詞、句或作者:(已收錄詩詞 734176 首)
篩選條件:範圍  朝代  體裁 韻部 
你還可以:按字出現在句子中的位置检索诗词按地理查詢詩人詩集切換詩詞顯示方式:一韻一行方式

圖片引用自:《词学图录》
李白朝代:

人物簡介

中國歷代人名大辭典
【生卒】:701—762
【介紹】: 唐隴西成紀人,其先人隋末流寓西域,故生于安西都護府所屬碎葉城。中宗神龍初,遷居蜀之綿州昌隆縣青蓮鄉,又嘗寓居山東,故亦稱山東人。字太白,號青蓮居士。少有逸才,志氣宏放,飄然有超世之心。十歲通詩書,被稱為“天才英特”。喜縱橫術,擊劍任俠,輕財重施。青年時離蜀漫游,玄宗天寶初,入長安,經賀知章、吳筠推薦,詔供奉翰林。但政治上不受重視,又受權貴讒毀,僅一年余即離開長安。天寶三載在洛陽結識杜甫。二人于詩壇齊名,并稱“李杜”。安史亂起,白為永王李璘府僚,參與平亂。因永王兵敗,坐流夜郎,中途遇赦東還,依族人當涂令李陽冰。不久病卒。其詩風雄奇豪放、清新飄逸,代表作有《蜀道難》、《行路難》、《夢游天姥吟留別》等。有《李太白集》。
唐詩大辭典 修訂本
【生卒】:701—762
字太白,號青蓮居士,排行十二,隴西成紀(今甘肅秦安西北)人,其先隋末竄于碎葉(今吉爾吉斯斯坦托克馬克附近),李白即出生于此。中宗神龍元年(705)隨家遷居綿州昌隆縣(今四川江油)。今人多從此說。近人陳寅恪謂其先為西域胡人,隴西李氏乃偽托(《李太白氏族之疑問》)。其出生地亦多異說,或謂生于條支(今阿富汗加茲尼),或謂生于焉耆碎葉(今新疆庫爾勒與焉耆回族自治縣),亦有謂武后神功年間遷蜀而生于蜀中者。曾官翰林供奉,因稱“李翰林”。賀知章譽為“天上謫仙人”,后人又稱“李謫仙”。在蜀中度過青少年時代,玄宗開元十二年(724)出蜀漫游,南窮蒼梧,東涉溟海,西入長安,北上太原,先后隱居安陸(今屬湖北)與徂徠山(在今山東)。天寶元年(742)奉詔入京,供奉翰林。因得罪權貴,三載(744)賜金還山。此后漫游梁宋、齊魯,南游吳越,北上幽燕。今人或謂天寶十二載(753)曾第三次入京,學術界多以為開元年間和天寶初兩次入京,不承認三入長安;亦有不承認開元年間曾入長安者。天寶末,安祿山叛亂,李白應召入永王李璘幕府,王室內訌,李璘兵敗被殺,李白受累入獄,獲釋不久又被定罪流放夜郎,肅宗乾元二年(759)三月于途中白帝城遇赦,返回江夏,重游洞庭、皖南。上元二年(761),聞李光弼出鎮臨淮,時已屆暮年,仍欲從軍,半道病還,寶應元年(762)卒于當涂(今屬安徽馬鞍山)。代宗即位,曾以左拾遺召,其時已卒。生平事跡詳見魏顥《李翰林集序》、李陽冰《草堂集序》、范傳正《唐左拾遺翰林學士李公新墓碑并序》及新、舊《唐書》本傳。年譜及考證生平之著作甚多,清人王琦、黃錫珪均有《李太白年譜》,今人有詹锳《李白詩文系年》,郁賢皓《李白叢考》,安旗、薛天緯《李白年譜》等。李白一生以大鵬自喻,以“安社稷”、“濟蒼生”為己任,欲以布衣取卿相,不愿從科舉入仕,然始終未能得志。詩與杜甫齊名,杜甫《飲中八仙歌》曾詠及,《滄浪詩話》譽之為“仙才”。作品散失甚多,今存近千首。內容豐富,有要求報效祖國、功成身退而發泄不得志之悲憤感情者,如《行路難》、《將進酒》等;有揭露政治黑暗、憂慮國事者,如《古風五十九首》、《答王十二寒夜獨酌有懷》等;有蔑視權貴、鄙棄富貴者,如《夢游天姥吟留別》、《江上吟》等;有同情人民疾苦者,如《宿五松山下荀媼家》、《丁都護歌》等;有描繪高山大川自然風光者,如《蜀道難》、《望廬山瀑布》等;有歌唱愛情友誼者,如《長干行》、《黃鶴樓送孟浩然之廣陵》等。李白論詩主張天真自然,追求“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贈江夏韋太守良宰》)之境界。其絕句感情真摯,形象明朗,語言樸素,意境含蓄,韻味深長。其樂府歌行名篇則熔《莊》《騷》為一爐(龔自珍《最錄太白集》),“以氣為主,以自然為宗,以俊逸高暢為貴”(《藝苑卮言》卷四),感情激蕩,形象雄偉,氣勢磅礴,色彩絢爛,常借神話傳說,多用比興、夸張手法,具有“風雨爭飛,魚龍百變”、“白云從空,隨風變滅”(《唐宋詩醇》卷六)之特色,形成獨特之“縱逸”(《河岳英靈集》卷上)風格。前人論李白詩歌之歷史地位,常與杜甫并列。韓愈云:“李杜文章在,光焰萬丈長”(《調張籍》);胡應麟則云:“才超一代者李也,體兼一代者杜也。李如星如日揭,照耀太虛,杜若地負海涵,包羅萬匯。”(《詩藪》卷四)李集今存宋本《李太白文集》兩種,皆詩文合刻,30卷。一藏日本靜嘉堂文庫,有日本京都大學人文科學研究所影印本;一藏北京圖書館,為殘本,缺卷十五至二十四,以繆曰芑本配。清康熙年間繆曰芑曾據前一種翻刻,世稱繆本。注本今存元蕭士赟《分類補注李太白詩》25卷;明胡震亨《李詩通》(與《杜詩通》合稱《李杜詩通》)21卷;明朱諫撰《李詩選注》13卷,將200余首指為偽作,另編《李詩辨疑》2卷;清王琦《李太白全集》36卷,詩文合編,末6卷為附錄,最為通行。今人瞿蛻園、朱金城《李白集校注》以王琦注本為基礎,參校各本,旁搜唐宋以來詩話、筆記以及今人研究成果,加以評箋補充,考訂謬誤,較詳備。近年又有安旗主編《李白全集編年注釋》和詹锳主編《李白全集校注匯釋集評》兩種問世。今人研究著作主要有詹锳《李白詩論叢》、王運熙等《李白研究》、羅宗強《李杜略論》、裴斐《李白十論》、郁賢皓《李白考論集》等。中華書局曾選擇部分單篇論文于1964年出版《李白研究論文集》。資料匯編有裴斐與劉善良編《李白資料匯編(金元明清之部)》。《全唐詩》存詩25卷,《全唐詩外編》及《全唐詩續拾》補詩36首、斷句10。
唐诗汇评
李白(701-762),字太白,号青莲居士。祖籍陇西成纪(今甘肃秦安)。出生地有蜀中、西域、长安诸说,迄无定论。少时居綿州彰明县清廉乡(今属四川江油),读书吟诗,遍观百家,好神仙,任侠仗义,曾手刃数人。二十五岁辞亲远游,出三峡,游洞庭、衡山、襄汉、庐山、金陵、扬州。开元十五年与故相许圉师孙女结婚,留居安陆十年。其间曾西入长安,北游太原。三十五岁后,迁居山东任城,与孔巢父等隐于徂徕山,号“竹溪六逸”。天宝元年应诏入京,供奉翰林。三载,因权贵谗毁,“赐金放还”。至洛阳,与杜甫相识,同游梁宋、齐鲁。曾受道箓于齐州紫极宫。后复漫游江淮、吴越、河北、梁宋等地。安史乱起,入永王璘幕府。璘兵败,被捕下浔阳狱,长流夜郎。中途遇赦东还,漂泊于武昌、岳阳、豫章、金陵、宣城等地。上元二年,李光弼出镇临淮,白以六十一岁高龄前往从军,道病还,依族叔当涂令李阳冰,寻病卒。白长于歌诗,嗜酒,人称“谪仙”。与杜甫齐名,并称“李杜”,在古代诗歌史上享有崇高地位。李阳冰受白遗命,编其诗文为《草堂集》二十卷,又李白友人魏万编其诗为《李翰林集》二卷,均佚。北宋宋敏求辑、曾巩编次其诗文为《李太白文集》三十卷,今存。《全唐诗》编诗二十五卷。

