(2).借指家门;门庭。《史记·楚世家》:“敝邑之王所甚説者无先大王,虽 仪 之所甚愿为门阑之廝者亦无先大王。” 唐 杜甫 《李监宅》诗之一:“门阑多喜色,女壻近乘龙。” 明 屠隆 《綵毫记·团圆受诏》:“草木回春,门阑生喜,报夫君将到,东方千骑。”
(3).犹师门;权门。 唐 皎然 《奉和颜使君真卿修韵海毕会诸文士东堂重校》:“外学宗砚儒,游焉从后进。恃以仁恕广,不学门栏峻。” 宋 王安石 《贺韩魏公启》:“瞻望门阑,不任乡往之至。” 宋 陆游 《福建谢史丞相启》:“伏念某早出门阑,尝尘班缀。”
《漢語大詞典》:乘龙(乘龍)  拼音:chéng lóng
(1).比喻趁时而动。《易·乾》:“时乘六龙以御天。” 王弼 注:“升降无常,随时而用,处则乘潜龙,出则乘飞龙,故曰‘时乘六龙’也。”六龙指乾卦六阳爻。《南齐书·芮芮虏传》:“陛下承乾启之机,因乘龙之运,计应符革祚,久已践极,荒裔倾戴,莫不引领。”
(2).乘坐龙车。《楚辞·九歌·大司命》:“乘龙兮轔轔,高驼兮冲天。”
(3).骑龙。《东观汉记·冯异传》:“上曰:‘我梦乘龙上天,觉寤,心中动悸。’” 唐 韩愈 《华山女》诗:“ 玉皇 頷首许归去,乘龙驾鹤来青冥。”《剪灯新话·水宫庆会录》:“抛梁上,乘龙夜去陪天仗。袖中奏罢一封书,尽与苍生除祸瘴。”
(4).《史记·封禅书》:“ 黄帝 采 首山 铜,铸鼎於 荆山 下。鼎既成,有龙垂胡鬚下迎 黄帝 。 黄帝 上骑,羣臣后宫从上者七十餘人,龙乃上去。”后因以“乘龙”比喻成仙。 唐 杜牧 《书处州韩吏部孔子庙碑阴》:“昼日乘龙上天,诚得其药,可如 黄帝 。” 宋 苏轼 《过莱州雪后望三山》诗:“ 安期 与 羡门 ,乘龙安在哉!”
(5).对帝王死去的讳称。 明 李梦阳 《赠何舍人赍诏南纪诸镇》诗:“先皇乘龙去不返,悲风惨淡吹宸极。”
(6).比喻得佳婿。《艺文类聚》卷四十引《楚国先贤传》:“ 孙儁 字 文英 ,与 李元礼 俱娶太尉 桓焉 女。时人谓 桓叔元 两女俱乘龙,言得婿如龙也。” 唐 杜甫 《李监宅》诗:“门阑多喜色,女婿近乘龙。” 明 汤显祖 《牡丹亭·闹殇》:“恨不呵早早乘龙。夜夜孤鸿,活害杀俺翠娟娟雏凤。”
四条龙。《左传·昭公二十九年》:“帝赐之乘龙, 河 汉 各二,各有雌雄。” 杜预 注:“合为四。”
《漢語大詞典》:女婿  拼音:nǚ xù
亦作“ 女婿 ”。
(1).女儿的丈夫。《史记·李斯列传》:“ 赵高 教其女壻 咸阳 令 阎乐 劾不知何人贼杀人移 上林 。” 唐 杜甫 《李监宅》诗之一:“门阑多喜气,女壻近乘龙。”《警世通言·宋小官团圆破毡笠》:“看他一表人材,又会写,又会算,招得这般女壻,须不辱了门面。”《儿女英雄传》第十一回:“这 安公子 纔作了一天的女婿,又遇见这等一个不善词令的丈母娘。” 老舍 《骆驼祥子》五:“他一点没有把 祥子 当作候补女婿的意思。”
(2).丈夫。 元 关汉卿 《窦娥冤》第一折:“婆婆,你要招你自招,我并然不要女壻。”《红楼梦》第四四回:“明日我叫你女婿替你赔不是。” 柳青 《创业史》第一部第二章:“ 改霞 曾经不断地这样思量过:‘要是我有 生宝 这样一个女婿,那我可有福啦!’”
