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句或作者: (已收录诗词771451 首)
筛选条件:范围   朝代 体裁 韵部
你还可以:按字在句中位置查询诗句按地理查询诗人诗集切换诗词显示方式:一韵一行方式

图片引用自:《词学图录》
程颂万朝代:清末民国初

美人长寿盦词集

1865-1932年,字子大,一字鹿川,号十发居士。湖南宁乡人。 清末民初人。少有文才,善应对 ,喜研词章。虽勤奋好学,但屡试未第,对科举制度遂无好感,而对时局新学甚为热心,为张之洞、张百熙所倚重。曾充湖广抚署文案。

美人长寿盦词集·自序

吾湘先士鲜言词学,近岁葵园祭酒始聚刻六家词,惟湘雨翁致力专壹。湘绮翁文诗通八代消息,为词辄工,非所尚也。友人易中实菽由,昆才雄轶,与王梦湘、陈伯韬数子并工于词。予则专诣于诗,诗所不能达,乃为词以喻其旨。甲午以后,东南才俊摈弃文辞,竞言新学,余方游宦牵率吏事,不复填词。岁己亥,提调自强血糖,况君夔笙适来分校。夔笙旧家湘野,尤邃于词,因为余撰录旧词得三百六十阕,复谋别撰若个阕,并己作与中实诸子合为六家。呜呼,运会陆沉,词流羁苦,其忠爱绵恻掩抑零乱之语,极其至者,盖尝躐诗一等,直接离骚,容若、梁汾之徒藐已。慨自宋衰,迄乎昭代,得竹垞、迦陵、茗柯三君子出,而词学大昌。然朱病其碎,陈病其粗,张病其泥。后生刻画艰于志学,则又入于昔之邹董,今之郭姚,而病其佻,莫能以重笔涩笔相挽救。昔先君子与同里曾先生传均竺好为词,酷嗜稼轩、美成,而极之于白云、白石,其于昭代词家蹊径,毋乏涉焉。颂万夙承庭学,艺能无似,凡兹撰录,聊遣有涯。夔笙乃谓消息清真,不囿于南北两宋流派,因概论吾湘作者及昭代词家得失之故,著之简端。质诸夔笙,知余词不足为诸君殿也。
光绪二十六年庚子夏五月中浣,宁乡程颂万自序于武昌莺坊苍寓邸。

美人长寿盦词集·词话

张雨珊(祖同)《湘雨楼词话》曰:程君子大填词,清丽绵婉,渊源家学,用笔尤尚中锋。其望江南诸作,较迦陵为过之。盖以清婉擅长,彼固非词家本色也。其《长亭怨慢》词云:凝伫。镇孤篷日暝,断雁空江愁暮。瘦来眉月,莫瘦了、初三眉妩。怕此后、惨绿衣衫,梦不到、昏黄庭宇。伴冷焰残灯,门外病鸦啼树。又云:当初见惯,只道是、寻常歌舞。念别来、叶叶春衣,已灭了、香尘非故。二词凄清,故自不减白石。丙戌六月。

谭仲修(献)《复堂日记》曰:宁乡程子大,在长沙联湘社唱酬,如二易何王,英英侠少,而吾友江夏郑湛侯,以风尘吏虱其间,刻行湘社集。子大《蛮语集》填词婉密,所为诗才匆不匮,趋向亦正。辛卯五月。

王幼霞鹏运题词曰:曩夔笙居京师四印斋,唱酬无虚日。夔笙于词不轻作,恒以一字之工、一声之合,痛自刻绳,而因以绳余。余性懒漫,顾乐甚不为疲也。今夔笙客武昌,与子大以词相切磨。子大词清丽绵至,取径白石、梦窗、清真,而直入温韦,得吾夔笙伺尚专诣以附益之,宜乎相得益彰矣。子大邮示《十发盦词》定本,因识数言简端,益念吾夔笙不置。庚子三月。

易中实顺鼎题词曰:昔迦陵陈先生早岁未尝专力为词,至乃裒然大集,精采横溢,与纳兰、长芦相鼎足。由其读书多,故能金碧楼台,弹指涌见。今子大之于词亦然。特迦陵出之以恣肆,子大出之以秾挚,为少异耳。若夫尺度吻合,则更出迦陵一头地。昔人有言,词中求词,不如词外求词。子大闳识孤袍,用能别吾湘词派而定一尊。比闻子大与况君夔笙谋精选己作,合以陈君伯韬、王君梦湘,并下征鄙词洎家弟菽由之作,为湘中后六子词,与葵园祭酒所刻前六家并行。余词于四君无能为役,分镳清真、平睨方回,愧且幸矣。庚子五月。