词学图录

李白(701-762) 字太白,号青莲居士。祖籍陇西成纪(今甘肃秦安东),隋末其先人流寓西域,白出生于安西大都护府碎叶城,五岁随父迁居绵州昌隆(今江油)青莲乡。天宝初供奉翰林。有《李太白集》,《尊前集》录其词12首。

作品评论

《河岳英灵集》
李白性嗜酒,志不拘检,常林栖十数载。故其为文章,率皆纵逸。至如《蜀道难》等篇。可谓奇之又奇。然自骚人以还,鲜有此体调也。
李阳冰《草堂集序》
凡所著述,言多讽兴。自三代以来,《风》《骚》之后,驰驱屈、宋,鞭挞扬、马,千载独步,唯公一人。故王公趋风,列岳结轨,群贤翕习,如鸟归凤。卢黄门云:“陈拾遗横制颓波,天下质文,翕然一变。”至今朝诗体尚有梁、陈宫掖之风,至公大变,扫地并尽,今古文集,遏而不行;唯公文章,横被六合,可谓力敌造化欤!
《本事诗》
白才逸气高,与陈拾遗齐名、先后合德。其论诗云:“梁、陈以来,艳薄斯极,沈休文又尚以声律。将复古道,非我而谁与!”故陈、李二集律诗殊少。尝言“兴寄深微,五言不如四言,七言又其靡也,况使束于声调俳优哉!”
裴敬《翰林学士李公墓碑》
为诗格高旨远,若在天上物外,神仙会集,云行鹤驾,想见飘然之状:视尘中屑屑米粒,虫睫纷扰,菌蠢羁绊蹂躏之比。
《中山诗话》
欧(阳修)贵韩(愈)而不悦(杜)子美,所不时晓;然于李白而甚赏爱,将由李白超趠飞扬为感动也。
苏辙《诗病五事》
李白诗类其为人,骏发豪放,华而不实、好事喜名,时不知义理之所在也。语用兵,则先登陷阵不以为难;语游侠,则白昼杀人不以为非;此岂其诚能也哉?白始以诗酒奉事明皇,遇谗而去,所至不改其旧。永王将窃据江淮,白起而从之不疑,遂以放死。今观其诗,固然。唐诗人李、杜称首,今其诗皆在。杜甫有好义之心,白所不及也。
黄庭坚《题李白诗草后》
余评李白诗如黄帝张乐于洞庭之野,无首无尾,不主故常,非墨工椠人所可拟议。
《西清诗话》
李太白诗逸态凌云,映照千载,然时作齐梁间人体段,略不近浑厚。
《岁寒堂诗话》
至于李杜,尤不可轻议。欧阳公喜太白诗,乃称其:“清风明月不用一钱买,玉山自倒非人推”之句。此等句虽奇逸,然在太白诗中,特其浅浅者。鲁直云:“太白诗与汉魏乐府争衡”,此语乃真知太白者。王介甫云:“白诗多说妇人,识见污下。”介甫之论过矣。孔子删诗三百五篇,说妇人者过半,岂可亦谓之识见污下耶?
《岁寒堂诗话》
韵有不可及者,曹子建是也;味有不可及者,渊明是也;才力有不可及者,李太白、韩退之是也;意气有不可及者,杜子美是也。……杜子美,李太白、韩退之三人,才力俱不可及,而就其中,退之喜崛奇之态,太白多天仙之词,退之犹可学,太白不可及也。
《珊瑚钩诗话》
李唐群英,惟韩文公之文,李太白之诗,务去陈言,多出新意。
《艇斋诗话》
古今诗人有《离骚》体者,惟李白一人,虽老杜亦无似《骚》者。
《竹坡诗话》
元微之作李杜优劣论,谓太白不能窥杜甫之藩篱,况堂奥乎?唐人未尝有此论,而稹始为之。至退之曰:“李杜文章在,光焰万丈长。不知群儿愚,那用故谤伤!”则不复为优劣矣。
《韵语阳秋》
杜甫、李白以诗齐名……然杜诗思苦而语奇,李诗思疾而语豪。
《韵语阳秋》
李白乐府三卷,于三纲五常之道,数致意焉。……徐究白之行事,亦岂纯于行义者哉!永王之叛,白不能洁身而去,于君臣之义力如何?既合于刘,又合于鲁,又娶于宗,又携昭阳、金陵之妓,于夫妇之义为如何?至于友人路亡,白为权窆;及其糜溃,又收其骨,则朋友之义庶几矣。
《苕溪渔隐丛话》
引王安石语:诗人各有所得,“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此李白所得也。
同上引《雪浪斋日记》
或云:太白诗其源流出于鲍明远,如乐府多用《白纻》。故子美云“俊逸鲍参军”,盖有讥也。
《能改斋漫录》
引刘次庄语:李白则飘扬振激,如浮云转石,势不可遏。
《朱子语类》
李太白诗非无法度,乃从容于法度之中,盖圣于诗者也。
《朱子语类》
李太白终始学《选》诗,所以好。
《沧浪诗话》
观太白诗者,要识真太白处。太白天才豪逸,语多率然而成者。学者于每篇中,要识其安身立命处可也。
《沧浪诗话》
李杜二公,正不当优劣。太白有一二妙处,子美不能道:子美有一二妙处,太白不能作。
《沧浪诗话》
子美不能为太白之飘逸,太白不能为子美之沉郁。
《沧浪诗话》
人言太白仙才,长吉鬼才。不然,太白天仙之同,长吉鬼仙之同耳。
沈光《李白酒楼记》
太白峭讦矫时之状,小得大用,流斥齐鲁。眼明耳聪,恐贻颠踣。故狎弄杯觞,沉溺曲蘖;耳一淫乐,目混黑白。或酒醒神健,视听锐发,振笔着纸,乃以聪明移于月露风云,使之涓洁飞动;移于草木禽鱼,使之岍茂褰掷;侈于闺情边思,使之壮气激人,离情溢目;移于幽岩邃谷,使之辽历物外,爽人精魄;移于车马弓矢,悲愤酣歌,使之驰骋决发,如睨幽并,而失意放怀,尽见穷通焉。
《木天禁语》
太白(诗)雄豪空旷,学者不察,失于狂诞。
《木天禁语》
(乐府)上格如《焦仲卿》、《木兰词》、《羽林郎》、《霍家奴》、《三妇河》、《大垂手》、《小垂手》等篇,皆为绝唱。李太白乐府,气语皆自此中来,不可不知也。