《漢語大詞典》:清涟(清漣)  拼音:qīng lián
谓水清澈而有细波纹。语本《诗·魏风·伐檀》:“ 河 水清且涟猗。”后多连文。 南朝 宋 谢灵运 《过始宁墅》诗:“白云抱幽石,緑篠媚清涟。” 唐 杜甫 《重题郑氏东亭》诗:“崩石欹山树,清涟曳水衣。” 清 赵翼 《寓西湖十日杂记游迹》诗:“ 孤山 好林舘,丹碧映清涟。”
分類:波纹连文
《漢語大詞典》:水衣  拼音:shuǐ yī
(1).青苔,苍苔。《文选·张协〈杂诗〉之十》:“阶下伏泉涌,堂上水衣生。” 李善 注引《淮南子》 高诱 注:“苍苔,水衣也。”
(2).即水苔。 唐 杜甫 《重题郑氏东亭》诗:“崩石攲山树,清涟曳水衣。” 宋 杨万里 《初夏玉井亭晚立》诗:“看尽水衣投北岸,方知今夕是南风。” 明 袁宏道 《过古寺》诗:“古殿摧金榜,空塘落水衣。”参见“ 水苔 ”。
分類:青苔水苔
《漢語大詞典》:无愁(無愁)  拼音:wú chóu
(1).没有忧虑。 唐 杜甫 《题张氏隐居》诗之二:“前村山路险,归醉每无愁。” 宋 范成大 《晚春》诗之二:“好事怜春老,无愁耐日长。” 清 钱谦益 《读豫章仙音谱漫题》诗之五:“舞艷歌娇烂不收, 南朝 从此果无愁。”
(2).古乐府杂曲歌名。传为 北齐 后主 所倡作,至 唐 天宝 年间,改名《长欢》《北齐书·幼主纪》:“﹝ 后主 ﹞乃益骄纵,盛为《无愁》之曲,帝自弹琵琶而唱之。”《隋书·音乐志中》:“﹝ 北齐 ﹞ 后主 亦自能度曲,亲执乐器,悦玩无倦,倚絃而歌。别採新声,为《无愁曲》……乐往哀来,竟以亡国。”参见“ 无愁天子 ”。
分類:杂曲后主
《漢語大詞典》:发发(發發)  拼音:fā fā
(1).风吹迅疾貌。亦象疾风声。《诗·小雅·四月》:“冬日烈烈,飘风发发。” 郑玄 笺:“发发,疾貌。” 明 何景明 《述归赋》:“尘曖曖蔽空兮,风发发而扬衢。” 清 孙枝蔚 《秋胡行》:“北风发发,雪与之俱。”
(2).象激流及其他声音。 清 陈梦雷 《木瘿瓢赋》:“山嵯峨兮崒崒,水激湍兮发发。” 清 钱谦益 《谢藐姑太仆送酒》诗:“枯肠发发浇成浪,醉眼腾腾看作嵐。”
众多貌。亦说象鱼跃声。《诗·卫风·硕人》:“施罛濊濊,鱣鮪发发。” 毛 传:“发发,盛貌。” 陆德明 释文引 马融 曰:“鱼著罔尾发发然。”《韩诗外传》引作“鱍鱍”。《吕氏春秋·季春》 高诱 注引作“泼泼”。 唐 杜甫 《题张氏隐居》诗之二:“霽潭鱣发发,春草鹿呦呦。” 仇兆鳌 注:“发发,盛貌。” 明 焦竑 《焦氏笔乘·古字有通用假借用》:“《硕人》‘鱣鮪发发’,发读为泼。发,古泼字省文。” 清 褚人穫 《祭金鱼文》:“惟尔朱涂粉傅,玉质金相,买归盆盎,少则洋洋,诞置閒庭,居然发发。”
《漢語大詞典》:晚兴(晚興)  拼音:wǎn xìng
至晚未衰之兴致。 唐 杜甫 《题张氏隐居》诗之一:“之子时相见,邀人晚兴留。” 唐 杜甫 《暮春陪李尚书李中丞过郑监湖亭泛舟得过字韵》:“玉尊移晚兴,桂楫带酣歌。”
分類:兴致
《漢語大詞典》:杜酒  拼音:dù jiǔ
家酿的薄酒。 唐 杜甫 《题张氏隐居》诗之二:“杜酒偏劳劝,张梨不外求。” 宋 王楙 《野客丛书·杜撰》:“然僕又观俗有杜田、杜园之説。杜之云者,犹言假耳。如言自酿薄酒,则曰杜酒。”
分類:家酿薄酒
《漢語大詞典》:春阴(春陰)  拼音:chūn yīn
(1).春季天阴时空中的阴气。 南朝 梁简文帝 《侍游新亭应令诗》:“沙文浪中积,春阴江上来。” 宋 陈与义 《寓居刘仓廨中晚步过郑仓台上》诗:“世事纷纷人易老,春阴漠漠絮飞迟。”
(2).指春季阴天。 鲁迅 《彷徨·长明灯》:“春阴的下午, 吉光屯 唯一的茶馆子里的空气又有些紧张了。”
(3).春日的时光。 唐 郑谷 《水轩》诗:“杨花满牀席,搔首度春阴。”
(4).春日花木的荫翳。 唐 杜甫 《假山》诗:“慈竹春阴覆,香炉晓势分。” 元 虞集 《正月十一日朝回即事》诗:“宫树春阴合,霓旌拂曙来。”
《漢語大詞典》:慈竹  拼音:cí zhú
竹名。又称义竹、慈孝竹、子母竹。丛生,一丛或多至数十百竿,根窠盘结,四时出笋。竹高至二丈许。新竹旧竹密结,高低相倚,若老少相依,故名。 唐 王勃 有《慈竹赋》。 唐 杜甫 《假山》诗:“慈竹春阴覆,香炉晓势分。” 清 孙枝蔚 《追挽徐镜如》诗:“慈乌亦有儿,慈竹亦有孙;孤儿称丈夫,敢忘祖母恩!” 郭沫若 《南宁见闻》诗:“慈竹参天笼雨露,桄榔拔地入云霞。”
《漢語大詞典》:驿树(驛樹)  拼音:yì shù
驿路旁所种的树。 唐 杜甫 《龙门》诗:“ 龙门 横野断,驛树出城来。” 唐 郎士元 《登无锡北楼》诗:“驛树寒仍密,渔舟晚更閒。”
