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句或作者: (已收录诗词771451 首)
筛选条件:范围   朝代 体裁 韵部
你还可以:按字在句中位置查询诗句按地理查询诗人诗集切换诗词显示方式:一韵一行方式

黄咏雩朝代:近现代末当代初

人物简介

1902-1975,广东南海盐步横江村人。集商人、诗词人、教育家于一身,“商业救国、教育兴邦”是其一生的理想,他的诗词名扬岭南,创办的学校福荫后世。南海人对黄咏雩的评价是“文著南粤、德养后人”。廖仲恺先生亲发国民政府嘉奖令,称为“爱国殷商”。 更有“南海诗人”的美誉。曾创办横江小学,又是石门中学创始人之一。民初担任广州粮食商会会长,1928年任广州米糠发行同业公会主席,1929年晋升为广州总商会委员。1932年起,担任广东商会联合会首任主席。1933年亲自主持创建广州商科学校。1947年,他被任命为广州爱育善堂管理委员会主任委员,不受薪,全权管理爱育善堂的工作。1938年,广州沦陷前夕,举家逃难到香港。

天蚃词·郑彼岸序

南海黄子芋园《天蚃词》四卷:卷一曰《横江集》,自己巳至甲申所作;卷二曰《芋园集》,自己卯至辛卯所作;前两集诗词一百二十阕,新会朱庸斋为之选录者;卷三曰《海日集》,自己亥至丙午历年剩稿;卷四曰《怀古集》,则补录北游怀古之作。后两集得词若干阕,赣县罗雨山为之续抄,并注其怀古词焉。庸斋跋曰:“命意既远,托体尤高,每于瑰丽芳馨之间而尽幽窈沈郁之致。于赵宋诸家,取精用宏。大抵体制法度,宗尚清真,骨格神致,肖乎白石,积健行气,来自稼轩,丽泽辞华,取于梅溪,而感物兴怀,则发乎自己。至于金石史地考据亦能以词出之,尤别开蹊径。其造诣之卓异,固共睹矣”。雨山序其《怀古集》曰:“千数百年来,怀古佳什,未易多观,其难可知。芋园深于词,今又为人之所难为,得怀古词二十七首,言约而旨远,可作词史观,信乎其可传也”。朱跋、罗序所论甚允。芋园既以词集见示,并属予序,予老拙,不娴于词,更何言哉。夫诗有六义,毛诗所载,多劳人思妇发愤怨悱之辞,其义尚矣。昔人谓作诗宜以经史为根柢,上符诗义,词者诗之余也,义一而已。今天蚃之词,枕经葄史,笔意俱化。寓风雅之比兴,摘骚辩之香艳,珠辉玉振,云锩霞舒,合婉约豪放为一手,未尝规摹求肖乎古人,而自开面目,气骨秀健,体大思深,雄睨古今,建词坛之旗鼓,足以张吾军而夺帅矣。芋园守真履道,博雅好游,游必有诗、有词。芋园诗稿,兹已裒然成书十卷。顺德简竹居征君尝评其诗曰:“甚何诗义”。今其词亦何独不然乎。曩岁尝游燕赵齐鲁吴楚,咏怀古迹之词,前后合得五六十阕,予拟约雨山分别录出,庚为之注,或四集全注,刊印流布,以讯同文。此诚如朱罗论列,真实不虚,且以见芋园文行兼懿,固当信今而传后。奈何才丰遇啬,徒以诗词鸣其抑塞。而岁月不居,亦垂垂老去,未克展其抱负,大用于世,为可惜也。集中倡酬诸人多予亡友,逝者如斯。予乃得与芋园比邻閒居,白头晤对。时复长吟浩歌,抚时感事,宛闻山阳之笛,雍门之琴也。人世交游荣瘁聚散生死歌哭,如梦如幻,回顾文字相知,日以寥寂。然则芋与嘤鸣之求,与何能已于言耶。读《天蚃词》者,茹嚼工商,俯仰今昔,凡山川郡国,夷险废兴之迹,宇宙事物动静变化之情,一一呈露,使人忧生念乱,眷怀身世,哀乐无端,不觉低徊击节,唏嘘慨叹而不禁,将有倚歌而和之者。贞元绝读之交,斯文未丧,诗义犹存,此亦兴观群怨之微旨也欤。岁次己酉夏五月,中山郑云鹗彼岸。时年九十又一。