陈绎曾《诗谱》
李白诗祖《风》《骚》,宗汉魏,下至鲍照、徐、庾,亦时用之。善掉弄,造出奇怪,惊动心目,忽然撇出,妙入无声。其诗家之仙者乎?格高于杜,变化不及。
《唐诗品汇》
诗至开元、天宝间,神秀声律,粲然大备。李翰林天才纵逸,轶荡人群,上薄曹、刘,下凌沈、鲍,其乐府古调,能使储光羲、王昌龄失步,高适、岑参绝倒,况其下乎?
《升庵诗话》
杨诚斋云:“李太白之诗,列子之御风也;杜少陵之诗,灵均之乘桂舟、骂玉车也。无待者,神于诗者欤?有待而未尝有待者,圣于诗若欤?”……徐仲车云:“太白之诗,神鹰瞥汉;少陵之诗,骏马绝尘。“二公之评,意同而语亦相近,余谓太白诗,仙翁剑客之语,少陵诗,雅士、骚人之词。比之文,太白则《史记》,少陵则《汉书》也。
《四溟诗话》
子美五言绝句,皆平韵,律体景多而情少。太白五言绝句平韵,律体兼仄韵,古体景少而情多,二公齐尽其妙。
《四溟诗话》
堆垛古人,谓之“点鬼簿”。太白长篇用之,自不为病,盖本于屈原。
《四溟诗话》
徐伯传问诗法于康对山,曰:“熟读太白长篇,则胸次含宏,神思超越,下笔殊有气也。”
李攀龙《唐诗选序》
太白纵横,往往强穹之末。间杂长语,英雄欺人耳。
李攀龙《唐诗选序》
(太白)五七言绝句,实唐三百年一人,盖以不用意得之,即太白亦不自知其所至;而工者顾失焉。
《艺苑卮言》
太白古乐府,窈冥惝恍,纵横变幻,极才人之致。然自足太白乐府。
王稚登《合刻李杜诗集序》
闻诸言诗者,有云:供奉之诗,仙。拾遗之诗,圣。圣可学,仙不可学;亦犹禅人所谓顿、渐,李顿而杜渐也。杜之怀李曰“诗无敌”,李之寄杜曰“作诗苦”。二先生酬赠,亦各语其极耳。
王稚登《李翰林分体金集序》
供奉读书匡山,鸟雀就掌取食。散金十万如飞尘,沉湎至尊之前,啸傲御座之侧,口中不知有开元天子,何况太真妃、高力士哉!当其稍能自屈,可立跻华要,乃掉臂不顾,飘然去之,坎壈以终其身。迨长流夜郎,与魑魅为伍,而其诗无一羁旅牢愁之语,读之如餐霞吸露、欲蜕骨冲举,非天际真人胸臆,畴能及此?其放浪于曲生柔曼,醉月迷花,特托而逃焉耳。
刘世教《合刻李杜分体全编序》
陇西(李)趋《风》,《风》故荡詄,出于情之极,而以辞群者也;襄阳(杜)趋《雅》,《雅》故沈郁,入于情之极,而以辞怨者也。趋若异而轨无勿同,故无有能轩轾之者。
《诗薮》
李杜才气格调,古体歌行,大概相埒。李偏工独至者绝句,杜穷极变化者律诗。言体格,则绝句不若律诗之大;论结撰,则律诗倍于绝句之难。然李近体足自名家,杜诸绝殊募入彀。截长补短,盖亦相当。惟长篇叙事,古今子美。故元、白论咸主此,第非究竟公案。
《诗薮》
李才高气逸而调雄,杜体大思精而格浑。超出唐人而不离唐人者,李也;不尽唐调而兼得唐调者。杜也。
《诗薮》
太白笔力变化,极于歌行;少陵笔力变化,极于近体。李变化在调与词,杜变化在意与格。然歌行无常矱,易于错综;近体有定规,难于伸缩。调、词超逸,骤如骇耳,索之易穷;意格精深,始若无奇、绎之难尽;此其稍不同也。
《诗薮》
李杜二家,其才气本无优劣、似工部体裁明密,有法可寻;青莲兴会标举,非学可至。又唐人特长近体,青莲缺焉。故诗流习杜者众也。
《诗薮》
备诸体于建安者,陈王也;集大成于开元者,工部也。青莲才之逸,并驾陈王,气之雄,齐驱工部,可谓撮胜二家,第古风既乏温淳,律体微乖整栗,故令评者不无轩轾,
《诗薮》
太白五言沿洄魏、晋,乐府出于齐、梁,近体周旋开、宝,独绝句超然自得,冠古绝今。
《唐诗镜》
太白雄姿逸气,纵橫无方,所谓天马行空,一息千里。
《唐诗镜》
太白七言乐府接西汉之体制,掩六代之才华,自傅玄以下,未睹其偶。至赠答歌行,如风卷云舒,惟意所向,气韵文体,种种振绝。五言乐府摹古绝佳,诸诗率意而成,苦无深趣。苏子由谓之“浮花浪蕊”,此言非无谓也。读李太白诗当得其气韵之美,不求片字句之奇。
《诗镜总论》
太白长于感兴,远于寄衷,本于十五《国风》为近。
《诗镜总论》
太白其千古之雄乎?气骏而逸,法老而奇,音越而长,调高而卓。
《诗镜总论》
太白七古,想落意外,局自变生,真所谓“驱走风云,鞭挞海岳”。其殆天授,非人力也。
《唐诗归》
钟云:古人虽气极逸,才极雄,未有不具深心幽致而可入诗者。读太白诗,当于雄快中察其静远精出处,有斤两,有脉理。今人把太白只作一粗人看矣。
《唐音癸签》
太白于乐府最深,古题无一弗拟,或用其本意,或翻案另出新意,合而若离,离而实合,曲尽拟古之妙,
《唐诗选脉会通评林》
周敬曰:青莲雄姿逸气,变化无方,七古千载罕有并驱。
《唐诗选脉会通评林》
王元美云:“太白之七言律变体,不足多法。”愚按:太白七言律,集中仅得八篇,骀荡自然,不假雕饰,虽入小变,要亦非浅才可到也。
《唐诗选脉会通评林》
太白五七言律,以才力兴趣求之,当知非诸家所及;若必于句格法律求之,殆不能与诸家争衡矣。胡元瑞云:“五言律,太白风华逸宕,持过诸人,后之学者,才非天仙,多流率易,此论最有斟酌。
《唐诗选脉会通评林》
太白五、七言绝,多融化无迹,而入于圣。
《唐诗选脉会通评林》