分類:驿路路旁
《漢語大詞典》:遥忆(遥憶)  拼音:yáo yì
犹回忆。 唐 杜甫 《与任城许主簿游南池》诗:“晨朝降白露,遥忆旧青毡。” 丰子恺 《从孩子得到的启示》:“我坐在校旁的 黄浦江 边的青草堤上,怅望云水遥忆故居的时候。”
分類:回忆
《漢語大詞典》:晨朝  拼音:chén cháo
清晨。 唐 玄奘 《大唐西域记·摩揭陀国上》:“欲覩慈颜,莫由审察,必於晨朝持大明镜,引光内照,乃覩灵相。” 唐 杜甫 《与任城许主簿游南池》诗:“晨朝降白露,遥忆旧青毡。” 宋 苏轼 《次韵张甥棠美述志》:“我今已习鶖子定,犹復晨朝怖头走。”
清晨参谒。《史记·项羽本纪》:“ 项羽 晨朝上将军 宋义 ,即其帐中斩 宋义 头。”《宋史·选举志一》:“候 脩 晨朝,羣聚詆斥之。”
分類:清晨参谒
《漢語大詞典》:南楼(南樓)  拼音:nán lóu
(1).在南面的楼。 南朝 宋 谢灵运 有《南楼中望所迟客》诗。 闻人倓 注:“ 灵运 《游名山志》:‘ 始寧 又北转一汀,七里,直指舍下园南门楼,自南楼百许步对 横山 。’” 唐 杜甫 《登兖州城楼》诗:“东郡趋庭日,南楼纵目初。” 宋 陆游 《蝶恋花·离小益作》词:“千里斜阳鐘欲暝,凭高望断南楼信。”
(2).古楼名。在 湖北省 鄂城县 南。又名 玩月楼 。 南朝 宋 刘义庆 《世说新语·容止》:“ 庾太尉 ( 庾亮 )在 武昌 ,秋夜气佳景清,使吏 殷浩 、 王胡之 之徒登 南楼 理咏。” 唐 李白 《陪宋中丞武昌夜饮怀古》诗:“清景 南楼 夜,风流在 武昌 。”按 晋 武昌县 ,为 武昌 郡治,即今 鄂城县 。 唐 武昌县 属 鄂州 江夏郡 ,即今 武汉市 武昌 。 李白 所咏 南楼 ,实际上不是 庾亮 等所登的 南楼 。 宋 苏轼 《九日次韵王巩》:“闻道郎君闭东阁,且容老子上 南楼 。”
(3).古楼名。在 湖北省 武汉市 武昌 黄鹤山 顶。一名 白云楼 ,又名 岑楼 。 清 乾隆 中毁, 毕沅 重修之。 宋 陆游 《入蜀记》:“二十七日,郡集於 南楼 ,在 仪门 之南 石城 上,一曰 黄鹤山 。制度閎伟,登望尤胜。 鄂州 楼观为多,而此独得江山之要会, 山谷 所谓‘ 江 东 湖 北行画图, 鄂州 南楼天下无’是也。”
(4).古楼名。在 湖南 潭州 (今 长沙市 )。 唐 杜甫 《舟中夜雪有怀卢十四侍御弟》诗:“暗度 南楼 月,寒深 北渚 云。” 仇兆鳌 注:“ 邵 注谓 南楼 在 武昌 。 顾 注谓 南楼 在 岳阳 。 庐 注据 柳子厚 《长沙驛前南楼感旧》诗为证,是 南楼 即在 潭州 。”
(5).古楼名。在 湖北省 江陵县 东南。 唐 张九龄 尝登此楼赋诗。 宋 张栻 重修,改名 曲江楼 。 宋 朱熹 《江陵府曲江楼记》:“ 敬夫 一日与客往而登焉……於是顾而嘆曰:‘此亦 曲江公 所谓 江陵郡 城 南楼 者邪!’”
(6).古楼名。在 广西省 宜山县 南,有 宋 黄庭坚 所书《范滂传》刻石。 宋 嘉熙 中毁去。参阅《明一统志》《庆远府志》
(7).古楼名。在 云南省 昆明市 南。 明 西平侯 沐英 驻节此处,题曰“ 南楼 望远”, 刘有年 有记。
《漢語大詞典》:古意  拼音:gǔ yì
(1).谓思古之情。 唐 杜甫 《登兖州城楼》诗:“从来多古意,临眺独踌躇。”
(2).古人的思想意趣或风范。 宋 苏轼 《次韵子由所居》之三:“幽居有古意,义井分西墙。” 宋 赵希鹄 《洞天清禄·古琴》:“或者以其无光,磨而再漆之,不惟颇失古意,且滞琴之声,此大戒也。” 明 胡应麟 《诗薮·古体上》:“ 汉 乐府中如《王子乔》及‘仙人骑白鹿’等,虽间作丽语,然古意浡鬱其间。” 清 王士禛 《池北偶谈·谈异五·端肃拜》:“近见 元 人题跋,末亦有书‘端肃拜’者,犹有古意。”
(3).犹拟古、仿古。讽咏前代故事以寄意的诗题。如 唐 卢照邻 有《长安古意》、 宋 苏轼 有《古意》
《漢語大詞典》:纵目(縱目)  拼音:zòng mù
放眼远望。 北魏 郦道元 《水经注·沔水》:“故 习凿齿 与 谢安 书云:‘每省家舅,纵目 檀溪 ,念 崔 徐 之交,未尝不抚膺踌躇,惆悵终日矣。’” 唐 杜甫 《登兖州城楼》诗:“东郡趋庭日,南楼纵目初。”《初刻拍案惊奇》卷十六:“平时与一班好朋友,只以诗酒娱心,或以山水纵目,放荡不羈。” 峻青 《秋色赋·瑞雪图》:“我站在田间,纵目四眺,但见那苍茫辽阔的雪野,在明晃晃的阳光照耀之下,反射出一片耀眼的银光。”