美人长寿盦词集

十发先生美人长寿盦词,于宋人近清真、白石,其细密绵丽之作,又似梦窗。于国朝近朱锡鬯载酒、琴趣两集,胜处兼而有之,清而不枯,艳而有骨。以昔之邹董、今之郭姚例君,非知君词者也。词最六卷都三百六十阕,附十四阕。庚子燕九前十日校毕于武清杏花天之剑为琴室。
玉梅此人况周仪记

美人长寿盦词集·言愁阁笛谱

子大先生属余斠勘词集,余颇有刍尧之献,乃荷壤流不择,一声一字,斟酌靡遗。且必互商而后定稿,可谓能充谦受之量者矣。子大词本精丽,近更沉着。收五代之华藻,入南宋之高格。周吴可作,何以易之。庚子饯春前五日,楚望阁夜谭记此。时子大提调荆湖强学,余分斠俄德文斋。素心晨夕,尊酒论文,致足乐也。玉梅词人况周仪记。
余尝谓清真词是两宋关键。子大胜处,酷似清真,是不为南北宋两派所囿者。同夕又记。
辛卯二月廿七夜,顺鼎校读一过,尤佳者用朱围别之。
言愁阁笛谱二卷。最初之作,起己卯,讫丙戌。都如干阕。易子中实撰录于前,况君夔笙斠勘于后,余得以审知音病,窜易芜僇,刻而襮之。既竟,识其缘起。光绪庚子灌佛日颂万自记。

美人长寿盦词集·蛮语词

蛮语词一卷,戊子客溪州作,初名鸥笑词,凡六十九阕。己丑春仲刻于长沙,越十有一年,庚子夏重校订于武昌,易今名,以次言愁之末。十发盦人颂万记。

美人长寿盦词集·湘社雅词

湘社雅词起戊子冬,讫辛卯春。为湘社雅词一卷,社作录存甚简,多所窜易,其秋词集句,不系于社,以里居所作,因与社稿同撰录焉。庚子竹醉前二日病起,颂万自记。
戊子冬溪州归棹,作七梧山馆秋词一卷。今录十四阕。余稿尚有篱桥篷灯钟笳筝柝星虹滩寺城驿瘴猎猿蛩鹤蝶燕蝉萤蚊兰苔枫蓼棠萍蕉荷及秋暝秋晓秋娘秋士三十六阕。其稿为友人持去,阅今十年,不复省忆,附志于此。丁酉秋,武昌病起,俟侬记。

美人长寿盦词集·十鞬词钞

十鞬词钞一卷,初名悔梦词,最七十三阕。附录一阕。光绪壬辰秋七月,撰次于海南药洲。冬十月上浣校刻讫工杭州。徐珂附记。
十鞬后词一卷起壬辰讫己亥,凡八年,所得词都如干阕,命曰十鞬后词。丁酉入都还鄂,得词仅十有四阕。白海棠题前客羊城作。临江仙题前里居作。颂万记。

词学图录

程颂万(1865-1932) 字子大,号鹿川田父,又号十发居士。湖南宁乡人。早年入湖北总督张之洞幕。擢候补知府。曾创设广艺兴公司,又督建造船厂。入民国,长为寓公。少即工诗,在里结湘社,与易顺鼎等唱酬。亦工词,清而不枯,艳而有骨。有《宁乡程氏全书》、《美人长寿庵词》、《定巢词》。

 

共314,分16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
七言律诗
天池寺(清末民国初·程颂万)
  七言律诗 押寒韵  显示自动注释