太白七言绝多一气贯成者,最得歌行之体。
《唐诗选脉会通评林》
取高华奇逸者,咸左袒乎李;取雄浑沉厚者,独首推乎杜:要之二子不可高下定论。胡元瑞谓李犹庄周,杜犹左氏,或庶几焉。
《诗源辨体》
太白歌行,窈冥恍惚,漫衍纵横,极才人之致……此皆变化不测而入于神者也。
《诗源辨体》
屈原《离骚》在千古辞赋之宗,而后人摹仿盗袭,不胜餍饫。太白《鸣皋歌》虽本乎骚,而精彩绝出,自是太白手笔。至《远别离》、《蜀道难》、《天姥吟》,则变幻恍惚,尽脱蹊径,实与屈子互相照映。谢茂秦云:“太白诗歌若疾雷破山,颠风播海,非神于诗者不能。”
《诗源辨体》
太白歌行,虽大小短长,错综无定,然自是正中之奇。
《姜斋诗话》
太白胸中浩渺之致,汉人皆有之,特以微言点出,包举自宏。太白乐府歌行,则倾囊而出。如射者引弓极满,或即发,或迟审久之,能忍不能忍,其力之大小可知已。要至于太白止矣。
《姜斋诗话》
无论诗歌与长行文字,俱以意为主。意犹帅也。无帅之兵,谓之乌合。李杜所以称大家者,无意之诗十不得一二也。烟云泉石,花鸟苔林,金铺锦帐,寓意则灵。
《钝吟杂录》
李太白之歌行,祖述骚雅,下迄梁、陈七言,无所不包,奇中又奇,而字字有本,讽刺沉切,自古未有也。
姚鼐《五七言今体诗钞序目》
盛唐人,禅也;太白则仙也。于律体中以飞动票姚之势,运广远奇逸之思,此独成一境者。
《唐诗归折衷》
吴敬夫云:太白天才豪迈,托兴悠长,饮酒学仙、适以佐其苍茫之势。他人为之,则滓矣。故曰:气大则物之大小毕浮其形。王摩诘微妙有禅理,然不在其作禅语中;太白缥渺有仙骨,然不在其作仙语中:此当从神味会之,难与俗子语。
《唐音审体》
冯复京曰:太白古诗全出己调,宋人乃谓出于子昂《感遇》。子昂局促,太白萧散,乌可同日语!
《唐音审体》
冯复京曰:太白歌行曰神、曰化,天仙口语,不可思议。其意气豪迈,固是本调,而转折顿挫,极抑扬起伏之妙,然亦有失之狂纵者。此公才高如转巨虬、驾风螭,不可以为训。
《贞一斋诗说》
太白妙处全在逸气横出,其五言古从曹、阮二家变出,并不规模小谢,亦非踵武伯玉。
《唐诗别裁》
太白诗纵横驰骤,独《古风》二卷,不矜才,不使气,原本阮公,风格俊上,伯玉《感遇》诗后,有嗣音矣。
《唐诗别裁》
太白七言古,想落天外,局自变生。大江无风,波浪自涌,白云从空,随风变灭。此殆天授,非人可及。
《唐诗别裁》
集中如《笑矣乎》、《悲来乎》、《怀素草书歌》等作,皆五代凡庸子所拟,后人无识,将此种入选,嗷訾者指太白为粗浅人作俑矣。读李诗者,于雄快之中,得其深远逸宕之神,才是谪仙人面目。
《唐诗别裁》
七言绝句,以语近情遥,含吐不露为贵;只眼前景、口头语而有弦外音,使人神远。太白有焉。
《说诗晬语》
五言绝句,右丞之自然,太白之高妙,苏州之古澹,并入化机;而三家中,太白近乐府,右丞、苏州近古诗,又各擅胜场也。
《诗法易简录》
太白七古不独取法汉魏,上而楚骚,下而六朝,俱归镕冶,而一种飘逸之气,高迈之神,自超然于六合之表,非浅学所能问津也。
《梅崖诗话》
太白七言近体不多见。五言如《宫中行乐》等篇,犹有陈、隋习气,然用律严矣,音节亦稍稍振顿。七言长短句则纵横排奡,独往独来,如活虎生龙,未易捉摸,少陵固尝首肯心醉矣。
《瓯北诗话》
(白)诗之不可及处,在乎神识超迈,飘然而来,忽然而去,不屈屑于雕章琢句。亦不劳劳于镂心刻骨,自有天马行空,不可羁勒之势,若论其沉刻,则不如杜;雄鸷,亦不如韩。然以杜、韩与之比较,一则用力而不免痕迹,一则不用力而触手生春;此仙与人之别也。
《石洲诗话》
大,可为也;化,不可为也。其李诗之谓乎?太白之论曰:“寄兴深微,五言不如四言,七言又其靡也。”若斯以谈,将类于襄阳孟公以简远为旨乎?而又不然。盖太白在唐人中,别有举头天外之意,至于七言,则更迷离浑化,不可思议。以此为“寄兴深微”,非大而化者,其乌乎能之!所谓七言之靡,殆专指七律言耳,故其七律不工。
龚自珍《最录李白序》
庄、屈实二,不可以并;并之以为心,自白始,儒、仙、侠实三,不可以合;合之以为气,又自白始也。其斯以为白之真原也矣。
《昭昧詹言》
太白亦奄有古今,而迹未全化,亦觉真实处微不及阮、陶、杜、韩。
《昭昧詹言》
太白胸襟超旷,其诗体格安放,文法高妙,亦与阮公同;但气格不相似,又无阮公之切忧深痛,故其沉至亦若不及之。然古人各有千古,政不必规似前人也。阮公为人志气宏放,某语亦宏致,求之古今,惟太白与之匹,故合论之。
《昭昧詹言》
太白当希其发想超旷,落笔天纵,章法承接,变化无端,不可以寻常胸臆摸测;如列子御风而行、如龙跳天门,虎卧凤阁,威凤九苞,祥麟独角,日五彩,月重华,瑶台绛阙,有非寻常地上凡民所能梦想及者。至其词貌,则万不容袭,蹈袭则凡儿矣。
《昭昧詹言》
大约太白诗与庄子文同妙:意接词不接,发想无端,如天上白云,卷舒灭现,无有定形。
《越缦堂诗话》
太白七古,超秀之中,自饶雄厚,不善学之,便堕尘障。
《三唐诗品》
古风运阴、何之俊响,结曹、王之深秀,第才多累质,振采未沉。七言雄放,多用典籍成语,正如乱头粗服,益见其佳。