竖生之目。古代传说中的一种怪异形象。《楚辞·大招》:“豕首纵目,被髮鬤只。” 晋 常璩 《华阳国志·蜀志》:“有 蜀 侯 蚕丛 ,其目纵,始称王,死作石棺石椁,国人从之,故俗以石棺椁为纵目人冢也。”
分類:纵目放眼
《漢語大詞典》:临眺(臨眺)  拼音:lín tiào
登高远望。《南史·徐勉传》:“华楼迴榭,颇有临眺之美。” 唐 杜甫 《登兖州城楼》诗:“从来多古意,临眺独踌躇。” 明 顾起元 《客座赘语·施食台》:“俗传太学成, 高皇帝 於宫中喜其宏丽, 孝慈 欲一观之,以翟车不便幸学,乃建此臺,以备临眺。”
分類:登高
《漢語大詞典》:秦碑  拼音:qín bēi
指 秦始皇 所建的石碑。 唐 杜甫 《登兖州城楼》诗:“孤嶂 秦 碑在,荒城 鲁 殿餘。” 宋 陆游 《出游》诗:“ 秦 碑 禹 窆风烟外,一弔兴亡万古愁。”
《漢語大詞典》:孤嶂  拼音:gū zhàng
孤立的高山。 唐 杜甫 《登兖州城楼》诗:“孤嶂 秦 碑在,荒城 鲁 殿餘。” 宋 陈与义 《度岭》诗:“隔水丛梅疑是雪,近人孤嶂欲生云。”
分類:孤立
《漢語大詞典》:萧然(蕭然)  拼音:xiāo rán
(1).犹骚然。扰乱骚动的样子。《史记·酷吏列传》:“及 孝文帝 欲事 匈奴 ,北边萧然苦兵矣。” 唐 元稹 《两省供奉官谏驾幸温汤状》:“不废戒严,而犹物议喧嚣,财力耗顇,数年之外,天下萧然。”《明史·宦官传二·陈增》:“大率入公帑者不及什一,而天下萧然,生灵涂炭矣。”
(2).空寂;萧条。 晋 陶潜 《五柳先生传》:“环堵萧然,不蔽风日。”《新唐书·宦者传上·程元振》:“虏扣 便桥 ,帝仓黄出居 陕 ,京师陷。贼剽府库,焚閭衖,萧然为空。” 宋 范仲淹 《岳阳楼记》:“满目萧然,感极而悲者矣。” 袁鹰 《故乡夜话》:“此外四壁萧然,再没有任何东西。”
(3).稀疏;虚空。 宋 叶适 《题〈林秀文集〉》:“鬢髮萧然,奔走未已,可嘆也!” 明 杨柔胜 《玉环记·皋谒延赏》:“双亲弃世十八年,囊篋尽萧然。”《明史·忠义传四·徐世淳》:“州尝被贼,居民萧然。”
(4).简陋。 宋 陆游 《自笑》诗:“惟餘数卷残书在,破篋萧然笑獠奴。” 明 方孝孺 《先府君行状》:“﹝先君﹞每行县以物自随,杯汤不肯受。去官贫甚,鬻所乘马以行,行李萧然,观者嘆息。” 王闿运 《侯官陈君墓志铭》:“乘舆萧然,襆被而已。”
(5).萧洒;悠闲。 晋 葛洪 《抱朴子·刺骄》:“高蹈独往,萧然自得。” 唐 杜甫 《刘九法曹郑瑕邱石门宴集》诗:“秋水清无底,萧然浄客心。” 宋 苏轼 《游惠山》诗序:“爱其语清简,萧然有出尘之姿。” 李劼人 《死水微澜》第五部分十五:“他同好友 葛寰中 谈起这事,好像天大祸事,就要临头一样,比起前数月,萧然而论 北京 事情的态度,真不同!”
《漢語大詞典》:鞍马(鞍馬)  拼音:ān mǎ
亦作“鞌马”。
(1).马和鞍子。《史记·田叔列传褚少孙论》:“其后有詔募择 卫将军 舍人以为郎,将军取舍人中富给者,令具鞌马絳衣玉具剑,欲入奏之。”古乐府《木兰诗》:“愿为市鞍马,从此替爷征。” 唐 殷尧藩 《上巳日赠都上人》诗:“鞍马皆争丽,笙歌尽鬭奢。”《水浒传》第五十回:“前日又受他鞍马羊酒,采段金银,你如何赖得过?”
(2).指骑马。 三国 魏 阮籍 《咏怀》之六四:“假乘 汧 渭 间,鞍马去行游。” 唐 杜甫 《刘九法曹郑瑕丘石门宴集》诗:“掾曹乘逸兴,鞍马得荒林。”《水浒传》第五二回:“大官人鞍马风尘不易,初到此间,且省烦恼。”
(3).借指战斗生涯。 唐 元稹 《唐故工部员外郎杜君墓系铭》:“天下文士遭罹兵战, 曹 氏父子鞍马间为文,往往横槊赋诗。” 清 钮琇 《觚賸续编·李生孝友》:“盥櫛於鞍马之间,炊纫於锋鏑之下。”
(4).古代酒令名。 唐 白居易 《东南行一百韵寄通州元九侍御澧州李十一舍人果州崔二十二使君开州韦大员外庾三十二补阙杜十四拾遗李二十助教员外窦七校书》:“鞍马呼教住,骰盘喝遣输。长驱波卷白,连掷采成卢。”原注:“骰盘、卷白波、莫走、鞍马,皆当时酒令。”
(5).体操器械的一种,有点像马的形状。背部有两个环,是木马的一种。
(6).竞技体操项目之一,运动员在鞍马上,手握双环或撑着马背做各种动作。
《漢語大詞典》:华筵(華筵)  拼音:huá yán
丰盛的筵席。 唐 杜甫 《刘九法曹郑瑕邱石门宴集》诗:“能吏逢联璧,华筵直一金。”《敦煌曲子词·浣溪沙》:“喜覩华筵献大贤,謌欢共过百千年。” 明 王錂 《春芜记·宴赏》:“华筵送夕阴,酒如澠。” 鲁迅 《集外集·斯巴达之魂》:“噫二少年,今日生矣,意者其雀跃返国,聚父母亲友作再生之华筵耶!”