天蚃词·罗雨山序

南海黄子芋园尝语余曰:“古人之词多矣,顾怀古之作甚少。余欲以余闲补其阕,为词家辟一溪径”。余曰:谅哉。夫诗显而词隐,怀古者,指事寄意,寓其感叹,又隐之又隐也。较体物之工于雕缋,而比兴又其至也。然必有胸襟意志,又熟于掌故,熔铸经史,若自己出,况又有声律缚之,不其难乎。若荆公之金陵怀古,东坡之赤壁怀古,稼轩之北固亭怀古,陈同父、岳亦斋之登多景楼,以逮朱竹垞之度居庸关,谒张子房祠,诸作皆是也。千数百年来,怀古佳什,不易多觏,则其难也益可知矣。芋园深于词,既为《天蚃词》若干卷,新会朱庸斋为之选录。跋谓“壮采奇思,取材甚富”者,芋园固足以当之。今又为人之所难为,得怀古词二十七首,而余为之注。芋园暮齿流离,忧思绵邈,登眺山川,眷怀兴废,言约而旨远,可作词史观。读者玩索而得之,当低徊击节,信乎其可传也。赣州罗雨山迂翁。

 

共179,分9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
鹧鸪天·己巳,一九二九年。故宫(近现代末当代初·黄咏雩)  显示自动注释