 

共823,分42頁顯示   1  2  3  4  5 下一頁
五言律詩
贈孟浩然(唐·李白)
  五言律詩 押文韻  顯示自動注释

引用典故:中聖 

吾愛孟夫子,風流天下聞。紅顏棄軒冕,白首臥松雲

醉月頻中聖,迷花不事君。高山安可仰,徒此揖清芬。

評注(點擊查看或隱藏評注)
《四溟诗话》
太白赠孟浩然诗,前云“红颜弃轩冕”,后云“迷花不事君”,两联意颇相似。刘文房《灵祐上人故居》诗,既云“几日浮生哭故人”,又云“雨花垂泪共沾巾”,此与太白同病。兴到而成,失于检点。意重一联,其势使然;两联意重,法不可从。
《唐宋诗举要》
吴曰:疏宕中仍自精炼(“醉月”二句下)。吴曰:开一笔(“高山”句下)。吴曰:一气舒卷,用孟体也,而其质健豪迈,自是太白手段,孟不能及。
《李太白诗醇》
严沧浪曰:矫然不变,三四十字尽一生。
《唐诗鉴赏辞典》
本诗大致写在李白寓居湖北安陆时期(727──736),此时他常往来于襄汉一带,与比他长十二岁的孟浩然结下了深厚友谊。诗的风格自然飘逸,描绘了孟浩然风流儒雅的形象,同时也抒发了李白与他思想感情上的共鸣。
李白的律诗,不屑为格律所拘束,而是追求古体的自然流走之势,直抒胸臆,透出一股飘逸之气。前人称“太白于律,犹为古诗之遗,情深而词显,又出乎自然,要其旨趣所归,开郁宣滞,特于风骚为近焉。”(《李诗纬》)本诗就有这样的特色。
首先看其章法结构。首联即点题,开门见山,抒发了对孟浩然的钦敬爱慕之情。一个“爱”字是贯串全诗的抒情线索。“风流”指浩然潇洒清远的风度人品和超然不凡的文学才华。这一联提纲挈领,总摄全诗。到底如何风流,就要看中间二联的笔墨了。
中二联好似一幅高人隐逸图,勾勒出一个高卧林泉、风流自赏的诗人形象。“红颜”对“白首”,概括了从少壮到晚岁的生涯。一边是达官贵人的车马冠服,一边是高人隐士的松风白云,浩然宁弃仕途而取隐遁,通过这一弃一取的对比,突出了他的高风亮节。“白首”句着一“卧”字,活画出人物风神散朗、寄情山水的高致。如果说颔联是从纵的方面写浩然的生平,那么颈联则是在横的方面写他的隐居生活。在皓月当空的清宵,他把酒临风,往往至于沉醉,有时则于繁花丛中,流连忘返。颔联采取由反而正的写法,即由弃而取,颈联则自正及反,由隐居写到不事君。纵横正反,笔姿灵活。
中二联是在形象描写中蕴含敬爱之情,尾联则又回到了直接抒情,感情进一步升华。浩然不慕荣利、自甘淡泊的品格已写得如此充分,在此基础上将抒情加深加浓,推向高潮,就十分自然,如水到渠成。仰望高山的形象使敬慕之情具体化了,但这座山太巍峨了,因而有“安可仰”之叹,只能在此向他纯洁芳馨的品格拜揖。这样写比一般地写仰望又翻进了一层,是更高意义上的崇仰,诗就在这样的赞语中结束。
其次诗在语言上也有自然古朴的特色。首联看似平常,但格调高古,萧散简远。它以一种舒展的唱叹语调来表达诗人的敬慕之情,自有一种风神飘逸之致,疏朗古朴之风。尾联也具有同样风调。中二联不斤斤于对偶声律,对偶自然流走,全无板滞之病。如由“红颜”写至“白首”,象流水淌泻,其中运用“互体”,耐人寻味:“弃轩冕”、“卧松云”是一个事情的两个方面。这样写,在自然流走之中又增加了摇曳错落之美。诗中用典,融化自然,不见斧凿痕迹。如“中圣”用曹魏时徐邈的故事,他喜欢喝酒,将清酒叫作圣人,浊酒叫作贤人,“中圣”就是喝醉酒之意,与“事君”构成巧妙的对偶。“高山”一句用了《诗经·小雅·车舝》中“高山仰止,景行行止”的典故,后来司马迁又在《孔子世家》中用来赞美孔子。这里既是用典,又是形象描写,即使不知其出处,也仍能欣赏其形象与诗情之美。而整个诗的结构采用抒情──描写──抒情的方式。开头提出“吾爱”之意,自然地过渡到描写,揭出“可爱”之处,最后归结到“敬爱”。依感情的自然流淌结撰成篇,所以象行云流水般舒卷自如,表现出诗人率真自然的感情。
(黄宝华)

見京兆韋參軍量移東陽二首 其二(唐·李白)
  五言律詩 押寒韻  顯示自動注释

聞說金華渡,東連五百灘全勝若耶好,莫道此行難。

猨嘯千谿合,松風五月寒。他年一攜手,搖艇入新安。


贈薛校書(唐·李白)
  五言律詩 押侵韻  顯示自動注释

引用典故:釣鼇 

我有吳越曲,無人知此音。姑蘇成蔓草,麋鹿空悲吟。

未誇觀濤作,空鬱釣鼇心。舉手謝東海,虛行歸故林。


溫泉侍從歸逢故人(唐·李白)
  五言律詩 押微韻  顯示自動注释

引用典故:獻賦 

漢帝長楊苑,誇胡羽獵歸。子雲叨侍從,獻賦有光輝。

激賞天筆,承恩賜御衣。逢君奏明主,他日共飜飛。


贈郭季鷹(唐·李白)
  五言律詩 押文韻  顯示自動注释

河東郭有道,於世若浮雲。盛德無我位,清光獨暎君。

耻將雞並食,長與鳳爲羣。一擊九千仞,相期凌紫氛。


口號贈徵君鴻(唐·李白)
  五言律詩 押齊韻  顯示自動注释

題注:此公時被徵

引用典故:梁鴻 不事小兒 

陶令辭彭澤,梁鴻入會稽。我尋高士傳,君與古人齊。

雲臥留丹壑,天書降紫泥。不知楊伯起,早晚向關西。

評注(點擊查看或隱藏評注)
《李太白诗集》
严羽评:将头作尾,亦复无首无尾,此格甚异。若以为犯,必非知诗者。
《唐诗品汇》
范云:律诗必须守规矩。试看此等五言,何其严哉!今人虚实轻重且不审,恶乎律?
《李杜诗通》
既比之陶潜、梁鸿,不得复比之杨震。一篇中用三人,任笔铺杂,此在太白可耳。范德机以为律诗须守规矩,此篇为最严,非确评也。
《唐诗选脉会通评林》
周珽曰“前四句不特一气呵成,而援引古人,法属初创。
《网师园唐诗笺》
一气舒卷,无斧凿痕。
《唐诗成法》
起列两高士,下紧接征君无愧古人,已把征君将人天上去,再无出仕之理。今方云卧丹壑,而紫泥已降,但不知征君早晚赴召,又与前判然盖讽其勿往也。前五句一段,后三句一段,法之变化已极。起用两古人名,结用一古人,又相应法也。

贈昇州王使君忠臣(唐·李白)
  五言律詩 押庚韻  顯示自動注释

引用典故:救趙 

六代帝王國,三吳佳麗城賢人當重寄,天子借高名。

巨海一邊靜,長江萬里清。應須救趙策,未肯棄侯嬴。


贈崔秋浦三首(唐·李白)
  五言律詩 押東韻  顯示自動注释

引用典故:陶令 

吾愛崔秋浦,宛然陶令風。門前五楊柳,井上二梧桐。

山鳥下廳事,簷花落酒中。懷君未忍去,惆悵意無窮。

評注(點擊查看或隱藏評注)
《唐诗笺注》
诗境清绝。
《李太白诗醇》
诗亦有陶令风。

   其二(唐·李白)
  五言律詩 押先韻

引用典故:無弦 

崔令學陶令,北牕常晝眠。抱琴時弄月,取意任無弦

見客但傾酒,爲官不愛錢東臯春事起,種黍早歸田


   其三(唐·李白)
  五言律詩 押眞韻

引用典故:金門客 弔楚臣 河陽 

河陽花作縣,秋浦玉爲人。地逐名賢好,風隨惠化春。

水從天漢落,山逼畫屏新。應念金門客,投沙弔楚臣

評注(點擊查看或隱藏評注)
《石园诗话》
太白《赠崔秋浦》三首,又云:“见客但倾酒,为官不爱钱。”又云:“河阳花作县,秋浦玉为人。”想见崔公壮年俊伟。廉隅自爱,故太白深许之。