分類:筵席
《漢語大詞典》:掾曹  拼音:yuàn cáo
犹掾史。古代分曹治事,故称。《西京杂记》卷四:“﹝ 古生 ﹞为都掾史四十餘年,善訑谩二千石,随以谐謔,皆握其权要而得其欢心……京师至今俳戏皆称 古掾曹 。” 唐 杜甫 《刘九法曹郑瑕邱石门宴集》诗:“掾曹乘逸兴,鞍马到荒林。”
分類:掾史治事
《漢語大詞典》:能吏  拼音:néng lì
能干的官吏。《汉书·张敞传》:“ 望之 以为 敞 能吏,任治烦乱,材轻,非师傅之器。” 唐 杜甫 《刘九法曹郑瑕丘石门宴集》诗:“能吏逢联璧,华筵直一金。” 宋 陆游 《书〈空青集〉后》:“始为家贤子弟,中为时胜流,晚为能吏。” 王闿运 《〈衡阳县志〉序》:“娄典名郡,亦曰能吏,反復好乱,终陨其祀,述《王敬则列传》。”
分類:能干
《漢語大詞典》:却望(卻望)  拼音:què wàng
亦作“却望”。 回头远看。 唐 杜甫 《暂如临邑率尔成兴》诗:“暂游阻词伯,却望怀 青关 。” 唐 卢纶 《长安春望》诗:“东风吹雨过青山,却望千门草色閒。” 宋 苏轼 《兴龙节集英殿宴教坊词·放女童队》:“龙楼却望,鼉鼓屡催,再拜天阶,相将好去。”
分類:回头
《漢語大詞典》:云峰(雲峰)  拼音:yún fēng
亦作“ 云峯 ”。
(1).高耸入云的山峰。 南朝 宋 谢灵运 《酬从弟惠连》诗:“寝瘵谢人徒,灭迹入云峰。” 宋 毛滂 《河满子·夏曲》词:“急雨初收珠点,云峰巉絶天半。” 清 厉鹗 《游菁山常照寺》诗:“閲世如浮囊,誓愿栖云峯。”
(2).状如山峰的云。 唐太宗 《饯中书侍郎来济》诗:“云峰衣结千重叶,雪岫花开几树妆。” 唐 杜甫 《对雨书怀走邀许主簿》诗:“东岳云峰起,溶溶满太虚。” 郭沫若 《星空·孤竹君之二子》:“ 渤海 北岸,海水平静,直与天接,天上云峰怒涌。”
(3).山名。在今 山东省 黄县 。 北魏 郑道昭 《与道俗□人出莱城东南九里登云峰山论经书》诗:“槃桓竟何为, 云峯 聊可息。”
分類:高耸山东
《漢語大詞典》:震雷  拼音:zhèn léi
响雷。《国语·周语上》:“阴阳分布,震雷出滞。” 北魏 张彝 《上历帝图表》:“ 武乙 逸禽,罹震雷暴酷。” 唐 杜甫 《对雨书怀走邀许主簿》诗:“震雷翻幕燕,骤雨落河鱼。” 清 郑燮 《峄山》诗:“曲径回肠盘,飞泉震雷泻。” 海默 《森林中的足迹·新发明》:“会场上立时发出震雷似的掌声。”
分類:震雷响雷
《漢語大詞典》:幕燕  拼音:mù yàn
(1).筑巢于幕上的燕。《左传·襄公二十九年》:“夫子之在此也,犹燕之巢於幕上。”后因以“幕燕”比喻处境危险之极。 唐 杜甫 《对雨书怀走邀许主簿》诗:“震雷翻幕燕,骤雨落河鱼。” 唐 钱起 《巨鱼纵大壑》诗:“倾危嗟幕燕,隐晦誚泥龟。”
(2).漠燕。幕,通“ 漠 ”。指朔北之燕。 南朝 梁 萧统 《七契》:“幕燕北返,沙雁南征。”
分類:筑巢
《漢語大詞典》:贤人酒(賢人酒)  拼音:xián rén jiǔ
指浊酒。 唐 杜甫 《对雨书怀走邀许主簿》诗:“座对贤人酒,门听长者车。” 仇兆鳌 注引 鱼豢 《魏略》:“ 太祖 时禁酒,而人窃饮之,故难言酒,以白酒为贤人,清酒为圣人。” 宋 王安石 《春日》诗之一:“室有贤人酒,门无长者车。” 元 吕止庵 《后庭花·怀古》曲:“儒冠两鬢皤,青衫老泪多。满酌贤人酒,相扶 越 女歌。”
分類:浊酒
《漢語大詞典》:天棘  拼音:tiān jí
即天门冬。 唐 杜甫 《巳上人茅斋》诗:“江莲摇白羽,天棘蔓青丝。” 杨伦 笺注引《学林新编》:“‘天棘蔓青丝’,盖天门冬,亦名天棘。其苗蔓生,好缠竹木上,叶细如青丝,寺院庭槛中多植之可观。”参阅 宋 朱翌 《猗觉寮杂记》。一说天棘指杨柳。见 宋 惠洪 《冷斋夜话》
《漢語大詞典》:如此  拼音:rú cǐ
这样。《礼记·乐记》:“如此,则国之灭亡无日矣。” 唐 杜甫 《房兵曹胡马》诗:“驍腾有如此,万里可横行。” 毛泽东 《沁园春·雪》词:“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漢語大詞典》:死生  拼音:sǐ shēng
(1).死亡和生存。《易·繫辞上》:“原始反终,故知死生之説。”《史记·鲁仲连邹阳列传》:“今死生荣辱,贵贱尊卑,此时不再至,愿公详计而无与俗同。” 宋 苏轼 《题文与可墨竹》:“谁云死生隔,相见如 龚 隗 。”
(2).犹言盈亏、消长。《孙子·虚实》:“故五行无常胜,四时无常位,日有长短,月有死生。”
(3).杀生。《国语·越语下》:“死生因天地之刑。” 韦昭 注:“死,杀也。”
(4).偏义复词。指生命。 唐 杜甫 《房兵曹胡马》诗:“所向无空阔,真堪託死生。”
(5).偏义复词。指死亡。 唐 高适 《燕歌行》:“战士军前半死生,美人帐下犹歌舞。” 宋 苏轼 《侄安节远来夜坐》诗之二:“畏人默坐成痴钝,问旧惊呼半死生。”
《漢語大詞典》:瘦骨  拼音:shòu gǔ
(1).谓马的肢体强壮而不肥。 唐 杜甫 《房兵曹胡马》诗:“胡马 大宛 名,锋稜瘦骨成。”
(2).指瘦弱的身躯。 唐 陆龟蒙 《记事》诗:“瘦骨倍加寒,徒为厚繒纊。” 清 纳兰性德 《昭君怨》词:“瘦骨不禁秋,总成愁。” 清 陈梦雷 《东行口占》之二:“瘦骨可堪边地苦,敝裘寧耐朔风寒。”
《漢語大詞典》:所向  拼音:suǒ xiàng
(1).谓所指向的地方。 汉 蔡琰 《悲愤诗》:“猎野围城邑,所向悉破亡。” 唐 杜甫 《房兵曹胡马》诗:“所向无空濶,真堪託死生!”