废阁凌虚松扫坛,聚仙亭上一凭阑。近攀南斗七千仞,直下东林十八盘。

潭古龙鱼淹昼晦,塔荒猿鸟竟高寒。神灯夜夜来相照,莫讶天边行路难。


罗敷媚(清末民国初·程颂万)  显示自动注释

冷鸳寻梦香苔径,泪湿黄昏。月上重门。卷尽湘帘细细云。

篆烟不锁纤尘影,愁杀春人。妒杀春魂。一点余寒恋粉痕。


蝶恋花(清末民国初·程颂万)  显示自动注释

窗外东风池上柳。春恨年年,惆怅还如旧。帘底巧莺声乍溜。

凭伊软语将花咒。

浑是愁多兼病酒。梦冷鲛绡,背倚屏山后。娇绝黄昏人倦候。

罗衣特地春寒瘦。


江城梅花引(清末民国初·程颂万)  显示自动注释

横塘双桨掠秋苹。荡愁根。剪愁根。艇子归来,阑角认灯痕。

贪筑小楼临水住,多分月,有时香,都到门。

闭门香篆懒重熏。月黯魂。花黯颦。被也被也恋不得,空惜余温。

记取折枝花样画罗裙。记取裙边书小字,诗瘦也,比侬家,瘦几分。


巫山一段云(清末民国初·程颂万)  显示自动注释

暗月移鸳径,残烟罥画纱。病容扶起半夭斜。瘦减一分花。

门掩枇杷树,春藏燕子家。侍儿催道卸盘鸦。今夜太迟些。


粉蝶儿 见雨中桃花作(清末民国初·程颂万)  显示自动注释

晓起房栊,丝魂又随春去。茜窗边、蝶衣慵补。掩啼妆,回慢脸,芳心低诉。

觅香巢,只在画帘深处。舞红一架,狂心都变张绪。

蠹笺间、写他蛮素。甚残阳,犹恋着,最高花树。泣东风,蓦和鹃语。


绮罗香 灯花(清末民国初·程颂万)  显示自动注释

芳飐铜荷,艳分银叶,那夕谢娘庭院。酒醒宵阑,记得背人偷剪。

似罗帏、双双深笑也,一样春心撩乱。最怜伊、瘦不禁风,茜纱六扇夜频掩。

飞蛾空扑兰焰。知是为侬效死,为花情愿。罢剔瑶钗,惯惹玉人纤腕。

簇珠花、绛雪春融,裹金粟、彩云风颤。结相思、一点多情,绮窗幽梦断。


减字木兰花(清末民国初·程颂万)  显示自动注释

碧天如水。月上窗儿人未睡。睡了还休。若是醒来不许愁。

手挼裙带。倩影徘徊帘子外。只隔中门。各自销魂到夜分。


临江仙(清末民国初·程颂万)  显示自动注释

一段柔情春款款,眉边无那闲愁。月明凉爽下西楼。

枕函苏蝶梦,屏影并鸳俦。

廿四桥边春有约,都归豆蔻梢头。十三年纪擘箜篌。

背人肠欲断,不语泪双流。


点绛唇 戏咏迷藏(清末民国初·程颂万)  显示自动注释

曲曲闲房,笑人只有梁间燕。燕子窥见。空使人寻遍。

步履声微,似隔银河远。门偷掩。知他那畔。逗响双金钏。


玲珑四犯 和易中实鬘天影事词韵(清末民国初·程颂万)  显示自动注释

一寸眉情,看逗入菱妆,春瘦多少。晕碧苔廊,满径履痕将老。

楼外细雨飘愁,伴绣被、那知魂销。恨闰春、不闰兰夜,迟我背灯词稿。

茜窗慵觅余寒,唾剩残茸,口脂香小。待松金钮鼠窥人,响送潜钩恼。

回望半咫屏山,早睡煞、狸奴清悄。蓦一回拭枕,一回撩帕,没人知道。


凤凰台上忆吹箫 落红怨(清末民国初·程颂万)  显示自动注释

绮梦欺鹃,芳心忏蝶,夜来无数残红。恨纻衣频剪,小院人空。

燕子归来相唁,香魂断、嫁与东风。愁无据、狸奴未省,暗蹴鞋弓。

匆匆。昨宵私饯,乍撇了红楼,恩淡愁浓。祝明年再见,私语哝哝。

阑角夕阳痕腻,青苔褥、暖衬蒙茸。恹恹思、蓦禁风刬,卷上郎骢。


桃源忆故人(清末民国初·程颂万)  显示自动注释

帘前几个伤春燕。悄立落红庭院。花外春愁不见。只共烟丝剪。

倩魂吹落桃花片。枝上嫩莺犹啭。编得荑篮侧面。识个人心眼。


台城路 秦淮和友人作(清末民国初·程颂万)  显示自动注释