日照龙墀翠葆偏。慢扶人影上花砖。当时咫尺天威地,容我金床自在眠。

嘶玉马,泣铜仙。鼎夔彝凤蹙云烟。可堪棘子成林日,记得卢獒入贡年。


满江红·己巳,一九二九年。登景山谒明思宗殉国处(近现代末当代初·黄咏雩)  显示自动注释

讯断筝鸢,重城闭、传烽正急。苦吾民、君臣都误,悔将何及。

拔剑先挥儿女死,鸣钟不见朝官集。便从容、披发叩天阍,天应泣。

棠梨树,血还湿。纥干雀,寒相袭。看宫花零落,了无人拾。

寂寞至今余玉座,觊觎那又来毡笠。好江山、犹挂旧斜阳,凭栏立。


玉楼春·瀛台。己巳,一九二九年(近现代末当代初·黄咏雩)  显示自动注释

鸾台榴褶霞光眩。日闪金轮开雉扇。沈沈镜殿秘春酣,帘隙无人鹦梦断。

觚棱影浸奁漪浅。败菂摇烟秋渚晚。香云已尽峭风斜,流水不回残照远。


踏莎行·珍妃井。己巳,一九二九年(近现代末当代初·黄咏雩)  显示自动注释

合蒂花娇,苕华玉茜。哀蝉流咽秋声颤。胭脂待洗景阳羞,金符枉抱渐台怨。

姑恶声催,子规望断。青禽不返骅骝远。风摇珠佩有归魂,尘凋锦袜终伤乱。


临江仙·颐和园。己巳,一九二九年(近现代末当代初·黄咏雩)  显示自动注释

曾是官家临幸地,五云楼阁玲珑。余花寂寞为谁红。

棘生石虎殿,镜掩玉狸宫。

少壮几时欢乐极,横汾人去匆匆。白云黄叶夕阳中。

楼船随逝水,箫鼓咽秋风。


宝鼎现·周石鼓。己巳,一九二九年(近现代末当代初·黄咏雩)  显示自动注释

序:太学周石鼓,予考为秦襄公十年癸酉,襄公之兄犬丘世父所作。按《诗经·秦风》诗序曰:驷驖,美襄公也。始命又田狩之事,园囿之乐焉。《史记·秦本纪》曰:周宣王召庄公昆弟,兴兵七千人,使伐西戎,破之。于是复兴秦仲后,反其先大骆地犬丘,并有之,为西垂大夫。庄公子三人,其长男曰世父。世父曰:戎杀我大父仲,我非杀戎王,则不敢入邑。让其弟襄公为太子。襄公代立。二年,戎围犬丘世父,世父击之,为戎人所掳。岁余复归世父。周避犬戎难,襄公以兵送周平王东徙雒邑,平王封襄公为诸侯,赐之歧以西之地,乃用骝驹、黄牛、羝羊祠上帝西畤。十二年伐戎,至歧卒。子文公元年,居西垂宫。三年,以兵七百人东猎。四年,至汧渭之会。卜居营邑。考平王元年为辛未,当秦襄公八年。后二年为癸酉,石鼓文有癸字,上有阙残,当曰唯岁在癸,即秦襄公十年癸酉也。石鼓文有“中囿孔■”囿,或释园,犹秦风北园也。石鼓文有“■■自鄘”当云𨖍来自虏。鄘为虏之繁文。盖世父为戎所虏,岁余复归,故曰吾来自虏。又,石鼓文有“徒驭孔庶,鄘■宣搏”。《秦本纪》明言岁余复归世父,显见秦戎媾和,戎送世父归。其归后,有戎虏相从不去,为世父徒驭游猎宣搏耳。襄公自八年祠白帝,作西畤,至是岁十年癸酉,而田猎园囿,经营始备。十二年伐戎,至歧而卒。子文公元年仍居西垂宫。文公三年东猎。四年至汧渭,卜居营邑。是文公四年以前,襄公、文公均未至汧渭。《正义》引《括地志》据《帝王世纪》云:秦襄公二年,徙都汧,当是文公四年之误。襄公、文公之间,作原作畤,襄公实未履其地,宜有重臣亲贵代诸其事,非世父其谁欤。石鼓有“嗣王来■”,又有“公谓大▲”。盖世父称平王与襄公之语,玩文究义非世父之作而谁乎。平王元年乃秦襄公八年,襄公始列为诸侯,受爵命,故世父以襄公伯兄之尊,复有让国之贤,奉祠西畤,得用宫车彤矢。襄公既未尝至此,则西畤告成,作鼓纪事,非世父又谁属乎。况在襄公八年至十二年,相距五年中,而十年适为癸酉,是则石鼓为秦襄公十年犬丘世父所作,可断定无疑。石鼓作自何时,从多臆度,予据经史另有考正,辄用顺庵此调,倚声纪之。不与韩韦苏梅诸子长歌争美也。十八年己巳初冬,燕台归后,记于天蚃楼。