(2).犹去向。《太平广记》卷一九四引 唐 裴铏 《传奇·聂隐娘》:“及夜,果失 隐娘 所向。”《太平广记》卷一九四引 唐 裴铏 《传奇·聂隐娘》:“ 刘 使人寻之,不知所向。”
《漢語大詞典》:骁腾(驍騰)  拼音:xiāo téng
谓骏马奔驰飞腾。 南朝 宋 颜延之 《赭马白赋》:“临 广望 ,坐百层,料武艺,品驍腾。” 唐 杜甫 《房兵曹胡马》诗:“驍腾有如此,万里可横行。” 清 纪昀 《神异》诗之一:“神马驍腾曾眼见,人间衔勒果难施。”
分類:飞腾
《漢語大詞典》:竹批双耳(竹批雙耳)  拼音:zhú pī shuāng ěr
亦称“ 竹批耳 ”。 古代《相马经》称良马的双耳为“耳如削竹”、“耳如杨叶”。意谓其双耳外形小而尖削,犹如被斜削的竹筒,或如杨树的叶片。 唐 杜甫 《房兵曹胡马》诗:“ 胡 马 大宛 名,锋稜瘦骨成。竹批双耳峻,风入四蹄轻。” 仇兆鳌 注:“ 贾思协 《齐民要术》:‘马耳欲小而鋭,犹如斩竹筒。’ 黄注 :批竹,即《马经》‘削筒’。批,削也。 卢 注: 太宗 敍十驥,耳根尖鋭,杉竹难方。‘竹批双耳峻’本此。” 宋 楼钥 《题高丽行看子》诗:“竹批双耳风入蹄,霜鬣剪作三花齐。” 元 周伯琦 《天马行应制作》:“昂昂八尺阜且伟,首扬渴乌竹批耳。”渴乌,古代吸水的竹筒。
分類:外形尖削
《漢語大詞典》:何当(何當)  拼音:hé dāng
(1).犹何日,何时。《玉台新咏·古绝句一》:“何当大刀头,破镜飞上天。” 晋 干宝 《搜神记》卷十六:“故见鄙姿,逢君辉光。身远心近,何当暂忘。” 唐 李商隐 《夜雨寄北》诗:“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 巴山 夜雨时。” 郁达夫 《奉怀》诗:“何当剪烛 江 南墅,重试清谈到夜分。”
(2).犹何妨;何如。 唐 武元衡 《长安叙怀寄崔十五》诗:“闻説 唐生 子孙在,何当一为问穷通?” 宋 苏轼 《龟山辩才师》诗:“何当来世结香火,永与名山供井磑。”
(3).犹安得,怎能。 唐 岑参 《阻戎泸间群盗》诗:“帝乡北近日, 瀘口 南连蛮。何当遇 长房 ,缩地到京关。” 宋 王安石 《次韵答陈正叔》之二:“何当水石他年住,更把韦编静处开。” 清 钱谦益 《玉堂双燕行送刘晋卿赵景之两太史谪官》诗:“何当鸣梧比丹凤,且愿衔花效黄雀。”
(4).犹何况。 唐 王昌龄 《江上闻笛》诗:“不知谁家子,復奏 邯郸 音,水客皆拥棹,空霜遂盈襟。羸马望北走,迁人悲 越 吟。何当边草白,旌节 陇 城阴。” 宋 苏轼 《无题》诗:“年光与时景,顷刻互衰变。何当血肉身,安得常强健!” 明 陈所闻 《金落索·闺怨》套曲:“ 姮娥 尚悔偷灵药,风雨何当忆故人?”