秀華亭(唐·李白)
  五言律詩   顯示自動注释

遙望九華峰,誠然是九華。蒼顏耐風雪,奇態燦雲霞。

曜日凝成錦,凌霄增壁崖。何當餘蔭照,天造洞仙家。


贈漢陽輔錄事二首 其一(唐·李白)
  五言律詩 押支韻  顯示自動注释

引用典故:弔屈 

聞君罷官意,我抱漢川湄。借問久疎索,何如聽訟時。

天清江月白,心靜海鷗知。應念投沙客,空餘弔屈悲。


贈柳圓(唐·李白)
  五言律詩 押支韻  顯示自動注释

引用典故:三匝 

竹實滿秋浦,鳳來何苦飢。還同月下鵲,三繞未安枝。

夫子即瓊樹,傾柯拂羽儀。懷君戀明德,歸去日相思。


贈錢徵君少陽(唐·李白)
  五言律詩 押支韻  顯示自動注释

題注:一作送趙雲卿

白玉一杯酒,綠楊三月時。春風餘幾日,兩鬢各成絲。

秉燭唯須飲,投竿也未遲。如逢渭川獵,猶可帝王師。

評注(點擊查看或隱藏評注)
《唐诗鉴赏辞典》
此诗大致是作者晚年的作品。征君,指曾被朝廷征聘而不肯受职的隐士。钱少阳其时年已八十余,李白在另一首诗《赠潘侍御论钱少阳》中说他是“眉如松雪齐四皓”,对他很推重。这首赠诗,赞扬钱少阳年老而仍怀出仕建功的抱负,同时也反映了诗人晚年壮心不已的气概。
“白玉一杯酒,绿杨三月时。”诗一上来就写“酒”,然后再交待时间,起势突兀。两句诗,画出主人公在风光明媚、景色秀丽的暮春季节独自饮酒的图景,设置了一个恬淡闲静的隐居氛围,紧扣住钱的征君身分。“三月”暮春,点明季节,为颔联写感慨作伏笔。
“春风余几日,两鬓各成丝。”此联上承第二句。前句词意双关,既说春光将尽,余日无多;又暗示钱已风烛残年,这样,后面的嗟老感慨就一点不使人感到意外。第四句的“各成丝”,和杜甫《赠卫八处士》“少壮能几时,鬓发各已苍”的“各已苍”词意相似,是说钱和自己的鬓发都已斑白,一个“各”字,不动声色地把两者联系起来。自此而下,诗意既是写人之志,又是述己之怀,浑然而不可分了。三、四二句抒发了由暮春和暮年触发的无限感慨,而感慨之余又怎么办呢?于是引出下面两句。“秉烛唯须饮,投竿也未迟。”第五句近承颔联,远接首句,诗意由古诗“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演化而来,带有更多的无可奈何、不得已饮酒避世的味道,这是欲扬先抑的写法,为后面写钱的抱负作铺垫。第六句和第五句相对,句意也相似,都是写典型的隐居生活,渲染及时寻求闲适之乐。更重要的是后句写水边钓鱼,牵引出诗末有关吕尚的典故,为诗歌最后出现高潮蓄势,这说明作者写诗是很重视呼应转折之法的。
尾联“如逢渭水猎,犹可帝王师”。如果钱少阳也象吕尚一样,在垂钓的水边碰到思贤若渴的明君,也还能成为帝王之师,辅助国政,建立功勋。此处的“如”字和“犹”字很重要,说明收竿而起,从政立功还不是事实,而是一种设想愿望,是虚写,不是实指。唯其虚写,才合钱的征君身分,又表现出颂钱的诗旨。而在这背后,则隐藏着诗人暮年的雄心壮志。全诗款款写来,以暮春暮年蓄势,至此题旨全出,收得雄奇跌宕,令人回味不尽。
这首五律,不拘格律,颔联不对,首联却对仗。李白是不愿让自己豪放不羁的情思为严密的格律所束缚。正如清代赵翼所说:“盖才气豪迈,全以神运,自不屑束缚于格律对偶,与雕绘者争长。然有对仗处仍自工丽,且工丽中别有一种英爽之气,溢出行墨之外。”(《瓯北诗话》)此诗任情而写,自然流畅,毫无滞涩之感;同时又含蓄蕴藉,余意深长,没有浅露平直的弊病,可以说在思致绵邈、音情顿挫之中透出豪放雄奇的气势,兼有古诗和律诗两方面的长处,是一首别具风格的好诗。

(吴小林)

寄淮南友人(唐·李白)
  五言律詩 押尤韻  顯示自動注释

引用典故:吏隱 

紅顏悲舊國,青歲歇芳洲。不待金門詔,空持寶劒遊。

海雲迷驛道,江月隱鄉樓復作淮南客,因逢桂樹留。


沙丘城下寄杜甫(唐·李白)
  五言律詩 押庚韻  顯示自動注释

我來竟何事,高臥沙丘城。城邊有古樹,日夕連秋聲。

魯酒不可醉,齊歌空復情。思君若汶水,浩蕩寄南征。

評注(點擊查看或隱藏評注)
《批点唐诗正声》
散淡有深情。
《唐诗归》
钟云:“连”字下得奇(“日夕”句下)。钟云:一片真气,自是李白寄杜甫之作,工拙不必论也。
《唐诗别裁》
沙丘在莱州,汶水出沂水,在青州,境地相接,故欲因水以寄情也。
《唐宋诗醇》
白与杜甫相知最深,“饭颗山头”一绝,《本事诗》及《酉阳杂俎》载之,盖流俗传闻之说,白集无是也。鲍、庾、阴、何,词流所重,李杜实宗尚之,特所成就者大,不寄其篱下耳。安得以为讥议之词乎?甫诗及白者十馀见,白诗亦屡及甫,即此结语,情亦不薄矣。世俗轻诬古人,往往类是,尚论者当知之。沈德潜曰:有馀地,有馀情,此诗家正声也,浮浅者以为无味。
《李太白诗醇》
名句读终有馀韵(“城边”二句下)。谢云:古诗有“婵娟空复情,浩荡而伤怀”,今衍为四句,尤见自然(末四句下)。
《唐诗鉴赏辞典》
李白与杜甫的交谊是中国文学史上珍贵的一页。现存的李白诗歌中,公认的直接为杜甫而写的只有两首,一是《鲁郡东石门送杜二甫》,另一首就是这首诗。
沙丘城,位于山东汶水之畔,是李白在鲁中的寄寓之地。这首诗可能是天宝四载(745)秋,李白在鲁郡送别杜甫、南游江东之前,回到沙丘寓所写。从天宝三载春夏之交,到天宝四载秋,两人虽然也有过短暂的分别,但相处的日子还是不少的。现在,诗人送别了杜甫,从那种充满着友情与欢乐的生活中,独自一人回到沙丘,自然倍感孤寂,倍觉友谊的可贵。此诗就是抒发了这种情境之下的无法排遣的“思君”之情。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诗人一开始用很多的笔墨写“我”──“我”的生活,“我”的周围环境,以及“我”的心情。诗的前六句没有一个“思”字,也没有一个“君”字。读来大有山回路转、莫知所至的感觉,直到诗的结尾才豁然开朗,说出“思君”二字。当我们明白了这个主旨之后,再回过头去细味前六句,便又觉得无一句不是写“思君”之情,而且是一联强似一联,以至最后不能不直抒其情。可以说前六句之烟云,都成了后二句之烘托。这样的构思,既能从各个角度,用各种感受,为诗的主旨蓄势,同时也赋予那些日常生活的情事以浓郁的诗味。
诗劈头就说:“我来竟何事?”这是诗人自问,其中颇有几分难言的恼恨和自责的意味。这自然会引起读者的关注,并造成悬念。“高卧沙丘城”,高卧,实际上就是指自己闲居乏味的生活。这句话一方面描写了眼下的生活,一方面也回应了提出上述问题的原因。诗人不来沙丘“高卧”又会怎样呢?联系诗题(“寄杜甫”),联系来沙丘之前和杜甫相处的那些日子,答案就不言而喻了。这凌空而来的开头,正是把诗人那种友爱欢快的生活消失之后的复杂、苦闷的感情,以一种突发的方式迸发出来了。
一二句偏于主观情绪的抒发,三四句则转向客观景物的描绘。“城边有古树,日夕连秋声”。眼前的沙丘城对于诗人来说,象是别无所见,别无所闻,只有城边的老树,在秋风中日夜发出瑟瑟之声。“夜深风竹敲秋韵,万叶千声皆是恨”。这萧瑟的秋风,凄寂的气氛,更令人思念友人,追忆往事,更叫人愁思难解。怎么办呢?“别离有相思,瑶瑟与金樽”。然而,此时此地,此情此景,非比寻常,酒也不能消愁,歌也无法忘忧。鲁、齐,是指当时诗人所在的山东。“不可醉”,即没有那个兴趣去痛饮酣醉。“空复情”,因为自己无意欣赏,歌声也只能徒有其情。这么翻写一笔,就大大地加重了抒情的分量,同时也就逼出下文。
汶水,发源于山东莱芜,西南流向。杜甫在鲁郡告别李白欲去长安,长安也正位于鲁地的西南。所以诗人说:我的思君之情犹如这一川浩荡的汶水,日夜不息地紧随着你悠悠南行。诗人寄情于流水,照应诗题,点明了主旨,那流水不息、相思不绝的意境,更造成了语尽情长的韵味。这种绵绵不绝的思情,和那种“天边看绿水,海上见青山。兴罢各分袂,何须醉别颜”的开阔洒脱的胸襟,显示了诗人感情和格调的丰富多采。
在中国古代诗歌的发展中,古体先于律体。但是,我们也会看到当律体盛行的时候,对于古诗的写作也不无影响。例如李白的这首五古,全诗八句,中间四句虽非工整的对仗,但其中部分词语的对仗以及整个的格式,却可以见到律诗的痕迹。这种散中有对、古中有律的章法和句式,更好地抒发了诗人纯真而深沉的感情,也使得全诗具有一种自然而凝重的风格。
(赵其钧)