西风吹醒繁华梦,斜阳冶游人到。药砌庭荒,苔纹井废,一片残杨衰草。

红桥断了。便桃叶桃根,嫩红都老。十四楼空,挂来眉样月痕小。

当年兴废故迹,问南朝旧梦,莺燕俱恼。拾翠郊原,停红水榭,付与荒烟落照。

丁帘路杳。甚烟水无情,凭阑远眺。暝色伤心,乱鸦归树杪。


南乡子(清末民国初·程颂万)  显示自动注释

帘幕晚如烟。今夜西南月下弦。别是黄昏深院宇,恹恹。

惆怅销魂各一天。

小字写娟娟。砑损缭绫半幅笺。豆蔻十三楼十二,翩翩。

醉向花前唤小怜。


菩萨蛮(清末民国初·程颂万)  显示自动注释

两重楼柱相思木。两头月子西南屋。冰透镂金鞋。夜深来不来。

中庭风露冷。乍逼帘衣紧。低放剪刀声。知卿无那情。


   其二(清末民国初·程颂万)

屏山宛转帘栊窄。绣花爱绣双鸂鵣。今夜不分床。怜人是乍凉。

罗衫衫袖薄。贪凭阑干角。花冷未宜眠。楼头月下弦。


   其三(清末民国初·程颂万)

紫绡衫子青裙褶。月明花影伤心白。私倚小楼前。雁声寒一天。

三更更漏急。刬袜阶前立。泪海一身藏。妨身变海棠。


   其四(清末民国初·程颂万)

芙蓉楼上西风冷。银河乍隔人双影。香近珠魂销。夜深曾渡桥。

画来知不似。写个人人字。钗影一行行。两边金凤凰。


醉花阴(清末民国初·程颂万)  显示自动注释

眉愁堆满菱花镜。有个人扶病。小步下回廊,一缕香魂,冷到香苔径。

西楼凉月无人凭。剩有梨花影。衫薄耐微酲,低问阑干,可似前宵冷。


洞仙歌 和友人纪恨三阕(清末民国初·程颂万)  显示自动注释

花朝寒食,忽一春过半。剩有春愁最难遣。恁妆台乍起,扶病恹恹,帘子下、埋了落花千片。

翠苔空满径,庭院深深,愿学衔花入帘燕。娇重怯香多,浅黛低鬟,只隔着、中门双扇。

莫错怨、东风不多情,有信息传来,隔窗金钏。


洞仙歌 其二(清末民国初·程颂万)

夕阳阑角,正花枝低袅。曾共春人倚阑笑。属横塘那畔,双宿鸳鸯,切莫待、翠盖亭亭枯了。

珠帘留一般,等得侬来,还怕红楼上灯早。刚是月初三,直恁娇多,画不出、两眉纤小。

恨玉漏、宵深渐催人,祝海水添伊,也应嫌少。


洞仙歌 其三(清末民国初·程颂万)

妆余易懒,向小窗书字。戏学簪花恁妍媚。乍箫边风悄,镜背鸾低,才一笑、又转碧纱幮里。

夜来人未醉,烛泪偷零,偏管人间别离事。烧了博山香,小雪才过,浑不道、夜寒如此。

怅鬓影、樊川半凋零,问甚日重逢,曲屏山底。


玲珑四犯 篷窗独坐,天末予怀,倚白石腔,用纾离愫(清末民国初·程颂万)  显示自动注释

浦口断虹,湾头归棹,客襟凉意如许。苹香吹上了,一幅销魂句。

江郎鬓凋倦旅,漫断阕、拥衾慵赋。暝色凄魂,薄寒支病,无限倦怀苦。

遥天髡尽离树。理篷窗旧曲,凄绝筝语。怕吹龙笛晚,喷起前滩雨。

汀洲窈窕人何在,怅遗佩、拂尘兰浦。涛雪舞。诗愁被东流卷去。


子夜歌 中实见示红桥笛语,谱此继声(清末民国初·程颂万)  显示自动注释

碍歌尘、绮苏半面,隔断一帘香雾。恁六代、琼枝抛散,尚有荡愁烟橹。

桥黯欹虹,笛残邀月,剩曲君能谱。乍艳魄、飞入江南,底事丁帘路窄,不容悉驻。

琼窗密、凉飔夕罥,撇下棋声都误。黄雨苏州,白波扬子,添画销魂树。

蓦飘灯、近晚酒魂,慵趁潮去。故国河山,凭阑揾泪,只许愁人赋。

怕几声、吹破兰宵,玉龙哀语。



共314,分16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