(5).犹合当,应当。 唐 杜甫 《画鹰》诗:“絛鏇光堪摘,轩楹势可呼。何当击凡鸟,毛血洒平芜。” 宋 王安石 《送潘景纯》诗:“明时正欲精蒐选,荣路何当力荐延。”京剧《雁门关》第一场:“决胜千里辨输赢,单注着 黄巢 今日何当败。”
(6).犹何尝。 晋 傅玄 《秦女休行》:“百男何当益,不如一女良。”
《漢語大詞典》:画作(畫作)  拼音:huà zuò
犹画成。 唐 杜甫 《画鹰》诗:“素练风霜起,苍鹰画作殊。” 宋 苏轼 《书晁补之所藏与可画竹》诗之二:“那将春蚓笔,画作风中柳。”
分類:画作
《漢語大詞典》:轩楹(軒楹)  拼音:xuān yíng
(1).堂前的廊柱。 唐 杜甫 《同元使君舂陵行》:“呼儿具纸笔,隐几临轩楹。” 宋 苏舜钦 《关都官孤山四照阁》诗:“势压苍崖险可惊,攀云半日到轩楹。” 清 盛锦 《空舲峡》诗:“爱此民居壮,凌空驾轩楹。”
(2).借指廊间。 唐 杜甫 《画鹰》诗:“絛鏇光堪摘,轩楹势可呼。” 宋 沉辽 《春日中和堂》诗:“春风迎我咲,宛转入轩楹。” 明 朱鼎 《玉镜台记·议婚》:“帘幙捲东风,翔集迁鶯贺燕;轩楹敞南岳,争看起凤腾蛟。”
分類:堂前
《漢語大詞典》:绦旋(絛鏇)  拼音:tāo xuàn
(1).系鸟的绳和环。 唐 杜甫 《画鹰》诗:“絛鏇光堪摘,轩楹势可呼。” 仇兆鳌 注引 朱鹤龄 曰:“以絛繫鹰足,而繫之於鏇也。” 宋 罗大经 《鹤林玉露》卷一:“放心者,如鸡豚出於塒栅,不求则不得;心放者,如鹰隼翔於云霄,而絛鏇固在吾手也。”
(2).又比喻钳制束缚。 明 袁宏道 《与朱玉槎书》:“ 上愚 兄方卧稳江皋,自以高云逸翮,不知絛鏇遂及。” 清 钱谦益 《大学士孙公行状》:“至诚惻怛,而机牙四应,闲止渊静,而絛鏇百出,鉴别人才,洞晰情伪。”
分類:钳制
《漢語大詞典》:引杯  拼音:yǐn bēi
举杯。指喝酒。 唐 杜甫 《夜宴左氏庄》诗:“检书烧烛短,看剑引杯长。” 元 张翥 《忆金陵》诗:“鐙窗禪坐时联句,山馆仙游几引杯。”
《漢語大詞典》:纤月(纖月)  拼音:xiān yuè
未弦之月,月牙。 唐 杜甫 《夜宴左氏庄》诗:“风林纤月落,衣露净琴张。” 明 唐顺之 《村夜》诗:“纤月生西浦,流光照北林。” 清 纳兰性德 《如梦令》词:“纤月黄昏庭院,语密翻教醉浅。”
分類:月牙
《漢語大詞典》:检书(檢書)  拼音:jiǎn shū
翻阅书籍。 唐 杜甫 《夜宴左氏庄》诗:“检书烧烛短,看剑引杯长。”
分類:翻阅
《漢語大詞典》:吴咏(吴詠)  拼音:wú yǒng
犹 吴 歌。 唐 杜甫 《夜宴左氏庄》诗:“诗罢闻 吴 咏,扁舟意不忘。”
《漢語大詞典》:飘然(飄然)  拼音:piāo rán
(1).轻捷貌。 汉 赵晔 《吴越春秋·勾践伐吴外传》:“往若飘然,去则难从。” 唐 李白 《古风》之七:“举首远望之,飘然若流星。” 冰心 《三年》:“她没有等到 槃 的回答,又飘然的走到茶桌旁边去。”
(2).飘泊貌;流落散失貌。 晋 葛洪 《抱朴子·明本》:“而中世以来,为道之士,莫不飘然絶跡幽隐,何也?” 宋 刘克庄 《踏莎行·甲午重九牛山作》词:“老矣征衫,飘然客路。” 明 徐元 《八义记·周坚沽酒》:“父母双亡妻未娶,一生好酒任飘然。留落在 晋阳 间,蹉跎不觉又三年。”
(3).高远貌;超脱貌。《文选·成公绥〈啸赋〉》:“心涤荡而无累,志离俗而飘然。” 刘良 注:“飘然,高远貌。” 唐 杜甫 《春日忆李白》诗:“ 白 也诗无敌,飘然思不羣。” 宋 苏轼 《上梅直讲书》:“其后益壮,始能读其文词,想见其为人,意其飘然脱去世俗之乐而自乐其乐也。” 明 刘基 《少微山眉岩神仙宅记》:“履其地,思其人,寧不飘然有凌云之志哉!”
(4).轻松闲适貌。 元 曹之谦 《东坡赤壁图》诗:“ 雪堂 闭户读书史,兴来飘然弄云水。”《红楼梦》第七八回:“闻馥郁而飘然兮,纫蘅杜以为佩耶?”
(5).飘残貌。 元 张可久 《折桂令·别后》曲:“花已飘然,春将暮矣。”
《漢語大詞典》:无敌(無敵)  拼音:wú dí
(1).没有可与对抗的;没有可与比拟的。《左传·昭公二十六年》:“师有济也,君而继之,兹无敌矣。” 唐 杜甫 《春日忆李白》诗:“ 白 也诗无敌,飘然思不羣。” 明 沉鲸 《双珠记·元宵灯宴》:“词锋颖利疑无敌,笔力纵横似有神。” 杨朔 《用生命建设祖国的人们》:“仗打得可好啦……怎么这些同志就像是天神下界,简直天下无敌!”