寄當塗趙少府炎(唐·李白)
  五言律詩 押庚韻  顯示自動注释

晚登高樓望,木落雙江清。寒山饒積翠,秀色連州城。

目送楚雲盡,心悲胡雁聲。相思不可見,迴首故人情。


寄王漢陽(唐·李白)
  五言律詩 押蕭韻  顯示自動注释

南湖秋月白,王宰夜相邀。錦帳郎官醉,羅衣舞女嬌。

笛聲喧沔鄂,歌曲上雲霄。別後空愁我,相思一水遙。


望漢陽柳色寄王宰(唐·李白)
  五言律詩 押支韻  顯示自動注释

引用典故:弦歌宰 

漢陽江上柳,望客引東枝。樹樹花如雪,紛紛亂若絲。

春風傳我意,草木別前知寄謝弦歌宰,西來定未遲。


江上寄巴東故人(唐·李白)
  五言律詩   顯示自動注释

引用典故:巫山雲雨 

漢水波浪遠,巫山雲雨飛。東風吹客夢,西落此中時。

覺後思白帝,佳人與我違。瞿塘饒賈客,音信莫令稀。


寄從弟宣州長史昭(唐·李白)
  五言律詩 押删韻  顯示自動注释

爾佐宣州郡,守官清且閑。常誇雲月好,邀我敬亭山。

五落洞庭葉,三江遊未還。相思不可見,歎息損朱顏。


三山望金陵寄殷淑(唐·李白)
  五言律詩 押寒韻  顯示自動注释

引用典故:謝朓 

三山懷謝朓,水澹望長安。蕪沒河陽縣,秋江正北看。

盧龍霜氣冷,鳷鵲月光寒。耿耿憶瓊樹,天涯寄一懽。



共823,分42頁顯示   1  2  3  4  5 下一頁
《漢語大詞典》:红颜(紅顔)  拼音:hóng yán
(1).指年轻人的红润脸色。 唐 杜甫 《暮秋枉裴道州手札》诗:“忆子初尉 永嘉 去,红颜白面花映肉。” 清 龚自珍 《己亥杂诗》之四:“此去东山又北山,镜中强半尚红颜。”
(2).指少年。 南朝 梁 沉约 《君子有所思行》:“共矜红颜日,俱忘白髮年。” 唐 李白 《赠孟浩然》诗:“红颜弃轩冕,白首卧松云。” 宋 王安石 《客至当饮酒》诗之二:“自从红颜时,照我至白首。”
(3).特指女子美丽的容颜。 汉 傅毅 《舞赋》:“貌嫽妙以妖蛊兮,红颜曄其扬华。” 南朝 陈 徐陵 《和王舍人送客未还闺中有望》:“倡人歌吹罢,对镜览红颜。” 清 李渔 《玉搔头·讯玉》:“青眼难逢,红颜易改。”
(4).指美女。 明 王世贞 《客谈庚戌事》诗:“红颜宛转马蹄间,玉筯双垂别 汉 关。” 清 吴伟业 《圆圆曲》:“慟哭六军俱縞素,衝冠一怒为红颜。”
《漢語大詞典》:中圣(中聖)  拼音:zhōng shèng
酒醉的隐语。 唐 李白 《赠孟浩然》诗:“醉月频中圣,迷花不事君。” 宋 秦观 《次韵夏侯太冲秀才》:“或时得名酒,亭午犹中圣。” 明 屠隆 《綵毫记·脱靴捧砚》:“臣虽中圣,敢不奉詔,愿给笔札。”
分類:酒醉
《漢語大詞典》:松云(松雲)  拼音:sōng yún
青松白云。指隐居之境。《南史·隐逸传上·宗测》:“性同鳞羽,爱止山壑,眷恋松云,轻迷人路。” 唐 李白 《赠孟浩然》诗:“红颜弃轩冕,白首卧松云。”
分類:白云
《漢語大詞典》:五百滩(五百灘)  拼音:wǔ bǎi tān
滩名。在今 浙江 金华市 西南五里 金华江 中。古时相传舟行过此,需五百人牵挽方可渡,故名。 唐 李白 《见京兆韦参军量移东阳》诗之二:“闻説 金华 渡,东连 五百滩 。”
分類:金华
《漢語大詞典》:吴越曲  拼音:wú yuè qǔ
吴 地民歌。 唐 李白 《赠薛校书》诗:“我有 吴 越 曲,无人知此音。” 唐 苏鹗 《苏氏演义》卷上:“ 吴 越 曲, 吴 人以歌其地也。”
分類:民歌
《漢語大詞典》:天笔(天筆)  拼音:tiān bǐ
皇帝使用的笔。亦借指御批。 南朝 齐 孔稚圭 《上新定法律表》:“其中洪疑大议、众论相背者,圣照玄览,断自天笔。” 唐 李白 《温泉侍从归逢故人》诗:“激赏摇天笔,承恩赐御衣。”
《漢語大詞典》:激赏(激賞)  拼音:jī shǎng
犹赞赏。《世说新语·识鉴》“ 车胤 父作 南平郡 功曹” 南朝 宋 刘孝标 注:“ 胤 既博学多闻,又善於激赏。” 唐 李白 《温泉侍从归逢故人》诗:“激赏摇天笔,承恩赐御衣。” 明 孙柚 《琴心记·得意荐扬》:“因检閲 梁王 书籍,得《子虚赋》,深加激赏。” 秦牧 《艺海拾贝·菊花与金鱼》:“每当人们围着新出现的品种,投以激赏的眼光的时候,我仿佛听到了一个赞美的声音:‘多行呀!人类又给大自然增添新的花样了。’”
分類:赞赏
《漢語大詞典》:相期  拼音:xiāng qī
期待;相约。 唐 李白 《赠郭季鹰》诗:“一击九千仞,相期凌紫氛。” 宋 王安石 《送孙立之赴广西》诗:“相期鼻目倾肝胆,谁伴溪山避网罗。” 清 侯方域 《太平仁义之效论》:“人臣之进説於其君者,有以王者之治相期者矣,有以霸者之治相期者矣。” 郭沫若 《井冈山巡礼·登郁孤台》诗注:“ 赣江 一带绿化颇佳,相期十年,可以战胜洪水。”
分類:期待相约
《漢語大詞典》:清光  拼音:qīng guāng