重轻遑问,禹鼎亡矣,何人能守。周石鼓、秦襄时制,当在十年岁癸酉。

孰作者、犬丘秦世父,祠帝三牲鬯卣。故篆曰𨖍来自虏,想见西戎归后。

沔沔汧水中何有。济舫舟、鱼草杨柳。惟丙日、车工马简,彤矢角弓骖左右。

驭六辔、导阴阳原隰,持射殴其雉兽。既献享、师徒孔庶,卅里亟除中囿。

应记地赐岐丰,铭十鼓、三原初搆。笑从来、椎拓纷纭,书矜史籀。

更那省、嗣王谁某。数典忘宜臼。看墨气、蟠郁蛟龙,沆瀣遥通岣嵝


望江南·金陵口号(近现代末当代初·黄咏雩)  显示自动注释

乌衣巷,裙屐几曾经。丝竹中年归别墅,山河今日望新亭。

野草为谁青。


望江南(近现代末当代初·黄咏雩)  显示自动注释

胭脂井,何处认脂痕。璧月要留歌舞影,琼枝长媚古今春。

花月六朝魂。


望江南(近现代末当代初·黄咏雩)  显示自动注释

钟山树,扫叶孰登楼。宫燕影迷华盖暮,石鲸寒动孝陵秋。

云拥大江流。


又秦淮水,丝管沸楼船。扇掩桃花奁畔月,酒浮竹叶盏中天。粉浪送流年浣溪沙·镇江(近现代末当代初·黄咏雩)  显示自动注释

古木神鸦大帝城。横江铁瓮压潮平。从来天堑侈谈兵。

瓜步水分屏镜白,蒜山影落茗壶青。等闲斟酌到中泠。


玉楼春·阊门(近现代末当代初·黄咏雩)  显示自动注释

罗帷绣帐飞烟雾。银箭金壶催旦暮。斜阳低护美人魂,肠断珠尘香屧路。

鸳鸯一梦成今古。露藻风萝生怨语。苏台夜夜长乌栖,今日乌栖无处所。


西江月·邓秋枚、王秋湄约过黄宾虹籀庐。宾虹以陈白沙先生诗卷归予,题此纪事(近现代末当代初·黄咏雩)  显示自动注释

碧玉楼空楚粤,绛纱囊贮罗浮。江门风月钓台秋。

香几裁诗病后。

紫水白沙人去,黄神金印谁留。籀庐神物袖中妆。

夜夜茅龙怒吼。


阿那曲·己巳仲秋,一九二九年。与胜瑜内子、福增、福海儿过杭州西湖,扣舷倚声,教二儿唱之,相顾笑乐,正不知思古幽情,枨触无端也(近现代末当代初·黄咏雩)
  押纸韵  显示自动注释

唤醒逋仙扶梦起。樽俎湖山醉烟水。诗魂终古化梅花,蕙帐无人眠鹤子


阿那曲(近现代末当代初·黄咏雩)
  押纸韵  显示自动注释

人世风波随地起。鹿卢寒咽银屏水。松枝心死向黄龙,怒马灵旗犹北指


阿那曲(近现代末当代初·黄咏雩)
  押纸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强欲过河呼不起。英雄祗合闲中死。骑驴归去又何人,一枕清凉春睡美


阿那曲(近现代末当代初·黄咏雩)
  押纸韵  显示自动注释

蟋蟀金盘方仰齿。江山已在秋声里。闲情输与半闲人,乌帽稳囊斜映水


浣溪沙·庚午荔枝湾。一九三○年(近现代末当代初·黄咏雩)  显示自动注释

山送眉娘眼角颦。乱蝉呼起素馨魂。龙天歌鼓几回闻。

寒绿皱翻瓜蔓水,热红香喷荔枝云。镜波人影伫黄昏。


水龙吟·辛未。一九三一年。题张纯初《笔花草堂词》,依稼轩体(近现代末当代初·黄咏雩)  显示自动注释

问谁忒是风流,当年那不思张绪。攀条惜别,柳腰消瘦,为君回舞。

零落而今,风尘箫笛,江关词赋。拼歌前酒畔,香迷醉殢,寻不见,花深处。

芳草天涯迟暮。折芳馨、更将谁与。鹿蕉梦影,莺花心事,暗消弦柱。

斜照无言,青山欲笑,倚肩闲伫。又春镫燕子,商量宫徵,对蛾眉语。


朝中措·壬申,一九三二年(近现代末当代初·黄咏雩)  显示自动注释

万鳞寒皱碧天纹。海气淡黄昏。沈睡鱼龙不醒,玉箫吹裂哀云。

重帘掩梦,曲栏凭晚,又负芳樽。风雨无人管得,飞花试与敲门。


玉楼春·癸酉,一九三三年(近现代末当代初·黄咏雩)  显示自动注释

绿云深拥鸳鸯住。流水不流香梦去。芙蓉红泪夜惊霜,莲子有心都已苦。

无时无处无风雨。风雨未阑天又暮。玉楼贮梦隔重帘,辛苦寒虫谁与语。



共179,分9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