(2).无视敌人。犹轻敌。《商君书·战法》:“其过失,无敌深入,偕险絶塞,民倦且飢渴,而復遇疾,此其道也。”
《漢語大詞典》:不群(不羣)  拼音:bù qún
(1).不平凡,高出于同辈。《楚辞·九章·惜诵》:“行不羣以颠越兮,又众兆之所咍也。” 晋 左思 《咏史》诗之三:“功成不受赏,高节卓不羣。” 唐 杜甫 《春日忆李白》诗:“ 白 也诗无敌,飘然思不羣。”《花月痕》第七回:“不想也还有这瀟洒不羣的人,转教我自恨,见闻不广,轻量天下士了。”
(2).不合群。《楚辞·离骚》:“鷙鸟之不羣兮,自前世而固然。”《后汉书·崔骃传》:“独师友道德,合符曩真,抱景特立,与士不羣。”《南史·齐萧子云传》:“ 子云 性沉静,不乐仕进,风神闲旷,任性不羣。”
《漢語大詞典》:开府(開府)  拼音:kāi fǔ
(1).古代指高级官员(如三公、大将军、将军等)成立府署,选置僚属。《后汉书·董卓传》:“ 傕 ( 李傕 )又迁车骑将军,开府,领司隶校尉,假节。” 三国 魏 阮籍 《辞蒋太尉辟命奏记》:“开府之日,人人自以为掾属。” 宋 周煇 《清波别志》卷上:“ 史君 开府未浹旬,欲戴纶巾挥白羽。”
(2).指有权开府的官员。 唐 杜甫 《春日忆李白》诗:“清新 庾开府 ,俊逸 鲍参军 。” 宋 周煇 《清波杂志》卷九:“ 无咎 ( 晁无咎 )云:‘疑 宋开府 鐡石心肠。’”
(3).特指 庾信 。 宋 欧阳修 《答判班孙待制见寄》诗:“惟恨 江淹 才已尽,难酬 开府 句清新。”
(4).府兵军职。 西魏 和 北周 时全国府兵分属于二十四军,每军设一开府,兵额约二千人。参阅《北史·李弼等传论》《新唐书·兵志》
《漢語大詞典》:白也  拼音:bái yě
白,指 唐 诗人 李白 ;也,助词,无义。语出 唐 杜甫 《春日忆李白》诗:“ 白 也诗无敌。”后因用作 李白 的代称。 郁达夫 《寄曼陀长兄》诗:“书剑飘零伤 白也 ,英雄潦倒感黄金。”
分類:无义
《漢語大詞典》:庾开府(庾開府)  拼音:yǔ kāi fǔ
指 北周 文学家 庾信 。因其官至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故称。 唐 杜甫 《春日忆李白》诗:“清新 庾开府 ,俊逸 鲍参军 。” 明 夏完淳 《大哀赋》:“ 苏属国 之旄节终留, 庾开府 之江关永弃。”
《漢語大詞典》:叹惜(嘆惜)  拼音:tàn xī
(1).嗟叹惋惜。 唐 韩愈 《奉和李相公题萧家林亭》:“ 山公 自是林园主,叹惜前贤造作时。” 明 方孝孺 《答阌乡叶教谕书》:“或门人故交,发其所藴而叹惜其遭逢。”《三国演义》第九回:“﹝ 貂蝉 ﹞车已去远, 布 缓轡於土冈之上,眼望车尘,叹惜痛恨。” 孙中山 《建国方略·有志竟成》:“惟庚子失败之后,则鲜闻一般人之恶声相加,而有识之士,且多为吾人扼腕叹惜,恨其事之不成矣。”
(2).赞叹。《南史·刘勔传》:“ 苞 居官有能名,性和直,与人交,面折其非,退称其美,士友咸以此叹惜之。” 唐 杜甫 《寄高三十五书记》诗:“叹惜 高生 老,新诗日又多。”
嗟叹、惋惜。 唐 殷璠 《河岳英灵集·王昌龄》:“奈何晚节不矜细行,谤议沸腾,垂歷遐荒,使知音者嘆惜。” 宋 司马光 《涑水记闻·逸文》:“ 王魏公 与 杨文公 大年 友善,疾篤,延 大年 于卧内草遗奏,言忝为宰相,不可以将尽之言为宗亲求官,止敍生平遭遇之意。表上, 真宗 嘆惜之,遽遣就第,取子弟名数録进。” 明 王守仁 《传习录》卷上:“ 子贡 多学而识,在闻见上用功, 颜子 在心地上用功,故圣人问以啟之,而 子贡 所对,又只在知见上,故圣人嘆惜之,非许之也。” 郭沫若 《落叶·第二十五信》:“我自己要战胜到底,最后要在费了一切的努力才刚好打倒了的强敌的尸上要追慕他,要叹惜他的败北,而洒雪纯真的眼泪。”
《漢語大詞典》:隐吏(隱吏)  拼音:yǐn lì
退隐的官吏。 唐 杜甫 《送裴二虬尉永嘉》诗:“隐吏逢 梅福 ,游山忆 谢公 。” 仇兆鳌 注:“《汉书》:‘ 梅福 , 九江 人,补 南昌 尉。 王莽 专政,一朝弃妻子去,隐於 会稽 ,至今传以为仙。’《汝南先贤传》称 郑钦 为吏隐。”
分類:退隐
《漢語大詞典》:无藉在(無藉在)  拼音:wú jiè zài
犹言无聊赖或无顾忌。 唐 杜甫 《送韦书记赴安西》诗:“白头无藉在,朱紱有哀怜。” 宋 刘克庄 《汉宫春·赏红梅》词:“ 唐 人更无藉在,浪比 红儿 。” 金 元好问 《赋杨生玉泉墨》诗:“涴袖 秦郎 无藉在,画眉 张遇 可怜生。”
分類:顾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