(1).清美的风彩。多喻帝王的容颜。《汉书·晁错传》:“今执事之臣皆天下之选已,然莫能望陛下清光,譬之犹五帝之佐也。” 颜师古 注引 晋灼 曰:“今之臣不能望见陛下之光景所及。” 唐 李白 《赠郭季鹰》诗:“盛德无我位,清光独映君。” 宋 范仲淹 《除枢密副使召赴阙陈让第二状》:“窃念臣等,自临边鄙,久阻闕廷,入对清光,人臣所愿。” 明 陈与郊 《昭君出塞》:“空庭春暮矣,惊传詔,奉清光,疑错报,幸 平阳 。”
(2).清亮的光辉。多指月光、灯光之类。 南朝 齐 谢朓 《侍宴华光殿曲水》诗:“欢飫终日,清光欲暮。” 唐 崔备 《奉陪武相公西亭夜宴陆郎中》诗:“剪烛清光发,添香煖气来。” 明 刘基 《雪中》诗之二:“移床漫向明牎下,图得清光好照书。” 巴金 《家》十九:“漫天的清光洗着他们的脸。”
《漢語大詞典》:一边(一邊)  拼音:yī biān
(1).一侧;一面。《后汉书·五行志一》:“堕马髻者,作一边。” 唐 李白 《赠昇州王使君忠臣》诗:“巨海一边静,长江万里清。” 金 董解元 《西厢记诸宫调》卷四:“﹝ 红娘 ﹞持牋归,置於粧台一边。”《儿女英雄传》第一回:“怎奈那些关切一边的师友亲戚骨肉,都以天恩祖德报国勤民的大义劝勉。” 丁西林 《一只马蜂》:“ 余小姐 从长椅那一边,移到这一边。”
(2).副词。表示一个动作与另一动作同时进行。《二刻拍案惊奇》卷九:“你住在外面,一边等我,一边看人,方不误事。”《醒世姻缘传》第五回:“那两个虞侯那里肯依,一边收拾,一边叫了两匹马,将行李驮在马上,两个虞侯跟的先行去了。” 艾青 《<诗选>自序》:“我就在一家工艺美术的小厂工作,一边进行自学。” 周立波 《山乡巨变》上一:“艄公看见 邓秀梅 一边只坐两个老百姓,比对面少两个人,一边荡桨,一边这样地调整。”
《漢語大詞典》:佳丽城(佳麗城)  拼音:jiā lì chéng
指风光绮丽、文物荟萃的名城。 南朝 梁元帝 《刘生》诗:“结交 李都尉 ,遨游佳丽城。” 唐 李白 《赠昇州王使君忠臣》诗:“六代帝王国,三 吴 佳丽城。”
《漢語大詞典》:檐花(簷花)  拼音:yán huā
靠近屋檐下边开的花。 唐 李白 《赠崔秋浦》诗:“山鸟下听事,簷花落酒中。” 唐 杜甫 《醉时歌》:“清夜沉沉动春酌,灯前细雨簷花落。” 赵次公 注:“簷花近乎簷边之花也。学者不知所出,或以簷雨之细如水,或遂以簷花为簷雨之名。故特为详之。” 宋 周邦彦 《隔浦莲近拍·中山县圃姑射亭避暑作》词:“浮萍破处,簷花帘影颠倒。”
《漢語大詞典》:归田(歸田)  拼音:guī tián
(1).归还公田。 殷 周 时平民二十岁向公家领田耕种,六十岁还田给公家。《汉书·食货志上》:“民年二十受田,六十归田。” 清 恽敬 《三代因革论四》:“三代之时,吏道淳古,归田受田无上下其手者。”
(2).谓辞官回乡务农。《艺文类聚》卷六六引 晋 鲁褒 《钱神论》:“谚曰:官无中人,不如归田。” 唐 李白 《赠崔秋浦》诗之二:“东皋春事起,种黍早归田。” 金 段成己 《送冯资深西归》诗:“萧萧华髮老书生,久欲归田计未成。” 清 钱谦益 《读杜小笺上》:“归田多暇,时诵 杜 诗,以销永日。”
(3). 汉 张衡 《归田赋》的省称。 唐 方干 《赠李支使》诗:“一等 孔 门为弟子,愚儒独自赋《归田》。” 宋 司马光 《酬张三十秀才见赠》诗:“自慙头半白,方解赋《归田》。”
《漢語大詞典》:不爱钱(不愛錢)  拼音:bù ài qián
不贪财。 唐 李白 《赠崔秋浦》诗之二:“见客但倾酒,为官不爱钱。”《宋史·岳飞传》:“或问天下何时太平, 飞 曰:‘文臣不爱钱,武臣不惜死,天下太平矣。’”
分類:贪财
《漢語大詞典》:楚臣  拼音:chǔ chén
指 屈原 。 南朝 梁 钟嵘 《诗品·总论》:“ 楚 臣去境, 汉 妾辞宫。” 唐 李白 《赠崔秋浦》诗之三:“应念 金门 客,投 沙 弔 楚 臣。” 王琦 注:“ 屈原 , 楚 贤臣也。” 宋 苏轼 《次韵曹子方龙山真觉院瑞香花》诗:“纫为 楚 臣佩,散落天女襟。” 清 龚自珍 《辨仙行》:“ 周任 史佚 来斌斌,配食 漆吏 与 楚 臣;六艺但许《庄》《骚》邻,芳香惻悱怀义仁。”
《漢語大詞典》:青岁(青歲)  拼音:qīng suì
(1).青春。 唐 陈子昂 《春台引》:“迟美人兮不见,恐青岁之还遒。” 唐 李白 《寄淮南友人》诗:“红颜悲旧国,青岁歇芳洲。” 王琦 注引 杨齐贤 曰:“青岁,犹青春也。” 元 柯丹丘 《荆钗记·亲叙》:“当初指望白首谐,谁知青岁遭残害。”
(2).春天。 唐 韩翃 《送巴州杨使君》诗:“ 白云县 北 千山口 ,青岁欲开残雪后。”
分類:青春
《漢語大詞典》:乡楼(鄉樓)  拼音:xiāng lóu
乡间楼屋。 唐 李白 《寄淮南友人》诗:“海云迷驛路,江月隐乡楼。”
分類:乡间楼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